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缺愛的家庭會培養出什麼樣的孩子?

問題描述:一個缺愛的家庭會培養出什麼樣的孩子?
, , , ,
匿名用戶:

發現這個問題,我翻了很多回答,發現描寫得和自己幾乎一模一樣。

然後我沉默三秒,開始回憶並不算太遙遠的童年。

父母離婚,家庭暴力,家庭關系問題,父母再婚又離婚,性侵,幾乎都經歷過了。

但是我好像沒什麼感覺。

完全不像別人描述的那樣給自己帶來了什麼特別明顯的痛苦。

讓我真正有一些感觸的是各位答主的回答里,那一個又一個的「愛」字了。

「渴望愛」「想要被愛」「希望有人愛我」……

看得我腳底發麻,從胸口一直壓抑到腳後跟。

缺愛肯定會導致人格上的一些缺陷的。

要說我的家庭把我培養成了一個什麼人,我覺得,他們把我培養成了一個波瀾不驚的麻木的人,一個極度矛盾的人,一個渴望愛卻又認為自己沒有資格被愛的人,一個善於塑造自己人格善於偽裝的人,一個矯情的人,一個善於討好的人,一個不自由的人,一個必須活在別人的認同里的人。

我善於偽裝,善於隱藏自己的情感,每時每刻都做好了逃跑的準備,因為害怕好朋友和我在餐廳一起吃飯尷尬,怕她感到不舒服而討厭我,我就躲著她,美其名曰「享受孤獨」,其實是害怕被討厭,被拋棄,不敢去面對,因為我是活在別人的肯定里的。

特別討厭麻煩別人,這樣自己的線就和別人的纏在一起了,影響我逃跑的速度,即使是親人也是這樣,因為我很少有過對家的歸屬感。

討厭拖泥帶水的感情,從來不看言情小說,害怕自己一旦接觸就無法自拔,書里對愛的描寫對於我來說就是毒品,極力壓制自己對愛的渴求。會罵自己,好像在罵一條狗。極力貶低自己,獲取安全感。

不會生氣。因為我生氣了,別人心情也會不好。久而久之我就喪失了發脾氣這種威懾能力,在情緒激動的時候會有一定程度的失語。

在我看來,迷戀愛是一種懦夫的行為,所以會極力要求自己保持理智,對內心感情的波動拚命壓制。

我很矛盾,非常矛盾。我會在情緒起伏,例如傷心,絕望,焦急後很快冷靜下來,不斷告訴自己,理智,理智,但是我又非常喜歡那種內心情感涌動的感覺,感覺很妙,感覺自己的心一下子充實了起來。國中的時候有一段時間我比較壓抑,就放任自己,在寢室里,深夜的時候,調動自己的情緒,享受這種很妙的感覺,就像「充電」一樣。現在已經高二,很少會這樣了。

還有,我非常喜歡肢體接觸。我們班女生比較「姬」,很多人會摸來摸去的,我當然也被人摸過了。生物課,三個人一排,我坐在中間,然後我的一左一右兩個女生一起摸我。然後我的嘴角就無法抑制地上揚。好羞恥。我會匿的。還有我好朋友,歷史課和地理課的時候我們坐一起。天氣熱了,大家穿上了短袖,手臂是冰冰涼涼的,但是手心滾燙滾燙的。我好朋友就用手摸我的手臂找涼快,我非常喜歡那種感覺,讓我有一種,幸福,的感覺?有時候她會漸漸往上摸,然後,我就沒法好好聽課了。我好朋友的手不管是夏天還是冬天都是熱熱的,我很喜歡和她一起牽手。但也僅限於上課時間。因為上課,我們兩個被固定在一起,情況比較穩定,我比較有安全感。日常時間我就比較拘束了,還是怕別人不接受我。

還有,性取向?其實,說實話,我有一點點喜歡我的好朋友,她還不知道。但是對於這種感情,我不想做太多自我限制,但是現實生活中不會採取任何主動措施。是因為和女生的緣故?那如果是這樣,這種感情依然是友誼,如果是愛情,我想我會壓制的,但這又不符合我喜歡她這個前提。很迷茫了。

