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要讓著弟弟」的教育方式會產生什麼影響?

問題描述:我的一個室友是龍鳳胎中的姐姐,從小就被教育要讓著弟弟(當然基本是在合理的情況下)她現在也沒有什麼怨言。我們其他三個獨生子女室友都表示不能接受這種教育方式,也不能接受有弟妹。(我承認這樣比較自私) 室友現在性格很窩心能忍讓但不進取太柔弱,比如轉專業被拒後她就放棄了,然而實際上是可以通過找輔導員溝通的方式獲得機會的。所以這種教育方式是不是對她的性格產生了不好的影響呢?而她性格里的優點和這種教育方式或…
, , , ,
溫桐:

在我媽那邊是老大,下面兩個表弟。

從小被念叨這句話,導致特別反感熊孩子,耐煩心奇差無比,特別對聖母邏輯表示不能理解。


我赫本女神最美:

額,作為一個姐姐,我沒少聽這句話,但是我從來沒做到過。因為我深知一個道理「會哭的孩子有糖吃」。

所以從我弟弟會走會跳開始,我家裡人的噩夢來了。我開始和我弟弟爭吵、打架,可能只是因為一個小東西,比如我家裡人給我弟弟買了零食而我沒有,或者給他零用錢而我沒有,給他買了新衣服新鞋子甚至新襪子而我沒有的時候~戰爭就會開始。

我們尖著嗓子吵架,有的時候甚至會動手,如果我弟弟哭了,我會哭的比他更大聲,這時候家裡人要是教訓我,我會列舉一系列我弟弟的以前的惡行,並聲討他們重男輕女。

是的,我家裡還是有重男輕女的現象的,作為長女,我有時候並沒有享受到家裡只有一個孩子的優待。所以我弟弟出生後,我竭盡全力阻止我家裡人對他的過於重視。

不管怎樣,我甚少體會到姐姐讓著弟弟的家庭教育會給我帶來怎樣的嗯,人生?但是現在,我沒有淪為我弟弟的保姆,依靠,等等。我只是他的姐姐!一個現在還是個會和他爭風吃醋的姐姐,會欺負他的姐姐,會給他買零食的姐姐,會關心他生活的姐姐,會偶爾承擔責任教育他的姐姐,會使喚他跑腿的姐姐……

這樣一看,我的弟弟成為我的弟弟真是他做過的最差勁的事了吧!


匿名用戶:
想起來一件事。

之前看那些無聊的八卦扒皮,有個是說父母逼著姐姐拿錢給弟弟結婚買房,我就開玩笑問我媽:「以後你會這樣嗎?」
我媽笑著說:「弟弟有困難你當然要幫啊!以後爸爸媽媽老了你也要供弟弟讀書。你是姐姐要多幫著弟弟,姐弟之間應該相互扶持。」
「那我也有我自己的生活要過啊,我也想給自己買房。」
「你以後嫁個有房子的老公不就行了?」

說什麼相互扶持,我自己一個人能活得更好,她說的這些話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我媽得知我恐婚的念頭後,很疑惑地問我「又不是家裡有什麼離婚之類的事情留下陰影,為什麼不想結婚?女人還是要結婚才能幸福。。」
什麼事你自己知道。有這種撲街弟弟我一輩子都不會幸福。


糖不甩:

做姐姐或哥哥長大後如果被這種思想毒害的很深,也許會謙讓出習慣,剛上學也許會吃虧。同樣當弟弟或妹妹也許由於為我獨尊也會吃虧。隨著時間和閱歷這種影響會被社會同化掉的。沒什麼好擔心的(^_-)


毛文欣:

好多答案啊
偶就補充一句 姐姐讓著弟弟後面是弟弟你要聽姐姐的話 正常都是這么教育的,沒有任何問題


迷路的麋鹿:

啊,第一次在Aorqu上面回答呢。
其實我家裡是獨生子女啦,但是我爸爸有個弟弟,他們家生了個兒子。我阿么他們比較重男輕女,我媽那邊的親戚是不重男輕女的。
我弟弟是我4歲的時候出生的,那時候家裡條件不好,只是住在平房裡,周圍一圈看熱鬧不嫌事大的鄰居。其實我本人還是很喜歡我弟弟的,但是在我阿姨(就是我弟弟他媽)懷孕的時候,我就不停被灌輸類似於老米跌價(這是鄰居原話啊)、你阿么喜歡男孩兒就不喜歡你的話。
嗯,那時候我的心情是不太好的,也不是吃醋嫉妒的心理,應該是有點失落的。等我弟弟真的出生以後,我才真正意識到其實我是不在意這些的ㄟ(▔ ,▔)ㄏ原諒我非要發個表情,但是這個真的是我最真實的心理。
在這之後的成長歲月里,我就被反覆灌輸要讓著弟弟的思想,當然只是我阿公阿么和叔叔阿姨這么說,我爸媽從來都是我想怎麼樣都可以的。
對於我來說,有了個弟弟真的感覺很不錯,我欺負他他也不清楚,就像養了個小寵物,可以任意揉捏,好玩的不行,而且不需要我餵養,拉屎拉尿也不用我收拾。哎呀,小時候真是好玩的不行。
等到他長大了,我還是挺喜歡他的(不要想歪)。對我來說就是個小玩伴,雖然他跟我喜好完全不一樣,但是這都不會影響我。
我阿么只在意我弟弟,所以在家裡吃飯的時候基本上是沒有我喜歡吃的東西的。這個是讓我比較不開心的,小孩子嘛。但是,我最大的好處就是隨意,雖然沒什麼我喜歡吃的,但是我也不挑食(這讓我媽覺得很無奈的,她心疼我,又在意我不爭,又沒辦法罵我,畢竟這是個好習慣啊╮( ̄⊿ ̄)╭)。
其實影響嘛,是不太有的,畢竟我也沒有心理變態啊╮( ̄⊿ ̄)╭,對我媽還挺有影響的,她心疼我嘛。我現在長大了就更不在意了,我還是挺喜歡我弟弟的,嗯,畢竟他大學是數學系的啊。啊,我數學菜的摳腳╮( ̄⊿ ̄)╭


大灰灰:

弟弟長大會變成弱雞或傻x,絕b毀一生!這是對弟弟人生的踐踏!


匿名用戶:
我有個女兒,我絕不會給她生個弟弟或妹妹。
我女兒不到一歲。幾個月前,在我媽那。我說,以後我弟有了孩子,如果這倆孩子鬧矛盾,不是我女兒的錯的話,你們要是說大的要讓著小的,我絕對不會再帶我女兒來你這。
我媽聽了也只是笑,覺得我大題小做。她永遠聽不出我有多認真在跟她講一件事。
一個人得在小時候傷過多少次心,才會在女兒還那麼小而另一個小孩還沒出現時就要提前發出警告?你猜我小時候偷偷哭過多少次?
其實,我爸媽並不算非常明顯的偏心,小時候我弟有的,我都有。可是,那種區別對待,真的不是給予同樣的物質可以掩蓋。不經意的一句話,一個動作,一個眼神,就能讓這種藏起來的偏心暴露無遺。比如那句不分對錯的——大的應該讓著小的。


