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有没有已经垄断世界的技术?

问题描述:最近天天看中国技术突破外国垄断,但是没怎么看到中国垄断,想了解一下
, , , ,
鸡糟的黄医桑:

电击治疗网瘾算不算?


Aorqu用户:

中国科技的三个凡是(正如评论区指出的,“三段论”说法不妥)

1、凡是中国和外国都掌握的,都是没什么难度的技术;

2、凡是中国掌握而外国没掌握的,都是没用的技术;

3、凡是外国掌握而中国没掌握的,都是屌炸天的技术。

有这三句话,喷遍Aorqu不成问题。

还有就是请各位看明白了再决定是掏义大利炮还是义大利面好吗?

看来还是要补充几句:

可能有人觉得我这三句话太绝对,

然而上网快20年,绝大部分喷国产技术进步的人,都是这么喷的。

自然而然我就学会了。

这样总该看懂我想说什么了吧?

上面是抖机灵,下面是正面答题。

首先,我们要明确一下“垄断”是什么意思。

“垄断”至少有两种理解:

1、技术上遥遥领先;

2、商业上占据绝对优势。

打个比方,日本的单反相机技术是否能算垄断?

这就有得讲了。

从商业上,佳能尼康占据了绝大多数的消费级单反的市场,但是技术上并不能说领先;

反过来飞思哈苏等著大画幅占优势地位的厂家,却完全进不了消费级领域;

那么,这到底怎么算?

又或者,某行业凭借成本优势能够占据全球90%以上的市场,这又算不算垄断?

感觉这个定义都很难下。

那么在这里,我只能认为,技术上的领先和商业上的绝对优势,都是一种垄断。

按这个标准算,就有一些暂时其他答案没有论述的东西了:

比如,高铁系统集成

注意,我没说“高铁列车”,更没说“高铁列车零部件”,我说的是系统集成。

千万别觉得系统集成很简单,要真那么简单C919也不至于那么痛苦了。

中国高铁在技术上未必敢说有较大优势,但商业上真的在全球市场占据优势。

简单来讲,过去十年全世界新通车的高铁中,粗略估算一下,中国占据了90%以上的市场份额。

为什么?因为中国市场是过去十年世界高铁市场的主要组成部分。

来算几笔账:

1、中国现有高铁2.5万公里(250+350)

2、中国高铁占全世界三分之二

3、中国高铁几乎全部建成于过去10年间

什么概念呢?也就是说,即使全世界所有高铁都是过去10年建成的,中国也已经占据三分之二以上的市场份额;

更何况,全世界其他国家的高铁建设潮早已过去,过去十年只有零星的修修补补,比如日本的北陆新干线和九州新干线,总共加起来,里程数也不及中国新建高铁的10分之一,因为粗略估算出90%这个数值。

有人说,这根本基本上中国的优势,只不过是市场保护不开放而已,没什么意义。

那么问题来了,假如中国没有这项技术,中国又想要高铁,那么该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买!

实际上最初确实买了一大批,从列车到信号系统,都是买的。

但是,随着对买进来的技术的逐渐吃透,进口量越来越少,从一开始的列车,到后来只进口一些零件,到零件也慢慢国产化,可以说现在的高铁已经基本上摆脱了国外的控制,成为中国独立掌握的技术。

也就是说,以前需要跟外国人买的东西,现在我们可以自己生产,同时我们还是世界最大的消费国。

那么,这样的垄断,有没有意义?有没有价值?钱送出去和自己大陆花,哪个更好?

当然,也有人会说中国高铁今年走出去基本上都失败了,这一点我也承认。

但是,那是政治问题,不是技术问题,这里不想多说。

另一方面,我们还要看到,还有一些优势是不体现在表面上的,比如:

中国有世界最高的高铁试验条件。

各种地形、各种气候带,中国都有;

广大的国土面积能够带来极长的线路长度,比如京广高铁2298公里,单程最快8小时,这种超长时间运行的条件,只有中国存在,别的国家就很难在这方面形成积累;

超豪华的线路,最小曲线半径7000米、线间距5米,意味着有更好的高速试验条件,这也是日德等国求之不得的。

当然,单论高铁系统的某一个部分或者某一个部件,中国未必能算领先;但就整个系统而言,中国确实走在各国前面,拥有建设整套高铁系统的能力,也确确实实占据了市场的大部分份额,高铁里程、列车最高运营时速、运量都远远领先于全世界。

