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中有哪些細思恐極的細節?

問題描述:就是故事本身 不要扯什麼政治影射blahblah的 最好是自己的感悟 千萬別抄一段劉心武的索隱= =
, , ,
Aorqu用戶:
嬌杏,也就是賈雨村夫人,甄士隱原來的丫鬟。她知不知道英蓮的事。
v————
甄家似乎並不得下人的人心。


Aorqu用戶:
想到馬上會有
「《西遊記》中有哪些細思極恐的細節?」
「《三國演義》中有哪些細思極恐的細節?」
「《金瓶梅》中有哪些細思極恐的細節?」
「《聊齋志異》中有哪些細思極恐的細節?」

我就覺得細思極恐。。。。。


匿名用戶:
芳官乾娘先給自己親女兒春燕洗頭再給芳官洗頭,芳官不滿,與乾娘發生沖突,晴雯一開始罵芳官,寶玉表示站芳官後,晴雯馬上改口幫芳官罵乾娘,並幫芳官洗頭。

芳官和寶玉一起吃小灶,晴雯知道後罵芳官狐媚子

芳官因為拿茉莉粉騙賈環被趙姨娘打,周圍人都勸架拉架,晴雯一邊悄悄勸別人看熱鬧別拉架,一邊悄悄讓芳官乾娘的女兒春燕去稟告探春,探春來了剛好看到幾個戲子圍毆趙姨娘的一幕。

抄檢大觀園事件中包括芳官在內所有戲子出身的丫鬟被王夫人一鍋端,黛玉湘雲寶釵寶琴尤氏的丫鬟以及薛姨媽王夫人喜愛的文官無一倖免,而大觀園唯一跟這些丫鬟有私仇又有能力提議趕走丫鬟的只有探春。從探春打王善保家的一耳光來看,探春這人護短而且眼裡揉不得沙子,趙姨娘賈環再不好也是她的骨肉至親,幾個戲子欺負趙姨娘和賈環打的也是探春的臉


雙綰:
第七十三回有這樣一段邢夫人數落迎春的話:
迎春不語,只低頭弄衣帶。邢夫人見他這般,因冷笑道:”總是你那好哥哥好嫂子,一對兒赫赫揚揚,璉二爺鳳阿么,兩口子遮天蓋日,百事周到,竟通共這一個妹子,全不在意。但凡是我身上吊下來的,又有一話說——只好憑他們罷了。況且你又不是我養的,你雖然不是同他一娘所生,到底是同出一父,也該彼此瞻顧些,也免別人笑話。我想天下的事也難較定,你是大老爺跟前人養的,這里探丫頭也是二老爺跟前人養的,出身一樣。如今你娘死了,從前看來你兩個的娘,只有你娘比如今趙姨娘強十倍的,你該比探丫頭強才是。怎麼反不及他一半!誰知竟不然,這可不是異事。倒是我一生無兒無女的,一生乾淨,也不能惹人笑話議論為高。”

由此可知,(1)賈璉、迎春同父異母(2)兄妹二人均非邢夫人所生(3)迎春母生前身份為姨娘。
而根據前文我們知(1)賈璉媳婦管家,應為嫡子 (2)迎春生母隻字未提
(3)賈璉生母隻字未提(4)邢夫人是續弦隻字未提

這兩個女人只在這里出現過。


Aorqu用戶:
李紈有時候好詭異

李紈攬著平兒笑道:「可惜這么個好體面模樣兒,命卻平常,只落得屋裡使喚。不知道的人,誰不拿你當做阿么太太看?」平兒一面和寶釵湘雲吃酒,一面回頭笑道:「阿么,別這么摸的我怪癢癢的。」


電子騎士:
《紅樓夢》第一回第一句,上來就是「列位看官」四字,細思恐極!
想想看,曹雪芹為什麼不用諸位看官?或者各位看官?
我覺得這里有深意含焉!
「列」者,歹人有刀,它向我們傳達了一個重要資訊:
有壞人有殺曹雪芹!所以紅樓夢是一本求救之書!
什麼披閱十載,增刪五次,分明是被囚禁!與西方大豪拿迫林氏及基督山伯爵先生有共同之隱恨,是以日日寫書,但求有人來當金珠媽咪,使其得解放耳。
其書中夢想的美好生活,種種吃食儀式,無不顯示其渴望freedom之強烈願望!諸位人物,或為其當年舊友,或為今日同囚,更有一班獄卒隱匿其間,被雪芹痛罵狠批之。試看黛玉之嬌軀,儼然久囚之人。可惜越獄之夢終碎,未成稿而雪芹已逝,遂成半部紅樓夢之書。
嗚呼,千百年下,讀之怎不令人興嘆?

———————————————我是可笑的分割線———————————————————

上面當然是在開玩笑,原本是我寫著玩諷刺像霍氏姐弟和劉心武那樣的索引派的。
要說細思恐極,我倒覺得有兩處給我這種感覺——
其一:
第26回 「蜂腰橋設言傳心事 瀟湘館春困發幽情」

正說著,小廝來回「馮大爺來了」。寶玉便知是神武將軍馮唐之子馮紫英來了。薛蟠等一齊都叫「快請」。說猶未了,只見馮紫英一路說笑,已進來了。眾人忙起席
讓坐。馮紫英笑道:「好呀!也不出門了,在家裡高樂罷。」寶玉薛蟠都笑道:「一向少會,老世伯身上康健?」紫英答道:「家父倒也託庇康健。近來家母偶著了
些風寒,不好了兩天。」薛蟠見他面上有些青傷,便笑道:「這臉上又和誰揮拳的?掛了幌子了。」馮紫英笑道:「從那一遭把仇都尉的兒子打傷了,我就記了再不
慪氣,如何又揮拳?這個臉上,是前日打圍,在鐵網山教兔鶻捎一翅膀。」寶玉道:「幾時的話?」紫英道:「三月二十八日去的,前兒也就回來了。」寶玉道:
「怪道前兒初三四兒,我在沈世兄家赴席不見你呢。我要問,不知怎麼就忘了。單你去了,還是老世伯也去了?」紫英道:「可不是家父去,我沒法兒,去罷了。難道我閑瘋了,咱們幾個人吃酒聽唱的不樂,尋那個苦惱去?這一次,大不幸之中又大幸。

