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霸變學渣」和「學渣變學霸」分別是怎樣的一番體驗?

問題描述:樓主經歷過學霸變學渣 從一直以來不費力就可以得到第一名 變成就算努力也只是個不溫不火的成績 直到現在也無法接受自己不再次次是第一 能力也沒那麼強(不要想歪。。) 那些成績好帶來的副產品一瞬間就沒了 想聽聽各位對於霸轉渣和渣轉霸的經歷和感受
,
匿名用戶:
然而這些我都試過……

什麼體驗?
遍嘗世間冷暖。了解學霸的驕傲,也知道了學渣的無奈。

從國小第一個學會乘除的天才,作文次次範文的學生,國中老師口中的模範,同學眼中的高材生,妹子心中的理想情人(唯一收到情書的時期啊,還不止一封!),變成高中人見人嫌的學渣。
同樣逃課,成績好的批評一番就回去了,成績差的直接警告處分。說好的一視同仁哪?
說起自己學霸那會打架也享受過這種特權,當時並不覺得什麼,成了學渣才知道這樣是如何不公。

自然而然的,沉迷網路的我沒考上什麼好學校。但靠著以前紮實的底子我居然成為全班第一個考過四級的,全班學渣都大吃一驚,說實話我也有些不信,懷疑是不是弄錯了,因為已經習慣了自己學渣的身份……

然而這次小小的露臉很快就被遺忘了(大一在有輔導員的班級群發黃圖被叫到辦公室教育,從此有了黃圖哥的美譽,但我並不確定這是否是單身到畢業的原因),除了高數和一群學渣補考照著書抄也不會之外其他科目靠著老師高抬貴手也能勉強及格,我就這樣低調的混到畢業。實習去了家暮氣沉沉的國企,彼時雞湯灌多,中二之魂發作,辭職了(聽說干到現在的同學都能買超便宜的集資房了)。期間干過攝影助理、CAD製圖,最後還是靠著國中的語文底子去一家莆田人承包的二甲醫院幹了婦科文案……


高木:

學霸變學渣:幸福屬於平凡的大多數。終有一天,我們會變得平凡卻不同。


李氏:

真學渣變成偽學霸的故事。
其實也沒啥,就是遇上一個較勁的老師,我說我聽不懂,不會做題,他說,你把這一章給我背下來。
物理老師啊!!!
神奇的是,背完我就真會了!
所以說,有些孩子,不是笨,是懶!
後來我們達成的共識,我需要每次都交作業,他只要求我背各種公式和定理。

後來他調走教別的班了。
但是憑借高一打下的堅實基礎,我依然笑傲整個年級的物理成績。順便化學和數學也不錯。

對了,當初被要求被課文的除了我還有我的同桌,她背完了依然是學渣。。
這事兒,多少跟天賦有點關系吧


熊游心:

這個問題俺自認為是有資格回答的

因為我從學渣學霸之間轉化了好幾次

初一初二的時候我一直是牢牢穩居在班級倒數第二的寶座上,讓倒數第一的仁兄一直感受到我的遙不可及

順帶一提,我國中那學校的實力還是可以的,當年武漢中考還是一種名為位置值的坑爹政策,滿分是7.5位置值,全市100個左右,我們學校我們那一屆佔了八個,而且我清楚的記得我們學校那一屆只有288個人

初三的時候我的成績慢慢逆流而上,從倒數第二開始到中等偏下到穩居班上三十名,一直呈現出與現在股市相反的震蕩上行的趨勢

中考的時候考到班上的第十名左右

到了高中,我一進去先是高一高二玩了兩年,再次穩居班上倒數前五的位置,人稱黑暗四天王的最佳第五人

我記得很清楚當時我的物理曾經連續十次考班上倒數第一名,二十分到三十分之間徘徊

到了高三,九月調考的時候我記得我只考了400分左右,按當時劃分的大學部線的話,大概是連三本都上不了的

之後我開始多線並進。

首先我把我所有的娛樂設施全部封印起來了,電腦不玩遊戲了,每周的娛樂就是周末去打打羽毛球

然後我把我考的最低的各科試卷全部拿了出來,在房間里貼滿了

之後我詳細的分析了我最近各科的考試試卷做了一個各科評估,大概制定了每科的努力方向

隨後,我當時會不停的對自己做心理暗示。比如告訴自己遊戲沒啥好玩的小孩才玩遊戲;比如告訴自己我並不是天生不擅長物理而是基礎不牢學的不夠好,努力的話還是能考好的;比如告訴自己我的英語底子不錯稍加練習一定能提升不少。

