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要讓著弟弟」的教育方式會產生什麼影響?

問題描述:我的一個室友是龍鳳胎中的姐姐,從小就被教育要讓著弟弟(當然基本是在合理的情況下)她現在也沒有什麼怨言。我們其他三個獨生子女室友都表示不能接受這種教育方式,也不能接受有弟妹。(我承認這樣比較自私) 室友現在性格很窩心能忍讓但不進取太柔弱,比如轉專業被拒後她就放棄了,然而實際上是可以通過找輔導員溝通的方式獲得機會的。所以這種教育方式是不是對她的性格產生了不好的影響呢?而她性格里的優點和這種教育方式或…
, , , ,
孟德斯秋:

怒答!
—————–和你丁丁一樣長的分割線——————–
怎麼都說我殘忍?你們知道這貨有多欠揍嗎?
他出生以後,全家人都圍著他轉,我爸就再沒跟我做過作業!!
他把我的暑假作業撕著玩,我揍他,我媽說他小不懂事!好吧,以後我一年多不交作業,理由就是被我弟吃了!
他在我床上撒尿,完了還拿被子蓋住,修飾犯罪現場⋯⋯
他把大頭針插的滿沙發都是,至今我背上留著蜈蚣大的一條疤!
他看殭屍片上癮,黑燈瞎火大馬路上閉著眼學殭屍跳蹦進下水道井裡⋯⋯關我屁事!為毛挨打的是我??!
最讓我火大的是這廝生來就是個男權遺毒的受益者,過年時阿么給壓歲錢總偷偷給他多一百!!多一百!多一百!!憑什麼??不就比我多了一根把兩顆蛋嗎?!要不是我上輩子屌爆了能讓這貨在這嘚瑟??!
作為一個賢良溫婉的姐姐,我只是把委屈都跟外婆說了一遍,外婆看我可憐,又多給了我一百⋯⋯嗯!這才是目的!
今天二逼做了一件讓我殺心頓起的事,他傳了張照片給我,然後問我像不像我,你們自己看一下⋯⋯

像!你!妹!啊啊啊┴┴︵╰(‵□′)╯︵┴┴

———————嗯,就是這么長的分割線—————-

家有賤弟,犯賤逗逼無所不用其極,不說了,上圖!

從小我媽就喜歡對我說:你是姐姐,得讓著弟弟( ̄▽ ̄)

我回頭看了一眼介貨⋯⋯

打死掉就對了啦!(•̀⌄•́)

有一次他被我發現他頂著我的奶罩(不是文胸,因為文胸是給搓衣板戴的)扮奧特曼,「泰羅!BBBBBB」
如此荒唐羞恥之事我當然要告訴麻麻!誰料我還沒開口,我媽怕我在客人面前丟臉,搶先說了那句打開副本劇情的咒語:你是個姐姐,應該讓著點弟弟⋯⋯

作為一個溫婉賢惠的姐姐,我只是淺淺一笑:好弟弟,你這個樣子好英勇,麻麻叫你呢,快去吧!

二逼沖出去啦!
開始發射奧特曼光波!!
客人都笑啦!!
麻麻怒了!!
麻麻開始追二逼!!
二逼開門跑啦!!
麻麻提著掃帚追出去啦!!
⋯⋯

其實,每次副本咒語一念動,倒霉的都是二逼。
小時候魯莽,麻麻念一次我揍他一次;再後來,麻麻念一次我收拾他一次⋯⋯
對二逼體力和智商上的雙重碾壓日益嚴重,父母看在眼裡,漸漸的,他們只敢對二逼說,你是個弟弟,要聽姐姐的話!


一下子這么多贊 真是意料之外啊!
真想開個「家有二弟常犯賤」的專題呢⋯⋯

畢竟他犯過的賤逗過的逼罄竹難書,我也承認我是個大S,他越不濟我就越發虐性大發,時至今日我都不知道他怎麼活過來的?!醉眼惺忪中揪著他的狗臉不由感嘆:弟啊!你命咋那麼大捏?