  薛蟠眾人見他吃完了茶,都說道:「且入席,有話慢慢的說。」馮紫英聽說,便立起身來說道:「論理,我該陪飲幾杯才是,只是今兒有一件大大要緊的事,回去還要見家父面回,實不敢領。」薛蟠寶玉眾人那裡肯依,死拉著不放。馮紫英笑道:「這又奇了。你我這些年,那回兒有這個道理的?果然不能遵命。若必定叫我領,拿大杯來,我領兩杯就是了。」眾人聽說,只得罷了,薛蟠執壺,寶玉把盞,斟了兩大海。那馮紫英站著,一氣而盡。寶玉道:「你到底把這個『不幸之幸』說
完了再走。」馮紫英笑道:「今兒說的也不盡興。我為這個,還要特治一東,請你們去細談一談,二則還有所懇之處。」說著執手就走。薛蟠道:「越發說的人熱剌
剌的丟不下。多早晚才請我們,告訴了。也免的人猶疑。」馮紫英道:「多則十日,少則八天。」一面說,一面出門上馬去了。眾人回來,依席又飲了一回方散。

後面第28回接道——

寶玉擎茶笑道:「前兒所言幸與不幸之事,我晝懸夜想,今日一聞呼喚即至。」馮紫英笑道:「你們令表兄弟倒都心實。前日不過是我的設辭,誠心請你們一飲,恐又推託,故說下這句話。今日一邀即至,誰知都信真了。」說畢大家一笑,然後擺上酒來,依次坐定。

——我們知道第13回中說可卿的棺材「檣木出在潢海鐵網山上」。曹公筆法慣會虛者實之,實者虛之。我們雖然不用像索引派那樣就這段話索引出背後的巨大宮廷陰謀,什麼反叛計劃,但此段確實非常奇怪,有種令人不安的感覺。

其二:
黛玉《五美吟》

這五首詩表面上詠的是五位有才色的女子,然而卻未必僅僅這么簡單。我忽然發現這五個人的選擇似乎是有些潛在聯系的:

西施——吳越爭霸
虞姬——楚漢相爭
昭君——胡漢之爭
綠珠——八王之亂
紅拂——隋唐更替

這幾個人物背後的歷史到底有什麼關系,又表示了什麼呢?我覺得有幾點值得注意。

其一,所選的都是不見於正史的女子,或是正史中有其人,而其事為野史傳說。
其二,詩風以舒放曉暢為主,不為清辭麗句。翻古人詩意,自成一言。懷古傷今,寄託深遠。
其三,所寫女子皆境遇多舛。以西施起,以紅拂結,不作衰廢之語,哀嘆之辭。

曹雪芹寫紅樓夢,本就是借閨閣寫世情。所以,這五首詩,不單單是一種閨情閨怨。黛玉的詩,一般都是抒寫性情的,很少發議論感慨。此五美吟,可以看作是一種正史式的寫法,是理解黛玉的一個大關鍵處,也是理解曹雪芹思想的一個大關鍵處。雖小說在當時是遊戲文字,但曹公卻是以縛獅搏虎力來寫的。書中的女子,不僅寄託的他的美的理想,也寄託了他「士」的理想。


蘇雯灧:
其一、賈寶玉神遊太虛境的時候是寧榮二公的靈魂讓警幻換人的,本來應該是帶林黛玉去的,如果她去過太虛幻境的話說不定就不會有最後的愛情悲劇了……走後門害死人啊。
其二、在一個紅樓同人小說中看到,紅樓夢里一僧一道是有分工的,凡是女的就是和尚去,林黛玉小時候有個和尚登門,薛寶釵的金子據傳說是和尚給的,甄英蓮被拐賣之前也有個和尚,然後男的都是道士,比如度甄士隱的就是跛足道人……然後魘魔法就是一僧一道一起出現……
其三、巧姐的判詞曲子里提到「狠舅奸兄」,有很多分析這個兄其實不是賈芸是賈蘭,因為賈芸和劉姥姥都是對王熙鳳感恩的人,不過說是賈蘭還是挺驚悚的。(插個題外話,上次看到一個兒童綜藝節目的答題環節,問題答案應該是巧姐,結果小孩子們不會,最後出正確答案寫的是賈巧……噗哈哈哈家雀……#雖然這么說也沒錯不過還是覺得怪怪的#)
其四、魘魔法那裡趙姨娘認為弄死賈寶玉和王熙鳳,賈環就能繼承家業了(忘記準確的原文了),可是賈寶玉自己只是二房嫡次子,他們這一代的爵位應該是賈璉,跟賈政這一支沒關系啊,以及就算是給了賈政,賈蘭身為長子長孫是不是也挺有優勢的(不是很了解古代襲爵的規定,不過從朱元璋封皇太孫可以看出來搞不好大孫子比小兒子有可能),可是為什麼大家都當賈寶玉是以後的繼承人的感覺……誰給的他們自信啊……
其五、剛才回復另一個評論忽然想到,十二釵里王夫人比較待見的目測就是薛寶釵王熙鳳和元春,無一例外流著王家的血,如果賈府不倒的話這就是老中青三位王夫人(王夫人+王熙鳳+薛寶釵)佔領賈府的節奏啊……
其六、(咦一不小心怎麼寫了這么多)賈敬吃丹藥掛了之後書里有提到惜春的舉動么?她死了親爹,結果戲份還沒尤二姐尤三姐多呢?秦可卿死的時候作為她「義女」的丫鬟任務還是挺重的啊,到惜春這兒怎麼跟沒關係人似的……
其七、(咦居然還有)薛姨媽是王夫人的妹妹,為什麼王夫人嫁給了國公府的嫡出二公子薛姨媽只嫁了個商人(有些同人據此腦補當年姐妹反目啊嫡庶相爭啊等等等等),然後四大家族既然互相聯姻,為什麼是其他三家一個勁兒往賈家嫁女兒(史家一個薛家一個王家倆),賈府就不嫁個女兒給這三家呢。
其八、(咦我又超越了)好像也是在同人里看到的,有時候開宴會,外面的王妃啊客人啊要見賈府的姑娘們,其實是隱含著相親的意味,知道你家適齡的姑娘什麼情況,然後等有了條件合適的男孩子就可以做媒或者說親了,那麼每回賈老太太讓林黛玉史湘雲賈探春薛寶釵甚至讓薛寶琴出去都不讓迎春和惜春去是不想讓這倆孫女嫁人了還是怎麼著……
其九、(咦又有新的啦)薛蝌帶著薛寶琴進京出嫁,結果她未婚夫梅家連個招呼都不打就走了,什麼意思啊?史湘雲「襁褓之間父母違」「廝配得才貌仙郎」又守寡,按照當時人的看法絕對是命硬了吧……克父母還克夫……夏金桂又有錢又漂亮(雖然脾氣不好)看上薛蟠哪點兒了?
其十、(咦湊個整數吧)史湘雲給襲人她們帶戒指的那一回提到不能讓小廝叫她們的名字,那她這么懂規矩會做事,怎麼能做出把林黛玉比小戲子的事情呢?群芳開夜宴里提到芳官和寶玉像兄弟,還有一回提到齡官像黛玉(史湘雲比了一次,還有一次好像是寶玉覺得像),挑戲子的時候是故意的么……有沒有什麼深層次含義(這個梗來源於銀燈照錦衣的兩篇紅樓同人之一,我忘了是哪篇了)……

