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要讓著弟弟」的教育方式會產生什麼影響?

問題描述:我的一個室友是龍鳳胎中的姐姐,從小就被教育要讓著弟弟(當然基本是在合理的情況下)她現在也沒有什麼怨言。我們其他三個獨生子女室友都表示不能接受這種教育方式,也不能接受有弟妹。(我承認這樣比較自私) 室友現在性格很窩心能忍讓但不進取太柔弱,比如轉專業被拒後她就放棄了,然而實際上是可以通過找輔導員溝通的方式獲得機會的。所以這種教育方式是不是對她的性格產生了不好的影響呢?而她性格里的優點和這種教育方式或…
, , , ,
will lian:

我是哥哥。
小時候會瑕疵必報,好處都讓妹妹拿了很不爽,因為雙商喂狗老被我妹耍(差六歲啊草)。
但長大了就無所謂了。
其實這事兒沒啥對錯,主要看家庭環境和家長智商。
【啥有錯別字?不改!要不這么體現我雙商喂狗!沒錯,天生傲嬌!哼!


Aorqu用戶:
看了樓上的各種姐弟故事。各種姐妹故事。很精彩,當然非常受感動。「大的要讓著小的」如果我沒有理解錯,應該是從物資匱乏的時代興起的一句話。我爸為長子,會非常自覺地在時時事事讓著兩個年齡比較小的姑姑。而大姑姑也會讓小姑。而小姑也能明白,也不會得寸進尺。兄妹三人關系非常好。

到現在不知道為什麼,家裡人認為瘦肉比肥肉好吃。我,小時候家裡買肉回家,瘦的挑出來給我吃。肥的大人吃。自從我發現這個規律之後,每次吃飯,我先把肥肉吃完,因為我知道瘦肉到最後也是我的。。。。老媽說我不是東西,長大了肯定沒良心。老爸就說,他還小,你讓著他。

如果說「姐姐要讓著弟弟」的話,我也能想到發生在我們辦公室同事身上的故事。丈母娘有三個女兒,然後有一個小兒子。丈母娘每個月管三個女兒每人要一千塊,給兒子還房貸還車貸。理由就是,「你們是姐姐,你們得讓著弟弟。」當然,同事表示不滿的時候,丈母娘跑到單位,指著鼻子說,我沒有了你這個女婿,還有倆。。。。

於是,我認為,姐姐應該讓著弟弟。這件事情本身沒有錯。在物質生活富足的現在,似乎「讓」有了更廣泛的含義,不再是肥肉瘦肉,和一塊想吃而吃不到的餅干。於是,人與人之間的謙讓就被綁架了。


如此。註:圖片是轉載。侵立刪。


白馬嘯西風:

仔細讀了問題描述和樓上很多答案,作為一個姐姐,也想說幾句。可能有點偏題。有點長,感謝您的閱讀。

老媽有一天問我,願意要個妹妹嗎。我點頭如搗蒜。
四歲那年的5月28日,我爸來幼稚園 告訴我「你妹出生了」。
我總感覺我媽愛我多一點,因為那時候產房不讓小孩過夜,也不讓久留,人家孕婦生完小孩都歡天喜地,我媽見不到我總哭。
我妹今年17了,17年來,老爸老媽好像很少對我說「你要讓著妹妹」或是類似的話,他們真的做到了一碗水端平,但是「你要保護妹妹」還是經常會掛在嘴邊的。
在我妹還是個嬰兒不會坐的時候,我媽要去做飯,讓我看一下妹妹。我就跟我妹逗著玩,逗著逗著把妹妹弄到地上了,我嚇得哇一下哭了,怕把我妹摔傻了結果我媽聽到了趕緊進屋,安頓好我妹後一直安慰我說沒事,誰家小孩都得摔幾次。
七八歲的時候,老媽帶我倆上街,囑咐我「交給你個任務,拉著妹妹」,每次出門我都牢牢地攥著我妹的手,目光也是緊緊看著她,生怕妹妹小走丟了,夏天從外面回來,手都攥出汗了…..這個習慣其實到現在也沒改過來…
我成績很好,妹妹不大好。但老媽從來都沒有拿我和我妹做過比較,她說姐妹兩個學習能力、智商可能的確會存在很大差別的,你妹努力就好。曾經有一陣子打算出國來著,但是家庭條件一般,要是真的拿出幾十萬出國,我覺得可能對妹妹來說不大公平。
我在北京上學,平時有什麼好吃的,家裡沒有的,放假的時候會多買點給她帶回去;我自己用的護膚品可能都是平價的,但是給妹妹挑一般會買比自己好一點的。妹妹也是,有時候老媽買一盒朱古力,一箱飲料什麼的,她開都不開,堅持留到我回家,哪怕並不是什麼稀罕玩意;有時候我在客廳看電視睡著了,半睡半醒間她會給我摘下眼鏡蓋上被子。

