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真的有很多窮人嗎?

問題描述:26 歲了,三觀也正常,但是長到現在從學校到社會,在從朋友圈子到陌生人,也沒有真正的看到過幾次真正的窮困人家,求解疑。 ——————————————————————————————————————————— 窮人的相關官方定義: 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在1976年組織了對其成員國的一次大規模調查後提出了一個貧困標准,即以一個國家或地區社會中位收入或平均收入的50%作為這個國家或地區的貧困線,這就是後來被廣泛運用…
, , , ,
劉新立:

我兩年前曾經在上海看到過這樣的場景……
我因為要坐大巴去旅遊,集合地點在人民廣場……時間是早上6點半……
因為住的有點遠,我就很早的從家出門……沒想到早上的交通很通暢捷運人也不多,我大概5點半左右就到人民廣場站了……那是4月初,早上還是挺冷的。
當我穿過地下道去地面的時候發現……這個地下道兩側都密密麻麻的睡滿了人……都在地上鋪著褥子和被子……味道說真的……挺大的……
有拖家帶口一起擠在一個棉被裡的……有的還帶的很多的行李,估計上剛來上海準備打拚的……
那女老少都有,還有在孩子餵奶的婦女……我以前也走過很多次這條路……但是這樣的場景真的是第一次見……說實話挺壯觀的……
但是沒有保安和捷運工作人員驅趕他們……我還是挺欣慰的……
等我到地面後,大概過了半個多小時……他們才陸陸續續帶著孩子和行李從地下通道里出來……
看看他們再抬頭看看周圍的的高樓大廈……真的挺心酸的……


匿名用戶:

父親重男輕女,五歲的時候父母離婚了,從此以後就消失無蹤,只靠母親一人支持我們這個小家,小時候母親賺錢養家起早貪黑的,基本一天就是餓著,實在餓的不行就吃涼饅頭,到現在也難以忘記冬天裡咬涼到發硬的饅頭的感覺,記得最難熬的就是冬天,沒有柴火,家裡冷的像個冰窖,每天就用菜刀砍砍窗戶上那厚厚的霜才覺得暖和點,小時候早上吃早餐,只能吃最便宜的饅頭,五毛錢兩個,跟老闆講可不可以第二天再吃另一個饅頭,然後看著聞著同學手裡的包子,想像自己吃的也是包子,有一次實在饞了偷偷買了個包子吃,當然了後果就是兩天每次早餐,從來都沒有玩過玩具,同學給的吃的總會偷偷藏起來帶回家和母親一起吃,時間久了就有個外號,記得有一次放學班級里有個男生特別大聲和班級同學說,我們班有個饞蟲,每天只會跟著別人,拿別人的吃的,從來沒見過她給別人吃的,後來就養成了誰給我東西都不敢要,就害怕再一次經受那種被全班同學嘲笑的場景,整個上學期間吃東西用東西從來都撿最便宜的買,能不花錢就不花錢,和同學出門,再餓都堅持不在外面吃飯,挺著回家吃,只為能省下點錢,到現在已經大學畢業工作了沒有自己花錢吃過一次肯德基麥當勞這類東西,每次只要自己多花一點自己覺得可以不用花的錢的時候就會內疚好久,我母親過的比我還要苦,現在最大的願望就是能讓母親享受到該享受的生活,回答的很混亂,說的時候才發現從小到大經歷過的那麼多苦,最後能說的也就這么多,輕描淡寫的提過……


王文學:

這個問題真想罵人呢!我記得清清楚楚10年的時候我的一個出了五服的阿公心臟血管堵了,他才60! 這種病跟癌症比起來就跟感冒一樣但是你待有錢支架啊!就因為沒錢!就因為沒錢!就因為沒錢!!!那時候小不懂事對這個也不了解。。。等我年齡大點知道原來這種病可以治好…感覺好可悲啊!!!我現在莫名的焦慮 假如有一天我的家人如果得了只要有錢就能治好的病…我去哪裡找錢看病。 感覺自己渾身負能量爆棚了


