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要讓著弟弟」的教育方式會產生什麼影響?

問題描述:我的一個室友是龍鳳胎中的姐姐,從小就被教育要讓著弟弟(當然基本是在合理的情況下)她現在也沒有什麼怨言。我們其他三個獨生子女室友都表示不能接受這種教育方式,也不能接受有弟妹。(我承認這樣比較自私) 室友現在性格很窩心能忍讓但不進取太柔弱,比如轉專業被拒後她就放棄了,然而實際上是可以通過找輔導員溝通的方式獲得機會的。所以這種教育方式是不是對她的性格產生了不好的影響呢?而她性格里的優點和這種教育方式或…
, , , ,
匿名用戶:

哇,原諒不請自來。

我和我弟,差八歲半,當時我媽還沒上班,在家當全職太太的時候,我弟是一個人見人愛,花見花開的小正太,當時身邊也沒有人說姐姐一定要讓著弟弟啥的,都是誰有錯就吵,沒有年齡大小還有姐姐弟弟之分,我跟我弟關系還挺好的。

後來11年的時候吧,我們家搬了家,家裡有點壓力了,雖然靠我爸的工資能撐住家庭的開銷,但是我媽還是毅然決然的去上班了,上班以後開始忙了,當時我弟上幼稚園 ,身邊也還沒有那種姐姐一定要讓著弟弟啥的,這個時候也還好。

再後來,16年我們家又買了套房子,搬了家,家裡壓力是真的開始大了,就把我阿公阿么從老家接過來,讓他們住在一個帶小院的一樓,畢竟老人上下樓不舒服,挺費事的。我阿公阿么搬到我們這里以後,我弟就在我阿公阿么那住了,阿公是個教師,當時想著是看著我弟學習啥的,結果沒想到…emmmm

那天我去阿么家吃飯,正吃飯的時候不知道怎麼就聊到家裡的房子怎麼怎麼樣,結果我弟突然來了一句「以後家裡的三套房子全都是我的,你就別想要了!」我當時?????啥玩意兒?然後我阿么在旁邊說「你將來是要嫁出去了,家裡的房子肯定沒你啥事,等XX(我弟)結婚的時候再給他添一套房,你結婚的時候我給你一千塊錢就行了。」我?????說實話我有點蒙,然後我就問為啥?我阿么「你讓著弟弟應該的啊。」。。。行吧,畢竟阿么老了,我不跟阿么頂嘴,但是,我當姐姐的就應該讓著他是嗎?…

還有一次,之前我跟我媽說我畢了業要自己去打拚兩年,問我媽怎麼看,我媽覺得小姑娘跑的太遠了而且我一個人生活可能會很苦,就心疼我不太想讓我去,想讓我就待在本地找一個普普通通的工作,吃住在家裡比較方便,也不用出去受那種苦了。結果我阿么在旁邊聽了就說:「想去就去吧!等你在外面出人頭地了你就可以讓XX(我弟)去投靠你了!」(我也忘了原話是啥,大致意思就是讓我出去闖,闖完了讓我帶著我弟,那意思就是好少讓我弟吃點苦)我當時???驚了,這是啥思想??然後我才知道,那隻是一個開頭。

後來就是在家裡我和我弟一吵架,我阿么在旁邊就說「你當姐姐的,就不能讓著弟弟?」反正我是聽不了這種話,越聽越煩,後來有幾次乾脆不跟我弟吵架了,基本上馬上要開始吵架的時候直接我就打起來了,我弟比較壯,現在10歲,身高145,體重100,我現在18,身高165,體重保密,反正肯定比我弟重,但是沒我弟壯,我和我弟是真打,一開始我還不使勁,因為覺得他還小,但是後來他就不知道是聽了我阿么說的還是咋了,他那天說「反正你也不敢打我」聽了這話我就惱了,直接一把把他推到在地上,推完我都蒙了,完了我弟也蒙了,然後就開始哭,我阿么一聽我弟哭了就從房間里跑出來,開始吵我啥的,我被我媽嬌生慣養這么些年,什麼時候受過這種氣,越來越氣,直接給我弟打起來了,我只覺得當時我把我那一段受的委屈全發泄出來了,從來沒有那麼委屈過,真的。

反正後來我弟安靜了一段時間吧,這一段又開始皮了,我也學會了,不打架,但是我會懟他,把他懟哭的那種,我媽都說我,之前說話辦事都那麼好的我,為啥會說出那麼狠的話。其實我也不想,真的就是控制不住,我現在已經討厭我弟了,但是我也沒有辦法去改變什麼,所以只能日常懟他,跟他對著干。

其實,【姐姐要讓著弟弟】這個教育方式,我是不贊同,對我產生的影響就是討厭弟弟,並且不喜歡有這種想法的人,甚至厭惡。

分割線分割線分割線分割線分割線

謝謝各位,評論的我都有看,但是說實話我不知道怎麼回,謝謝大家的關心,我看到評論區有好些人給我提了建議,我也和我媽媽談過心了,然後和我弟也談了談心,現在跟我弟關系算緩和了緩和。

今天端午節,我帶著我弟出去玩了一天,出去買的東西我弟全都幫我提著,特別有紳士風度,我背了個包,裡面裝的東西挺重的,我弟就說「姐,我來幫你背!」我說「裡面東西太多了,很重的,讓我背吧。」然後我弟不讓我說完就把那個包背上了,挺讓我感動的。

今天也突然想通了,老人做的事為什麼要和下兩代人生氣,沒什麼好生氣的,自己家兄弟姐妹,有什麼事說出來就好了,不然憋在心裡越憋越難受。

我相信我弟弟會越來越好的,最近也經常帶著他出去玩,讓他多跟我接觸,讓他知道我不是阿么嘴裡的那種人,而且還要讓他知道阿么的想法和我們年輕人的不一樣,我們需要有自己的想法。

講到這突然想起來個事,在肯德基有那個活動,一個小朋友40塊錢,可以去後廚體驗做漢堡,打可樂的那種活動,我之前帶我表妹去過,感覺還挺好玩的,我就問我弟去不去,我弟說「啊,我想去,但是我感覺40塊玩一次有點不值,給你省點錢吧!」我弟現在已經開始為我著想了,說明談心還是有用的,真的是謝謝評論區的大佬!!!