關於陰謀論的分析,有很多說林黛玉吃的葯有問題,神馬人蔘養榮丸啊寶釵送的燕窩啊。還有林如海的遺產問題,別的不論,賈敏的嫁妝應該是歸林黛玉繼承的,按照賈母啊還有賈璉奶娘之類的老人的描述,當年的賈府應該是很有錢的,唯一的嫡女出嫁,這嫁妝應該是少不了的……


楊毅:
說下關於高鶚續書的情節不合理之處,不至於那麼恐怖。以下為個人拙見,權當一笑罷了。
凡是讀過《紅樓夢》的人都知道,高鶚在後四十回的續書中給賈府安排的命運是「蘭桂齊芳,家道復初。」雖然這一結局已被眾多學者所不齒,但我們不妨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這一結局本身所固有的不合理之處。
大家知道,《紅樓夢》中人物的取名大有學問。如「卜世仁」寓意「不是人」,「詹光」寓意「沾光」。或許高鶚根據這一點,就故作聰明,將賈寶玉的遺腹之子取名「賈桂」,而「桂」正與「貴」同音。取這個名字,也就暗示著賈府以後會重新大富大貴。這一點早被吳世昌老先生指出。而高氏之所以要取「賈桂」這個名字,從原書中唯一可找的線索恐怕只有第九回了:寶玉同秦鍾一起去上學,來辭黛玉,黛玉笑說:「好,這一去,可定是『蟾宮折桂』了,我不能送你了。」這里「蟾宮」即是指月宮。「蟾宮折桂」也不是沒有出處。《晉書?(預先)傳》有這樣一段:「五帝於東堂會送,問(先)曰:『卿自以為何如?』(先)對曰:『臣舉賢良對策,為天下第一,猶桂林之一枝,崑山之片玉。』」宋朝葉夢得《避暑錄話》卷下:「世以登科為折桂,此謂(預先)對策東堂,自雲桂林一枝也,自唐以來用之。」因以「蟾宮折桂」謂科舉應試得中。
「蟾宮折桂」雖然大有道理,但在原文中是從黛玉的一句玩笑話中帶出來的,且高鶚有意安排這種結局,不能作為曹雪芹的本意來理解。
前文已經說過,《紅樓夢》中人物的取名大有學問。不但有嚴格的取意,尤其在封建時代像賈府這樣的貴族當中,連人物的輩分都有很嚴格的區別,絕對不會出現混亂的現象。這一點恐怕高鶚沒有注意到。《紅樓夢》中有一次提到了賈府的輩分問題,是在第五十三回。賈母率合族在寧國府祭祀宗祠時,原文有這樣一段話:「凡從文旁之名者,賈敬為首;下則從玉者,賈珍為首(按:「玉」字在古代作偏旁時皆寫作「王」);再下從草頭者,賈蓉為首……」雖是很短的幾句話,卻把賈府的輩分給點明了:文字輩之下是玉字輩,玉字輩之下是草字輩。我們還可以從第二回冷子興的演說中間接得知文字輩之上是代字輩,如賈代化,賈代善。
賈府不但輩分有別,而且由於封建社會森嚴的等級差別,在正式場合高低輩分的排列次序亦有嚴格區分。最明顯的見於第十三回秦可卿之喪。原文中作者列了一大串名單:賈代儒、賈代修、賈敕、賈效、賈敦、賈赦、賈政、賈琮、賈琛、賈瓊、賈薔、賈菖、賈菱、賈芸、賈芹、賈萍、賈藻、賈蘅、賈芬、賈芳、賈蘭、賈菌、賈芝,等等(按:此處為列舉完)。共計28人,其中代字輩2人,文字輩5人,玉字輩7人,草字輩14人。「蘭」字的古體寫法也是草字頭,很明顯賈蘭屬於草字輩無疑。這里未提賈寶玉,但他名字中有個「玉」字,也應屬於玉字輩之列。
由於草字輩比玉字輩低了一層,假設賈寶玉有遺腹子,那麼按照賈府的「規矩」,取名字自然要從「草」字輩,而不是取按照高鶚的意願,取「桂」為名從了「木」字輩。《說文解字》對「桂」的解釋是:「桂,江南木,百藥之長。」點明了「桂」屬「木」,與「草」無緣。連人家的輩分都沒有搞清楚,卻還要故作聰明給人家取名字。可見高鶚雖是聰明一世,卻免不了糊塗一時。若被雪芹先生知道了,恐怕在九泉之下也還要嘲笑他一番呢。


