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無聊至極是怎樣一種體驗?

問題描述:一個人無聊至極是怎樣一種體驗?

ONEGIFT創意:

花近一年時間用火柴做了個球,然後一把火點燃。

有一天,Wallace在玩火柴時,他發現火柴的頭部比身子略大一點。

什麼?!

火柴的頭居然比身子大一點?

這個誰不知道呢!

Wallace的腦洞來的猝不及防:如果把它們粘到一起會怎樣?能不能粘出一個球來?

說干就干,Wallace直接從超市買了300盒火柴。

能用完嗎?夠用嗎?

他也不知道,先買回來再說唄。

然後打開了建模軟體,開始計算需要多少火柴。

(你就不能先算了再買嗎?)

每個火柴頭偏移了0.82°

如果每個火柴都一模一樣的話,他將得到一個由439根火柴組成的圈,圈的直徑約為44.813cm

球體的表面積為630582.61cm²

每根火柴的表面積約為0.100645cm²

算下來大約需要62654根火柴

嗯,果不其然,買多了。

由於電腦內存不夠,只能渲染了四分之一的效果圖。

感覺挺好的,他就真的開始幹了。

剛開始,看到想像的東西一點點變成了實物,他還是滿懷著期待和憧憬的。

他把火柴按照同一個方向排列整齊,方便拿取。

把球小心地放在遠離火花的地方,避免突如其來的意外。

球體開始逐漸有了彎曲的弧度,開始像那麼回事了。

Wallace也有點快崩潰了,一盒火柴連一圈都鋪不滿,辛辛苦苦做了好些天都看不出一點點增長。

但他還在繼續努力!

它不斷增長,變得更像一個球體。

當然,光靠目測就知道,這個球註定成為不了一個完美的球體了。

Wallace也琢磨過這回事,但很快放棄了,他只想盡快把它做出來。

越到後來情況越糟糕了,最上面的平面已經成了不規則圖形。

但Wallace情緒卻激動起來,因為眼看著球終於要搞定啦!

「我喜歡這張照片,它顯示了球體到底有多酷。它不是一個完美的球,但它肯定會是一個很酷的東西。」

最後的戰利品!抱在懷里超級滿足。

他保留了所有的空盒子,一共140盒,每盒300根,也就是合計42000根。

這和之前估計的62654根火柴相差很遠,可能是每個盒子里沒有300根,可能是球體不完美,也有可能是火柴的形狀不一。

毫無疑問,最爽的還是點火燃燒的一剎那。

用了10個月晚上和周末的閑暇時間做了這個球,Wallace表示這很值得。

兄弟,找個女朋友吧?


志宏hit:

當年在華為工作的時候,聽到過這樣一個故事。
華為外派到莫三比克的技術同學,受到了當地自然保護組織的起訴,面臨半年的監禁。
原因是因為這位技術同學單獨在莫三比克長期駐扎,沒有同行的中國小夥伴,也沒有任何的娛樂項目,因為是通訊基站出於安全考慮所以不能去登陸境外網際網路。
所以,無聊透頂的他就經常漫步在莫三比克的海岸邊,看著大海發呆,自己對自己說話。
後來他發現了海邊有很多可愛的海龜小夥伴,於是每天閑暇時刻跟他們待在一起。
不過他手太欠經常把海龜翻過來,導致海龜沒有辦法回到大海死亡,所以被當地自然保護組織盯上..然後起訴了…

————————————————————分隔線————————————————————
大四那年,我去了深圳華為實習,剛去到那邊就被部長約去談話,問我願不願意正式入職後,去辛巴威做技術支持,除了工資外,每個工作日大概會有100美刀的補助,去3年大概能攢個40萬。
這個數值還是挺讓人心動的,不過想到遙遠的非洲大陸,偏僻的鄉鎮(華為是過去做通訊基站,肯定不是在大城市),單調乏味的生活,我還是搖搖頭拒絕了(主要因為不是單身狗)。
想像下那個場景,在一個鳥不拉屎的異國他鄉,你每天可以賺到相當豐厚的薪資,但是沒有任何可以交流的人,出於安全考慮也無法上網,地處偏僻除了吃飯之外沒有任何娛樂設施,你生活的意義就是為了賺錢,這種感覺,可能才算真的無聊吧。


