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真的有很多窮人嗎?

問題描述:26 歲了,三觀也正常,但是長到現在從學校到社會,在從朋友圈子到陌生人,也沒有真正的看到過幾次真正的窮困人家,求解疑。 ——————————————————————————————————————————— 窮人的相關官方定義: 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在1976年組織了對其成員國的一次大規模調查後提出了一個貧困標准,即以一個國家或地區社會中位收入或平均收入的50%作為這個國家或地區的貧困線,這就是後來被廣泛運用…
, , , ,
九月甘四:

要說窮,我是感觸極深,就拿剛過的中秋節說吧,那天我生日,可是我連一個月餅都沒吃,為什麼…因為窮啊,一個月餅3-4塊,吃的起嗎,吃不起啊,今天中午在學校食堂吃了中飯,一個肉餅2.5元加一勺土豆絲3元花了5塊,標配,混混生活而已,肉餅什麼做的我也不知道,反正吃出事了學校負責,還記得前年的冬天學校沒熱水,寢管那熱水一元一瓶,就是為了省那幾塊錢,我就一直洗冷水,別人冬天洗澡是冒熱氣,我洗澡是冒冷氣,窮啊,學校去年把澡堂翻修好了,我才偶爾洗一洗熱水澡,花上2塊錢,享受一下…


劉霸天:

你真的是幸運的。


一車豆花羹:

有啊

之前四年級學校讓交29.8的費用,忘記是什麼費用了,中午放學媽媽把錢交給我。

下午去老師辦公室交錢,老師看到錢特別黑特別舊,說了一句「你家是挖煤的嗎」?聽完挺不舒服,因為這兩張錢是媽媽好不容易找到的。

因為當年情商不高,臨走時向老師討要應找回的兩角錢,結果老師在課堂上說了一番話,讓我直到現在也記得很清楚,「班裡的有些同學啊,拿來的錢破的不行,家裡找不出一張新的了嗎?眼皮子還特別淺,別的學生我找兩毛都會說不用了,還有人直接問我要」。

當時媽媽懷孕9個月,家裡還是借了兩千元錢迎接新生命,在此之前我們連續吃了三個月的麵條,飯桌從來沒有蛋肉和青菜,只有白蘿卜或者白菜,為了兩角錢媽媽會和小販講半天價……


雲上採薇:

現在的人竟然會有問這個問題!!!

真以為我們唱著東方紅了??


高橋昊:

是的,我就很窮。讀研究所,真的很窮。讀大學時候,班裡有個女生過生日,請全班娃去電影院看電影,當時沒啥好電影,就看了《建國大業》,人生中第一次進電影院。裡面有句台詞「無產階級在這場革命中失去的只是鎖鏈,得到的卻是整個世界!」我能給你說,我當時笑出聲了嗎?全班娃以為我咋了,就是莫名想笑,哈哈哈哈(ಡωಡ)hiahiahia


諾德皇家衛士:

我家在某gdp排名一線,國家評定為三線的城市,有一套平房大概10間屋子(三間是專業人士蓋的我爸媽阿公阿么住,六間我阿公蓋的租出去),多出來了六間就租給來打工的外地人,說是外地人其實準確說都是河南人他們基本都認識,有兩家還是親戚。

他們的工作我感覺都還好,爸爸做農民工工地幹活或者做防水,算下來一個月收入得一萬多。媽媽家裡獃著或者去洗車店打工,兒子獃著或者服務員。其實他們收入比我爸媽的多多了,但是為了給兒子們湊錢蓋房娶媳婦,他們節儉得令人髮指。

先說說穿吧,媽媽A曾經花10塊錢買了兩個內褲,被她老公發現,挨了揍,內褲還被燒了。他們的衣服很多都是買的五塊錢一件的T恤,買來就是臟的,自己洗乾淨穿。有的愛乾淨洗衣服很勤,有的就比較邋遢,比如爸爸B衣服穿的跟鐵甲一樣,油光鋥亮。