這廝三四個月時差點死過一次。
我媽去買菜,把他放床上睡著,吩咐我看好。誰料我媽一走,這廝就開始犯他的原始賤,哇哇哇哭得跟吃了屎似的!我火一大,一把捂住他的嘴,他掙扎,反抗,掙扎再反抗⋯⋯然後不動了。
我放開手,他不哭了,大口大口喘著氣,世界安靜了一會兒,接著又開始「嗚哇嗚哇」⋯⋯
我兩巴掌扇了過去,這廝震驚了,頓了幾秒,接著潑天大吼「哇」—-
我又捂他的嘴,他又掙扎,又反抗,接著又不哭了。
這次我覺得蠻好玩的,他一哭我就捂,一哭我就捂⋯⋯
很多年後,我忽然意識到當年是連他鼻子一起捂的⋯⋯
(題外話:千萬不要把小嬰兒交給大孩子帶!很危險的!)
身為家裡倚重的大姐,我真的沒少讓著他:

吃飯時,我總把肥肉,青椒,大蒜讓給他,好讓他營養均衡;

穿過的花裙子也讓給他,把他打扮成可愛的小妹妹,好讓他從小就勇於突破性別的束縛;
玩壞的玩具也讓給他,培養他的動手修理能力;
抄不完的課文也讓給他,所以他能練就一手好字;
⋯⋯
總之,他能活著就已經是我讓著他了,他還要怎樣?!
沒錯,聽著副本咒語的成長過程中我就是這種姐姐


you! turd!!


馬前卒:

我先講個微博上看來的故事,說一個人和六歲的女兒開玩笑,問她:

「爸爸愛你多一點,還是媽媽愛你多一點?」

女兒一句話讓他無言以對:

「本來我覺得你們愛我是一樣的,但爸爸問出這個問題,就覺得你愛我比媽媽少了那麼一點點……」

在家庭里,「姐姐要讓著弟弟」和「弟弟也要學著讓著姐姐」的教育往往是同步進行的,最多是對較大的孩子要求略高,一般不存在實質上厚此薄彼的問題。但你現在把「姐姐要讓著弟弟」的要求單獨提出來說事兒,還要探討一個普遍規律,我就覺得姐姐有那麼一點點虧欠弟弟和家庭了。這可能也是家庭教育深度不夠,沒有講清楚道德規則與親情相關的結果吧。


Aorqu用戶:
他們會同時收穫一個斯德哥爾摩綜合症的女兒,和一個廢物一樣的兒子╮(╯▽╰)╭

具體可參考黎姿和她弟弟,梅艷芳和她哥哥,章子怡和她哥哥╮(╯▽╰)╭

另外,題主,獨生子女不喜歡弟妹,就是被非獨家庭嚇的
要不是非獨家庭的吃相這么難看,怎麼會有這么多獨生女支持計劃生育呢
就是因為她們看到你們的悲慘下場了知道嗎╮(╯▽╰)╭


匿名用戶:
我爸媽不僅會說,你是姐姐你要讓著弟弟。還會對我弟說,你是男孩你要讓著女孩!這樣就公平啦…


慕容玉京:

1.尊老愛幼,孝悌有序,並不是錯誤的價值觀。

如果在一個「哥哥要讓著妹妹」的家庭里,「姐姐要讓著弟弟」,也是一種可貴的教育方式。可怕的是單純以性別為依據的偏心。但是題主又說是在很合理的情況下容讓弟弟,那麼很明顯,這個家庭的教育方式,並非以性別為依據。

2.具體到每一件事,都需要具體分析,不能隨隨便便一刀切,或者上綱上線。

比如轉專業這件事,如果這件事真的對你的室友非常非常非常重要,正常情況下,她一定會盡到自己最大的努力。嘗試每一種可能性。

但是,如果她本身並沒有那麼清晰明確的目標呢?