我很矛盾,極度矛盾了。

嗯,其實拋開這些,我還是過得挺開心的,只是有點慫。

還有,別人說我可愛,我會很不滿。因為她在取笑我。我討厭別人誇我可愛,我怕自己信了,然後有一天發現自己仍然一無是處,那我會崩潰的,因為那個人毀了我的自尊。我怕我信了自己很好這個謊話,我不敢信,我承擔不起這個風險。

最後,感謝各位Aorquer看到這里,愛你們。

| 第一次修改:

好了我知道自己為什麼半彎不彎了,因為我已經渴望愛到男女通吃的地步了啊啊啊!

我 彎 我 自 己。微笑.jpg


匿名用戶:

像我這樣的啊。

自私涼薄,又裝的很好。

第一次意識到自己不一樣,是小時候,和媽媽看電視,催淚片,我媽旁邊哭的稀里嘩啦,我一點反應都沒有。那時候太小,還不會裝。

再長大一點吧,我祖祖(姥姥的母親)去世了。我哭不出來。

我爸我媽吵架,我被無辜牽連,讓我說他們兩個誰對誰錯,我哭的聲淚俱下,說自己不知道,可其實是我想笑,低下頭,哭是真的,心是假的。

我一直覺得我媽處理問題的方式有問題,所以遇事從來不找我父母。(當然我爸也沒好到哪裡去。)

我從來不想為任何人付出什麼。

對,我知道我不正常。所以裝的比正常人還正常。


levilu:

我不知道缺愛的定義,但是我尋思著我也沒怎麼被愛過。我就說說我吧,你們自己看看就好。

1、什麼都會模擬。

比如想要買一雙鞋子,就會模擬父母說話模式和方式。如果直接跟父母說要買鞋,他們是什麼反應,我會怎麼樣。而且這個想像是有兩個極端的,一個最好的和一個最壞的。然後盤算著要怎麼說,不知疲倦一遍又一遍的進行模擬。如果實在無法模擬出好的結果,是不會開口的。

比如撒謊,我出了門回來後,我媽會問我去哪裡,我就會選擇一個非常保守的說法,比如散步啊。再比如去給閨蜜送課本啊等等等等。會模擬她聽到這些話的反應和我有沒有露馬腳。也是一遍又一遍模擬,並且不是臨時反應,是走在回去的路上就一路推敲,反覆對比,檢查漏洞。

2、極度自卑,厭惡自己。(部分)

比如我。兒時不該有的都基本有了。該有的都沒有。什麼父愛啊,什麼遊樂園肯德基麥當勞啊基本沒有,差點被素不相識的男人強奸啊,被親生父親逼迫給自己同輩,但是比我小的,兩三歲孩子下跪道歉啊(是她搶我東西,她哭了,我爸就認為是我搶她東西,二話不說就抱著她讓我下跪道歉並且在我面前安慰她,我不跪就踹我。當時過年。)三歲被親生父親死亡威脅啊等等等等諸如此類的事情。

我是01年的女孩子。我知道他們「忙」。但是他們會對著沒有任何過錯的我發泄他們在工作上遇到的不順和憤怒,理由千奇百怪。罵人語句層出不窮。導致我現在談個戀愛都他媽自卑得很,老覺著我配不上他,他太好了我不配在他身邊。然後我昨天晚上就是一個例子。一個人在宿舍躲著舍友拉著床簾蒙在被子里連麥,連著連著就情緒爆發就哭了。他是我師兄,是大我一歲,大我兩屆的師兄,專業相通。人很好。但他人越好,對我越好,我都會一再的厭惡自己為什麼這么差。我是這個校區學生會副會長,官腔打的沒有漏洞,至少學校方面找不出來。

3、追求認同(對比較信任的人)

這點是針對朋友和周邊的人,不包括曾經用惡語中傷過自己的人。我前幾天技能競賽,拿了我項目的一等獎。我第一時間不是給父母,是給我男朋友。要發也是最後發給父母,我是發到親戚群。親戚們會認同我,而我父親不會。(父母離異。)他會說都是他用錢砸出來的。我料到了他的反應,所以我直接發在了親戚群。(18-19過年的時候我拿了年度獎狀,他看到了,他就說是他用錢買回來的。)