这样的水准,能算得上“垄断”了吧。


Chemical Waste:

高沸点橡胶膨胀剂技术。

波尔在有一次参加完中国乒超联赛以后回到德国说:中国选手都在用膨胀剂,我们没有用,所以打不过。呼吁国际乒联更新检测方法。

通常的检测方法为测试VOC(挥发性有机物)浓度,然而中国选手的拍子在肉眼可见被膨胀的情况下,检测器就是检测不到,一直是绿灯。对检测人员完成了巨大的心里阴影。

国际乒联规定禁止使用挥发性有机胶水,中国用的是无机胶水+难挥发的膨胀油。


Aorqu用户:

吃完午饭回来,惊讶地发现,我这个Aorqu小透明居然收到了超过两位数的点赞和评论,哈哈

先祝各位小朋友节日快乐哈。针对评论区大家的争论,我也说说自己的看法,就不一一回复了。

1.关于爱国

这和原问题本来没多大关系。但感觉在政治正确的前提下,好多问题最终都能和这个问题搭上关系。看评论,貌似也有一点这样的趋势。所以还是说明一下。

我认为爱国的基础是理性。理性看待他国的成就和自身的不足,并非不爱国的表现。恰恰相反,能正视自身不足及他人的长处,恰恰需要基于自身实力的自信和谦逊。

就医疗水准而言,中国目前确实还处于向发达国家学习的阶段。尽管在个别领域,我们有一些领先的东西,但更多的是对已有技术的应用和发展,真正原创的药物、医疗设备器械、手术治疗方式等很少。我们有庞大的病人群体,也有信心不断提升中国的医疗水准。但整体而言,确实不应盲目自大。

2.关于中国断指再植技术的垄断性地位

我并不否认中国在断指再植技术上的领先地位及历史上的辉煌成就。但本问题探讨的是垄断世界的技术,我只是在针对垄断这一说法提出质疑。我理解的垄断是指你能做到,别人做不到且别人也需要的技术,才能成为垄断性技术。对断指再植技术而言,确实没有哪个国家可以垄断。因为这一技术,合格的外科医生都能学会,很多人都能做好。现有的理论基础和设备是大多数国家都能得到的,只要有需要,几年时间就可以培养一批断指再植的技术人才。对美国而言,我们就更不存在垄断性优势了,因为世界上最好的手外科研究中心仍在美国。只是美国整体而言不再需要那么多擅长断指再植的医生。

3.断指/肢是否有必要接回去

首先要尊重患者意愿。原答案里我只是说了中西方人们在对待肢体缺损这方面的观念不同,但并不认为两种不同的观念有好坏之分。患者的心理创伤也是医者应当关注的重要方面,所以如果不完整的肢体会给患者带来严重的心理创伤的话,则不管何种情况的断指或断肢都应当尝试回植。

在患者能够接受截指/肢的情况下,则可根据不同情况而定。

对断指而言,拇指离断,一般是主张接回去的。因为如果没有拇指,手的大部分功能就没办法发挥。评论区有人提到的用足趾再造拇指也是曾经常用的方法。但如果是小指,则如果不接回去,对手的整体功能影响不大。如果是示指或者中指,接回去僵硬以后,反而会影响手的功能。大家可以尝试把示指固定住不动,用其他手指做一些日常动作,就会发现,如果没有不能动的这根示指,可能更加方便。

对断肢而言,上肢的要求高于下肢。因为下肢的动作没有上肢精细。下肢只要接回去成活,能恢复一些大的动作,就能为行走带来较大的改善。而上肢,如果仅恢复一些粗大的动作,意义其实不大。比如有媒体报道的前臂离断成十多截再接回去的,即使成活,也只是有个手的形状而已,没有办法发挥应有的功能。

4.关于断指/肢再植术后的僵硬

这个问题几乎不可避免,而且目前术后康复的疗效不是很理想。瘢痕粘连,失神经后肌肉纤维化,长期制动关节僵硬等,这些问题目前来说在断指/肢再植术上,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5.关于假肢

传统的假肢只是在外观上模拟残缺肢体,没有实际功能。但现代新型的假肢(比如机械手),可以在一定程度上模拟肢体的功能。虽然目前来说,其临床应用有限,但随着超级计算机、人工智慧、脑机介面等技术的发展,这一技术表现出越来越广阔的应用前景。中国人民对假肢的接受程度并不高,故而在这一方面的研究也比较落后,所以观念问题也确实会制约某些学科的发展。