還有!大家端午安康!!


西陵曲:

有一個堂弟,算是親戚中比較親的。
其實我倒真沒怎麼聽長輩說,要我讓著弟弟什麼的,阿么倒是經常跟我弟說,你姐姐是女孩子,你一個男孩子長大了要保護你姐姐。
(當然可能是因為我是我家這兩代中唯一的女孩,我阿么四個兒子,四個兒子又是三個孫子,就我一個女孩。)
但是我從小也是蠻護著我弟的,因為內心總有種既然是姐姐就要為弟弟負責的想法。(笑~圈子裡倒是有很多和我沒血緣關系,但比我小的喊我曲姐)
然後前年,在我家吃年夜飯,我和我爸吵架。我弟當時站起來就把我護在身後,不讓我爸打我,還跟我爸很大聲地說,「我來這是吃飯過年的,不是看你和姐姐吵架的」
反正後來我就記得我在我弟身上哭得稀里嘩啦,我弟還抱著我安慰我。我說到我覺得特別委屈遇到一個渣老師被欺負的時候。我弟當時還要帶一幫人去打他。
反正我就覺得我弟長大了。
對了,我弟今年大一,小夥子挺好的,長相也過得去,性格也好,靠得住。
有妹子要麼【星星眼】


大魚:

我有一個親弟,和一個跟親弟差不多的表弟。

這倆貨出生的時候,家裡大人都說,你是姐姐以後要讓著弟弟。

所以小時候,糖弟弟先吃,好玩兒的弟弟先玩兒,電視節目按照弟弟想看的來…

我不服啊,內心不平,想著,憑卅子我就要讓著他們?