4、對外有個給自己做的人設

我在來廣州之前,是在深圳的。現在看來我那時候簡直了。

國小六年,我有五年是受校園暴力的,什麼流言蜚語啊,誣陷啊,甚至人身攻擊都有。你永遠也想像不到這群小屁孩的內心裡有多惡毒。我為什麼不反抗?那是因為沒有用。我試過了。試了很多次。得到的答案大多都在說我的不是。

國中三年內,我每天都是很沉悶的。說話聲音很低,在校時惜字如金,生怕自己說錯話。也沒幾個朋友。也是這個時間段,差點被強奸。畢業了父母也離異了。

到了廣州,整個人都不一樣了。從每天強迫自己多說話到了每見面都能聊幾句(無論是誰)。都認為我很外向,我藏的很好。要不是我說出來,誰都會理所當然的認為我從小就這樣了。

5、自己能做到的就不會也不可能去麻煩別人。

這件事……其實吧,很簡單。

如果是有人教,那就是家教好。

但是要是這是自己感受到的,從小就知道的道理。就是孤獨慣了,不敢去麻煩別人幫自己。沒有那個想法,也不會去說讓別人幫。原因很簡單,只是信任自己,不敢信任ta。

因為之前被拒絕慣了/被語言或肢體中傷。是誰呢?各式各樣的人。遠親戚啊,老師啊,同學啊,陌生人啊,甚至是父母等等。都是導致不敢信任的因素。

舉個例子,我小時候請父母幫忙都喊的敬語,求他們,一求就是一個半小時。並且之後態度還不能差了,態度好還好說,挨幾句罵。一不像求人的態度就是一頓打。之後我索性就不開口了。

6、對選擇這件事上的絕對理性

我會分析,對我有利那一面。

例如我和我男朋友專業相通,但是不相同。就屬於一個工序在前面一個工序在後面那種,都有一樣的地方,課程內容也基本相同,只是側重點不一樣罷了。我就會喊他教我。

例如我父母離婚我挑撥,因為我知道他們的性子。與其任由他們兩個都荒唐的名存實亡的婚姻,還不如一刀兩斷來的痛快。沒刀?那我就來做那把刀。他們沒離前,我看著我媽的精神一天比一天差,脾氣反覆無常。他們離了後,各自都找到了伴侶。甜蜜得很。

我會選擇把利益最大化。我會選擇在當下最好的選擇。以後不可能後悔那種。

(之後想起來再更吧)

分割。

我從不對自己信任的朋友和男朋友吝嗇任何我擁有的所有資源。

在對我有利的前提下,我會選擇盡量共贏。我雙親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我至始至終都覺得自己的這個決定很正確。

我不會把眼光放在眼前的利益,會放到遠處的大利益上。我當時要是不挑撥離婚,我就可以獲得到暫時的寧靜,那我讓這場暴風雨提前來臨,我只要經得起暴雨的洗禮,這樣一來我就能做到有利於多方,不僅僅對自己有利,我的利益會最大限度的膨脹。在此基礎上做出設想我之後的境遇和要我去做的事情。甚至留了後路。(如果我父親不給我生活費,我就告他,我清楚協議書里的條款)我連這都會想得到。並且他要是敢,我就敢。誰怕誰,誰熬的過誰?我承認我有點偏激。但這屬於我認為的正常想法。


佳佳佳佳胤:

