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真的有很多窮人嗎?

問題描述:26 歲了,三觀也正常,但是長到現在從學校到社會,在從朋友圈子到陌生人,也沒有真正的看到過幾次真正的窮困人家,求解疑。 ——————————————————————————————————————————— 窮人的相關官方定義: 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在1976年組織了對其成員國的一次大規模調查後提出了一個貧困標准,即以一個國家或地區社會中位收入或平均收入的50%作為這個國家或地區的貧困線,這就是後來被廣泛運用…
, , , ,
大猛:

有一次去鄉鎮街道督察環保,去一家工廠檢視停業整改情況。進工廠大門口一大片地有幾個人把在地上曬的糧食進行裝麻袋裝運,一麻袋糧食肯定不會輕,他們幾個人依次輪流一人扛一袋扔貨車上,我發現其中有一個婦女也在這個隊伍里,她每一次的半蹲、抓袋、上扔都讓我十分難過和心疼。我不知道還有多少這樣從事高強度體力勞動的婦女,但希望我們國家每個家庭都早日物質與精神上都富起來,至少讓老弱婦孺能不再從事高強度的體力勞動來補貼家用,我也一定會努力盡自己綿薄之力去為這一個目標而奮斗的。


練膽子:

豈止是多啊,本人大生,我雲南的,我也很奇怪我跟大學同學隨便講一些我們那裡的一些村莊現狀,比如說住瓦房這么簡單的他們好多都表示驚訝,說怎麼還會有住瓦房的什麼的。現在的年輕人很多都是沒去過什麼山區的,別說山區,窮一點的地方都沒去過,都是在城市裡生活的,所以才會問中國真的有很多窮人嗎?這樣的話,我見過很多,家裡住土房子,漏雨只能靠那種大的廣告布遮著房頂的,見過因為沒錢,附近也沒學校從小就沒讀書,在家裡放牛的,當時我13歲,那個男孩和我一樣的,每天就是去山上放牛。那些十幾歲,幾歲的穿著短了大半截的衣服褲子的孩子多的是,而且很臟,臟不是因為懶,不洗,而是因為條件差從小就要干農活,洗了又臟,有些臟了就洗不掉了。他們每次來一個鄉村小鎮來逛一次街,就相當於中等家庭出國一樣,買水果吃只捨得買賣了不要的那種丑的,好多好多的。窮人真的還有很多很多,我不懂政治什麼的,就我個人看來,2020年是完全不可能實現全面某康社會的。


Aorqu用戶:
題主去參加個NGO組織 踏踏實實去西部支教一個月吧
看一看那些小朋友 沒有乾淨飲用水 只能喝自來水 有些甚至沒自來水喝
家庭條件好點的 有午飯可吃 其他孩子每天兩頓飯 但其實搞這個午餐計劃 每天一個孩子只要一兩塊錢 可能城市裡坐個公交就沒了 但在那 是一頓飯錢
要上初一的孩子 一把就抱起來了 身高知道我胸口 這在城裡 國小四五年級都比他壯
挺多孩子 家裡連學都不想讓上 因為在家能幹活 能減輕家裡負擔 但說白了 他們才國小生

我的舅公 住重慶彭水
年輕時候 兒子 也就是我媽的堂兄 被狼叼走了
一輩子靠幫人寫信為生 但老了 時代也不需要人幫忙寫信了 女兒嫁出去 根本不管他們老兩口 怎麼辦?
我媽 我姨 我舅 時常接濟著他
在那裡 一個月只要有五六百塊錢 他就過得挺好
開始 我媽他們兄妹三個給他的很多 但後來也就幾百幾百的給他 為什麼?
常年不管他的女兒回來了 錢替他們「保管」著
即使這樣 他生病了都是找我媽他們 找我媽他們其他堂表
女兒會管他么?
最後,他快九十歲的時候去世了
據我媽他們另一個堂妹講 下葬的時候 女兒女婿都沒來
他的腿都是曲的 根本沒人在意 都不知道他是去世多久才被發現的
最後只有他準備了一輩子的壽材陪著他
攢了一輩子幾千塊 就想風光的走
錢呢?女兒拿走了
在貧窮面前 親情算什麼?什麼都不是
經常看有什麼為了父母贍養鬧上法庭的
獨居老人去世很久才被發現的
這都不是編的 有時候 貧窮可以讓人忘卻一切
親情 愛情 友情 責任 義務 美德…
這都不是他們需要考慮的…
他們只想活下去…

總之 有些東西 你想看 怎麼都看得到 不想看 別人逼著你看也看不到


李咯咯咯:

寫一下 我家那裡,我 看了一下答案,我們家 好像 不貧窮,呵哈。

我 家是 遼寧省葫蘆島市連山區(現在改為 南票區了)一個 山村。

我家 有 50多畝地,收入4 5萬左右,其他人家也就 10幾畝。

吃飯不成問題,飯桌上,魚 肉 蛋 也是常見的,

為什麼 說貧窮呢?