比如,「只是不喜歡這個專業,所以想轉個專業試試看」,這種情況的話,如果有阻力,那麼也可能很容易就放棄了——不見得一定是性格的鍋,很有可能是自己的目標願景並不真正清晰明確,從而不能全力以赴。

3.人生是一場漫長的旅行,有些岔路口,看似走了彎路,實際上也有可能開啟了不同的風景,不能以一時的得失成敗論英雄。

也許對於整個人生來說,這一點岔路帶來的,是令人愉快的美麗風景也說不定。

4.評價一個人,蓋棺方能定論。隨隨便便judge別人的性格,還追尋到別人父母的教育方式……這真的只有沒養過孩子的年輕人才幹得出來……

關鍵是,如果你的室友的性格真的存在某些問題,那麼你們這些室友的斬釘截鐵的,上綱上線的judge的態度和結論,其實更容易給她施加更多的負面影響。

而那對她百分百是有害無益的。


四海之內:

當年,我家對面生了個龍鳳胎,一對兄妹,在長輩的要求下改成了姐弟……


匿名用戶:
我教唆我弟弟自殺過,因為父母偏心。

現在好歹打著讓著弟弟的名目了,小時候是赤裸裸的不拿我當人。

我是姐姐,出生後半年媽媽就又懷了一胎,從小沒怎麼吃過母乳,所以小時候身體很差他們不帶我打針,嫌貴,讓我吃藥,又難受,好的又慢,吃出了很多葯的抗藥性。

家裡的菜有些我是不能吃的,小時候家裡窮,難得有葷腥,總是他們吃了,我才能吃,尤其是弟弟,有一回家裡買了豬血,因為便宜買了不少,弟弟嫌難吃不吃,我就可以嘗一嘗了,難得吃肉吃了很多,往後剩下的豬血就都是我吃完,當然,等弟弟不吃了我才能吃。

有一回我回家晚,豬血已經涼了,很腥,我吃不下去,哭著問可不可以不吃,他們說可以,但是這回不吃,以後一口肉也別吃。我沒辦法,就把一盤涼豬血都吃了。吃出了心理陰影,聞到豬血味就乾嘔,但剩下還有不少豬血沒吃完,他們捨不得扔,自己又不愛吃。我還是忍著乾嘔惡心吃了,那時候已經給弟弟買瘦肉炒菜吃了。

還有很多事,比如弟弟一哭,就可以得到他想要的,我一哭就會挨打。弟弟笨,背不出乘法口訣,他們就讓我和弟弟一塊跪著,弟弟什麼時候背出來,我們什麼時候可以站起來背不出來一塊打,因為我沒教好。

我作為一個姐姐沒有盡到應有的責任,教他寫作業讀書背乘法口訣,沒有給他及時洗衣服做飯,都會挨打挨罵,名義上就是沒有盡到一個姐姐的責任,天知道那時候我也才讀一二年級,那時候我成績也不好啊,他才比我小一歲。

當然我犯錯的時候,弟弟從來只需要在一邊吃著橘子看熱鬧。

後來我長大了,性格越來越極端,也比弟弟優秀很多,他們不敢偏心太過分,就暗搓搓偏心,弟弟喜歡吃橘子,我也喜歡,他們每次總是在我不在家的時候買橘子,讓弟弟先吃十幾個,再讓他偷偷藏起來一半,然後等我回來的時候,拿著袋子,當著我的面平分。

至於為什麼我知道,因為弟弟什麼都不瞞著我,我倆年齡間隔小,所以小時候幾乎沒什麼秘密。他自己在床上偷吃的時候被我發現了不好意思,還會分我一個。

三年級的時候我受不了了,藉著有一回弟弟和他們吵架了,他們動手打他打的很厲害,教唆他自殺就沒有痛苦了。

讓他別怕,我陪他一起死,讓爸媽後悔,說爸媽打了他必須要付出代價。

他挺笨的,很相信我,我說什麼都信,幸虧那時候我也很蠢,從家裡的各種葯裡面一樣抓了一粒,掰碎了用勺子磨一磨,加上洗衣粉肥皂洗潔精混在一塊讓他就著水喝了。

他喝了,我假裝喝了,然後我們躺床上睡覺。
我等著他死了看爸媽後悔痛哭的樣子,我那時候想死只要看到了他們死了孩子難受的樣子我就跑,我存了一點錢,打算買火車票,隨便到一個我不認識的城市,去找個孤兒院獃著,哪怕沒有孤兒院要我,賣淫的可能性我都考慮過,覺得可以接受。

