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缺愛的家庭會培養出什麼樣的孩子?

問題描述:一個缺愛的家庭會培養出什麼樣的孩子?
, , , ,
匿名用戶:

會極端,分兩種。

要麼一事無成,自卑又自負,碌碌無為的一生,不知道怎麼表達愛,沒安全感患得患失。

要麼內心強大,從小就看清人性,非常懂得別人的想法,也知道怎麼迎合需求,極度理性,事業非常成功,外表溫柔懂事又隨和,內心冷血無情,除了自己和錢其他的都不重要,知道自身價值能帶來所有想要的一切。

我就是第二種,我的親人去世從未有一絲難過,然後假裝擠出眼淚,因為家人希望看到這樣的我,其實內心毫無波瀾還有點想笑,依然與平時一樣在學習。

很懂得怎麼迎合需求,別人喜歡聽什麼,我就說什麼,說的話基本都是違心的,但也帶來了利益。比如愛情里,懂得迎合需求,處過的男友都特別願意給我花錢,哪怕是被我甩了的前任或者是只是有好感的男同學,只要我說些好聽的話,滿足他們精神需求,經常說的話我自己都覺得惡心,可就是能演的特別真實,然後他們都主動給我錢花。

從小我就知道了感情是一種掩飾人性的假象,所有的感情都是價值互換,無論是物質價值還是精神價值。

所以我就明白學習有多麼的重要,因為這是提升自我價值,這意味著,隨著自我價值的提高,吸引到和接觸到的人的階級也就越高。

而且我早就清楚善良是最大的武器,無論內心有多憎恨,也練就出了善良的外表,都是為了利益。

不過我很難快樂,因為看的太明白,所有我接觸的人,我都能能看清他的本質而不是外在,然後腦海中規劃出如何對待他能達到自己的目的。比如,對待愛自拍化妝整容的人,只要誇她們外貌美麗就可以獲得他們的好感,這類人是最單純好騙的;對於愛說教的人,喜歡給別人講故事和道理,我就會裝出一副崇拜他們學識的樣子然後聆聽和贊同,他們也是單純好騙的。最困難的是看不出需求的人,這類人都很厲害,也不會發朋友圈分享生活,現實生活中都是價值極高的人,也是我最欣賞的人,能和我產生價值互換,也就是成為朋友或者伴侶。

補充一下我的童年:獨生女,從小就獨立,自己睡覺,上學放學,自己吃飯。並不像其他缺愛的案例中寄居在外婆家之類的,我是自己管自己的。父親是酒鬼,有暴力傾向,愛罵人,經常不在家,在外面喝酒和賭博。母親性格強勢極端,愛抱怨,喊和罵人,愛佔便宜,化妝整容,因為減肥從來不吃晚飯。和父母從小就沒有任何交流,我的童年從來不知道原來別人都是一家人坐在一起吃飯的,我從小就是自己吃自己做,特別省心,父母以此為傲,對於我來說,父母只是取款機,沒有其他用處。因為缺愛所以初一就開始早戀,到目前為止處過10個左右,大部分都是因為我的努力奮斗,另一方跟不上我的思想和步伐被我拋棄。

至於我為什麼能看清人性,與我愛讀書有關,尤其是哲學類書籍,看的越多就越會把人動物化,不會去想什麼愛情親情,而想的更多是生物方面的交配與繁衍。

至於真心朋友,只能算是表現的特別真心,那就是我的閨蜜,她是我的國中同學,是個特別單純善良的姑娘,因為從國中就認識,所以我對她特別了解。出於自私的心,我是不希望她改變的,我希望她永遠是個重感情的傻姑娘。因為傻單純,也沒有上進心,事業碌碌無為,經常被騙也不反思,我幫她找工作,給她介紹優秀的男朋友,她搬家我送了七八件傢具,反正盡我所能的幫助她。因為人品好,把她像親人對待,這樣就算我在脆弱生病,或者老了一無所有,毫無價值的時候也能有個幫助。我想這也是很多男生心裡想要的老婆人選,傻傻又善良。其實偶爾也會羨慕這樣的人,羨慕她傻傻的挺開心的。但是如果有一天她變精明了,我想我們的友誼也就終止了。


匿名用戶:

我只是千萬人中的一種可能性。聽聽就好。

不被關愛,沒有感情交流,只要你有一日三餐,有衣服穿,在大人眼裡就是「完美」「你還想要怎麼樣?」「對你還不夠好?」了。

這導致我很長一段時間,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面,用幻想來滿足自己的感情需求。一個終日活在幻想里的人,除了吃飯睡覺看電視,沒有可以交流說話的人。在學校也沒有朋友,以前不知道為什麼會沒有朋友,後來才明白,是因為「不愛乾淨」「亂糟糟的」「臟兮兮的」。