紅樓夢愛好者:
今天翻到第六十二回,有這樣的一段:
「探春笑道:「倒有些意思,一年十二個月,月月有幾個生日…過了燈節,就是大太太和寶姐姐……二月沒人」」
襲人道:「二月十二是林姑娘,怎麼沒人?只不是咱們家的。」
第一,在此之前,賈母已經給林姑娘辦過生日宴了。(詳見鳳姐問賈璉怎麼給寶釵過生日,賈璉說往年怎麼給林妹妹辦就怎麼給寶姑娘辦就好)探春怎麼連這都記不得?可想有可能是林妹妹的生日宴太過冷清了。第二,如果襲人說黛玉「只不是咱家的」,那寶釵不比黛玉要論親戚情分要疏遠嗎?怎麼探春記得寶釵的生日卻就不記得黛玉的生日了呢?按說兩人應該是親近的很的姐妹關系了。


楚冥靈:
關於「妝蟒灑堆,刻絲彈墨,並各色綢綾大小幔子120架,昨日得了80架,下欠40架。」那個答案,果然細思極恐…

後四十回莫不是曹老自己毀的……脂硯齋說原稿是被友人借閱丟失,我一直覺得這個說法怪怪的,因為這么復雜的小說不可能只有一份原稿,這份原稿定型前的草稿不知道得有多少。就算沒草稿,大綱總是有的,原稿丟了為什麼不再寫一遍?已經寫過一次了再寫會容易跟多的吧。但是沒有,什麼都沒有了。

個人猜測,後四十回里曹老寫了什麼絕對不能給當時的人看的東西,於是編了個「友人借閱丟失」的理由,把四十回藏起來了(比如交給密友保管)。他可能希望未來的某一天會有人發現這四十回,讓它們重見天日,但可惜的是,它們都丟失在那漫長的歲月中了。文里的這一句真的是暗示…

【重申:這些都不過是我的個人猜測,若有說不對的地方,希望大家多教導我,謝謝。】

————正義的分割線————

前兩天又重看了一遍,又發現了一處「細思極恐」:

王熙鳳和薛寶釵互看不上眼(這是前提,不是重點)。

抄揀大觀園時:【(鳳姐)一徑出來,向王善保家的道:「……要抄揀只抄揀咱們家的人,薛大姑娘屋裡,斷乎抄揀不得的」……一頭說,一頭到了瀟湘館內。】

鳳姐她無論初始動機是什麼,最起碼在行動上對著幾個姑娘好是真的,而這些姑娘里她又與黛玉最為親厚,或許是鳳姐為了討好老太太,但我還是願意相信鳳姐是確實有份真心的,她的性格中有真性情的一面,也會欣賞更真性情的黛玉,反倒是和寶釵老在背後互損對方。在這里,寶釵是外人,黛玉是她家人,後來王善保家的在黛玉屋裡找出了男人東西,還是鳳姐給解了圍。

好吧,我說了這么多,其實還不是重點……

重點是,我們都知道最後查出了司棋和她表弟私通,要是萬一沒查出來呢?這可就很尷尬了!大觀園全搜了,單寶釵處沒搜,哪哪都沒有,你說這綉春囊是從哪出的呢?要是司棋學了點機靈,這個黑鍋可不就成了寶釵背了!難怪把寶釵嚇得一大早連忙搬走了。


不想回瘋人院:
新發現:李紈和王夫人這對婆媳幾乎不說話啊

學霸香菱!
香菱四歲就被拐子拐走
十二三歲賣給馮淵
然後被薛蟠搶去當妾
十三四歲進大觀園 因為薛蟠出門學做生意 寶釵把她帶進大觀園做伴
然後她拜黛玉為師學寫詩

可是香菱什麼時候識字的?誰教的?
紅樓夢里賈母 李紈 王熙鳳 王夫人 薛姨媽 多數女人 都不識字。
香菱接觸過的拐子 薛蟠都不可能交她識字的。
難道是自學的嗎?
真的是個大學霸啊!


匯商傳媒:
三十三回,忠順王府派長史官前往寧國府,要賈政叫賈寶玉交齣戲子琪官(蔣玉涵),或說出他的下落。賈寶玉一開始試圖隱瞞他與蔣玉菡的關系,直言不認識什麼琪官。不過,這位態度極為傲慢的長史官卻把琪官贈與賈寶玉大紅汗巾的事都說出來了。為此,賈寶玉心中極為震驚,猶如魂魄出竅,心想這等機密之事他或者忠順王府都知道,不能讓他抖落出更多事情,所以說出了琪官的下落。也因此,賈政杖打了賈寶玉。
第一,忠順王府與賈府素無往來(賈政原話),這次前來非同小可。而且可以看到賈政在這位長史官面前謹慎小心,客客氣氣。除了王府比賈府地位高之外,說明他們也有可能是政敵。
第二,按理說兩府素無往來,應該賈府的很多事情王府不知道,但是出人意料的是,賈寶玉與一個戲子私通,交換汗巾的隱私都知道,說明王府在嚴密監控賈府,甚至賈府內有王府的眼線內奸。
第三,賈政確認此事後,大為光火,直言賈寶玉得罪忠順王府 “禍及於我”,說明在政治派系中,忠順王府和賈府是政敵,且忠順王府正在監視賈府的一舉一動,搜集證據,擇機打擊賈府等勢力。


聖誕小伊布:
尤三姐幾乎和柳湘蓮沒說過幾句話,一天都沒有相處過,也沒談過戀愛,看他的戲就愛上他了,愛得要死要活的,最後還自殺……像不像某些私生飯對偶像狂熱的愛?


