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人的教養如何體現?

問題描述:一個人沒教養體現在哪裡? - 生活
, , , ,
阿苑:
嚴於律己,寬於待人


匿名用戶:
教養其實並沒有上升到那樣的高度,而是從一些很小不易察覺的地方給人帶來的感覺。
1. 不給人添麻煩。人都是獨立的個體,不要浪費其他人的時間,能夠自己做到的事情,就算很麻煩也盡量不要去尋求他人的幫助。

2. 做事為他人考慮。例如進電梯第一個進門的應該按著開門鍵等待所有人全部進入;班上的飲水機,自己喝完最後一杯就應該為接下來的人添上水;保持公共場所的乾淨;公共場合別人在睡覺就麻煩保持安靜、自己睡覺就盡量帶耳機吧;吸煙這種事就不該問「我可以抽一支嗎」,實在想抽請直接自己遠離人群。

3. 記住別人為你做的事情。

4. 對他人的好意表示感謝。也許只是一句謝謝,或是一頓午餐。

5. 有時候也許別人對你的好意並不是你需要的,正面回應他人期待。例如你在找一本已成孤本的書,朋友了解到並且為你找到了。此時就算你早已經從其他通路得到了這本書,也可以說個善意的謊言感謝他終於幫你找到。

6. 不在公共場合做私事。在小空間吃味道重的東西、或是很大聲音講電話。
例如朋友圈,少把自己所有的感情經歷、自己做的什麼事情事無巨細的往上發。這里有人提出質疑,補充一下,不是說剝奪你自由不給你權利,今天吃什麼明天去哪兒玩,你愛發發什麼。私事是什麼?你真的今天談個男友他和你怎樣了,明天換個男友又和你怎樣了,今天買了套特別好看的內衣、明天要和男閨蜜出去旅遊了。這是不太合適的。

7. 提前做好準備和計劃能防止遇到很多使自己沒教養的事情。

8. 少爭論,看到太多女孩子在吵架時就能完全變一個樣子。這個世界上沒什麼是必須要爭個輸贏的。

9. 善良,我想這是最重要的了吧。


凌霄李:
我認為最有教養的體現應該是

那些關乎教養的表現都只是自己恪守 而不是以此來評判他人的標准


曹大玩在日本:
他一定沒見過晚上10點以後的歌舞伎町、高田馬場、涉谷…
簡直意淫過頭了。


周沖:

人當然得有教養。

但真正的教養,是指靈魂的品質與內心的健全。

也就是說,它是由內而外的,而非儀式化的、外在的,做給他人看的,符合集體期待的,能在社會關系中如魚得水的。

再細化一點,即:真正的教養,是在無人監督時,你如何處世看人;

是在犯錯成本低廉時,你如何言談舉止;

是關系牢固不破時,你如何對待他人。

比如,一個進門出門幫人扶門、對服務員說謝謝的人,一回到家,就對妻子呼來喝去,對兒子非打即罵,對母親頂撞冒犯,算有教養嗎?

再比如,一個文質彬彬、風度翩翩的人,對待下級與弱者時,出言不遜,耀武揚威,視之如奴僕或豬玀,算有教養嗎?

當然算不上。

因為,只有在安全、私密、無監督與懲罰的環境里,一個人的表現,才接近他真正的品質。

此時你是善,就是善;

此時你是雅,就是雅;

此時你嫻靜美好,溫婉如蘭,那就是真正的大家閨秀。

外善內惡,外雅內俗,外華內鄙,外強中乾,外美內丑,都是偽君子與綠茶婊之所為,算不得真正的風范與教養。

講個例子。

《不要和陌生人說話》里,安嘉禾是一個懂禮、守節的人。

他有體面的工作,潔凈的外表,溫和的言談,如果有一個《教養手則》,他一定能條條做到。

做事滴水不漏——工作上救死扶傷;

為人無懈可擊——為人謙卑有禮。

在外人看來,他幾乎是個一等一的好男人。

但是,當他站在梅湘男面前,他的暴戾、粗鄙、猙獰、恐怖、歇斯底里全部暴露,他變成了惡魔,變成了人渣,變成了暴徒,變成了罪犯,變成了虐待狂。

他尋找各種借口,對自己的妻子施暴,打得她奄奄一息,雙腿殘疾,人生無望。

安嘉禾有教養嗎?

如果說教養就是在社交圈中,會說話,識大體,對他人溫和有禮,讓人感到舒服。那麼,有,簡直太有了。100分的教養試卷,他能考200分。

但是,如果說教養就是一個人骨子裡的溫和,那麼,他只能得-200分。

當下鼓吹教養的文章鋪天蓋地。

但是,其中的絕大多數,都是說社交技能的1234,說話技術的ABCD

少有人提到內心,提到精神內核。

因此這種宣傳,在根本的方向上,就出了問題。

如果一個人變態扭曲,充滿心理疾病,一味重視外在,他就會成為安嘉禾,成為《美國精神病人》中的帕特里克•貝特曼,成為《熔爐》中的校長,成為岳不群,成為《消失的愛人》中的艾米。

而這,正是捨本逐末的教養宣傳的壞處——無視心靈的健全,一味強調社交的繁文縟節,它必會成為罪行的掩護,惡的保護膜,傷害的綠燈。

你可能要說,這都是影視劇中的人,現實中哪有?

