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漂亮但很有魅力的女孩子是怎樣的?

問題描述:今天在奶茶店見到一個這樣的女孩子,她在不停地建議我前面的顧客辦會員卡。很吸引我說不上為什麼,眼睛一直往那裡瞟..... 晚上睡前仔細回想她也不算特別好看的但是真的有魅力,至少在推薦會員卡上面。 如果是美貌產生的魅力這很正常,但別的東西似乎是更微妙的。這樣的人真的很吸引我,你們也有類似的經歷能能分享嗎?
, , ,
秙禾:

和陌生人說話是會有些小局促,容易臉紅,笑起來臉圓圓的,鼻子皺在一起
心思簡單,卻不笨
對生活認真,會好好整理自己,照顧自己
身上沒有濃郁的香氣,只有淡淡的乾淨
像夏天的微風,像柳絮,像蜻蜓點水…..

那些在我眼中有魅力的女孩,其實大多都與容貌沒有絕對的關系,她們往往給人感覺很舒服,熨帖。性格和臉龐都不張揚,突兀,沒有濃烈的色彩和氣味,卻有自己的想法 風格 堅持,讓所有人都可以感覺到她的力量…….


莉莉絲藍:

我這樣的(^∇^)

嘿嘿。

其實我認識好多個這樣的女孩。

有一個女孩,胖成小山。國中的時候和我一個班,成績不好,不受重視,何止平平,簡直有點丑。

但是到了高中,她進入到差生班,她成績算優秀,而且大家成績都不好,所以都很放鬆,她慢慢長出她獨特的人格來。

人還是那個人,黑黑胖胖,但是狀態鬆弛、勇於直抒胸臆、非常非常自然(很重要),絲毫不覺得自己丑,充滿女孩子的天真燦漫和愉快,時不時會小嬌嗔(完全自然)!!我覺得我都被迷住了。

高三時候她已經把班上男生都迷倒了,一天八個告白者!

我覺得有個形容特別適合她:完全放開的靈魂!

有人問我非常非常自然是啥樣,好難形容。總結一下,就是舉止里一點點勉強和做作的痕跡都沒有,反應方式隨機又原創,毫無世俗熏染的痕跡,比如什麼事應該開心什麼事應該生氣,都沒有。也不是真誠,不是善良,就是真實。不剋制不壓抑,不努力,不刻意,發自本心。回復 An Zuo :不自卑不自傲,不矜持,不狂放,難以打上任何標簽,只覺得自由自在,快快樂樂,無比舒服。好像只有五歲,同時又非常嬌,嬌而不媚。額我說的是瑪莉蓮夢露么?

總結:自然 熱情 愛自己

為什麼我們普遍不覺得家庭婦女有魅力,因為我們就不覺得不最愛自己的人有魅力,哪怕最愛的人是兒女都不行。


背陽:

如果一個女子擁有一雙明亮透徹的眼睛,我就不會介意它們可能會小一點;

如果一個女子心尖充滿了美麗的詩句,我就不會介意她略有干物的造型;

如果一個女子懂得有時自己也得堅強勇敢,我就不會介意她偶爾的任性與小脾氣。

漂亮是對一個人外在的頌詞,而魅力是對內在的最高獻禮。而能夠在氣質上吸引我的人,應該也能夠和我在某種程度上存在一些共鳴。至少,那是一種我能夠理解的,並由衷的希望去成為的一種美好。所以,對於這個問題,答案應該是因人而異吧?

不過,我突然想到一句詞——brainy is the new sexy,這本來是用來形容卷福的,其實排除性別,卷福是我能想到的一個非常好的例子。純論相貌而言,他真的算不上是顛倒眾生,但是我相信所有他的死忠粉,都能心有靈犀的說出不止一個除他相貌以外的sexy之處來,這就叫魅力吧。同樣了,一個有魅力的女子,她可能美在對她領域的那一種堅韌與專注,可能美在詩書經綸閱遍而帶來的那一股子墨香,甚至是美在看待這個世界的一抹別樣的新意與暖意,但她絕不可能僅僅是一個花瓶。

其實一個女子,如果有了滿腔的才情、獨立的人格和善良的心性,那麼,只要她稍有姿色,就可以將魅力值飆升到任何人都難以想像的地步。雖然外貌協會這一說法在現在的網路中很盛行,但我總固執的想這也許只是一部分人的一種善意誇大的心理暗示,來排遣他們對現實中對的那個人的姍姍來遲的無奈之情。我更願意相信其實大多數人能夠和願意看重的對人評價的標准都非相貌這么淺薄,而那些非相貌因素對人的影響也遠比我們所能想像到的要大得多。