匿名用戶:
雖然我不是什麼富裕人家的孩子家庭條件不過小康,雖然生活在上海不過卻是郊區,但是從小居住環境也一向寬敞明亮,各項生活設施齊全,加之有個有講究的媽,結果養成了我輕微潔癖的生活習慣。而關於城中村,大學生蟻族的報道我最早是高中時侯聽說的,卻沒有切身感受過。
直到今年大四實習,由於醫院早上七點半上班,從家裡過來要一個半小時,所以就住了醫院寢室。直到這次經歷才體驗了一把城中村。
上海中醫醫院位於閘北區芷江中路。再往西走,芷江西路都是破舊低矮的平房,那次坐車經過感覺像是回到了舊社會的上海一樣。市中醫的宿舍是在天通庵路230號的一個弄堂里,弄堂口是個垃圾房,夏天散發著濃烈的臭味,再走幾步就是居民倒馬桶倒痰盂的廁所,地上甚至還有污水橫流,外加狗屎人尿。短短一分鐘的路就可以臭的人胃口全無。周圍的房子算都可以算是危房簡屋,大概還和上世紀建國初期差不多,似乎來陣颱風就能吹倒卻還堅挺了那麼久。
在我第一天搬宿舍時候看見一個老阿姨拎著痰盂的去倒的身影,我還不甘心湊地上去問了問這里是市中醫宿舍嗎?得到肯定的答案後真是快無語了。至於宿舍內部條件也無法和上海中醫大的宿舍比。五樓的自來水能放出五顏六色的蟲子來,而且二十多個人用兩個水龍頭,最近據說又壞了一個。浴室的水要麼燙到可以拔毛要麼冰冰冷。住了兩禮拜,就重感冒了。之後就一直早出晚歸了。至少能天天在家洗個舒服的澡啊!
站在市中醫六樓的會議室天氣晴朗能夠望到陸家嘴的三大神器,可是換個角度就是貧民區的污水橫流,惡臭撲鼻。
為什麼環境如此糟糕卻還是選擇了這里?要是早知道那麼破,實習醫院絕對不會選這里,宛平南路宿舍好歹還是正常的大學宿舍。為什麼不租房子住,因為我也不算富人可是又有許多壞毛病,市中心找個合我心意設施齊全安全可靠的小區租房子一年沒個五六萬不可能。所以只能早出晚歸了,不過好在也就幾個月,等到了冬天不那麼臭了就回那裡住,大不了每天拿個熱水壺拎桶水去洗澡。感覺一夜回到解放前的樣子。而那裡的居民卻一直要過著這種生活質量的日子,加之他們要麼是外來務工人員,要麼是常年居住在此的老人,以他們的經濟實力幾乎沒有改變的希望了。


Bay:

本人92年的,現在在某高校讀研一,河南農村人,家庭情況如下:
1、看病
我出生100天拉肚子很嚴重到脫水,醫生不讓媽媽哺乳,家裡買不起奶粉就喂我甜湯(河南農村人應該都知道這種湯),你以為這就完了,沒呢,甜湯也喝不起,因為沒有生火的地方,所以我爸爸就每天從家裡用暖壺裝滿一天的甜湯,跑到10公里外的葯鋪給我們母子送飯,對就是跑著過去的,因為家裡連單車也沒有,我爸爸那時候120斤。
我的病越來越嚴重(後來想想也是,得了痢疾,靠喝甜湯能好嗎),看著越來越憔悴的母親和都哭不出聲的我,我爸一咬牙對我媽說:「走,回家!」
我媽抱著我哇的一聲就哭了,「回家,**怎麼辦!!!」
我爸大聲說:「回家準備一下去大醫院吧,這葯鋪就是騙人的,看咱沒錢就不給看病,怎麼可能拉肚子這么嚴重呢,回家再湊點錢去大醫院。」
無論怎麼說我媽就是不走,後來媽媽回憶說,她心裡明白我爸爸是不想讓我媽再受罪,家裡根本借不著錢。看著這樣我爸爸也是心急如焚,過幾天我爸爸拿了300元錢(這簡直是天文數字)給我媽說藉著了,我們才回家了,至今我們也不知道我爸爸怎麼借到這么多錢不用還的。
也許是老天有眼,那年我家種芋頭,我媽說回到家後我連吃了好多煮的芋頭,然後排了很多大便,幾天後竟然奇蹟般的好了。
2、教育
我一直到高中才知道有幼稚園 這個東西,而且高中時也一直認為幼稚園 是屬於城市小孩兒才上的。我國小之前的教育全是阿公給我講的故事,我阿公因為有點兒文化被村裡人推為教師,後來因為家裡缺勞動力就不教書了,我喜歡聽阿公講三國的故事,我阿公問我長大想幹什麼,我幾乎跟當時大部分小孩兒回答的一樣:「科學家」。
6歲學前班,第一學期,我只有一根鉛筆,一個本子,一個阿么縫的書包,後來鉛筆用的只有一點兒了,我爸爸看到就跟我說:「你能寫多少字,一個字一分錢。」我對錢沒有概念,只知道有了錢可以買鉛筆。我把所有我能寫出的字都寫了,包括我認識的人的名字,一些簡單的字。我爸爸數了一下一共54個,他給了我7毛錢。這是我第一筆零花錢,我用兩毛錢買了兩根筆,那五毛錢一直放著,直到兩年後我媽媽收拾東西時無意中發現了我的已經稀爛的家產。
我整個國小除了100左右的學費,用在教育上的錢只花過3.7元錢,0.5元爛掉了,0.2買鉛筆了,剩下三元錢是我三年級時回家哭著鬧著我爸爸買了一本,而且因為這本書花的巨款我一直愧疚到中學時代。從學前班第一學期我就考了第一名,以資鼓勵給了我35跟鉛筆和20個本子。從此以後我的學習工具都是學校發的獎品,這種情況持續到國中。我愛讀書,我把家裡所有能讀的東西都一點點地讀了,曾記得我當時看到我小時候的玩伴有一本他姐姐給他買的連環畫,我當時那個羨慕啊,當他答應借給我的時候,我吃飯在讀,晚上點著蠟燭讀,為的是明天還給他。
上國中時跟我一塊兒讀書的幾個人都去縣城裡的私立國中了,我還是每天騎5公里單車到鄉里的國中去讀,那時候最大的願望是有一輛屬於自己的能騎的不帶大杠的二手單車,這個願望在我上初三的時候實現了,那是我妹妹賣了她留了七年的頭發換來的,我只騎了半年就給妹妹了。我國中的成績很好,我只記得老師每次都讓我去批改卷子。國中時我只有中午飯在校吃,一個星期7元錢。
高中的時候,國中跟我不錯的同學有的考到縣里的私立高中了,有的出去打工了,我去我們旁邊鎮上的普通高中去上學,雖然我在國中是成績不錯,但是來到高中只能排到全校256/700名,我高一的同桌(他是國中時上私立國中同學中的一人)第一次月考是全校第一。當時我唯一的優越感沒有了,我一度不知所措。那時我爸媽都出外打工了,家裡只有年邁的阿公和阿么以及正在上國中的妹妹,我得了重感冒,發燒到39度,硬是挺過來了,因為沒有電話沒有回家的交通工具,每次月底回家都是跟10幾個小夥伴擠在一輛麵包車里回去,一個人3元錢。就在我大病初癒時,我覺得我突然開竅了,我意識到我必須努力學習,因為沒有其他選擇了。於是我努力努力,………此處省略10000字,請自行腦部,高一上學期期中考試全校102名,第三次月考全校7名,期末考試全校第一。教導主任讓我去頒獎典禮上致辭我不敢去,讓我同學代我去了。聯考我考了625分,我是我們高中的奇蹟,去了哈爾濱的某所學校。高中時我的一個月的生活費120元,並每次剩下8元錢左右,給阿么和阿公買點兒鎮上的燒餅,剩下5元錢作為下月的生活費。
大學四年就跟其他同學一樣度過,我再是學霸,只能保證不被當掉,我開始意識到自己的各種不足和缺點,我參加各種社團活動,競選並成功當上班代。後來繼續留在學校讀研,慢慢地朝著成為科學家的夢想努力著。
3,寫在後面
我有的時候是感覺很缺錢花,但是我的童年充滿著快樂,我的中學充滿著自信,我的大學過得充實,現在的我依然很樂觀,很開朗,阿公阿么身體還行,我很知足!