不,他們也有,甚至很多。

比如正在閱讀此文的你,也許就是其中一個。

你也許不家暴,但你對父母吼叫;

你也許不打孩子,但你語言暴力+精神歧視+控制威脅+老子我就是做得對。

談起教養來頭頭是道。當你進了家門,你就成了一個完全沒教養的人。

你發火,你沖母親咆哮,你對著丈夫大喊:你他媽的怎麼還不給我死回家!你粗話連篇,你歇斯底里,你暴力傾向嚴重,你像個行走的炸藥庫,一點就著。

你有時會自我安慰,我肯定是太累了,壓力太大了,於是就這樣過去了。

但第二天,一切重來。

你不知道,在你的兩面三刀、歇斯底里中,家人被你傷得體無完膚。

真正的教養,不是你在公開場合如何長袖善舞,不是你在師長面前如何妙語如珠,不是你在陌生人面前如何滴水不漏。

而是你在家中,表現出什麼樣子。

因為,在外人面前,我們難免會偽裝。但在家人面前,都會真相畢露。

所以真正聰明的人,如果想看清一個人,不會去看他在公開場合的表現,就看一條:在至親面前,他到底怎麼樣

比如一個多知的長輩就曾對我說:

如果你以後嫁人,一定要記得,先去看看他如何和他父母相處。
如果他對他父母恭敬溫柔,他以後必會對你親愛有加;他如果對父母呼來喝去,不懂感恩,他以後必會對你同樣如此。
因為,所有的愛情,最終都會變成親情。而那時,他和父母的互動模式,必會轉移到你身上。

這句話,我一直記到現在。

而我所經歷的感情與婚姻,每一場,是的,每一場,都是這句話的註腳。百試不爽,概莫能外。

甚至許多友人們,亦以其親身經歷,反覆替它證明:說得對!

教養當然得有,只是我們要明白,真正的教養不在外,而在內。

若你殘缺,強求完美,必然做作。

若你變態,強求周全,必然虛偽。

只有當你覺察自省,自由圓滿,才會由內而外地,優雅如蘭,從容如風,溫柔如上帝寫給人間的情書,所到之處,四通八達,人人傾倒。

——End——

喜歡就點個贊唄(*¯︶¯*)

歡迎關注我,我會每天更新3個以上高質量回答~~


藍白胖次的野崎君:
走在珊瑚沙灘上,有的特別粗糙很紮腳,我疼得齜牙咧嘴的。

旁邊正在搬運木頭的工人看到我毫不猶豫地把他的拖鞋脫下來遞給我。

一雙舊的人字拖。

然後他小心翼翼地看著我,怕我嫌他臟。


宋某某:
終於遇到一個能回答的了。教養是一個很籠統的概念。往大了說就是禮節禮貌(基礎)和一種對人對己的態度,往小了說吃飯、走路、坐車都可以體現出來。我之前在北京某網路電視台擔任實習生時,認識了公司的小Y。土生土長的北京人。她不漂亮,也沒有顯赫的家世,也不溫柔。約會從來不遲到,交往的半年,除了一次路上錢包丟了,其他全部AA。有一次的採訪稿拉她包里。晚上兩點去拿打開門還化著淡淡的妝(我當時打電話她已經睡了)。她的辦公桌永遠是保潔阿姨不用打掃的區域。吃飯時從來不會挑挑撿撿。遇到驚喜會開心但不會發瘋,難過從來不會給人甩臉色。後來,她作為公司唯一一名以新員工身份調入香港總公司。我想這也許就是教養。教養是對於道德、風俗基礎上的進一步,它不僅僅體現在人與人交往,更表現在一個人內心對於自己的尊重,一個人唯有尊重自己,才懂得如何尊重別人。它體現在規矩上,卻又超出規矩。它是在規矩中潛移默化才形成。當然跟地方風俗也有一定的關系。


Aorqu用戶:

幾年前在外國做移民體檢,在醫院里找不到體檢中心,遂問了一名清潔工女同志,她也不知道,於是她攔下了當時一個過路的醫生問詢。

那個醫生是我這輩子見過長得最帥的男同志,一米八幾,面容俊朗精緻,舉手投足無一不得體。我突然看到這樣一個極帥氣的人感到有點膽怯,就像是面對學霸自卑得說不出話的那種。可是那個醫生卻不卑不亢地和清潔工溝通好,之後又平靜、有禮地引領我走了很遠到體檢中心,始終面帶笑容。

那位清潔工女同志一米四幾,五官長得駭人的扭曲。我本人容貌下等,看上去面若痴傻,身量矮胖。

可是那位醫生似乎完全沒有看到清潔工與我的貌丑,也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英俊,更是窩心地無視了我的不自在。所有交流就像是三個庸常人之間的對話,為我們留足了體面,當然也很可能是完全沒有意識到相貌的差別。

(我自己看到清潔工面容時稍微嚇一跳的一愣,然後反應過來這樣「一愣」很不禮貌,有點不好意思。可是醫生完全沒有這種反應,很平常地和她完成了對話。)