如果一定要讓我舉個例子來說明,我想是:
林徽因。


Aorqu用戶:

我好像善於發現這種女孩。就我個人喜好而言,我欣賞的這些女孩有種共同特點:旁若無人。不是高傲,而是她根本不會在意別人的看法,她很享受自己的狀態,她不會去想自己有沒有魅力這件事,她只是從容自信地干自己的事。

相反,即使一個女人再美,我一旦發現她有「我知道自己很美」這種想法時,就會瞬間感到索然無味,好像是一個外表完美而失去風味的蘋果。


Aorqu用戶:

看到這個問題我就想到了三個好友Li、ming和右右以及我偉大的娘親。
Li是我見過最能按照自己的意志生活的女孩我們是國中好友。當我還渾渾噩噩地靠翻閱閑書度日時,她早已知道自己喜歡什麼以及想過什麼樣的生活。Li喜歡看動漫和寫文章,卻沒有要成為漫畫家或者作家的宏圖大志。她寫的偵探小說總是邏輯嚴謹、環環相扣比我看的閑書要精彩得多。我這個小粉絲曾多次勸她投稿,但都被她以不想背負太多負擔為由拒絕了。
Li對於許多事情都很淡薄。我想大概是因為她清楚自己是怎樣的人便不需要外界來評價自己的價值。Li幾乎沒有國中女孩共有的那些煩惱。她不注重自己的穿著或者身材,怎麼舒服便怎麼來。她不刻意擴大自己的交友圈,所交的都是志同道合的朋友。她有喜歡的男生,但不會有意為那男孩做什麼改變。Li像只慵懶、愜意的貓。
但她卻不似貓那般高冷,總能在有意無意中給我許多指點。比如下棋時,明明有幾次她就要把我殺的片甲不留,卻總是故意留有餘地,告誡我勝負之心不可太重。過去的我常常十分懦弱不懂拒絕,為了幫我改變她還以我為原形寫了一篇寓言。這樣的事情還很多,我就不一一贅述了。
總之和Li相伴的這段時光,讓我收穫頗多。她是我見過的最自由的人~雖然貌不驚人卻有著十足的個人魅力~喵


Aorqu用戶:

去年在海南,一桌人吃飯,途中一個姑娘進來了,抬頭第一眼就覺得她真的
與眾不同,不是說有多漂亮,也不是說身材有多好,但是就是特別,發著光的特別。
可能是心靈感應,她坐在我旁邊的位置,那晚上我們吃飯,回青旅,聊天,看星星到四點鍾。
她對我說,要走之前, 我給你做飯踐行。我說,好。
要走那天,我把要去她家吃飯的事告訴了青旅的另一個常住旅人,他很驚奇,問我「那姑娘是不是開玩笑啊?」
」應該沒有吧,她很認真的樣子「
」但是上次我們在她家聚會,帶上了一個她見過一面的朋友。當天晚上她私下跟我說,下次不要帶陌生人到我家來了。你們倆不是也才吃過一次飯么,她主動請你去她家?!「
「真的嗎?你幫我問問」
那人幫我打電話給姑娘,掛電話後,他說「姑娘為了給你做飯。已經出去買海鮮了。你們倆之前認識?」
「不認識啊,那天吃飯第一次見。。。我現在也沒她手機號啊」

後來我離開了海口,答應青旅的人們,我6月還是會回來。

6月,姑娘來機場接我。
她說「這是我第一次去機場接除了親戚以外的人。」
我抱了她一下」我們倆就是這么有默契!「
她還說「知道你要回來了,我超開心呢的,我還特別測試了一下我自己是不是有同性戀傾向!結果我果然還是喜歡男生~~~啊哈哈哈~~~不過你來了我就是開心呢」
「我說,對啊,誰說女生眼裡不能有特別的女生!」


魚不知:

有魅力的姑娘,讓我想起閆紅的一篇文章。

《張幼儀,未被富養的女孩》

張幼儀和陸小曼曾共同參加過一個飯局,胡適做東,張幼儀也說她弄不清胡適出於什麼心理把她和新婚的徐志摩陸小曼夫婦請到一個飯局上,但她覺得自己得去,去了,會顯得「有志氣」。她的意思大概是,讓世人看看,她並不是一個落寞到不敢面對的棄婦。