可能說的就是我吧,也不能說家庭不重視我,而是比起愛的表達,他們更傾向於表達恨。

在這種狀態下,即使他們心裡可能是愛我的,但我只感受到了他們的恨,這深深的影響著我的整個人格。

記得國小三年級的時候,有一次在放學迴路上的時候撿到了一塊錢的硬幣,對於一個家庭不富裕,很少擁有零花錢的我來說,突然有到錢的那種感覺,就特別的開心,美滋滋的。

回家以後,我書包都還沒脫,就跟我媽炫耀說我在路上撿到一塊錢的事情。但可怕的事情在這里發生了,我不知道是走的什麼狗屎運,剛好我媽那天遺失了一百塊錢。

而她竟然覺得是我偷了一百塊錢,花的只剩下這一塊錢,認為我是為了掩蓋偷竊的事實而謊稱自己是撿到的。

我當時真的很不明白我媽為什麼會這么猜忌我。緊接著就是一頓毒打,拿著掃帚拚命地打我。

而我始終在解釋我真的沒有偷錢,我媽根本沒有聽進去,她就是死死的認為肯定是我偷的,還撒謊,一直想讓我承認我偷錢這個事實。

可能是因為我的軟弱,為了不繼續被打,我只能屈打成招。

這時候我爸剛好喝完酒回來,踏著醉醺醺的步伐走上樓梯,聽到我媽說我偷錢還一直撒謊,也都沒問清楚,就直接拿起拖鞋往我身上打。

那種拖鞋底印在肉上面的疼痛讓我現在依然不寒而慄。

我已經忘記最後是怎麼樣他們才停止了對我的打罵。只記得打完之後我的身上都是青一塊紫一塊的。

國中的時候,我遭遇過搶劫,一個刀疤臉的中年男子,在我去上學的路上搶走了我的單車。

在搶的過程中我被踢中了腹部,跪在地上臉都發青了,只能看著那個男子將我的單車騎走。

我踉蹌地跑回家,捂著肚子回去把事情的經過告訴了正在打遊戲的爸爸。

我以為他會安慰我,沒想到他卻又一巴掌打在我的頭上,隻字沒提我的傷怎麼樣了,而是責罵我。

「你怎麼運氣這么差。啊?這種事情都能給你碰上?你不會想辦法求助路人嗎?怎麼這么笨?「

當時我就覺得,可能連運氣不好都是我的錯吧。

我之前一直沒有感覺過家庭會給我帶來什麼影響,可能是因為在上大學之前比較少與人社交吧,直到上大學以後才逐漸認識到我這個人有一點討好型的人格。

我逐漸發現我很喜歡抬高別人貶低自己,很難讓我跟其他人平等地交流,總是用低姿態去對待別人,好像用低姿態對待別人的時候才會讓我有安全感。

我也很少在別人面前吐露我的需求,可能潛意識裡面感覺到表達自己就會受到怪罪,所以特別不善於表達。但是這往往會讓人對我產生很多誤解,讓人覺得我冷冰冰的,不友善。

同時我也非常害怕跟別人有沖突,跟對方的實力沒有關系,不管他有多麼的弱小和不堪一擊。

我就是無法接受沖突這個東西本身,如果不慎起了沖突, 我的全身都會在顫抖,控制不住地那種顫抖。

在大學因為這種性格,我一直感到很痛苦,完全無法和別人建立親密的關系。

我寧願獨處也不想去迎合別人,處處要考慮別人的感受,而犧牲自己的利益的感覺實在是太累人了,我逃離人群,逃離社交,變得獨來獨往。

在大三的時候因為空閑時間多和貧窮的原因,出去兼職,我才發現這種性格會給以後的工作帶來很大的麻煩。

比如不懂的地方也不敢問,做錯事情了會想辦法逃避,受了冤枉也不敢說,畏畏縮縮的,我想我那一次兼職給同事們留下的印象估計就是一個自閉症吧。

由於受不了那種感覺,很快,我就離開了那個兼職的地方。

可是我以後肯定要出去工作啊,我不能總是這樣吧,那我的人生豈不是毀了?

我琢磨著去找心理醫生看一下,但是看到價格我還是決定自學心理學,我對我自己的救贖也是從這里開始的。

自學心理學使我開始自己說服我自己,也漸漸明白了,其實原生家庭所帶來的這些痛苦,並不會讓人與世隔絕,而是讓人沉溺在這些痛苦中走不出去。

原生家庭帶來的痛苦,是我自己不放過我自己,把所有缺陷都歸罪於原生家庭,用原生家庭對我的迫害來作為我無法與人社交的理由。

既然已經擺脫了那種缺愛家庭的狀態了,為什麼還是要一直為自己的自卑找理由,為什麼不嘗試著去為自己的自信找一些理由呢?