在當地醫生是妥妥的中高產階級,是從小家境優渥,學業拔群,出身名校,年薪百萬那群人。

在現在這個相貌越來越被人們重視,「美貌」受到追捧、「醜陋」是原罪的時代,有這樣的人能為我等醜人留有足夠的體面與尊重,或者說能完全拋開外表的美醜平等對待他人,讓我特別難忘。Aorqu上有兩個熱門問題,一個是「長得漂亮有用嗎」,一個是「你因為丑受過什麼委屈」,下面的答案大多提到了別人的區別對待。我認為平等正常的對待所有長相的人,比如我這樣的醜人,是一種很有教養的行為。


糖伊:
在中國,名媛基本上是出身高貴,家教良好,優雅大方的代名詞。然而洪晃說過,在中國其實是沒有名媛的,因為我們的財富是瞬間積累起來的。沒有家族的源遠流長大概也就談不上名媛。
樣貌和身份都不能代表一個姑娘,家教良好的姑娘重要的是寬容大度,容易為別人找借口從而灑脫,比如楊絳先生。
總是抱怨生活給自己找借口的姑娘就離名媛越來越遠了。我們無法選擇出身,無法選擇去容貌,卻可以選擇有一顆真名媛的大心臟。


Aorqu用戶:
無論男女,在「為人」或「教養」的核心原則上理應維持一致,只是在社會賦予的不同性別角色下通過或有差異的方式表現出來。反對且反感大多常見的「女人呀就該……」式雞湯論斷,請首先做好一個人,不要拿性別當借口。

此處十分適合借用吉卜林(Joseph Rudyard Kipling)寫給兒子的詩《如果》(If)。不贅述,原文及翻譯如下:

If you can keep your head when all about you are losing theirs and blaming it on you;

假如你能——在別人不知所措卻對你橫加指責的時候,保持清醒的頭腦;

If you can trust yourself when all men doubt you, but make allowance for their doubting too;

假如你能——在所有人都懷疑你的時候仍然相信自己,並能體諒別人對你的懷疑;

If you can wait and not be tired by waiting, or, being lied about, don’t deal in lies,

假如你能等待且又充滿耐心, 或者,從不用謊言去應付謊言;

Or, being hated, don’t give away to hating, and yet don’t look too good, nor talk too wise;

也不用仇恨去回擊仇恨, 既不故作正經也不誇誇其談。

If you can dream—and not make dreams your master;

假如你充滿夢想——但絕不做夢想的奴僕;

If you can think— and not make thoughts your aim;

假如你勤於思考——卻不把思想當作目標;

If you can meet with Triumph and Disaster and treat those two imposters just the same;

假如你能——在遇到勝利和困難時態度同樣平靜;

If you can bear to hear the truth you』ve spoken Twisted by knaves to make a trap for fools,

假如你能容忍你所說的真理,被無賴用作捕捉愚人的陷阱;

Or watch the things you gave your life to broken, and stoop and build’em up with worn-out tools;

或看著你所獻身的事業轟然倒塌,你能屈身拾起殘破的工具把它們重建。

If you can make one heap of all your winnings And risk it on one turn of pitch-and toss;

假如你能——把所有贏來的籌碼都押在一把賭註上;

And lose, and start again at your beginnings and never breathe a word about your loss;

輸光後仍能重新再來, 且對輸贏隻字不提。

If you can force your heart and nerve and sinew to serve your turn long after they are gone,

假如你能——在運氣不佳身心俱疲之時,仍能全力以赴抓住機遇,

And so hold on when there is nothing in you except the will, which says to them: 「hold on!」

在一無所有隻剩意志支撐的時刻,咬牙堅持到底。

If you can talk with crows and keep your virtue, or walk with kings — nor lose the common touch;

假如你能——與三教九流為伍而獨善其身, 與王公貴族同行而不忘本色;

If neither foes nor loving friends can hurt you; if all men count with you, but none too much;

假如無論是敵是友不能傷害到你;假如所有的人對你來說同等重要;

If you can fill the unforgiving minute with sixty seconds』 worth of distance run—

假如你能把每一分寶貴的光陰化作六十秒的奮斗——

Yours is the Earth and everything that』s in it, and—which is more—you』ll be a Man, my son!

你就擁有了整個世界, 最重要的是——你就成了一個真正的人,我的孩子!

(原文及翻譯均來自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做我平淡歲月里星辰:
昨天去趕高鐵的路上 我就體會了一次什麼叫家教。我和兩個朋友拿著行李坐在捷運上,因為是起始站所以還是有位置的。後來沒過多久就上來一對父女,一個父親帶著一個小女孩,還背著個小書包,特別可愛。
當時捷運人也挺多的,我就站起來把位置讓給那個小女孩了。那個父親特別感謝,一直跟我道謝,還讓那個小女孩和我道謝。哎呀我心裡甜滋滋噠,一路上就不停默默偷看他們…
其實我站起來讓座的時候 把旁邊的包包也順便拿起來了,所以其實那個父親可以一起坐下來的,或者抱著他的小公主一起坐位置也可以,但是他都沒有。
這是一個父親用行動告訴這個小女孩【這個位置是姐姐讓給你的,因為你還是個小孩,可能有摔倒的危險,所以才會有人給你讓座】但是爸爸已經是成年人了,這個位置爸爸是不能坐的,這樣對讓座的人也不公平。並且我還注意到這個爸爸把小女孩的書包也拿在自己手上,沒有試圖放在小女孩身邊。
作為一個大學生,不誇張的說從小到大讓座的事情我真的做了很多次,但是這次真的是心情最愉快的一次。
有時候在捷運上,公交上給別人讓座,很多人會覺得自己是老人,或者自己帶著孩子就理所當然要享受這個座位,對讓座的人敷衍的道謝,這樣其實是不尊重人的表現。
沒有人有義務給你讓座,但是在你需要座位的時候,有人站出來幫助你,這是很值得感謝的事情。從這個父親的身上我感受到了尊重。他以身作則在教育他的孩子。
在他們下車的時候還特地和我再道謝了一次,甚至下捷運了以後那個小女孩還一直和我招手,這是禮貌,也是家教的表現。我是學習教育學的,所以昨天就特別有感觸。
我覺得在這樣的教育下,這個小女孩的家教以後肯定也會很好。家教說實話很多時候你不會記得父親母親對你的說的話,但是你會記得他們的表現,示範,不自覺的就跟著學習。