Aorqu用戶:
第八回比通靈,鶯兒說我們寶姐姐有一樣好處世人都不知道呢,正要繼續說的時候果斷被寶釵打斷
三十五回來怡紅院打絡子,鶯兒利用難得的出場機會(而且寶姐姐不在!),又說了一遍這個話題,結果又被(發現一個重大疏漏而果斷)趕來的寶釵適時打斷,結果一直到最終也沒再有(出場)機會
所以寶姐姐到底是有什麼「世人都不知道的好處」……而且絕不能讓寶玉知道,而且鶯兒一不注意就要說出來,而且寶釵一定會恰好打斷……心好累


阿夜:
賈雨村明知道英蓮身份,卻完全不肯幫忙,任由她落到薛蟠手裡,凄慘一生


夏言:
留言留了很多,於是自己手癢也寫幾個吧,僅供大家玩味一笑。

1、王夫人和江南被抄的甄家有聯系,在甄家被抄以後,還有漏網之魚跑到王夫人這里不知道商議什麼事。王熙鳳再怎麼毒辣都護著自己家的女孩子,王夫人可真是一條匍匐的「金錢蟒」;再次,收留被抄的人對於賈府來說也是一個罪名,王夫人甘願擔這種罪名也要和他們有往來,是為了什麼?

2、賈寶玉看到林黛玉問表字,黛玉說無字,寶玉就取了一個顰顰,被探春取笑杜撰以後,就再也沒有人提過了。但後文提到顰兒二字的是從當時根本不在場的寶釵嘴裡喊出來的。(這可比在滴翠亭里一秒鐘就聽出連寶玉都不認識的小紅還要牛逼,我之前說了我對寶釵從不是厭惡,而是害怕,如果有一個人比你還要熟悉你家的情況……)

3、寶釵的金鎖「要撿有玉的配」這句話到底是送金鎖的和尚說的,還是薛姨媽說的?薛蟠的話「從前媽和我說,你這金要撿有玉的配……」

4、打「平安蘸」的時候,王夫人不想去,是因元春那裡有人來,但是寶釵和薛姨媽也表示「怕熱不想去」,是賈母拖著去的「你也去,連你母親也去.長天老日的,在家裡也是睡覺」。如果不是老太太心細,王夫人、元春的人、薛姨媽、寶釵四個人會背著大家商議些什麼?

5、僕人隨主人的心性,紫鵑比黛玉,鶯兒比寶釵,鶯兒做過一件事和寶釵在滴翠亭做的如出一轍。

6、經喵公子指點,秋紋拿到了太太賞賜穿過的衣服就得瑟的不行,出言諷刺的不只是晴雯一個,明著暗著的在諷刺襲人「哈巴狗」,襲人當時說了句:你們這些爛嘴的,別拿我取笑,一個個都不知道怎麼死的。看到後面晴雯的慘死,這真是……晴雯可是到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

7、紅樓里最不耐煩的就是襲人,只因為她一開始就不是能讓寶玉覺得清爽的女孩兒,寶玉說過女孩兒是珍珠,結了婚以後就成死魚眼了,誰記得襲人的本名是叫「珍珠」?可是紅樓開篇介紹她的時候,她就被改名叫襲人了。襲人襲人,她果真「襲(擊)」了好多人……

8、這條已經有樓上的Aorquer寫過了,就是林家的遺產。賈璉陪著去奔喪是一個點,在黛玉寶釵互剖金蘭的時候,黛玉曾嘆寶釵:「又有母親,又有哥哥,這里又有買賣地土,家裡又仍舊有房有地」。林家四代列侯,五服之內又死絕了,即使土地沒了,房子呢?祖產呢?黛玉已經知道這些東西都已經沒了,所以才會嘆寶釵有這有那。

9、鮑太醫和王太醫(非王濟仁)是給賈府里的太太小姐看病的,王濟仁是真·太醫只給老太太(國公夫人)看過。王太醫是林黛玉開過方,並且賈母是支持王太醫給黛玉看病服食「人蔘養榮丸」。王夫人則是力薦鮑太醫及「天王保心丹」,鮑者,腥臭也,就這么一個給黛玉請醫的問題上,改了三回,又想起第三回在賈母談到配藥時,脂硯齋批道:為後菖、菱伏脈…… 前後一聯想,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黛玉看的醫生改了三回是因為有貓膩,黛玉的葯里也有貓膩,第十條提到黛玉的燕窩里也有貓膩……黛玉的飲食起居……到底還有哪些是有問題的?)

10、這個是請大神幫我解惑的,我實在不願意提起這茬,不過既然有這個機會了。哪位大神可以幫我理清下寶釵送的燕窩,這個問題縈繞在我心中好久。原文在四十五回金蘭互剖之後,寶姐姐派了一個婆子給黛玉送了燕窩,還送了雪花洋糖。之後四十九回,寶玉就發現黛玉比往常更瘦了,並且敏感的提到「寶姐姐送的燕窩」,後來因為姨娘的出現而沒說下去,寶玉就私下換了燕窩。在第五十七回,寶玉問紫鵑黛玉最近身體如何的時候,紫鵑是回答好些了。我雖然害怕寶釵過於心細,但我絕對不認為她是一個心存害人之心的人。如果對方是薛姨媽,那我早潑臟水了。

11、72回中賈璉提及賈雨村,覺得他當官未必長久,說不定還會連累賈府,暗示:賈府之後敗落,也有賈雨村的一份功勞。

12、湘雲和襲人熟識,還送過戒指,還經常幫襲人幹活,甚至幫寶玉套扇子,這些襲人知道,但寶玉不知道,因為襲人從來沒有告訴過寶玉是湘雲做的。襲人,你還真是能幹啊,說起來寶玉厭惡的李嬤嬤在罵襲人的時候說過一句:「.誰不是襲人拿下馬來的!我都知道那些事……」李嬤嬤,你把話說完再走啊!襲人到底拿下過多少人啊!喂!

