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問題描述:從離開一個網站,到離開這個世界,有別人的離開,也有自己的離開,該如何看待「離開」一詞?
, , , ,
靜靜:

現在在Aorqu首頁上看到這個題目,遍體生寒。
這個題目似乎離開前就看過吧?似乎,好像。

本人已經離開之前工作生活的城市半年了。實在沒辦法,不得不離開。
離開生活的城市,離開熟悉的人,離開多年的公司,離開多年的同事,離開朋友。獨自前行。
吶,這就是感受一:獨自前行。

對我來說,離開生活工作的城市,就像死了一次一樣。世界被摧毀的感覺。
那些與當前世界的連接,那些喜歡的人,那些喜歡的地方。被一刀割裂了。
吶,這就是感受二:就像死了一樣,世界被摧毀的感覺。

離開前的一段時間,聽到一首歌,《再見再見》。
離開前的一段時間,聽著這首歌,瘋狂的念叨,再見,再見,再見,一百遍,一萬遍。
走在路上,默默的念叨,再見,再見,再見。現在隨之想起過去的場景,一種無奈感。
當時每個人都要問我一遍,為什麼要離開?我都很誠摯的說,我也不想。我也不想呀。
吶,這就是感受三:無奈。

記得回來前最後一次吃飯,在路上時,你說,真的是好神奇啊,天南海北能在這里相遇。
是好神奇。只能說,緣分吧。緣分啊,緣聚,緣散。相逢,相知……額,無後續離去……
吶,這就是感受四:傷別離,別離也許是永遠。

我已用盡全身力氣,依然不在一個世界裡。
那麼讓我,最後握緊你的手,一起說,
再見,再見,再見,再見,再見,再見,再見,一百遍,一萬遍。
如果永遠都不再見。

再見,再見,再次說一下再見。這個問題,是要讓我再次告別過去嗎?
不得不說,好神奇,我在寫這個回答,接到了一個電話,那個城市的。

過去如夢如幻,現在如夢如幻。
過去如夢如幻,站在現在來說,過去的生活真的是像夢一樣。
現在如夢如幻,對於過去的生活來說,現在就像在做夢一樣。
吶,這就是感受五:如夢如幻。

就寫到這里吧,回憶泛濫。回頭看下問題,離開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額,真是要死的感覺。


樹先生hansen:

人生天地間,忽如遠行客。

我想,人生呵,終究還得一個人的旅行。 從一個地方開始,到一個地方深埋。這場旅行從一開始便讓所謂命運逼迫,無法止步。這條路上,你並非絕對孤獨。在每一段人生路上都會有人來陪伴你,會談心說笑。可是,然後呢?我們終究會在不同的分岔口選擇不同的方向,繼而走向不同的旅行,再見亦是相似的微笑莫不相識的人生。

這一生絕談不上是一場坦途,我們爬過高山,走過冰原,開過花開,徜徉過鬧市,可終究呢,這些風景漸漸變成了回憶。我們最終還是選擇離開,我們別無選擇,或是為了人生,或是為了某某,終究和我們熟悉的種種訴說了一次次離殤。

這便是世人成長。 而我私以為,我們一直在失去,一直在尋找。

無論何時都在尋找 希望能在某處找到你
對面的月台 小巷的窗戶里
明明知道你不可能會在這里
如果願望能夠實現 我希望馬上到你身邊
如今沒有我辦不到的事
我會賭上一切緊緊擁抱你

如果只是為了排遣寂寞
應該不管是誰都無所謂
但是在星辰要落下的夜晚
我無法對自己說謊
One more time 季節啊 希望你別轉變
One more time 與你嬉鬧的時光啊

無論何時都在尋找 希望能在某處找到你
就算在路口 在算在夢中
明知道你不可能會在這里
如果奇蹟會發生的話 希望馬上能讓你看到
全新的早晨 從今以後的我
還有過去說不出口的「喜歡你」

夏日的回憶在腦中盤旋 突然消失的悸動

無論何時都在尋找 希望能在某處找到你
在黎明的街頭 櫻木町
明明知道你不可能會來這里
如果願望能夠實現 我希望馬上到你身邊
如今沒有我辦不到的事
我會賭上一切緊緊擁抱你

