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漂亮但很有魅力的女孩子是怎樣的?

問題描述:今天在奶茶店見到一個這樣的女孩子,她在不停地建議我前面的顧客辦會員卡。很吸引我說不上為什麼,眼睛一直往那裡瞟..... 晚上睡前仔細回想她也不算特別好看的但是真的有魅力,至少在推薦會員卡上面。 如果是美貌產生的魅力這很正常,但別的東西似乎是更微妙的。這樣的人真的很吸引我,你們也有類似的經歷能能分享嗎?
, , ,
Yukino-honmono:

我曾經認識一個女孩,長得是真丑。
可是她會樂器(給我用電子琴彈過天空之城),會唱歌(學過聲樂),會畫畫,會寫詩(在學校的各種平台上都刊登過),會日語(水準可以直接啃生肉,翻譯過很多歌詞),會賣萌,喜歡二次元,字寫的很好看(給我寄過明信片),學習也很好,做人有原則。
她真的讓我第一次覺得,顏值也可以不那麼重要。


Aorqu用戶:

1.有品。

就衣服來說,淘寶搜潮韓版那些就算了吧,有品的女生不一定會穿很貴的牌子的衣服,但起碼有點知道哪種風格適合自己也會買固定的牌子的衣服。

2.有才。

有才的女生真的很有魅力,當你談到什麼書籍哪個畫家什麼運動哪些音樂流派她都可以跟你談笑風聲時,你會為有人可以和你分享這些而感動。

3.自信。
並不是自戀,而是知道自己的長處與短處,懂得揚長避短。與人交談從容不迫,既不膽怯也不戳戳逼人。

4.陽光。
充滿正能量每天朝氣蓬勃的女生總比每天在QQ空間說那誰誰不愛我了的女生來的有魅力得多.

5.寬容。
小心眼的男生沒人喜歡,小心眼的女生又何嘗不是。和女同事一起吃個飯就嚷嚷那是誰你不愛我了對不對對不對的女生除了會搞垮感情還會幹嘛。

6.知道分寸。

知道在什麼場合該做些什麼,公眾場合不會讓男朋友丟人,男朋友做錯事也會放個台階給他上。在溫柔大方的同時也會撒撒嬌,當然不是整天哥哥人家要買包包。

7.可以跟你一起看世界盃。


狗頭老軍醫:

又到了講故事的時候。

今年聖誕跟我們系三個逗比小夥伴一起去阿爾卑斯山滑雪,跟了一個全中國人的團。成行之前組了個微信群,然後逗比A就跟我說你看那個那個叫xx的姑娘(好吧我們姑且叫她W),看她微信頭像,一定是女神級的人物。我撇撇嘴,湊過去掃了一眼,身材還不錯,很高挑,嘴張的挺大,像是要笑,神情卻略微冰冷。後面幾天除了逗比A偶爾提過幾次一定要見一見W女神、以及我跟她在群里比拼了下誰的微信表情更多刷了幾頁屏之外,再無交集。

直到那天中午。

逗比A給我打了個電話來,說他劃到雪山的另一邊,下午趕不回來去坐我拉雪橇(其實是狗拉雪橇,但他們三個逗比總是黑我說是我拉的,每當這個時候我就有氣無力的「汪汪汪」兩聲滿足一下他們,所以到後來我也懶得分辨直接管這個叫「我拉雪橇」了)了,讓我替他。我心裡大叫一聲nice,暗忖:小樣,wtf,自作孽不可活吧。順便提一下,活動名單里標明了W下午也會一起坐我拉雪橇,我跟A都知道。所以聽起來A的聲音如喪考妣。

雪山上下午兩點的天是淺淺的藍,最遠處微微泛白,像是水洗的剛開始褪色的牛仔褲。說一點好奇心沒有是假的,老實說我也有點期待W的真人出鏡。上大巴之前其實我沒認出來她。因為她只是一個臉盤挺大站在角落裡安安靜靜看起來敦敦實實一個挺壯的普通姑娘。我一度甚至以為另一個姑娘才是W,直到大家自我介紹的時候她說我是W。我訝然:原來你就是W啊。她偏偏頭,說:原來你就是跟我對刷表情那個。

W真是一個很北方的女孩子。國語講的很清脆而且標准。穿著略顯臃腫的滑雪服,看起來很健碩,與微信頭像上清涼高挑嬌柔的打扮全然不似,雖然臉盤很大,但又毫不嫌胖。不注意她的時候,感覺她在角落裡看起來笨笨的,但和她聊上幾句,又能感受到她很淡然的英氣,因為眼睛總是睜得很大,有點像女兵向著國旗敬禮的神情,但是面部線條會更柔和一些。