上官小沫:

我有很長一段時間都喜歡這個活動

每次家裡買了電器啊 或者快遞啊 我都特別開心


王乾:

一次考試考完了,閑的無聊,老師不準提前交卷,就閑的蛋疼,一會畫畫桌子,一會扣扣桌角。後來實在太無聊,我就開始從桌面玩到了桌下,然後我把頭伸進了抽屜。然後就拔不出來了。


姜白伊:

我手機里有一張動圖,是一個貓咪眼睛和腦袋左右不停地晃來晃去,大概就這樣子


無聊的時候就打開這張圖跟著貓的動作左右晃著食指,好像在逗貓一樣。。。

——————————

要鏈接的各位,我真不知道怎麼發給你們啊눈_눈


匿名用戶:
嗯,加騙子QQ跟他聊天,長圖預警

還有一個嘮了一個多小時的,被拉黑了


瞭然小師兄:

我將在此問題下面連載1個月的無聊計劃,具體見後。(多圖預警)


以上,2016.8.7更新
—————————————————————————————————————————-
無聊計劃·第1天–關於米粉和方便麵
今天是無聊計劃的第一天,我先來個簡單的實驗。
測算一片方便麵和一片米粉的麵條總長度,然後測試雞更喜歡吃哪一種?
工具:方便麵、米粉、盆子、尺子、紙、6隻雞
首先,將米粉和方便麵用開水泡開。作為一個讀過書的人,本次我採用傳說中的「控制變量法」,除了主材料不一樣,開水、盆子等其他材料我都用一樣的。

方便麵的測量難度是比較大的,因為它的麵條是纏在一起的,我需要一條一條將它們分開,最後分出來98根長度基本一致的麵條(花了68分鐘),另外有很一小部分碎麵條,我算作1跟。所以總共是99根麵條。每根麵條的長度,經過我嚴密的測量,約為55CM。
一片方便麵總長度=55 X 99=5445CM

而米粉的測量就相對簡單,因每根米粉都分開的比較好,長度也比較一致。我隨機挑出10根
米粉進行長度測量,測算結果如圖:

我對這組數據用SPSS進行描述性統計,得出:
另外,經我嚴密統計,這片米粉共有214根,
所以,
粉絲的總長度=15.6 X 214=3338.4CM

長度測算到此結束。那麼對於人類的好食物—雞,來說,它們更喜歡吃方便麵還是米粉呢?

我家樓頂有我媽媽辛勤養育的6隻母雞。我將方便麵和米粉分成兩堆給它們食用。
可以看到,一開始,6隻雞都統一湧向米粉。
最終,它們吃完米粉的時間是10分48秒。此時,方便麵還剩餘不少。

顯然,對於我家的雞來說,它們更喜歡吃米粉。
我深入思考其中的原因,發現:這米粉是霸王花米粉,是我家鄉河源的特產。而老壇酸菜牛肉麵算是湖南產的,屬於「北佬」食品,也難怪我家的雞不喜歡吃。

以上,2016.7.20更新

無聊計劃·第2期–關於做菜秘訣


以上,2016.7.21更新

以上,2016.7.22更新

周末過後,繼續無聊第四期

無聊計劃·第4期—-鴨子與西瓜的故事

以上,2016.7.25更新

「學會這一招,成為麻將桌的常勝將軍!」
以上,2016.7.27更新

關於我的1月無聊計劃–


匿名用戶:
每次忘了帶手機上廁所,衛生間的洗髮露,沐浴露之類的配方,產地都變得那麼親切耐看,而且我還不止看了一次。


Cristin:

朋友圈怎麼更新這么慢??兩分鐘後,咦,朋友圈怎麼沒有更新了?他們都幹嘛去了?是都在外面嗨嗎?嗚嗚嗚,看來只有我一個人在無聊。。


高小樹:


hush:

之前看到一個問題:

微信上我沒事給人發了一個0.1元的的紅包,那人給我發了個0.2的,我又發了個三毛的,他發給我個四毛的……於是一直到我發了99.9時他丫的不發了!!問題來了,我虧了多少?!