白開水Only:

很多

我的家庭就是其中的一個,到現在23歲了,還是很清楚的記得,我在讀國小一年級到二年級的時候,國家還沒有實行九年義務教育,我當時有個妹妹,相差兩歲,所以在我讀二年級的時候,我妹妹讀學前班,到了8月底學校報名交學費的時候,我家是連3,4百元的學費都沒辦法拿出來的,還是我爸爸去找我堂叔借的。我家是農村的嘛,父母都是農民,其實一年到頭是沒有什麼金錢收入的,只不過是家裡的米和菜都是父母自己種的,小時候如果說哪個季節種什麼菜,哪個季節可能就是一日三餐都是一樣的菜,每天都是一樣的,我家好幾個姐妹,因為沒有男孩,所以父母就一直生,所以我跟我弟弟實際的年紀差是10歲,包括直至到現在,父母都還是在家務農,可能現在的經濟比以前好多了,但還是離不開一個「窮」字,因為我弟弟還小。而我是家裡的老大,沒有讀大學,只讀一個職中,已經出來外面工作5年了,還是一個月5000左右的工資而已,拋去自己自身的花費,其餘的基本都是給父母,因為還有弟弟妹妹在讀書,不想父母太幸苦,其實我很幸運的是,雖然家裡沒有像一些人經濟條件那麼好,但是我的爸爸媽媽很疼我們,並沒有因為我是女孩就嫌棄我和妹妹,也沒有因為我弟弟是男孩就偏心他,我最大的心願就是能夠賺很多的錢,讓父母不用那麼辛苦,可以帶他們去外面的世界看看,不想他們一輩子就待在一個小村子裡面。

其實這個世界的窮人真的很多,但是我依然是很感謝我的父母的,雖然窮、沒錢,但是他們還是竭盡所能的給予我們他們最大的關愛。


陽地黃:

想起來以前治過的一個患者,頑固性的心衰。心衰是窮病,她是農村人,家裡很困難。他的老公是一個樸實的中年男性,他愛人反反覆復住院,花費很多,可以從他眼裡看出一個中年男人的焦慮。但是在她愛人住院期間,他沒有抱怨過半句,還時常安慰患者,等病好了,要帶她去山東旅遊。後來我們給患者上了新活素,癥狀總算是控制了,他就領著患者回家了。

過了一段時間,我來上班的電梯又遇見了他,還是那樣焦慮的神情,他說他岳父也住院了,他愛人最近又反反覆復的咳嗽,想來我們呼吸科看看,他手裡拿著兩袋自己採的野菜,說是要送給我,感謝我們對她愛人的治療。家裡突然有兩個人生病,生活的重擔壓在他一個人肩上,壓力可想而知。但好在,這一切並沒有把他壓垮,我真的很佩服他。

中國有沒有很多窮人?當然有~每天在醫院里工作,來看病的絕大多數都是窮人,他們有的真的很善良。另一方面,很多時候醫患關系的緊張,並非是患者或是醫生的無理取鬧,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貧窮。真心希望我們國家能對醫療體製做出行之有效的改革,加大醫療投入,不要讓貧窮剝奪了善良人民生存的權利,不要讓貧窮逼迫患者變成屠殺醫生的惡魔。


大禹治病:

2009年那時候我剛畢業,我爸為了鍛煉我性子,把我安排到他一朋友的建築公司,當時公司有個敬老院的項目,在綿陽市三台縣劉營鎮那邊的一個偏遠小村,記得好像叫轉江。公司就近安排住宿,是一棟非典後遺棄的衛生院,特別老舊,管理人員和工人都住裡面。