無論何時都在尋找
希望在某處找到你的線索
旅途上的小店 新聞的角落
明明知道你根本不可能會出現
如果奇蹟會發生的話 希望馬上能讓你看到
全新的早晨 從今以後的我
還有過去說不出口的「喜歡你」

無論何時都在尋找 希望在某處找到你的笑容
在等待快車通過的 平交道
明知道你不可能會在這里
如果生命能夠重來 無論幾次我都要到你身邊
現在我已經 別無所求
除了你以外我什麼都不想要

就像是歌詞里寫的。
到底還要失去多少,才能再得到你。
如果只是為了排遣寂寞,應該不管是誰都無所謂。

我最近在想,我究竟想得到什麼? 也許吧,其實一開始我所得到的就是我生命中最美滿的時候。親情,溫暖,笑容,肆無忌憚。 可隨著時間的流逝,命運的變遷,所得到在不斷老去,失去。委屈不滿開始在心中不平,那時候,征程就開始了。也許這趟征程並非是星辰大海,而僅僅是一場夢鄉。在夢里,我可以肆無忌憚去享受我最開始擁有的美好。

可是呢,我終究被生活所迫,依舊在不斷離開。 離開我所珍惜的,所渴望的。

年少時候我在心愛物什消失後,會哭。不過一兩個小時。
年長後在時間的流逝中感嘆物是人非,會悲。或長達一生。
當我找到我所得到的某某的時候,會笑,但亦逐漸明了,我現在所得到的終究會失去。

曾經想過挽回,曾經想過不斷尋找,但終究無法抵擋這歲月呵。終究有所領悟,便開始好好珍重這場離別。

去年的時候,畢業時候的聚餐,大家開心談話,彼此喝酒,我大醉不省人事。 那年少的時候,我在這個班級有著各種美滿的回憶,我或多或少得到了不同的精神所需,建立了或親或淡的感情,可是呢,畢業後,我們這些年終究有著不同的時間和命運安排,再相聚時還能如此嗎? 所以,我大醉,向此刻的告別,告訴他我曾用心珍惜這段時光,再到相見時,我便不再別離了,因為早已不是熟識的彼此。我想離別的,正是那段時間和彼此交疊的命運吧。

你說人生如夢
我說人生如秀
那有什麼不同
不都一樣朦朧
朦朧中有你
有你跟我就已經足夠
你就在我的世界
升起了彩虹

簡單愛你心所愛
世界也變得大了起來
所有花都為你開
所有景物也為了你安排
我們是如此的不同
肯定前世就已經深愛過
講好了這一輩子
再度重相逢

簡單愛你心所愛
世界也變得大了起來
所有花都為你開
所有景物也為了你安排
我們是如此的不同
肯定前世就已經深愛過
講好了這一輩子
再度重相逢

肯定前世就彼此深愛過,講好這一輩子就再度重相逢。
屆時,再話往生。

還有
人生忽如寄,抱緊眼前人。

-------------------------------------------
如果讓你列一個最功利化的書單,你會列什麼? – 樹先生hansen 的回答


高斯:

當我捧著一本我愛的書,停滯在路邊的長椅,目光流離在過往的足跡、情緒中,來自海邊的狂風卷著斑駁的時光,我似乎不存在於這個世上,我只是現在的過客。


Todd Wu:

大概是在對過去的連貫生活說再見的那一個瞬間吧

那些生活於此便死了 帶著那些生活的自己則依然默默向前

2009.06.23
正式出國的日子
父母 三兩好友 上海浦東機場海關入口 “1 2 3 笑”
現在看看照片上的我們真是燦爛
入關 安檢 登機 起飛前也沒有任何感覺 只是踏上未知的一點點害怕和更多的興奮
日本轉機 再起飛 機艙暗了下來 眾人入睡
無比清醒的我挑了一部看起來標題霸氣的2009年奧斯卡最佳外語片
是的
入殮師