6.脑卒中、脑外伤等导致的中枢性瘫痪后的肢体康复

中枢损伤后经过康复是能得到一定肢体功能恢复的,所以评论里提到瘫痪病人经过康复能再次行走并不奇怪。但这和单纯的外周神经损伤或肢体离断后的情况十分不同。二者恢复好坏的制约因素也不同。在这个问题上,二者没有比较的意义。

以下为原回答。

作为显微外科领域相关的医学生,我想探讨下关于断指再植技术垄断世界的答案。

这个技术其实并没有“垄断”的性质。目前美国的断指再植率确实比中国低不少,很重要的原因是观念不同。其实很多手指接回去以后,非常僵硬,日后是不会有太大功能的,甚至有的还会影响剩下的其他手指的功能。比如示指离断,接活之后不能灵活活动的话,反而会影响拇指和中环指的对指动作。从功能上讲,接了不如不接。新闻上看到的各种离断成好几截的断指,就算接回去也多半属于这一类接了不如不接的情况。中日韩等儒家文化圈有身体发肤受诸父母的传统观念,特别在意外观上的“完整”,所以不管断指成什么样,都想尝试再接回去。因此,不光中国,日韩等亚洲国家和地区的断指再植率都是高于欧美的。而西方人这方面的观念不同,他们更加看重功能。如果接回去功能不佳,他们认为是没必要为此浪费医疗资源并让患者承担高额医疗费用的(美国的医疗费用大家知道的)。

显微外科本身就是一门技术而已,任何一个合格的有耐心的外科医生经过长期的训练,都可以做得不错,所以并不存在垄断不垄断的问题。美国机械化程度高,劳动保护措施好,断指的发病率本身就低,所以他们显微外科的技术水准整体不及中国医生,并不是一件奇怪的事。中国显微外科的黄金时期是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大量机械化程度不高劳动保护措施不完善的工厂产生了大量断指患者,这是中国显微外科迅猛发展的时代背景。随着中国的发展,工厂机械化程度不断提高,劳动保护措施不断完善,断指的发生率较以前大大降低。因此,中国的显微外科(仅指断指/肢再植这一方面的显微外科)整体来说也是在走下坡路的。对一个行业来讲,这是在走下坡路。但对我们整个国家来讲,恰恰说明在走上坡路。


不正不经:

我好像就在Aorqu夸过中国两次,第一次是舞蹈症的转基因猪模型,第二次就是这个回答。前一个估计是偏专业的,看的人少,也没什么评论。令我惊讶的是,本来只是娱乐向的提起熊猫这个话题,可能也是门槛太低了,竟然半数以上的评论都是贬低的,难道现在不能夸中国也是政治正确了?


原答案

好像没人提猫熊研究啊,这个领域必须是中国从实验材料,研究技术到科研成果的全方位垄断啊!

截至目前,除中国外,全世界也只有18个国家拥有猫熊的租用权,包括澳大利亚,奥地利,比利时,加拿大,芬兰,法国,德国,印度尼西亚,马拉西亚,日本,墨西哥,挪威,新加坡,韩国,西班牙,泰国,英国和美国。

在猫熊的人工繁育技术上,我们有被誉为“猫熊之父“的张和民教授,从91年至21世纪初,攻克圈养猫熊“发情难”,“配种受孕难”和“育幼成活难”的三大技术难题。在此之前的10年间,世界野生动物基金会曾多次派遣国外专家到大陆共同研究,可仅繁殖了一只猫熊,活到2岁。。。

张和民

此后,由中国科学家主导的猫熊的全基因组序列测序完成,成果发表于Nature主刊。

参与猫熊测序的人员名单,高亮标记为“猫熊之父”张和民。

此外,在pubmed学术搜索引擎搜索“panda giant(猫熊)”,几乎清一色的中国人名字:

panda giant – PubMed – NCBI​www.ncbi.nlm.nih.gov图标

搜索结果(10/537)

中国与世界对于熊猫的分享,经历了赠送(1957-1982),巡展与商业性租借(1984-1994)到目前的合作研究(1994-),国家地位的提升也可窥见一二。目前只有与中国达成合作协议的国家方可租借一对猫熊10年,期间繁育的幼体和意外死亡的尸体都归中方所有,而且外方每年还要支付100万美元,总计1000万美元的研究费用。关于猫熊,中国可以说已经是全方位的垄断了。

没办法,躺着也把钱挣了,呵呵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