工地有個做雜工的民工老漢,樣子清瘦 幾乎就一套衣服沒見換過,不過在我看起來他很特殊,他其實是地震後就搬進廢棄醫院居住,他說因為他家房子本身就破舊不堪,地震後損壞嚴重,已經不能居住,當時國家對災民的救助通過媒體看起來似乎是很到位的,我不明白他是怎麼被忽略掉的,他也不明白自己怎麼就得不到幫助,於是他除了在工地幹活,就是去縣里找相關部門,雖然沒有見到,但是我能想像他碰壁的樣子。除了貧窮和居無定所之外,他還有個更重的負擔,他的妻子,妻子精神失常經常大吵大鬧把屋裡所剩無幾的破舊家當摔得到處都是,每每這時候他只能把妻子關進屋裡,再拾起一地的物品,不過我從未見過他為此發怒而打罵妻子,只看到他盡所能的在照顧患病妻子。後來我不在那裡工作了,我不知道工地結束後,他又何去何從,又靠什麼為生,相關的援助是不是能落實到他身上,患病的妻子是不是永遠得不到任何治療。

————————————————————

補充另一個事。

有次在外面吃夜宵,我跟朋友坐店鋪外邊的位置,發現一個男的,穿的不太乾淨,智力應該不太好,一直在客人的桌邊徘徊,但是又不說什麼,只是盯著桌上食物,被客人抱怨後被老闆趕走,不過他走不遠,一會又轉回來了,這次他到了我旁邊,我叫了一份蛋炒飯,打包好交給他,他接過去後,還是沒說什麼,只是特別高興的笑了,然後捧著飯邊走邊吃到了街對面路沿坐了下來,然後他再沒來客人身邊轉。

要什麼樣的生活,才能讓一個人即使有口飯吃,也值得高興一場。


魏洪川:

其實我覺得現在有貧困的地方很正常,誰也不能保證每個地方都是小康,都能解決溫飽,非洲有一堆一堆的難民,不僅生活沒有保障,子彈都是滿天飛,還談何什麼生活,我們需要正視貧困的勇氣,不去掩蓋,不去避諱,讓有能力的人去幫助他們,讓好的政策能夠執行到位,還有,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新聞的頭條總是被某些娛樂圈的明星所佔去,誰和誰在一起了,誰和誰又分手了,我們有時間,有精力,不如先去解決一些問題,再來談論娛樂圈的事情,可以么?


獵狐:

樓主讓我想起了一句話,晉惠帝說:「沒有飯吃,他們為什麼不吃肉粥呢?」


劉富貴:

最窮的是我們這些二十齣頭的說孩子不是孩子說大人也不算大人的尷尬角色吧。

今年是2018年,我離家的第四個年頭。

我來自內蒙古赤峰市的貧困山區,家裡窮到什麼地步呢?和諸位所想的農村差不多吧,家徒四壁,至今我二姑依然相信一本書幾毛錢。

畢業後,我賣過房子賣過葯,當過單車廠的普工。

窮到什麼地步?

女朋友盯著人家買哈密瓜的攤子流口水,我想給她買一個,她死活不讓買,說在這聞聞味就不饞了。

女友家裡也不是有錢人家,比我家稍微強點,強的有限。

我一個月工資四千五,女友目前設計師助理,月薪一千塊。我倆一個月穩定收入五千塊,是的,五千塊,在北方最大的城市之一生活。

每個月除去房租水電吃飯交通通信,剩下個塊八毛的,都不夠諸位吃頓海鮮的。

說起海鮮,我在這個沿海城市四年了,什麼生蚝魷魚蝦蟹參蟄,只見過沒吃過,我們倆每天都口號就是:沒錢了省省吧。

買肉買五塊錢的,水果買晚上促銷的,米面糧油都是一次促銷買一堆,慢慢吃。

我們的生活還是很好的,有肉有素,餐後水果飯後甜點,都是要吃的,只是很便宜,平均下來一天花在飯之外的錢,也就是三十塊錢的樣子。

我們窮嗎?窮,真的窮。沒工作的日子,女友在家待著,不吃飯,怎麼讓吃飯都不吃,點了外賣送家裡放著,留著晚上吃。因為她感覺自己不上班還花錢,心裡有罪惡感。

這種日子,今年是第二年,從實習開始,這兩年都是這么過來的。

後來我開始寫稿,她也慢慢接點私活,家裡的收入猛增到一個月一w多,當然在Aorqu各位眼裡,這點錢,沒什麼,但是對我們來說,收入翻了一倍,終於不用買打折的水果了,終於不用盯著葡萄香蕉鴨梨了,能吃個菠蘿哈密瓜水蜜桃了。

