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年紀了,腦海中還中二地想像自己手持雙刃是怎麼回事?

問題描述:這種幻想源於國小開始,一個人走在上學路上,就會想像自己手中拿著炫酷的兵器行走(類似於問題中的雙刃,或者雙鐮亦或者雙臂有可彈射式勾爪。。。)還能想像一些比較古典的武俠故事或演義,說實話到現在還有。 我並不是想問這是不是病或者有沒有葯,只是想了解我這種中二想法成年後的人還有嗎?或者我是一個特例…………
, ,
Aorqu用戶:
有誰和我一樣,看到電視劇,電影,動畫片,書什麼的,對結局十分不合自己心意的,於是自行代入結局前的一集/章節/片段等,然後腦海里創(yi)造(xiang)出全新結局,還自己得意得不行啊!


汐鹿生:

我現在都大三了。
唉Aorqu沒啥熟人我簡直就像脫韁的那啥……

高中體育課學過太極劍,我現在一個人上學拿長柄傘都是當年【背劍】的動作,伸出兩根食指,雨傘繞在手臂之後。有熟人迅速恢復正常。
堅決使用長柄傘的樂趣之一。

偶爾就會做人類滅絕了荒野求生,躲避外星人或者異形的噩夢,醒來的時候覺得哎呀好中二好羞恥夢里還被嚇得半死不活……

像劍三丐幫一樣一掌拍向同學——亢龍有悔。
同學麻木的眼神。

愉快地揮舞著宿舍的晾衣桿(ง •̀_•́)ง
舍友:滾!!!

以學習時間之短暫來評判的話,自認為太極拳打得還湊合。
主要原因是對傳統文化的迷之喜愛以及,太極拳的迷之帥氣。
不過說到底也只不過是二十四式簡化太極拳而已……
太極劍已經忘得一乾二淨,如今只記得耍帥的背劍動作,和用雨傘挑劍花。
大學同學一個也不知道,嘿嘿嘿。

總覺得一輩子太短,YY如果有什麼方法可以把生命時間無限拉長,估計就可以體驗所有想做的事情了,了無遺憾以後再自殺。
然後看著親朋好友一個一個老去,和新的人們建立新的聯系,玩膩常人好幾輩子的時間以後再滿足地掛掉。

小時候剛學鋼琴會像郎朗一樣搖擺感覺大師的氣息加持著我……被我爸錄像以後變成了羞恥的黑歷史,現在連玩電腦的時候基本都腰桿筆直一動不動。

曾經隨時隨地就能掏出一摞塔羅牌給同學們占卜,熟練的背會了每張牌的意思並且熟練的發揮腦洞串聯起來忽悠人,這種心理暗示也讓同學覺得迷之准。
最中二的時候一天只用三次,青春期的少女總會委託我測試一下她和誰誰誰戀愛運如何←_←因此知道了不少八卦。
哦現在?現在我覺得畫著犬夜叉的塔羅牌實在太不專業了,所以我買了一副更高端的收藏【封印】在家裡。

如果還有過去的圓形蛋糕殼,還想當飛盤丟。
如果有真飛盤也不錯,可是又沒有狗幫我撿回來,未來如果養貓的話貓也不會這個啊,苦惱。

羽毛球拍當做刀劍追著同學狂砍什麼的……
divine buster!!
大學在熟悉的同學面前形象崩裂得讓小夥伴幾乎難以直視平時一本正經的跟同學相處的樣子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有兩個非常厚的活頁本。都是魔法書的樣子,就這么任性。

假期在家裡煮咖喱的時候總是腦補著製作喝了以後會讓人怎樣怎樣的有毒的葯物並且學著腦內巫婆攪鍋的樣子煮咖喱。
我爸:不好好做飯就一邊兒玩去!別在廚房搗亂!

2015年全年《野良神》中毒。期待自己能清晰地劃出一線的日子。

(ง •̀_•́)ง所以題主你那真的不算什麼……


粗鄙之語:

研二了,老是幻想自己能隨手抽出一把彎刀


DavidCharge:

題主你才大三,答主今年都研三了,還是會趁室友都上班去了的時候悄悄拔出刺叮劍,羞恥的玩很久…


Aorqu用戶:
雙刀是有很帥,但我一向很喜歡劍。
不下雨的時候,握著長柄傘出門,長裙拖地,裙裾飛揚。有青絲挽起,有斂笑盛裝。
我一直想像自己是無名的俠客,隨時準備一劍出鞘,天外飛仙………


dizzarz:

Darth Beer


張百萬:

我也分享一個中二的我好了


Aorqu用戶:
我這都晚婚晚育年紀了
每次等待別人開門的時候還會估算時間差,悄悄念一句Alohomora,門應聲而開~
搬重物前念一句Wingardium Leviosa~
開燈的時候念一句Lumos~
……
好像是挺中二的,但是很開心啊。


Vermouth:

每天上班(搬磚)手持魔法杖刷開大門,門口的保安小哥已經認識我了233沒人的時候還會連上一些列動作….

對,沒錯,我就是馬猴燒酒!!
你們是不會懂得小仙女心裡想的是什麼的啊哈哈哈哈!!
小仙女!!!