於是我左思右想……沒想出來,直到有人指點———實踐出真知。

然後我就用小號發微信紅包來看,丫的!虧了50! T^T


李Moon:

民警:怎麼被打的?
事主:我去看演出,演出結束我往台上扔了個小熊,他們打了我十多分鐘啊!
民警:小熊?
事主:我抓娃娃機抓的。
民警:砸到人了?
事主:我也不知道演出不讓扔小熊啊,一個小熊,揍我十多分鐘啊!
民警:……
事主:我就想活躍一下氣氛!

本來節目都結束了,又看你表演了十分鐘扔熊被打,這氣氛算是活躍起來了。


匿名用戶:

學渣の煩惱之斷網也能找樂子


公子徹:

轉人人一個朋友:為了慶祝英國公務系統停擺,講幾個小故事吧,關於寂寞/孤獨的,保證比郭敬明們講得好。

1. 以前曾經去華為面試過,填表時有一項須註明,是否願意應聘海外項目職位。其實華為的海外銷售經理、售前售後工程師之類的薪資高得離譜,非常適合我們這種低調沉穩的技術黃牛。不過就是太枯燥無聊了,尤其在一些政局動盪的第三世界國家,子彈滿天飛,根本不敢出門,惟有天天呆公司宿舍里對著技術白皮書擼管。坊間流傳著兩個著名的關於華為駐外工程師的段子,一是巴基斯坦還是哪的華為員工在宿舍院子里養了一群雞,不用於下蛋也不用於食用,用來趕著滿院子跑,打發時間。。。。二是南非約翰內斯堡的華為基地曾經收到當地動物保護組織的抗議信,內容是抗議華為員工在基地旁邊的海灘上將海龜翻身,導致海龜再也無法翻轉過來而活活餓死。。。他們真的是太寂寞了。。。。。

2.小時候看過柯南道爾的一篇短篇小說,叫《盧浮宮博物館的奇聞》。寫一英國人在盧浮宮里迷路了(SB么),閉館時被關在了裡面,卻有幸遇到了奇蹟:一名長得比木乃伊還恐怖的館員在深夜偷偷打開了盛裝一位女性木乃伊的木棺。被英國人發現後他講述了實情,他原是古埃及的一名法術師,機緣巧合和朋友一道研製出了長生不老葯,服用後能抵抗衰老、暴力的傷害。這並不是永生.但它的效力可以維持好幾千年。———這葯的負面作用是當你活膩了的時候,想死也死不了。。。比如這埃及哥們,他在給自己服用了葯劑後,還沒來得及給自己愛人用藥呢,愛人就得肺病死了。。。。古埃及人篤信有陰界,這下陰陽永隔。更氣人的是法術師的那位合作夥伴也暗戀著那女人,他在女人死後獨自發明出了長生不老葯的解藥,自己服下後立馬嗝屁去陰間調戲朋友妻去了。。。這讓那法術師氣得要死,他試驗了無數種配方,卻終因缺少一種稀有的珍貴葯引而發明不出解藥。。。。然後就這么孤獨而猥瑣地活了3000多年,走遍全世界,從奴隸社會開始,眼看都要實現共產主義了。。。卻在這個夜晚終於有機會打開了女友的棺材,在棺材裡發現了自己合夥人藏在其中的解藥葯引。。。然後他迫不及待地服下,很快就迅速衰老並且死亡。他死得比古往今來任何一名自殺者都要快樂,這不僅僅是因為能夠得以和愛人重逢(或者目睹愛人和自己朋友在另一個世界給自己戴帽子),更是一種從萬世的孤獨中終極的解脫。。。看完小說後,我時常想像那3000多年的歲月,這人是怎麼熬過來的。那句歌詞怎麼唱的來著,願意用幾世換我們一世情緣,希望可以感動上天,我們還能不能能不能再見面,我在佛前苦苦求了幾千年。。。。這哥們的故事可以改編成《求法老》了。。。。。