很快,第五年要開始了,我們也相信著日子能越過越好。

所以,在座的各位,如果誰需要稿子,無論是軟文論文還是小說故事,請聯系我,幫助貧困山區的孩子早日脫貧,上帝如來玉皇大帝真主都會保佑你們的,么么噠。


秦永奇:

室友喜歡吃夜宵,有次晚上十一點回來,講他的見聞。

他說路過一條街的時候有小姑娘喊他進去玩,問他做不做。也就十八九歲的樣子,很像是大學生。

我們寢室聽了都挺感興趣,我說下次我和你一起去,你帶我去看看。

於是今天我們兩個去了,那是在一個商業中心旁邊,走兩步就到那個地方。室友買好了吃的,帶著我去。

我倆在出租車上就說好,不做那種事,就問問,看一看。

越往裡走,街道環境就越差,到了居民區,街道兩邊有小超市,還有按摩捏腳的,更多的是沒有任何招牌,只有一個兩個女人站在路邊的。我倆抽著煙說著話,有個女的,三十歲左右,向我們這邊講話: 過來,過來啊帥哥 。 街上人很少。空氣有些稀薄,我想再點一根煙,往裡走。

看到很年輕的妹子,在學校里絕對能被當做學生,也許本來就是的,燈光很暗淡,我看不清楚臉,我只看得到身形,挺瘦的,領著一個男人轉身進去樓里了。

我很費解,甚至想解囊相助,但我也所剩不多。再說,憑個什麼呢。

我看到一個女人從鐵皮屋裡出來,路燈照在她抬起的臉上,我看到她的眼睛,我沒敢直視那眼睛。我怕她會問我。

因我是抱著目的來的,於是去同她們講話,一個女的很機械的熱情,拉著我向裡面走。我室友怕我把持不住跟她進去了,趕緊叫住我說,你幹嘛去呀?

於是我讓她把手拿開,我倆繼續往裡面走。

我說我心裡難受,不是個味兒

室友問我怎麼了啊,咱回去吧,裡面的年紀都大了,再往前也就那樣,沒了。

我說,X,你說咱們男人為了保住自己的工作,拚命加班,只是為了保住工作,過勞死了,和這個有兩樣嗎?

他沒接我這話,一路嘟嘟囔囔,我也沒注意聽他說些什麼。

我只覺得心裡很不是滋味。一個人為什麼會去做一件他並不願意做的事呢?是什麼讓一個人主動的去做他本來不願意做的事呢?

走到路口了,我說我想拍張照,拍照幹嘛啊?他問 ,我說,我想記住這兒。


匿名用戶:

有。比如我。

九二年生。

十八歲前沒穿過新衣服,上不起學,餓過肚子。

十八歲以後談過一個男朋友,談了四年,自己存了兩三萬塊錢打算和男友結婚。被逼著主動說了分手。

呵,他說他沒工作沒錢。

其實打上班不光自己花錢,得給他花點,我還有老人要養,我也窮啊。

大豬蹄子是嫌棄我窮了啊!

二十三歲以後再沒睡過冰冷沒電的破房子,衣服、首飾、吃的、玩的、完全看心情,喜歡就去做。因為……單身啦。

之後每年除了吃喝玩樂,就是存點錢。一直呆在十八線小城市裡。

今年二十七,存款十萬,剛辭職,考車票中。上有殘疾老人要養,下有農村狗要喂。

前段時間相中個小夥子,互相都有好感,因為我太窮,遂猝。

初戀是人家嫌棄我,後來是我自己嫌棄自己。你看,因為窮,就算男女比例失調,女的嫁不出的也有啊。。。

十八線小城市,一套樓房才十萬。。。你說窮人多不多!!!