————————————–5月5日補充————————————————————————
13、滴翠亭事件好多Aorquer都爭論的厲害,寶釵是不是故意,小紅會不會嚼舌根。脂批小紅會在寶玉獲罪獄神廟的時候出現,是個有情義的丫頭。若真的有人把「黛玉偷聽」的事說出去,也不會是她,而是墜兒。墜同罪,墜兒是什麼人,是個偷東西被晴雯揍的小丫頭,偷竊這個污點怎麼都抹不去,而且她在知道自己被偷聽以後只是說誰管誰筋疼,各干各的。

14、鴆兒這名字我怎麼聽怎麼冷……鴆,可是毒鳥。

曹公在寫紅樓夢的時候,提到風月寶鑒是兩面都可以看的,正面繁花,反面骷髏,紅樓夢又名風月寶鑒,在寫判詞的時候,我想曹雪芹即便是悲嘆,也不會只寫單一的人物。王熙鳳毒辣是真,心狠是真,但她確實真心維護大觀園里的女孩子們,在賈府經濟早已出現虧空的時候,三番五次的變賣自己的嫁妝(黃金項圈)去維持運轉。寶琴這么可愛,可愛的都有些不似肉體凡胎,也有「不在梅邊在柳邊」的暗語。湘雲的判詞里說襁褓里父母雙亡,但曹公沒有明著說的是:比起迎春探春,湘雲的哥哥嫂子還是很替她打算的,針線是史家女眷都要做的,南安太妃還認識湘雲說明湘雲的哥嫂會帶著他走動,再看湘雲以後的cp衛若蘭,怎麼說也是能騎射的王孫公子「才貌仙郎」。

紅樓夢一本書,寫的烈火烹油到大廈將傾的眾生態,曹公在安排賈寶玉夢游的時候就幾次點撥「末世」,什麼生於末世,凡鳥末世來都在暗示這點。大觀園的女孩子們,對於這個末世認識是不同的。黛玉是最清楚的,所以她活的最痛苦,她的詩文無一不帶有這樣的情緒,柳絮詩里直接表達了在凋零的時候誰舍誰收。探春也意識到了,所以她拚命改革,在大觀園里興除利弊,在抄檢大觀園的時候痛哭:別人是殺不進來的,倒從裡面敗落下來,最後落得骨肉分離天各一方。在大觀園外的薛寶琴看的真切,記得她寫的詩是什麼嗎?「三春事業付東風,明月梅花一夢」,三春事業付東風啊!賈寶玉則直接做了一個夢……至於寶姐姐,她是個聰明人,會審時度勢,是入世的「高士」,所以她寫的是憑借好風力送我上青雲,可寶姐姐呀,末世里的送風上青雲終究也是要掉下來的。

暫時就更新到這里了,如果有想起其他的,會不定期的補充orzz

「風刀霜劍嚴相逼」,顰兒早去也好,去了也便安生了……
為了還淚,顰兒把自己的產業,自己的愛情,自己的生命都留在賈府了。


方安:
我總懷疑曹雪芹是穿越過去寫成的紅樓夢。不然怎麼會這么巧合,一本書只余殘本而偏偏殘本中又留下各種線索胖人能夠推斷出結局。夢游太虛幻境一章已早早揭示了主要人物的命運,脂硯齋的點評又能幫助還原80回後的一些劇情。
試想若是紅樓夢是完本,今天還會不會又這么多紅學家去研究。
每每想到此處總覺得細思極恐,紅樓夢簡直就像是曹雪芹故意寫成這樣供後人閱讀,解析。


luanlan:
襲人挨了寶玉一腳,晚上吐了血,「將日後爭榮誇耀之心盡皆灰了」。爭榮誇耀,這個人的野心啊。。。
湘雲曾經抱怨過襲人自從被賈母給了寶玉使喚,便丟開自己了。可見這個人的勢利眼。。。
襲人反過來編排湘雲長大跟自己疏遠了,惹得湘雲連連為自己辯白反而忘了抱怨襲人。這個人的心眼兒啊。。。。
至於向王夫人投誠,簡直不要太順理成章。。。。。。
紅樓里厭惡的年輕女性不多,襲人穩居榜首。


翎春君:

大概是慈祥的賈母吧……

林黛玉在賈府唯一的依靠,也是為數不多把她疼進心坎兒里的人。

可是,小時候不知道是高鶚的續寫,也沒看過什麼紅樓的解讀,初讀紅樓的時候,會十分疑惑一個問題,為什麼那位溫和的祖母,那位親善的怕炮仗嚇到自己外孫女的老人,在最後放棄了黛玉,讓她那樣孤零零的死去?

後來讀了些大家的解讀,才知道後四十回是算不得數的,但是可以確定的是,真實版本無論怎樣,林黛玉都不可能和寶玉在一起,甚至一定會死在「出嫁之前」(質本潔來還潔去),那麼這個結局是從紅樓開始就註定的嗎,我覺得不是,但從林黛玉的父親死後,她第二次到賈府,就已經註定了。

林黛玉是新權貴和舊貴族結合的後代,並且是父母雙親唯一的掌上明珠,並且有著一等一的容貌,一等一的才情,這樣一個女孩配什麼樣的子弟配不上,用得著和大觀園的一眾女孩,巴巴的爭一個賈寶玉嗎?