總之,很感謝老爸老媽並沒有因為我年紀大些就更偏向妹妹一點,只是希望我可以照顧妹妹。這種意識確實影響著我,讓我在本性中增添一些作為姐姐的天性,有時候遇到比我小的同學都會有一種把人家當做小孩子的本能,待人相對溫柔。
但是我骨子裡並不軟弱怕事,從小到大,因為對課程設置不滿意、排名方式有歧義而跟年級主任據理力爭維護自己或者班級權益的經歷也不少。有同學說我是個俠女~
所以題干描述中那種性格的養成,可能和此人本性有關,有些人不願意去把事情鬧大,或者本身溫潤,也與爸媽的教育方式有關,但是與姐姐的身份無關。

有一次老爸喝多了,拉著我的手和我說「你以後不用管我和你媽,你能自食其力就行,我們還能陪你們幾年啊,我們對你沒啥要求,就是以後妹妹有困難幫一把…」

「爸,你放心「。


匿名用戶:
我小時候和表弟打架,大人們把我拉開,你比他大,你要讓著他。 所以是讓他隨便打么? 他知道別人都向著他,他知道我不敢對他動真格,所以他有恃無恐,不知收斂。 可我也是一個孩子,作為家裡唯一的女孩子,我同樣受到了媽媽和外婆毫無保留的愛。我也很好強,我小小的三觀里沒有太多{姐姐比弟弟大,無論做什麼都要讓著他}。只有{他很討厭,明明是他做錯了,為什麼要我認錯}。

於是就這樣,一次次的被挑釁,被欺負,甚至是造成身體傷害的惡作劇,他都那麼輕易的被原諒,看到控訴失敗的我望著他憤怒的眼神,他嘲笑,他引以為樂。而我只有一次次委屈的積累與為什麼沒有人站在我這邊的莫名的不理解與失望。
我還以為真是我錯了。
我想與弟弟和平相處,我不會欺負他,我會帶他去玩,把好吃的留給他一半。 我本以為我一味的讓步,他們就會喜歡我,像喜歡弟弟一樣的喜歡我。 給我和弟弟一樣的待遇,給我們一樣的擁抱,一樣的贊美,一樣的愛。
然而他們對於這樣的事,永遠沒有例外。
我就像個愛的乞討者。就算卑微到塵埃里,他們只會覺得你做了你該做的,而如果你不做,你就是錯。
他們一直一直告訴我,因為你是一個女孩子。

所以我天生不配得到和男孩子一樣的愛么?

我差點就信了。真的。

直到有一天,大年三十,我們圍坐在一起烤火,弟弟在給我炫耀他新的紅激光玩具。 只有他有。 過年的新玩具。 然而我不願意看,我也不感興趣,我 靜靜地坐在小椅子上烤火,他很不滿意我的行為,一次次拿槍口對准我的頭,威脅著我,你到底看不看? 我對槍口有著天生的恐懼,所以一直在躲避他的紅色激光,裡面有子彈,他白天用來打過氣球,沖擊力很大,我們都知道。 我像個被他玩弄於手掌之間的玩具,他看到我的滑稽模樣感到好笑,樂此不疲,大人們以為我們在玩遊戲,一個叫弟弟很快樂我姐姐很憤怒的遊戲。

沒人勸阻。

然而我也終於被他激怒了,我索性待在原地不動,任他的槍口在我臉上每個位置遊離,我強忍著對槍口的恐懼,沒動,希望他知道這是個無趣的遊戲而停止,然而我萬萬沒有想到他敢對我的頭扣動扳機。

大年三十的熱鬧在我的尖叫聲中被愕然停止。 大人們都跑了過來,外婆心痛的把我摟在懷里,然而萬幸的是沒有打中眼睛,在離那裡一公分的臉頰出打凹了一個小坑。 外婆沖弟弟怒吼了一句,看你幹了什麼事
舅媽臉色鐵青的看著屋子的混亂,不出一聲,當屋子裡的人開始訓斥弟弟時,她一把扯過弟弟往屋外走,按著屁股往狠里打。 然後弟弟的哀嚎聲讓所有人跑出去扯開他們,開始一句話一句話的安慰舅媽,都是些小孩子玩鬧,不懂事, 還小嘛,別打重了,小孩子不能這么打。不到一分鐘,弟弟就被摟在懷里安慰去了。

