《琅琊榜》最打動你的細節是哪個?

問題描述:琅琊榜已經被打上了「細節良心劇」的標簽,最打動你的是哪些細節呢? 題主先來: 第14,15集: 飛流在院子里玩從靖王府摘來的梅花,梅長蘇說,蘇哥哥帶你去看更好看的梅花,帶上飛流去了郡主府。之後在郡主府上聽說萌大統領被罰,梅長蘇思慮過後著急去找譽王,叫上飛流就走,而此時坐在門口的飛流手上赫然拿著一支梅花~ 有圖為證: 雖說是小細節 當時真的被劇組感動到~其他各種對手戲時的細節,服飾禮節上的細節都數不勝數,望…
, , , ,
王琳琳:

只想說說庭生,好多人都覺得庭生會反,本人不是書粉,只看過電視劇,從電視劇給出的資訊看,真心看不出庭生未來會反叛。

比如,飛流性格單純,和人相處只遵從本心,他討厭漁網,但跟庭生玩的很好,庭生也總喜歡找飛流玩。

比如,庭生在掖幽庭時,那麼艱苦的環境下,還堅持讀書學習,從宮中出來以後,有蘇蘇時常教導他功課,總感覺這會是個通透明理的孩子,恩將仇報這種事,怎麼想都覺得不可思議。不管他知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他都沒有害靖王的理由。

比如,電視劇的結尾處,小太子執著令旗,隱隱有號令天下之感,而庭生,在旁邊護著庭生玩,一身戰袍,看著像個少年將軍,隱隱有當年林家小殊的風范。我覺得這才是作者向我們暗示的東西。

最最重要的一點,琅琊榜這個故事,講的就是風雨如晦的朝堂上,也有那麼一股心憂天下的清流純臣;在追逐權力隨波逐流的風氣下,也有那麼一位不會變的倔犟漢子(沒錯我說的就是水牛);在骨肉相殘的天家,也有兄友弟恭相親相愛的兄弟情(祁靖);在爾虞我詐的權謀中,也有真心相待的朋友之義。這樣一個正能量的故事,怎麼會為了一個庭生而爛尾?


祁白衣:

每本書幾乎都有批註,和豫津吃的滿地橘子皮。


肖苒苒軟軟:

因為是技術渣渣,抱歉沒有截圖~
印象最深的是,酥胸說,十幾歲,言闕和林燮易名闖盪江湖,「名山大川將及踏遍」,想必是受益良多。
二十歲,言闕隻身出使敵營,唇槍舌劍之間,不費一兵一卒瓦解敵軍聯盟。之後遠離廟堂,想必也是因為心愛的人去了,心冷了。

接著便是侯爺手握杖,灑脫大氣的背影,一時間淚奔啊~ 侯爺就是我心中魏晉風骨的代表

君子一諾,生死相隨


Aorqu用戶:
胡歌親口說出李逍遙這個名字的瞬間,燃爆了


菜豆:

沒有心理活動的畫外音!
沒有心理活動的畫外音!
沒有心理活動的畫外音!

智商終於被正視的趕腳真是讓我感激涕零Q_Q


四月薔薇:

霓凰走之前去蘇宅,兩人在討論皇上把穆青留在京城當人質,蘇兄安慰霓凰說穆青很聰明她不需要牽掛太多。霓凰說,「林殊哥哥,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更牽掛的人是誰?」然後兩人相對沉默。蘇兄一向冷靜超然的表情動了動,然後說,「知道。」就這兩個字,不多,不言感情和喜歡,但所有的都在裡面了……


不北:


Ace San:

在獵場的時候蘇哥哥跟飛流和庭生他們說春天不能殺生,然後飛流在守門的時候一直打輔助,殺人的事讓別人做好了,只聽蘇哥哥的話。

還有每次鴿子一出來我就為它捏把汗


質子丶:

梅長蘇好幾個鏡頭顯得有些調皮,正好映襯了靖王回憶說小殊那時候是那麼的陽光那麼的…(忘記了)

最近一直生病走路很多時候背會有些微躬。我想很多生過大病的人都有這種體會。戲里的梅長蘇一直是一個微躬的狀態。把病人的孱弱表現的很突出。

當林殊與聶鋒相認時,擁抱的時候胡歌手和手腕處的筋由於太過用力很突兀。

其實我覺得認真關注琅琊榜之後發現胡歌在劇中眉眼都是戲。

成長,就是李逍遙變成了梅長蘇。


Rhaychen:

我不想他活在我心中,我想讓他活在這世上


lcyyyy:

第40集,蔡筌查出私炮房一案與譽王有關時,蔡筌提出三司會審時,皇上卻因為譽王說的所謂皇家顏面而讓蔡筌到此為止,蔡筌憤怒的去沈追家喝酒時所說的話: 「陛下一直罵譽王,罵他玩弄手段,罵他欺君瞞上,而譽王呢,只說被逼自保,在玩點苦肉計,表一下他的敬畏之心,就讓陛下鬆口了,對於私炮房一案,他們真正反思過沒有,譽王說,被逼無奈,從不敢輕視皇權, 可重點在哪裡,重點不在這里,六十九條人命,那可是六十九條人命啊,對於陛下而言,難道就不值得一罵么,對於譽王而言,難道就不值得一悔么,居然誰都沒有很在意,誰都沒有覺得很嚴重,他們介意的,他們放在心上的,到底是什麼,為了謀取私利,這樣草菅人命,已是令人髮指,可更令人心寒的是,為君者對這一點居然毫不在意,所謂人命關天,這才是底線!」這種大情懷,這種為官者真正重視的責任感,這份慷慨激昂,真的有感動到我,尤其是最後一句(ง •_•)ง


蘇歌折:

八天追完了琅琊榜,心心念念。自己也疑惑的是,看到最後,心緒卻越來越平靜了。我看到他寫給霓凰的信,筆鋒勁道想必是用盡了心力想恢復當年的字跡,這是作為林殊他唯一再能為她做的事情。所以我沒覺得他離開。

果然。這世間的好景色,開始懷著偏見的最終都是偏愛。一部都是男人的戲,開始並不看好。後來卻愛的欲罷不能,慶幸這是一部都是男人的戲。很驚嘆一部劇里能有這么些出彩的人物。這是我第一次開始認真考慮「家國天下」四個字,我以前不懂古人,他們在朝堂上的高談闊論,在戰場上的竭力廝殺,那種情感我很難體會,尤其是可以不顧妻兒,執意上戰場,每每這樣的情節出現我都覺得整部作品無意義,這樣的分離到底是為何?我覺得人太小,說心裡裝著整個天下簡直是虛妄。我向來沉浸歡喜兒女情長的東西,可是看這部劇的時候,我覺得兒女情長太小。

我喜歡看蘇蘇和飛流在一起,甚至會回放很多遍。覺得是這世間的乾淨。飛流對在蘇哥哥身邊的人,永遠都是「你若動他分毫,我必毀你羽翼」,可是他和蘇蘇在一起,卻恢復孩子本性,撒嬌淘氣,統統只給他看。有一次,藺晨問他願意迴廊州還是琅琊山,他說:「蘇哥哥 都好」。別人都極羨慕又畏懼他的高深武功,而他的開心卻只是和蘇哥哥一起。

我喜歡看蘇蘇與霓凰的剋制情意,那次除夕後,他來她府上拜年,她一改往日英豪之氣,沒有行抱拳禮,而是像往常女子那樣福了一福。我理解霓凰對林殊的那種情意,愛慕和信任到極致,自然願意相信那個男子的一切,尊重他的一切決定。盡力去幫他,做他的臂膀而不是阻礙。

我喜歡林殊和景琰的那份兄弟之誼。從小的志氣相投,意氣風發,到戰場情意。放到以前,我是不懂。直到許許多多的場景——景琰面對母親落淚說:「我想小殊了。」蘇蘇在昏沉時念著:「景琰,別怕。」他們記得取過的外號,拔劍的習慣,秘密的小路,臨走的約定。我覺得簡直浪漫極了。最浪漫的是,他們心裡懷著最大的理想和期許並且和彼此一起努力,誰都不願撇下誰,盡管匆匆十三年。那份信任,真是不能誰都承受的起。

不過說再多,蘇靖這對cp也是要站的哈哈哈。這部劇里簡直三觀正到極致就是萌的節奏。蘇蘇和靖王攻受之間轉換自如,著名的鴿子蛋求婚,豫津和景睿整天打情罵俏,謝玉和卓鼎風的相愛相殺。高公公在皇帝身邊這么多年全靠高智商和會賣萌,紅紅火火恍恍惚惚的譽王對蘇蘇粉轉黑也是笑哭了,特喜歡我藺晨大哥和穆小王爺操著一口京腔一本正經的弔兒郎當,還有萌大統領集賣萌屬性和高深武功於一體簡直不能再可愛。