我以為他醒不來,沒想到沒什麼用 他比我醒的還早,哭著推醒我說怎麼死了還是在家裡。
我才發現沒什麼用,也就不了了之了。

後來自己也自殺過,好幾次,也是這個法子,一直沒成功,我還很懊悔,覺得自己運氣不好,老天總是阻礙我。大了才知道那時候的自己真煞筆。

現在工作了,和父母基本斷了聯系,和弟弟還有聯系,和他深入聊過一兩次,終究無法釋懷,畢竟我們記憶中的家庭和父母是截然不同的,他其實很好,是我扭曲了,沒法和他好好相處,看到他就嫉妒,也愛他,但是更恨他。他也沒辦法理解我的痛苦,畢竟他不缺愛。

等工作穩定了,我會按時給他們打錢,按照法律要求的贍養費用一分不多一分不少。這個家我不要了。自己一個人挺好。


Aorqu用戶:
2016.12.12更新
現在大萌和小萌常常發生沖突,有的時候是大欺小,有的時候是小欺大。
我調解之餘,問明情由,如果是大欺小,就對大萌說:不要仗著自己塊頭大就欺負弟弟,弟弟那麼喜歡你,你要愛護他。不然你怎麼對他他怎麼對你。
如果是小欺大,就對小萌說:不要仗著自己年紀小就欺負哥哥。哥哥愛護你,喜歡你,你也要對哥哥好。
目前效果不錯。大萌每天早上都要留兩個餃子給小萌,說是弟弟愛吃。小萌吃零食的時候,必定要兩份,先給哥哥一份,然後再自己吃。

————————我一直覺得,叫大孩子無條件地讓著小孩子,是很扯的事。
我覺得,教會孩子分享就夠了
明明可以分享,卻要讓大一點的孩子去讓,這是很殘忍的。
無論大孩子比小孩子大多少,在父母這里,大孩子仍然只是一個孩子,要求他懂得大人世界裡的那一套規則不是很強人所難嗎?

我家有一個親戚,一共生了三胎,大的一女一男,小的是對雙胞胎兒子。
雙胞胎中大的那個身體好一些,小的那個身體差一些。
於是他們家對小的那個格外照顧,小的由媽媽親自撫養,母乳餵養,晚上和媽媽睡在一頭。大的那個呢?全奶粉餵養,晚上睡在另一頭。全家習慣性忽視雙胞胎中大的那個。姐姐和哥哥也見風使舵,對小弟弟特別照顧,各種誇獎;對大弟弟各種責罵。
有一次我忍不住問他們的爸爸,為什麼厚此薄彼。
他的解釋是,小的身體不好,需要照顧。
我繼續問:但是大的那個也是個嬰兒,也需要照顧,為什麼不照顧他?
他的回答是,我們覺得他能照顧好自己。
好吧,這神邏輯,我無語了。
現在這對雙胞胎的性格已經形成了很大的差別,長大以後,一直被忽視的那個會不會突然爆發?我一直在想這個問題。

我15歲的時候,我的小姑姑——只比我大10歲——生了一個兒子,也就是我的小表弟。
突然之間,我成了一個討厭鬼。
小表弟不肯吃飯,小姑姑說:你再不吃,你姐姐就來搶你的了!
靠!我比他大15歲,我至於嗎?
小姑姑和他的丈夫不但嘴上要求我讓著弟弟,行動上也是如此。
好吧,我讓著。
有一次,阿么為了給我加強營養,特地煮了一個雞腿。
我美美地啃了幾口,兩歲的小表弟表示他要吃。
已經啃過的雞腿可怎麼給他?
所以我拒絕了。
小姑父在一旁喋喋不休地勸我讓著小表弟。
然而,當我扭頭跟阿么說話,眼角餘光瞥見小姑父伸手過來夾菜,當我說完回頭,一看,我碗里的雞腿居然不見了!
再仔細一看,小表弟拿著那被啃過幾口的雞腿吃得正歡,小姑父若無其事地坐在我的左手邊。
靠!別人碗里的食物不要惦記,更不要去搶,這是用餐基本禮儀吧? 不是我不肯讓,是我吃過了怕不衛生,你也是知道的吧?為什麼不勸著?為什麼不教孩子基本禮儀?為什麼身為長輩從一個晚輩的碗里搶食(無論你的目的是什麼)?
他們夫妻倆如此「教育」孩子的結果是,小表弟對我莫名討厭,因為我會「搶」他的食物——明明是你搶了我的雞腿啊!有一次他將我穿在腳上的白鞋踩得漆黑,他的父母也不制止。因為,姐姐要讓著弟弟。
好吧,身為一個即將成年的身心健康的人,我不會跟一個流口水的小朋友計較。但我會記住你們身為父母是多麼的教子無方。
當時我就決定,我有了孩子,絕對不用「某某會搶你的飯」這種損招來哄孩子吃飯!靠黑化一個人來哄孩子,這算什麼教育方式?!
至於我的小表弟,年紀小不會讓你總是立於不敗之地。在一個真實的世界裡,沒有誰會一定會讓著誰。
作為你的姐姐,衷心希望你不要吃太多的苦。