我窩在外婆的懷里,我們兩個都沒有說話,外婆用手抹了抹眼淚,而我卻忘了哭。眼睛無神,內心卻是絕望。

只有我知道,差一厘米,我就失去了一隻眼睛,甚至是一條生命。

而我所祈求的愛,無論如何都不可能了只差一厘米了。

那時候我甚至想,如果是我打了他會怎樣? 我不敢想像。
我不爭,我不在乎。
我真的不在乎。
惹不起,我還躲不起嗎?

讓他們去慣,現這樣養成一副對誰都愛動手動腳的壞習慣,我看著他爸媽周圍的人拉著他一步步變成今天這幅無法無天不知輕重的樣子。
學習不好沒關系,而我這里是,只會學習有什麼用。 阿公對弟弟說,拿一張獎狀10塊錢,勞動積極分子也算。 我說那我呢? 你獎狀那麼多一點都不稀奇了。

弟弟的獎狀,姐姐的獎狀。

長大後,周圍人的話語我已經有了分辨的能力。 我知道有些愛甜蜜的陷阱,有些愛是苛刻的虐待。
我知道那是不可扭轉的人生。

但我也曾忍不住想如果我是一個男孩子,我也會和他一樣那麼幸福,就算有很多愛我也不會那麼恃寵而驕,我多麼願意待在他們身邊做一個窩心小棉襖。我會很懂事很聽話,我會拿很多獎狀回來,我會乖乖的……
然而註定我是一個女孩子

長大後的我明白,有舍有得。有些東西你不得不被迫去接受,但真正想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只取決於你對自己的要求。 你想成為什麼樣的人? 每當我感到不安,不公平,憤世嫉俗,厭世,甚至有無窮盡的黑暗心思的時候,我就這么問自己,一遍又一遍。

阿棉啊,你要成為怎樣的人?

我以為我早就忘了,那隻是一段塵封的記憶,我本打算輕描淡寫的寫一個故事,直到我邊打字邊哭,我才知道我一直沒有忘掉,永遠介懷。

有些事永遠不能重來,我仍然愛弟弟,他爸媽寵壞了,他墮落了,他犯錯了,他迷茫了,作為他的姐姐,我依然會毫無保留的支持他,安慰他,敲醒他,鼓勵他。

有時候天使的權杖被過分賦予,也會變成一個惡魔,傷害了他人而不自知。

何其幸運,何其悲哀。

做不到袖手旁觀,做不到冷眼相待。
然而誰又能為那份委屈負責?
讓一顆柔軟的心變得堅硬,並不是我想要的結果。

至於我,大概只心疼那時候的自己,心疼無數個家庭和我一樣的素未謀面的【姐姐】們。

不過是一份愛,不過是一份愛啊~

//////////////我是分割線/////////////

我想補充幾點:
1.傷害與逝去的時光一起,未來與新的明天與愛一起。
我想說的是,傷害無法挽回,不強求你原諒,不需要你去忘記。只是對未來,對家人,放不下也不要緊,最重要的事對明天仍然懷有熱情,擁有更幸福的自己。
2.我怨恨嗎?為什麼不反抗甚至報復?
怨恨過,掀起大旗抗爭過,幼小時候甚至宣言,他不走我走,死都不再見他。甚至想過自殘讓家人永遠的遺憾,讓他們認識到他們有多麼愚蠢與不公。
然而萬幸我沒有。
我從小因為各種原因導致內心敏感脆弱,聽不得重言重語,遭他人否定我會很激烈的反對,我養成的性格是外表鋒芒畢露實則內心脆弱封閉。我無從調節,甚至有時候回憶起自己是如此的厭惡和討厭,我大大咧咧粗線條,用逗逼犯二偽裝強大,卻有一顆豆腐心,其實稍稍一碰就會有裂縫,因為不太明顯,就覺得還可以再挺一會。大家都覺得我是個快樂的人。而我的內心告訴我你不是真正的快樂。
也許如別人所說我是聖母心,也許是吧。親人到底不是敵人,用愛的眼光去看的時候,我只看到他們對我好的一面。如果選擇放大傷害的一面,是不是連美好也要一同抹去了。
其實那沒什麼大不了,就因為我們各自經歷過黑暗,才想要珍惜讓人幸福的溫暖。曾聽過一句話,如果你從他人那裡體會過溫熱,就不該選擇冰凍自己的心。
我們要做的是盡我們所能讓自己幸福,若報復真的可以,為什麼不?
3.心疼也好,同情也罷。看到回答這個問題的姐姐都有著類似的遭遇,我也很難過,天底下有那麼多個家庭,有那麼多幸福,也有那麼多悲劇。
可我們也是幸福的,苦痛只是我們幸福生活的一部分。
現實生活中我們都一樣,不是弱者,也不該成為弱者。不管是不是真的強大,誰知道呢,慢慢一步一步來,那些有什麼大不了。
4.其實我們一直在學習愛人與被愛。
別把被愛失敗的例子去犧牲我們愛人的幸福。學習中錯了一小題不要緊,畢竟生活才是最後的答卷。