我覺得這種心理暗示是有積極作用的,我的物理在最差的那段時間我老是覺得我根本就沒法學物理這門課,所以上課根本聽不進去,作業全靠抄,考試只能猜對幾道選擇題來得分,整張卷子一題都不會的現象非常常見。

最後掏出了神器——錯題本

沒錯,就是高中老師總會提到,但是總是容易被人忽視的錯題本

然而我將其簡化成錯誤知識點記錄本,每次錯的題目,簡化成為模型,或者是其中不清楚的知識點

每次考試前看一下,爭取錯過的題目不再錯第二次

隨後我買了大量的往年真題,做了很多的選擇題填空題專項練習,因為這種題目是最容易得分又最容易丟分的,而且我屬於基礎不紮實的那一種,大題做好需要比較紮實的基礎,但是選擇填空題做多之後可以很容易的猜出這題的出題意圖和答案

沒錯,我不需要很好的學習技巧,我只要有很好的做題答卷技巧就行了

後來我聯考的時候數學選擇填空全對,語文選擇題全對,理綜選擇題只錯了一個,我覺得也是得益於此

大題我是做了每個學科各個模塊的專項練習,只給自己兩個要求,

一,簡單題爭取一分不丟。二,難題爭取多混一點分

多看真題里的解體思路和給分點,慢慢到後來,就算一個題我不會做,我也知道寫出哪些東西是能得分的。

之後的事情很簡單,那就是刷題

找到了適合自己的方法,剩下的就只有狂刷題了

天利38套,天星45套,各種題庫,做做做

當時我記得我是每天給自己限定了一天做多少各科的真題試卷

剛開始的確是很難堅持,但是到後來就進入狀態了

一種越做越有自信的感覺

聯考前的月考調考,我的成績是呈直線上升的

記得聯考的當天,我在考場碰到一個班上的同學,他看到我之後高興的說「太好了,這個考場也有一個你這樣成績好的來坐鎮了」

我這時才猛然意識到我已經成為別人眼中成績比較好的了

後來聯考,我是年級十多名左右。

我不是那種可以完美的做到第一第二的天才型的學生,但是,我是可以靠著針對性以及技巧性的小聰明來盡力向上竄的

然後大學玩了四年電腦也沒學霸起來,現在就去搬磚了。


月亮上的豬:

其實無論是學渣變學霸還是學霸變學渣,更多的時候是參照的對象變了。


皮耶霍:

在我的國小到高中生涯中,經歷過一次「學霸到學渣」和兩次「學渣到學霸」,感覺就是……好刺激。

國小時讀的是一所「全國貭素教育師范學校」,鼓勵放棄排名,發展學生特長、課堂完成一天教學任務、絕不把教學任務留到課後。

在這種沒有家庭作業,沒有考試排名的環境里,我算是優哉游哉的度過了美好的童年,然後由於作文特別好,動不動還代表學校參加全省全國的作文大賽,也算是捷報頻傳,算是一個特殊環境下產生的「假學霸」。

然後國中時理所應當的進入了全市最好的國中最好的班級。這個班級牛到何種程度?號稱是只招收全市國小成績排名二百名之內的。事實上,他們還真的在全市進行了多場考試,最後連同我們這些被推薦的學生一起,組成了一個50人左右的班級。

和這些真正在考試煉獄中成長起來的真·學霸一比,我這個假·學霸可算是徹底露餡了……

在我有生以來的第一次學習成績排名中,全班52人,我憑借超水準發揮的數學成績,僥幸排名48……

說難聽一點——全班倒數第五……

還沒有從這個「我艹全班排名是個什麼東西?」的震驚中清醒過來,我更加震驚的發現這個班級的一切待遇居然都是和排名掛鉤的!