現在我家有兩個孩子,我早就打定主意教他們分享,而不是鼓勵其中一個獨享

前段時間看到有個圖調侃孔融讓梨,笑了半天。記得下面有一句評語:我比較好奇的是,為什麼要買個頭差這么多的梨子?


果殼大叔:

作為家長,首先要考慮的第一個問題——「公平」與「平等」是一樣的嗎?
舉個過去的例子,家庭中有三個小孩,父母生第一個孩子時家庭經濟不好,只能讀到中專,第二個孩子出生時家庭情況好了,讀大學,第三個孩子可以出國留學。
如果三個孩子對家庭是認同的,對父母當年處境是諒解的,哥哥或姐姐都不會認為自己受到的是不公平待遇,這是由於認同。
再舉個例子,家中有三個男孩或三個女孩,老大穿新衣服,老二穿舊衣服,老三穿帶補丁的衣服,如果孩子們對家庭認同,就不會感到是不公平的待遇
家庭如此,單位、企業、社會也是這樣,只要有認同,就會產生公平感。

作為家長,我們要考慮的第二個問題——家長能夠成為一個公平的裁判者嗎?
我們可以想一想,在我們的身邊,有沒有那一個人,我們認為他(她)是絕對公平的?
我認為沒有,除了毫無觀點的老好人。
我們可以輕易找到一個值得信任的人,但不可能找到絕對公平的人
當父母把自己的角色定位成公平的裁判者時,兒女就自然想要從父母處得到公平
當大人們出於善意而選擇不介入時,大多數孩子們都能自己找到協商妥協的方法
自己找到的方法,當然不會有「被不公正的對待」的屈辱感。

所以,我認為,這個問題的答案不是「姐姐要讓著弟弟」這種教育方法對不對,而是這個家庭是否建立了一個值得每一個家庭成員認同的「家庭價值觀」。


魁星:

明明是姐姐要控弟弟才對。


匿名用戶:
做哥哥的,一定要讓著點你妹妹~
父上看到他心愛的盆景被人糟蹋了,我幸災樂禍的正準備做正義的五杠二,那一句:沒錯,就是她!!!,離我唇邊只有0.0001公分的時候,我體會到了人生的極大落差,所謂人事艱難,不過如此~~當那一巴掌落在我頭上的時候,我突然有種明悟,作為男人的一生,或許從此刻開始了~
又是你小子,我就知道你不幹好事(憤怒抽皮帶)~~~
此時我妹的表情

我父上



我是你親兒子來的,打我的時候可不可以不要用皮帶,我這么英俊,萬一留下疤痕怎麼辦~~

PS:

我家老爺子的養育觀念就是窮養兒子富養女來的,而他以為那個窮字是要多磨礪,多鞭策,意思就是多打幾頓!!這就是他的理解!!我是後來跟他吐槽當年打我的時候他跟我講得,當時心裡有十萬個草泥馬奔騰,你這樣理解是不對的啊啊啊,一直想知道他語文老師是誰來的T_T,可憐我悲傷的童年


CoffeeBeanHuang:

寫在開頭,自從開學以來我就沒見到弟弟了,快放假了,好激動。
越長大越不會跟他搶東西了。
如果有五個蘋果,自然而然的他三個我兩個。
越到後面越發現,其實我們喜歡的很多東西都不一樣。所以很多東西不用爭。
會因為爭東西而打架,而父母幫的絕對不是你。我高三時我們還因為電腦和弟弟打架了,但是我根本打不過身高170+,體重110+的弟弟,身高和胳膊,腿一點優勢也沒有,最後我的手臂我的好多地方被打青,好久好久才褪去。之後的以後,每當我提起來這件事很委屈的時候,我爸媽總是不理解我,還覺得丟臉,說跟弟弟強什麼電腦,你是要聯考的人,巴拉巴拉。。。
最後我們還是互相愛對方的。我曾經問他,如果我有困難時,你會不會幫我呢?他的答案很肯定,他說會。
獻上我弟的小妹妹給他拍的照片,p圖的,照騙!他跟我說不要太相信照片上的他。
還有,自從他上了高一後,連續在月考,期中考都考了班級第一,真的很不錯,是我的驕傲。還有還有,他們學校這次舉辦的運動會,每個班出一個節目,他們班就是他一個人在台下跳街舞,其他同學在四周擺姿勢,後來我問他你火了沒有,他說沒有。但是前兩天我們聊天,我問他,你到底有幾個小妹妹,他說,只要他想,一中的女生全部都可以是他的小妹妹,霸氣,我服了。
對了,我和我弟弟差了四歲,我們是從小生長在農村的人,國家規定,頭胎女的,隔四年可以再生一胎,所以噢,我們家沒有超生,沒有違法違規
最後,謝謝觀看
最後的最後,上圖。


Aorqu用戶:
不知道 @Yang Alex邀請我是覺得我可能會咩?但是我想說社會學和教育學還是有一些差別的,建議兒童心理學專業方向的同學們來回答……

我雖然沒有親弟弟妹妹,不過有個比我小9歲的堂妹,兩個比我小15歲的表弟。講故事什麼的大家已經講了很多,我就事論事,只是覺得:

影響一個人性格的因素有很多,例如父母如果工作是體制內,尤其是教師,子女就容易形成逆來順受的性格,還有家庭規模,家庭關系,教育環境,等等因素。不過啊,這種逆向倒推的因果八成是有邏輯缺陷的胡說八道。這些結論都需要數據的支持和實驗的證明,如果有已有研究就更好了。

給題主google了幾篇關於birth order和sibling relationships的討論,大概的研究結論是:
第一胎更傾向於完美主義,把自己摁進父母理想的模子,也比較善解人意、性格保守,不願承擔風險,而獨生子女由於較少面臨對父母Parenting資源的爭奪,所以個性會朝著更加多元的方向發展。倒是沒說一胎會行事保守,只是說弟弟妹妹會對機遇更加敏感,因為他們作為後來者習慣於爭搶資源(什麼鬼)。總之我看外國人的研究里,就算沒有加入中國特色變量——「讓著弟弟妹妹」,結果依然是哥哥姐姐會比較窩心和保守,所以不確定你說的這種經歷會不會對你的室友的性格形成實質影響。

扯得遠一點,研究一胎政策side-effect的論文倒是蠻多,可以從一個側面來看看你們為何這么厭惡弟弟妹妹們啊。

參考資料:
http://everydaylife.globalpost.com/siblings-parents-shape-childs-personality-23084.html
The Dilemma of the Only Child
Birth Order Affects Child』s Intelligence and Personality


Aorqu用戶:
委曲求全!
男票越寵越壞,直到跳槽跟你說謝謝!