我從沒有見過這么喜歡拍照和攝像的姑娘。到了雪橇犬營地的時候,離開始大概還有40分鐘的時間。於是她便把這所有的40分鐘都獻給了她的自拍神器,一台帶長桿的GoPro。可憐的狗狗被她摟在懷里,按在身邊,換著花樣的自拍,盡管狗狗們神情頗不自然,一個個鳩形鵠面,但她仍然鎮定自若,狂拍不輟。連拍帶錄,不亦樂乎。我在旁邊不禁腹誹:人人都愛跟動物,跟風景合影,殊不知本來挺不錯的景緻,加了個人就不是那麼回事兒了。人們總是以為照片能夠留住記憶,但是真正寶貴的記憶,不需要照片也能沉澱下來呢,而那些沒那麼重要的,就讓它們隨風而逝又怎樣呢。真是愚蠢的人類(一不小心切換到了汪星人視角開始吐槽本尊的種族)。正琢磨著,她又讓我用手機幫她拍幾張發給她,這樣她就能騰出兩只手來折騰狗狗了。隨手拍了幾張,我偏著頭看了看效果:卧槽,你別說,還真挺和諧的,除了我那大兄弟表情有點古怪。本來一條挺帥的阿拉斯加雪撬犬,搞得跟哈士奇一樣。發給她,結果又被教育如何用iphone發送原圖。熟一點之後,W的節操值就開始下降了。跟我那大兄弟套了半天近乎摟著它頭好說歹說折騰了5分鐘,只為了拍一張跟它親嘴的照片。這難度頗大,既要拍出來看著像是親到了又要控制著實際上親不到。其實我那大兄弟也難為的不行,頭一個勁兒往後仰。看得我都不忍心了,恨不得大吼一聲:放開我兄弟,讓我來!

我也從來沒見過這么愛笑的姑娘。我拉雪橇的時候,她只做了兩件事。一件是握緊她的自拍神器拍照攝像,再就是咯咯呵呵哈哈的笑,從頭到尾都沒停過。回去的路上她總是很歡快的放著之前拍的視訊,一路走一路笑,自言自語的問為什麼自己總在傻樂,笑起來一點都不矜持(我暗忖原來你自己也知道啊)。她跟我講她滑雪很多年,每次有機會滑就會很開心,跟我講她太豪氣以至於小夥伴們都叫她R爺。她講的時候嘴角含笑,笑起來眼神里有一種莫名的神采。我本來是個很絮叨喜歡發表意見總想吸引眼球的話癆,但這一次我卻很自覺的一路安安靜靜的聽她啦啦啦的講個沒完,發出不知是豪爽還是傻傻的笑聲。而她看著遠方,好像發現了一個新的世界。

天氣很乾,我舔了舔自己略微起皮的嘴唇,抬頭卻看到她的嘴唇潤澤而又飽滿,應該是塗了粉紅色的唇彩,色澤有一點點誘人。我突然有了一種想要嘗一嘗的沖動,想知道這樣的唇到底是什麼味道,是不是像她表現的那樣熱烈,抑或是如她微信頭像一般冰冷。

當天晚上,是大型夜店party。有個舞林高手專門教大家跳salsa和bachata。她除去一身臃腫的滑雪服,換上了修身的罩衫和長褲。感覺還是沒有照片上那麼苗條,但是身條勻稱,微微的肉感卻讓人覺得很運動,很健康。她是舞場上的精靈,穿梭在舞池中,舞姿輕盈且優雅。不知是不是天生屬性被能歌善舞的妹子剋制,我看的有點頭暈。幾次想走過去拉起她的手,問她可否共舞一曲,想想阿爾帕西諾在《聞香識女人》中的那一段tango我還是沒學到神髓,終於還是打消了這個念頭。好吧,我只是不知道見了面到底該跟她說什麼。

隔了一天,輪到玩雪地摩托。我第一組,她第二組。結果兩兩一對第一組就餘下我一條單身狗,陰差陽錯並到了第二組。第一組還沒回來,我們便在寒風中等著。她輕輕的哼著《天黑黑》的鋼琴間奏,表情純凈又恬然。隨即又跟我說她喜歡tailor swift,然後旁若無人的唱了很長一段。居然喜歡聽這個小婊砸的歌,真不是一路人呢。我可是聽巴赫聽柴可夫斯基的人汪汪。不過,說真心的,唱的真挺好聽,讓我想起來小時候聖誕節買給媽媽的發條音樂盒,一遍又一遍,完全不想讓她停。她仰著頭,唱的很歡快,似乎情緒也跟著雪花一起飛揚起來。