兩年的時間,從心理學書籍一直摸索到關於人際交往的書籍,真的改變了我很多。

也是為了讓自己盡早走出舒適區,我決定去當一名演講者,刻意地把自己暴露在眾人的關注之下。

我考下了一本教師資格證,從事了老師的工作。

老師這個工作應該說和人打交道是非常多的,學生對我的敬重使我慢慢地找回了自信,覺得自己其實可以是一個被人尊敬的人。

與同事的相處,讓我驗證了許多心理學中人性的弱點,與領導的經常性溝通也讓我變得沒那麼畏畏縮縮了。

利用人際交往的許多原則,也讓我開始建立起了以我為主導的朋友圈,變成了朋友圈裡面使得大家建立聯系的那個人。

這也讓我逐漸忘記了那些所謂的缺愛家庭會給我帶來什麼,這些都已經無感了,都已經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我現在想要賦予我人生什麼樣的意義,為了這個意義積極樂觀地、專注地去做我該做的事~

我把我所學的心理學書籍和關於人際交往的書籍都羅列成書單並且附上了簡介放在我的公眾號。

有需要的朋友可以關注我的公眾號【人際梳理站】回復 書單 即可獲得。

在我的公眾號,我也發布了自己對於人際交往方面的一些獨到見解的文章。

希望能夠對深陷社交焦慮的你帶來一些幫助。


溫情赴歌:

和我的偶像@俞敏洪 老師一樣,我差不多花了十年的時間才走出自卑,又花了四年時間才變得真正強大和自信。這十四年的人生經歷,可以說讓我參透了人生的本質。楊絳說,唯有深處卑微,才有機緣看清世間的真相。我算是嘗遍了這人間的冷暖,也明白了人性的自私和復雜。

我曾沉浸在心理學說的世界裡,從弗洛伊德,阿爾弗雷德阿德勒到卡爾榮格,卡倫霍尼,羅洛梅以及卡爾羅傑斯和馬斯洛等,在各派心理學說中,我收穫了認識人最本質的方法。我不知道我該為我的過去感到悲哀,還是該為我的現在感到慶幸,因為從接觸過的很多案例來看,有很多人他們幾乎一生都活在陰影中無法走出來。

童年的經歷對人的影響確實很大,超乎人的想像。我常想,如果我小時候也像別人家那樣有無條件愛孩子尊重孩子的母親,我的母親小時候如果沒有失去她的母親而被她的父親忽視,我的成長經歷會不會更好一點?答案是肯定的,但原生家庭的命運早已註定。與很多人相比,我慶幸自己可以理解和杜絕這一切了。

一個在缺愛的家庭里培養出來的孩子,他會變得很敏感,會很懂事,會特別容易考慮別人的感受,會無條件的去討好別人,會認為表達自己的需求是不可以的,會特別在意別人的看法,他不願意把自己不好的一面真實的一面表現出來,同時也很難相信別人並與別人建立真正的親密關系。也會因為缺愛,而可能產生很多心理問題,如自卑,社恐,強迫症,焦慮症等。我就曾經是這樣的人,我小時候被母親的語言和肢體虐待過。

一個好的母親是會影響一個家族三代人的,所以娶妻生子對於如今的我來說都會特別慎重,因為我比他們看到了更多更深的東西,而不是為了不負責任的繁衍後代隨便找個人了事,唯有如此,才對得起我過去看似平順實則慘烈的人生。

當然,我也會不可避免的變得功利和世俗。二十五歲之前一直活在自己設置的老好人孝順聽話懂事愛學習上進的人設里,引來自卑抑鬱和痛苦,二十六歲之後突然放飛自我,一發不可收拾,活得任性自我自私也快樂。二十九歲未滿,發生了一些事,如夢初醒,已經沒有時間屬於自我了。