戈妹:

看了很多答案…真的好慶幸原來自己這么幸福^ ^有一個親弟弟和親妹妹。我父母文化水準比較低但自認為對我們三個的教育都蠻不錯。
小時候三個人一起搶零食什麼的,媽媽會說我比較大要讓著他們倆,但是又會告訴他們 你們要聽姐姐的話啊 好東西都要大家一起分享。喜歡的話媽媽下次就買多一點^_^然後我們三個人就一起坐電視機面前一起吃一起看電視了哈哈。
再比如小時候玩電腦 老媽的規定都是要輪流玩一人一個小時,公平公正公開對待哈哈。
不公平的事呢可能就是小時候會根據我們三個的學習勞動能力什麼的發小紅花,誰的小紅花多誰零花錢就更多一點( ̄▽ ̄)
今年19歲 妹妹17弟弟16歲
放兩段聊天記錄吧和一張他倆的背影照吧哈哈:-)


Han Sophie:

我弟弟比我小14如果。我初二的時候他出生。出生之前我一直很擔心很焦慮,怕家裡人鬼因為他而不愛我。有天我關了燈,把家人叫進房間很認真的問:弟弟出生,你們還會愛我嗎?之所以關燈是怕問出答案後自己會哭。結果我家長一愣,然後笑傻了,回答說當然愛你啊。…………………………………………………在某天晚上寫作業的時候接到電話,弟弟出生了。馬不停蹄的趕去醫院。發現搖籃里那個生命簡直太可愛了,我從沒有見過這么漂亮的孩子。站在旁邊的親戚看著弟弟說:這孩子長的真丑,像個小老頭【小孩子剛出生都皺皺巴巴的,而且整個人紅彤彤的,現在想起來確實很醜。】可是我當時心裡的想法是你瞎嗎?這么好看你看不到?偷偷的翻了白眼心想你特么才丑。…………………………………………………慢慢的這小子長大了,有時候家人不在,我就帶他。給他喂飯,上廁所,哄他睡覺。他小時候不愛吃飯,我就又唱歌又跳舞常常滿頭大汗,為的就是分散他的注意力,讓他不經意間被多喂進去幾口飯。他非常安靜,有時候睡覺一點聲音都沒有,我會伸手探他的鼻息。………………………………………………在沒有他之前,我覺得好吃的吃到我嘴裡才是最開心的。有他之後,我發現:「姐姐不愛吃,哈尼你吃。」才是最滿足的。他帶給我的快樂,遠比他分走的愛要多。為了他,我可以無恥的拉開推他的小朋友,然後理直氣壯的跟人家爸媽吼:誰讓你家孩子欺負我孩子的!為了他,一個花錢無度,每月入不敷出月底天天打電話問家裡要錢的我,會在每個假期回去前存下好多錢只是為了帶他去遊樂場坐坐坐,買買買,吃吃吃,姐姐有錢,隨便任性!為了他,平常拎包都胳膊疼的我,可以在他在大街上睡著,一直公主抱到他醒來為止,結果三天手都在抖。為了他,我可以做很多很多好吃的,只要他告訴我,姐姐我想吃什麼。……………………………………………這是我姐姐。每當他這么對別人介紹我的時候,言語間都是自豪,而我也越發明白,我是個姐姐。講了這么多,對於題主的問題,我要回答的是:是姐姐就應該讓著弟弟,這並不是教育,也不需要教育。即使我得知以後家裡的一切都留給了弟弟,我也覺得太好了,我弟弟以後有依靠了。我想這就是一種來源於愛的本能,我是姐姐,所有最好的,我都願意給我的弟弟。…………………………………………………過兩天又放假了,回家要好好帶著弟弟去玩兒~


My橋同學:

小小的更新一下下:贊數破百發老弟的photo~嗯,在本公主5歲的時候,老弟蹦躂到了這個世界,小時候超級超級白超級超級萌!現在膚色明顯像地瓜(口亨反正他不上Aorqu)雖然沒有以前那麼cute也沒有@劉方元他弟那麼親然而本公主還是很愛很愛他的啦~

然後小時候當然就一直是全家人都在教育我要讓著他啥的啦,然而本公主一直固執的認為我們是平等的呀,為什麼要讓著他啦,所以打打鬧鬧什麼的是很常見的事情(現在好像也是…)但是真的沒有什麼消極的影響,現在外婆家餐桌上有一把椅子我們都是輪流坐(因為可以挨著外婆呀好棒好棒),電腦輪流玩兒,平時他有不會的東西都是問我啥的,然後也因為他經常生病,落下的功課我也會給他補啦~雖然這熊孩子有一點點傻,但是本質上還是超級聰明的~

發現自己邊寫答案邊笑!