這里說個題外話,昨天上了高鐵的時候我就發現我的位置被別人坐了,估計也是一個女大學生吧。我過去說不好意思你坐了我的位置 然後這個女孩就特別輕描淡寫的說,哦 我和你換位置,我坐在後面幾排。有一種命令式的語氣告訴你該怎麼做,其實當時我特別不想答應,你想換位置,可以先和我商量不是?但是當時我已經擋住別人走路了,那個過道挺窄的,所以我就二話不說的去了後面坐下了。回想看來,啊 果然還是教育體現人和人的區別。


雌雄同體女漢子:
看到大家說最後一句畫風不對,但是我還是想留著原答案,那是我心底質朴的話,不添加任何華麗的詞藻,沒有矯情,也不做作,就是我想說的。

大家普遍覺得這應該是一場美好愛情開始時應有的樣子。在某一特定的時間,特定的地點,特定的情景下,你可能會遇見某個人,發生某段故事,有些甚至不能稱之為故事,但不是每段故事都是疾如雷電,大部分都是如涓涓細流,不是每段故事都有令人滿意的結局。

我不知道我們的故事算不算結局,一輩子那麼長,世界那麼小,我們總有一天可能會再次遇到,繼續發生更多可愛而美好的故事。

對於答主來說在快節奏的生活和雞毛蒜皮的瑣事中,我仍然在努力地想成為一個更美好而優秀的人,所以沒有更多精力去談情說愛,所以說結論就是……

姐現在就想單著……
就單著……
老媽:耍朋友嘛!
我:不耍!
老爸:搞對象吧!
我:不搞!
閨蜜:給你介紹個帥哥!
我:忙著呢!


以下為原答案:

↣↣↣↣↣↣閃亮可愛的分割線↣↣↣↣↣↣

今年五一節放假去看望工作中不能回家的老爸以此為背景。
因為今年天氣熱的比較快,加上我平常神經大條沒什麼戒備心,穿著連衣裙就趕捷運去了。沒什麼座位,加上我平時一直秉承總有比我需要座位的人這樣的原則,就一直站在捷運車門的左邊把手的角落。於此同時還有一個男生站在車門右邊把手的角落裡。一切安好。
如圖所示


坐了幾站之後捷運上的乘客數量逐漸多了起來,就在這個時候兩三個中年男子四下環顧之後就面對著我站,有意無意地把我圍在了角落裡。人特別多,難免擠一下,我可以理解。但是那幾個人很反常,捷運基本上沒什麼顛簸,他們卻頻繁的往我身上蹭,而且我們是面對面的,我不可能轉過去面對牆,於是場面一度十分尷尬……

就在這個時候我眼角餘光注意到那個在右邊角落裡的男生開始慢慢向我這邊移動,當時只是以為他要到站了,沒想到捷運到下一站的時候他沒有下,而是趁著人頭攢動,對那幾個男子說不好意思讓一下,然後擋在我面前背對著我,在那麼擁擠狹小的空間里跟我保持著很充足的距離。


之後換乘站下捷運的人比較多,那三個男子也下了車,我向他表達了我的謝意,他說沒關係,讓我一個女孩子要注意保護自己。

之後他下車,我道別。

那個時候我獃獃的站在角落裡,突然意識到一個人的教養和胸襟真的是可以寫在臉上的,他的舉止足以證明他接受的教育和學習的知識,都灌輸給他尊重並保護女孩的意識。 所以說一個人的教養直接體現在他的言談舉止上。

謝謝你,那個在成都捷運1號線上保護過我的雙肩背包的男孩兒,謝謝!


Aorqu用戶:
以前看的路邊隨地吐痰的人,第一反應都是很惡心,怎麼可以這樣。
結果最近有一天看到一個人連續吐了三口痰,第一反應不是很惡心,而是覺得對方很不幸,生活在糟的環境里才會養成這樣的習慣。原本鄙夷的,現在是同情。
希望每一個人能夠成長在有教養的環境里。希望我們當看到不符合有教養的人的時候,少一份鄙夷,多一份同情和反思。