甚至覺得這是家裡大人重男輕女。

所以總是悄咪咪的欺負他們,雖然都是小小的惡作劇,但心裡那叫一個暢快。

後來大了,那倆貨蹭一下高出我一個頭了,隨便一個人一隻手就能掰得我哇哇大叫,我再也不敢像小時候那樣造次了。

但這時候,我家的教育恆言開始從「你是姐姐要讓著弟弟」變成了「你是弟弟,要好好保護姐姐尊重姐姐。」

當桌子上的香蕉只剩一根的時候,倆貨會放到我手裡。

前一年搬家,我收拾行李,倆貨幫我打包了絕大部分的重物,第二天又吭哧吭哧地幫我搬進新住的地方。

那會兒我想,終於不枉我讓了你們這么多年。

有一句話是我爸爸經常在我們面前念叨的:兄弟姐妹有今生沒來世,要珍惜這種不會再有第二次的緣分。


匿名用戶:
樓主的問題勾起我童年的一樁「血案」。
背景:首先,我沒弟弟,只有個比我小6歲的妹妹,因為老家都按虛歲,所以在大人口中,就是我比她大7歲(我也不知道這是什麼神邏輯)。
小時候聽到最多的一句話就是:「你比妹妹大7歲,你還不讓著她!」這句話父母不停的說,導致後來一旦跟妹妹有什麼爭執,她就會蹦出一句:「你比我大7歲,你還不讓著我!」
影響:妹妹剛出生的時候,我很喜歡她,每天回家都要抱抱她,親親她。從她會走路會說話不知什麼時候開始,就變成了一個小惡魔。什麼東西只要我喜歡,她就一定覺得也得喜歡,要到手了就無所謂了。以至於在某些時候讓我們共同選擇什麼東西的時候,我只能先假裝選不喜歡的那個,等她一來搶,再去拿剩下的那個。後來好像這招也不奏效,她會把先挑的扔掉,再過來搶我的。
我的父母屬於小地方那個年代的普通人,忙於工作和供我們吃穿,沒什麼教育孩子的觀念。我跟妹妹間天大的事在他們看來都是小事,只要我讓著她點,什麼都可以解決。所以每每我一肚子委屈去找他們,都會被那句話呵斥回來;我妹妹一旦不得逞去找他們,我就會挨一頓揍。
然後等父母不在,我就會揍妹妹出氣,等他們回來,妹妹一告狀,我就又被揍回來……這就是個死循環~~~~
然後,就發生了我童年最刻骨銘心的一件事……
那個時候物質貧乏,我父母又是尤其節儉的北方人,我小時候也沒什麼零花錢,只有外公偶爾給個幾毛。放學後花5分錢買個泡泡糖。我不喜歡吃零食,唯一愛好就是攢貼紙。那時貼紙都是港台電視劇里的主人公,什麼黎美嫻、翁美玲、戚美珍、米雪之類估計你們聽都沒聽過滴明星,一毛錢一版。一有錢,我就把校門口零食鋪的貼紙攤翻個底朝天,挑最好看滴買。
那時的製作水準很粗糙啦,一版貼紙里還有重影啊、照糊了的圖。一版裡面也就兩三幅很漂亮的,再還要是我喜歡的明星的,那就更難了。一般買了之後,難看的就直接剪下來貼在練習本、課本上了。好看的我就找了個紅盒子跟寶貝似的裝起來,捨不得貼。那會還流行跟同學交換。
一有什麼不開心的事,被爸媽罵,被妹妹欺負了……我就一個人躲在房間里把它們拿出來一張張翻著看,心情就變好了。這就是我唯一的解憂小寶庫。好朋友來玩,只能給她們看一看,想要我也捨不得給。雖然無比謹慎,還是被妹妹發現了,她找我要過,我當然不會給她盒子里的,給她幾張不夠資格進盒子的打發過去了。就這樣,國小上完,我竟然也攢了有100多張自認為最經典最好看的貼紙,在我的小紅盒子里,塞在書桌抽屜最裡面,外面用鎖鎖住。
上了國中學習緊張了,拿出來的次數就少了。有天拿出來看的時候,發現之前印象很深刻的幾張貼紙不見了,當時也沒太在意,以為是自己貼了。隔了很久,某天等我再興致勃勃的抱出紅盒子,一打開。。。。晴天霹靂! 裡面稀稀拉拉的只剩下十來張貼紙,我視為珍寶的大部分統統不見了。我當時眼淚就下來了,大叫一聲妹妹的名字,殺了她的心都有。。。她看我紅著眼睛怒吼著沖過來,拔腿就跑。。。 爸媽被我們的動靜驚動了,估計沒見我那麼激動過,這次沒先讓我讓著她,而是把我們隔離開來,分別審問。
原來妹妹趁我偶爾開抽屜忘上鎖的機會,分無數次把我的貼紙偷走了。據她所述,第一次拿了之後見我沒發覺,然後就不停的偷偷偷,直到基本偷光。。。(我開始以為那麼多貼紙,她肯定沒用完,還有可能追回,結果是她把偷來的貼紙全部送給了班同學,獲得了一片好人緣)
知道事情經過之後,父母處理方式如下。首先,明確妹妹偷我東西不對,罵她讓她跟我道歉;其次,貼紙而已,又不是什麼貴重的東西,我不應該這么計較,親情更重要(因為我當時說了很多過激的話);再者,攢這么多貼紙浪費錢,還影響學習(那個階段父母的觀念里,我的世界除了學習之外一切都是影響學習的存在) ,沒有了也好。
當然這個處理結果遠遠不能平息我當時的憤怒、傷心和絕望。。。。6年多的零花錢換來的收藏,無數次撫慰過我的快樂源泉,對一個孩子來說,不可能這么幾句話就能輕易的抹去。我應該最少有一個多星期沒跟妹妹說過話,事後偷揍過她無數次泄憤。後來對父母種種不公的待遇在一本日記里說下無數狠毒的話,還被父母發現了。。。。
其他的,就是再也沒有收藏過任何東西,直到現在。然後一直對小孩都很無感,現在雖然沒那麼的不喜歡,但也談不上喜歡,所以馬上到高危年紀還是未育。
現在早不恨父母,也不恨妹妹。我依然不否認有個手足同胞現在看來也是種幸福。
但是,即使在成年後提起這件事的時候,妹妹的反應一直就是「我偷是因為你不給我,我才偷的」,「你怎麼還記得這么清楚?」,她顯然沒有多大的內疚。
對於父母,有時我偶然提及幼時經歷對我性格的影響,他們還是全然無法理解,只覺得我太斤斤計較,心胸狹窄。

雖然有時覺得如果在我最無助的時候,受到的是另外一種教育,我現在的性格、心智都會健康健全很多,人生也不至於如此糟糕。(當然除了妹妹這個因素,我6歲的時候還經歷一場影響一生的災難,不然也不會有妹妹。)
只能說,對於教育孩子,雖然不知道什麼是對的,我起碼知道了什麼方式是錯的,如果有機會,一定不會重蹈覆轍。


吳湘:

有回在mall里一家中餐的小店吃飯,這家老闆兩個小孩,老闆炒菜,老闆娘和大女兒收錢,上菜。大女兒大概12歲左右,手腳麻利,中英文流利,腦筋快,自如地應付各類顧客。邊上他弟弟大概8,9歲的樣子,從頭到尾都在玩遊戲,頭也不抬。

我指給我四年級的女兒看,「姐姐舒服還是弟弟舒服?」,答曰「弟弟」,「那麼是姐姐能幹還是弟弟能幹」?「姐姐」;「換了你願意做舒服的弟弟,還是能幹的姐姐?」「能幹的姐姐」。

我家老大的確是能幹的姐姐,那次以後她批評我最多的一句就是「媽媽,這個不讓弟弟自己去干,他會變成廢物。」 她從來不屑於和她弟弟爭東西,因為她有一種優越感。但是性格上,她也有一點軟弱不自信的成份,不如弟弟張揚,而我從來沒有要她讓過弟弟。我覺得她比她弟弟更懂得畏懼, 恰好是因為她見的世面比弟弟多, 處理的局面比弟弟復雜; 而弟弟因為有個姐姐可以依靠辦事容易, 反而沾沾自喜, 但實際能力沒有得到鍛煉, 我現在總是想辦法把姐弟拆開, 讓弟弟自己去獨自應付一些局面. 所以說性格有很多影響因素,父母能影響孩子的性格但他們也不是上帝,不能塑造孩子的性格,性格的關鍵,還在於你選擇做什麼樣的人。

很多講重男輕女的回答。從客觀角度看,做父母的都是普通人,有偏好和自私,這種偏好和自私會造成下一代的資源不平等,如果恰好是獲得資源不利的那一方,千萬記住適者生存的道理,一方面抓住自己多幹活多見世面的有利條件多學習;一方面眼光向外拓展更大的資源,別老盯著父母碗里那塊給了老二的肉,爭取把不利變成有利。其實很多貭素不高的父母偏寵某個子女,也是出於自私,不被這樣的父母寵愛,也許是幸運。