我們家沒有洗澡的熱水,只能用桶早上裝水蓋上塑料布,白天太陽底下曬水,晚上回來用這個水洗澡。

剛剛說了穿,現在說說。如果他們某天沒有出活的話,他們大概率就睡到下午起床,一天只下午醒了吃頓煮掛面就完事了。肉?他們不知道什麼叫肉,沒錯,不要懷疑你自己的眼睛,也不要懷疑我說的話,全面小康社會都快建成了,中國竟然有人基本不吃肉,你沒有看錯,他們不是穆斯林,也不是素食主義者,他們就是捨不得吃。有個媽媽A和我媽去市場,她買了幾個十塊錢三斤那種劣質小蘋果然後快到家的時候她讓我媽先回家,她自己蹲草叢裡偷著吃完才回家,怕老公看見打她。另外一個小夥子C從老家來找爸媽,小C就去當飯店服務員,飯店管吃,小C因為飯店的伙食太好直接把胃吃傷了,在家歇了一兩個禮拜。我媽心疼他給他做了一碗雞蛋湯,他捧著碗說:太好喝了,還有嗎?

大部分時間的主食還是掛面和饅頭,沒有菜或者炒白菜鹹菜。我認為我媽已經夠吃苦耐勞了,我媽還問我:他們掛面不就菜怎麼吃的下去?有幾次還想把剩的掛面給我家狗吃,我家狗子先聞聞然後沖著食物打個噴嚏走了。

,主要就是描述一下我們家的這些房子,我高中之後除了寒暑假之外基本不在家過夜,所以我沒有固定的房間,這些租的房子哪個空著我就去哪個,所以我還是比較有發言權。

我們家這種房子一般都是夫妻或者兄弟住,房費一個月100-180不等水電費自付,沒錯不是一天,是一個月,最便宜的時候一個月80。

我們家外租的房子每間10平米左右,最小的房間擺個單人床之後就基本沒地方了,我175cm稍稍拉伸一下可以腦袋和腳頂兩邊牆,就這樣一個單人床上擠過兩兄弟。最恐怖是一個小火炕(基本單人床大小)睡爸媽和成年的兒子三個人,我很是好奇他們是怎麼擠得。不可能是兒子睡地上,因為比起那屋裡的返潮地面我寧可睡院里的地上,最起碼院里的地是平的。大房間也有,20多平米,但是整體建築材料比較劣質,我爸怕房塌了就在大房間的中間頂了兩根木頭柱子,柱子不夠長底下又墊了兩塊磚。

有三間窗戶朝西,我爺自己安的小木頭框窗戶,窗戶框已經開始掉木頭渣了,因為窗戶朝西尺寸又小這兩個房間基本裡面就是全黑的,因為窗戶太小所以不通風,在屋裡一會就捂一身汗,夏天這屋基本就是桑拿間,可能這就是他們一般選擇在院子里吃飯的原因吧。

牆皮用劣質石灰抹的,劣質到什麼地步?房子蓋好後下場雨牆皮裡面頂出幾個豆芽來,那牆皮的石灰睡覺時候往臉上掉,伸胳膊碰到牆會掉很多渣,他們選擇偷(其實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偷的,但這種橫幅總不可能去買吧)街上的宣傳橫幅那種大紅布把牆根和炕的交界處圍一圈避免胳膊碰掉牆上的石灰

平房沒有下水道,自己挖的3x3x3的坑作為下水道(從小到現在我都好奇27立方米的水坑為什麼這么多年都沒有填滿,滲水能力這么強嗎),坑頂用水泥板封上埋上土,廢水經過溝和水管都流到水坑裡面,而這個水坑就在兩個房間正底下,返起潮來那酸爽,使得本來就劣質的牆皮噼里啪啦的掉,還有很多喜歡潮濕的昆蟲

房頂是找專業泥瓦匠弄得(其他基本是我爺一個人弄的),但是房頂的水泥太劣質了導致經常漏雨,華北平原夏季的暴雨還是有點恐怖的,黑雲壓城城欲摧一點都不誇張,陰雲密布狂風暴雨。房頂漏雨,牆縫滲雨,外面暴雨,屋裡小雨,雨沖牆皮,泥水就流到了床上。每次下雨我都想起「南村群童欺我老無力,公然抱茅入竹去」。

,這個和大家都一樣,單車電瓶車。當然了有一個把共享單車鎖換成自己的,最後還被抓住了。我就知道這一個不正常的。共享單車在我們那片肯定是要涼啊,我們這平民窟智能手機都少,共享單車怎麼活?