潛水飄過:

我曾在一個省會城市打工,那是個剛下完雪的晚上,我用身上僅有的10塊錢買了龍眼安慰自己,回租住的地方時碰到了她們向我尋求幫助,看樣子像是一家人,一個中年婦女抱一個小孩,旁邊還有一個老嫗,穿的有些單薄,那個阿姨對我說她們是來打工的,好幾天沒吃飯了之類的,可惜我有心無力,告訴她們我沒多少錢,並告訴她們社會救助站在哪,再不行就向110求助,並將桂圓分了將近一半給她們。


天靈子:

去年的事兒吧……坐標昆明。

媳婦兒臨時開會,就去隨便吃點肯德基。用餐途中見一年輕男子進門坐著,也不點餐,四處打量著什麼,時不時還向遠處的桌台張望。出於防備心理,我下意識緊了緊包,看了看放在桌邊的物件。

用餐完一抬頭,發現此男子不見!目光四處探尋了一番也不見,心想是不是他未尋找到作案目標而徑直離開。臨走前想上個洗手間,沿著旋直的樓梯上到二樓,第一眼便看見正在最遠處的角落裡瘋狂啃食剩菜殘羹的該男子,當時說不震撼那肯定是假的!

下樓前遞給他一百元錢,「人生何處不青山,去前台買點想吃的,人活著要體面……」說完,和他四目相對了三秒,在他不可思議而充滿感激的眼神里離開……


匿名用戶:
長在西北農村,讀國中時,學校距家有約十公里路程,家裡只有一輛單車,所以每天早晨我都是坐在單車後座上,姐姐帶著我一起上學。

有一天早上到校門口從單車上跳下來時,才發覺有一隻布鞋丟了,因為沒有棉鞋,我一整個冬天都穿的是姐姐穿過的單布鞋,坐在後座久不活動,腳完全凍麻木了,鞋子掉了也察覺不到。

最後哭著敲開了班導老師的門,她找了雙自己的球鞋給我換上,鞋子有些大,是一雙雙星的球鞋,那是我穿過最好看的鞋了!

國中生,已經到了愛美的年紀,穿著那樣雪白漂亮的球鞋,我卻是一整天都低著頭,因為同班同學的竊竊私語,因為他們都很確定我穿了別人的鞋子,好像我身上已經貼上了貧窮的標簽,所以他們理所當然,理所當然的知道那樣美好的東西不屬於我。

窮人到底是什麼概念?穿破舊的布鞋嗎?並不是!是餓肚子,是每天早晨裝在書包里的一塊兒玉米面饃饃,你一想起它來,就覺得胃裡有酸水泛濫。可是它也令你心安,因為那是你一整天的口糧。

與我同齡的人甚少有過挨餓的經歷,我對此卻是有刻骨銘心的記憶,說起窮,我最直觀的感受就是餓。

寫這個答案時腦子里過電影似的閃出好些個畫面來,有那雙不屬於自己的白球鞋,有揣在書包里的玉米面饃饃,還有西北綿延的山,山道上頂著烈日行走的兩頭驢子和一個小女孩……

爸爸為了填飽家裡人的肚皮,接手別人家荒廢的山地來種糧食,山路崎嶇,到了割麥的季節,爸爸就帶著我們姊妹幾個上山收麥子,我膽子稍微大些,就落了個趕驢的差事,爸爸和姐姐割好麥子,捆好了搭在驢背上(我們哪裡叫馱垛),由我牽著兩頭驢子下山卸垛,一天能跑三四趟,具體走多少路程我無從計量,只覺得每一趟路都好像走不到頭,又累,又怕。

上山下山時根本無路,為了驢子身上的麥垛別掉下來,我牽著它們小心翼翼,在山上來回的走折路,從天灰濛蒙亮,走到天色完全暗下來。

那時候我只有八九歲,讀國小,我已經知道珍惜每一個麥穗,驢子身上掉下來的麥穗我都會很珍惜的撿起來,搓出麥粒來裝在兜里,看著同齡的小孩在村裡追狗逗貓時偶爾會生出艷羨甚至不平之心,但也只是一瞬,因為知道我多跑幾趟,便有可能多吃幾頓白面饃饃。