Aorqu用戶:
我是弟弟的時候,因為老是跟著別的小孩子玩,有一天被一個大孩子搶了手裡的玩具,我不服氣去搶,結果被推倒摔在了地上,哭著去找我哥哥,我哥哥當是也並不大,但是拉著我就去找那人,結果2V1打贏啦,拿了東西就跑。
但當我變成了哥哥的時候,妹妹被人欺負,作業被扔到了水裡,我只能下河裡找作業本啊。然後喊她的好幾個小夥伴,請他們吃飯,讓他們幫我保護我妹妹,並且買了些東西給他們。然後我妹妹就變成孩子王啦。
我覺得作為哥哥姐姐,保護弟弟妹妹,讓著他們是應該的,並未有不妥啊。
雖然姐姐可能保護不了弟弟,但是弟弟也應該會有姐姐被欺負我要保護她的觀念吧。這些都是人之常情吧。
當然,我是獨身子,因為長輩們都住在一起,所以多出很多哥哥姐姐。
在家庭方面的確沒有身為哥哥姐姐讓著弟弟妹妹的情況。雖然我也很想要個弟弟妹妹,可是家裡條件不允許呀。
重男輕女?其實在你弟弟妹妹沒出生之前,你也過著獨生子的優待,為何弟弟妹妹就不能有這個優待呢?凡事想著公平,其實就已經是對弱小的不公平了。


Aorqu用戶:
作為有哥哥、有姐姐的家裡老幺(小時候)和兩個孩子的父親(現在),我覺得有必要寫一篇又臭又長的回答。
先說小時候,哥哥是老大,父母對他的要求不是要讓著弟弟妹妹,而是要「管「著弟弟妹妹,所以哥哥在我心裡很威嚴的存在,事實上也很威嚴,事實上我童年時期最敬畏的人就是哥哥。
姐姐就慘一點,就是要」讓「著我,吃喝、玩具什麼的就不說了,衣服都是姐姐給洗。有一次,和姐姐打架,不小心把我的腳劃了一道大口子,血流了不少,但其實就是皮外傷,父母就暴怒了,勒令無論幹什麼姐姐都必須背著我,我剛開始很得意,後來覺得姐姐實在太委屈,主動說不用了可以自己走。
長大了懂事了,我一直覺得對姐姐有歉疚,姐姐的孩子我一直很照顧,小時候抱啊、幫著復習功課啊,姐姐家經濟狀況不好,我每年都會補貼一筆錢給他們,我會算計好外甥女學費和生活費按這個數給,當然不能直接給,我都是打到外甥女的卡里,然後算計著她需要手機了、筆記本了什麼的,比較費錢的,買好了寄給她,姐姐每次都說不要,我就說又不是給你們的,給我外甥的。
哥哥呢,現在還是很威嚴,總對姐姐說:你們要努力、要想辦法、孩子教育不能放鬆雲雲,但他從來不知道外甥女學費是多少、生活費是多少。
但是,在姐姐心目中,最親愛的人還是哥哥,弟弟嘛估計差一點,我看過姐姐小時候的作文,哥哥就是偉光正的形象,弟弟呢,嗯,有點小可愛而已……。現在,我回老家,姐姐會過來輕車熟路的給我做飯、倒茶、收拾行李,然後該幹嘛幹嘛。哥哥回老家,姐姐會全天候陪在身邊,自己的事都會放一邊,依舊用崇拜的目光傾聽哥哥的高談闊論…..。小時侯的感情,輕易不會變的。
夾在哥哥、弟弟中間的姐姐,確實是既沒有長子的光環又沒有幼子的寵愛,但哥哥對她的教導,和弟弟對她的關心,是否也補償了些許了。
———–
現在,我是兩個孩子的父親,女兒大、兒子小,年齡差的比較多,現在小的還在吃奶,我對女兒說,你要照顧弟弟。等再過兩年,是不是也要讓姐姐讓著弟弟,不好說,因為站在父母的立場,對弱小一方總是要有所傾斜的,這和動物界的叢林法則是逆著的,對於樓上很多答主所說,要站在道理一邊,不能無原則的讓步,這我是完全認同的,但是,現實生活中,很多孩子間的沖突,很難梳理出個是是非非,大的讓小的是一個籠統適用的原則。很多答主並不情願接受這個原則,但你們想過沒有,父母對孩子的退讓也是如此,怎麼就是天經地義的呢?比如吃東西,所有的父母都會把最好的、最稀缺的東西緊著孩子吃,為了陪伴照顧孩子,放棄掉幾乎所有的業余時間。這樣的退讓,都是服務於人類延續、傳承的大法則,作為家庭的一員,哥哥姐姐也要受到這個法則的約束。
所以,在今後的日子裡,我的女兒還是要承受一定的責任和不可避免的一點兒委屈,但我的兒子也要知道講道理,要尊重姐姐關愛姐姐,在分享中長大。
———–
最後,回答題主的問題,對孩子產生什麼樣的影響?
凡事都有硬幣的兩面,從好的一面看,大的更有責任感、更會照顧人,小的情感會更細膩,懂得感恩。
從不好的一面看,大的會有失落感,小的會恃寵而驕。
是好是壞,主要看父母或者監護人的貭素和境界,和當事人自己的情商智商。
一個人性格的養成,本性佔一大塊,後天外在因素也有很多,所以不要把姐姐弟弟這個因素無限放大,凡事都有積極的一面,看你會不會把握了。