雲羞:
教養,就是尊重,是換位思考。

看大家說了很多,很有道理,我這里就說說我們在使用微信時的教養吧。

最近微信上有個朋友,好端端的,突然做微商了。

因為以前關系還挺好的,我就想去說下她,但打開了對話框,想了半天,卻什麼都沒說。

何必呢,勸了也不一定會聽,而且還可能得罪人,想想就算了。

微信現在已經成了我們日常生活、工作中的基礎溝通工具,我們可以很高效的去和朋友對話,也能在朋友圈分享自己的生活和心得,給我們帶來了很多便利。

但同時,基於微信的特質,又出現了很多新的問題。

比如上面說的微商。

微商之所以讓人討厭,是因為朋友圈是一個很私人的資訊獲取地,但微商發布的內容,卻又都是廣告,這對他人是一種干擾。同時,微商為了保證利潤,基本上賣的都不是什麼好東西,哪怕朋友礙於情面買了,體驗也會很差。

最關鍵的是,她們在不斷透支著自己的人脈。可能她們在忙活很久之後,發現沒怎麼賺錢,而且朋友都不怎麼搭理自己了,才幡然醒悟。又或者,到最後都不會意識到是自己錯了,而去責怪朋友。

除了微商,還有很多類似的問題:

在朋友圈各種刷屏,吐槽,傾瀉負能量,干擾別人的朋友圈時間線;

群發「幫忙投個票」、「給我朋友圈第一條點贊」、「該清清了」等資訊;

談正事的時候,一串串語音發過來,根本就懶得給你打字,溝通效率極其低下;

群里聊得正歡,跑出個人冷不丁發來一個低俗小視訊,文章或者廣告。

這些,都是沒有教養的體現。

上面這些只是一部分,我相信很多人都遇到過類似的情況,讓人心生厭煩。可能這些人並不壞,生活中可能還很受歡迎,但在微信的使用上,卻欠一些考慮,不懂得換位思考,因而引起他人的厭煩。

與之相對的,有些人在微信的使用上,卻讓人很舒服,覺得這個人靠譜。比如會及時回復你的資訊,不會突然一連串語音發給你,而是條理清晰的輸入文字。群里要發廣告,也會說一聲抱歉,講講緣由,還會帶個不小的紅包。朋友圈也從來不會刷屏,發的文章鏈接也都會帶點自己的評價。

怕打擾到別人,意識到別人的注意力也是有價值的,是這類人的一個共同特質。

也許這些人在生活中其貌不揚,但微信上的表現,會讓我對他高看一眼。如今微信已經成為了一個了解他人的重要通路,我們加了一個人之後,很可能不會先聊天,而是看一遍朋友圈,心裡有了個底,之後的接觸就會帶著這個最初的印象。

所以,微信的妥善使用,變得越來越重要。它不僅反映了你的審美,你的喜好,更反映了你的教養,你的情商。

若你總是用一些垃圾資訊去干擾別人,其實就相當於生活中隨意扔垃圾一樣,是一種沒有教養的行為。而如果你總是在提供有價值的資訊,那你就會越來越受歡迎,甚至看你的朋友圈會成為他們的一件愛好,無意中收穫一個「粉絲」。

那麼在微信上,我們要怎麼做,才更顯得有教養呢?

1,不要在朋友圈刷屏,哪怕你覺得再好玩。朋友圈是你朋友、家人、同事們的私人資訊空間,你的刷屏會干擾到他們每一個人。也許口頭上不會抱怨你,但也許都把你默默拉黑了。

2,不要群發消息,尤其是「求贊」、「求投票」、「清一清」之類的資訊,這會讓你顯得很幼稚。

3,看到了消息就要回,如果在忙也說一聲,尤其是對於關系親密的人來說。也許你沒回消息,但卻在朋友圈點贊,或者在群里聊天,被他看到了,也許就是一次關系的破裂。

4,在群里玩,不要只搶紅包,從來不發。一開始大家不知道,後來久了,誰大方,誰小氣,心裡都有底了。何必為了幾塊錢而落下一個小氣的名聲呢?

5,有正事別發語音。也許對方正在忙,沒有空專門停下來去聽你語音播放,這是一種較大的干擾。而且語音很容易讓你交代的事變得模糊不清,對方也沒有義務去揣測你想要說的到底是什麼。

6,群里加好友,不要加了不說一句話,這樣還不如不加。至少介紹一下自己,打個招呼,不要不好意思,這是禮節。

7,不要在沒有徵得群主同意的情況下,隨意拉人進群。大家都這樣做只會降低群的質量,最終讓整個群死掉。高價值的群必然需要高門檻。

8,不要隨意截圖群聊或者和誰的私人對話到另外一個地方,除非徵得對方的同意。否則這是在泄露隱私,很可能對當事人造成非常大的傷害,也會讓你的人品遭到質疑。

9,朋友聚會,不要把合影或者他人的照片隨意發到群里或者朋友圈,一定要徵求當事人同意,而且盡量幫他/她P一下圖,別只P自己的。

10,不要心情不好就刪光朋友圈,或者換頭像換名字,這樣會讓人覺得你很幼稚,而且也會一時半會找不到你人。

11,不要在朋友圈隨意推薦什麼產品,這是在用你的信譽做背書,也許你不是名人,但你的信譽依然有價值,你要珍惜它。

12,不要不合時宜的發太多低俗表情包。也許你覺得老司機是一種榮耀,但可能對方並不接受這種尺度,連帶的會降低對你整個人的評價。尤其是有時候你可能錯發到工作群或者親人群,就會非常尷尬。