我被迫和膚白貌美對我頻頻放電的同桌妹子分手,抱著自己的桌子被發配到了教室最後一排的角落。

每天都得承受被第一個叫起來背書或者上黑板做題的考驗,甚至於家長會時我父母都是專座……

我起國小時每次家長會我父母也是專座——座位第一排方便隨時上台給大家傳授成功育兒經驗……

我和我父母都表示接受不了這個天翻地覆的反差……

於是整個家庭都迅速完成了和平時期到戰時制度的轉換,三軍用命督促我好好學習……

不誇張的說,國中三年是我學習最刻苦認真的時期,甚至超過了聯考考研和考博。

但無奈不是我軍太無能,實在是敵軍太凶殘。

國中三年,我最好一次考過全班29名,其餘時間基本上是在40名左右徘徊。

有一次英語破天荒的考了98分,我滿心歡喜的回家跟爸媽報喜,說這次我英語起碼也應該是全班前三了。結果第二天一看成績單:滿分100分的5個,99分的9個,我這個98分也就是個中游水準……

如此飽受三年摧殘,以至於我中考時自信心已經基本上被打擊的沒有了。中考時高出省重點線40多分我都沒敢去省重點,生怕又碰上那幫戰鬥力爆棚的考試怪,而是乖乖選擇了一所離家最近的市重點。

結果報名第一天就讓我受寵若驚,學校居然獎給了我1000塊錢!

我艹,原來不是我軍太無能,真的是原先那些敵軍太凶殘啊!

然後入學摸底考試,因為暑假玩了一暑假,所以考完以後根據國中三年的經驗,這次跪定了!

成績單出來後,很自覺的從50名開始從下往上找自己的名字……

嗯?怎麼找不到?

等找到的時候……我的第一個念頭是:我艹,要是拿著這個成績單回去爸媽一定會以為我作弊的!

再然後最強力的「學渣變學霸」的轉折來自於高三。

在猶豫了兩個月之後,我終於聽從自己內心的召喚,在10月底選擇了棄理從文。當時距離聯考只有七個月,距離全市「一模」只有四天……

我文科班的班導在「一模」前生怕我受不了打擊,還特意跟我談了一次話,告訴我不要因為一次成績的好壞而失去自信,要目光長遠,以我其他學科的基礎,文綜復習上一年,明年聯考一定能考個好成績的……

然後……我就這樣在轉專業四天後參加了全市「一模」,結果語文全市第五,文綜全區第九……

語文成績倒是不出意外,看見文綜成績後我的第一反應還是:我艹他們一定會認為我是考試作弊了……

再然後,包括班導在內的全班人都認為我一定是一個百年難遇的文科大學霸,只學了四天就考全區第九,敢學上四個月豈不是全國第九了?

在之後的歲月里,我的學校待遇達到了上學以來的巔峰:我可以任意挑選自己的同桌和座位位置;可以不上早操和晚自習;可以缺勤我不喜歡的課程;班導還每天早上給我帶豆漿喝……

在所有人的殷切希望下,我順理成章的選了班級最膚白貌美說話最好聽的女生當了同桌,然後帶著她一起選了班裡最靠近花園風景最好的座位,然後……文綜迅速恢復到了全校第九的水準,並且最終穩定在了270分左右,再也提高不了了。

所以說啊,這個學習我始終認為是一件很私人的事情,你非要和待遇聯系起來,這還怎麼讓人不斷進步?


劉大胖:

我覺得我非常適合回答這個問題!我這種波折的人生就是學霸到學渣到學霸到學渣各種循環!

1.最初的學霸生涯
國小在城市讀了一年就「下鄉」了,因為在城裡讀書的底子還算不錯,所以去了農村上國小也能穩定的做了幾年年級第一……但是那個時候好像沒什麼學霸的概念……不細說了……

2.一變學渣
國小五年級回城市讀書,因為在農村的時候幾乎沒學過英語……5年級的時候26個字母我還認不全,天天被英語老師抓去辦公室背單詞……弄得我對英語有強烈的陰影……

3.真正的學霸體驗應該是國中
國中的時候在學校的國際部,同學大多是中文都說的不太好的,所以我這種學弱也體驗了一把學霸的感受:上課的時候,如果有特別難的問題,全班都問遍了,最後老師像使出殺手鐧一樣點我來回答,就會有莫名的成就感啊;考試的時候一般不會思考能不能考第一,而是會把目標定為這次要超過第二名100分還是150分這樣的;初三的時候老師說你可以不用聽課啊,自己想怎麼復習就怎麼復習吧,如果你做其他的習題我可以單獨給你講……以上種種,雖然只是在一個小小的國際部裡面,但是也是「高處不勝寒」的體驗吧23333333