工作人員給每個人發了透明的塑料頭套,估計是為了之後戴頭盔時更衛生一些。她幫我帶好頭套,隨即便吐槽我說其他所有人帶這個看起來都像手術室里的,就我看起來像個廚子。我當時就特別想找個有鏡子的地方對著看看。盡管我做飯很好吃,你這樣說我我還是會很難過的啊。怎麼就像廚子了,fuck。

天很冷,盡管風不大,仍然讓我不由自主的瑟縮。她卻像跳皮筋兒的小姑娘,小腿向後高高踢起又輕盈踩下,口中念著:勒eng(二聲)冷,的ong(一聲)凍,眼神清澈的彷彿只有8歲。聲音清脆,敲在心底,突然間心下一軟,感覺那聲音又變得軟糯起來。我扯不起話題,又不想讓她發現我其實很想和她搭話,準確的說是很想她講給我聽,我便扭過頭去與一個不太熟的老鄉閑嘮。然而我有一隻豎起耳朵聽她賣萌,勒eng(二聲)冷,的ong(一聲)凍。我下意識的攏了攏袖子,卻發現微微顫抖的我居然沒有想像中的冷。

教練帶著我倆上山。一輛雪地摩托,教練坐前面,她坐中間,我坐最後。三個人都不瘦,自然貼的很緊。於是便感受到她溫潤的臀線,盡管隔著厚厚的滑雪褲。老實說我當時內心一片寧靜,並無幾分綺念。倒不是我柳下惠坐懷不亂,而是每天滑雪,巨大的運動量耗盡了過剩的精力。畢竟如大濕胸所言,一個男人,不管怎樣道貌岸然,舉手皆有尺寸,可是擼管的時候,也是一腦袋的精熱。我也並無不同。正因為身為菩提樹,心如明鏡台,我才能仔細記錄下當時內心的祥和,感到一點點溫馨,有一點點欣喜,因為這種本來不會發生的身體接觸。也算是合理的逾越吧。

滑雪結束到現在差不多一周了吧。每天晚上睡前想想,總覺得這場邂逅頗有意思。如果說之前對我影響最深的姑娘就像巴赫的bwv1007的序曲,如夢似幻,穿越了整個時間軸的話,那麼W給我的印象則是維瓦爾第四季冬的第二樂章,清澈敞亮到透明。可惜她喜歡的是tailor swift。真是一個讓人難以忘懷的女子。

後記:如果不是她大我兩歲,我還在上學而她已經工作,我想我總歸會燃起一把年輕的熱血,來一場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追逐吧。但是想想,把她刻在記憶的本子上,偶爾仰望星空的時候,翻開那一頁,重溫下當時的那一幕,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呢。就讓你,安靜的躺在我的記憶里吧,美麗的姑娘。


我不是何嘰嘰:

看到 @星殿的回答,覺得很贊同,所以貿然答一記。
少女心是讓女性很有魅力的一個因素。這些因素可以是從容,可以是優雅,可以是成熟,都可以讓人覺得一位女性就算不漂亮也很有魅力。但是我也認為少女心是最讓女性有魅力的一個因素。
我身邊就有這樣兩個姑娘,是我的同學。她們兩個是老鄉,同在一個宿舍。因為經常和我們一起做小組作業,所以成了很好的朋友。之所以喜歡她們,是因為她們很純凈。不是那種偽裝出來的純潔,也不是做作的矯情,而是一種真實性情的流露。小v是個很保守的姑娘,連廣告里的男模露個腹肌都會害羞捂臉,但是卻一點也不做作,是真的害羞。但是她開心的時候會大聲說話,說到自己喜歡的韓國男星會雀躍,說到自己喜歡的學長會臉紅,室友告訴他學長談戀愛了會在宿舍放聲大哭。另一個小r雖然比較沉悶,但是我們偶爾說個黃色小笑話她也跟著會心一笑,毫不遮掩,一起聊動漫的時候話會變得很多,一起看正妹的時候和我一樣猥瑣,說一起去吃好吃的的時候也會糾結到底該不該放棄減肥,東西上桌的時候會雀躍不已。偶爾問我要個和諧小電影的時候又變得很猥瑣但是很坦蕩,拷過去以後還會多嘴問一句有沒有字幕。
雖然我有女朋友,但是我也毫不掩飾對她們的喜愛。但是不會涉及男女之情,是喜歡她們身上那種純粹、坦蕩的感覺。和她們相處很舒服,很開心。她們會有一點小心思,但是不會算計別人,會哭會笑會猥瑣會逗比,但是毫不遮掩,就像陽光下的水晶,一切都是通透的,讓你一目瞭然,也讓你情不自禁地愛護。「少女心」這三個字,也許就是最恰當得形容吧,她們不漂亮,但是卻很有魅力,真實地活在我身邊。