三點

一是 :不能得病,大病 一得,根本就治療不起,農民沒醫保,現有 合作醫療,但是 落實的很不好,簡單說 小病,報不了,大病,配套的醫院 根本治不了。

二是:前景 暗淡,打工 沒地方去打啦,房地產 整體的 乏力,根本 沒地方 打工去,孩子的 學費 居高不下,糧食不值錢,一點 活路都沒有了。(別說上城裡發展,城裡窮人 早已飽和了,我是城管,很了解這方面)

三是:源於前兩點,對未來老年生活的 恐懼,使勁 生孩子,一家兩個是 普遍 現象啦,大約80%吧(我1986年生,未婚,我的農村同齡人,,幾乎全部已婚,家家都是倆孩子)三個已經不稀奇啦!這些孩子 很難 得到 良好教育,由於孩子多,生活很難改善。


未央:

我老公出生於1989年,坐標濟南下面某個村,在這個所謂沿海相對富裕省份的省會城市,他真的算是活成了奇葩,他回憶說他小時候和阿公去山裡摘花椒,走兩個小時的山路,早晨五點起床,背著乾糧和水,摘到大概中午太陽高照的時候他背著摘好的花椒回家,只有七八歲的年紀,累的走不動也不敢停,因為停下就走不動了,太餓,他要回家放下花椒再返回去給阿公送水(夏天太熱,水不夠喝),阿么還在門口等,走的慢了大家都擔心,走到家門口就餓的暈倒了。之後一直到大學畢業他的暑假都是這樣度過。國中班導對他好,全班捐款給他,老師幫忙收著,每個星期給他五塊錢,一頓飯兩個饅頭加一片辣片,所以國中畢業還是豆芽一個,我國中畢業的時候已然森森沉浸在夢里花落知多少里了,高中為了申請貧困生減免學費硬生生去找領導一遍遍反應自己家裡的情況,他說那時候真是不想念了,高中畢業因為成績好,得到了5000塊錢獎勵,民政局要求他作為代表上台演講感謝黨和人民的培養,那一刻好想狠狠的說自己不要了,可是沒有勇氣。一路讀書下來基本沒花錢,去北京讀大學,坐火車到了北京站是半夜,剛好錯過最後一班去學校的公車,三個大男人在馬路上坐了一宿,他有時候會說小時候真的啥都不懂,也沒有勵志想要走出貧困,現在想想就覺得後怕,老天還算照顧他,讓他有機會讀完高中,考上大學,不然就真的沒有機會看看外面的世界了。我慶幸他沒有因為童年的陰影對三觀產生影響,不然我也不會嫁給他了。我們戀愛多年,我一直害怕他是隱藏太深,但我們一直無話不說,她對我的試探和質疑表示理解,他坦言自己之所以三觀沒受影響得益於晚熟,小時候不懂,不會想太多,白天活太多了,晚上躺下就睡著了,沒有時間矯情,(當然免不了在這里調侃我是深度思考早慧叛逆少女)上大學之後返回去看自己走過的路,慶幸的心理占更多,如果不是我的試探和故意挑起這方面話題,他從不主動講起,他說不是刻意迴避,在他看來那已然是他童年的一部分,沒有刻意渲染的必要,他不會刻意記在心理,亦不會主動忘記,現在每每在生活中有一點點驚喜,他就很開心,很滿足。


匿名用戶:

呵呵

本來想嘲諷的,但是一想自己以前也是對中國的窮人情況不了解的人……

本人現在就在搞精準扶貧,下放到貧困縣裡面,接觸的就是農村裡面的窮人

說實在話,黨還是很不錯的,多少窮人啊,放在美國估計美國人要瘋的那麼多,在中國,只要年輕一輩不殘疾什麼的都能去打工,就能吃上好飯,吃上好飯就是脫貧

肯定有小白要問了,吃上好飯叫脫貧?那穿什麼?住什麼?

在貧困戶看來,每天飯能吃到再管點菜就行了

你見過土危房嗎?真的是那種可以當文物的土房,而且從外面看明顯快塌了的那種,貧困戶想移出去住只能靠政府

你看過一天就吃果子過活的人嗎?還不是天天能一日三餐

這就是農村貧困戶,不說貧困戶,在這里的人大多數買東西都是非常便宜的,當我們在看阿迪耐克什麼的時候,別人買一件冬天的大襖子120元,我當時都愣了,看別人拆快遞開心的啊

光我這一個小村,貧困戶就有170多戶,你知道一個縣有多少窮人?一個市多少?一個省多少?別提一個國家了

我這說的還是國家認定的窮人,還有多少國家不認定的?就算城市裡面多少吃飯買衣都得精打細算的?(當然是檔次低的衣服跟吃的)

你想想長大的過程中有沒有要全班或者全校捐款的同學?