么么噠╭(╯ε╰)╮


司馬嘉:

並沒有弟弟,然而有個比我小半歲的表妹,在外婆的親戚那邊,厚此薄彼的現象都十分嚴重,仔細想了想,不過是因為對方的家境向來比我好罷了。

一、幼稚園 中班前我一直生活在老家,而表妹生活在縣裡面。後來即使我搬到縣裡面去了,每次我回老家而我的表妹沒有回去的時候,我的曾祖父總會逗我,我們想你表妹才不想你。我知道他真的只是在逗我而已,兩個孩子他一樣疼愛,但是我從小敏感自卑自尊心又嚴重,矯情倔強地不要不要的,每次聽到,即使知道他在逗我,我都會很難過。也許是潛意識裡面知道雖然他對我們一視同仁,但是其他的親戚,我知道,從來都不是一視同仁的,而是就像他說的那樣,我遠遠比不上我表妹。
2、大概十歲左右,我和我表妹回家鄉過年。外婆的幾個姐妹,在老家是開小商店的。我從來沒有要過她們一點東西。即使她們有時候逗我的時候會把小玩具什麼的叫我帶回家去,但我從來沒有要過。爸爸媽媽教過我別人的東西不能要。而且我知道,她們並不是真的想要我拿東西回去,客氣幾句罷了。然後那次我和我表妹回家鄉的時候,她們只給了我表妹一份禮物。我知道表妹家境比我好,也知道過年時候我父母給他們的禮物比不上姨父母的貴重,但是她們準備的那一份禮物也並非很貴重的東西,我不要求她們多準備一份,但能別讓我看見么?我看見之後疑問為什麼表妹有我沒有,那時候我小,我沒有自知之明以為我和表妹都是一樣的。外婆說因為表妹乖而我不乖。當時我就不樂意了,從小到大大人們給我的評價都是聽話懂事,我也不會違抗大人們的話,因為我膽小,而我表妹,收到禮物的前晚她還哭著鬧著搞得大家睡不著覺。而她乖,我不乖。
3、我很羨慕我表妹,因為她學鋼琴書法美術,雖然都沒有大成,但是好歹能夠出來裝一下逼。我以為之所以那麼多人對表妹比對我好,是因為我表妹有才華又聰明。然後在我們上國小兩三年級的時候把,舅舅要結婚了,需要一個小花童。那個人選自然不用思考地是我表妹。舅舅婚禮當天我興致不是很高,在大家都去忙而我無所事事的時候,爸爸過來問我你怎麼不開心了。我沒說話,不知道該說什麼。爸爸接著說是不是覺得你都考了雙百卻還是沒有當上花童覺得他們不公平?對的,那時候小孩子大人們一般通過成績來評估這個人,我以為我如果成績超過我表妹就可以獲得和她一樣的喜愛,但是那一次婚禮讓我知道不是的,即使我成績比她好,也只是空的。那麼大人們為什麼要給我他們喜歡錶妹是因為她成績好又聽話的錯覺呢?
4、後來上高中了,我們又在同一個學校。高中時候我的成績比表妹好一點,並且我們在市裡比較好的中學。有次雙休,碰到一個老家的人(但不是親戚),她聽說我在那個學校之後誇我,好聰明啊!然後又轉頭去對和我一起的阿姨說:「她的表妹聽說也在那所學校,一定比她成績更好吧?」如果是以前的我,一定會當場炸毛了吧,但那時候我只是笑了笑沒有說話。僅僅只是有點難過而已。
5、扯些題外話,現在我知道表妹比我受歡迎自然是有她的優秀之處的,為人處世什麼的我比不來。我不嫉妒她,只是羨慕她。因為從小的教育環境是怎樣的,彼此對比間我能夠知道,姨媽比我媽媽有文化並且用心。然而我爸媽也並非放任我不管,他們已經很盡力了。爸媽尤其是我爸爸,雖然他的教育方法導致我安全感的缺失,但是我知道在別的方麵塑造了我的人格品性,他是個很優秀的父親。但是看到比自己好的人事物,總歸有點點羨慕的情緒在裡面。只能說人各有命吧。在成長過程中,我沒有討厭過表妹,但是我確實討厭過我媽媽的親戚們。有些親戚從小我真的沒有感覺到任何他們對我好的地方。舉個例子吧,我外婆的生母,她對和我同齡的另一個孩子很大方,有次我零錢太多了想換成整張的。剛好她就在我旁邊,我就問她有沒有整張的錢,她看了我一眼刻薄地說小孩子那麼貪心來討要整張的大錢了?可是從小我從來沒有向任何大人討要過半分零錢,我還沒說完緣由她就那麼誤會我。後來國中我又見到她,那時候我父母離異我跟著我爹。她就說什麼你媽媽很想你啊,你媽媽很辛苦啊,你不要聽你爸爸的,你爸爸養你是為了將來老了你養她啊。當時我外婆還在一邊,我知道我發火的話會讓外婆很難做,但是我還是吼了她一句你沒養我少在這里瞎BB。她說的話實在是太難聽了,我沒辦法接受一個從來沒有對我好過的親戚對我的親人的指責。父母離異那幾年,我媽媽辛苦,我爸爸也很辛苦。我不是小孩子了,爸爸對我的好是真是假的我有眼睛可以看見,如果我不制止她而是放任的話,是對爸爸的背叛,甚至可以想見如果我沒有制止她等她回老家之後會怎麼宣揚我爹對我不好的言論。她不過就是生下來我外婆而已,外婆都不是她養的,並不是我不尊重老人,愚從並不代表尊重。
6、扯遠了,總結一下,大人們可長點心吧,以為小孩子好糊弄呢,他們精著呢,那些你們無意間流露出來的惡意傷害到了他們,他們能記一輩子。因為很多事情我父母都以為我不記得了的那些,其實我一一記著。導致我現在沒辦法和媽媽的很多親戚們親密地相處,即使現在他們都表現出了最大的善意。我可都還記得,在我懵懂不知的時候,你們是如何無意間就透露了自己的本性,那些你們自己可能都已經遺忘的事情。