我沒有「要愛乾淨」這個概念。大概多久要洗頭,多久要洗澡,下雨了要帶傘,生病了要去看醫生等等,這些概念我都沒有。我是一個完全沒有常識的人,也完全沒辦法照顧好自己。因為「照顧好」是什麼概念,我不明白。我很幸運,這樣危險的生活環境下,我居然安全的長大了。雖然性格有缺陷,雖然容易歇斯底里,雖然。

我不知道,「感情」是一種怎樣的東西。我從來不會想家,有時候回家反而讓我焦慮讓我無所適從。很多時候,我沒有辦法理解別人地感受。因為我沒有太多地情感體驗。成年很久之後,我才稍微意識到「愛情中的喜歡」大概是怎樣一種感覺。我不懂「怎樣去對待處理別人的喜歡」,這句話可以理解為,我沒辦法體會對方的感覺,這導致我會做出一些別人眼裡特別殘酷無情的行為。也不懂「怎麼去愛人」,引導自己喜歡上別人是一種能力,用合適的行為去表達自己的喜歡也是一種能力。

所以,我交了很多朋友,尤其是那些擁有我所缺乏的貭素/能力的人。通過觀察模仿他們,逐漸地把自己修補完整。

特別害怕受到傷害,所謂的玻璃心。我就像一個痛感遠超常人的人。如果把感情擬人化,那我的感情應該還停留在高中階段。這么大的人了,還會為「怎麼跟朋友相處」這種問題煩惱。= =

還好,我是個擅長改正自己的人,多年的住校生活,或多或少地改變了我很多地方。讓我學會了很多常識。現在的我,越發地明白該怎樣合理恰當地表達自己地感受,以及該怎樣對待周遭的人。

只是,友情,愛情,這些東西我都有了感觸和體驗。親情,該怎麼辦?

嘗試過很多方法,想稍微有所改變。也確實有些許改變,我媽媽現在不會再像壓榨農民工的土地主一樣在我身上追求經濟效益。降低投入,期待高回報。這點改變,挺好的。但依然改變不了我冷漠的內心。

我不會聊天。並非在指沉默寡言,相反,在群體裡頭我很活躍,很愛調侃接梗。但私底下,我不是很懂怎麼跟別人交流。該聊些什麼呢?我到現在才明白那些瑣事是可以當話題的。我平時不是看新聞就是追番。聊的東西,基本上不是大眾話題。= =

因為完完全全沒有所謂的「家教」。我給自己找了一個能教育我的「父親們」。市面上的所有「家書」都被我當成家教教材使用。把這些信當成是寫給我的。完全按這種方式,自我成長。這也導致我養成了一個習慣。脫離出自己的本體,更為客觀地觀察自己。每當發現自己的一些缺點之後,我都會記錄下來,等到我改掉再刪掉。我正在快速地成長,成長成一個更為完整的人。

功利,極度渴望力量。我做很多事情前,都會有所圖。學業和職業,是我人生中最為重要的東西,沒有之一。而為了達到自己的生活標准,我會去計算自己需要掌握什麼技能,怎樣高效率學習,怎樣達成自己的目的。當然只是在學業和職業上。

對感情,理想主義。因為缺乏,所以對感情的渴望,達到了一個巔峰。這也導致我是個理想主義者,無論好壞都絕對不對自己的感情撒謊,無論別人怎樣認為,怎樣覺得我做的事情沒有道理,我都有我自己的一套規則。愛,則生,不愛,則死。所以,就算終生不婚不育,被人議論被人嘲笑,我也不會去欺騙自己,接受一段讓我惡心的形式婚姻。無論好壞,我對感情的底線就是,必須真實。就算會受傷也沒關系,我不是弱雞。

隨心所欲,任性妄為,只為自己而活。付出不一定要收穫,收穫了必定去回應。面對不合理的要求,無論是誰,我都拒絕。想要控制我的人生,or要挾我?門都沒有,直接走人,我不玩了。我只珍惜值得珍惜的東西,會被丟棄的必然是應該被丟棄的。我是一個怪咖。


匿名用戶:

說說我自己吧。

一個涼薄到骨子裡的人。從不認為別人會對我真的好,總是保留戒心,保留情感,在一段感情里不會百分百付出真心,善於偽裝。

情感非常豐富細膩,內心很自卑。覺得自己這么糟糕的一個人怎麼會有人喜歡我,就算是喜歡我,也是表面的我。

內心渴望依賴別人,卻時刻提醒自己一定要獨立,沒有誰是靠得住的,也不會有人讓我依靠。所以很要強,明明自卑地要命卻也有些可笑的自尊心。

總結的話,就是冷眼旁觀這世界,讓自己不受傷害,自私也脆弱。


Aorqu用戶:

不相信別人,從不信任父母開始,到不信任社會。

也不自信,因為習慣了只受到批評和指責,很少得到肯定和溫暖;不相信好事會發生在自己身上,更不相信努力會改變什麼。

大多數這樣人往往隨波逐流地度過一生,而其中另一部分因為非常厭惡從小到大的環境,因此拼了命也要通過努力離開這個環境,但第一種情況更多一些。

歸根結底還是父母的問題,大多數父母不是不愛孩子,而是不會愛孩子,但這個缺點往往害了孩子的一生。


王東東:

我想我是一個缺愛的人。

我是男生,女友突然給我說分手,她覺得累了,留下失眠一夜的我。我不知道為何如此愛她的我會被認為不合適。我翻看了好多東西,想從中找到答案,後來我想我就是缺愛吧,說白了就是自卑、不自信,依靠外人對自己的肯定。

我是獨生子女,小時候衣食不愁,但是我的父母的教育方式簡單的說就是棍棒教育,他們從沒說過愛我(但是肯定是非常愛我的),我犯了錯誤就先是言語上的威脅,不行就打,成績好了就說不能驕傲,要努力,成績差了就罵一頓,然後認真反省。小時候性格就是唯唯諾諾的,非常內向,成績也起起伏伏。上了高中我父母的教育方式才變成了引導為主,開始鼓勵我,但是性格已經養成了,從小不獨立,害怕犯錯,不善於表達,需要他人的肯定已經根植在我的性格里了。

上了大學以後我開始覺得愈發孤獨,我渴望有人陪伴,渴望有人認同。我有很多朋友,而且對待朋友我總是真心付出,但是只要朋友有一點冷落我(只是我認為的冷落),我都會不舒服很久,這種感情我不會說出來,但是我想別人應該能感受到,發展到親密關繫上,我會對女友特別好,時時刻刻為她著想,甚至很大程度上影響到了自己的生活。但是這樣綁架式的關心苦了我也苦了她。舉個例子,我給她發消息一段時間她沒有回,我就會浮想聯翩,再不回就會坐立不安,好像自己太依戀她而失去了自己。我想這些行為雖然我沒有太明顯的表現出來,但她應該能感覺到,而這會不會就是她突然說分手的原因?

我想我就是一個缺愛的人,而缺少的愛是自己希望她人給予的關心、重視、呵護,我為了得到這些東西,就會付出極大的努力,渴望回報,而一旦對方沒有回報,自己就陷入強烈的不滿情緒,這種情緒就會影響到我們的關系。我才知道我看似真誠的、不求回報的付出其實是為了滿足自己的私慾。那麼到底我對待我的朋友是否真誠,是否愛我的女友,我想對我來說我內心是確實想真誠對待每一個人,確實愛我的女友的,但是我的性格導致了我的力不從心。而很多答案也說了,我們缺愛缺少的其實是愛自己,我們想用別人的愛或者認同來填補我們對於自己的不愛(不自信、自卑),而這往往是不穩定的,一旦別人抽身,我就會更加難受。

最近一直在反省自己,我很慶幸自己認識了自己如此大的缺陷,我需要做的就是如何改變。下面寫一下自己接下來準備做的事情,希望能有效果。

1. 每天設立一個小目標,自己達到,提高對自己的信心。

2. 學會孤獨,忍受孤獨,千萬不要為了找到認同、關愛而迎合別人。這點是我最欠缺的,我有時總會感到非常孤獨,渴望有一個人能陪伴我,如何學會孤獨,亦或是獨立生活,我覺得是對我很大的挑戰。

3. 多與她人交流,真誠對待每一個人,但是不求回報,對你好是我的事,你對我如何我不關心。

4. 提升自己,不要渾渾噩噩的度日,每天要有計劃,每天要有收穫,不要因為一件事而大幅度的影響了你的生活,愛情在你的生活中不能是全部,這對雙方都好。

5. 告訴自己每一天都要快樂,多笑笑,我特別喜歡我們實驗室的氛圍,有事聊聊天一點小事就會笑起來,傻樂傻樂挺好的。

最近心情挺差的,但是覺得自己是漸漸分析清楚了自己的性格,也算收穫吧。過完年要出國待幾個月,回來就要找工作,我覺得接下來的一年對我是一個很大的考驗,慶幸能發現自己這么嚴重的性格缺陷,希望自己能堅持下去。

想抱抱所有缺愛的人,你們內心總是善良的呀

與看這篇回答的所有朋友共勉。

———————————————————

有人看的話再寫點自己最近列的計劃吧。


心理學徒李二狗:

覺察內在的小孩

現在我們都知道有一個概念叫「內在的小孩」,那麼,如何知道我們內在小孩的模樣呢,我知道網上也有很多關於依戀的心理測試,我推薦大家一定要去測試一下,依戀不僅僅是涉及到你與愛人的關系,同樣也涉及到你的內在,你與自己情緒的一個關系,同樣也是影響到你們在校園的人際關系。