從此我的生命將不再屬於自己,我將屬於整個家庭,屬於親人,需要對家人和未來擔負起重要的責任。再見了,不可重來的任性的年輕。


LUCIDA:

會培養出一個覺得自己永遠不會被人真心喜歡、覺得誰都會離開自己困獸。

好不容易覺得別人是真的有點喜歡自己的時候,第一反應不是喜悅,而且惶恐,是疑惑,是否定,惶恐這份喜歡能維持多久。疑惑對方是不是也對其他人有過類似、甚至更強烈的感情。拚命找蛛絲馬跡證明對方不是真的喜歡自己,會想在對方離開自己之前,先離開對方。

我這是病了。


木衛六:

我想問缺愛家庭下成長下的孩子,我該怎麼拯救自己呢?

具體辦法是什麼?


東謀某:

早熟的孩子。

不管怎麼看,愛都算是孩子成長中的必需品,

當最重要的家庭無法提供愛時,孩子出於對愛的渴望,會被迫變得早熟。

那難道早熟就不好嗎,更早懂得人情世故?

是的,任何非正常途徑達到的早熟都不算好。

畢竟早熟作為自己對自己的一種逼迫,

屬於不懂你的人會把它視為你的優點,

懂你的人會替你心痛的一個缺愛之人成長中的一個顯著特徵。

它在某個角度來說,是一種透支。

這種透支涉及了一個人未來的成長空間,對世界的信任感,對自己的守護。

不過從另一個角度來看,

長期處於缺愛環境中,早熟其實是一種非常現實和有必要的止損。

這也是為什麼懂的人對於早熟的人會感覺心疼。

哪怕透支所有也要早熟去實現止損。

所以我們會去強調愛的重要性,

讓孩子在該成熟的時候成熟,成長本身就是一件快不得得慢慢來的事。

一個故事:

0-0-5、給我哭

1.

此東睜開眼,他發現自己面前站著一個人,

這個人長得和他很像,但看起來比他大很多。

他是誰?

此東剛想問,對面的先發制人的一句讓他愣住了,

「兄弟,那個,可以麻煩你哭一下嗎?」

2.

哭?

開什麼玩笑啊。

此東跳了起來,他本能地擺出了防禦的姿勢。

站在對面的人被他嚇到了,

然後很快,他的表情變得有些黯然。

「看來這要求有些難啊。」

「我跟你說,我不會哭的,因為哭就意味著——」此東舞著小拳頭。

「意味著認輸了。」對面那位又一次的搶先打斷了此東的話。

此東有些不高興,但很快又釋然了,他走過去,拍了拍那位的肩膀,

「看來你也很明白嘛,對的,不管怎麼樣都不能哭,難受了也要把眼淚咽回去,因為本來就不會有人心疼你,如果連你自己都哭了,那你就真輸了!」

「不是還有家人嗎。」

「家人?」此東哈哈大笑,他看著那位,「我跟你說,家人呢,喜歡的是懂事的聽話的乖巧的孩子。」

「你是這樣的孩子?」那位問了一句。

「我在努力成為這樣的孩子。」此東回了一句。

那位沒有說話,他就這么獃獃地坐在地上,良久,

「我們兩個都是笨蛋啊。」

3.

「你似乎失敗了。」

此東睜開眼,一張姣好的臉出現在他的面前。

「那個,是的。」此東下意識往後挪了挪。

「哦,果然。」女孩似乎早有心理準備,她坐回椅子上,

「既然你無法讓十歲的你哭出來,就只有讓現在二十多歲的你哭出來了。」

「行嗎?」

女孩眨眨眼,有些調皮。

「其實,我們沒必要——」此東剛想拒絕,女孩將一張紙排在了他的面前,

「不是說好了嗎,如果我能將你的情況全部猜對,你就聽我的要求做一件事。」

差不多一小時前,

女孩和此東打了一個賭:如果她能說出此東的情況,並且全部猜對,那麼此東要聽一個願望。

女孩猜的很准,但她的願望過於難為人了:

她要此東在她面前毫無顧忌地哭一場。

「要不,再給我一次機會,這回我一定讓十歲的我哭出來。」此東咬咬牙,不止是打賭輸掉,女孩作為十人中的第三人,她讓自己哭肯定有著深層的原因。雖然在她面前哭是肯定不行,但讓以前的自己哭應該就沒啥了吧。

「好,但這一次,」女孩走了過來,「我要和你一起去。」

4.