3. 還看過一部自認為是我看過的最棒的短篇小說,Ray Bradbury原著的《濃霧號角》。寫的是一隻從6500萬年前的大滅絕中倖存下來的蛇頸龍,竟得以長生不死。。。。(估計是吃了埃及人發明的仙丹),全世界就只有它一隻蛇頸龍了,孤零零地活在大海深處。每年冬天的濃霧時節,海港的燈塔會發出低沉的號角聲為過往船隻引路。那號角像極了蛇頸龍的叫聲,每年都會將那隻死不了的活化石蛇頸龍從海底引上海面,它大概以為那是同類的呼喚。。。然後一次又一次地失望。。。在最後,經過大自然多年的教育,它終於進化出了一點智商,發現了這壓根不是自己的同胞,發現恐龍界真的只剩下自己活在這個地球上了。於是它悲憤地毀掉了燈塔,潛入了海底,從此再也不會聽到那熟悉的呼喚。。。也再也不相信愛情了。每次想到這只蛇頸龍,我就覺得眼角隱隱然有清淚溢出,那是古往今來最孤獨的生物,活在黑暗、高壓、寒冷的海底,並且由於沒進化出前肢,打不了飛機,在苦寂中獨自度過了億萬年。。。。。想想就難過。我們失個戀和它比起來算個錘子。

4. 這是我能想像的最終極的孤獨。嚴格說來在我接觸這個理論之前,連想也想像不到。你們能想到嗎?

先講講此理論的主角,反物質。關於反物質的概念,簡單說來就是由帶正電荷的電子組成的物質,它們和現實世界中的物質看起來沒有任何區別,只是電荷的正負屬性相反而已。可以想像宇宙里存在一個反物質構成的你,終於有一天和你本尊相逢了,你們激動地伸出右手深情相握,卻在接觸的一霎灰飛煙滅。。。。並釋放出比氫彈爆炸還巨大的能量。

一開始反物質只是狄拉克的數學假設而已,直到在實驗室里真正製造出了反氫原子等反物質粒子。雖然存在時間極短,迅速泯滅,但是真實地驗證了反物質在宇宙中的確存在。

真正吸引我的理論,是諾貝爾獎得主理查德-費曼提出的反物質猜想。他由麥克斯韋方程推導出兩個解,發現在數學上,一個在時間中正向前進的負電子和一個在時間中逆行的正電子是一樣的。換句話說,反物質不過是在時間中逆行,即從未來向過去前進的正物質而已。反物質和正物質的對消泯滅,實質上是正物質在時間軸上的突然掉頭,回到過去的同時變成了反物質。(即2分鐘前的反物質,在1分鐘前和正物質對消,實質上是該正物質在1分鐘前開始了時間上的逆行,變成了反物質。2分鐘前你看到的反物質就是在時間軸上逆行回去的這個正物質而已。)

更加震撼的理論如下,費曼由此解決了困擾物理學界多年的基本粒子問題:為何世間萬物、大至星系、小到原子,都會展現出不同的屬性,例如銀河系和仙女星系、我和毛主席,氫原子和氧原子,沒有完全相同的個體。但是在電子身上是個例外,世上沒有「大電子」、「小電子」、「性感電子」、「高帥富電子」之說,你也無法在一個電子上刻字,然後送給自己的女友。組成宇宙萬物的無窮多的電子,是一模一樣的,找不出任何差異的。

