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是一種什麼樣的體驗?

問題描述:從離開一個網站,到離開這個世界,有別人的離開,也有自己的離開,該如何看待「離開」一詞?
, , , ,
姜老闆不吃面:

離開是一種有點怪的孤獨。
15年12月21日,我坐上了從家到上海的飛機。不為別的,圖個前程。

那時候我還沒畢業,學校有課我也不上,不如提前出來實習。那個時候,心裡是真的沒有底,對上海的認知僅限於小說和視訊里的。

飛機起飛,伴隨著機身的抖動,我能真切地感覺到我的心臟好像也在抖似的,一突突一突突的(答主以前也做過飛機。。)。可能只是因為這是真的離開家了。

3小時後飛機落地,我走出了浦東機場,應該是晚上10點左右。一個人拉著皮箱站在那,不知道該去哪兒。這時候我看到有機場大巴,二線是去靜安的,那兒好像是市中心。於是我就這么隨隨便便地出發了。到了地方找個旅館,感嘆著寸土寸金的同時,帶著些許不安和興奮便睡了。

走之前和我爸說,生當作人傑,死亦為鬼雄,肯定混個名堂出來。其實那時候的我連去哪兒都不知道,光是有桿子心勁兒。

然後瘋狂面試,再到為了省錢住公司沒有窗戶的雜物間,再到租了第一間自己的房子,這裡面的辛苦就不一一闡述了。到那時候我才發現,人的能力有多強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一個人對待逆境的態度,抗打擊性和耐性。

第一間租的屋子19平米,床的旁邊就是馬桶,也就是你一翻身馬桶正看你笑呢那種感覺。馬桶旁邊一個簡易的淋浴間,格局就這么點,因為實用面積遠遠不足19平。洗臉刷牙用淋浴,沒有洗臉池。
當時我就給自己心裡下了個保證,如果我搬家,我只會搬到更好的地方去,否則就不搬。

隨著我在職場上摸到了快速上位的門路,經濟能力也是一路高歌,四個月後我就搬到了一個位置還不錯的小區,73平米的屋子。搬家的這一夜我徹夜未眠,這種開心的感覺太獨特了。

後來,我又搬家了。

現在我住的位置是上海的中心區域,105平。

可如今每當我想起家鄉的時候,

我都知道,現在,我是真的離開了。

也許,這一輩子,都「回不去」。

朋友,你能看到這種孤獨嗎?


匿名用戶:
不必追。

關於離別,最喜歡的是龍應台的那一段話:

所謂父女母子一場,只不過意味著,你和他的緣分就是今生今世不斷地在目送他的背影漸行漸遠。你站立在小路的這一端,看著他逐漸消失在小路轉彎的地方,而且,他用背影告訴你:不必追。

親人如此,友人亦是。

每逢離別時刻,沒有過多的傷感和不舍,總是平靜接受。《目送》里的這段話塑造了我對於所有離別的基本態度,提取三個字就是——不必追。

最開始看到段話是在國中的一篇閱讀上,當時的理解是:不舍,留戀,想要抓住卻又些許無奈。

高中時買了《目送》,讀完全書,最喜歡的還是這篇文章的這一段,但是理解有改變:接受離別,坦然面對,人總歸要一個人走一段路。

後來再經歷許多,發現人間事很多都是因果尋常終會到來,而你最好的準備就是盡量預計多種的結果,然後順其自然的接受。比如親情,世間有疾病、衰老、死亡, 有時不能接受甚至不敢去想,覺得它離我是那麼遙遠,但終會到來。
所有的感情事皆如此,每一個可能的選擇,最終都一個宿命,你可以盡自己最大努力去改變沒到來的結果,但卻不得不要坦然接受不可逆轉的現實。

所有的人都會有離開你的那一天,你也會有離開所有人的一天,結局是註定的事,所以,安然度過,坦然承受吧。

如今每遇到離別的時候,腦海里都會出現那三個字:不必追。


流北:

每一次的分離
明明離開的都是我
卻總覺得自己才是被拋棄的那一個


啊兜:

我爸過世的時候,我只哭過兩次。
一次是在回去的車上。
有個朋友發資訊給我說節哀順變。我編輯了很多吐槽我爸生前的事,比如不是個負責任的好爸爸呀,比如愛抽煙,喝酒打牌啊,比如年輕時不在家,等老了以後回家脾氣又大,再後面又癱瘓,我媽又衣不解帶的伺候他許多年。彷彿他就是一個多餘的存在,走了以後對每個人都是一件好事的樣子。當我編輯好這么一大堆內容的以後,我一字一字的,全部把它們都刪掉,然後緩緩的,緩緩的,周圍的聲音默契的全都消失不見,只聽得見打字手機鍵盤的聲音,最後我發給他:哥哥,我沒有爸爸了誒…
然後,淚如雨下。
第二次是開棺材最後見他。他有四顆假牙,有兩顆鑲嵌著鋼絲,老家習俗,人去世,身上得乾乾凈凈的走。開棺以後,他的臉還是那樣沒有變,好像26年的時光里,我的印象中,他一直都是那樣子,乾瘦乾瘦的臉,微微帶著一點點紫色的痕跡。嘴唇緊閉,下顎往下耷拉著,像是不開心的樣子。大哥把他的嘴巴打開準備拔牙,他的口就那樣輕輕的被人打開,有一股淡薄的惡臭氣息往上飄,爬到我的鼻腔里。我不曉得是那股味道刺激到了我,還是因為看到平時話不多,面不見的父親,就那樣躺著,牙床失去了力氣,牙齒被輕輕一拔就掉了。我頓時泣不成聲。
是要怎麼樣才能感覺得到他的離開?或者是是怎麼樣去感受離開這件並不具象的事。說實話,我並不知道。我只知道,當我開始意識到,我今後的人生再跟這個人無關,我的喜怒哀樂,我的繁花似錦,我的失魂落魄,統統都與這個人無關了。這個人他就在那兒,屍體會腐敗,會生蛆,意識早就飄散在混沌的世界中,然而這一切都與我無關。他變成一個名字,一個符號,他的世界再也沒有我,而我的世界他又無從進來,他成了一個具象的,無法觸及到的的虛無。一想到這兒,在我身體里某個地方就會隱隱作痛,那個地方是他給的,他的精血形成現在的我,而我在這邊,他卻不見。
我並沒有感受到多大的悲傷,哀愁也沒有圍繞著我,甚至也沒有什麼所謂的幡然醒悟,或者是突然明白。我只依稀記得,上山那天回程途中,長輩交代抱著遺像的我,一定要反著抱著遺像,一路走一路說著:爸爸我們回家了。在車上我覺得難為情一直開不了口,旁邊司機說,沒事啊,這是你爸爸,你有什麼丟臉的?我紅著臉笑著不說話。
但是,我沒告訴他,我抱著我爸的照片,左腳剛進門的瞬間,我用我最大的聲音,大到心裡都聽到了回聲的聲音,對著照片說了一句:「爸爸,我們回家了。」我想,這次我爸應該不會再離開了。


匿名用戶:
每一次告別,最好用力一點。多說一句,可能是最後一句。多看一眼,可能是最後一眼。這一轉身就是一輩子呢,祝你早安,午安,晚安


Aorqu用戶:
沒、莫、陌、默


灑金榕:

離開嗎?
如果不說具體的事,
我的記憶便跳進到紀錄片《塵與雪》中的一段旁白:

Ever since my house burnt down, I see the moon more clearly, I gazed upon the Evens that have fallen in me, I saw Evens that I had held in my hands, but let go, I saw promises I did not keep, Pains I did not sooth,Wounds I did not heal, tears I did not shed, I saw deaths I did not mourn,Prayers I did not answer, doors I did not open, doors I did not close, Lovers I left behind, And dreams I did not live, I saw all that was offered to me, that I could not accept. I saw the letters I wished for, but never received; I saw all that could have been, but never will be.

當你知道很重要的東西已經不在,你並不設法立即把痛苦推得遠些,而是接連想起另一些你不曾挽留的、抑或無力得到的,後悔,渴望,失落,興奮,這些情緒很奇怪地交雜在一起。這么深深地想了一陣,那些東西便離開了你,你也離開了它們。


王傑希:

自小在敦煌長大,生活了將近有十多年左右吧,然後因為父母工作的緣故不得不去西安學習。

走的時候剛好是上四年級吧,從小被阿公帶大的,不怎麼懂名牌穿衣打扮啊什麼的,完全就是那些大城市孩子眼裡的【異類】。所以國小的時候過的很痛苦,每次我被班裡的奚落嘲笑的眼光所傷害的時候,我總是會想起我記憶里那個小小的七里鎮,我最最親愛的家鄉。