你們剛上高中或者剛上大學時候,面對一個非常陌生的環境,有的人呢,會非常焦慮自己獨自相處,沒有朋友,有時候這類女孩子因為太害怕獨自一人,也不會拒絕別人,所以很容易交友不慎,容易碰到渣男和傷害自己的朋友,這在心理學上講,就非常有可能是焦慮型依戀。我舉一個例子,這個例子也可能會讓你想到你身邊的一些人也會有這樣的特點。就是不論做什麼,上廁所也好,逛街也好,都要粘著另外一個閨蜜,並且一旦環境合適,就會說非常非常多的話,談很多自己的感受停不下來。並且在錢和一些事情上有一些迷糊,朋友欠錢不還,或者做一些傷害她的事情,她也不會立即翻臉。並且交往男朋友時候也特別容易遇到渣男,要麼和一個渣男維持著一個非常虐心的關系,要麼會換很多的男朋友。不知道我的這些描述讓你想到了周圍的誰。可以說,我接待的焦慮型依戀的個案會佔一個很大的比例,也通常會有長期被父母忽視,或者因為是女孩子被寄養到親戚家,或者童年期間搬家很多次的這種經歷。

而另外一種人呢,總是獨來獨往,一個人去自習室,也不會和別人聊自己的情緒和感受,好像外星人一樣,這樣的呢,就有可能是迴避型依戀。盡管他們對自己的情緒保持著非常的疏遠的態度,但是這不代表他們不難過。我也接待過迴避型依戀的個案,他們在談論感受時候會非常艱難,常常會岔開話題,也經常會來了兩次就再也不來了,感覺自己沒什麼可說的。但是我覺得沒什麼可說的人可能會更加苦悶吧。

還有一種,就是表面上很會去與人交往,也會去參加活動啊,但是卻和誰都沒有一個很深切的關系,也沒有人知道她的一些經歷,還有內心想什麼,他也可能會總有情緒失控的狀況,讓周圍人感到莫名其妙,這種就非常可能是恐懼型依戀。你身邊也會有這樣的人,她看起來也非常非常開朗,有的還會多才多藝,但是奇怪的是,沒有人真心把她當朋友,她有了困難也不會去求助別人。別人更不知道他的家庭情況呀,最近開不開心啊這些。我接待過這類個案,她會來諮詢很多次,會講很多故事,但是沒有情緒,就像講別人的事情一樣。但很多次諮詢之後,她覺得安全了,才會多說一點什麼。

以上講的都是不安全類型的依戀,那麼,安全型是什麼樣子的呢?我們也可以看到有人在面對陌生的環境時,不著急交朋友,也不會總是獨來獨往,安全型的人會有一個觀察,看到哪些人是自己喜歡的,也喜歡自己的,和互相喜歡的人會發展一個親密的關系,也會流暢的表達自己的感受,對人對事都不偏激,也很有界限。並且也不會和自己不喜歡的人有太多衝突。有調查研究表明,這類人只佔人群的百分之四十,可以說,有一半以上的人是不安全類型的依戀。大家找男朋友也要找這類安全型依戀的。

介紹完了依戀類型,我想總結一下,如果我們的人生是一場電影,那我們的依戀類型就是我們電影膠片的底色。如果這個底色是昏黃不清的,那我們看什麼都是昏暗的。而我們的依戀類型和我們的父母,家庭,童年,以及重大事件都有關系,也會一直影響我們的身心以及和他人的關系,但這並非是不可改變的,我們要覺察自己內在的小孩對自己生活的影響,才能夠逐漸改變自己的依戀類型。

你跑了那麼遠的路,只是為了擺脫懷舊的重負。——卡爾維諾《看不見的城市》

說起原生家庭、童年回憶這些,似乎涇渭分明的分成了兩派,一是父母皆禍害,家庭會傷人。二是不要什麼都怨童年。未來把握在自己手中。

其實這兩種觀點都是對的,持有第一個觀點的人,可能已經看到大千世界和父母描述的不一樣,其他人的父母可能做得更好,而感到受到了不公平和欺騙。他們需要在反思關系和回憶中汲取一些力量。持有第二種觀點的人,大概已經在事業和愛情上摸爬滾打多時,看到了父母也有能力有限的部分,很多事情也是因為世界太危險,自己不夠幸運,而不再糾結父母和童年。他們也要去注意不要固化家族的規矩而不去反思,這樣也容易重蹈覆轍。只有不斷去探索哪些想法是合適自身家庭和社會生活的,才可以走出自己家族的困境。

歡迎關注

微信公眾號

長談心理工作室

提供平價心理服務

心理學徒李二狗:成人依戀訪談​zhuanlan.zhihu.com图标

We may not be 「whole」 in the conventional sense but whole enough to live our lives on our own terms,surrounded by people who love us.
我們也許無法實現慣常意義上的「完整」,但我們可以是另一種模樣,按自己的定義去生活,被愛我們的人們所圍繞。
—— Peg Streep

你的媽媽愛你嗎?