「又是你!」小此東有些生氣,

剛才那傢伙又來了,這一次還帶了一個很漂亮的姐姐。

「你要我在你面前哭就算了,你還要我在這姐姐面前哭?別鬧了!」

「那個。」此東有些尷尬,瞄了一眼抱著雙臂一副看好戲的女孩,他走到小此東身旁,拉著他的手開始商量,

「就流個眼淚啊。」

「不流!」

「不是,你肯定有一些難受的事,這些事憋在心裡肯定不舒服,所以,不如哭一下,將這些東西都釋放出來,你會好受一些。」

「我不要!」小此東掙開了此東,

他眼睛有些紅:

「我跟你說,我一定不會哭的。你以為我沒哭過?你知道當我哭時他們怎麼不喜歡我嗎?我已經哭夠了,我已經明白了,他們需要的是一個乖孩子,一個聽話的,懂事的孩子。」

「所以,我是不會哭的!」

5.

「我是不會哭的。」

此東站在那,看著十歲的自己紅著眼,咬著牙,死死地忍著眼淚,帶著哭腔喊出那句,他拳頭握得死死的。

是啊,他是不會哭的,他為什麼不會哭,自己不是很明白嗎?

這么多年,不哭,不示弱不一直是自己對自己最基本的要求?

算了,就這樣吧,放過自己吧。

「我是不會哭的。」小此東直挺挺地站著,一遍遍地念叨著。

是的,你——此東剛想勸他幾句,卻突然停住了。

他看到女孩走了過去。

6.

「姐姐,我沒哭。」小此東看著大姐姐走過來本想揉揉眼睛,一想到一揉眼淚就要掉下來了,立馬止住。

「嗯。」女孩點點頭,她蹲下身,一把抱住了小此東。

「那個,那個。」小此東一下愣住了,手足無措。

「會難受嗎?」女孩的聲音很溫柔。

「會。」小此東老實回答。

「會害怕一個人嗎?」女孩繼續問。

「會。」

「會希望有人陪著你,聽你說話嗎?」

「會。」

「會希望有人告訴你不用怕,沒事的嗎?」

「會。」

「會希望有人可以在你哭的時候幫你擦眼淚嗎?」

「會!」

「那麼,」女孩看著小此東的眼睛,「如果我告訴你,我會陪著,聽你說話,幫你擦眼淚, 那你願意哭嗎?」

「我,我,我願意!」小此東死死地抱著女孩,放心大哭著。

還能這樣?

此東愣在那,有些傻眼。

就這么哭了?

不過也是啊。

此東恍然。

說什麼不哭,說什麼哭就輸了,那隻是一個小孩對於無人疼愛後的一種倔強。而且對這孩子而言,最期待的應該是,這份倔強在有一天被捨棄吧。

話說這小孩是我小時候——

「不對,不對。」此東紅著眼搖著頭,「我不是這么想,我這么大了,怎麼可能會想哭的。」

「對,我一定——」

此東停住了,女孩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他的面前。

7.

「那個,他哭了,所以我就不用——他人呢?」此東發現小此東消失了。

「消失了。」

「怎麼會消失,他不是十歲的我嗎?」

「當然會消失啊。」女孩看著此東,「他其實是你在十歲或者更小的時候給自己套上的殼,或者說對自己的詛咒。」

「那個,我們該——『此東立馬岔開話題,他本能地感覺不妙。

」這個詛咒是,因為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會理解我、關心我、在意我、喜歡我,所以,我不會哭。「女孩盯著此東,慢慢說著,不給他任何迴避的機會。

」哈哈,他已經哭了,所以……「此東感到有些無措,女孩就站在那,卻給他無形的壓力,這個壓力和那種逼迫人的不同,就是讓他感覺必須離遠點,不然的話——

」你這么大,我大概沒法抱你。「女孩的臉有些許紅,」不過,我可以借你肩膀。「

」借肩膀幹嘛?「

」這樣。「女孩將此東的頭放在了自己左肩上,

」我看不到你的表情,但我會陪著你,所以,沒事的。「

此東想掙開,但自小男孩消失後,他的情緒一直不穩定,

然後,

隨著女孩這么一放,

炸了。

8.