山有枝:

我想現在許多年輕人不適應社會工作大概就是


小饞醬:

其實對我影響也是蠻大的。

阿公阿么有兩個兒女:爸爸(大)和姑媽(小);外公外婆有三個女兒:大姨我媽和小姨,正巧,每個人有了自己的家庭後都生了2個小孩,很巧,我就是最大的那一個。

小的時候,不管是姨媽或是姑媽都生了一個女兒,我們每個姐妹關系都很好,然而我是姐姐,理所應當的讓著所有的妹妹。

加上去外婆那邊的時候,老是會說姐姐應該懂事一點,所以當我記事起,就有著原本就不屬於我的成熟,什麼都比別人想的多,學會去看,去聽,去學,就為了成為別人口中「懂事的人」。

記得小時候一起吃德克士,送了很多小禮物,其中我的那一份就有兩個小娃娃,我當時也很喜歡,就一直放在旁邊,但是被一個妹妹看到了,哭著鬧著說是她的,我說了是我的,但是最後還是被她拿走了,那天我在自己的被子里偷偷哭了好久,就因為我是姐姐,我就理所應當讓著所有人。

從那天開始,我就已經慢慢看淡了好多的事,學會不去爭,不去搶。但是學會了這些東西,還有永無休止的比較——比誰懂事,比誰成績好,比誰長得更高……就算是現在的我很多時候都不能理解但是大人們的思維,比這些有用?

後來我們有了各自的弟弟妹妹,而我的弟弟,又是所有小的中的哥哥,歷史總是驚人的相似。每次小傢伙們打架,總會有人來對我弟弟說「你是哥哥,應該讓著弟弟妹妹們」,於是我們兩個便成了大家眼中以及口中「最懂事的人」。

雖然有時候我和我弟也會有一些小矛盾,但是我從來沒有罵過他打過他,每次把我氣急了最多就是不理他。我很多次和我媽抱怨「為什麼把我生成了姐姐,我想要個哥哥」,我媽總會很無奈的說「有什麼辦法,你就是第一個啊,我也想把你生成妹妹啊」。

這時候我弟弟就會跟我說「以後我努力長高,比你高了我就當你哥哥吧」,雖然沒有幫到什麼忙,但是聽著還是暖心的。

現在我們都已經長大了,以前的事大家也不會再提,走的道路和方向不同,自然就沒有什麼可比性,我們現在關系都非常的好,而我也是在這么多年的忍讓中更加學會了忍耐,雖然有時候我也會有自己的脾氣,但是能自己剋制也是一件比較成功的事。

工作後每次回家都會給家裡的人買很多東西,不管以前我在他們大人眼中算不算「懂事」,但至少現在,我是真的懂事了。現在我們這個大家族很和諧,弟弟妹妹也很喜歡我,因為是人心,總會感覺到你的好壞,所以我覺得很值得。

其實這一點,我爸爸比我做得更好,他也是家裡最大的,但是他卻是最「溫柔」的,我爸喜歡沒事打打電話關心一下我姑媽,但是每次都會被我姑媽各種吐槽,很多時候我覺得我姑媽說話還是比較難聽的,但是不管怎麼說,我爸總是一副笑嘻嘻的樣子。很多時候我都為他打抱不平,但是他總是告訴我:

我們是親兄妹,是世界上最親的人,外人你可以隨便對他們怎樣,但是家人,你一定要愛護,就像以後,你和你弟弟就是最親的人,你們一定不要為了任何事破壞了感情,因為這是再多的錢都買不回來的東西。

雖然有時候我覺得我爸這種行為挺「笨」,但是最後才發現,原來他是最聰明的人!