逗小逗:

小時候堂弟大部分時間在我家,阿么特別喜歡這個孫子(我是女孩,但我阿公最喜歡我,所以有點嬌嬌氣)。有次吃飯,我和我弟坐對面,有盤我們都愛的菜正好擺在我面前,我弟說要吃要挪到他面前,我不幹,阿么說「姐姐要讓著弟弟」,我一氣之下,把那盤菜倒進垃圾桶了。然後全家大人誰也沒說話,那頓飯就那麼默默地吃完了。那時候我大概七八歲吧,那幾年真是煩透了大人說姐姐要讓著弟弟,可是說到底所謂的姐姐也不過是個小孩子啊。我現在從來不對小孩子們說類似的話。


青銅拂塵:

無非就是養出個二世祖和扶弟魔咯。

姐姐當然要讓著弟弟了,就像哥哥要讓著妹妹一樣。

但是問題就在於,如果有了個哥哥,那就不會有妹妹這種東西了。

重男輕女就重男輕女吧,還非得打著大的要讓著小的的旗號。

為什麼要讓?不就是資源不夠嘛,不足以兩人均分。

小到一個梨一個蘋果,大到一套房子一筆遺產。

這可都是資源吶。

資源不夠難道不是父母的問題嗎?

小時候讓個梨,長大之後財產也就全讓了。

資源不夠就別生,憑什麼要讓姐姐讓著弟弟?

我有個朋友就是思想長期被奴化的產物。

她都二十多了已經上大學了父母還給她折騰出個弟弟,如果是意外懷孕也就算了。主要是這男娃才幾歲呢,父母就給他買了房說是以後結婚用。

我就說:你父母可真想得遠啊,你這二十多歲你父母都沒想你嫁妝的事情,你弟弟穿衣服都不利索呢,你父母就想好給他買房了。

她說:那我本來就不該拿弟弟的房子啊,我是要嫁出去的人啊,我是外人啊,我拿了父母的財產豈不是帶到別人家裡嗎?我不能幹這種事啊!