飯局上,陸小曼喊徐摩摩「摩」、「摩摩」,徐志摩喊她「曼」或者「眉」。張幼儀想起徐志摩以前對自己說話總是短促而草率,她於是最大限度地保持了沉默。

多少年後,她對侄孫女張邦梅回憶道:「我沒法迴避我自己的感覺。我曉得,我不是個有魅力的女人,不像別的女人那樣。我做人嚴肅,因為我是苦過來的人。」

吾友思呈君認為張幼儀這是一句氣話,彷彿在針對「做人不嚴肅」的陸小曼,我卻覺得這是一句非常深刻的自省,張幼儀的缺乏魅力,也許確實因為做人嚴肅,而她的做人嚴肅,也正因為她是苦過來的人。
張幼儀於1900年出生於江蘇省寶山縣,比林徽因大四歲,比陸小曼大三歲,這年齡相差不大的三個女孩,卻有著完全不同的處境。

林徽因與陸小曼,一個生於杭州,一個生於上海,成長背景卻頗為相似。林徽因的父親林長民畢業於日本早稻田大學,他積極投入憲制運動,做過法務總長,巴黎和會時期,更激憤地寫下《外交警報敬告國民》,是清末民初時候的風雲之士。陸小曼的父親沒那麼耀眼,卻也與林長民同為早稻田大學校友,他參加過同盟會,出任過國民黨高官,類似的背景使得他們視野開闊,不會囿於愚昧的重男輕女傳統,所以林徽因與陸小曼,皆是她們父親的掌上明珠,得到極好的教育,從小到大,皆入名校就讀。

相形之下,張幼儀的幼年就慘淡得多,她祖上雖做過高官,到她父親這代已非昔比,她父親只是個據說聲譽很好的小鎮醫生,從張幼儀的敘述看,他的識見沒超過他當時的身份。

張幼儀說,她母親有八個兒子四個女兒,但她母親從來只告訴人家,她有八個孩子,因為只有兒子才算數,「女人就是不值錢」。她與父親則更為隔膜:「除非爸爸要求,我從不在他面前出現……除非他先開口對我說話,否則我不會在他面前啟齒。」這與林徽因的經歷形成鮮明的對比,林徽因七歲那年,就承擔家裡與出門在外的父親的通信任務,現存的她父親給她的最早的一封信里這樣寫道:「知悉得汝兩信,我心甚喜。兒讀書進益,又馴良,知道理,我尤愛汝……」

陸小曼更是在父母的溺愛下長大,既聰慧,又頑皮,一度到不可收拾,被父親教訓了一下,才收了心,好好讀書,即便如此,也可見她父親對她的重視。

在教育這個問題上,張幼儀的父親也與他周圍的環境保持一致。張幼儀的二哥和四哥都早早出國留學,她父親依然覺得讓女孩子接受哪怕最基本的教育都是奢侈之事,想想看,在張幼儀的幼年,她母親還試圖給她裹腳,後來在她二哥的堅決反對之下才停止,就知道她父親的想法在當時多麼普遍。

只有當張家為男孩所請的私塾先生有空的時候,才過來給女孩子們講點《孝經》、《國小》之類。但張幼儀是要強的人,她千方百計為自己爭取受教育的機會,十二三歲時候,她在報紙上看到有一所學校的招生啟事,收費低廉到讓她父親不好意思拒絕,她又煞費苦心地邀請並不愛學習的大姐與她一同前往,才為自己爭取到進入那個教學水準極低的學校。

所以張幼儀說,我是苦過來的人。她的這種苦,是她作為女孩,在家裡不受重視所致。另一方面,她在姐妹中排行第二,三毛說過,老二如同夾心餅干,最容易被父母忽略,張幼儀到老都耿耿於懷的是,為什麼算命的說她大姐在25歲之前不宜結婚她母親就真的不讓大姐結婚,算命的說她和徐志摩八字不合,她母親卻寧可改她的八字也要把這樁婚事促成,如果說因為珍惜徐志摩這個原始股,把大女兒許給他也可以啊。