是什麼把她一步一步推到最後那樣的處境?甚至於凄惶惶的死去?

是賈府。

關於林如海的身家到哪去了,林黛玉的嫁妝到哪去了,已經有很多人論證過,我就不贅述了,但我想說的是,鳳姐和賈璉吃下了林家,一定是在實際掌權人的默許(甚至操控)下的,比如賈政,比如賈母。

就是這個老祖母,奪走了一個孤弱幼女的最後一點依仗。所以林黛玉從來沒有過安全感,她沒有父母兄弟,她沒有嫁妝,掌握不了自己分毫,每日所食所用的,皆是賈府的「施捨」。

覆巢之下無完卵,在賈家大廈將傾的時候,賈母這么做也僅僅是人性,沒什麼可細思極恐的,而且鳳姐也提過,林黛玉和賈寶玉一個嫁一個娶,是由賈母那裡貼錢,賈母對這個外孫女還是有感情的。可是問題又來了,大家知道,林黛玉一直是沒有安全感的,甚至她的病情在某種程度上說是由於憂心憂慮導致加重,她沒有安全感大部分來源於及無可依仗的孤獨感,還有一點,就是對未來的恐慌。

她恐慌什麼?舊時女子,就是父母親族尚在,也無法掌握自己的婚姻,有那樣疼愛自己的一個老祖母,她還有什麼可謊的,有賈母在,她還愁嫁不了賈寶玉嗎?

可是縱觀全文,林黛玉對和寶玉的婚姻,都是憂慮的,而她最後也真的沒有嫁給賈寶玉。

連賈寶玉這樣頑童,都知道說一句「你放心」來寬慰黛玉的心,而你發現,身為賈府後院的最高權利,賈母從來沒有給過林黛玉吃過什麼定心丸。

有人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賈母的身份不適合她和林黛玉一個未出閣的小姑娘說這些。的確,如果明明白白的說出來是不像話。可林黛玉是什麼人?心比比干多一竅,六歲進賈府就懂得察言觀色,如果賈母想讓她寬心有一萬種法子,可是賈母的態度始終是模稜兩可的,甚至很明確屬意過寶琴來當自己的孫媳婦。底下的人也不明所以,有如鳳姐直接把林黛玉當成未來的寶二阿么調戲,也有如襲人把林黛玉說成:「不是我們家的人罷了」。

對於林黛玉這樣一個多思多慮的聰明女孩來說,大概就是在這種搖擺的態度中惶惶然染成的心病。

那麼賈母,或者說賈府奪走了林黛玉傍身的財物,又不許她嫁給寶玉,那她幹嘛把黛玉放在身邊悉心調教?連窗紗的顏色都要為她挑選?

賈母是不是真心喜歡黛玉,我認為答案是是的。

紅樓夢開始,四大家族的敗落已經無可挽回,寶釵,進宮選秀不成,湘雲,還需要靠手藝活補貼,鳳姐倒是極爽利,卻為了管家無所不為,到最後嘔心瀝血,而元春之後,賈家的最後一點精氣神兒則盡數給了寶玉,那些昔日世家貴族女兒的清貴,你數來數去,全書十分,黛玉佔盡了八分。

賈母和她的女兒賈敏都生長於一個鼎盛的家族,她們教養出來的林黛玉,對生活的品味是極為考究的,從生活起居,到一言一行,都隨意又得體,個人認為,如妙玉一樣又是成窯又是梅上雪水,村姥姥喝了一口的杯子就要扔了的,那不叫生活情趣,叫窮講究,見慣了好東西的人,不會那麼在意這些。

黛玉身邊好東西不少,她懂的品鑒,卻從來沒有在意過這些,打賞起丫鬟僕婦來也十分隨性。如果從挑兒媳婦兒的水準來看,自然「不是過日子的人」,但是整個大觀園里,黛玉從出身到品味,卻是和賈母最相似的。

所以,賈母是如果不疼黛玉,黛玉絕不會被教養成這樣的女孩,住最好的屋子,用最好的東西,跟整個賈府的寶貝疙瘩寶玉一起長大。這樣豐厚的物質教育出的孩子才會無論到哪都不失體面。

這就是細思極恐的地方:賈母要黛玉嫁給誰?

賈府大廈將傾,在於青黃不接,賈政等賈家的成年男性均已經處於權利邊緣地位,舊日的功勛岌岌可危,而家族中的新一代的頂梁還沒有成長起來,賈家正屬於一個急速下滑,卻無法控制自身墜落的情況下。

古代躋身上流,一靠仕途,二靠姻親,仕途是男人的事情,而姻親是女人要考量的事情。

元春嫁了,成為賈家的希望,而這岌岌可危的情況下,把一個家族的命運壓在一個女孩身上真的夠嗎?

元春需要助力,賈家也需要助力,需要像林如海、王子騰那樣的姻親。

可是外界評價來看,三春的條件都非常一般,外貌方面明顯低於寶釵和黛玉,性格方面,迎春惜春自不必說,一個懦弱一個孤僻,探春倒是理家的一把好手,卻是庶出,客觀評價而言,這三個人或許能嫁給一個青年才俊,但無法給賈家提供助力。

所以賈家最疼的女孩,是林黛玉,一等一的美貌,一等一的才情。

……寫的好累,先歇一會,記得贊一個,讓我知道有人看哈

————————————————————————————————————更新的分割線

黛玉號瀟湘妃子,住的地方曾被題「有鳳來儀」,以及賈家對黛玉的厚待,都暗示了黛玉未來的夫婿是高於賈府的,賈府已是國公世家,那麼高於賈府的,也只能是天家。

那麼一來選秀,清朝三年一選秀,十三至十六歲的旗人女子都必須參選,但是大觀園的大部分女子都沒有這種困擾,一說是紅樓夢的朝代設定梗偏重於明朝,二說紅樓夢裡面的大部分女孩年齡正好錯了三年前的選秀(寶釵正好比黛玉大三歲左右),而賈家大廈傾落,也不過是三四年光景。