巴拉巴拉的說一堆。

後來她結婚了,男方家裡也沒有買獨立住房,她就和男方一家四口還是五口擠在公公婆婆家裡。

我就是覺得沒有任何人應該無條件讓著另外一個人,要麼公平競爭,要麼就是資源分配者不懷好意的洗腦。


匿名用戶:
我有弟弟妹妹,幾乎是五六歲就開始當媽了。沖奶粉,洗尿布哄孩子帶孩子沒有我不擅長的。弟弟妹妹還好啦,至少我媽幫看著一點,但是我堂妹可以說真的是我從出生帶到大的。
身為大姐,肯定會被家裡人教育要讓著弟弟妹妹,小的時候不太懂,只是覺得奇怪。
大一點了,大概三四年級的樣子就懂得反抗了,罵他們重男輕女,挨過不少打,但是背地裡都在弟弟妹妹身上還回來了。
那時候窮,水果不常吃。只有一個蘋果,我媽會直接給我弟而不是平分。後來我跟她鬧,挨了兩巴掌,腫了一個多星期臉。後來分蘋果的時候我就斜著切,看起來是把大的給了弟弟,其實我吃的才是最大的。
大一點了,大概讀五六年級的時候,她下崗了回來當個小老師。我沒地方住了,床被讓出來給弟弟妹妹住,我就去睡我叔的床。
過年叔和嬸回來了我就跟我阿么擠一張床,在後來我讀國中了,寄宿,從一個星期回一次家變一個月回一次。
有年春節,我弟不肯跟我睡,就兩張床,我爸媽睡一張,我跟弟弟和妹妹睡一張。我堂妹跟阿么睡,床太小,我也不想跟堂妹擠。
南方回南天地上全是水,我爸睡地上,把床讓給我弟和我媽。我阿么第二天偷偷過來叫我去跟她睡,叫我懂事一點,爸爸睡地上會生病。
我突然間意識到,我在這個家裡是多餘的那一個。連個落腳的地方都不給我留著。
我拿著涼席跑到樓頂上睡,大冬天,我阿么跑上來勸我,叫我懂事一點,還說都是她沒用沒建多兩間房給我住。
家裡總共六間房,阿公、阿么,我叔我爸各一間,剩下兩間小的是廚房。
六年級的時候,因為錢的事,我叔跟我爸吵起來了,我媽也跟我爸吵起來了,鬧離婚。
那時候連我都明白,如果離婚的話,我媽肯定要我妹,我弟則是歸我爸。我私下偷偷跟我阿么說,他們離婚的話我跟你過吧。阿么說,她做不了工,沒錢供我讀書。
我媽那時候假裝要跳井,我弟跟我妹一邊哭一邊拉她不讓她跳,她沒跳成又假裝要離家出走,我全程跟在後面,就這么看著她鬧。
她後來罵我沒良心,後悔生我下來,我覺得沒什麼,也沒哭過,她每次問阿么和她要跟哪個我每次都說跟阿么。
只有阿么肯疼我啊,10年的時候我讀國中,大冬天只穿短袖和一件薄外套,那件外套是阿么買給我的。有個同學跟我說,你是不是很喜歡綠色啊,怎麼一直看你穿這件衣服。
因為我就只有這一件,不敢洗也不敢換。
我從一年級到國中的衣服加起來還沒有我弟弟一個季節的衣服多。我妹妹妹衣服也多。
我跟阿公阿么在家的時候,吃的都是家裡種的,唯一的肉菜大概就是鹹魚了。而我弟弟妹妹呢?跟著我媽在市裡生活。我爸寄回來的錢也大部分在我媽手裡。
我喜歡住學校,國中的時候雖然跟同學擠一張床,但是每天都有好吃的——雖然在同學們看來是很難吃的飯菜。
高中的時候,每次放假了我都不太想回家,家裡沒有我的地方。我爸怕我偷錢,每次都把我趕出屋子,關門關窗後才拿出生活費給我。
有一次回家,我還沒來得及坐下,我媽就問我是不是我偷偷拿了她藏在衣櫃里的兩百塊錢。「除了你還有誰會拿!」僅僅是因為我上個月開過一次她的衣櫃拿過一片衛生巾。
全家人都在逼問我是不是我偷的,可是我沒有,如果是我拿了我出門就被車撞死!沒人信,到現在為止。
後來我就不進他們家了,我住我叔的屋子,周末準備返校的時候叫我阿么檢查一下我叔的櫃子,證明我什麼也沒拿。
放寒假的時候是最難過的時候,我堂妹還是跟我阿么睡,我叔我嬸回來了,我總不能再睡他們屋了吧?我睡哪裡呢?最後還是跟阿么睡,擠一張小小的床。
高二的時候,我爸終於攢了點錢,單獨加建了一間在廚房旁邊的小房子。
我阿么說,給我住的。我那時候真的很開心,哪怕我很快就要上大學了,但是單獨擁有一件自己的屋子自己的床真的是一件很開心的事。
後來,屋子建成了,還添了一張席夢思——我那時候說家裡錢不多,買張普通木床就可以了。
最後搬進去的是弟弟,我依舊跟阿么擠。
後來聯考結束,辦升學宴,我不知道辦不辦,到最後辦的時候我才知道,啊,原來是這天辦啊。因為我不知道辦不辦,所以最後來參加我的升學宴的只有兩個同學。
現在是大二,今年春節的時候,我弟弟鬧別扭,下午的時候我媽就買了張新的,比之前更大的席夢思回來,晚上的時候弟弟就睡上了新床。
我媽叫我搬過去睡我弟的舊床,我沒有去,最後我妹妹去了。
我躺在弟弟妹妹嫌棄的,最老的木床上,彷彿又回到了國小的時候,弟弟妹妹在城裡,我在農村與阿公阿么相依為命。晚上早早入睡,第二天早早起來,點一盞煤油燈煮一碗方便麵,踏著微涼的月光去走泥濘的山路上學。
再說一句可笑的事吧,我妹妹現在讀高一,已經管了我家錢四年了。而我,在我妹拿錢的時候還是得避開,防止我偷錢。
最最後,我這短短20年,我只在國小的時候偷過一次錢來買零食。然後,只要家裡錢莫名其妙不見了,就全怪在我頭上,哪怕我已經大半個學期沒回家了。
絮絮叨叨寫了這么多,明天考完物化我就把剩下那7粒米氮平全吃了吧。後天沒課,好好睡一覺。
以上
————哭了幾個小時————
睡不著,再寫一寫吧
我家真心算是好的了,同齡的女孩子在上國小的時候就開始幫家裡人做農活——插秧、犁田、除草,上山打柴。
而我,除了看孩子做飯餵雞餵鴨就只剩學習了。
南方夏天室外近四十度,她們頂著烈日,有時候連帽子都沒有,就去田裡割稻穀,舉著比自己還高的的稻穀踩打穀機打穀,晚上還要推著獨輪車推著比自己還重的穀子回家。
我阿公有好幾個兄弟,三叔公家的堂妹就比我小三歲,我帶弟弟妹妹出門玩的時候就能經常看見她在做農活,那時候她也不過國小三四年級。
我家小孩子沒有做農活的習慣。到現在我也還是沒有學會正確使用鐮刀,好不讓它割到自己。
因為我學習成績還算好,上高中之前都是全校前五。
我阿么很渴望學習,但是因為窮,所以只讀了兩年國小,所以對子孫學習抓得很緊。
別的親戚酸我長這么大都不會干農活,我阿么第一時間都會反駁他們,「你家孩子是做田的命,我家孫女可是讀書人,不需要懂這些。」
家庭風氣真的很重要,哪怕受傳統的重男輕女思想影響,我還是我阿么心裡的寶。
是她教育我要努力讀書,「只有讀書才能跳出農門,跳出這個山溝」我沒有讓她失望,我是阿公輩七八個兄弟的後輩中唯一一個考上大學還是211的(雖然是末等)。同年齡的堂叔堂姑堂弟堂妹,不是國中就輟學打工,就是連高中都沒考上讀了中專。
我妹妹也還算爭氣,高中雖然沒有我上的高中好,但是也是縣重點。弟弟剛上國中的時候走歪了,天天曠課去網咖,後來被我爸打斷兩根竹子之後幡然醒悟了,慢慢地從普通班上到了半重點,還有兩個月就中考了。
讀書真的很有用,至少我不用18歲不到就因為被人搞大肚子匆匆嫁人,或者為了給弟弟掙彩禮吧自己賣掉。
我有個國中同學,家裡十幾個兄弟姐妹,她排第七,家裡人的衣服都是她洗,受弟弟妹妹的氣。後來碰到了一個老男人,稍微對她好一點她就跟他私奔了。初二的時候就懷孕了,我上高一的時候她已經懷了二胎。
很幸運,我能夠上大學。


Aorqu用戶:
是時候祭出這張圖了。
這種教育方式就是垃圾父母才會想出來的。
甭跟我講什麼道理。


Creamy絡:

「哥哥要讓著妹妹」


朝暮:

有人在評論里問我到底想說什麼。
其實意思不是很明顯嗎,在這個問題下一片不管是妹妹還是姐姐都必須讓著所謂「男丁」,我分享的這個故事,無非就是想說,沒有什麼應該姐姐讓弟弟,哥哥讓妹妹,但在中國這個男權社會下,很多家長把姐姐照顧弟弟扭曲成姐姐要為弟弟奉獻一切,放到龍鳳胎的條件下就更加可笑了。

而我的同學她哥哥並不是妹控,我同學也不是被慣壞的大小姐,而是他們父母教育的是妹妹比哥哥要弱勢,所以哥哥要多照顧她,不能讓別人欺負她。這和那種讓吸乾女兒餵養兒子是有本質區別的。

PS: 答主成都人,我大四川的城市地區,真心是共和國消滅重男輕女最成功的地方之一。

———————–我是乖巧的分割線———————————————

我國中同學也有一對龍鳳胎,長得不像,妹妹長得白凈清秀身材細長,哥哥嘛倒不是丑,但常年處於同級男生身高的末流。
妹妹哥哥不在一個班,哥哥平時課間去送水送零食是家常便飯,吃飯也是哥哥先去食堂打好飯幫妹妹和她朋友的座位一起佔好,後來妹妹有男朋友了,哥哥就把打飯的光榮使命讓給了妹夫。
有一次一個剛來的新老師不知道他們是親兄妹,就老看到哥哥來找妹妹,以為她們談戀愛,在班上提出批評時,全班都愣住了,繼而爆發鬨堂大笑,老師知道後跟哥哥說:「誰讓你們長得那麼不像!哪個看得出來?」

後來聯考時妹妹沒有發揮好,決定出國留學,哥哥過了一本線,但是擔心妹妹一個人出去不安全,毅然決然的一起出國了。

PS:其實他們出生的時候,妹妹比哥哥早出生,體重也比哥哥重,妹妹應該是姐姐,哥哥應該是弟弟,但是他家爸媽覺得哥哥保護妹妹比姐姐照顧弟弟好,於是強行把弟弟當成哥哥,姐姐變成妹妹。


小飛俠:

我有兩個姐姐。她們會在父母的教導下,盡量讓著我。

但是對自己所在的家庭而言,沒有哪一個孩子是只有獲益而不受到傷害的。

恩,接下來你們也猜的沒錯。母親其實並不想再生,只是迫於阿公那代人重男輕女的思想,迫於家庭的壓力。

或許有人會覺得我會受到家裡最多的關愛,然而我並未感覺到童年更加幸福。

由於是超生,所以沒有上國小之前,時常為了躲避計生辦的追查,被送到阿公阿么家,東躲西藏。

直到現在的記憶里,依然覺得那段時間天都是灰濛蒙的,似乎沒見過什麼太陽。

大概在剛有記憶的時候,我就從母親口中得知:你是超生的,黑孩子,本不應該生下你的。

一直因此心存愧疚,愧對母親,愧對兩個姐姐。

我的出生給家裡的男性帶了愉悅,但是,自己並沒有體會到更多的幸福感。

兩位姐姐忍讓我的同時,也會抱怨,認為父母偏心,過於偏愛我。甚至向我發泄情緒。

小時候是個愛哭的男孩子,父母不在家的時候,為了不讓我繼續哭,大姐向我嘴裡灌鹽,那一幕幕我至今還記得。

讀過一些心理學書籍後,了解到家庭中年齡最小的子女,確實會得到父母更多的關愛和投資,也因此可能會遭受其他子女的排擠和欺負。

這是事實,也是人類進化的本能驅使,隨之也給我帶來了壓力,這讓我長期處於負罪感和愧疚感。

覺得自己一直欠著兩位姐姐。我並非是為了要比姐姐們得到更多的關愛而去爭奪更多父母的關注,而是父母發自內心的對於幼子的偏愛,人類的本能使然。

由於母親的脾氣緣故,我又有男孩子的調皮,所以小時候挨打挨罵也是常有的事情。讀國小期間長期受到女班導的「照顧」,被擰耳朵,被扇耳光,罰站,被粉筆頭狠狠砸,被安排到特殊座位坐上幾個星期,各種虐待。

母親會因此被叫到辦公室,受到班導的責備和嫌棄。故而回到家我自然會受到母親的批評和責罵。當時一度覺得沒有理解自己的人,不論是在學校還是在家,對我來說都是充滿恐懼的地方。

後來讀到國小三年級,換了另外一位女班導,脾氣溫和,才結束了那段令人恐懼的時光。

不過慶幸的是,兩位姐姐其實也是本性善良的,尤其國小期間二姐對我很好,時常會在睡前給我講鄭淵潔的童話故事,我聽著聽著就睡著了。

我和兩位姐姐的發展軌跡似乎也印證了進化心理學的觀點,我得到更多傷害的同時也得到父母了更多的關注和投資。

目前我學歷最高,碩士,姐姐們都是大專學歷。出於童年埋下的愧疚感和負罪感,我曾一度想著今後掙錢了要補償兩位姐姐。

剛發了第一個月的實習工資,就給姐姐們各發了66元紅包,雖然錢不多,僅表心意。想著明年正式工作會給更多。

我知道,自己的行為看似是在補償她們,實際則是自我撫慰。

我生而無罪,只想家庭更加溫暖美好。

願大家成為更好的自己~~


慕湮柒月:

我有個哥哥。

= = = == = = = = = == = = = = =我是哥哥線= = = = = = == = = = = = = = == = =
我哥哥長我兩歲。

我和哥哥從小打架到大,21歲了,之前小時候的打架原因已經全部忘了。

不過是給哥哥買了好吃沒給我,或者我估計調皮搗蛋吧,小孩打架的那些原因很簡單,但是那些現在看來很簡單的原因,卻總能讓兒時的自己以為是總則。

小時候的多半沒有印象了,反正一周基本上每天都打個幾次吧。

從國中開始說起吧。

國中時,哥哥長我一級,在同一個學校,哥哥在4樓,我在3樓,然後他們班所有人都知道他有一個第一名的妹妹,每天沒來得及吃早飯晚飯的時候,哥哥會帶到學校來。

哥哥回家騎單車,偶爾回家哥哥就會載著我回家。

國中之後,哥哥學習實在不好,上了中專。

之後就是幾年的分離,我繼續升高中,故事在上大學之後,我也到了省城。

上大一沒幾天,哥哥和他女朋友(我准嫂子)帶著一堆吃的來大學看我。

那時的哥哥還是會和我打架,我們還會搶電腦,搶電視遙控板。

大二,哥哥大專畢業,第一月,給我買了一部三星新款手機;

自哥哥工作以後,每次去他家他都會給我塞錢,我那准嫂子見天兒給我吃好吃的,買衣服從來都備著我一份;

每次從去哥哥家都是空手,回校時都是大包小包;

大三大四,這時的哥哥已經成熟很多了,我們已經很少吵架了,一起回家的時候,都是一起相互幫襯,我洗碗,哥哥管拖地等等。

小時候,哥哥總是因為調皮搗蛋被爸媽訓,我是因為太桀驁不馴被爸媽訓,印象中爸媽說的都是:「帶上你妹妹。」沒說過大的就該讓著小的,我沒有因為年紀小就佔過哥哥的任何便宜。

可能因為和哥哥太和睦了,所以答這道題就為了給點正面的東西吧,也說不定如果爸媽當時那樣教育我和哥哥,說不定多了一對仇人,現在在一個城市裡面的相親相愛,真是好呢。

今年清明節回家小住了幾天,和爸爸坐在沙發上聊天,我說:

「爸爸,其實我覺得咱家挺幸福的,雖然不是很有錢,但是女兒在上大學,兒子工作了,兒子雖然學習不好,但是性格踏實肯干,媽媽雖然脾氣不好,但是刀子嘴豆腐心不記隔夜仇,咱家一家人身體安康,這不是最好的家庭么。」

爸爸跟我說他很開心我能說出這番話。

一直和哥哥相親相愛到現在,甚至哥哥的那份愛都延伸到我嫂子那裡,我跟又多了個姐姐一樣,很開心,所以我也一直不明白為什麼別的兄弟姐妹之間居然能大幾年不說話。可能因為我一直很幸福。

我有哥哥啊,你咬我啊!!!!!

有點跑題,不過,還是給個正面答案好了。謝謝爸媽當年不這么教育之恩。


景曉萌:

和媳婦早就討論過這個問題,我們一直都堅持要盡可能的公平對待兩個孩子,尤其是不能忽視老大,不能讓老大覺得弟弟妹妹爭了他的寵。

沒想到前幾天就在公園遇到了個反例,我兒子還吃了個虧。

當時帶著兒子(不到2歲)在公園露營區野餐,後來旁邊來了一家四口,爸爸媽媽哥哥妹妹,哥哥大概3歲多不到4歲,妹妹大概1歲多點,應該會走沒多久。

哥哥看中了我兒子得足球,我兒子也不玩了,就讓他拿去玩了,我兒子也玩了玩人家帶來的玩具。

後來不知道哪裡飄來個氣球,哥哥就撿起來玩,這時候妹妹看到了,追著他要。他爸讓他給妹妹玩玩,他不給,他爸就過去在他手裡奪過來給妹妹了。

後來沒多久這哥哥就走到我兒子旁邊,我兒子也站直了看著他(我兒子有點靦腆膽小),倆人離著五六十公分,就這么過了兩秒我正覺得不太對勁,對面的小朋友一巴掌就正面呼我兒子臉上了。

他爸爸接著過來道歉,拉住兒子訓他。我也不好怎麼樣,就摟著我兒子安撫他,也提高了聲音訓了那個哥哥兩句,大致是說你這小朋友怎麼這么壞,不能這樣。

他爸爸就讓兒子道歉,那小朋友也挺拗,就不。我媳婦這時候也哄住我兒子,抱到一邊了,我也就沒再說什麼。

結果後來這小子又趁著大人不注意,拿東西懟了我兒子一下。

他爸接著還是道歉,說實話也是不走心。但這種場面,我也不好對一個孩子做什麼。

但我把話給大人說明了

一是你們這樣對待兩個孩子肯定會出問題。把老大的東西硬搶過來給老二,老大會對弟弟妹妹產生敵意,時間久了這種敵意甚至會蔓延到其他比他小的孩子身上,讓他仇視所有的弟弟妹妹。他不敢打自己的妹妹,就會出去欺負別的孩子。

二是現在你的道歉反而是護短,讓孩子覺得他胡作非為也有你兜底,以後更會變本加厲。但保不齊哪天他作了業,你來不及或者根本就兜不住了。

後來回家媳婦說到她和那個媽媽的聊天,也讓人感覺非常驚訝。

那對哥哥妹妹年齡差的不多(2歲)。妹妹出生以後,媽媽產後恢復不好,晚上睡覺就直接不再管哥哥,只帶妹妹了。對哥哥來說,沒有過渡的過程,對媽媽的依賴突然就被剝奪了。他的感受是,就因為妹妹,媽媽不管我了。

後來聊到後不後悔這么早要二胎。

這位媽媽,守著哥哥在跟前,說她後悔要老大。

要知道,這對父母並不是沒文化的粗人,看起來應該也是受過高等教育的。

那天第一次切實感覺,熊孩子真的是因為熊家長。

父母的言傳身教,在孩子的成長過程真的非常重要。

另外請問,作為被打孩子的父母,這種情況我們還有更好的應對方法么?