「我出生那年 ,我爸有了新對象,然後我就變得很礙事。從小,我被我媽教育,要去恨。」

桌上,此東緩緩說著自己的故事。

女孩很認真地聽著,她的左肩有些濕。

「那個,」此東瞄了一眼,想說些什麼。

「要再來一次?沒事,我右肩——」

「不是不是。」此東臉色發燙,用力擺著手,「我是想問你,你為什麼猜我猜的那麼准,他們告訴你了?」

「看出來的。」女孩拿過紙,上面寫著她的答案,

「乍一看,你似乎很成熟,你身上沒有任何破綻,但認真一瞧,能感覺你的寂寞和不安。而且這種不安和你中的毒無關,是一種常年的積累。另外盡管初次見面,可以感受到你對人的拒絕,這種拒絕是對距離的剋制 ,你本能地想遠離任何人。」

「服了。」此東感嘆。

「對了,該說正事了。」女孩坐好,「關於孤毒——」

「不用了,」此東搖搖頭,「我覺得已經可以了。」

9.

「我是在7天前中的孤毒,孤毒會在三個月里讓人逐漸看不見、聽不到、說不出。如果想避免,必須在14天里抑制住孤毒。我從前天起開始接觸,打算接觸10個人找到抑制毒素的辦法,你是第三個。」

「那為什麼要拒絕我的幫助。」

「因為你已經幫助我了。我會中孤毒,因為孤獨。怎麼孤獨你剛才說了。而之所以會孤獨,就是因為那個家,然後,你幫我走出來了。」

「是嗎,看來你打算自己好好面對孤獨和孤毒啊。」女孩遞過一個瓶子。

「這是?」

「你的眼淚。」女孩笑得有些狡猾。

「真的?」此東看著瓶子里有些奇怪的液體。

「真的啊,為什麼要讓你哭,因為想讓你好好面對自己,好好地將自己的感情釋放出來,讓你更好地去面對這個 世界。而這些眼淚作為這么多年來你最用心的一次釋放,應該能幫助你與孤毒和孤獨打一場。」

「嗯。」此東小心地接過。

「那麼,該告別了。」女孩想了想,遞過一張名片,「既然我是第三人,那麼就讓我按照慣例介紹第四人吧。」

「謝謝。」

「最後,」女孩轉過身,

「還有7天對吧。7天後,我會請你喝茶的,記得來啊。「

女孩關上了門,

此東站在那發了一會呆,然後,彎腰。

」謝謝,啊,忘了問名——「

「算了,七天後問吧。」

PS:

缺愛、早熟、哭。

從回答到故事,一氣呵成。

本來想說些什麼,想了想,又覺得說得差不多了。

本篇是此東故事的第五篇,女孩是此東抑毒路上十人的第三人,

接下來,要寫第四人了,第四人是誰,還不知道,要看明天的熱榜上的問題可以讓我想到什麼故事。

最後,

放一下前幾篇的目錄:

東謀某:這里是目錄​zhuanlan.zhihu.com图标


我愛青青:

好強與懂事成正比,很小就會看人眼色懂得自己與內心的自己如何相處,不太讓人擔心也不太會像其他人尋求太多幫助覺得難開口,長輩都會說這孩子懂事但是也沒有一個人覺得這種早熟讓人心疼,正常家庭的孩子可能總是覺得身後的靠山一直在而缺愛的孩子知道多半他的那個靠山都是他自己,多半不自信並且極度自卑。以前看過一句話 「懂事的孩子只是不撒嬌罷了」。深有感觸…


餘下六十年:

幸運的人用一生來懷念童年,

不幸的人用一生來治癒童年。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