4.高中二變學渣
高中進了實驗班之後,一開始是班級穩定的倒數第二,不管怎麼努力都是倒數第二……後來有一次倒數第一的同學生病沒考試,然後我就成了倒數第一……清楚記得那次數學考了59,哭著給我媽打電話說:「媽我這次數學就考了59」……我媽說「沒事呀,差一分就及格了」……我哭著說:「不是啊,滿分是150」……(以上真的不是段子)
高中數學就一直不及格,後來好像班裡就我一個人不及格,也成了老大難……高二升高三的時候我們要換數學老師了,在高二的期末也就是原來數學老師帶我們的最後一次考試了,成績還沒全部公布的時候,數學老師就特別激動的跑過來跟我說,「你這次及格了!」……雖然及格了挺高興,但是我好像感覺到了他教我這一年是有多麼的辛酸…………

5.後來我又被「強行」學霸了,因為考上了T大
其實我聯考成績在班裡算一般吧,但不是同班同學的人就會覺得你很厲害啊,說你真是學霸之類的……然而那個時候完全不覺得自己是學霸…………

6.三變學渣
再後來在T大順理成章的被各路大神碾壓,成為學渣中的學渣,此間血淚史就不細說了……學渣到在幾乎100%都能保研的地方,我沒有保研成功…………

7.又被「強行」學霸
再然後用了2個月晚上的時間復習(白天有一份實習還有一份做勤工助學)神奇的又跨專業考回了T大……然後又被人說你好學霸啊之類的,雖然我完全不知道是怎麼做到的……

8.現在依然是T大的一隻學渣

我這20幾年的人生( ⊙ o ⊙ )啊!


翡翠森林:

Mark一下,占坑,有空來講述下我的經歷


何橄欖:

看完前面大部分答案,我只有這種感覺- -

首先,你的智商要高。
然後,你就可以隨意被網友/動漫/戀愛/混混朋友/中二情節影響變成學渣,然後突然意識到我不能這樣了/對不起父母/這樣就沒有出路了,之後浪子回頭/奮發圖強/卧薪嘗膽重回學霸模式,成為ceo,贏取白富美,最終走向人生巔峰。

別鬧了行么?


渡渡:

國中時候,最好的兩個朋友A和B都是班裡的保送生,另一個關系好的穩定在班級的前十,我當時的同桌是年級第一,保送去了上海最好的中學,後來又保送去了Top2,現在直博。

關系好的都是學霸,而我聽過最多的一句話是:只要你像XX一樣努力,你也會像他們成績一樣好的。

可是我沒有啊。
我當時的情況大概是班級的20名左右,全年級80名徘徊,我們班一共有40個人,全年級160個人。中游中的中游。

整個國中階段其實內心都非常的痛苦,主要一方面是成績,另一方面是內心感到自卑。整個國中和高中的階段我都非常胖,峰值達到過170斤。而我喜歡一個長得還不錯的男孩紙。
(關於我當時多胖可以參照下面這段對話:我和我老公是高中同學,有次問我老公,你為什麼喜歡我。他說因為我覺得你是個很能理解人的人,性格特質很好。我說如果我還像高中時候那麼胖呢,他說那我們大概就是很好的朋友吧,呵呵呵呵)

我是一個非常奇怪的人,一方面會對自我有比較高的要求,例如想拿第一,想得前幾,但是另一方面卻不願意去刷題,復習。而且永遠有著很多奇怪的腦洞,經常做題時候會走神。

這個成績讓我在中考的時候和我的小夥伴們說了再見,進了一所二流的市重點高中。
而我糾結的狀態在分班考試的時候被再次打臉。
因為我當時喜歡國中同班的男生進了重點班啊媽蛋!
他媽媽看到我媽媽還炫耀了一把啊媽蛋!
我媽的眼神我無法直視啊!
盡管後來學校老師說很多人是開後門的,可是內心依舊覺得對不起父母啊。