黑貓墨墨:

「哥哥姐姐要讓著弟弟妹妹」和「弟弟妹妹要聽哥哥姐姐的話」,其實就一個意思。

你們小孩子的屁事老子才懶得給你們當法官。


匿名用戶:

姐妹三人,老大,女孩。

我至今仍記得我三歲的時候我媽抱著我妹妹回來的場景,當時她像一個天使一樣身邊帶著光進了家門,手裡抱著著我妹妹。我也永遠記得那個時候住在集體職工宿舍有人在這個時候說 「 你以後要可憐了 」 這句話。

我六歲的時候記住的東西更多些。

那時候我媽回老家躲超生,我被交給當時十五歲的表姐帶,表姐每天晚上讓我走夜路去買東西的事情,然而我很怕黑,很怕。我二年級的時候,拿了人生中唯一一個雙百,表姐幫我買了一套十塊錢的衣服,穿了好久。

還記得我爸帶我走挺遠的路到有電話的地方給我媽打電話,我媽問我想她嗎,我說想。

後來我媽帶著我弟弟回來了,還記得第一眼看到我弟弟的時候,真的很可愛,很漂亮。我媽問我,你猜他時男孩還是女孩,我回答說女孩,我媽很嚴肅的說是男孩子。

有了我弟弟後,家裡的地方不夠住,我就再沒機會跟爸媽睡在同一張床上了,同一個屋子的機會都沒有,我跟著大姨一起睡。這是我第一次覺得不開心。

再然後我沒了那個時候的零花錢,只有我一個的時候,一天可以拿到一塊錢,然後開心的去買很漂亮的奶油蛋糕。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被教育要讓著弟弟了,不光讓著弟弟,還要讓著妹妹,當然妹妹也要讓著弟弟。然後,就像一種習慣一樣。

如果有一個餅讓我分,我一定會分一半給弟弟,剩下一半對半分,大一點的給妹妹,然後自己留最小的那塊。

那個時候每個周末自己最大的事情除了寫作業可能就是看好弟弟妹妹了,要去哪裡玩,先跟爸媽匯報,想去另一個地方,回家再重新匯報。

……

覺得我小時候真的是,太聽話了。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再聽到要讓著弟弟這句話的時候,就會暴怒。我爸媽說我變了,變得越來越不懂事了。

我那時候還很傻,以為不讓,爭吵能得到同樣的東西。後來發現自己想多了,就不爭也不吵了。

最大的影響可能是跟弟弟關系不算太好吧,有的時候想想這是多少獨生子女羨慕的事情,事實卻這樣糟糕,很可悲。

另外就是不太願意跟父母溝通,放假了也不急著回家。

還有不太會慣著自己吧,跟別人相處永遠會不自主的成為大姐姐,照顧人的那個,然而什麼時候自己會被別人寵著呢。有的時候明明受了委屈,生了氣,也不會說出來,不會拒絕,逆來順受。

即使現在的自己已經成年,再有這樣的情況自己也逐漸的會拒絕,爭取自己的權利了,但是有些過去依然會耿耿於懷。

碎碎念一下,有些東西,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忘了,不再提起。


黃土豆兒:

我說一個吧,我沒有親兄弟姐妹,都是表的。

小時候過年那幾天在姥姥家玩,大姐二姐和弟弟都在,我大姐那會兒很任性,也霸道,好玩的玩具都恨不得攥手裡,她搶二姐玩具二姐脾氣好就不吭聲,搶到我我就急眼了直接推了她,她那會兒比我高就抵著我的肩膀要打我,我就狠命地撓她的臉,倆人打得不亦樂乎,最後以她大哭告終。

