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問題描述:從離開一個網站,到離開這個世界,有別人的離開,也有自己的離開,該如何看待「離開」一詞?
, , , ,
Aorqu用戶:
2013年八月底,一個好朋友發了一條說說:對不起,我要先走……

在這的前兩天,他還跟我說,他大學開學是我們這一圈子人中最早的,可能沒有時間聚了,有的人聯考完可能一輩子都不能見了,想想還挺難受的。

在他發完說說的一周後,我接到電話,他去世了,車禍。

那時候我正坐在去湖南的火車上,哭得跟傻逼似的。 因為不知道死亡到底是個什麼概念,只知道這個人我是真的永遠都見不到了。

他送的東西還在,但是兩年來沒有聽過他的聲音,沒見過他,也沒有人主動提起他,這就是離開吧。


匿名用戶從一出生就經歷分離的我好像有資格回答這個問題哈。

友情親情愛情,後面兩種多少都有些苦澀,還是分享第一個吧。

那個女孩子說,如果和我喜歡上同一個男孩,一定會選擇我。

我就是那個「敏子」。

國中畢業後她轉學去外省,我們的四人黨分散在三所學校。整個高中,沒有見過我的她,每次都是錯過。

剛上高中時幾乎處於情侶狀態,每天電話簡訊不停,後來轉為QQ聊天。

遇到各種問題都會互相分享。我給她寄武大的明信片,那是我們共同的夢;給她寫一整本的作文,主人公都是她的名字。

她會託人給我帶禮物,寫上幾十張小紙條告訴我自己每天在做什麼想什麼。

她走之後,之前的朋友都變成了我的朋友。

所有人提到我們都會說,真羨慕啊。

直到高中畢業那個暑假,四個人在城裡相會,爬山喝酒提前慶生。

通宵打牌,蜷縮在一張床上聊天。

大一時決定實現我們的約定去武大看櫻花。其實我之前已經去過好幾次了,但是WHU對我們都有著非凡的意義。

兩天三夜的相聚,很滿足,但離別時也是別樣的痛苦。

送我走的時候,我親愛的她寧願坐公交晃悠一個小時也不願意打車。蕭劍偷偷告訴我,你走了她會很難過。

坐在廣場上,她說我給你們講個笑話吧。不知道為什麼,我真的覺得一點都不好笑。

然後我們都哭了。

站在漢口火車站的扶梯上一直不停回頭看,生怕一不小心就再也見不到她了。直到確認還在,我才敢往前走一小步。

回到學校連續睡了22個小時,中間迷迷糊糊聽到手機響了很多次。清醒過後發現她們都給我發了很多資訊。

那一次算是圓了一個夢吧。

實現國中畢業時我們許下的承諾。

後來的後來當然是我們一直都很好。

大四畢業時,四個人終於都抽出了時間。

從廣州坐了22小時火車去杭州相會,還好我們都沒變。

一起去西湖,樂園,斷橋,去看助林的學校。

為了不讓急性腸炎三個月未見葷腥的我嘴饞,幾個人陪著我吃了好幾天的麵條。

一起玩海盜船沖上雲霄,兩個男孩子受不了全程看著我們瘋。

青兒也來了,三個女孩子擠在一張床上聊到凌晨。隔壁的男神負責給我們借吹風機送吃的安排行程。

在武漢通宵K歌時男神們不在,所以這次五個人一起通宵。

再次離別,微笑著和每個人擁抱,覺得流眼淚太丟臉但眼睛還是濕潤了。

大概是因為長大了,知道終有再見之日,終有幸福之時。多了一分穩重、淡定,也多了一份細水長流的牽掛。

還是很開心,很滿足。

﹉﹉﹉﹉﹉﹉﹉﹉﹉﹉﹉﹉﹉﹉﹉﹉﹉

如果有人問離別教會我什麼,

大概是兩個字吧。

珍惜。


毛熊kuma:

在這個5.5k的答案下估計不會有人能看見這篇亂七八糟的故事吧
畢竟,只是一篇小故事而已

老K是我認識的一個人

老K最近失眠的厲害,一睡不著就喜歡在床上翻來覆去。也苦了我這種睡覺輕的人,他每翻一次身,我就跟著醒一次。老K是一個不怎麼喜歡跟別人走心的人,但是最近他栽了。。。。。。這事得從9月份說起了,那時老K剛跟他關系最好的姐們徹底撕逼。一天,老K回來跟我說他遇上了一個姑娘,挺喜歡。我說,看看就好,別打歪主意啊,你這樣子再嚇著人家。。。。誒,我開玩笑的,你這么帥這事那不是肯定能成,要我做啥不,有話好商量,咱先把手從網線上拿開,我這打競技呢。老K給了我一下,說但是現在不行,先看看吧。後來我見過那個女孩。挺文靜的姑娘,留著長頭發,不過氣質給人感覺有點冷,但是看起來好像和老K關系挺不錯的。

轉眼到了秋天,對,那個讓北京市變成北平城的季節。老K也是沒事就跟那個姑娘吃吃喝喝,不定期陪著姑娘各種逛,一切看起來挺順利的。有一天,老K傻笑著跟我說,我跟你講,我真是太特么喜歡她了。老K也確實是這么做的,晚上陪姑娘壓馬路到宿舍樓鎖門才回來;姑娘說想逛公園,二話不說扔下筆拿起外套就走;姑娘說想吃啥,帶著姑娘就去。姑娘說牙疼,還沒吃飯,想吃抹茶蛋糕。拉著我就滿處找,最後實在找不到了,買了個抹茶的好麗友。連姑娘都笑著跟他抱怨:我要是胖了都是因為你喂的。我看著老K,問他:你那個耳機呢?老K頭也沒抬:姑娘喜歡聽歌,我就借她了。卧槽我管你借你特么都跟要了你命似的都不借我。後來有一天我倆閑聊,我問他,你有多喜歡她。他摸了摸頭,說:我也不知道。但是有一次我倆去圖書館,她在等我。那天天很藍,只有北京秋天才有的那種藍。她在路燈下站著,不時有幾片落葉飄在身邊。秋天的陽光,你是知道的,一向是四季里最溫柔的。就這樣,陽光溫柔地灑在學校里,灑在滿是金色葉子的樹上,灑在沒有人的小路上,灑在她的頭發上,灑在她的臉上。她看見了我,笑著小跑過來。當時我覺得我的心已經快化了。我喝口酒,笑罵著說你丫是不是把你這輩子的語文都用上了。他傻笑了一下,差不多吧。後來有一次,老K拿著一盒剝好的的柚子回來了,笑得像個傻逼。

我知道,那是第一次有姑娘送給他用心做的東西。一天晚上,老K陪姑娘壓完馬路回來了,但是跟平時不一樣,一點笑容都沒有。我問他怎麼回事,他憂心忡忡的說:我跟姑娘聊天,她抱怨說最近很累,事特別多,而且牙又疼了。我說那是有點辛苦。姑娘回了一句,可不是么,這學校里誰特么管我。
我呀我呀。
你跟我前男友比差遠了。。。。
說到這,老K就沉默了。後來我也大概知道了姑娘的感情經歷,但是詳細的不方便說,大概就是她跟她前男友關系很好,但是因為一些原因,姑娘先提出的分手,但是姑娘也很傷心,為此大醉了一場。老K問她,如果你前男友過來找你復合,你會答應么。姑娘看著老K的眼睛說,我會,我會毫不猶豫地和他在一起,不再分開。老K問她,你前男友是怎樣的人呢,她說,他是個又高又帥的人,對我照顧得很好,以至於有段時間我感覺我完全不需要父母了。老K之後心裡很不是滋味,當著姑娘的面諷刺了她的前男友。回宿舍後,老K給姑娘發資訊道歉,姑娘風輕雲淡的說沒事。