娛樂?沒有娛樂,只有晚上坐一起扯jb蛋,或者看只有五個台的小電視,已經小米4小米5了但是他們沒有智能手機,所以我從來不擔心他們蹭wifi。後來有個小夥子好像有了智能手機,幾百塊錢那種。有人說快手抖音煞筆,但是我感覺如果他們有個智能手機可以看看快手抖音可能是他們最好的娛樂了。

_________________我是分割線_________________

跟大家分享一下屋子的狀況,左邊兩個和右邊靠後的是我爺蓋的,右邊前面那個是別人蓋的。因為牆皮掉的厲害,17年牆皮外面又抹了一層水泥。原來的石灰牆皮只要下雨牆上隨時都可以長豆芽,房子蓋了十年了還可以不停的長,我是不是發現新型植物培養基了?

27立方米的下水道就在左邊兩個房間的地下;左邊房子上的石棉瓦是防止漏雨的;右邊靠前的蓋著塑料膜的水桶里的水是晚上洗澡用的;窗戶以前是快腐朽的木頭框,17年也換塑鋼的了。

100塊錢一個月的房子

下面是前院的房間,天花板一直那樣,晚上還可以聽見老鼠在天花板裡面跑來跑去的聲音;裡面的牆皮沒有抹水泥,因為牆脫皮原來刷的牆白已經掉光了;原來窗戶和這個門一樣是木頭的,窗戶的快爛了,碰一下就掉渣。

因為我們這個城市這幾年經濟不景氣,16年之後租房的人少了,前院就沒人租了,當浴室和廚房用。

前院


Aorqu用戶:
題主生活了26年,可以多觀察下這個世界。

我們家是中部省份,家庭年收在50萬左右(6口人),由於地處農村,在當地處於相對不錯水準。

前年冬天的時候我爸去鄉里看一個鄰居,回家給我說,他很多年沒見過日子過的那麼難的家庭了:「家裡四口人只有單褲是足夠的,棉褲都不夠穿。一床破棉被,沒有褥子,就在床單下塞麥秸,大過年的,飯里油星都是可以數的……」

我和題主差不多一樣大。
讀大學那會,班代是雲南山區的,大學來的時候是家裡把牛殺了,然後全村兌錢才湊夠的路費及開始的生活費,5年的大學時間沒再給家裡要過錢,每天都在奔波著兼職賺錢,5年來就回了2次家,從新疆到雲南,從成都轉乘一次,都是硬座或者無座,我剛查了下,從烏魯木齊到昆明,是67小時。可是等我快畢業時給他聊天,他很高興的給我說,覺得大學讀得特別充實,學會了打籃球,踢足球,學會了計算機。我們2007年上的大學,大一那會是他第一次碰計算機。
高中那會,我們學校食堂的飯是1-2塊一份,米飯記不得是5毛還是3毛了。班裡有個同學,大多時候會收集我們用剩下來的方便麵調料,然後吃飯的時候就買一份米飯,拌著吃。
國中那會,我們班有個特別聰明的男孩,還會唱黃梅戲,數學競賽拿了不少名次。初二下的時候輟學了,原因是家裡爸爸意外下肢殘疾了,媽媽走了,小小的人要開始外出打工掙錢了。

在我生活的世界裡,有一頓飯花數萬元的,也有每天啃饅頭的。題主生活環境可能很好很好,可是再流光溢彩的城市都有城市貧民,不用去山區,不用去西北,去留意城市的周邊,就會看到的。
這就是生活。贊同高贊匿名用戶那句「有時候,看不見貧窮的角落也是沒見過世面的一種。」多用心看看這個世界,多多的感受它。