Aorqu用戶:
博五了,這是我車上唯一的裝飾。。。

塞巴,我是你的麻斯塔。


路過銀河:

夢想仗劍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華。

38歲。


原子:

巧了,我也大三,這個題我來湊湊熱鬧。
少年,其實我比你還中二。
我在友人面前都是自稱老夫,總是會囂張的給他們說老夫上輩子肯定是一代大能,手下小弟無數,平生縱橫天下。
我每晚睡前,也總是不自覺的幻想。幻想著自己是一位孤高的劍客,從不輕易出手,但若出手,必定是要見血的。
有時走神,也會不自覺的認為自己是隱事的高人,只是厭倦了裝逼,開始低調行事罷了。
我並不討厭自己這么中二,朋友們也都習慣自己這么二逼。年少還有夢,血熱體尚強,我覺得自己是劍客,那麼也定將會披荊斬棘,只不過出手的對象,不再是那敵人,而是自己前路的頑石鬼怪罷了。
願你仗劍走四方,哈哈。


蘇曠:

不請自答。
題主別慌,你非常正常。我大四了還時常幻想自己雙手持刃,懷擁美人,征戰天下呢==
魯迅先生說過,人不中二枉少年,沒有腦補的人生是蒼白無力的。每個男孩子的心中都曾有個武俠夢吧,醉枕美人膝,醒握天下權什麼的。或者是黑道夢,政壇夢,總之就是權在手,殺負狗;不僅要壞人boss全打倒拯救世界,還要美人後宮地圖全開泡不完的妞。
男人永遠是個小孩子,總會腦補著自己是天選之人,要時刻準備,處處小心,隨時磨練技能準備拯救全世界,以及碰見女主。
所以我中二到去買了副弓箭,過安檢的時候被當成了歹徒。你問我為什麼?因為屠龍少年不都是要射箭的么……?(注,這個路邊公園很荒僻,沒人)

所以中秋節的時候我仍然會中二地去打火把,因為小時候媽媽的話深深地印在了我的心裡:滿月的時候天狗會來食月的!只有打起火把才能嚇退天狗,保護大家。整個小區都沒人打火把可把我捉急死了!這樣的重擔只能壓在我身上了,深藏功與名~(滄桑臉所以做土力學實驗和泥大家都嫌臟,我卻搶著做,因為在我眼裡這哪是什麼濕陷性黃土啊,這是金丹啊!天知道回頭從恆溫櫃拿出來會不會一口服下,我就白日飛升!

作為土木狗,不瞞題主您說,我連放完捲尺收回來的瞬間,都有種絕世大俠大戰之後,收劍歸鞘的凌厲之感。搞得技術員以為我手抽筋……
所以題主你看,你的癥狀其實是非常輕的啦。不要因為自己的腦補干擾到公共事業就好,能這么中二有時候也挺帶感的呢~~


玄黃天:

我也一把年紀了 我也幻想自己能夠乘風御龍 遨遊天際 背後一輪光華滿月
我也一把年紀了 我也幻想自己能夠只手御劍 斬天下不平之事 降世間多事之妖
我也一把年紀了 我也幻想自己家財萬貫 早上迪拜吃早餐 中午夏威夷游會泳 晚上睡極光下的冰屋 為自己裝比而打哆嗦
我也一把年紀了 也幻想左手寒冰箭 右手炎爆術 肆意瞬發 發發秒人
我也一把年紀了 我還幻想自己是吸血鬼 先轉化父母 在轉化愛人 最後轉化馬雲 然後瀟灑永生

你不覺得這個其實不是你的精神問題,而是上天給你的超能力嗎? 幻想一下無傷大雅 但是幻想一下你會少很多不開心 少很多負能量 多很多鼓舞 多一些好笑 多一些音樂 和花 和雪 和他
盡情的想用想像力帶給你的快樂吧 這不是依託於別人的快樂之上 也不是建立在別人的痛苦之上 的 何樂而不為呢
想不想和我一起一葦渡江呀?


匿名用戶:
我朋友出差時拍的,你感受一下。

原圖

據說是他當時看到地上這個圖案,體內的洪荒之力一時壓抑不住。。


牛哞哞:

是呀,在童年時期,我也幻想過自己手持雙刃,拿著鐮刀和斧頭,追隨著光輝偉大的旗幟,七百里驅十五日,橫掃千軍如卷席。

後來我長大了,發現曾經的過往早已再難追尋,我們面對的是一個嶄新的世界,我逐漸承認了這個前提,於是自己又有了新的幻想。在這個幻想里,有很多高聳入雲的煉化工廠遍布中東,綠綠諸王,俯首系頸,委命下吏,他們全被帝國軍的殖民地總督做成了人彘,然後通過活體碳化餾分變成瀝青,鋪在地面上受到無數人的踩踏,時時刻刻都在提醒著當地的不可接觸者們,誰才是真正的婆羅門。

牛哞哞就是總督身邊的參謀官,如果這個幻想實現,那就說明當時肯定已經是新世界了,生活在新世界的牛哞哞估計會在想,新世界後的新新世界又是什麼呢?啊,真是夢中夢呀,今天在山坡上看到一隻小蝴蝶,小蝴蝶飛呀飛,到底是現實還是空想呢,或許莊子在盜夢空間里區分現實和幻境的手段,就是看蝴蝶吧。


61白:

我爹都快60了。現在放個屁還得手舉成手槍狀對我來一發。


Aorqu用戶:
我在鴨蛋上畫琦玉老師然後一拳把它打碎233


Aorqu用戶我的披風和寶劍已經從實體進化到氣形態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