走的那天還是晚上,路過七里鎮的大轉盤,看見那個巨大的雕像光芒萬丈,以前從未喜歡在意過的東西在我眼裡都熠熠生輝,熟悉的上學小道,國小門口欄桿生出枝椏的梅花,還有那條我曾經掉進去的護城河,我才發現在將要離開的時候,原來那些不起眼的都那麼那麼的美好。而我,就要離開了呀。

對我而言可能我再也不會回到那個小小的地方去了,到現在還是很難以忘懷我在火車上哭的淚流滿面,一些親戚在火車窗外面做嘴型讓我好好學習,好好長大的時候。一直很沉默寡言的阿公坐在客廳,抽著煙眼眶紅紅的的時候。

那大概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體會到離開的含義了,有一句話叫做【離開了才懂得珍惜】,在體會到一點點這個道理以後,我開始慢慢的珍視生活中小小的細節,慢慢的學會享受生活了吧。


妄言:

離開,有很多種。
我說一下我經歷的,在我剛20歲的時候,非她不娶的姑涼離開了我。
一別經年,她或許已嫁做人婦。竟然8年不復相見,或許此生都不再相見了。
感受么?很癢,卻撓不到。
在我高中時,我的姥爺去世了。我印象最深的是我小姨的哭喊,她說:我沒有爸爸了。我特別害怕,我一下就不再跟我爸鬧別扭,不再跟他吵架。他罵我,我就聽著。
感覺就像,脖子後面有人吹氣,吹的你汗毛立,雞皮起。就像你頭上有把刀,不知何時會落下。


熊豆豆:

倏忽之間,二零一八年四月即將結束,微雨送春迎夏,天氣漸漸熱起來。

今天的我,和往日有何不同?眉清目淡,面目模糊,混跡於人群中,仿若昨日。

那麼,二十年前的我去了哪裡?星星般閃亮的澄澈眼眸去了哪裡?輕盈俏麗的身姿去了哪裡?未諳世事的輕吟淺笑去了哪裡?

時光如靜水,無聲無息地帶走了我珍視的一切。懵懂的我,竟不知失去從何而起、何時又是終點。

一生中,經歷過多次生離死別。最親的人、最愛的人、敬仰的人,還有不甚熟悉的同事、點頭之交的友人。離開的人輕闔雙目緊閉雙唇不出一語,留下的人痛徹心扉肝腸寸斷。

可是不是忘了和留在過往歲月里的自己說一聲再見,珍重地告別呢?

……

對不起,出生在六月某個凌晨的小小女孩。生而為人,已是最無可挽回的大錯。

對不起,照片里哭泣的兩歲小小女孩。

對不起,被欺負的手足無措的六歲國小一年級新生。

對不起,窘迫的生活中常常無地自容的小姑娘。

對不起,看見喜怒無常的父親希望隱身不見的小姑娘。

對不起,因為成績好被誣陷考試作弊躲在角落裡哭的中學女生。

對不起,情竇初開不知所措最終永失所愛的姑娘。

對不起,聯考志願隨意填寫的姑娘。

對不起,大學里渾渾噩噩消磨時間的姑娘。

對不起,被抑鬱情緒包圍兩年靠著自己走出來的姑娘。

對不起,沒有經營好婚姻備受傷害摧殘的小女人。

對不起,辛勞的媽媽。

對不起,不能保護好自己的女人。

對不起,再次陷入惡劣情緒的女人。

……

我無力改寫歷史,我也不願改寫歷史。

過去的點點滴滴,造就了今天的我。

我不完美,有許多缺點,脾氣壞、消極抵抗不合作,可這就是我。

揮揮手,和過往告別,認真地愛這個歷經世事人情仍然保持熱情、單純和相信愛的女人。

……

路遙說:生活總是這樣,不能叫人處處都滿意。但我們還要熱情地活下去。人活一生,值得愛的東西很多,不要因為一個不滿意,就灰心。


南風入我懷:

從你的全世界路過,把全盛的我都活過。
請往前走,不必回頭。


勃加蕊:

離開這個世界
離開成功
我終於自由了


Aorqu用戶我們都是離開舊的自己 遇見新的自己。


嚇人:

畢業季,今年大學部畢業。

作為一個外表粗獷的漢子,我卻一向覺得我其實是個多愁善感的人。因此在最後一次回校前,我就已經策劃好了這次回校要聯系哪些人,要和哪些人一醉方休,要和哪些地方再見一面。