這樣的緩慢的小心翼翼的講述
作為送行者的他們冷靜謹慎卻又溫情的讓死者體面的離開
在飛機上強忍著不哭出聲的我
每一幕一句台詞都讓自己懊悔於幾個小時前沒有和每一個人好好的用力的道別

“謝謝你了 後會有期”

“逝去並不是終結 而是超越 走向下一程”

可能飄洋過海的大家都會有一樣的感受
離開越久 就越想回到原點
也就越感到身不由己的斷層

“它們想回家 回到出生地”

片中主角小林君在妻子不能忍受自己的職業回了娘家後 堅持的工作著
偶爾心情的展露則是坐在草地上 認真拉著自己孩提時代的大提琴

每個人都差不多
任是什麼人什麼事在離開了以後
無論在當下看起來有多麼不可理喻
依舊是要體會究竟留下了一個什麼樣的自己

反省曾經能否做的更好
感謝所有陰陽差錯的決定

我現在過的很好
只是我依舊討厭那個海關口

“知否 知否 應是綠肥紅瘦”

-完-


李不二鑫:

關於離開,我有太多的話,但卻算不上有太多的經歷,我閱歷有限!
2010年我真正意義上離開家,離開生活了17年的小城。高中沒有畢業的我,懷著激動的心情踏上了開往北京的火車。那一次的離開,讓我心中似乎豪情萬丈,默默對自己說了無數遍,男兒志在四方!
2011年從家裡過完春節,準備再次離開家去闖盪。有了之前一年的艱難生活,突然覺得很不舍的離開家,不捨得離開父母,心中默念父母在不遠行!當媽媽給我說,「在外面好好乾,360行行行出狀元,既然不想上學了,要去闖闖,在外面就要爭氣「 我聽完這句話雖然心中還有很多不舍,但是還是毅然決然的離開家,去了廣東。自己選擇的路跪著也要走下去。
2011年年底,在外面又是一年,又是碌碌無為。那一年我打算去當兵,然後就再次離開家去了離家很遠的地方去當兵。這是我第三次離開家,去到離家很遠的地方,也是這次離開家去部隊的經歷讓我成長了很多。
關於離開,我想說,一生中為了生活為了事業,我們會離開家,離開親人,孤身去遠行,去打拚。離開時總會讓人的心刀攪般的疼,或是隱隱的發痛。既然必須要離開,那就把每一次的離開變成人生中一次力量的積蓄,當成向上走的一個台階。每次離開都讓我們成長,男兒志在四方!


半黒幺:

那一年,先後失去了我的愛情和生命中最重要的兩個長輩,只記得淚都哭幹了,回去參加完葬禮連夜坐大巴返回,車上沒有座位,是帶卧鋪那種,燈滅了,大家低頭刷著手機,手機熒幕的亮光刺痛了我本來就腫得跟核桃般的雙眼,還充斥著各種難聞的氣味,我坐在不足半米的過道,連個依靠的地方都沒有,身心俱疲,我戴上口罩,企圖把整個人都封閉起來,不想看見外面的世界,也不想外面的世界看見我,眼淚還是不聽話地往下掉,伴著只有我自己才能聽到的抽泣聲,我很想找個人傾訴,可又不知道該跟誰傾訴。那一年我嘗盡了離別的滋味,總是在噩夢中驚醒,我希望我只是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可是醒來之後發現,一切真真實實發生著,該走的人已經離開了,再也無法觸碰,那時特別想吃一種葯可以讓自己失憶,失憶了是不是就不會痛苦了呢?


波洛的熱朱古力:

最贊回復引用了《少年派》裡面著名的那句:人生就是不斷的放下,可遺憾的是我從來沒有好好道別。
其實,真正內心在意的離開,無論如何道別,最終都會覺得這個道別還是不夠。
小時候爸媽把我的小狗送走,我哭的死去活來,總覺得從沒有好好養它。國中時阿么去世,我哭的死去活來,長時間內都在悔恨,沒有好好的孝順她。一個朋友不辭而別,我一直鬱郁在心,後悔當初沒有真誠以待。所以怎麼才算好好的道別?當你極力要挽留的人離開,當你堅信會永遠的人不再來,無論道別多少次,無論之前多麼親近,都會覺得不夠,還是不夠。
離開大概就是這樣:突然抽離掉你的擁有,讓你恍然明白它的可貴,放大它的意義和重要性,念念不忘,時時迴響。
王家衛說,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別重逢,我總不大理解。倒是覺得,世間所有的相遇都是為了離開,就像所有的擁有都會失去。不是你先走一步,就是我先走一步。所以當我離開時,我盡量有一個瀟灑的背影;當你離開時,我盡量想你想的久一些。這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告別。