小木曾白菜:

會培養成姐控


Aorqu用戶:
看來還是原來一個Aorquer的父親有先見之明。強行讓龍鳳胎的男孩當了哥哥。


時不我予:

在我的允許和極力的勸說下,我在四年前,十五歲的時候有了一個弟弟。
我不可否認我的爸爸是期待我的弟弟來到這個世上的。但是更不可否認的是在我的父輩,大多數從農村到城市創業立足的男人,都會多多少少、深層次的有一些封建思想。在我十五歲之前的生活里,每周回到家我爸爸會給我剪指甲,給我熬一盅湯,詢問我零花錢夠不夠,周圍的人都說我爸爸每次看到我都笑臉以對。
弟弟來到這個家,因為他弱小,理所當然的需要照顧和呵護,在我們的家裡大家都應該教育和保護他。我爸媽也從來不會告訴我說:「你要讓著你弟弟。」很多時候,我爸媽反而會教育我的弟弟要尊重、保護姐姐。他們會告訴弟弟:「姐姐是姑娘,你不應該對姐姐亂說話,你以後長大了更應該保護姐姐,沒有之前姐姐的允許,或許你根本來不到這個世界上。」
到了當時十五歲的這個年紀,我已經不需要父母時時刻刻的關心叮囑,不需要多餘的煽情愛意。更多需要的是父母作為指路的明燈,堅實的依靠。我強烈需要的是他們對我的認同,以及我對於未來選擇的支持。現在19歲,我的父母也確實做到了我所需要的,選大學時尊重我的意見,選擇了自己喜歡的專業(雖然現在後悔了);有了攝影的愛好父母在經濟範圍內無條件支持。我的家庭並不是家大業大,我不要求父母給我留所謂財產,我有手我會自己掙錢,父母給不給是他們的事情,要不要則是我自己的事情。
所以,對於弟弟,盡管父母給予他更多的關注和愛,雖然嘴上調侃他們說偏愛,但我也從來不抱著爭寵或者排斥的心理對待弟弟。因為他將是我在父母離開後最堅實的依靠,沒有誰會比一脈相連的弟弟更佳值得我信賴。
而且,因為爸媽兩邊的兄弟姐妹都沒有女兒,所以我就比較稀有和受寵啦,而且全部都是我的弟弟,一般都是被教育著要讓著姐姐我 。
另附弟弟一張「美照」
誰看著跟自己相似度99%的臉 會討厭得起來?