但是事實上卻完全不是這么回事。準備好要繞學校走一圈的暴走計劃,無疾而終,準備好要約一個大二時候認識的妹紙,無疾而終,準備好要離開前吃遍各大食堂,無疾而終,準備好要坐遍重慶六條線的捷運,無疾而終。

其實這些都不難辦到,也並不缺時間,為何最終這樣?我這樣問自己。與其說是執行力不夠,倒不如說是沒有這個慾望。

所謂的很想很想,只不過是我在事情尚未發生時給自己編織的一個繭,然後不斷催眠自己,告訴自己要捅破成蝶。其實我並不是一條毛毛蟲,只是一條蚯蚓而已。

其實我並不在乎離開。

我想起聯考之後的那個暑假,和同學通宵三國殺的狂熱。我當時也是這樣欺騙自己的:這些朋友,陪著自己走過高中三年,以後就天各一方了,當然要在最後的時間盡量多的和他們相處,以後想起來才不會遺憾。

然而步入象牙塔之後,我卻在手機里存了他們四年的電話,從未撥打過一次。我是真的很重視和他們的感情嗎?我是真的把他們視為摯友嗎?別騙自己了,我在心裡對自己說,你就是喜歡玩三國殺而已。

今年過年回了那個生我養我的小鎮,和幾個高中時玩的還不錯的同學聚在一起,談笑風生。有個朋友,向來騷包范,我們稱呼他為Y帥。我一直覺得他是個很大大咧咧的人,但是末了告別的時候,他卻雲淡風輕的和我說了一句:回到學校要常和我們聯系啊。

我知道,他們幾個互相之間是經常聯絡的,而我除了寒暑假,從來不給他們打電話發QQ。大一剛開始沒多久的時候,我找了他們中的一個 @王某 陪我互擼了一晚上CF,那是唯一一次例外。

我不覺得我是感情淡漠或者怎樣,這只是屬於個人的一種生活方式,無所謂好壞。同樣的,我現在也不覺得「離開」是一個多麼讓人感傷的話題。現在滿天都是飛機,隨意伸個懶腰就可能讓無數電磁波繞路而行,聯系一個人,只是11個數字而已,在此地在他方,又有什麼區別呢?和柳三變一樣吟著楊柳岸曉風殘月,彷彿此生再無瓜葛,這種行為讓我心裡暗暗發笑。

畢業聚會上,彷彿互相之間都有說不完的話。我捫心自問,和有些人,其實大學四年說過的話還不如今天一晚上多,明明彼此之間的關系只是認識,卻要偽裝成生死之交?每個人都想讓大家覺得自己是個重視感情的人,如此罷了。

離開,並不是一件多麼重要的事。那些離開的人,其實從來沒有走進過你的生活,而真正走近你生活的人,根本不會因為物理距離而真正和你離開。

以前玩所在大學的貼吧,總有人突然就說離開貼吧,再也不出現什麼的,讓我很是反感。一個比我大一級的學長,當時說的一句話深得我心:如果要離開,請離開,不用專門發帖為自己刷最後一次存在感。另外一個再大一級的學長,畢業的時候也說過一句話,我同樣喜歡:貼吧不能玩一輩子,但是朋友可以做一輩子。

可以做一輩子的朋友,不會因為你離開貼吧而離開,當然也不會因為你離開學校而離開。我這樣對自己說。於是突然釋然。

我要做的,只是保留住那11個數字而已,就算幾年用不上一次,我也知道,他們還在。


曲小玉:

沒了,才知道啥叫沒了。


我的小朋友:

忘記誰告訴我的:每個時間段,總有人要離開,也會有新的人加入進來,然後繼續離開。

別人從我的身邊離開,等同於我也離開了他。

1。比較晚熟,在同齡人都開始叛逆的國中,我情商還一直停留在國小階段,所以並沒有什麼特別好的朋友。所以很多人離開後,真的是再也再也沒有任何聯系。所以離開的時候沒心沒肺,抱著半個西瓜趴在桌上熱火朝天的看電視。

在大學,偶爾聽到同學講他哪個國中同學生孩子了啊,結婚了啊,訂婚了啊,我的內心有點震驚:國中同學竟然還有聯系!!