在大眾文化中,母親是神聖的。藝術作品中有很多關於母愛的神話,認為母親在本質上是自發且本能的,批評母親也成為一種禁忌。但是,這些神話與禁忌忽視了另一個群體:即那些感受不到被母親愛著的孩子

Peg Streep博士是關注這個群體的學者之一。她是一名美國的心理學家,專注於研究關系領域。在研究並撰寫《刻薄的母親》一書時,她發現,那些缺乏母愛及母愛支持的女兒身上都會發生一些類似的創傷。Streep記錄了這些創傷,並提出了具體的應對策略。

Streep想告訴這些女性,不被愛著並不是你的錯。你需要看到這些創傷,意識並覺察到它們。這是你療愈的第一步。然後,試著做你自己。

圖片來源於網路

文|Peg Streep

翻譯|左培穎 簡單心理小夥伴

在討論不被愛的創傷前,先談談依戀關系

在討論「缺愛」這個問題時,我們需要回到理論的土壤上,談一談依戀問題。

依戀理論認為,在嬰兒期和兒童期,母親是一面鏡子。如果母親是有愛且善解人意的,嬰兒就有安全的依戀:她會了解到自己是被愛的,同時也是可愛的。那種覺得自己很可愛的感覺——值得被喜歡和注意,值得被看見和被聽到——變成她建構自己最初自我感的基石,並為自我感的成長提供能量。

相反,如果母親是缺乏愛心的——在情感上是疏遠、抑制、不一致、甚或是苛刻或殘忍無情的——那麼女兒了解的世界和自我也會有所不同。當然,背後的問題是,嬰兒在撫養和生存上有多依賴自己的母親,以及她的世界受限制的本質。

不安全的依戀最終要麼帶來的是「矛盾」:孩子不知道會出現的是好媽媽還是壞媽媽;要麼是「迴避」:女兒想要母親的愛,但害怕向母親尋求愛所帶來的結果。矛盾型依戀教會兒童的是:關系的世界是不可信的;迴避型依戀則造成了兒童兩種需要之間的沖突:對母愛的需要、以及保護自己免受母親在情感或生理上的虐待的需要。

關鍵的問題是,女兒對母愛的需要是一個最主要的動力,這種需要不會因為母愛的缺失而減弱。相反地,這種需要會伴隨著一種可怕且有破壞性的認知,即:那個本應無條件愛你的人並沒有這樣去愛你。為了癒合並對抗這種情況,女兒們所做出了各種掙扎。

這種掙扎會影響自我的很多部分——特別是那些與關系有關的部分。

因為沒有感受到被愛,你可能會遭遇這6種創傷

1. 缺乏自信與信任

一個感受不到被愛的女兒,她不知道自己是可愛或是值得被注意的,她可能在長大的過程中會一直覺得自己被忽視,或者被指責。她頭腦里的這些聲音是她母親的聲音,這些聲音一直在告訴她,她不聰明,不漂亮,不友好,不可愛,沒有價值。除非進行一些干預和修復,不然這些內化的母親的聲音會繼續侵蝕她的成就和才能。

還有女性透露,「我總在疑惑,為什麼有人想要成為我的朋友?我總是無法控制自己去想。」她認為,關系從本質上來說都是不可靠的。研究表明,這類有著矛盾型依戀的女性常常在不斷地確認某種信任是否有保障的。

2. 設立界限有困難

很多女兒卡在「我需要母親關注我」以及不被母親關注的現實之間。她們說,自己在成人關系中變成了「討好者」。她們不能設立界限,而這些界限本應是能幫助她們維持健康、同時在情感上又可以長期維持的關系的。

很多不被愛的女兒都報告說自己在維持親密的女性友誼上有問題,而這個問題又因為其他議題而被複雜化:如信任的議題(我怎麼才知道她真的是我的朋友?)、不能說「不」(不知道怎麼的,我最後總是變成受氣包,做得太多)、或者想要一段非常親密的關系,但這種緊密程度卻讓關系中的另一方離自己更遠。在關系中,她們從來不會是「剛剛好」,要不就是太「熱」,要麼就是太「冷」。

3. 準確認知自我的困難

一名女性分享了她在心理諮詢中的收穫:「當我還是個小孩時,我母親是這樣扯我後腿的:她關注我的錯誤,從不關注我的成就。大學畢業之後,我有過好幾份工作,但我每一份工作的老闆都抱怨說:在逼自己去試著成長這一點上,我一直不夠努力。也就是在那個時候我才意識到,我正在限制自己,我用母親看我眼光來看待自己。」