然後迎來了高一第一次期中考試。全班依舊40個人。
我考了20多名。
可是我的新同桌還是全班第一。

當時給我的刺激是很強烈的,因為我的國中在全市都算不錯,進高中的時候覺得自己隨便考考至少全班前十,後來活該被打臉。
我最差的科目是理化,物理是真的沒辦法,我就在化學上動腦筋。我整理了一本筆記本,每次把老師上課的筆記加上我看書自己的心得寫在一起,然後—背!
高一第一次期末考試前我已經背得滾瓜爛熟了,題目基本上也都會做。後來那次我考了全班第四,因為物理只有六十多。

真正強烈的刺激是高一下的時候。
簡單來說,撕逼。
很多人都會提到在學校里幾個人小團體集體欺負另外的沒有小團體的孤立者是正常的,也許不叫欺負,而是一種慣性的無視和壓力轉移。誰讓你沒人幫襯呢,逗死你你也活該。
當時班裡有一個比較內向的獨來獨往的女孩子,另一個小團體對她的慣常舉動是打擊,嘲諷。現在想起來其實也算不上什麼作惡,只不過我當時大概自己覺得正義感爆棚,所以寫了篇日誌怒斥她們。。。
說現在覺得自己當初不傻逼也是假的,但是總的來說也沒什麼可以後悔的,但是如果現在的我,絕不會再用這種方式了。
然後矛盾點一下子轉移到了我身上。敵視和吐槽的焦點轉移了,我也成了一個破壞班級團結的份子。
不過感謝我的同桌,前桌和前桌的同桌。沒有讓那種感覺太難熬。
當時自己的想法很單純,「我看不起你們的做法,我就要全方面得超過你們,尤其是學習。」
然後無他,拚命學而已。把每一次考試都當成戰斗,而且是絕不能輸的那種。

最好的狀態,是考語文以前,隨便文言文中哪一個字拿出問,我都能說出來又幾種意思,在哪篇文章里分別使用了,和它的每個意思同義或近義的有哪些。

「少年這不是考試啊,這是戰斗啊。」

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想比當時喜歡的男生要考得好。

上海聯考當時不是考文理綜,而是語數外+單科,單科就是指在物化生政史地裡面選一個就行。例如我選的是化學,我高三一年就只上語數外化。

高二的時候還沒分班,但是學校根據每個人的選的單科分了班,每周選同一個單科的人會每周在一起上兩小時課。就連這兩小時課的小班都是按照成績分的,我和同桌學霸大胸妹都在這個成績好的小班。然後我又看到了我喜歡的男生。

當時的心態就是我要好好學習啊,我要被老師念名字表揚啊,我要被他看到啊。
可惜後來由於該班能人比較多,我撲街了。被表揚的經常有我的同桌,我老公(當時還是呆萌連帽衫清瘦的少年),以及我的好基友(當時不熟,後來意外考到了同一個大學)。
不過喜歡的男生也沒有被表揚,所以還好啦。

高三的時候分進了提高班,又開始被虐了,而且被虐的級數還上升了,因為老師安排每周往旁挪一排,就相當於每個人都有兩個同桌,我的左右兩位,一個全班第一,一個全班第二,簡直萬箭穿心。不過講真,小測驗的時候都是一級棒的助攻啊哈哈哈哈。
而我老公也和我分到了一個班,他的愛好是每次考完試拿著計算器來跟我說:你每門課多少分啊,我來幫你算總分吧。藉此推測他自己的全班排名。

高三沒有什麼可寫的,我又維持了我一貫學渣的本性,在全班14、15名的樣子,結束了我高中的生活。最後考上了某211,完。
至於同桌學霸大胸妹,在985的醫學系奮力直博中。

而喜歡的男生,最終還是泯然眾人了。

這不是一篇很好的回答,因為我沒有做過真正意義上的學霸,唯一一直拿的出手的科目是語文,其餘的也都是爾爾的水準。成績最好的時候也不過在年級前三十,全班前三。沒有拿的出手的獎,在我高三渾渾噩噩看小說的時候,我的國中同班同學們已經Top2保送了好幾個了。我覺得嚴格來說,我都沒有認真得好好學習過,但是我體會過那種想要學習的心情。