費曼由自己的反物質假設完美地解釋了這一困擾:因為從宇宙大霹靂的那一刻起,整個宇宙本來就只有一個電子。沒錯,全宇宙的龐大的空間、數不盡的星體和物質,其實都是這一個電子在不同時空的分身而已。它從大霹靂開始,在時間軸上正向前進,直到宇宙的末日,又掉頭回去,變成正電子,在時間里逆行,逆行到了宇宙誕生之初。就這樣永世無休止地循環下去,這個電子出現在了時間軸上的每一個點,出現在了宇宙的每一個角落,在三維世界的我們看來,空間裡布滿了數不盡的電子,構成了世間萬物。

其實它們,包括我們自身,你的父母親人,你的戀人,你養的狗,狗拉的屎,曼哈頓川流不息的人潮,塔克拉瑪干寂如死水的無人區,蘭桂坊鶯歌燕舞的不夜城,海底兩萬里那隻無盡孤獨的蛇頸龍,萬事萬物都一樣,都只不過是那同一個電子正行逆行了無數次的分身而已。整個宇宙就這么一個電子,孤零零地從天地混沌走到宇宙毀滅,再倒回去重來,周而復始。

假如這理念是真實的,你還覺得自己孤獨、寂寞嗎?還會去海灘翻烏龜,去養雞場趕母雞嗎?

你能想像出比這更藝文的電子,更孤獨的個體嗎?

能想像出來的話諾貝爾文學獎、物理獎也許都是你的了。


滾滾:

把手機里的APP逐個打開,都刷了一遍,發現沒啥可玩的,然後鎖屏揣回兜里,坐著發了一會呆,過一會兒又掏出了手機。


Aorqu用戶:
我竟然去玩微信漂流瓶搖一搖這種東西。


張芷萍:

由於某些原因獨自在外地生活了一段時間。實在太孤獨了,就去住處附近的一個大學里,在塑膠跑道上跑完一個全程馬拉松。

補幾張圖。前幾天參加活動拍的。你們猜哪個是我~


三三坡:

找到一個很適合我的問題,真實經驗來一發。

1、

那天夜裡,我和朋友去看《長江圖》。由於錯過鼎盛時期,排片已經很少,因此不得不選一個非常偏僻的影院。

影片結束已經十一點多,捷運早已偃旗息鼓,只好打個優步拼車回家。

我是第一個上車的,義不容辭坐進了後座,然後師傅說要去接另外一個人。

鬼使神差地,我忽然想到要逗逗那個即將和我拼車的人。

於是我把一頭黑長直的頭發撩到臉前面,擋住臉(我平時經常這么玩,大家都說像貞子哈哈哈)。

上來個戴眼鏡的男生,進門時他沒注意到我,後來不小心回了個頭,看到了我。接著他又震驚地回頭看我好幾次,然後,他一臉懵逼地問司機,「我們…後座…有人嗎…?」

我就忍不住「哈哈哈哈哈哈」了起來。

附上我平時裝貞子的照片。

2、

我跟一起看電影的朋友講了這件事,她說,你這個人真的是特別無聊。

經她一說,我立馬回顧了一下我短暫的人生,本來想找點我刻苦鑽研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等極富意義的實例,用來反駁她,但越回想,越覺得她說的很有道理。

有一次心血來潮,我按照斐波那契數列的規律和一個朋友聊天,分別隔1、1、2、3、5、8…天和他聊天,這個數列遞增得非常快,按照規律,我第13與第14次對說話之間要隔一年,最後我嚴格遵守了這個規律,只是因為覺得很好玩。(不知道他後來有沒有因為我沒回他而拉黑我…)

我是那個吃完麥當勞會用番茄醬在盤子里寫「再見」的人。

我是借完同事的優盤,會在裡面設置一個「***(同事名字)渣男」的文件夾的人。

我會用各種無聊的方法去逗妹子,比如:

還有一次給人外帶麥樂雞,為了逗逗她,我在盒子裡面寫:

(是的沒錯,李33就是我!!!)