貓眼看世界:

江蘇鹽城阜寧你知道嗎?就是那個有山寨中國館的。某年上過央視來著的。
是的我的家鄉,鹽城市江蘇經濟強市。
但是我的身邊全是窮人。
舅舅工地工傷去世,舅媽糖尿病去世,他們留下一個智障的女兒結婚生下兩個孩子,女婿也是智障人士,女婿只有一個姐姐,姐姐為了照顧自己的弟弟嫁的大自己很多的老頭。
舅媽在世前用舅舅賠償的錢買了一套房子,颱風安置點的那個。家裡什麼的沒有,純毛坯。現在只留下一家四口,兩個大人,兩個孩子,小的腦子也不太好。舅舅女兒還有心臟問題,什麼也不能幹。女婿在一家車行幫人家洗車,全年無休,一個月1500,全家靠這1500過日子,平時靠親戚接濟送衣服,送吃的過日子。兩個孩子到了上學年齡了,卻在家裡。
三姑,本身嫁的人家就很窮,又得癌症走了,看病花了10幾萬,結婚10年攢下的全花完了。留下一個女兒不到10歲,姑父繼續打工,養孩子,連個照顧的人也沒有。
姨夫家的弟弟,也是窮,娶了個智障老婆,生個智障女兒,兩口子生病40多歲都沒了,孩子10來歲留給60多歲的阿公照顧,阿公自己做豆腐養家,某天出門賣豆腐,村裡的老光棍強奸了10幾歲智障的孫女,報警,抓起來。賠償?沒有,老光棍都是吃光用光的。
窮不光是一時的問題,會遺留一系列的問題,產生一連串的反應。你說為什麼農村那麼多的q生病的?因為沒錢小病拖成大病。為什麼那麼多智障?做產檢要錢啊!

你能說政府沒有錢嗎?有,用來建颱風紀念館了,中國館。全部用在面子工程了。


Aorqu用戶:
被割裂的世界


曹公子:

我想給你們看個視訊 視訊是給我們公司參加的搬家工人 他們很矮 用脊樑扛起了一箱箱的紙箱 這是我昨天朋友圈發的 破白點贊
昨天看到這一幕眼淚唰的一下就下來了 小余給我擦眼淚 說沒辦法 他們就只能靠體力生存 第二次流淚是搬一個很重的保險柜 兩個師傅一前一後用繩子掛在脖子上 真的好重呀 脖子上印的都是紅色繩印 之後我問他們師傅你疼嗎 他們擺擺手說不疼 我們都習慣了 第三次流淚是師傅口渴問我小姐我可以拿這瓶水喝嗎 他眼睛裡是怕我拒絕 我刷的一下轉過頭說可以 因為我真的控制不住眼淚 我們真的要對父母那一輩還有阿公那一輩善良一點 因為他們沒有文化沒有技能 只能靠出賣著自己體力來賺取微薄的收入養家庭


Hyun:

在農行一個偏遠鄉鎮網點坐櫃中,深刻感受到了貧富差距。

有為了生存翻銀行門口垃圾桶里的廢紙的

有幹完活之後找我表示想進銀行洗個手的

有為了定期利息步履蹣跚到銀行拿出皺皺巴巴的一兩千塊錢存定期存單的

每天都聞到帶著各種味道的錢,大多數的錢是臭的,但是有一次聞到了飯香,可能錢的主人是做餐飲的

在江蘇地區,平均教育質量還可以的前提下,八十年代出生的人應該可以受到還可以的教育。但是有的八十年代初出生的人,竟然連密碼都不會輸。而且也是,幾千塊錢定期取出來再存進去,把定期利息拿出來。

我們網點每天燒飯的姐姐,92年的,已經兩個小孩了,每個月不到1500的工資,江蘇地區

窮人越窮,富人越富


木宇曦:

我想說的是,不是作者發現不了,其實作者周圍應該有很多這樣的人,但是這些人太普通了,普通到作者都注意不到,更不用說那些普通的連達到作者周圍都無法實現。


趙晨:

不用跑很遠,也不用很晚。如果在上海,每晚9點以後,題主到人民廣場捷運站,人民大道出口(近武勝路)就能看到大把在捷運里打地鋪的。
如果去一二號口換乘處的樓上近地面處,露宿的人更多。他們肯定算不上最窮的(最窮的可能都走不到上海),但卻是身邊的一幫窮人。


Yuri:

地方電視台記者來答一發。

因為工作原因,應該說是看到了非常非常多的人,三教九流,達官貴人,貧下中農,都有。前年的時候,去做一個婦女主任的採訪。她說的一件事讓我感到十分震撼。

在他們村,有一個孤寡老人,眼睛已經不好使了,基本上只能分辨,有沒有光。所以家裡也根本沒有通電,更別提電器。平時也沒人照顧,一間快塌了的房子就是她最後的依靠。老人平時也不知道吃的什麼,很瘦弱。有一天,這個婦女主任去她家,為老人送了一碗已經做好的魚,囑咐她一定要盡快吃完。

幾天過後,婦女主任再次路過這位老人家裡的時候。就進去看了一看,閑聊的時候順便問老人上次送來的魚好不好吃。老人顯得很高興的樣子,告訴婦女主任,上次送來的魚很好吃,尤其是裡面放的泡米嚼起來還嘎嘣脆。婦女主任當時就覺得疑惑,那就是煎的一碗魚,根本沒有放泡米啊。於是婦女主任在老人家裡找到了那一碗還沒有吃完的魚,在看到那一盆魚的瞬間,差點吐了出來。原來老人口中所說的泡米,其實是因為天氣太熱了,食物已經變質,魚裡面已經長出了白蛆。老人眼睛根本看不見,還以為是菜裡面的調料,一起吃掉了。就是這樣,已經明顯變味的魚,老人都捨不得一次吃完,每天都只吃一丁點。

聽到她說的這件事時,我是十分震撼的。


匿名用戶:
答主在山西,各種原因山西北部也去過不少地方,赤貧與暴富的景象真是讓人印象深刻。

眾所周知山西經濟煤炭為主,都覺得採煤暴利,賺錢不少,但採煤要把地下水抽空,一旦這片地區採煤,就會寸草不生,地陷,煤礦多在山溝或者村裡,一旦採煤,土地就幹不了別的了,農民要麼去礦上賺錢,要麼背井離鄉。

電視上總是礦難如麻,看到後來也覺得礦難只是個新聞,跟哪個恐怖分子炸個地方,哪個地方建個高樓一樣,只是個新聞,我一個生活在礦區的人都這么覺得,更別說別處看cctv的人了。

但礦難上cctv僅僅是死的人多的時候,礦井中時不時有人受傷,有人死掉,都說勤勞致富,而勤勞致富在這里,有時是一個笑話,看過無數這樣的家庭,村裡男人井下受了傷沒了勞動能力,礦上可能要陪個10幾w,女人去礦上干雜活,家裡兩個孩子要上學,一家人要吃飯,這種人生有希望么?他們只能寄託於下一代了,渴望著教育改變命運,每天在孩子耳邊念叨著好好學習,而他們又沒能力去支付自己孩子上什麼太原五中山大附中懷仁一中之類的,對於一個未成年人,受教育的環境幾乎決定了人生的一切,他們在一個偏僻的中學,班裡有一半人不上課,掛個名混文聘,剩下的有的小混混,有的玩遊戲,說話全是方言,老師的水準也很差,山西這個地方又不是200多人就出一個北大的地方,考不上一本二本他們還會選擇讀下去么?不會,繼續他們父輩的命運,要麼背井離鄉,要麼礦上混飯吃。