這部劇,宏大而細膩,精美絕倫。巧妙在他要講大的東西,卻是從人性最小的地方鋪陳而來。你看到蘇蘇,看他對每個人——對飛流的寵溺疼愛,對霓凰的不舍歉疚,對藺晨的灑脫自然,對景琰的平穩從容,對晏大夫的惟命是從,對宮羽的冷漠孤高……他對每個人態度不一,可是都算是很好,但我能感覺到,他的深情並沒有給任何一個人。從第幾集開始,我就想看這個男子的深情,到底是賦予何人。也是看到大結局才知道答案。

靖王說:「我只希望你在我身邊,看我如何創造一個與前不同的大梁。」

霓凰說:「兄長不要忘了,你答應我,要帶我一起,寄情山水,周遊天下。」

藺晨說:「待離開金陵後,我們先去霍州撫仙湖,品仙露茶。住兩天,去秦大師那,吃素齋,修身養性半個月。我們再沿沱江走,游小靈峽,那座山上有佛光,我們在那守上十天半個月,一定能看得到。再接著,我們去鳳棲溝,帶著飛流去看猴子,正好,未名硃砂和慶林我們很久也沒有見過面了,順道我們去拜訪拜訪,頂針婆婆的辣花生你不是最愛吃嗎?回琅琊山之前我們先去拿兩壇子!」

這每一段話,都是多麼美好的場景啊!放在十三年前那個笑容可以暖一座城的少年身上,他統統都該擁有。少年林殊,清朗疏闊,眉目間盡是豪情萬丈,有明媚光芒。

他是所有人的期許和依靠,但赤焰卻是他的期許和依靠。盡管十三年前,皇帝負赤焰,朝廷負赤焰,他回來重翻舊案,成功後卻依然選擇披甲上陣——他不負大梁,赤焰也不負大梁!

我心裡覺得,這便是大義吧。他對所有人都心懷善意,但所有人的愛恨情仇都不足以束縛他。我從前對霸王別姬這段戲著迷,也從來喜歡爭江山也愛美人的橋段。但是即使這部戲里沒有,也是以往所有橋段不能跨越。家國天下這四個沉重的字,在這部戲里詮釋的如此栩栩如生。

在譽王造反包圍獵宮的時候,不知道你是否還記得甄平。那個飛一把劍然後抬步上城牆的男子,那種一夫當關,萬夫莫開的氣勢,那種明知險境仍然拚死一搏的熱血,看的我熱淚盈眶心緒難平。你說,當時他想的是宗主嗎?單單只是他的宗主嗎?

藺晨對他說:「長蘇,舊案已經昭雪,你加給自己的這些重擔應該卸下了。這個時候考慮一下自己不過分吧,這個世上有很多事情,一樁樁一件件,不是你一人之力可以承擔的。為什麼?為什麼你偏偏在不該放棄的時候選擇放棄?」

他說:「這不是放棄,這是選擇。我已經做了十三年的梅長蘇了,如果最後我可以回到林殊的結局,回到北境,回到戰場,那對於我來說是一件幸事。」

他聲嘶力竭:「我畢竟是林殊,十三年過去了,可我還是赤焰軍的少帥林殊!」

所有人都覺得再回金陵,他容貌性情都已改變,只有霓凰說,他依然還是金陵城中最明亮的少年,有一顆九死不悔的赤子之心。

我越來越懂,越來越懂。懂他的深情賦給了誰,也懂了若是面臨相同情景的我的選擇。

他的深情,埋在十三年前梅嶺的那場大雪中,但更燒在他赤焰的靈魂里。

最後,歌詞良心了——

「泣血書千軸悲歌唱徹 戰骨碎盡志不休 且待赤焰歸 整軍再從頭 守我山河家國依舊

橫長槍換卻離愁傾餘生風骨同守 此血仍殷 此身豪情仍未收 情義千秋 在梅嶺雪間長留「

歡迎關注我的微信公眾號,分享一切覺得美並且有趣的事情。偶爾謝謝散文和小故事。

mushenjiansu_spring

http://weixin.qq.com/r/YzlbQ_7E47Ocraog92xx (二維碼自動識別)