其實,要做到有教養,關鍵還是要學會換位思考,想想自己的行為會給別人帶來什麼影響,到底妥當不妥當。總是想著自己的便利或興趣,就會很容易忽視到對方,這就是沒有教養,而且你往往不會意識到。

最後,希望我這篇文章能給你帶來一些啟發,如果你也有一些心得或想法,歡迎在評論區進行補充。

初來乍到,對Aorqu還不熟,望大家不吝賜教。


天山:
其實一個人的修養,一見面就可以感受到的。

一個人的修養、氣質,均在行、住、坐、卧四威儀中自然地顯露出來。
——證嚴法師靜思語


林晨語:
去年十月四號到十月十一號,我去了東北和江蘇以及上海,在這三個地方,我遇到了三個信仰宗教人士,這三個人跟我接觸之後我才明白了什麼是真正的教養。

第一個是我好朋友@麻雷子的母親,她是東北一所神學院的老師,是80年代東北第一批神學院學生,畢業後一直從事著基督教推廣和教學工作,至今也快三十年了。十月四號,我受麻雷子的邀請來到了東北,住處是在他家。(本來我可以住酒店的,但是我跟他關系特別好,他一直要求我住他家裡,他家很寬,有多餘的房間和床上用品,所以我就住到了他家)。

我從北京坐了一夜的火車,到了他家,他母親安排他來接我的。進屋後,阿姨就跟我問好邀請我吃飯,我完全沒有感受到任何壓力,很輕松的氛圍。吃飯前,由於他們一家三口都信仰基督教,所以就做了餐前禱告,我當時蠻尷尬,對基督教也不太懂,阿姨看出來我面露難色,就讓我不要太在意,不信教的話這些都沒事。阿姨做了一桌子好菜,都是我特別喜歡的,那也是我第一次愛上東北菜,前幾天我才跟麻雷子說,等他結婚的時候一定要回東北去再飽飽口福。

我在他家待了四天,那四天里我和他晚上基本上是過了十二點到家的,她媽媽從沒有責怪我們,晚上我們回去的時候她們已經睡覺了,早上起來會給我們做好早餐,叫我們起來吃。漂泊了很久,她媽媽的呼喚像是家人般的溫暖傳遞到我的心窩。他家的書房真的很讓人震撼,我第一次看到一個人的家裡有那麼多書,當然呢,大部分書籍是關於基督教的。我對宗教不是太感興趣,所以我沒怎麼翻看。在他家的那幾天,我跟他和他父親、母親在一起的吃飯,閑聊的時候,我們幾乎沒有涉獵基督教的情況,我知道她母親有眾多關於基督教的知識,也算是老前輩;但是她一點也沒有給我傳遞,只是簡單回憶了一下入讀神學院然後跟學師范的他的父親怎麼在一起的愛情故事。他母親說話很動聽,音色很美,那一天我感受到了什麼叫作如沐春風。

我們走的那一天,(因為他國慶假期結束返校,我們一起回江蘇)她父親母親去樓下的超市給我們買了礦泉水和水果,怕我們在路上渴了。我跟阿姨叔叔友好告別,期待下次再來,那時候我沒有體會到她的偉大,過了兩天,我感受到了。

經過十個小時左右的動車,我們來到了江蘇,他回了南京,我去了無錫一個朋友家,這個朋友是我的合作夥伴,我們要一起回上海經營一個餐廳。那朋友的父親是一個佛教徒,以前是食品公司的小幹部,現在退休了。

來到他家,看到了陽台上的觀音雕塑,我感覺到很大的不適應,他父親國語講得不是太好。第一天下午,我朋友出去辦事去了,他父親和我兩個人在他家。他用無錫方言跟我交流,我是幾乎聽不懂,基本上是瞎猜,由於是第一次接觸,我當時不敢冒昧要求他說國語。他給我指著那個觀音講佛教的故事,說了很多很多的東西,我基本上回應的是:「哦哦哦」、「對對對」、「是是是」,他講了兩個小時,我不好意思拒絕他的熱情,心想矇混過關就算了吧,那兩個多小時,我內心真的是一種煎熬,我不知道他講的是啥。不是內容,而是口音。

結果他講完了,準備去做飯,很慢地說了一句,問我聽完什麼感受,這句話我聽懂了,我不懂佛教,就亂說了一通,你猜他說什麼?「你這個小孩子怎麼不尊重人呢,不聽大人認真給你說話,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

他的這句話,用的是不太標準的國語,他兒子其實早就告訴他我是西部的人,他也知道,但是我不明白他為什麼要說無錫話,最後還要怪我聽不懂!

他氣匆匆地做飯去了,我給他兒子說我去住酒店,因為晚上有其他朋友要聚會,回來晚了會打擾你們,他默認了。

過了幾天,我們回上海了,他遇到了一個以前在青旅邂逅過的正妹。據他說,這正妹是個佛教俗家弟子,是他八月份在上海一個青旅偶然認識的,這正妹常駐扎在這兒。當天上午他倆碰面了,約好晚上一起吃飯。他點開她的朋友圈給我看,我也蠻開心的,確實是一個正妹。

我們去吃的燒烤,一到了飯桌,那正妹就直接開門見山,「我不吃肉的哦,我吃素,你們也不要吃肉」,接著她跟我這樣打招呼「朋友,你面露兇相,最近不太順利吧?」我說對呀,去年做生意虧死了,你怎麼看出來的呢?