青春期的時候,有許多的痛苦,和不切實際的迷戀,難的是把它們引導到一件該做的事情上,當成動力。我幸運的是,在我覺得最難熬的時候,我沒有試著去放任自己。回過頭來想,你會發現其實象牙塔是個很簡單的地方,你有實力,大家都尊重你,哪怕不喜歡你也不會來欺負你,而你是墊底的時候,除非你真的非常非常擅長社交,不然很容易就是受到群嘲的那個,連老師都不會來幫你。

大學以前,是一個沒有人會真的在意你內在美的階段,無論你有能力,會社交,還是有其他方面的天賦,都不會有很多人來在意,而大學並不是完全的自由,只是你有能力的話,你會獲得更多的機會,有更多的空間,這就是差別,

最後說一下家人。
很多人談學習的時候都會談到父母給的壓力。我有一對很好的父母,家庭的氛圍也非常和諧,我爸媽平時很忙,幾乎不來管我真的在學什麼。我 爸媽有一點好,哪怕我讀書最渣的國中階段,他們也不會在親戚和朋友面前絲毫不留情面得罵我笨,說我讀書不行,而是會善意得提起我語文又考了第一,作文又被選了範文等等。

我媽平時也會以鼓勵我為主,雖然這次還不是很好,但是有進步啊。你這次沒考好,但是你上次不錯,這說明你都懂,你看看是不是哪裡粗心了,等等。

雖然這不代表我就是自由的,因為我爸和我每一個任課老師的關系都很好,我考得不好他知道得比我還快,這一度給我帶來了很多的煩惱,感覺自己被老師特殊對待化了,老師會把你的錯誤放大,然後放到我爸面前,再導致我在家接受教育。
我曾經為此決定痛苦過,不過我仍感動於他的一片苦心。

謝謝我有一個很好很好的阿公,在我人生的每個階段都告訴我雖然離開了學校,可是學習更在於生活中。我很想念他。


瑩瑩:

一直是半渣,愛走神從國小開始就生活在自己的世界裡,感覺速算沒別人快,反正也不是第一,能及格就行。不小心粗心數學就有一次考了9分。各個城市轉學,國小讀了三個學校,光安撫自己交新朋友適應新環境就夠我受了。開始的第一個學校是省重點,學生貭素還挺好的,第二個去了另外一個城市的區重點,各種打架,不得不打,又打不過別人,我每次打不過就告老師是個大鼻翅。第三個學校是個省重點,突然發現沒人打架了!很不適應,開始暗戀班上的男僧。

國中上了個省重點,差幾分爸媽給跑關系跑進去的。進去也對學習根本不上心,不過無形中覺得鴨梨好大。初二轉學到了北京的區重點,我在不知不覺中逆襲了!不小心考了個全班第一!被各種捧,榮譽感激升,天天放學都看書,而且我都開始預習了!

跟考第二的女生成了最好的朋友,一直暗地競爭,保持我第一的位置。

感覺渣轉霸是對人生非常好的一種激勵。


文森Vincent:

說一個與題目無關的想法,其實不是你霸轉渣或者渣轉霸,而是你周圍的人變了,你的參照系換了,你是不是學霸或者學渣就不一定了。拿早起這個事情來說,在勤奮的人裡面,這個就不算勤奮的標准,大家都早起,反過來,在懶人里,早起這個必須是勤奮的標准,你吸過凌晨三點的霧霾么?哦,那是學霸吐出來的氣︿( ̄︶ ̄)︿


Yuting Chen:

國小:學渣
中學:學霸
大學一二三年級:學渣
大學四年級:學霸
PhD:學渣
Mark之 明天繼續

6月13日
國小之前,沒有受過任何學前教育,拼音不會,10以上的加減不會,也不認得幾個字。上了一年級學習吃力,經常給老師罵,請家長很經常的。同學們也經常欺負我,男女都會。
努力了一個學期,成績總算中等了。盡管如此,也沒有很好。
國小期間,盡管後來因為進步受到老師表揚,這並沒有讓我在班上的地位提高多少。以前看不起我的依舊看不起我。
現在想想那段日子,真的很心酸。有那麼一段時間,放學回家的路上,班上一些同學朝我扔石子(有個建築工地);被個子比我高的女同學群毆,還被威脅。因為我當年學習不那麼好,老師基本上也不管。
國小同學聚會我都是不去的,盡管後來他們聽說我又是出國又是讀博的,都來主動聯系我,相比之下,他們混得不好。我並非記恨,只是不想回憶那段時光罷了。