Aorqu用戶:
今天就要完結了,當真不捨得。

個人認為這部劇三觀最正的點就在於梅長蘇全程沒有陷害任何人,完全借力打力,用官員自身的劣跡來一步步實戰打壓。稍顯例外的就是何文新楊柳心殺人案,此案由宮羽施計,致使何文新在鬥毆中殺死邱澤。這是本劇中唯一的「害人」之處,因此我特地關注了一下。
原作小說中,這個案件被寫成看似意外的殺人案件,心柳心楊的作用不大。但鑒於宮羽的身份,不免就讓人浮想這案子的時間和凶手為何這么巧。劇中對此案進行了修改,明明白白的告訴觀眾,「酥胸的計謀無雙,就是能製造一個湊巧」

這一段主要採用了宮羽的視角,給觀眾展示了整個事件實施的全過程:三個姑娘的協作下,兩個男人爭風吃醋打架鬥毆,最後膝蓋中了一彈。
但疑問也出現了:
1.翻出的牌子是吏部尚書,但心柳心楊恨的是「伯爵府的公子」邱澤(其實官職那麼多,看的雲里霧里的這點容易忽略),計劃開始第一個鏡頭又是「何公子」的背影。
2.心柳心楊事先做了萬全準備和覺悟,但是何、邱二人剛開始打架的時候,坐在一起的兩人卻不知所措問到「咱們怎麼辦啊」。對比宮羽的閑庭信步,這事顯然在他們計劃之外。
3.事成後,宮羽眼色示意。二人流淚點頭,表情復雜。

宮羽的目標是何文新,二人的目標是邱澤,宮羽運籌帷幄,二人計劃有變。因此我推斷,這件事情安排了兩套方案。
Plan A正如我們看到的,何文新殺邱澤,鋃鐺入獄。三個姑娘都是「局外人」,兵不血刃,堪稱完美結局。
Plan B是宮羽安排給二人的,前半部分被包含在PlanA里。一旦情況在計劃外,比如何文新沒有鬧事或者或者沒有找到邱澤。那麼二人就會按照原來的計劃,讓邱澤「猝死」或者死於意外。但有「被人覺察」的風險,兩個姑娘手上不曾沾血心裡也未必「穩得住」。
萬一當天何文新沒進圈套,那麼宮羽手上應該還有心柳心楊被保全下的Plan C、心柳心楊被懷疑下的Plan D、甚至Plan E……

心柳心楊無疑是只知道Plan B的,可能是怕她們知道多了更容易暴露,也可能是她們本意是不想傷及其他人而無法利用。
而Plan A,讓她們報了仇,手上卻沒有沾血,更不會遭到懷疑。兩個姑娘一瞬間明白了宮羽的良苦用心,因此表情復雜。

靖王的死腦筋決不允許傷害無辜,這事顯然不能讓他知道。於是這一段也就沒有拍攝他對事件的反應。
雖然吧,我很懷疑邱澤這個紈絝子弟沒事幹了活活打死一個13歲的小戲子是要幹什麼,雖然把,心柳心楊的小弟按基因來說一定長得很好看…身姿應該也很柔軟…嗯…………

總的來說,宮羽不愧是酥胸手下。

=======此外還有幾個小細節,個人非常喜歡======

05集,凌虛劍陣戰敗百里奇。
這一段幾個重要人物來往對話不斷。每當有人說話,作為背景板的蕭景睿和言豫津都會先看看說話的人,然後對視嘿嘿一笑。太子和譽王爭相為酥胸邀功時,二人交頭接耳,說的什麼一猜就知道。
此時穆小王爺站在另一側,露出智商歸零笑容並掃視全場。雖然說話的人很多,但他基本上只是掃幾眼,目光定點的只有皇帝,和,霓凰(以及旁邊站著的酥胸)。
作為背景,幾個人物的關系和性格表現的簡潔明了。

這一段最累的角色當屬站了一圈的幾個小太監。看他們低著頭一動不動,我的腦海里就浮想出頸椎嘎嘎嘎的聲音。

52集,皇帝壽辰,蒞陽長公主呈謝玉手書請重查赤焰舊案。
這一段不知道是化妝師用心還是演員太屌。隨著皇帝老爺子的臉色越來越難看,耳朵和臉都是紅的,完全是血壓up↑的樣子。

35集,酥胸遣飛流給言豫津送信,正值豫津睡覺,飛流直接把紙條送到了床邊……咳……
廣大評論表示原作里豫津就是沒結婚,說成親了是逗太阿么的。沒看過原著的表示我也被逗了~刪。
不過上面那段心柳心楊我是特地查過原作才寫的,可以相信~