有一次把自己的藍格子發卡忘在外婆家就回去了,然後第二天外婆戴上了這個發卡,老弟就很生氣的說「這是我姐的,你不要帶」;每次回到外婆家,他絕對會問「我姐回來不啦」偶爾媽媽騙他說「不回來了」他就真的超級傷心~對,這就是我世界上最好的老弟咯~

不過感謝上帝,你降臨在了咱家,土豆大帥鍋!


satan:

我和我弟弟相差17歲,你們懂的吧,他們老來得子那自然是寵得不得了,雖然他們不肯承認,現在四歲我爸生怕把他牙齒嚼碎,每天的飯菜能多稀有多稀,有多小能多小。再讓這上面那跟不得了了,他要的東西必須拿到,拿不到就哭,哭到天昏地暗….我即使在怎麼有耐心也不能天天順著他的意,我也有脾氣,但是我一發火那就是我的不對。你這養的是女孩還是男孩,人家女孩都沒有你養的這么嬌貴。

導致兄弟姐妹關系不和睦的有部分原因是父母吧?中國有句話「三歲看到老」,我不知道他以後會不會變,現在的他愛拍馬屁愛炫耀、矯情、不可理喻、跟他無法講道理、喜歡學習別人的缺點?!!(別人吃飯把腳放桌子上他就學到了,人家把粑粑叫臭臭也學到了,小朋友來家裡玩安安靜靜的吃飯怎麼沒有學到,玩完玩具別人都會收拾怎麼沒有學到)小氣(說他一句就開門跑到外面、所有的東西都是他、不管是杯子還是什麼,你永遠要不到,除非對他有利可圖)永遠一切好的都只會表現給外人。

現在四歲還不會表達發生什麼了,只會哭,晚上睡覺總在哭,問他幹嘛也不說,就在哭,哭到高興就不哭了。

我是管不了的,對他們來說我也沒這個權利,所以我的父母導致我現在對事情漠不關心、對待一切都是冷漠的。

他們從來只會口頭教育,說完哭起來心疼了就開始安慰,我只想說——請你們不要把他一生都毀了


匿名用戶:
在農村,討論的內容會是:一胎是女兒好,二胎生兒子,這樣女兒可以照顧兒子。畫面和經歷自行補腦。然後絕大多數都是女兒國小國中畢業就去打工了,供兒子讀書,書讀不好的,供兒子買房娶媳婦。然後收一份不錯的彩禮嫁了!!!

別問我為什麼知道,我是我們村幾乎唯一一個讀到大學部的女兒,原因是我家只有2個女兒,而且家庭條件算好。成績一直很好。

家人的觀念一直覺得供女兒讀這么多書是多大的恩賜,心理壓力無比大,高中輟學。然後創業,穩定了自己讀的成人大學和EMBA。收入吊打全村30歲以內的人。但是我對家鄉從來沒有認同感,戶口早遷了。

額,補個事業情況,其實是自己創業,公司業績直線上升,投資人主動聯系,然後因為是新能源行業(垃圾發電)技術是國際一流的,所以被省級政府列入重點項目,批了上百畝地,和政府和股,還有境外投資人注資上億做項目,然後我是第二大大股東以及執行總裁。

父母已經覺得光宗耀祖了,然後到處炫耀……然而並卵,我自己一點一點爬過來,多辛苦自己知道。而且,之所以這么順利,這么狠的做事業早熟,很大一部分就是因為我太了解,世界上從來沒有沒有緣由的對你好,或者是寬容,父母尚且如此,何況社會?我知道別人在一線城市混不下去,還有老家,還有父母,而我,也有,但是更多的是嫌棄和屈辱。所以已經橫了心,必然自己站穩腳,否則寧死不歸。

但是事實證明,我要在父母哪裡得到公平比在社會上得到公平難太多。事到如今,他們心心念念我回去,我熟絡他們,在我眼裡,親戚卻沒有意義,當初那些說著兩個女兒怎麼怎麼不好的親戚,那些慫恿著我媽再生弟弟的親戚,我憑什麼為什麼會有對他們親近的願望?
人的感情很直接也很敏感,小時候的善意和小時候的委屈,都會刻在心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