逆襲是在中學。
我國小那個班貌似就我一個上了那個中學國中的重點班。然而,因為我媽媽是那個中學的老師,所以大家都說是因為我媽的關系。有人甚至當街久叫囂說這不公平。後來貌似是去看了入學分班考試成績後,大家才沒話說了。
中學期間學習成績上來的原因很多。我中午去媽媽辦公室吃午飯,直接在她辦公室午休或寫作業,保證了好的環境;我媽媽和我的任課老師們以及班導的關系都很好,能夠做到隨時監督和即時反饋;她也是很嚴於律己的;她對我們班的同學們都很了解,她教過我們班的一門課,所以也了解我跟最好的同學差距在哪裡。
中學時代,忽然覺得腰桿挺直了。每次考試都是大家以我為榜樣,各種三好學生,競賽獲獎。
中學的優秀與否,直接關乎聯考,聯考直接關乎前程。我很感謝我媽媽,她也桃李滿天下。
因為學習好,老師對我信任,也對我有所偏袒。

寫到這里,我悟出一個道理:有一個好的環境對一個人的成長很重要。以後也盡量讓未來的孩紙上重點國小,那裡的孩子貭素比較高,不會互相欺負。
然後,整個社會和人心早就不是悲天憫人的了。國小期間之所以被欺負了老師還不管,而且我那些國小老師知道我媽是他們同行,不僅因為我學習當時學習不行,也因為家裡無權無勢。

帶著大家質疑上了大學。之所以質疑,我聯考超了一本很多,足夠上北清浙復交以外的所有大學,然而我去的是當年知名度很低只有一屆畢業生的「貴族學校」。然而,我卻成了學渣。
英語比我好的很多,證書比我考地早的很多,看書比我快的很多,比我會查資料的很多,etc.
甚至還有人大一一來就自帶雅思6.5,他們高中考的。
同學們都是各地省重點的,外國語學校的。大一上語言課,我英語說的跟得了口吃似的;二年級的課各種reading看不完,考試寫不出,presentation不流暢;三年級去英國交換,課沒選對,essay分數比人家英國本地學生低很多。不過每年能拿到一點點的獎學金。

逆襲在大四。因為學校要控制一等學位的人數,對大四上學期大家的分數都很嚴格。大家知道成績後哀鴻一片。大四上學期,我選了很多finance 的課,加上economics 的課客觀部分比重很大,所以成了商學院第五(500多人)。後來順利地拿到了一等榮譽學位,還拿到了3000胖子的獎學金。

不過,大學是一個小社會。早已沒有升學壓力。成績好說明不了什麼。或者這么說,成績好,人家就找你借筆記,借作業答案,僅此而已。沒有人羨慕,或者表揚。我成績好,可是其他女孩子找到了好老公,好男票,我沒有;其他同學找到了好工作,我還在讀書;其他同學因為好的實習經歷上了名校,我也沒有(因為大三成績差,申請用大三及之前的成績,自己又沒用什麼像樣的實習經歷,就給英國華威大學MSc Economics據了,全系就我一人被華威大學拒)

上博士之前發了論文,也不過讓人覺得比較特別而已。
所以大學的學霸貌似不會有什麼特別的感覺。

讀了博士,又成了學渣。讀到PhD,都是當年學校里的學霸們。所以各路大神常見,他們不僅活躍在各種journal papers里,也活躍在Aorqu上。讀完大家的論文,或是Aorqu上的回答,總有醍醐灌頂的感覺。

從學霸到學渣,抑或學渣到學霸,我們都經歷著社會階層間的分流。

慚愧,這條是我在Aorqu上最長的答案。


王景隆:

嗯,說說我的故事吧。。

初一初二一直處於非常浪的狀態里,雖然自以為腦子非常好使,但是每次考試結果出來都狠狠打臉,一直徘徊在年級50名左右。。
轉眼初二下學期期中考試,考前心想:老子這么聰明,這次一定分分鐘秒你們。。

然後。。。。我就決定和我同桌互相對答案。。。。(捂臉)