26集,蕭景睿隨宇文念回南楚。這一段就純屬我個人的腦洞,僅娛樂,猜錯不負責。
首先我覺得蕭景睿這幫兄弟姐妹非常吊,一個公子哥帶著花姑娘小妹妹,那麼遠的路程兩人兩馬就回去了。行李和隨從一概不帶,真真英雄。包括51集他謝家二弟謝弼出行接謝玉遺體,也是一人一馬,若不是旁人給準備的碎銀子和地圖估計就是要一路驢行了。真瀟灑。
回歸正題。兩人兩馬就這么經過行人絕塵而去了,以我淺薄的見識普通演員做不到這一點,因此這兩個背影多半是替身。(看他們騎馬時沒有拍全身,也證實了這個推測)
然後我注意到了這個回頭的路人。右邊這個深色衣服的哥們兒見到馬是躲向一邊的,但淺色衣服的哥們兒目光卻追逐二人而去。一路走來迎面的路人也多是一邊躲一邊看,城外路上有人騎馬這沒什麼奇怪的,放在戲里我們可以理解為這兩位面目相似氣度不凡,又身著華服,,尤其這騎馬的姑娘blabla……所以引人注目。
這段路人的反應並沒有實際意義,所以導演應該只是安排大家迎面走過,不會安排他們回頭注目的。右邊哥們兒那樣躲著走才是正常的反應。
那為什麼大家都忍不住看上兩眼呢?
結合之前的推測,我猜這個騎在馬上的宇文念,正面看去是個滿頭珠翠的真漢子,長相和扮相應該是各種違和~

當然,以上推測純屬腦洞,寫來娛樂,猜錯了暫不負責。

感謝《琅琊榜》全體工作人員,給我們帶來了這樣一部劇中清流。不說了,我看直播去了。


赤戟:

華夏。

「有服章之美謂之華,有禮儀之大故稱夏。」–孔穎達《春秋左傳正義》

中國是傳承千年的衣冠上國,禮義之邦。文明古國是我們從小到大不絕於耳的灌輸,然而在相關的歷史類電視電影中,很少將之作為一種重點予以展現。特別是禮,在中國古人的生活中,應該是非常重要的組成部分,因為中國人的感情表達往往是含蓄的,感情的抒發更多的應該表現在各式禮節之上,孔夫子說:”發乎情,止乎禮”,應是如此。很多影視作品中,更多的是將這些禮節作為刻板的復制,沒有將中國古代的常禮作為一種傳情達意的工具,顯得死板生硬,缺乏歷史的厚重感。正因為這樣的對比,所以琅琊榜中使用各式禮節的細節,真心能打動我。

從這里可開始:
1.
這是最後一集中,蘇兄去祭祀家廟,遇到靖王,三人行揖禮,這個地方的細節非常有意思,蘇兄行的禮是個非常標準的時揖(yī),也就是上中下三揖禮中的中揖,行禮要訣在於拱手向前平伸,也就是有一個手從胸前向外平推的過程,後俯身約30度,起身,時揖通常用於同輩日常見面,辭別禮。
在日常見面中,行揖禮不會如此標准,如此莊重,簡單來說,就是會省略從胸前向外平推的過程。會直接一步到位,比如下面這個靖王的回禮,禮尚往來,行禮雙方往往能夠通過禮節的互動傳達某些微妙的情感,態度。《漢書·高帝紀》就有「酈生不拜,長揖」的描述,顯示出狂徒酈生對劉邦這位無賴皇帝心裡不是很服氣。而梅長蘇如此莊重的行時揖禮,無疑是一種非常明確的暗示要辭別。
然而我們沉浸在某種情緒里的萌萌噠靖王殿下顯然忽略了這個細節,回的是一個簡化版的時揖。(這個互動很有意思,導演給了雙方充分的特寫,我有理由相信這不是我的臆測,不信的同學可以回頭找來再看看)