草莓蛋糕:

不請自來。看到這個題目的時候,我畢業不久,準備離開公司跳槽到另一家,趁著這個機會還打算離開家補給自己一段畢業旅行。
還記得畢業的時候,臨近畢業的一個月我整個人都不太好,每天晚上都會驚醒,只有看看身邊的小夥伴,知道自己還在學校才安心。在學校里走著的時候會莫名的流淚,倔強的送走了所有人才買好車票離開。我永遠都記得我離開的那天,一個人起了個大早徒步走遍了學校的每一個角落,臨近中午,快出學校門的時候突然下起了大雨,也就是五六分鐘的功夫,當我踏出學校東門的一刻,雨停了,那一刻我覺著心裡有什麼東西不見了。畢業的時候我寫給我自己一句話:「親愛的,畢業之後你是要吃苦的,挺不住的時候想想現在的你」。離開學校就像一次重生,各種心酸和難受只有自己知道,就像用刀子一點點劃開自己的心,同時面對的是未知的未來。
畢業之後我來到了在學校實習的公司,工作輕松待遇也不錯,離家只有十五分鐘的步行距離,在擁堵的大城市簡直是天賜的待遇,但是我要離開了,為了磨鍊自己,我選擇了跳槽。這次的離開,我的內心更多的是對新環境的憧憬,雖然也伴隨著不安,但是我知道我的離開是對的,能帶給我更多的東西,這個離開是堅定的。
趁著換工作的空擋我打算補給我自己一個畢業旅行,這是我第一次自己背上行囊做一個背包客,自己訂路線,訂酒店,訂機票,這次的離開是對我的錘煉。
離開的定義有很多,總有人會離開,自己也會離開一些人,要在還在一起的時候珍惜當下,讓離開之後的日子沒有遺憾。
最後,我想寫一句我最喜歡的話作為結尾——最好的時光就是明日永不到來。
不到來就不會分開,希望每個人的人生多相聚,少別離。


匿名用戶:
離開大概是世界上最猝不及防的事情了。像去打開一瓶被搖晃過的可樂,你知道你得慢慢地,小心地,做好準備,可是一擰開依然是爆炸。

即使你做好了所有的準備,可那也只是離開的準備,並非離開本身。

很少有分手是突然發生的,你會非常愛一個人,以至於非常、愛都無法形容,你甚至想住在她的肺里,呼吸她呼吸過的空氣,你無聊的時候會寫他的名字,你看見她的眼睛就想笑,可你還是會隱隱有那樣一種預感,你們就快告別了。

但即使做好了一切準備,即使早就猜到了結局,在真的說出我們分開吧的那一瞬間,你還是覺得難以忍受。不管是恨過還是愛過,不管緩沖多麼漫長,不管離別多麼沉重,真的離開的時刻都讓人覺得太過突然,好像,再多的鋪墊也不夠。

也很少有死亡是突然發生的,只要不是當場斃命的意外,你就總得看著一個人老去,或者也可能是看著他奄奄一息,看著他靠葯物和機器維持生命,等著放棄或者結束。

但即便你已經做好了離開的心理準備,當目睹死亡時突然覺得心突然被揪走了一塊,可樂的汽冒著泡離你而去,剩下半瓶糖水。

沒有任何友誼的告別是來自某一瞬間的,通常,你逐漸開始意識到你們三觀不合,因為一件件小事萌生離開的念頭。

而離開的那一瞬間,不管是如釋重負,還是痛哭一場,你都會在那一瞬間意識到,你失去了她,你們再也不是朋友了。

至於長大,當然也是如此,你知道孩子會慢慢長大,你知道父母會慢慢老去,你當然清楚這都會發生,可當你聽見她戀愛了,你看見了她的第一筆工資,你發現你快結婚了,你發現爸媽快退休了。