結果出來是年紀第四,老師讓我上台介紹經驗,我只好紅著臉瞎扯一番。。。
很快期末考試就來了。心想:期末監考這么嚴,沒法對答案,豈不是又要被打臉了……

結果不小心考了個年級第一。

也許這就是命運的安排吧,從此年級前十沒跑過。


渣狗王:

別被那些在學霸學渣之間數次轉換的人寫的文章騙了。因為它們的作者有共同的特質:
不是智商碾壓大多數人就是網路寫手


Aorqu用戶:
初三轉校
學霸變學渣
朋友一下子多了不少


BrianLiu1:

說實話剛經歷過聯考的我最適合回答這個問題了……因為我從小到大一直在考砸最後一次大考然後不停重新證明自己……
小夥伴們估計也會看到吧……所以也就不匿名了。如果哈爾濱有人看到這個回答還聽說過今年哈師大附中有個聯考數學選擇題答題卡塗串了的,那恭喜你見到了故事的主人公
說實話我這人一直有著模擬各種美滿,結局各種悲慘的習慣,中考的時候就因為作文寫跑題意外的連哈師大附中的尖刀班都沒進去。雖然遇到了一生的朋友們,但是還是覺得很委屈。
先說失利吧。無論中考還是聯考,那種意想不到的落差也是極為痛苦的。國中從全市最好的哈工大附中的五六十名跌到差點沒進師大附中,高三幾次模擬穩定的學年前二十跌倒守家待業留在哈工大都沒進英才學院。最痛苦的就是那種「考得怎麼樣啊……沒考上哈三中啊……太可惜了」「哎呀留在本地也很好啊,考研再努力一樣的」之類的安慰。其次就是看見那些跟你水準差不多,有些甚至不如你的人都考上了清華北大上交復旦,半夜裡就想起他們一起結伴坐火車飛機去報道,在我利用科創報告以前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那幾個校園里漫步,而不是留在一個呆了一輩子的城市

再說逆襲,我高中是普通班的,雖然尖刀班並沒有自視甚高的,但是說實話,還是因為自卑總感覺受到了一些歧視,例如有一次失常考了學年一百多還被人說做也就是這個水準……委屈嗎?委屈,甘心嗎?不甘心。虎落平陽之類的說出來顯得自大,但我那時候就是那麼想的。高中三年最大的目的就是要奪回屬於我的,奪回那個簡單的要死最後靠誰的字好看判定得分的荒唐中考所奪去我的。穩定在學年二十名以內之後,至少重新找回了自信吧,跟老朋友們說話也不覺得自己低一等了,雖然根本沒準備也能壯膽去學科競賽混幾個獎了,在班級里也敢說話敢鬧了。失去這些原先就有的快樂,再奪回來,那種感覺是能把這快樂加倍的。

最後說幾句吧,其實個人感覺,這種大起大落歸根結底是心態的問題,如果有學弟學妹的話,聽我句勸,不要把考試看的太重要,否則稍微有點不順著自己的事情,緊張就能加倍放大最後導致心理崩潰,我的數學塗卡就是這種結果。這個理論最好的證明,就是有降段的保送神們很少有失常的。因為內心裡已經不怕失常了

另外,我也沒有任何一絲的對於附中和工大的不敬。附中一直就是我心中全哈爾濱市最好的高中,充分的自由給了很多我這種有點不乖甚至有點反常規的學生一片生根發芽的土壤。個人覺得自己對不起附中的培養,沒考出該考的成績爭點光……反倒成了反面教材……至於工大,就像我自主招生面試時候說的一樣,工大附中的四年生活,已經把工大變成了家一樣的存在。從小到大這么多年,哈工大兩個每一個角落都快了如指掌了。我工航天、機器人的絕對強大不必多提,其餘工科的排名也都很高,專業排名全國前三的也比比皆是。我也很感謝工大在我聯考之後最落魄的時候,給了我和其他很多人自主招生的第二次機會,讓我用漂漂亮亮的自招分數重新給高中生活畫上句號。我更感謝工大讓我通過這個機會,跟很多經歷失利或者想為家鄉高校做出一點貢獻的朋友們留在一起。

所以現在,既然不是清華北大也不是英才學院,那麼就按照高中三年再來一遍,四年以後我一定回來再補一段逆襲的故事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