這些針對自己的扭曲看法可能會延伸到每一個領域,包括我們的外貌。其他的女性還報告說,當她們在某件事情上取得成功時會覺得驚訝;在嘗試新事物的時候又會很遲疑,以此來減小失敗的可能。這不僅僅是低自尊的問題,而是一些更為底層的問題。

4. 將迴避作為默認的姿態

有的時候,缺乏自信或覺得害怕都會將不被愛的女兒置於一個防禦的位置。這樣,她就是在通過防禦的方式來避免自己被「某個壞的聯結」所傷害,而不是通過主動去尋找一個穩定的、有愛心的對象來使自己避免傷害。

表面上,這些女性表現得好像她們是希望自己處於一段關系中。但在更深層面,一個更不被她們意識到的層面是:迴避關系才是她們的驅動力。不幸的是,正是因為迴避——不論是因為害怕,不信任或其他什麼原因——讓不被愛的女兒們無法得到那種她總想要的、有愛的、支持性的關系。

5. 過度敏感

一個不被愛的女兒可能對被忽視很敏感,不論那種忽視是真實發生的還是想像出來的。一個隨意的評論可能承載著她童年經歷之重,但她甚至可能都沒有意識到這一點。「我過去都在關注自己的反應,或更確切的說,過度反應,」一個女性說道,她現在已經40多歲了。「有時,我會將玩笑誤解為其他東西,結果我就擔心得要死,直到我意識到那個人的玩笑並沒有什麼其他的意思。」

有一個不善解人意的母親往往意味著,不被愛的女兒經常有情緒管理上的問題;她們傾向於過度思考以及反芻。

6. 在關系中復制與母親的聯結

可嘆的是,我們傾向於被我們所知曉的東西牽著鼻子走——那些最終讓我們不開心的情景卻是「舒服的」,因為它們對我們而言是很熟悉地。安全依戀的個體傾向於走出去,到世界裡去尋找與自己有相似依戀歷史的人。而不幸的是,矛盾和迴避型依戀的個體也是這樣。有時這會造成無意識的重複她與母親的關系。

「可以肯定的是,我跟我的「母親」結婚了,」一名女性說,「我的丈夫表面上跟我的母親完全不同,但結果,他對待我的方式跟我母親對待我的方式是一樣的,同樣的搖擺不定,我不知道他跟我在一起到底會怎麼樣。他像我母親一樣,一會兒對我冷淡,一會兒對我細心,要麼是極其挑剔,要麼就是模稜兩可的支持。」最終,這名女性跟她的丈夫和母親都「離婚」了.


如何修復這種創傷?記住這9種方法

1. 獲取自信,並「看見」你自己本來的樣子

很多不被愛的女兒都提到了缺乏自信,這是內化的母親的聲音: 這個聲音告訴你,你沒有價值,你不可愛;矛盾的是,這種缺乏自信可能與你的成就共存,包括成為一個好媽媽好妻子,獲得學業或商業上的成功等等。正如一名60多歲的成功女性所說:「那個批評的聲音總在那裡,並奪走我成功的喜悅。甚至是在剛剛成功之後,它也會讓我懷疑自己。」

2. 書寫你的故事

你可以通過寫作來成為自己故事的敘述者。研究表明,寫自己的故事有很多的益處:當你寫作的時候,講故事的行為能讓你「以一個連貫的方式去組織和記憶事件,與此同時也能整合想法和感受。從本質上說,這讓個體對自己的生活有一種可預測感和掌控感。當一段經歷有了結構和意義,隨後,經歷所帶來的情感效應也會更可控。」

3. 利用積極的記憶

治療師建議,「想想那些愛你的人——祖母、叔叔、兄弟姐妹或親近的朋友」——想想他們喜歡你什麼。如果你發現內在的批評聲正在阻止你這么做——告訴你自己,它們在騙你,你也在騙你自己——請問問自己,為什麼那些愛你的人會喜歡你?」在指責自己的時候調整你的想法,想想那些愛你、欣賞你的人可以幫助你穩住自己。

4. 設立界限,並重新設定 「敏感度」

界限問題在建立關系時遇到困難的一個關鍵因素。一些女兒缺乏界限,而另一些女兒的界限又太過穩固(比如我不信任任何人)。而健康的界限給你足夠的空間去表達你的需要和情感,也給你足夠的空間去做你自己。