她開始了她的洗腦過程,講了各種各樣的佛教的事情,不過很好的是她說的是標準的國語,我聽得懂,盡管是聽得懂,我其實沒怎麼聽。在她「授課」的期間內,我跑出燒烤店給兩個關系的朋友吐槽,「我遇見了真正的奇葩」!

待我回來,她告訴我,我應該去廣東的某慧寺(我記不清了),或者是北京的龍泉寺,要麼就是上海的普陀寺做俗家弟子,她堅定的告訴我,我的塵緣已經斷了,我可以去出家了。我當時在暗自發笑,她自己不是尼姑,為什麼要建議我去當和尚呢?為了給朋友面子,我表面上笑呵呵的,其實心裡一直在罵她「臭SB!」

後來她越講越起勁,我實在忍不住了,我說我是共產黨員,今年還要交黨費的!我旁邊的朋友為了避免尷尬,就去結賬回青旅了。

回了青旅,她陰魂不散,我坐在大堂玩的時候,她拿了六本書遞到我的手上,以命令的口吻告訴我,「今晚上把這些看完,明天我要考你,看看你有沒有慧根,我才好推薦你去寺廟!」

晚上她又找我朋友要了我的微信來加我,我沒有通過。

第二天早上,我叫上朋友一起撤離,去了另外一家普通酒店定雙人間,價格貴了一點,但是不再受那女的折磨。我朋友也認清了她是個佛教狂熱分子,決定不再跟她接觸。

我把那些書放到了前台,不知道她又把這些書放到了誰的手裡,不知道她又去叫誰出家。我分析過他之所以如此肆無忌憚給別人說這些事,底氣是她確實是個超級大正妹。

可惜了,這個大正妹說,「我不近男色!」

所有給人強迫傳教的都是我眼裡及其沒有教養的人,所有強迫他人做他人不是理所應當做的事的人都是我眼裡的渣渣。

盡管一些人有信仰,但是他並沒有教養;
盡管一些人沒信仰,但是他真的有教養。

我不是說所有宗教界人士都沒有教養,只是一部分人,那一部分喜歡給人強迫傳教的人。

我是GCDY,我強迫任何人信仰GCZY了嗎?


咩醬媽媽:
一個人的教養如果光看他個人,難免會有作秀的可能性。畢竟人都是會偽裝的,到了什麼場合該說什麼話,該做什麼事,有心機的人為了給人留下好印象,生生能把本性給變成另一個人。就好像為什麼有人談了幾年的男/女朋友,等結婚後像完全變了個人似的。或是當著領導一面,當著同事另一面的人也挺多的。

作為曾經的幼教老師,感覺真正考驗教養的要看一個人的孩子。大孩子還不行,得看小孩子,特別是不懂事的小孩子。因為在幼稚園 ,能接觸到2歲上下的孩子上托幼班,那些孩子所帶著的都是家庭賦予他們的原生教養。自然而然,在看過成百上千個形形色色的孩子後,對我在教養自己的孩子時也產生了一定影響。

說個小例子,那天帶咩醬上親戚家做客,她一進門就先主動自己脫鞋脫襪子,然後才會走進別人家。期間外面下大雨,爸爸電話說提前來接我們。於是,我便幫她穿戴整齊(主要是鞋襪),她就真的站在門廳一動不動,即使等了十來分鐘親戚都叫她說「沒事,不用換鞋了,進來坐著等吧~」她都只是搖頭說「臟臟。」後來親戚給我打電話還特意說這個事,我才意識到原來這不是平常事,讓我挺「驕傲」的吧~(´⌣`ʃƪ)

其次,我因為是全職帶娃媽,所以出外都會帶著咩醬。不管是跟親戚還是朋友吃飯,咩醬從來不會吵著非讓我抱。只會安分的坐自己的兒童餐椅,想吃什麼給我指,然後給她盛小碗自己吃。別桌的小孩無論大小,吃完了必定會下桌到處跑和溜達,那大人只能屁股後面跟著。咩醬吃完只會叫我抱抱,然後安靜的看我們聊天說話。

後來想想也是因為我告訴她「媽媽有事的時候不能吵,媽媽沒事時都會陪著你玩。」並且我的確做到了。

還有,外出溜達特別喜歡撿垃圾,因為我告訴她「環境是大家的」(挺俗是吧~)她就真的聽進去了,不管去動物園還是樓下公園,就看一媽帶著孩子走兩步撿個瓶啥的扔了,別人看見了特別連環衛阿姨都誇我把孩子教的好。

再說最後一個,她阿公是很寵慣孩子的老人。帶孩子去他家,夏天公園花壇花都開了,老是給摘花戴頭上。被我發現以後,我回家就跟咩醬說(因為沒法和公公說)「你把花扯下來了,花多疼啊~她會哭呢!」公公後來就跟我說,「她(指咩醬)以前喜歡花,最近我摘了她不讓給戴了,還把我手扒拉開~這孩子會氣人了嘿!」我就笑笑,不說話,後來確實公公也不再摘花了。

這種小事還有好多,我感覺咩醬會做的一些事已經超出1歲多孩子能自控的範圍了。現在她1歲9個月,我現在越來越開心的是,外出別人不再只是誇「這小孩頭發真好了」,也會誇「你看這小孩多乖」。當然,我能分清什麼是被嚴厲壓制的「乖」和自發的「乖」,咩醬也有鬧的時候,但我會及時介入、健康引導。

在自己沒孩子的時候,每每遭遇「熊孩子」都會被告知「等你有了孩子就知道了」。我當時也困惑過,孩子就都是這樣?