Aorqu用戶:

我覺得我媳婦在我這么低潮的時候還不把我甩了是件相當有魄力的事情
—————————————————————————————————-
這魄力對我來說就是魅力


呀飛呀:

謝邀。其實我自己本來並不知道我在別人心目中的形象是什麼樣子的。但是經常會有人跟我說「你好開朗熱情」 「和你相處很舒服」 「你很吸引人」 之類的雲雲。

我本來大概是生活中的逗比,笑點低。
顏值一點都不高,充其量就是可愛,當然每個人的審美不一樣你也可以說我丑,我並不介意。

我特別開朗外向,即使一開始大家都說我外表看起來高冷。
我很認真,在有些方面特別認真。
我懂得傾聽,所以很多朋友願意把心事說給我。
我喜歡幫人,即使是陌生人也會很努力地幫助。
我一直都相信這個世界是溫暖善良的,所以不管怎樣受傷都會依然相信美好。
我有自己的夢想和目標並且不斷改進。
我喜歡看書,喜歡寫文章。
但我也會偶爾和朋友爆粗口,因為我覺得雅俗共賞才是我,真正的我。
我容易生氣,但是三分鐘後就會忘掉。
我心思特別細膩,會記住朋友的生日表達自己的祝福,會在你困難時候安慰你,因為我知道真心才能換真心。
我特別容易相信別人,因為這世人好人比壞人多。
我上進,我知道自己有太多的缺點,但一直都在改進。
我孝順,每周都回去陪爸媽,因為我知道陪伴的時間已屈指可數了。
我敢愛敢恨,雖然為此受了不少苦。
我有抑制不住的少女心,對小哇等帥男抵抗不住。

好了,最重要的是愛笑。經常笑,即使我是個小眼睛的姑娘。

———————人家是分割線———— (˃̶͈̀௰˂̶͈́)

誇了自己這么多還真是不好意思呢 (* ̄з ̄) 捂臉~


楊秉政:

莫名奇妙看到這個問題想到@楠晗 我的好麗友,首先呢,說句公道話這貨的確不屬於正妹,但就是很有魅力。

第一眼看過去,這貨是屬於平淡無奇的,甚至不會多加註意吧
可是接觸久了你就會發現有些人的魅力真的無關於長相
她是坡縣一個小小的讀書童,但是是我見過最努力經營自己的女生,敢愛敢恨,想到什麼做什麼,行動力與想像力完美結合的一個人,比我見過的很多男人都強。她脾氣很壞,壞到讓你感到莫名奇妙,甚至某段時間拉黑過我,但我還是很欣賞她。她努力的學自己感興趣的書法,數學,烹飪【炸廚房】。還是個說說狂魔,喜歡在社交平台發一堆東西,每個都關於自己的喜好和生活,這樣的女生,必定很多人討厭,但也會有很多人喜歡,這種愛憎分明的鮮明性格也許才是最有魅力的地方

她很要強,很堅強,經歷了很多,卻依然積極向上,也許是自己也有過一段黑暗的往事所以更能懂經歷過傷痛的笑會有多麼的彌足珍貴吧。她努力工作,做兼職,每天6點多起來學習,工作到晚上12.00點坐捷運回家,也許這也是我做為一個男的自愧不如的地方,巾幗不讓須眉,她努力讓自己活得豐盛

這樣的女人,又怎能不欣賞呢

也許至始至終,你都說不出為何她值得你覺得有魅力
但她就像一朵茉莉花
不鮮不艷
卻淡淡的釋放出香氣
想想都覺得安靜


紙一衣:

這是一位前輩說的,我一直以此為目標。

有生命力的女孩子在哪裡都是會發光的,這就是魅力,會使你脫穎而出的魅力。


祁nana:

金庸筆下的程靈素


匿名用戶:

謝邀。這個問題立刻讓我想起董卿。
在她回學校讀碩那一年,她的老師有一次跟我們說:董卿在主持人里並不算漂亮,但是她的眼睛特別有神,看著你、關懷你。(人文關懷)

今年的一次飯局裡,有人轉述一位重量級商界人物的話。這個前輩功成名就,平日不再讀商業書籍,潛心研究哲學,但他認為,交流過的人里,有一個人的思想境界超過了所有人:董卿。(閱讀思考)

魅力是魔力,對人性的了解出神入化,輕輕一笑就是綿柔化骨掌。

Rate this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