5. 做調查

通過有意識的調查那些讓你覺得不舒服或不開心的關系,你可以主動的去管理你在界限上的困難。問問你自己為什麼還處在這段關系中:你是缺乏離開的勇氣嗎?這是你與母親關系的「遺留」嗎?你不能夠維護自己嗎?一位女兒告訴我,她的問題是對他人需要的過度回應,卻從不求回報。她將生活中發生的事情寫成文字:「我寫下我對自己生活的期待。我列了一個清單,記錄我「感激」什麼,感激誰。我開始注意自己對任何有需要的人都有給予的傾向,同時也問自己為什麼想這樣做。」

6. 學會按下暫停鍵

記住三個字:停、看、聽。我們需要聚焦,並有意識的關注一些情景。不讓自己總是變得防禦或過度反應,而是學會後退,思考自己的感受是什麼,思考自己為什麼會有這些感:我的某種反應是對當下某事的立即反應,還是它勾起了我過去的一些事情?我真的看清當下的情況了嗎?給自己足夠的空間去檢視你感受的由來及其本質吧。

7. 換個視角:問「為什麼?」

想一想:當你回憶起一個情緒事件,你是將自己浸泡到裡面,去重新體驗當時你體驗到的情緒;還是從一個較遠的視角去看它,就像它發生在別人身上一樣?在問自己「發生了什麼」的同時,試著問自己「為什麼會發生」?採用一個較遠的視角,再加上問「為什麼」,你將關注點放在他人及自己的動機上,可以幫助被試加工消極情緒,同時繞開反芻的怪圈。

8. 管理好你的界限

兒童不具有與母親設立界限的能力或權力,但成年的女兒必須與母親之間建立界限。設立界限的程度在於:你仍然需要同母親保持聯系,但是你要給予這個聯系設定界限。這背後的原因多種多樣:怕被認為是不孝順;想與兄妹或父親保持聯系;認為給自己的孩子一個祖母是一件重要的事。

總之,你要盡可能的清楚你需要的界限在哪裡(你允許在你們之間發生哪些事情,哪些事情是你的底線),列一個你不可接受的行為清單也是有用的。

9. 放棄「一廂情願」

建立新界限是困難的,尤其是當你的母親不覺得需要建立新的規則,或者不配合時。你需要徹底的清楚你建立界限的原因,以及你的期待。要實際,放棄「一廂情願」,因為你可能會受傷。問問你自己,建立界限是否重要到允許你自己被傷害。

最後,正如治療師Diane Barth所說,你不得不對你和母親在你生命早期所扮演的角色做一個對調:「訣竅在於,你要試著堅定,但同時要溫和,試著成為關系中的成人,試著向你母親說明你對她、以及對自己的期待。」

無論你與你母親的關系是怎樣的,請記住,只有你能決定是否繼續、以及如何繼續與你母親聯結,相信你自己的判斷。同時學會接納失敗,因為也是是這趟療愈之旅的一部分。

沒有人是真正完整的,但你可以是另一種模樣,你可以按自己的定義去生活,被愛你的人們所圍繞——你們原本就值得擁有這一切


我們是簡單心理諮詢預約平台,擁有700+位海內外心理諮詢師,只有約10%的申請諮詢師能夠通過面試考核;目前為止簡單心理已為30萬+人次提供了高質量心理諮詢服務。

想尋找屬於自己的心理諮詢師,歡迎來簡單心理諮詢預約平台體驗哦,戳這里「http://jdxinli.cn/2ukmmb


死者為大:

上個星期回家,媽媽問我你怎麼不跟我講一些你在工作當中的一些事情,還有你有喜歡的男孩子了嗎?說的時候還用手碰我的臉和肩膀之類的,當時她碰我的時候,我的身體是處於一種很緊綳的狀態,因為在我的記憶里,我沒有跟父母有很親密的身體接觸,也很不適應這種接觸。

後來我說了一句,沒有什麼可講的,都是一些平常的事情,然後媽媽反問我,你怎麼回來都不跟我們講講話聊聊天呢?

她說這句話的時候其實我心裡是有一點委屈的情緒的,我其實想說:這么多年過來了,從我幾歲到現在20多歲,中間這么多年,這么多的心境歷程,你也從來沒有問過我的想法是什麼,我對於讀這個專業到底開不開心,我進入社會有沒有什麼不適應的,你都沒有問過我,這些好的、不好的、負面的情緒都是我自己一個人慢慢消化,慢慢面對成長所帶來的痛苦和不適應,我都已經習慣了,現在你要我袒露我的心境和情緒給你,我大概是做不到的。

當代大部分中國家庭,父母只可能是父母,不會是子女的窩心朋友和心靈的港灣。


渡仁心理諮詢:

對於缺愛,我個人的理解它包含兩方面的內容,第一、你的重要他人是否能主動的給予你一些愛的信號,包括行為動作和語言;第二、你的重要他人是否能及時的對你發出的信號,給予回應。