這個寫出來就是一篇學術論文了,暫時不多說了,從書的角度而言,賈元春已經進宮,而且正是盛寵之時,賈家沒必要再送一個女孩進宮,所以,林黛玉的夫婿必定落在「王」家。

秦可卿出殯的時候,皇權的參與者有「 東平王,南安王,西寧王,北靜王。送殯的有「八公」,即鎮國公牛清,理國公柳彪,齊國公陳翼,治國公馬魁,修國公侯曉明,繕國公名字未表,加上寧榮二公。(來源網路),而後文又有一位忠順王家的長史來向賈府討琪官,這幾位王爺大多都是虛寫,唯有北靜王是寫了他的形貌舉止:

「 現今北靜王水溶年未弱冠,生得形容秀美,情性謙和。因當日彼此祖父相與之情,未以異姓相視,因此不以王位自居。」

我看到很多人迷北靜王X林黛玉CP,的確,一個舉止謙和,容貌秀美的天潢貴胃從哪個角度而言都是良配,如果一位老祖母將自己的外孫女捧上了王妃之位,就算是有些自己的打算,怎麼也算不上是「細思極恐」吧

在第七十一回描寫賈母過生日中,作者提及有「北靜王、南安郡王」和「南安王太妃、北靜王妃」前來慶壽。

北靜王是有王妃的。

林黛玉如果嫁給北靜王,也只能是側妃,側妃聽起來好聽,其實就是妾,如同趙姨娘一樣的奴才,以林黛玉的出身、容貌、才情、心氣,你讓她做妾,即使她自己答應,讀者也不可能答應。

黛玉對權貴沒有攀附之心,但賈家有,國公府已經不是當年的國公府了,賈母為賈敏挑中的男人,是舊功勛世家出來的新貴,當朝探花,蘭台寺大夫,兩人年貌相當,而林如海如果不死,就又是一個「王子騰」,成為賈家大廈的一枚柱子,互惠互利,這才叫嫁女兒,而黛玉不是,賈府根本不會想,把黛玉嫁給一個什麼人家,北靜王,蓄養孌童的忠順王,南安郡王都好,只要是權貴之家,能夠幫助賈家在權力場上斡旋,給這個家族再出一個「賈珠」或是「林如海」喘息的餘地,而黛玉根本無主宰自己的命運。

文章對北靜王X林黛玉的伏筆,牽強附會的不講,只講眾所周知的念珠梗,蔣玉菡的汗巾由寶玉換給了襲人,成就了一段姻緣,而北靜王的念珠被寶玉珍重的取出來,贈給黛玉,然而黛玉「擲而不取」。

念珠對寶玉來說,既是知己所贈,也是天恩浩蕩,因而他珍重的拿出來,給了他最最喜歡的姑娘,然而她不要。

她主宰不了命運,但她能主宰她自己。

北靜王求娶黛玉,大概有兩種途徑,一種是賈家主動,由北靜王妃牽線,二來他主動求娶,這倒也不是不可能,寶玉曾說過,他曾將閨中筆墨抄錄給外面的人看,和他一起玩樂的,想來大多是北靜王一幫,北靜王看過黛玉的詩文,又聽聞是個美人,主動求娶黛玉也不是不可能的。

不論是第一種還是第二種,黛玉都不可能嫁,這不僅僅是愛情的絕望,更是人生的一敗塗地,有人從黛玉和湘雲和的詩:寒塘渡鶴影,冷月葬花魂,判斷黛玉是逐水而死,但是那年月,自殺是極為忌諱的事情,而且葬花時,黛玉就對水的乾淨產生過質疑,而北靜王名為水溶,我想大抵這水是應在他身上。黛玉並不是沉塘而死,而是因「水」而死。

如果是第二種,有了權貴一方的堅持,黛玉之死恐怕就是嫁人前深受逼迫,纏綿病榻而死。

如果是第一種,北靜王根本不認識這位林黛玉,單是賈府想要攀附的話,黛玉的境況恐怕要更慘些。

高鶚續寫中提到過,黛玉因為覺察嫁寶玉無望而絕粒,乃至於瀕死,黛玉想死恐怕就是應在她多病的身體上,而一個權貴王爺,娶一位嬌弱美人是情趣,娶一個病重美人就是神經病了,黛玉病情加重如斯的話,這門婚事大概就作罷了,而婚事作罷,賈家會怎麼對待她?

以前那樣當自家小姐養著?傾盡全家之力為她好生治病?

賈家恐怕沒這個心,也沒這個力了。

賈母在的時候,估計不會太過分,但如果賈母不在了呢?那群如狼似虎的親眷,會怎樣對待這個無可倚仗的女孩?賈寶玉連晴雯一個丫鬟都護不住,又何況黛玉?

別忘了,那位呆霸王薛蟠,可是對林黛玉神魂顛倒過……

那時,恐怕賈家離抄家不遠了,如果賈家將半死不活的黛玉嫁給薛蟠,能換的財帛,恐怕除了賈寶玉,沒人會反對。

黛玉無聲無息的死在嫁前的某一個夜裡,收攏她埋葬她的,是她唯一的知己寶玉,她的生命就像一陣最美的風,帶著春華降落,收攏雙翼,棲在葬花坡的盡頭。

喜歡我就關注我:微博翎春君

我講故事給你聽,你跟我做朋友好不好呀?

一家之言,歡迎討論,撕逼摺疊。

請眼熟你們小春~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