「已註銷」:

「你是姐姐(哥哥),要讓著弟弟(妹妹)」,無非是中國式家長不負責任,不經思考地以一種傳統的長幼尊卑的封建觀念來處理孩子之間的矛盾,甚至很多家庭成員內部的其他矛盾,也會有類似的教條來指導。

儒家的家庭倫理觀念早就該淘汰了,他不尊重處於弱勢的成員作為獨立個人的權利,實際上這是中國文化中輕視個人或少數的權益以求整體的和諧。

家長面對孩子間的矛盾,不願意花時間理清事情的來龍去脈,更沒有能力引導孩子以一種智慧的方式溝通,辨別是非,相互妥協。


李越:

造就無數虛偽而自以為真誠的人。
造就無數屈辱而自以為寬容的人。
造就無數懦弱而自以為善良的人。


Aiden:

怒答。
我有一個姐姐,在童年的時期,那是一個如同我媽的存在,可想而知,這個觀念在她心底是有多深。
毋庸置疑,家裡是重男輕女的傳統阿公阿么組合,過去的時候,父母都要下鄉耕作,根本沒時間回來給我們姐弟做飯,都是和阿么相依為命,那個時期,發生了幾件事情,當時不以為然,後來的我體驗了如何真正客觀的去審視一件事情,才發現這些問題對於我來說,簡直就是災難,然而我姐不以為然。

首先,「你是姐姐,要讓著弟弟」這根本就是個錯誤的理論,該理論直接導致了在成長過程中,對於慾望的壓制,是從起跑線就降低人生幸福感的一種做法,本來人生是一場馬拉松,大家都在努力的奔跑,而這樣的理論,完全等同於「反正你得不了第一,你就走到終點也無所謂」的思想。

我姐姐的性格和心態表現為極度的早熟,相信自己的判斷且在經濟沒獨立之前對父母的命令言聽計從,整個就是個小大人,小的時候只是用表情來表現不滿,但幾乎都可接受。不過,我的家庭相對幸福,而且父母並非重男輕女的思想,相對阿公阿么較為開明,只是父親思想略微死板,始終認為女兒終將嫁去……
我不知道我姐是什麼時候認識到了這一點的。

我少不更事,一次舅舅從國外帶了些水果,本來是我和姐姐一人一半,後來都被我那不爭氣的肚子都消化了,我被媽媽逮住一頓毒打,且大聲呵斥,而我姐的反應卻顯的十分平常,且勸阻安慰,誰吃了都一樣,表現自己不喜歡吃,可是我用我二次元的智慧加上上帝多給的那一瓢智商思考了一下,那時候姐姐不過10歲,怎會不喜歡「吃」,完全就應該是小吃貨的年齡,從這一刻起,我好像也長大了很多,而且下次有什麼東西我也都讓著姐姐,達到了一種「恐龍留著口水讓梨」的境界。

後來,我更加少不更事,開始了自己的電競之路,完全是放棄學業,放任零花錢與童年歲月的燃燒,出入各大網咖;因為,離家太近的網咖會被找到,我就去遠一點的網咖玩,這不是主要的,主要的是我的零花錢不夠,偷走了我姐畢業照的照片錢,結果,聽我媽說當時我姐以為錢丟了就哭了,後來被我姐給了一耳雷子,然後我大嚎……我姐,又抱住了痛哭的我??當時,我還沒察覺我姐的內心反應,只是感覺臉好疼,都紅了,哎,這么疼,讓我姐打了,她太壞。

在後來,我考上了大學,在見面的時候,姐姐的經濟已經極度的獨立了,在上海有了自己的家,她三觀巨正,且為人機警,但是除了正常的生活以外,她幾乎沒有任何個人興趣和愛好,我是個逗B,現在總能逗她開心,還好現在有了我外甥,那是她所有的經歷,否則除了感情就是錢了,就是這樣的人生,如果考慮到人生幸福指數來說,這無疑是「你是姐姐,要讓著弟弟」這句話導致的。


芒果蔡:

回答這個問題的時候突然有點難過。
記得高中有一次我生日,好朋友送了我一個水杯,我珍藏著沒用,後來我弟弟看到了就說想要用,我當然不給,他哭鬧到媽媽那裡,媽媽讓我給他,理由是你有那麼多杯子,而且你也不用,就讓讓弟弟,給他。
我不肯,然後又哭又鬧說這是同學送我的,不可以給他,要自己去買。最後徒勞無功,杯子給我我弟。然後不出兩個星期,杯子就被他摔壞了。
父母的這種教育理念對一個孩子的影響真的很大,至少於我是這樣,我發生了和人的不愉快我時常會選擇逃避,不溝通,於是我盡量妥協很少和人發生正面矛盾。同時我也很害怕別人的拒絕,被人拒絕就像一場噩夢,彷彿回到那時候我和媽媽說,那個杯子我不能夠讓給我弟卻被媽媽無情拒絕的那個時刻。


匿名用戶:
從小到大都聽這種話,從來沒有獨享過什麼。
導致現在我給自己炸雞米花吃,都得等小逼崽子睡著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