2.
另一個讓我印象深刻,頗為感動的細節是蘇兄在亭中送別周老先生,那種含蓄的感情抒發,賞心悅目,很有韻味。
這張圖片是蘇兄從老先生手裡接過代表自身師徒傳承的信物玉佩。蘇兄彷彿意識到了老先生的心意,他行了一個空首(手)禮,行空首禮時,雙膝著地,兩手拱合,俯頭到手,與心平而不到地,故稱「空首」,又叫「拜手」。九拜中有三正拜,正拜是非常莊重的禮儀,而空首是正拜禮中最後一禮。九拜之禮絕不是當代人想像中的刻板形象,它是一整套非常大的規范,源於先民的起居方式,隱藏在先民生活中的每個細節,梅長蘇因為要接過老師留下的玉佩,非常自然的平伸雙手,俯首與心平,向老先生行了一個再標准不過的空首禮,整個過程流暢,自然,毫無生硬感,其實中國古人的很多禮節絕不是像許多電視電影中表現出來的刻板形象,在生活中有其功用性,至於為什麼九拜是需要跪著行禮的,這是因為一直到宋以前,中國人正規場合都多用正坐,也就是跽坐。所以凡「拜」必先跪。
中國古人的常禮按照站立與跪坐可粗分為兩大類,揖禮與拜禮。第一部分中圖片展示的就是揖禮的一種。

3.
這是在霓凰酥胸沒相認的時候,當時郡主行的揖禮。注意到這個細節哦,郡主是右手壓住左手。這是日常生活中比較常見的時揖。
旁邊這個不起眼的行揖禮的小夥子是謝弼,我們也提一下,因為他的揖禮和郡主的還不太一樣,從我截圖的角度,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他的手是和額頭是相齊的,他的俯身角度明顯要大於郡主的角度,不錯,他行的不是時揖禮,這個揖禮叫天揖,是上中下三揖禮中的上揖,這個禮節的要點在於俯身推手時,微向上舉高齊額,俯身約60度。一般只用在非常正式的禮儀場合,比如祭禮、冠禮等行此禮,還有就是對尊長及同族中人行此禮。他為什麼會對蘇先生行此禮呢?從種種細節來看,排除這是個演員的低級失誤的可能,那這個細節想傳達的資訊其實挺豐富的,我們知道梅長蘇是蕭景睿的視之為兄長的朋友,記謝弼第一次在兄長蕭景睿介紹的時候有說過,兄長的朋友就是我的兄長,顯然,他說的不是一句空話,他不僅說到,而且從這些禮節中可以看出,他對兄長的恭敬,對梅長蘇的尊重。所以對後面謝弼的人品,我是從來沒有懷疑過的。因為從他的禮節中已經暗示了一切。

再看這兩張,特別注意郡主下顎的前後變化,這是就是真實的很自然的女子福禮,絕非刻意的矯揉造作,禮儀來源於先民的生活,他帶有濃厚的文明印記和獨特的民族審美。
這是霓凰酥胸相認後,郡主行禮就變成了女兒家的淺淺一福,將小女兒心態含蓄展現,特別能打動人心。這才是符合真正中國人的感情表達,是符合中國傳統美學的好細節。這種禮節上的前後呼應,必須給個好評![圖片分別源於網路和 @孟斐 童鞋,感謝!]

前面提到了兩種揖禮,還有第三種揖禮,就是土揖,上中下三揖禮中的下揖,揖禮手位於下者,又叫:下手。比較常用於長輩或上司還禮。它和其它兩種揖禮的區別在於,上揖需要將手向上舉;中揖禮則不向上舉,也不向下;下揖禮則推手稍向下。靖王通常是回的時揖禮,從來沒有對他身邊人行過下揖,所以沒在劇里注意到這個,如果哪段有,還請眼尖的同學告知,我去補圖。
在揖禮中還有所謂的特揖,旅揖,旁三揖,長揖等等,但這些都是從前三種揖禮中演化的,比如特揖是一個一個地作揖;旅揖是按等級分別作揖;旁三揖是對眾人一次作揖三下。此外,還有長揖,即拱手高舉,自上而下向人行禮。

4.
其實整部片子非常打動我的一個細節是大篇幅的振董禮,無論是太阿么去世,還是梅長蘇祭祖,導演都用了相當多的鏡頭去展示,去醞釀,將這種在歷史片中並不常見的歷史細節給我們做了一個完整的展示。如果連祭祖的禮儀都忘了,那還談什麼尋根問祖。先讓我們看看一個完整的振董禮是怎麼進行的:
振董禮是九拜之一,曰振動,兩手相擊,振動其身而拜。整個儀式莊重,肅穆,是古代喪禮儀式的最高級別。九拜對很多童鞋而言其實是陌生的,因為隨著時代的發展,封建時代的一整套禮儀規范,特別是拜禮,不是那麼常見了,而九拜是對拜禮的一整套規范,源於《周禮》,「一曰稽首,二曰頓首,三曰空首,四曰振動,五曰吉拜,六曰凶拜,七曰奇拜,八曰褒拜,九曰肅拜。」
三正拜就是稽首,頓首和空首。其他幾個拜禮都是這三正拜演變出來的。我們最熟悉,最常見到的是歷史劇裡面的稽首禮和頓首禮,頓首就是經常看見的磕頭,稽首的典型特點是頭至地須停留一段時間,手在膝前,頭在手後。如上圖振董禮最後一拜,頭要在地上停留一段時間。想了解更多可以看後面的延伸閱讀,這里就不多說了。