只有某些瞬間,你才能突然有實感地清楚,你的孩子要長大了,或者你長大了而你的父母老了。然後,拎著箱子離開家的那一刻,才叫做離開。

我想離開往往如此,你知道離開的存在,可你從來沒想過,或者也無法想到離開的那一瞬間你心中是何感想,只有真的去擰開那瓶可樂,你才知道那一刻你到底在想些什麼。

有時候是狂歡,喜悅,解脫,也有時候是絕望,後悔,崩潰。


虹小妹:

離開是為了帶著更好的自己回來。

從小到大我們都會經歷很多離開,其實每一次離開都是為了去遇見那個更好的自己。

畢業後成為北漂大軍中的一員,趕上節假日難得回家,一貫威嚴霸氣不善於表達內心柔軟情感的老爹居然比老媽還要嘮叨,大學幾年從沒有過被接被送經歷的我居然被老爹專車接送,剛上火車電話就打過來~離開時老爹總會說哎這一年也回不來幾次。

爸媽一天天老去,你在社會這個大熔爐的磨練中漸漸懂得了責任與擔當,離開的感受有很多,但離開的那份篤定都是因為,你有更想要的生活。


鄧若非:

遇見是兩個人的事,離開卻是一個人的決定,遇見是一個開始,離開卻是為了遇見下一個離開。這是一個流行離開的世界,但是我們都不擅長告別。
——米蘭·昆德拉


歐吉桑:

2012年11月26日。我總算要離開這個枯燥無聊的軍營了。

曾經在腦海里幻想過無數次這一天的場景,靠著對這一天的期待,度過了枯燥的兩年生活。

不過,當這一天真的來臨了,我卻並沒有想像中開心。

摔擒還沒練熟呢~
障礙成績應該還可以再提升一下。
攀登下滑還沒學會。
好像還欠門口小賣部大爺兩塊錢沒給。
炊事班的刀有點燉了。
曉偉該那逼樣也要當班代了。

太多太多的事情充斥大腦,讓我根本無法安靜下來享受退伍的喜悅。

老覃他們現在應該已經去火車站了,老兵退伍得去執勤。嗯,最後還能看他一眼。
要上車了,跟來的時候同一輛大巴,司機還是那位老班代。我應該高興啊!我強迫自己想著退伍之後的幸福生活,我要睡到自然醒,我要手機開鈴聲,想吃啥吃啥!想著想著,突然感覺眼眶有點濕了,不能哭,窗外戰友還看著呢,我得像個爺們一樣!

去火車站的路上,我們復退的老兵都很堅強,大家都在憧憬退伍後的生活,互相吹著一如既往的牛逼,沒一個哭的,我想想也對,畢竟又不是蹲監獄,有啥好哭的~高高興興回家,開開心心見父母。

到了火車站,看到了老覃他們一身軍裝筆直的站在入口,慢慢從他們身邊走過,不知道從哪傳來的抽泣,什麼男兒有淚不輕彈,這時候早已拋棄九霄雲外。幾十個大老爺們,抱著身邊最近的戰友,嚎啕大哭,哭的跟個孩子一樣。想說卻不知道說什麼,我們不知道自己在哭什麼,不舍?解脫?我只知道在那個時候,我只想哭……

火車開動的那一刻,排長站在窗外:「敬禮!」
這一次,我們沒有嚎啕大哭,只是咬緊牙關,任憑眼淚在眼眶中翻滾,堅定的抬起右臂,完成我們軍旅生涯中,最後一次敬禮!

再見了,我的戰友!
再見了,我的青春!