現在有了自己的孩子,我確實知道了:孩子沒教養大多是因為家長沒教養。如果你的孩子看見你都是:逃票、插隊、花壇摘花、騎樹拍照、闖紅綠燈、翻越護欄、大聲喧嘩……這些行為又沒人告訴他是錯的,那麼他長大隻有很小的幾率會變成個有教養的人。

感覺人的教養是從小時候就開始體現的,並且堅信小時候養成的教養,會使人終生受益。

給她開了個「咩醬媽媽教穿搭」的訂閱號,記錄她的點滴和我的帶娃、育兒乾貨,喜歡的可以來逛~|ω・`)


張奕璇:
徐小姐打從娃娃起就格外看重張奕璇的教養問題,生活中更是常對我灌輸她的「徐氏優雅」。

首先,姿形要優雅:立姿時雙肩要打開,提臀收腹。坐姿要微微側身,上半身不能靠倚等等。我多年以來一直注意著,偶爾會全身貼壁站幾小時來練習。年月久了,已然板正成了習慣。
和很多人一樣,徐小姐認為蹲姿是不優雅的。

可對於小朋友們而言才不是這樣呢!和他們講話的時候,我總會蹲下身子或是跪在地上,認真看著他們閃亮亮的眼睛,放心地和他們小打小鬧,送出平等的大大的擁抱。
(泰國插畫師ᗰίn∂ɱεl0ɗϓ)

這樣才是優雅。

徐小姐還說,女孩兒要時刻照顧好自己的手,保證它的清潔光滑,保護手指不變形,時常做些活動,避免關節膨大。我也都注意著,加上學琴的緣故,手好看很重要。
不怎麼提重物,也沒怎麼做過粗活。

但是平日走在校園路上,注意到路上有人隨手丟的沾染著油膩和雨水的塑料袋,或是披著一層泥的礦泉水瓶等等,都會果斷撿起來扔進垃圾桶;我會主動處理朋友的嘔吐物也完全不介意清掃廁所。

因為我一直認為,真正美麗的手並不一定如柔荑、如凝脂,不一定關節小巧線條流暢。但一定要是溫柔的,是暖的。
什麼樣子的手最好看? – 張奕璇的回答

(丟勒-祈禱之手)

這樣才是優雅。

徐小姐講餐桌禮儀:夾菜只夾朝自己方向30°角以內的,這樣不會和別人的餐筷碰撞到,爭搶到;身體與餐桌邊保持一定距離,就餐時盡量不講話;吃面時更是學問大了,要小心用筷子卷取一小口,控去湯汁,再小心送入口。

可我發現,這些條條框框並不總是對的:
和一群新認識的朋友聚會,我會確認對方不介意後,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搶走他們碗里的肉(盡管我不怎麼愛吃肉,但是這樣一來,大家笑一笑,互相搶肉吃,距離一下子就會很近);
別人親手燒給我的菜,我一定會大口大口地吃,甭管多黑暗的料理,都會眼睛笑成一條縫地大聲驚嘆「好吃!」「簡直驚為天人!」「有家的味道!」「真想娶了你!」……(實在太黑暗的,我會在獨處的時候心疼一下自己);
(齊白石-稻穀螳螂)
其實食物在我眼裡,是平凡生活中最為高尚最為寶貴的存在。
對於食物,要時刻懷著一顆感恩的心情,不浪費、不剩飯。
這樣才是優雅。

徐小姐說對別人的關懷是一種優雅。
如果看到路上有落淚的陌生人兒,我會沖上去遞紙巾,不介意的話也可以送一個抱抱;我會很敏感地感知到身邊人的苦難,想變得再強大一點,再多努力一點,能幫多少是多少。閨蜜失戀,我可能會比閨蜜還難過……

可有這么一天,我和弟弟並肩上街,剛巧一個姑娘在台階處摔倒了。我轉身要上前去攙,弟弟像沒看到一樣拉著我冷漠地走開了。
然後他對我講了一段話:「她摔得不重,自己可以站起來。比起身體上的疼痛,路人的關注更會讓她覺得難堪。無視,是對那個姑娘最大的關懷。」


對喔,原來無視,才是對那個姑娘最大的關懷。

教養是什麼?
是「徐氏優雅」耳濡目染下,所養成的種種微妙習慣,也是「張氏優雅」對它的消化吸收再創造。

教養,教你成為飄香的玫瑰。
教養,教你收起不該有的刺去擁抱世界,世界也會擁抱你。


sy James:
突然也想說一個自己的見聞 當年剛來澳洲沒多久 一次跟朋友去海邊玩 海邊人也不多 零零散散的 結果遇到一個洋妞喝多了憋不住想吐 可是公共廁所距離比較遠 我以為她會吐到沙灘或者吐到海里 結果震驚的一幕出現了 洋妞拉開自己的挎包 倒出裡面的東西 然後哇哇的往包里吐 一邊吐一邊給身邊路過的人說sorry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