這種與重要他人的互動,從我們生下來的一刻就已經開始了,母親能否對嬰兒的需求及時作出協調性的反應,會讓嬰兒產生不同的依戀模型。

好的「母親」總是能夠很順暢的將自己的節奏與嬰兒的節奏緊密配合在一起,在他需要擁抱時給予擁抱,需要食物時給予食物,對於孩子的需求他們是接受而非拒絕,合作而非控制;其他的一些「母親」,或是會主動地拒絕嬰兒想要的聯結請求,表現出對情緒表達的抑制,對身體接觸的厭惡,以及在實際身體接觸時的粗魯和唐突;或是不穩定的,時而做出協調性反應,時而又表現出拒絕,或微妙的,或不那麼微妙的阻礙嬰兒的獨立;這種互動可以推及到以後的成長過程中,以及與其他重要他人的互動中。

我在這里姑且把拒絕型的互動模式稱為缺愛,這樣的嬰兒/兒童會發展出迴避型的依戀模式。

對於這樣的孩子,他們會認為抑制關於依戀需要的溝通才是適應性的——當自己的需要受挫時,這樣做不僅迴避了自己被拒絕的可能,而且也躲過了想把「母親」推得更遠的的這種讓自己害怕的憤怒。

在成長的過程中,他們會不斷的收集這種「他人是不可靠的、他人是不能及時提供幫助的、他人是依賴人的」資訊,而發展出一種「自我是強大的,是不需要依賴和保護的」,以達到自我保護的目的。

所以他們很難與他人建立親密關系,除非能將自己的脆弱和需求「重新放置」在他人身上,而他們把這個人體驗為懦弱的,麻煩的,令人討厭的角色。他們膨脹的自尊,只有在自己所依賴和愛的人身上找出缺陷,並為此付出相當大的代價時,才會感到安全,否則,他們無法依賴和去愛」。

所以:

l 他們可能有很強的成就動機,會不斷的鞭策自己去成為更強大的人

l 他們很難向他人求助,有困難也會咬牙堅持,因為那樣就等於承認自己的「無能」

l 他們很難相信有人會無條件的愛他們

l 他們通過理想化自己的重要他人,來迴避真實的感受和沖動,當痛苦的回憶威脅到這種理想化時,則通過將這些缺點進行「合理化」和重構,來支持自己的理想化

l 他們總體上會把對感受的覺知,特別是與依戀有關的感受的覺知,降到最低,所有散播出來的消息都傾向於「他們是好的」,他們堅強、自給自足、獨立

l 他們否認自己的需求、脆弱和憤怒

l 他們在子女的撫養上面可能會重複自己的依戀模式,更難與孩子建立起安全的協調式反應

……

2

但是好的消息是,這種依戀模式是可以改變的,盡管過程可能緩慢而痛苦,藉助心理治療,以關系的/情緒的/反思的進程為核心的依戀聚焦的治療,能促使他們整合各種被否認的體驗,從而幫助他們培養出一個更一致的和更安全的自我感。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方法可供思考:

1. 有意識的自我分析;通過對自己成長經歷的梳理,去發現這樣的模式是如何一步步生根發芽並壯大至今的;早期的互動模式在一定程度上會影響我們收集資訊和看待問題的方式,因此這其中往往也存在著一定的認知偏差,試著舉一些反向的事例,更公正客觀的去看待這個成長過程;

2. 保持對自我的覺知;因為關系而產生的問題,最終還是需要回到關系中去處理,在當下的親密關系中,應隨時保持對自己迴避狀態的覺知,嘗試著去信任和依賴他人。可以先試著在一些小事上去放手,逐步建立起「他人是可以信任,是有能力的」的新認知;

3. 學會去表達自己,我們對情緒情感的體驗並非總是糟糕的,每一種情緒本身就有其適應性的作用,試著去感受和表達自己的情緒和情感,研究表明單是通過對我們的情緒命名,就能使我們的情緒感受下降30%。

通過對負性資訊的處理,能減少我們自身心理能量的消耗,減少攻擊性,讓我們變得柔和;而通過對正性資訊的傳遞,能讓我們身邊的人更深刻的感受到我們的愛,從而發展出更親密和健康的關系。

4. 試著換位思考,有句話說:「人最大的教養,是原諒父母的不完美」,父母有自己的原生家庭和成長環境,有時並不是不願意給我們足夠的愛,而是他們的方式可能是在當時他們所能唯一了解到的表達愛的方式,試著去理解去包容,才能讓你們在接下來相處的時光中,更可能感受到真正的健康的愛。

對於一個人群怎麼樣了,我們很難去真正的概括,環境不同,個人特質不同,人生閱歷不同,最後的結果就會有差異。但是不管怎麼樣,能改變現狀的只有自己。

沒關係多讀書,多提問題,多思考,多交流,總會有所收穫,有所成長,最後願心理學滋養每一顆心靈,願你餘生不再「缺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