此生不悔,如果國家需要,我義無反顧!
這或許是每一個退伍軍人心中最堅定的信念……


一夢成魔:

那段時間最害怕的事就是醒著,已經說不清是什麼感覺了。


匿名用戶:

1、
高三冬天,正在學校備考,爸爸去學校接我,說家裡有點事。
當時心裡咯噔一下,知道是阿么不行了。
外面下著雪,熱淚流了一路。
姑姑伯伯們全都在,阿么偎著厚厚的被子躺在炕上。
眼睛閉著。
「阿么……我回來了。」
我趴到她面前,握著她的手。
她的那雙從小到大,牽過我不知道多少次的手,已經瘦弱,枯槁,嚴重的變了形。
阿么吃力的睜開眼睛,她的眼睛那一刻竟出人意料的清澈,明亮。
「阿么….我回來了….」
我感覺到她的手指在手心裡略微的動了動。
那個時候她已經說不上話。
她看了我一眼,那個眼神我知道她是有話要囑咐我,但是她說不出來,她閉上了眼睛。

後來大人們把我們趕出房間,說是小孩子不宜在跟前。
我執意不肯。
阿么後半夜斷了氣。
我遠遠的站在門後面,看著她急促的喘息驟然停頓,看著姑姑們七手八腳的給她穿壽衣,聽著她們抑制已久的嗚咽變成嚎啕,伯伯叔叔們忙著叫人打電話走進走出……
那個時候我反而沒有流淚了,只是靜靜地站著,看著,聽著。
看著這場早已準備好相關的儀式,看著所有人為這場儀式作揖。
你明明白白的知道,你抓不到了。
就像自己身上的一脈血液,被慢慢的抽離身體。

你知道她再也不在了。
再也不在了,永遠。

2、
跟前男友分開也是在冬天。
他在qq上問我的,說你畢業之後怎麼安排的。
我知道他的潛台詞,我實在太了解他了。
我說,回老家。
他說,我們,有緣無份。
我笑了笑,笑他到最後還如此偽善。
笑著笑著就哭了。
我說我一月底的火車票,走之前再見你一面吧。
他說好。
走的前一天,我化了妝,套了一件灰藍色外套。
剛入冬的時候給他買過一件加絨睡衣,疊好,包起來。
手上的那個他送了兩年的戒指,上面小顆的翡翠石頭已經暗淡了。
也許因為長胖了,退了很久才摘下來。
手指上有細細白白的一圈戒指印。
拿濕紙巾擦拭了一下,放進戒指盒裡。
把戒指盒裹在睡衣里。

那天也是下著雪。
見到他,他笑著說,多大的人了還老是穿運動鞋,什麼時候才能長大。
他伸出手揉了揉我的頭發。
像當初第一次約會一樣。
我把東西遞給他,給你買的睡衣一直沒給你。
謝謝,他說。
他那時候還在上班,他說,我不送你了。
他的頭發打理的還是那麼整齊,眼睛溫潤,嘴巴有一點點干,下巴冒出一點青色的胡茬。
我盯著他看了幾秒,心裡告訴自己,這是最後一次見面了。
我本來想伸出手摸一摸他的臉,後來想想還是算了。
你該回去了,我說。
他點點頭。
一會他開車走了,我在後面揮了揮手。
不知道他有沒有看見。
雪一直下,冷的,南方城市的濕冷。
我的眼淚終於掉了下來。
沒打傘。
站在空蕩盪的車牌下面,眼淚一直掉一直掉。

我知道我再也見不到他了。

3、
我國中的時候養過一隻小狗,很小一隻。
抱到我們家來的時候才剛生下來沒多久。
不是那種什麼名貴的犬類,就是那種長不大的小土狗。
我叫它豆豆。
它是我第一次養的寵物。
我給它洗澡,餵食,遛彎。
它的毛很軟,很蓬鬆,跑起來就像一個小肉球。
特別可愛。
我性格比較孤僻,沒有多少玩伴。
那個假期和它在一起,是我為數不多的歡樂時光。
後來假期結束,要去上學,兩周才能回一次家。
我求父母一定要把它照顧好。
在學校的兩周真的特別想念它,想到它毛茸茸的樣子就開心。