意安:

我弟弟是我舅舅的孩子,即便如此我母親也更愛他。我媽給我的零食沒有給我弟弟的多,把我珍愛的玩具不告訴我就送給我弟弟,把什麼好東西都給我弟弟,甚至給他買奢侈品手錶。更讓我惡心的是很多年後我才知道我媽告訴我舅舅舅媽是我想給弟弟買,是我要把好東西全都讓給他。而我從來沒收到過我舅媽給的昂貴禮物。

產生了什麼後果呢?

我從小我弟一犯事兒我就打他,打到哭。不管誰犯錯我都把錯推到他身上。如果我媽打我,我就變本加厲,我就砸東西咬人,發展到我舅舅家人一來我就和我弟弟打架。但我媽依然是她那一套,還是把我的東西送給弟弟,把我拿在手裡的東西搶過去給弟弟,當著所有人的面告訴大家我作為她的女兒有多麼的inferior,對我滿臉橫肉,對我弟曲意承歡。

其實我特么還是獨女。

我一想到這些事,就想把我媽的錢全花了,把我當年被搶走的東西都要回來。

我現在離開家了,從來不主動跟我媽說話。

真好,簡直太好了。

我永遠,都不會原諒我母親,即便她後來跟我道歉。當然了,我憎恨她不止這一個原因,原因特別多,比如還有你不聽她的話她就想弄死你這樣的。哦她不會把我弄死,弄死了誰來承接她那麼多對人世的恨意,誰來允許她她在別人的世界裡為所欲為?

這是我心中永遠不能抹去的刺,永遠過不去的坎兒。現在想起,依然淚流滿面。

我希望所有受到如此超出忍受範圍的對待的長姐長兄(有的長兄也被無腦剝削去供養小的),都站穩當了告訴你們的父母和弟妹,誰特么也別來欺負我跟我搶東西,你會被報復的。說到做到。


貓先生本貓:

我是姐弟組合中的弟弟。
據說,我很小的時候,因為很壯所以很愛打架,然後我姐姐打不過我。在我爸發現這個苗頭後,把我狠狠揍了一頓。
因此,從我記事起,我姐姐一直是個類似單位領導和人生導師的存在。
姐姐讓著弟弟?
恕我直言,這個說法還是我上Aorqu後才知道的。


試試能不能改名:

姐姐要讓著弟弟,哥哥要讓著妹妹,姐姐要讓著妹妹,哥哥要讓著弟弟。

弟弟要尊重姐姐,妹妹要尊重哥哥,妹妹要尊重姐姐,弟弟要尊重哥哥。

長幼有序,孝悌之道有什麼可聊的?


匿名用戶:
歪個樓,講個栗子吧。
我也有個巨可愛的弟弟呀~
但我家裡都說:你是男孩子,要讓著姐姐。
在遇到我們都喜歡的東西時,這句話一蹦出來,我們兩個就會從「爭奪模式」變為「謙讓模式」。因為我不好意思大他那麼多還要小盆友讓著我,他也覺得男孩子是要讓著女生的~哈哈哈
所以,我在家的時候分東西他總是說:「姐姐我們一人一半吧!」如果我表現出很喜歡,還要眼睛發光的看著他,他就會沉默一會會兒,然後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又非常慷慨的說:「那都歸你了!」不過也只是逗逗他。
當然了。。。我不在家的時候他就經常打電話過來說喜歡這個要我買,喜歡那個送給他~哈哈哈哈
好愛他啊啊啊!


lency:

現身說法

我是男生,我八歲的時候我弟弟出生。
不知大家聽過一句話沒,「大兒子照書養,二兒子照豬養」。就因為這個,爹媽對我的教育很看中,家裡一堆早教書籍。一切都有詳細的目標和要求,甚至餵奶的時間都是固定的,我媽跟我說我小時候哭也不給我吃奶,因為時間沒到書上規定的時間。