在當時,張幼儀雖然心裡有數,卻不能提出質疑,她一直都明白自己的處境,知道只有自己能幫助自己。無論是積極地幫父母做家務帶妹妹,還是積極尋求受教育的機會,都是幫助自己的一種方式。應該說,她的成長非常勵志,對自己不拋棄不放棄,像個社會新聞里的堅強少女。

但是堅強少女往往無法成為有魅力的女人,因為她們一開始就明白有付出才有收穫,對世界缺了一種很傻很天真的信賴,她們不相信自己能夠輕易的被愛,也就不能明眸善睞說笑自如。在不自信同時對外部世界也不能信任的情況下,她們通常選擇嚴肅,選擇收緊自己,有幾個男人會樂於面對鐵板一塊呢?起碼活潑的徐志摩不會,盡管張幼儀長得不差,且努力追求上進,他依然視她為一個無趣的土包子。

張幼儀不明就裡,一直以為是自己做得還不夠,她後來為徐志摩做得確實也非常多,但這些使得徐志摩依賴她、信任她、尊敬她,而始終不能愛上她。

而他喜歡的林徽因陸小曼們,則因被愛而可愛,因可愛而更加被愛。她們的父親對她們的寵愛,使得她們後來在男性世界裡也自信、明朗、活潑、嬌嗲,那是她們自童年起就形成的一種氣質,這種氣質甚至會形成一種催眠,讓接近她們的男子感到,不愛她們,簡直天理難容。

經常聽人說,女孩要富養。這種富養不只是金錢上的豐富給予,還是精神世界裡的溫軟包裹,它不但讓一個女孩經濟上獨立,還能讓她精神上富足,讓她踏實不是局促,篤定而不是猶疑不定,讓她具有彈性而不是歇斯底里,這么說吧,女人的異性緣,一定是跟她曾經得到多少愛成正比,父親給予的愛,是一個好命的女孩一生里得到的第一桶金,是她將來在男性世界裡的競爭力。

悲哀的是,生於上個世紀後期的我們和生於上世紀初的張幼儀,有著更為相似的命運,這也許是張幼儀在廣大女中青年裡人氣更旺的原因,我們從她那張茫然無措的臉上,總能看到心酸的自己。

以上。

誠然,我們可以通過護膚化妝健身穿搭等來改善自己的外在形象,可以通過讀書和閱歷的增加等來提升自己的內在素養,但這一切,只會使我們更具吸引力。

有吸引力的姑娘各有千秋,她們身上的某種特質,譬如幹練,明媚,溫柔,善良,會讓喜歡這種特質的人無法自拔。

但有魅力的女生,她們身上有共性,那就是自信,以及骨子裡的傲氣。哪怕她們性格內斂,這份傲氣也會藏在她們的言行舉止里。因為她們受盡寵愛,因為她們無所畏懼,因為她們知道自己被人愛著。就像文章里講的,因為被愛而可愛,因為可愛而被愛,你會覺得,不愛她們,天理難容。

而「苦過來」的姑娘,無論是物質上還是精神上,即便後來通過自己的努力擁有了物質和精神的富足,變成了所謂「吸引人」的姑娘,風情萬種,也總因為曾經缺失的那些東西,少了那麼點「味道」。


愛晨:

我覺得有一種女孩子是很有魅力的。
那就是別人喜不喜歡她,她都無所謂。
但是她很喜歡自己。
同時喜歡自己目前的生活。


騰天:

我說一個。我一個好朋友的女友,法國長大的越南人。她絕對不是大正妹,也不是大財女,但我和太太一致認為她很有魅力。

理由1,她很會化妝。她的妝容帶有很大的法國南部風情,比如橙色的粉底,淺淺的腮紅,猩紅但不過份的唇彩,大卷的頭發,襯託身材的裙子。

理由2,她總是不緊不慢。我很少看到她慌張的樣子。

理由3,她說話嗓音低沉,速度穩健,給人信任感。

這個女孩絕對不是正妹,但的確是我見過最有魅力的亞洲人之一。

點這里用值乎問我問題


水煮魚:

我認為的有魅力的女孩子:
有真正獨特且讓人喜歡的閃光點。
愛看書且文筆不錯。
真正的會聊天。
即使不漂亮但是舉動可愛而優雅。
有一個不平凡的夢想。
當你和她們聊天,就覺得一種特別舒服的感覺,不拘束,想說什麼就說什麼。
@雷幺幺再次給師傅打廣告。
@禕桐給禕桐大哥打廣告。

Rate this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