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做的東西沒有用」是對博士生最大的打擊嗎?

問題描述:只是好奇問問。因為大部分博士生引以為傲的成就都只能在小圈子裡得到承認;而同樣是博士生,如果你專業選得好的話,例如cs,神經網路什麼的,你的成就就可以在大圈子裡得到承認,例如在musk和zuck 的圈子裡。 因此,如果你要打擊一個博士生,是不是「你做的東西有什麼用」就夠了呢? 還有什麼比這個更大的打擊呢?還是博士生往往都有其他的愛好,例如聽古典樂,畫水墨畫,寫部落格文章什麼的,所以抗打擊能力很強? 博士生容易受到…
, ,
司馬懿:

我也是只是好奇的問問:

而同樣是博士生,如果你專業選得好的話,例如cs,神經網路什麼的,你的成就就可以在大圈子裡得到承認,例如在musk和zuck 的圈子裡。

這個想多了吧?在Musk/Zuck/Page的公司裡面,大把來自頂尖學科的CS/IS的博士生,做的是普通的螺絲釘的工作,沒有覺得他們的成就怎麼就容易得到承認了……

因此,如果你要打擊一個博士生,是不是「你做的東西有什麼用」就夠了呢?

我覺得如果你不是審稿人的話,用這句話打擊他/她還是挺難的。或者泛化的說,跨行業的打擊總是很難的,因為每個行業對「有用」的評價標准可能就不同,你覺得沒用,可能對方覺得有用呢?所以還不如用通用的大殺器:掙錢/婚姻/家庭等方面進行無差別的降維打擊。

還有什麼比這個更大的打擊呢?還是博士生往往都有其他的愛好,例如聽古典樂,畫水墨畫,寫部落格文章什麼的,所以抗打擊能力很強?

發展業余愛好的目的是提高抗打擊能力么?可能有點作用吧,不過感覺用「我雖然研究搞的不好,但是我還會跳舞/唱歌/畫畫/寫部落格」來安慰自己是不是有點自嘲的感覺?就像《三國演義》電視劇里,曹爽丟了大將軍的權柄被軟禁,然後沾沾自喜於找司馬懿要糧食,然後司馬懿答應了。

做的東西能用來創業和賺錢,就是對他最大的承認嗎?

一般來說,能看到自己的研究成果來改變一些世界,總是很欣慰的,但是很遺憾的是,大部分的研究成果並不能直接的拿來轉變成工程項目。


CB Zheng:

「你做的東西有用」是對數學博士生的打擊。。。


babyquant:

當然不是。不管有沒有用,只要能畢業,畢業能找到不錯的工作,然後工作可以穩定,娶個白富美,生幾個娃,到60多歲不失業,就可以了,哪怕這幾十年做的東西都沒用。

當然,如何定義有用沒用?這些東西養活了這個PhD幾十年,至少對他就是有用的;他能畢業,對他的導師也是有用的;他能申請到經費,對經費的管理者也算是完成了任務,也是有用的;有人引用他的論文,這也是有用的;如果他去業界找工作,公司的HR完成了招聘任務,也是有用的;公司對外宣傳我們今年引進了多少個博士,也是有用的;這些當然都是有用的。

當然,或許對那些張三李四平民老百姓沒用,但這個PhD又不認識他們,人家那麼辛苦讀PhD不是為你們張三李四打工的,對他們有沒有用,又有什麼所謂呢?

其實也不要把PhD想得多神聖,美國最頂級的名校之一斯坦福,裡面的博士我也見得多了,其實嘛,大多數也是混吃等死,謀求一份工作,生幾個娃,然後就忙著幼稚園 學區房,偶爾罵罵民主黨搞AA,也不想想沒有民主黨資助科研那些經費他們還來不了美國呢。。。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也就這么地了。。。

都是凡人。。。


李晨:

取決於誰說的
如果是老闆說的 那得好好請教看看怎麼能變得有用
如果是其他phd說的 好好解釋讓他知道他做的更沒用
如果是受過良好教育的大眾說的 好好解釋讓他知道只是在當下沒用
如果是剩下的那類人說的 那就說「是是是, 真沒用 」


豬頭博士後:

人活在這個世界上總是渴望別人的承認,各種形式的,但承認這種東西從多個維度來的。
比如那個諾貝爾獎吧,小時候被灌輸的是這個獎很厲害,因為獎金非常的多,有80萬美金啊,這是個啥概念,五六百萬人民幣啊,當時父母工資只有一個月200塊。於是,父母親戚就這樣認為,做科研是很掙錢的,是很有地位的。
其實,他們只是從物質層面看這個獎,沒有從科研這個層面去看,因為他們根本沒有機會接觸科研啊。
長大了,等讀了博士,參與了科研,發現也不是他們給我灌輸的那樣。因為沒有比中國博士生再苦逼的職業了,一個月2000塊不到,養活不了自己,科技輸出要求還特高。這時候從經濟角度上來看,基本上科研工作是沒啥用的,做的東西從經濟上沒任何用處。這時候,你和任何親戚一提收入,他們就算嘴上不提,心理上也會說你做的沒啥卵用。題主說的什麼musk啊,zuck離我太遠了,對我沒啥殺傷力。當時最有殺傷力的還是親戚的降維攻擊。他們不會從科研的角度來殺傷我,因為他們不懂啊,物質這個層面的就夠了。
至於學術界對個人科研工作的評價,這個就算是現在我也非常的care,沒辦法,人最在乎的是來自同類的評價。混到我今天這個份上,金錢壓力不是特別的緊迫,同行對我博士,博士後期間工作的評論,我是相當的在乎。每當論文被引用,我內心的愉悅不比今天掙了筆錢差。
如果有大佬笑眯眯的當著夠多的人的面說,我做的工作很有意義,我也相當舒服,相當受用。沒辦法,我賤癌入骨。

總之,博士的工作有沒有用,評價來自誰,殺傷力是大不一樣的。至於一個人的工作到底有沒有用,時間軸拉得長一點再看,如果你有足夠的自信,做了足夠的工作。就像上面美麗心靈劇照中的這位。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