5.
一些很用心的細節:
夏冬祭祀丈夫,蘇兄祭祀家廟時,都使用了這種切成手指長的黍稷梗。相信許多人對這個細節很好奇,於是我也去查了查, 在這里@隨雲 找到了答案。

《禮記·禮運》稱:「夫禮之初,始諸飲食。其燔黍捭豚,污尊而抱飲,蕢桴而土鼓,猶可以致其敬於鬼神」。意思是說,祭禮起源於向神靈奉獻食物,只要燔燒黍稷並用豬肉供神享食,鑿地為穴當作水壺而用手捧水獻神,敲擊土鼓作樂,就能夠把人們的祈願與敬意傳達給鬼神。所以,這燒的是黍稷梗

稷——【辭源】解析:「古今著錄所述形態不同。漢以後以粟為稷,唐以後又以黍為稷。穀類中種之最早,古稱為百穀之長,故農官為稷,穀神亦為稷。」(【稷正】條:稷神也,【風俗通】列山氏之子柱,能殖百穀蔬果,故立為稷正,周棄亦以為稷正也。)

古今著錄,說法不一。現代多以明【本草綱目】為准。李時珍在《本草》中說:「稷與黍一類二種也。粘者為黍不粘者為稷。稷可作飯,黍可釀酒。猶梗與糯也。」「稷黍之苗似粟而低小有毛,結子成枝而疏散,其粒如粟而光滑。三月下種,五月可收,亦有七八月收者。其色有赤,白,黃,黑數種。黑者禾稍高,今俗通呼為黍子,不復呼稷矣。北邊地寒,種之有補。河西出者顆粒尤硬。稷熟最早,作飯疏爽香美。為五穀之長而屬土,故祠穀神者以稷配社。五穀不可遍祭,祭其長以該之也。上古以歷山氏之子為稷主,至成湯始易以後稷,皆有功於農事者也。」又說:「蓋稷之粘者為黍;粟之粘者為秫;梗之粘者為糯。」李時珍在《本草》【正誤】中還說:「稷黍之苗雖頗似粟,而結子不同,粟穂叢聚攢簇,稷黍之粒疏散成枝。」

這張圖網上找的,仔細感受下霓凰酥胸行揖禮的區別,之前順口提過一句的,郡主是右手壓住左手。而酥胸是左手壓右手。這個區別比較明顯,據《禮記·內則》的記載,古拜兩手相交,男尚(上)左手,女尚(上)右手。這是由於左主陽,男屬陽;右主陰,女屬陰的原由……整個電視看下來,我還沒發現這種細節上的錯誤,真的是滿滿的誠意

最後提一個細節
孔夫子說:「微管仲,吾其被髮左衽矣」。說的是管仲輔佐齊桓公成功抵禦了當時左衽的北方民族對中原地區的侵擾,保護了中原地區的周王室與諸侯國,使得中原地區的衣冠能保持發髻右衽的風格,然而很多歷史劇中都會犯這種衣著上的錯誤,但看本劇,你會發現,沒有錯誤的,漢族衣冠都是右衽的。

看到這個地方,可能有童鞋會有這樣的疑問,你不是說:「有服章之美謂之華,有禮儀之大故稱夏。」怎麼只見禮儀之大,不見服章之美呢?因為已經有一個很給力的回答,考據詳實,大漲姿勢,有興趣的童鞋可以看一看:
常禮——揖與拜
關於拜禮和揖禮
中國古代的「九拜」

ps:歡迎補充禮節上的細節哈……讓我們看看還有什麼沒挖掘出來的真相……


花伴里知否:

飛流打架從不用兵器,九安山那戰都是用拳頭打的。然而最後一集里長蘇上戰場,飛流陪同的前夜,飛流卻抽出了一把匕首,以示決戰之意(那把匕首曾在景睿生日夜宴,謝玉伏法那晚,飛流去割斷謝侯府兵弓弦時出現過)。


智致知之:

昨晚43集「把腰挺直了」

金陵城中譽王在策劃謀反,風雨欲來,蘇哥哥帳中卻難得安寧,彷彿歲月靜好。
注意此時豫津和庭生不自覺得背都塌下去了。


蘇哥哥出口教訓庭生,要坐直。
最先下意識反應過來的卻是豫津。
而後庭生也坐直了,彷彿這樣的情景經常會有,蘇哥哥對小盆友一向嚴厲嘛。
豫津才反應來,原來是以前被林殊哥哥教訓慣了,這種馴服已經融到了骨子裡。
最後蘇哥哥會心一笑。(腦補:」你們這些小屁孩就是欠我收拾。」)
昔年時光,在景琰面前回想起,心如刀絞;在蒙摯面前回想起,也不免沉重;在靜妃面前,更是心頭滴血。
唯有豫津,無論是向言侯說起自己曾被綁在樹上,還是想起首次在獵場上教授他規矩的少年,都讓人感到輕松,莞爾一笑。
幸好蘇哥哥身邊有這樣一位小弟,讓他可以暫時拋卻沉痛的回憶,回味美好純粹的舊時光。

於20151011
。.。.。.。.。.。.。.。.。.。.。.。.。.。
20151022更新 感謝大家的贊。
最近刷原著,被下面一段觸動到了,靖王見衛崢那裡。
「殿下,大家都坐下來談吧。我想今夜要談的話,應該不會短吧。」蒙摯因為早就見過衛崢多次,情緒最穩得住,過來安排座椅。列戰英堅持按軍中規矩侍立在一旁,衛崢則悄悄看了梅長蘇一眼,顯然也非常想站到他身後去,可惜後者正靠在炕桌旁撥弄火爐,沒有抬眼。(越品味越心酸。。。)
。。。。。。。。。。。。。。。。。。。。。。。。。
20160116更新 林殊祭祖時言侯路過的劇本。
劇中並沒有交代言侯豫津景睿知道小殊身份的情節,是我心中的一大缺憾。胡歌接收採訪時曾提到,有言侯路過祠堂並知曉林殊身份的一場戲,但由於沒有場景沒能拍出來,這也是他覺得最遺憾的地方。因此,我幾次厚著臉皮向官方微博@電視劇琅琊榜 討要劇本,今天善良窩心的官微終於看到我的評論,放出了這一段劇本,非常感恩,使得結局能夠以這種方式圓滿。
鏈接:http://weibo.com/1351299491/DdjaI7CEJ?type=like#_rnd1452958572445


劉邦:


看到天天嚷嚷的「奉天承運」四個字到底該怎麼用怎麼斷句了


阿斯藍:

只有我一個人覺得梁帝有不少萌點嗎?

1. 霓凰被下藥那段,事發後梁帝讓蒙摯把司馬雷提來,蒙摯說「怕是,只能抬進來了。穆小王爺好像聽到了消息,過去看了一眼,後來,司馬雷的腿就斷了」,這句台詞也很搞笑!!還有,梁帝聽到後的表情和反應!!!!我直接被萌到!

2. 譽王和夏江合夥在梁帝面前陷害靖王+同時皇後在靜妃密室發現宸妃牌位 那一段,之後梁帝和高公公出來走在路上,梁帝問高公公為什麼這兩件事這么巧,高公公說「莫非今日靜妃與靖王和您命里犯沖?」 梁帝的表情+轉頭對著高公公「呸呸呸」,覺得好可愛。

3. 某次紀王進宮見梁帝,梁帝很開心,兩個老人一邊講話一邊同頻率搖搖晃晃低頭往前走的樣子,超萌!!

另:譽王被抓後那句「大棋子生的小棋子」,真是笑翻了!!!!!

--------------------------------------
沖著對梅長蘇的念想,今天專門又去看了一遍《風中奇緣》裡面九爺的片段,又一個胡歌演的病殃殃的文人形象。以前看《風》是喜歡彭於晏(女主的演技我就不吐槽了),對九爺的戲沒啥感覺。現在回過頭去看,不自覺會把梅長蘇代入,哭得我稀里嘩啦的。


2014Isabella:

對女性的塑造非常感人,特別是對職業女性的自然接受和認同和尊重,不耽於兒女情長,沒有因為她們的性別有任何差別對待。霓凰、夏冬(大人)、秦般弱,這才是高度文明的社會,比很多女權的呼聲更讓人心裡覺得暢快。與之相比,因為霓凰的英姿而叫劉濤老公才是一種意識上的倒退。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