我媽有一次問一個干雜活的大媽,說村口有人賣羊肉一起買點兒去,大媽說不捨得,我媽沒好意思問為啥,回來和我爸說大媽丈夫也在礦上一個月能拿5 6000,大媽也得有2000,羊肉又不貴,怎麼能不捨得呢?老爸說兩個孩子要上學,,沒有退休金,兄弟姐妹都種地,難免不幫著點兒,父母也得7 80,男人以前受過傷,保不齊哪天就不行了,我邊玩遊戲邊聽,平時我玩遊戲他們跟我說話都是左耳朵進右耳朵出,這次聽完忘不了。

沒去過這種比較偏遠的中學之前,說偏也不偏,可能離城區就20分鐘的車程,我真心不知道學校原來可以是這個樣子的,說硬體條件差么?也不是差,肯定比西部山區強,也有投影儀,有機房,該有的東西都有,但就是和你我上學的地方不一樣,這里從老師到學生,就沒有學習的樣子。你看到這里人的第一眼,你就覺得他們和你熟悉的中學,不一樣。

當然這是村子裡的礦工,而且是比較慘的了,剩下的呢?說真的,以前說民眾中間有壞人,我一直以為只是說著玩,你經歷了以後,你真是恨這里的人,你努力的要把自己和這些刁蠻的村民隔絕開。礦上賺錢的肯定不是那些天天井下工作的人,但和村民打交道的肯定是井下工作的人,去過太原邊上古交縣的一個礦,新礦井,正在基建,快過年的時候村民就來礦上鬧事兒,把外面的鋼材零件往走般,然後各種堵你,礦上沒法好好乾活,只能去買些米面油什麼的村裡挨家挨戶送過去,時不時得小心有人偷東西,但凡有節日,總是這么個節奏,這些人大多數也是四肢健全,正值壯年,有勞動能力,反正就是不幹活,以蹭為生。但他們刁難的,還是那些辛苦工作換點兒錢的基層員工。他們不知道自己刁難的也是窮人么?他們知道,但就是這么 壞。。。當地政府更甚,也不覺得建個新礦拉動就業周邊相關產業是好事,也不管當地村民能不能安心種田,能不能住進高樓大廈,只是想好好發揮他們的第一大職能,辦證!證件上卡你,一個證以n千萬計算吧,得有幾個,也是政府主要經濟來源呢。

城市裡的窮人是另一種窮人,但好歹是有希望的窮人,或許也是可以知識改變命運的窮人,但這里很多窮人,是沒有希望的窮人,一個惡性循環,沒有農業條件,沒有好的教育資源,一個礦井踩上幾十年就廢掉了,而生活在那裡的農民呢?

這還是有礦的縣城,好歹政府有錢,教育什麼的不差,各種飯店超市洗浴中心什麼的,當地人想賺錢總有地方賺。旁邊就有一個沒礦的縣,叫婁煩?還是什麼,記不清了,低矮的屋子,街上全是單車,真是清一水兒的單車,高速路都是托古交的福連上的,這兒的農民肯定能好好種地,但看起來活得更慘。

發展的牛逼的縣城多了去了,但貧富隔離更是顯眼,大同邊兒上有一個懷仁縣,據說富的當市也是綽綽有餘,去的一個村子,其中二分之一的土地是一個人的宅院,以前人是縣長貌似?退休後建的,4個門,門口的大石獅子,就是感覺西遊記那種員外家的感覺,一種即視感,外面還有排車庫,繞到村子另一頭,有的人家牆都是半個,院子門都沒有,房子有種一推就倒的感覺,有的人也是好幾層的樓,別墅的即視感,進去也是高大上,比我住的破樓房強多了,但這一切就是幾十米的距離,滿眼的違和感,但除我以外的所有長輩和這里的村民,都沒人覺得違和,很習慣,時不時誇兩句,當時我感覺我見識太少。。。當年年輕的我以為全地球都是差不多,,,沒這么大的差距。。。

前幾年煤礦市場就很疲軟了,今年越發的慘淡,我還一直yy過這些受壓迫的人在煤礦倒閉崩潰的時候g他一命呢,然而看的越多越發現,這些窮人,那些和窮有關的懦弱順從逆來順受,欺軟怕硬已經刻到骨子裡去了,再吃不上飯也只會吃別的更慘的人的血,而官老爺們他們萬萬是不敢動一分的。。他們也會鬧事兒但包括他們自己和鬧事兒的對象都很清楚,只是想鬧起來,爭取要個工作,或者破產潮中拿不到工資的人把工資拿回來,而矛頭指向有佔地幾公頃的大宅院的官老爺們,他們是萬萬不敢的。