後來終於熬到了回家。
我喊它名字,沒有回應。
媽我的狗呢,我心裡已經有了不好的預感。
那個,你大伯想要,我就給他家了。
母親囁嚅著說。
你幹嘛要給他,你憑什麼給他,那是我兒時時候鮮有的頂撞。
我像瘋了一樣跑了出去。
平時的我都是很乖的,母親那天也被我嚇了一跳。
我氣喘吁吁的跑到大伯家,說,大伯我的狗呢。
大伯正坐在門檻上抽煙,面無表情的說,什麼狗。
我媽給你的那個,我盯著他。
哦,給他洗澡感冒死了。他帶著好笑的表情看著我。
我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大伯嘴裡嘰嘰歪歪的數落著我大驚小怪,一邊走了進去。
我在大街上哭了好久好久。

那個時候小,但是現在想起來依然傷心。

從那以後的十幾年裡,再也沒有養過任何寵物和花草。

最後、
現在二十五歲,對於離開的感受就是,害怕。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也許因為記憶中的這些印象過於鮮明和深刻,以至於現在對於感情也好,寵物也好,還始終無法說服自己,哪怕是小心觸碰。
害怕身邊的人或物一個一個的離開,害怕習慣了的溫暖被猝不及防的要回,害怕曾經熱愛的事與物再也無法相見。
害怕,忐忑,如履薄冰。
所以要時刻警示自己不能深陷。

如果可以,我很想把自己剖開向世人展示。
我的怯懦,我的悲歡,我的執拗與怪癖,全都不是空穴來風,全部都是有理有據。


Aorqu用戶:
真正的離開,是離開之後才發現,原來那才是所謂的最後一面。


匿名用戶:

「請善待青妹,莫念不詳人,今世已已矣,願結來生緣。」——梅吟雪

「點水之恩,湧泉以報,留你不死,任你雙飛,生既不幸,絕情斷恨,孤身遠引,至死不見。 」——白飛飛


小喜:

抱一抱,

就當作從沒有在一起。


Aorqu用戶:
這是Natalie Portman在2015Harvard畢業典禮的演講。我印象最深的卻是上面暖黃色的看上去一點兒都不起眼的句子。

離開一個地方的痛苦遠遠沒有離開一個人的痛苦那麼大。
我覺得我不想離開的人都是good people,不,best people。然而無論你多想留下他們,有些人終究是會走。

這方面我是個反射弧非常長的人,當時是沒有什麼感覺(或許沒反應過來),往往過了一段兒時間,忽然意識到已經失去了,心裡非常難過。真的會心痛啊,並不是喻指。

我離開過不少地方,離開過一些人,送走過一些人(無論地理含義還是心裡含義)然而我發現,我的耐受性並沒有變強。難受的程度沒有減輕,只是自己明白,傷口會有癒合的那天。

只是我希望,離開能少一些。我世界裡的good people都不要走。

真的要走,也一定要好好道別。


珀爾:

打開宿舍大門的時候就知道了。
這感覺一點都不好。
宿舍住了七個人,六個大四,我小兩級,她們今年畢業了。
由於一些原因,今年暑假我先她們回家,學姐把我送到校門口,一直看著我走遠,我其實那時候還是傻的,不知道自己回來就什麼都沒有了,有可能就是再也見不到了。
國小大家在一個社區,畢業了依舊經常見到,有些人在一個國中一個班。
國中了大家在一個城區,畢業了約很容易,公車的事情。
高中了大家在一個城市或者一個省,畢業了想見面了依舊容易。
可是大學呢?
五湖四海,山南海北,二十齣頭的年紀,自己安排的未來,大家就這么遠了,我國小畢業的時候會告訴大家我在哪個國中,我搬家的時候會告訴大家新家地址,大家不會有什麼太多的難過,因為我們都還小,走不出自己從小生活的地方。
但大學的離開,就是真的離開了,世界那麼大,都還那麼年輕,我真的不知道她們會去哪裡,想她們了該去哪裡找她們。
不見面的所有聯系都會變淡,她們會遇到新的一群人,於是我們就淡出了她們的記憶。
這時候就是真正的離開了。
我當時看著空空的宿舍張了張嘴,什麼都說不出來,曾經一個滿滿的宿舍,就剩我了。
離開
離開
離開
離開是留下來的人的定義。
若問我離開是什麼樣的體驗,這個還是問回憶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