2。關系特別好的朋友走的時候,我現在還能記得她抱著我哭的樣子。她眼睛很小,但睫毛天生捲曲而且濃密,滿眼淚水粘在睫毛上,淚珠清晰可見。

那天太陽很好,她非要把鼻涕揩在我校服上。一群國小生放學走過我們身旁,看著她抱著我哭,鬨笑著跑開,時不時回頭看一眼我們,笑得特別猖狂。然而我那火爆的基友並沒有沖過去提起誰的領子,這並不符合她的作風。

在我們說了無數遍再見之後,終於各回各家各找各媽了。我轉過身,穿過那條馬路,眼淚瞬間就下來了。我並沒有回頭,我不知道她回了沒有。當我走了很遠才敢回頭看她一眼的時候,我發現,她早就走遠了。

3。有個關系特別好的小表弟,從小玩到大的那種。

我初三,他六年級。當時他父親去世,我陪著他跪著守靈的時候,他安靜的跪著,不說話,眼神中帶著點茫然。我當時也屁大點事不懂的小孩,忘記哪裡看到的:憋著對身體不好。

我就拉著他的手:哭會兒吧……

我一說完他眼眶就紅了,然後眼淚就再也沒止的住。我並不知道一個十二歲的小孩到底請不清楚父親去世到底意味著什麼,但是我當時依然懵懂。

看著他媽媽哭的眼睛紅腫站都站不住,第二次覺著,原來這樣就是逝世啊。第一次是我阿么走的時候,我國小三年級,還什麼都不是特別懂。再後來長大一點,也沒有特別悲傷。但是我阿么對我真的特別好。

4。上大學之後,有天接到母親大人的電話。大概是說她的職稱評了balabala……說著說著突然有點哽咽:「等你和你妹妹都工作了,都不用我的錢了。我的錢存著還能幹啥……」

我當時暗搓搓的想:「沒事,即使我嫁人了,還是可以給我買零食啊麻麻!!」(爾康手)

後來每次放假回家吃飯,偶爾會談到我和妹妹之後嫁人的事,我爸就很嗨的討論要多少多少禮金,嫁妝就給一床被子雲雲。

這樣的話題由逗逼向總默默轉向莫名的感慨。

5。前幾日關系很好的一隻基友,終於要離開了,之後能見到的可能性真的微之又微。離開前前一晚我邊看綜藝節目邊鬧心,總是快進快進,完全看不進去。

第二天送她上車之前,我倆話都比平時少,都盡量裝作正常的樣子正常的交流。等車的時候我情緒有點來了,自己都察覺出嗓音不對。出租車來的很快,她上車後朝我喊:別捨不得我,我會微信你的!!

分別之後!!就在我一臉憂傷的準備往回走的時候!!我收到了她的微信!!裡面是不下五十條的小黑貓打滾圖片!!刷屏刷了我一臉!!

我寢室斷網,我流量包很少,而這是月初!!!!終於,我覺著她每次嫌棄我的時候說的那句「絕交→_→」,很適合讓我反彈給她。

6。其實很多人都會離開,但很多人也一直都在。

即使長時間不聯系,只要想起來,總知道那個人,在某個地方,或者忙碌奔波,或者如魚得水。一樣很安心不是么?

即使有人已經不在人世,回憶留下來,也成。


孫星隕:

真正的別離 從來都是不告而別
而每個不告而別的背後 都藏著無數個失望的理由


孤影:

作為一個畢業生,我覺得我對離開有獨特的理解。

題主問的是體驗,就理解為感受吧,「感受的可意和不可意,完全是個體的主觀判斷,同樣的外在刺激,對不同個體會很可能會產生不同的感受」(轉自搜狗百科感受詞條)對一件事物的主觀評價決定了你對這件事物的感受「感受是在事發之後,對事或對物的評價或感觸」

離開,很籠統的概念。是心靈上的疏遠,還是地域上的分離?