我有無盡的毅力與熱情,卻總是沒法用在正事上。

最近在做的一件沒意義的事,是收集了許多各種口味的袋泡茶,然後給每個口味的茶包寫評語,比如說:

3、

我去Aorqu、百度、朋友圈等各個平台搜索過:做一個特別無聊的人是什麼樣的感覺?

我本企圖能從他人的自我剖析中獲得共鳴,讓我得以融入某個集體,哪怕其本身是個偏僻的、被輕蔑對待的集體。

從我自身來看,特別無聊的人最大的缺陷,在於他們對社會認知的偏差,對普適規則的不以為然,因此他們總是缺乏將自己的熱情與才能變現的能力。他們自己玩得很高興,由於他們做事沒什麼目的,所有的無形財富都被慢慢消耗,在他人眼裡,他們弔兒郎當,不求上進,簡直應該送回幼稚園 小班從頭學習一下人生的意義。

然而,即便明白了這一點,我還是時常在做無聊的、沒有收益的事情。我當然非常希望,此刻我給大家講的命題是《90後如何在兩年間完成年薪5萬到年薪40萬的轉變》,而不是《做一個特別無聊的人是什麼樣的體驗》,畢竟那樣做的話漲粉肯定會快一點,可是我真的無能為力,商業化指南總是令我毛骨悚然,而我只想逗逗小妹子們,每天活得無憂無慮。我從前以為這是一種天真,但近兩年總算領會到,這其實是一種無能。

4、

孤獨也是常有的事。

雖然從上述文字來看,我似乎能在周圍創造出一些新鮮的東西,但這些小玩笑,其實一點都不能帶給我成就感。到了我這個年紀,已然能夠明白,當一個溫柔的人更容易成功,而不要標新立異。有段時間,我時常在坐捷運時,對著捷運的門觀察自己的表情,練習微笑,為的就是去成為一個溫和而文靜的人,為了把身上這種不合理的無聊氣質去掉。

我在日常生活中也相當自閉。失敗經驗教會了我,在不夠安全的環境里,尤其不要輕易向人展示自己的無聊,世界那麼大,多得是不能理解你的人。所能做的,只有想辦法盡早學會適應環境,防止自己被邊緣化。

歸根結底,賣弄無聊只是一種逃避而已。對我來說,那些無聊的表現可以塑造輕松的氛圍,讓所有對話都浮於表面。由於太過無聊的緣故,我只想以輕松的方式揮霍自己的某種優勢,我甚至沒辦法去發現周圍存在的捷徑。

寫到這里,鼠標和鍵盤都已疲勞,我也打算收尾。

此時,我的腦子里仍然寄居著無數無聊的想法,我想停止給金魚供應小蟲子,每天給它們丟幾粒魚肝油;我想把我桌子前「李33」的名卡撕掉,重新寫個「唐吉坷德」;我想把天空撕開個口,讓那些暴戾的野生星星來襲擊這個永遠無動於衷的地球。

總的說來,這些年我也是玩得很高興。

話說最近在玩的是,許了個願望,偷偷跟自己打賭說,如果聖誕前能集滿100棵聖誕樹的照片,願望就會實現喲,所以正在每天拚命抓捕聖誕樹中!


Aorqu用戶:
忽然又想起曾經放假回國的時候乾的一件愜意也算無聊的事:
當天清晨忽然想起張岱的湖心亭看雪,遂出門乘著高鐵從南京去了杭州,到西湖雇了艘小船,讓船娘搖到了面對湖心亭的不遠處,雖無雪景,但我這個金陵人看著景色與天空一搖一晃的便睡了個午覺,大約兩三小時返岸,傍晚再從杭州回南京。

原答分割線…………

早晨買了南京到北京的高鐵,中午到了北京在北京站吃了個午飯,又從北京坐回了南京,中途循環只聽一首歌。
好了,天黑了,可以吃晚飯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