照片里的泥瓦房,是我的家,是我的童年,照片攝於2013年2月。


匿名用戶:
家家戶戶都有本難翻的賬,我這么跟你說吧,中國窮人真的有很多,特別是擠在城市裡面的窮人,幾乎被壓得透不過氣來。偏遠山區農村暫且不論,因為在那裡人人都一樣,對於吃不飽穿不暖是家常便飯。我也要講一個自己的故事,我是一名學生,現在高三了要面臨聯考的那種。媽媽現在年紀不是很大缺一身的病,爸爸和媽媽加在一起的工資每個月也就3000多一點,你能想像嗎?還好是在三線城市,可就算這樣日子肯定是過的緊巴巴的,我讀書要收學期好幾千的學費,這點錢在你們大城市可能一個學生自己都能出得起吧,可悲的是落在我這里爸爸媽媽要半年省吃儉用才擠得出來,父母的衣服永遠是穿了又穿,根本捨不得買新的。有一點點錢時也是為我而花,我自己也要出去補課,補課的費用對於我這個家庭是難以想像的。我時常在想,這種日子也許等我到大學就能熬出頭了吧,可是看著媽媽日子衰老的樣子。老實說,媽媽隱瞞了我和爸爸許多事,關於身體狀況的,十年前做過一次心臟手術,打那以後身體情況日俞下降,又中了風,走路都吃力的女人每天為我東奔西走,可笑的是我卻不知道怎麼辦才好,前兩年我媽媽就悄悄跟我說自己全身都有病可能患癌了。至今沒有去過大醫院一次,為什麼啊?沒錢啊!!加上自己的身體狀況我媽媽和我說她都不敢去,萬一知道了點什麼就。。。。。在我寫下這段話的時候,我媽又出去找事情做了,現在每天都要很晚才回來。中國有千千萬窮人,每個人都在掙扎著,企圖跳出那一根牽著我們的繩子,或許很多人永遠也擺脫不了。但我們的希望永遠都在。以上


Aorqu用戶:

深圳,十年前(現在我不在深圳了,所以不清楚了),超市員工工資是1780,大寫人民幣壹仟柒佰捌拾元。你看到的大部分超市員工,差不多是這個價,少數的會多一點,大概2500~2800左右。

你可以想像一下,深圳,單間平均八百元,盒飯平均超過14元的城市,1780能幹什麼。

超市是最難漲工資的地方,每年工資增長頂多幾十塊。就算是現在,普通員工工資也不會超過2500。

哦,上面房租盒飯也是十年前的價格。十年前房價還沒這么瘋狂,所以現在生活只會更困難。


山人:

在我看來是的,曾經在體制內去到西南某省下面的一個全國非著名貧困縣做扶貧工作,你能想像我們去看望的貧困老人沒見過大米和清油么?你能想像一個家庭唯一的家用電器就是太陽能電燈么?那一年是2012年初!後來隨著經常下鄉,我遇見過在大冬天只穿了一件上衣的小孩在雪地里跑來跑去、我見過一個家庭兩個殘疾人,全靠妻子在縣城打零工過生活,我甚至還見過幹部住的房子就只比牛糞棚子好一點,外面大風裡面小風、外面大雨裡面小雨,這一切真的就在我身邊!這一切算不算我們有很多窮人?還有題主的窮人標準是什麼?按照我們自己國家標准我們的絕對貧困人口是2000多萬,但是按照西方的標准我們絕對貧困人口是2億多人!按照我自己的標准,我覺得我身邊窮人真的很多,雖然他們能穿暖衣,吃飽飯!但是家庭隨便一個大的變故,都會讓他擁有的一切化為泡影!就拿我自己來說,我有房無貸,但是真遇見大的變故,除了賣房子解決問題,我沒有別的辦法,但是賣了房子我在大城市裡住哪裡呢?沒有房住的人肯定符合窮人的標准了吧?所以我身邊不僅窮人多,連我自己也是窮人!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