先拿地域上的分離說吧。大概有兩種情況:

1.【對於這個集體/人,你並不喜歡,甚至討厭】這個假設應該對很多人適用,很多人在不適應這個環境又不得不與某些人接觸的時候,對於離開是欣然接受的,不存在心理負擔和情感的創傷。離開之後會進入一個新的集體(但有可能進入新集體之後還是不能融入,畢竟是不能適應環境的人╮(╯-╰)╭)

2.【對於這個集體/人,你十分喜歡,甚至熱愛】這個假設對個人的分離比較常見,也有很多電視肥皂劇拿這種東西騙眼淚╮(╯-╰)╭。真實情況是,你的確會十分不舍,會請客吃飯,在離開之前玩個痛快balbala。但只要稍微豪爽一點的便不會特別難受,畢竟手機、QQ、微信各種便捷的通訊工具,可以說是想分開都難。(有可能會因為地域上的距離導致心靈上的疏遠,不答了)

再說心靈上的疏遠,沒什麼經歷,可能有說錯的地方:(以下排行沒有先後)

1.【路人甲乙丙】沒什麼好說的,,心靈本來就沒怎麼靠近過。

2.【同學/同事】這個算比較籠統的,畢竟有的同學玩的好的可以成基友,差的也跟路人沒什麼區別。就說比較折中的吧,你會感覺少了一個交流對象,但是並不會對生活有太大的阻礙(因人而異)。

3.【基友/女票】類似於分手?這個也比較籠統,感情深不深是一個問題,初一初二玩一玩可能連四五級疼痛都沒有,過了大半輩子的感情甚至有可能達到十三級(當然感情不與年齡掛鉤,這里打個比方,而且心裡疼痛和物理疼痛評判等級不知道是不是一樣的,。。)折中說一下就是感覺心裡空蕩盪的,失魂落魄,然後幾天後就好了

4.【父母】這個就比較嚴重了,類似於生離死別。心理貭素差點的可能眼前一黑不省人事,好一點的失聲痛哭不知怎麼生活下去。具體感受,,我也沒經歷過,就不多嘴了。

5.【知音/摯友】好盆友的離去啊!很是惆悵,朋友多了你會發現知音其實真的很少,百不存一!很不幸上一個假期我就失去一個,然後每次聊天我都會想到他,看到別人不懂我話里的意思我就莫名其妙的有一種悲傷的感覺。朋友易得,知音難覓,且行且珍惜啊!

綜上。

【以上內容僅供參考,具體感受/體驗視具體情況而定,每個人的心理閾值也不一樣~】


小怪獸:

離開一份工作,一份有感情的工作是怎樣的感覺。

從傳統行業轉行到了被各種人覺得很神奇的投資圈,還有幸和行業內極其睿智和犀利的雷總工作學習,我一直心存感激和感恩。

理科生的思維一直都是直來直往,有事兒說事兒,本以為換一份工作是一個很公式推導的完全理性的決定。

到了離開的時候,是那樣感性的不舍以及感傷。

第一個和我小老闆說,我要離開的時候,剛剛說了第一句話,眼淚就止不住的流下來。

邊哭邊拿著面巾紙擦鼻涕,邊說著要去哪裡,我是怎麼想的。

小老闆問了各種情況,像嫁女兒一樣的心理說,是個好機會,想去就去吧。

我當時想的是,如果,人真的可以沒有任何情感投入的去工作,去生活,那麼我們會不會更加從容淡定,會不會在離開的時候更加的灑脫。

拿到正式offer,開始和大老闆說,和每一個熟悉的同事update,講我為什麼要走了,要去哪兒里,以及做什麼。

一樣的話說了一遍又一遍。

告別的時候就像是在整理你日常的圈子,從最核心的一圈開始,慢慢的漣漪。

然後開始和我投的項目一個一個的說,我要離開了,以後你們的事情要對接誰,當然有事情需要我幫助,也隨時找我。

一個一個的離別,即使是再熟悉的人,我也需要醞釀一段時間,所以交接的那兩周,即使我每天很努力的告別,也只能和5家公司say goodbye。

有一種「你媽改嫁了,兒子啊,媽不是不要你」的感傷。

然後就是一個一個的退群,有的群說了goodbye,有的群默默的退出。

現在人和人之間的關系,就好像全部都盤結在你的微信上,你的電腦里。

一個一個的退出,一個一個的回憶。

哦原來,兩年,我也做了不少的事情。

頭像可以換了新的,

電腦可以換了新的,

郵箱可以換了新的,

被拉了新的工作群,

開始了新的上班路線,

尋找新的午飯地點,

熟悉新的辦公環境,

只是,人呢,在這個世界上,經歷的事情和人,都成了你的印記,你的標簽。

感謝順為,感謝這兩年遇見的所有人,感謝這兩年經過的一切事兒。

今天開始在美團的產業基金入職,專門看吃喝玩樂,

各種消費升級,各種零售餐飲,通通砸過來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