但是,在我弟弟出生以後,一切都變了,什麼科學餵養、零歲兒童早教。都是狗屁。一開始我對這個很不滿,家裡第一次跟我說:你要像個哥哥一樣讓著弟弟。

後來我弟弟一兩歲能自己吃飯的時候,我會跟他搶東西吃,這時候我媽開始打我罵我,罵我不懂事。漸漸的我能感覺到,我弟弟對我是討厭的。因為我搶了他的吃的。

等他到了三五歲的時候,大家知道那個年齡的孩子特別煩,他的童年和我的童年明顯不同,我能感覺到,我小時候坐不住,有各種玩兒的方式,但是二十四小時滾動播放的動畫片和平板電腦能讓一個煩人的小男孩安靜的坐三四個小時。當時我意識到了這個問題,經常奪過他手中的平板、關掉電視,讓他出去玩兒。那個時候正好全國在鬧砍學生的事情,外面也是人心惶惶不敢讓孩子出去,再加上我媽正好更年期,孩子能不鬧就不鬧。被我奪取電視機平板電腦的弟弟自然哭鬧不停,吵的我媽心煩。這一切被我媽又歸咎為「不懂得讓著弟弟」。

自此以後,我弟弟那種心裡的自私和得意妄為的高傲感在逐漸爆棚。

因為父母的縱容和「讓著弟弟」的免死金牌。我弟弟在平板電腦和動畫片的摧殘下在三年級帶上了近視眼鏡,因為長期不出去玩,不敢與陌生人交流。他現在初一,經常被人欺負不敢說,只有一個國小同學跟他聯系,他們在一起最多的事情也就是開黑打遊戲。

我是開朗的性格,跟我弟弟完全不同,我每次跟爸媽說起我弟弟的內向。我父母都會說:「都是你弟弟小時候被你嚇得」

我覺得,父母因為我沒有「讓著弟弟」而給我的語言暴力和行為暴力,對我來說只給我帶來嫉妒、爭強好勝、憤世嫉俗。我現在遠離家鄉,即將大學畢業。這些感覺幾乎消失,「讓著弟弟」對我來說已經沒有什麼大影響。但是對我弟弟來說,父母對他們的保護,對他們本身是一種孤立,是一種特權主義,是一種冷暴力。使得小孩子變得更加自私,更加可怕。

上面很多回答已經提到,父母已經不在乎對與錯。只因為你大,你就是強者,你需要去保護弱者。他們強加在你身上的是他們感覺你應有的責任。


臧大為:

我跟一些獨生子女身份的人接觸的過程中,無一不感受的一種情況:唯我獨尊,沒有意識去關心或者理解別人的感受。缺乏換位思考的能力。簡而言之,就是只顧自己爽就行了。
這種人格是不是好的呢?我看未必。
一個懂得忍讓和照顧別人的女性,肯定更容易找到老公,家庭生活也會更加和諧。
我覺得這沒有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撞了南牆心也不死:

姐姐讓著弟弟,嚴重一點影響三代,我媽就是這樣的,然後我小時候我媽叫我讓我堂弟,舅舅的兒子,堂表不要糾結。然後小時候弟弟要什麼給什麼做錯了也是對的,總是說他還小,還記得我8歲弟弟7歲這么說,我9歲然後弟弟8歲我當時反駁了,弟弟今年就是去年我的歲數為什麼還不懂事,他們只能說他是弟弟。反正挨揍都是我,弟弟搶東西都給他。

長大了之後,弟弟就可以想做什麼做什麼,但是總是跟我講要懂事,要懂得感恩。

最近遇到的事情就是我和我弟弟都談戀愛了,對面家庭條件都不是很好。

然後我是因為男友家父母很作,不知道的可以去看我之前發的,就是男友家阿姨要求女方提供房子的梗,然後我分開了,即使男友人挺好,但是我家裡親戚覺得要拖累全家。反正當中發生了很多。我和男友當時也是靠自己想賺錢不想連累家裡吧。

然後到我弟弟了,女朋友很作,喜歡買奢侈品,要奔馳要房子,我弟弟滿足不了就全家作,然後外公外婆把自己的房子賣了給我弟弟,我舅舅呢?我舅舅就是拿不出錢跑到我公外婆那裡唉聲嘆氣,然後我外婆找我媽媽,要和我們住。然後房子給弟弟,退休工資也給他們,意思我們養老吧,但是還說是不想和我舅舅住,因為和女兒吵嘴沒關系。覺得弟弟過得好就可以。