我弟壓歲錢他爸媽直接收走了,他不服氣就把我的搶走了,我就好好教訓了他一通最後他還是沒給我吐出來。我就跟姥姥告狀,讓姥姥把轉天預備給他的壓歲錢先給我,到時候他父母找他要錢可就由不得他不給了。姥姥照辦了,對我的小腦筋也是哭笑不得。

針對以上兩件事兒,姥姥就勸我:「哎呀,小小年紀的可不能這么愛打架哦。你弟弟小,你得讓著他。你大姐被寵壞了脾氣大,你得多擔待擔待。」我就樂了:「合著我又得讓著大的,又得讓著小的?我就不!以後他們再醬我還上手。」

——我是個講理的人,人家對我好我一定也對他好。要遇見欺軟怕硬的主,不管遠近我都會讓他有個教訓⊙▽⊙。

當然,我之所以有這樣的底氣是因為我媽是我姥姥唯一的女兒,從小受寵,我又是姥姥帶大,所以姥姥護我,外加我還有個特別護犢子的老爹,所以小時候在兄弟姐妹里還是很酸爽的。PS:現在我姐跟我弟都長大了,關系也還不錯,小時候的事兒,都不會記仇的。

姥姥去世已經快十年了,我很想念她。。。


benny hwang:

儒家式秩序教育,儒家認為一個集體秩序(穩定)是壓倒一切的


Dreamy:

繼母,典型的「扶弟魔」。有個姐姐,病死了;有個哥哥,家境不錯,不跟繼母和他的幾個弟弟來往;有個妹妹,環衛工,妹夫中風,環境不好。所以繼母就成了「老大」。

三個弟弟:一個離婚又復婚,現在賣衣服;一個銀行做保安;最小的坐過牢,做傳銷的。

繼母就是因為對他們各種貼,所以前夫跟她離婚,寧願找個鄉下小三。

跟我爸再婚後,就算蒸肉都要蒸幾份,念念不忘她的弟弟們;我爸掙的錢供養繼母全家;我家沒拆遷前,慫恿我爸賣房子支持最小的那個做傳銷;我家拆遷後,首先給最小的那個買新房,傢具什麼的都全新,我爸現在買的房呢,二手的,傢具、冰箱、洗衣機都是前住戶用過的,連鞋架都是繼母在外面撿的別人不要了的……為什麼呢?因為繼母說了,她是姐姐,姐姐幫弟弟天經地義。

任何人不工作都不行,我爸做一份工作嫌他賺少了,所以我爸現在一個人做三個工作,還不算伺候繼母全家,但繼母的弟弟就可以遊手好閒。繼母說了,趁我爸能做的時候,就幫她們家多做點,因為她是姐姐啊!


嶺上雪:

大人和孩子說話,是需要注意的。有時候看似出自「好心」,但實際上卻起了挑撥離間的效果。大人可以說「這怎麼可能呢,這也太誇張和敏感了。」

well,你不承認是一回事,事實就是如此。

比如說,最近我孕晚期,肚子越來越大,而我的大女兒三歲半還不到,她特別喜歡我抱著,或者看到我坐下來就依偎過來,在我身上爬來爬去。

如果她爬我的話,我會跟她說:「媽媽肚子太大了,撐不住更多的重量,寶寶要下來。」 有時候她爽快就下來了,有時候即使不願意,也會下來。從來沒有繼續爬的時候。

可是,家裡老人會怎麼說呢?他們說的是:「你快下來!你壓著妹妹了!趕緊下來趕緊下來。」 有時還會上來動手拖。

(肚子里也是一個女寶寶)

所以,成年人學會好好說話,才能家和萬事興。


St Paul:

@蟲蟲小飛俠
我到底做了什麼,讓你屏蔽了我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