說句查水表的,前幾天不就又礦難了,以往礦難省長下台,影帝親自現場指揮,好歹不咋礦難死人,這一屆專精點別處了,死人就死人嘍,幾個礦工的命能有我全國大局重要嗎?山西的嘍啰常委抓了個遍,剩下個土皇帝沒人敢動,中基層該怎麼好活繼續怎麼好活,底層該怎麼苟活繼續怎麼苟活,呵呵某些東西就是個笑話,上一屆說的要保證煤炭安全能源安全,一個勁兒的讓山西煤礦擴大產能,這一屆活不下去了,立馬開放煤炭市場澳大利亞便宜貨進來給鋼鐵等別的下游產業續命,山西大小煤礦全倒閉,死活無所謂,上一屆的屁話也無所謂,山西的煤價格競爭力肯定差了,一噸得有至少150的苛捐,抓完嘍啰餓死礦工也不管管正經事兒?比如苛捐什麼的?不知道下一批人專精往哪兒點?有些懷念面癱和影帝。。。當然了我一窮書生操中南海的心,受累的礦工一輩子也沒去過個澳大利亞,更不知道擴大了十幾年的產能,只是知道現在行情又不好了。據說困難模式的人生有隱藏劇情。。。


有光醬:

說一個關於我去做志願者的事情吧

因為之前想入黨,所以需要工時,朋友說去養老院呆一天可以賺八個工時,當時對於我來說還是很不錯了,於是答應了下來。

其實去的路上我就犯嘀咕了,什麼養老院要遠離城區,坐車都還要幾個小時。

到了之後,門衛大爺沒怎麼多問,因為穿的志願者衣服,應該是有人經常來的緣故。

簡單的與院長寒暄之後,我被分配到底樓,打掃房間衛生。

看到我是男生,怕我做這些活不太順手,於是分配了一個女生,大概是讓我做點力氣活就行。

我從最邊上第一個房間開始,沒想到的是居然裡面住了人,是一位老婦人。

「婆婆,你住這里的嗦。」我怕尷尬,於是先和她交流。

……她並沒有和我說什麼,只是簡單的點了點頭。

我一時之間進退兩難,但想著也沒啥就點了點頭準備開始打掃房間。

走進房間,才聞到那一股撲面的霉味。整個房間因為在底樓太過於潮濕又缺乏光照,生霉速度很快。

因為一時之間我不知道怎麼下手,於是叫來了和我一起的女生,讓她給點意見。

簡單的交流以後,她讓我先去洗拖把,她來收拾一下房間里的東西。

我洗拖把大概用了十分鐘,因為洗拖把的地方在三樓,路過那些志願者們所在的房間,看到他們正在載歌載舞與老人一起娛樂。

有人認識我沖我點點頭,我提了一下拖把,告訴他我現在還有事要做。

回房間的時候,那個女孩哭了,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就看到女孩捂著臉,老人也靠在床邊,看著床邊的桌子發呆。

我把她拉出來,問她怎麼了。

她哽咽著告訴我,那個阿么用過期醬油就飯吃。

第一時間我不太相信,因為我來的時候路過了食堂,看到有蠻多菜的。

之後,我才從老人這里得知,這一樓都是被送進來的,她們沒有子女,到了老年沒有任何辦法,只能進入這里,自然她們沒有錢得到的伙食與照顧都非常少。

老阿么選擇醬油下飯是因為那個護工只會給她打一點點飯菜,老人每次都吃不飽。

一個要負責一層樓的護工,根本不會去有耐心聽他人的訴求。

這瓶醬油是她自己去年買的,也就是說這種情況已經持續很久了。

我把那瓶醬油拿起來看了看,瓶蓋早就丟失了,是很廉價的那種黃豆醬油。

保質期我看不清楚,瓶身太過於模糊了。

我一時語塞,不知道該說啥。

整個上午我基本都在那個房間,那女生也和我一起陪老阿么講話。

到了中午,我去食堂打飯,把自己那一份端到了那個老阿么那裡,剛準備認真的詢問一下這個情況,就接到了電話,是工作的編輯打來的,我寫的稿子出了問題,要求重寫,晚上提交,因為是急稿,所以不敢耽擱,和那女生說了幾句,再去看了一下阿么,留下了身上一百來塊現金就走了。