然後現在我媽叫我努力工作,多賺錢。我做設計的天天2點睡,復習考試,畫圖,但是在他們眼裡我還是不如我弟弟。


匿名用戶:

看人吧。我是潮汕地區的,弟弟沒出生前聽我媽說我爸也是很疼我的,什麼太陽星,牛奶的一箱箱的買,但是沒印象。我弟出生後,因為老爹出去做生意了一直是我媽帶我們。她讓我感受到重男輕女,記得小時候她出去買零食,回來只分給兩個弟弟,我就沒有,當時我就哭了,都快把床板掀翻了,他們就說我不懂事。是啊,不懂事,說好的給我的東西,給了弟弟,給了堂弟,家務都要我做,男的就坐那吃吃吃吃,吃你妹,我甚至因此離家出走過。當時偷偷躲在樓後面草叢堆里,聽到我阿么(也重男輕女,但是接觸不多)說不去找嗎,我媽自始至終沒出來,是我堂兄來找我的,那個時候意識到她可能真的不在乎我。

小時候經常因為這些不公平的待遇哭啊,後面就不在意了,我發現我對家人變冷漠了,挺可怕的,只當要贍養的對象。我爸說要我負擔我妹大學的生活費,我說好,但是剛工作窮,給了我妹生活費,就不會給我爸寄錢。我阿姨要我拚命賺錢給弟弟花,哈哈哈笑死我了,你把自己女兒坑到那麼慘還來坑我嗎。這種生活條件下,我對弟弟沒有多親,只是覺得以後要是有孩子絕對不讓她受到和我一樣的待遇。

自卑,沒有安全感,害怕婚姻,甚至厭惡男性,以後可能要孤獨終老了。希望賺多點錢,到處去旅遊,男人可以沒有,票子一定要有。也很難愛上別人了,從沒有過心動的感覺,甚至莫名其妙厭惡喜歡我的人,有的時候覺得自己真是有病。


腦力膠帶:

因為年紀而受到不公正待遇,早晚會因為年紀去不公正待遇別人。


周周:

我一直推崇男女有別!
一般而言女性比男性對安全感需求更大,同時因為母性天賦取代更傾向於付出,因此社會上有窮男富女的說法!
為了女性的成長考慮,更多的對女性關懷更重要,而不是要求其付出!因此,姐姐讓著弟弟的教育,對女性及其不利,且因為男性特質和女性不同,對男性也極其不利!
準確說,我們中國推崇的是大的讓小的!
但我們的一般經驗發現,大的一方是男性,在其成長過程中,對男性相對有利!因為我們一般會發現作為哥哥的更有責任感,也更有善心和較平和的心態!
而相對的,作為弟弟的一方,各種坑哥坑姐,我就不提了!
然後是姐姐,我們雖然對這種女性非常喜歡,但卻更多給人以媽媽的感覺,而不是一個獨立的女性!實際上,我認為這對女孩子太不好了,她們無私的愛最好給自己的孩子,而不是沒有血緣關系的其他人。
最後是妹妹,作為有親妹妹的哥哥,有妹妹的感覺真好,讓我從小可以牽著她的手(省略一萬字)!男人都不是好東西,沒有男生像她哥哥這么愛她,她是不會很容易被騙的!
綜上,大的讓小的觀念不可取,但男性讓女性是極其必要的,這對男女都好!
我就是實際荔枝,而現在的渣男橫行,也是有著姐姐經歷的被騙居多!
如果你是姐姐,請不要總是愛著別人,先找個人愛你吧!女生貪心沒事的,男人就是這么賤的!


一閃一閃笑哈哈:

沒有弟弟,卻有一個像極了弟弟的妹妹,小我2歲,今年國慶結婚了。妖孽去禍害別人家了。
從小我就被要求讓著妹妹。
我一度很討厭她,因為她會很不懂事的搶玩具搶吃的,而我讓著她成了理所應當。
所以很多年裡,我們的感情一直不冷不熱。
直到大學畢業後,我們各自開始工作。感情才慢慢升溫。
後來,我在北京,妖孽在山西,一年只有過年能相見。
17年,妖孽嫁人了。希望妖孽幸福。
長大了,我也明白了小時候再多的爭吵也是血濃於水。
世界上父母帶給的是一個流著相同血液的同路人,讓我不那麼孤獨。
妖孽,我想你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