北京的秋天,是最美的,也是過的最快的。落在地上的葉子早已變成了灰色的,樹上的早就謝了頂,偶爾有隻烏鴉停一下,干叫幾聲便飛走了。老K,最近學著做了餅乾和蛋糕。我剛把手伸了過去,老K便踹了我一腳,說一邊去,這是你能吃的么,你的在邊上。我看了一眼,卧槽你特么就給我留了幾個邊角料?不過確實味道不錯。老K說,姑娘的前男友之前天天給她帶零食,這特么算什麼,老子親手給她做。真是難為老K了,老K的動手能力怎麼說呢,他金工實習成績最好的一次是中。但這次,看的出來,他真的很用心。連著三周,他一回周末就給姑娘做餅干或者蛋糕。姑娘收到時非常高興,每次都誇他,末了也會加一句,以後你做完都要給我吃。老K笑得像個傻逼,沒問題,他每次都這么說。不過最近老K不知怎麼回事,情緒總是很低落,也為了一些小事跟姑娘生悶氣。我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了,只能接著玩我的大鎚。但是,聽說姑娘的身邊從來不缺小男孩和學長陪著。3天前,老K回來後一言不發,默默的玩了會遊戲就上床了。但是我知道,他沒睡著。我睡覺很輕,哪怕翻身聲也會讓我醒過來,老K總是在4點後才老實下來。問他也不說怎麼回事。第二天,老K的桌子上多了10聽啤酒,500ml的那種。老K不擅長喝酒,但是不到一天就看見桌子上只剩空瓶子了。後來趁他神智不清的時候才問出了原委。他最後約姑娘在一個咖啡廳里,咖啡廳人很少,他們選了一個靠窗的位置。閑聊之後,他問姑娘,根本沒可能在一起么。姑娘的情緒沒有一絲變化,說,是的。以後也沒有?不可能的,你換個人吧,你會等到更好的。好吧,老K伸出了手:很高興在北京最美的時候遇見了你。姑娘一動不動,老K愣了一下,放下了手。姑娘說,我陪你回去吧。老K看著窗外,霧霾擋住了街上刺眼的霓虹燈,來往的行人。老K說,不用,你回去吧。姑娘走的很乾脆,老K甚至沒反應過來,只留下一個喝完的咖啡杯,和一杯沒怎麼動過的摩卡。我記得那個姑娘喜歡喝美式的來著。老K說,他已經連著三天只睡三個小時了。他再沒找過那個姑娘,那個姑娘也是。

剛剛,老K喝完最後一罐,上床了。我也剛好打完這篇文章。

晚安老k,好夢

這是一篇平常的不能在平常的故事
當一個沒有故事的人碰上有故事的人,那麼離開就會發生
離開是怎樣的體驗?不知道,但願好奇的人永遠不會體驗到

順帶一提,我就是那個老k。

各位,祝你們幸福

給你們看個彩蛋吧,至少,我想已經足夠溫柔了


以上,就是這個小故事的全部了,各位,雖然很啰嗦,但是我還是很想再說一遍

祝你們都能幸福,不會體驗到這種”離開”的感覺


周雲峰:

還記得大學期間準備考研的時候 認識了一個北京女孩…我想是喜歡她 ,於是就告訴了她,然後用各種理由去約她。因為她當時也準備考研,所以我常邀請她一起去圖書館,久而久之就算我不去叫她,她還是會坐在圖書館的老地方,然後旁邊恰好會空出來那麼一個位置(我想是因為我告訴她給我留個位置的原因吧)。七月到八月底這段時間,我們都留在學校,她先是準備出國,後來因為托福考得不理想就準備考研,總之我們一起在奮斗。她考的是本校(南航),她問我考什麼學校,我想是幾乎沒有思考的告訴她「浙大」。因為我是杭州的,聯考失誤才去了南航,我想彌補這個遺憾。可是當時我沒注意到她的表情,她問我本校這專業不好么,我沒看她:想當然的說道很不好…後來有一天,我們一起在圖書館看書,她接了個電話:跑回來告訴我說她拿到了本校保研的名額(因為曾經參與過一篇論文並且成績也還可以),她很高興,我也替她感到高興:畢竟不用很辛苦的復習了。後來我跟她說:既然都保研了,那你就不用天天來圖書館了,可以放鬆一下了,其實當時我還是很難過的。她跟我說:還有保研面試呢,還得復習準備(其實我跟她都明白,本校面試都很水)。之後她還是天天跟我一起去圖書館看書。這期間我一直感覺我們的關系很模糊,我也沒問她。後來9月中旬的一天晚上,在圖書館,她打斷了正在看書的我,跟我說我們不要再這樣下去了,會影響你的復習的,而且影響不好。當時的大腦一片空白,離開好突然,我一直在試圖問明白為什麼,她不肯說。我一狠心,也不去理她了。後來幾天我去了另外的自習室,我不知道她在幹什麼那幾天。後來當我又去圖書館的時候,她卻還坐在老位置,安安靜靜地看書,旁邊用文具佔了個位置。 而我卻假裝沒有看到她,徑直的走到最裡面的位置遠離她,我不知道內心是怎麼想的。之後我們天天在圖書館相遇,什麼話也不說。直到有一天,她找不到位置,而那幾天恰恰是考試周,她來回逛了幾次看到我的旁邊是我用書本站的位置,有點猶豫,我把書本挪了挪位置,示意她坐過來。她答應了。之後我們各自看書。她提前幾分鐘回去了,而我繼續看書。之後的一段時間,她也一直坐在我旁邊,沒有理由,因為我的位置旁邊總會有一個用書本佔著的位置。後來我們又像從前那樣一起看書偶爾會出去吃個飯,晚上圖書館閉館後再去食堂多看一會兒書,有什麼聊什麼。因為那年可以保研保外校了,所以她還得好好的補上那些沒學的知識,跟我一樣忙,而她選擇去報北理工,因為在北京離家近,而且相關專業也很好。或許跟我一樣都想回家吧。記得有一次我們聊天,我說我討厭南京毫無理由的討厭,她卻告訴我她覺得南京不錯,她喜歡南京。後來這樣持續了一段時間。她回家了幾天準備最後的面試。成績最後通過了,她發微信過來告訴我,因為我當初就建議她報北理工,我很替她高興,可是想到自己的考試還沒開始,未來還不知道就有點難過,但是我沒敢告訴她。回來之後第二天,她還像往常一樣陪我一起看書(她很有學霸范兒卻老是說自己很水),晚上的時候,她在看書,我正看著她的時候(我很喜歡看她看書的樣子,覺得很美,她老是嫌我打擾她……其實我只不過靜靜地在看她而已)她突然問我:為啥不考清華呢,清華的建築多牛逼啊。(我大學部學工程力學,跨考考的結構工程)我當時愣了一下,我開玩笑似的告訴她 如果早知道你去北理工了,那我肯定報清華啊,可惜報名時間都過了,也復習了那麼長時間肯定不能換了。只是我沒注意道她的表情……後來我們各自也清楚,天南地北沒啥好結果,也沒人講,就一直在圖書館充電。考試前兩天她有事出去了跟我說可能暫時回不來了,而我那天就要去考點附近的賓館了,我跟她說沒關系,當天我準備呆到中午然後下午出發。但是10點左右她出現了,說提前把事辦完了就回來了,陪我「看了1個半小時書」—-其實都在聊天 ,她經常給我開玩笑說你那麼厲害數學專業課肯定能考140+ 因為你準備了那麼久吶。後來我提前走了。考試前一天,我吃壞了肚子,從晚上9點吐到凌晨1點,一直不舒服,我打電話跟她講,她一直安慰我還跟我開玩笑說早知道就跟我一起過來在我身邊了。後來我去掛了急診,凌晨5點掛完水回賓館睡了1小時起床準備去考試。一上午考完政治的時候 我第一個打電話告訴的就是她。我說你都不知道我考試的時候寫字都是歪七扭八的,胃都在抽搐呢,她安慰了幾句跟我講肯定沒問題的,中午吃的清淡點。其實我整個胃都是空的,前天把膽汁都吐出來了。下午考完英語我告訴她說發揮得還行,晚上再去掛幾瓶水。第二天考數學和專業課我手機沒電了,當時又沒帶手機充電線就沒告訴她情況。回去那天我跟朋友們去打了兩個小時籃球回去又和同學打了3小時的遊戲。慶祝最終的結束和。12.28之後我好幾天都沒去圖書館,跟著朋友們浪了好幾天,我時常發微信給她,可是她貌似不怎麼看微信(相處半年得出的結論)也沒怎麼聯繫上。再有打電話給她的時候老是不接、而我也不好意思老是打電話給她因為我怕會打擾她,總之好久沒聯繫到她。後來有一天我實在有點煩了就一口氣發了好多條微信,打了好幾個電話,最終換來的卻還是沒有迴音,我去圖書館老地方找她接連幾天,她也沒出現。後來那學期就這樣不知不覺地過去了都沒來得及跟她親口說再見因為找不到她啊。接下來一個學期我開始準備復試了成績在寒假的時候已經知道了。我打了個電話給她告訴她我考了373但是專業課只有97,我跟她說感覺分數好低因為前幾年的分數線都是400+。她安慰我說說不定今年的專業課比較難呢,別人都考不好也有可能的,亦或是老師給你改錯啦,你去申請查卷試試看。最終查卷結果是沒改錯成績無誤。那時候不知道本專業的排名,白白擔心了好久,後來回學校準備復試的時候知道自己在100多個人中排在第九頓時謝天又謝地,我把這份喜悅告訴了她,她也替我高興。後來我去圖書館準備復試,她已經不可能再出現了,因為她在北理工面試通過後的1個月她老闆跟她說畢業設計就去北理工跟他做。整個下學期都不可能出現在南航了,當時我和她看完書一起出去找吃的時候她不經意間把這事告訴了我,我一聽就炸了,哀求她說你可不可以不要去北理工做畢設啊,南航不能做么,她說她也想啊,這邊那麼多朋友,可是她老闆態度很堅決,後來她安慰我說還是有機會見面的,我期間會回來很多天,這邊還要答辯啊什麼什麼的呢,而我也傻乎乎的相信了,就在那天那條大街上我突然好想抱她,但是最後還是忍住了。這最終還是個不可改變的事實,她會離開去北京,而我最後也會離開會杭州,而南京只是個路過之地,我恰好在這里遇見了美好的她而已。後來我們漸漸失去了聯系,其實我還有點不死心,一直試圖說服自己,也聯系過她好多次,後來手機打不通了,微信發給她她也不回了,我很憤怒,感覺她一直讓我擔心,你偶爾抽空回條消息也好啊。後來她跟我說她換號碼了,沒來得及通知所有人,微信有一段時間被盜了自己也很急。我感覺我錯怪她了,我想她道歉了。大四的第二個學期,沒有她在旁邊,時間過的真的是很快,有時候我想她了我會發個微信給她告訴她,雖然知道沒結果卻還是這么做了,因為感覺是個老習慣了改不掉了,她也沒有回。就這樣最後畢業的時候都沒來得及見她一面 ,而我也失去了打電話的勇氣,漸漸的越走越遠。她在北理工應該過的很好吧。再見了,希望你知道。