回去的路上,我坐在搖搖晃晃的大巴車上,腦子里全是阿么的那一句話。

「我們這一層樓的,都死得差不多咯,我也是在等死了。」


Danna:

雖然知道大家工作都很忙,還是忍不住出來打擾下,加入了志願者的童鞋們,請看下你們的郵箱哈,基金會有給你們發了小朋友信件了~急等回信中。拜託( ̄▽ ̄)
~~~~~~~~~~~~~~~~~~~~~

確實是有的,去年7月做志願者的親身經歷…尤其是西南地區的少數民族,而且貧窮一般都是和懶惰,吸毒聯系在一起的。而懶惰,吸毒的原因是他們實在不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另外一種活法還有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上個學都要翻山越嶺,真正的家徒四壁,還有好多都是孤兒…不多說,請看圖,由於涉及隱私,不放貧困兒童照片。


這位女童的家讓好多加國的學生和志願者都忍不住淚下,她父母雙亡,只有阿么相依為命。唯一欣慰的是在福慧基金會的支持下,她已經中專畢業了。最後大家自己都湊了一些錢給她。

我以前一直覺得,人不可能太窮的,只要你努力,總會有辦法。但是去年的經歷讓我認識到,如果你連努力的環境和條件都沒有,就真的只能一輩子在黑暗中了,那種無力感讓人心碎。

黑暗的交代這么多,再交代一些好的。這些可憐的孩子們現在有一群華人在努力著想辦法改變他們後代的命運。具體資訊如下:

最後插個廣告,現在這個基金會長期缺少和這些孤兒們通信的志願者,因為好多志願者都是加國的華人,而且年紀比較大,回信有時也不符合大陸的國情。如有願意加入寫信志願者的朋友們,請留下你的郵箱地址,我會統一發給基金會的義工,基金會會聯系你們,寫信的工作大概一年2次,三月和九月各一次,工作量也不會特別大。

晚上Nepal奶茶喝多了睡不著,看到這個問題了,忍不住回答下。求支持(≧∇≦)

非常感謝留地址的童鞋們,已經發郵件給你們了。也歡迎其他童鞋繼續留地址哦~如果沒有收到請聯系我,謝謝!(有點後悔應該早來宣傳一下的嘛=_=)

非常非常感謝繼續留郵件地址的童鞋們,我會整理了發過去,謝謝大家耐心等待。然後看到有留言要想知道更多資訊的。我百度了下資訊(總部是加拿大福慧教育基金會,為了方便又註冊了個香港福慧教育基金會,老師的阿姨是創始人之一。P.S.老師最近上了加國的中文頻道電視了,介紹福慧的項目)
~~~~~~~~~~~
今年沒去參加夏令營,老師帶著另外一批加國學生去啦,給大家補幾張照片。

(這是上電視的照片 )下面才是要放送的:

加國的學生爬山去家訪

老師今年已經回去又開始在加國推廣她的助學項目了

最後想謝謝大家,因為短期內招募到這么多的寫信志願者,基金會的人都給嚇到了但是非常高興,願意加入的小夥伴可以繼續留地址哈~

這個世界貧困的人多,善良的人也多,我覺得我應該不可能像老師那麼崇高,她是打算退休了和老公常駐山區去照顧那群小孩的。但是依然很開心,能在她的影響下,做一點點力所能及的事情。希望你們也能開心……謝謝……


黃天宇:


圖片來自百度。據說拍於2016年5月。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