陪無聊的人扯淡:

離開麻溜滾,別回頭也別墨跡。


Aorqu用戶:
好像曾經所有不能接受的事都變得無所謂了。


Lillifee:

送君千里直至峻嶺變平川。
惜別傷離臨請飲酒六兩三。
一兩願你江南多雨帶油傘。
二兩願你酷暑可以輕搖扇。
三兩願你入冬莫忘添衣衫。
四兩願你年年多聚無離散。
五兩願你無病無憂心常寬。
六兩願你無風無雨長相歡。
六兩三。餘下三。
我在西北,一關接一關。
與你相隔,一山又一山。
最後只願我,知道你平安。


千fa與船船:

「你離開了,卻散落四周。」
——張國榮《左右手》


咪咪喵:

離開是為了未來


抖S兔娘:

離開最需要勇氣,然而就算我有戰勝世界的勇氣,我也還沒攢夠離開世界的勇氣。但我相信,總有一天我會攢夠的。什麼都不留戀的甩手離開。


鹿棲辭:

心都抽空了。

沒人。會為了你留下來。

而你。還要努力擠出一個笑容。

繼續前行。


Aorqu用戶:
茗記第1集 http://www.iqiyi.com/dongman/20120416/3a1be51cfdb76bcf.html?vfm=2008_aldbd

你有沒有覺得

有段時間你會特別喜歡回憶

喜歡想一想以前的生活和日子

那個時候的場景和聲音,反覆在你腦子里播放

而你也總會覺得

這段時間才剛剛過去

也許你也只是努力想否認

自己會如此難忘這一段時間

一群

和一個人

所有帶走的

未必留下

丟棄的夜未必遺忘

唯一成為事實的

就像一首歌中唱出的那樣

有些故事

還沒講完那就算了吧

那些心情在歲月中

已經難辨真假

我們就這樣

各自

奔天涯


二月:

  十六歲那年,我要是不為一台電腦從五樓跳下來,一直活到現在也該有二十五歲了。明明是自己跳下去的,現在想想總覺的後面有雙手推了我一把。其實我後悔了,只是我再不能說出來,這些話被土掩埋,再大的風也不能傳遞出去。那些痛苦沒日沒夜的纏繞在我的身上,我在虛空之中所見皆為虛空。

  那年我中考失利,離家門口的那所普高差了十一分。本來一切都說好的,考試一結束就買電腦。可不知怎麼的,母親說等等,等成績出來,把高中定好了再說。成績出來後,要讀普高就要買,家門口那所要一萬多塊錢。母親說,我把買電腦的錢給你買一所好的高中,這比電腦貴多了。好好讀書,掙口氣。電腦就不買了。

  其實她一點都不懂我,她只知道替兒子做出一個更好的選擇,為子女的將來有點盼頭。沒有人告訴她,她的兒子只有三天的將來。她從讀一個好的學校從而預見了她兒子的一生會有更好一點的軌跡。她的兒子卻從不能得到電腦感到此生已盡。

  三天後她的兒子再沒有白天,再沒有黑夜。她的兒子去了所人有都要去的地方,她將來某天也是要去的地方,她的兒子先去為她看看將來的路。只是我再不能告訴她我所見的一切,我走到了她的前頭,這事她從來沒有想過,我從她痛哭流涕中看見了多少悔恨。我再不能伸手拭去她的淚水,也不能叫她一聲母親。

  所有的人都為我的離開可惜。可惜人沒去讀書,交的一萬多擇校費卻退不回來。白瞎了這么多年,還沒賺錢就搞沒了。

  日子還是一天天的過去,只是我再沒長大。我永遠的停留在了十六的年紀,我還一直在他們的身過打著圈,只是他們從沒有發現。他們說的每句話我都聽著,每個字都不曾漏掉。他們以為我離開了,我只是藏的太好了,他們一直沒找到我。

這是我一個人的捉迷藏,還好現在我玩的津津有味,請不要告訴我這個遊戲再不能結束,也不要讓我明白,我要永遠孤獨的玩下去。

  那年我十六歲,去年我十五歲,明年我將十七歲。


Aorqu用戶:
車站,機場,醫院,手機,酒店……是我們最能接近彼此也可能是永遠告別彼此的好地方。

有時候只是一瞬間,覺得墜入寒洞。人性自帶涼薄,也許只是回歸,回歸到一個再也不會改變的狀態。不用再擔驚受怕。


徐嬌嬌:

離開一座城市的時候,你明確地知道,即使此後漫長的人生里,即便再回到這里,也只能以一種不敢觸碰的緊張心酸,說一句:我只是回來看看,馬上就走。
一個人離開那座城那個人的時候,拖著28寸的行李箱,八月的瀋陽陽光甚是刺眼,在候車室入口不斷伸頭張望以為能看到熟悉的格子襯衫,得到最後的答案後,崩潰。進站,還有兩個小時發車。於是在這兩個鍾頭里,沒有坐下,沒有擦拭,就那樣站在人潮來去的候車室,任由眼淚放肆流淌,一刻不停。心被掏空,腦海里沒有任何畫面,只是純粹的空白,也不知道自己在難過什麼,只是明明白白的知道,此之一別,再無未來。就好像,眼睜睜看著一個人從左胸口伸進去掏出來一個血紅跳動的玩意兒,你卻不知道那個東西叫什麼。


尤遙:

人終究是一種感情復雜的動物,或許,離開時的體驗用瞬息萬變的心情來描述才是恰當的。


番茄仙人:

你轉身離去,
我以為你再也不來了。

當你來時,
我一定笑容滿面。


林燦妮:

即便我一早就知道你離開的確切的日期 但我仍然沒法提前做好準備


龍貓大人:

這個人,再也不會出現在你的生命里了。想到這一點,就忍不住渾身顫栗。

從此蕭郎是路人。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