窮人多到能遮住陽光,這才是世界的真相


春風不問路:

一聲嘆息。

去年11月在瀋陽出差,一日在瀋陽北站的麥當勞吃早飯。吃好後習慣性地自己將餐盤送到垃圾桶處,就在我要把餐盤里的廢棄物送進垃圾桶的瞬間,一個30歲上下的年輕男性一步上前說到”放著我來”,當時我只是眼角的餘光掃到他身上不是麥當勞的制服,瞬間明白了是怎麼回事。於是趕緊鬆手讓他來,並快步離開了。
呼吸著門外清冷的空氣,後悔自己吃的太乾淨,沒有剩下什麼有價值的東西了。

記得那天是初冬的第一次大降溫,外面呼嘯的北風特別冷。想到剛進入餐廳坐下時就看到很多人面前的桌子上什麼都沒有,人卻在東張西望。這些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

不想指責他年紀輕輕有手有腳為何不去自己勞動。(你怎麼就知道他白天沒有勞動過?)

我現在的世界觀里是一個人得鼓起多大的勇氣和無奈才能如此接受別人吃剩的食物。他的背後一定有些他的背景與環境。換做你我在那樣的環境中,是否可以做的比他更好,我們不得而知。

想起一張照片,北方寒冷的飄著雪的冬天裡,一個菜販在他的蓋著厚厚棉被的板車後面聲嘶力竭地叫賣,板車上還有他的年幼的小兒子。不知這個小男孩長大以後會有怎樣的世界。

我只想珍惜當下的所有。

以上。


蕭砦:

我們為什麼能幹大事,因為有錢啊

那為什麼還有這么多問題,因為窮啊

所以,是否有錢,應該叫做「薛定諤窮人」


七彩魚:

作為一個全國貧困縣出來的大學生,我想說說我看到的兩個窮人。

國中同學A。女生,有個弟弟,父母在縣城干點雜活,雖然不富裕,但是一家人吃喝上學還是沒問題,只是沒什麼積蓄。成績還行,後來她考上了一個普通高中,我上了另一個高中。在我高三的時候我又遇見了她,在我校門口的早點店打工,據說一個月只有1000來塊錢。再見她好像老了20歲,頭上都有白頭發了,不知道是怕難為情,她不裝作不認識我,我也不好揭穿。據說她爸媽在某次騎車出行的時候被大貨車撞死了,家裡就剩她和弟弟,為了供弟弟讀書和活下去,她便輟學打工。我想如果沒有那次意外,她應該是坐我對面的某個同事吧。

山區的某個老大娘,算是遠方的親戚,有一年,去老家祭祖遇到她,還住在山上,因為孩子不孝順,一個人住著一間老的祖屋,那天中午,我看她的午飯,就是漆黑的一碗米飯,應該是昨晚的剩飯加點野菜炒的,沒加什麼油,所以燒糊了,上面沒有菜,只有一個看起來味道不咋地的腐乳。看到我,還招呼我,問我吃不吃,那瞬間我很心酸。

雖然我們那裡是貧困縣,但是餓死人的事情很少會發生,貧窮的生活會讓人絕望,會覺得這樣的人生沒有希望,這才是貧窮最可怕的地方吧。


段片兒了:

看了這么多回答。

很擔憂。

到2020年我們怎麼全面實現小康社會呢。


匿名用戶:

學校門口經常有發傳單的,就在國慶放假那天,有個白髮蒼蒼的老阿么左右各拿著一個大塑料袋在拾廢品。一個裝著傳單,一個裝著飲料瓶。兩個袋子體積加起來是她身子的一倍多,看著她撿起地上的傳單和垃圾桶里的瓶子,真的覺得很心疼。我和同學走過她身邊把剛剛接過的傳單放進她袋子里時,聽到了句沙啞的「多謝」

被歲月壓彎的身軀埋沒在充滿著青春氣息的人群中,有一種說不出的憂傷


偵探-王南柯:

謝邀,騙人先騙己。

當然是真的,我雖然是在國外出生,但我的確是見過很多大陸貧困山區的人們。

但我也沒辦法幫助他們。


木鳴:

復讀的第一學期,應該是聖誕節前後,我們的班導要搞班級活動,吩咐了我和班代和另一個男生出來買禮物。

復讀的日子很苦,難得出來一次,就準備在外面吃點好吃的,多轉會也好,透透氣。

轉了一會轉到一個岳陽燒烤店前面,想起也很久沒吃燒烤了,商量了一下就在這家店坐下了,大大小小點了七八個菜,我拿了瓶百威,上了兩三個菜,吃一口拌了菜的蛋炒飯,喝一口酒,整個人都舒服了,這時候一個老阿公在外面看了我們兩眼,就直接過來和我們借20塊錢買飯吃,我和其他兩個男生趕緊要他直接坐下來吃,又多點了兩個菜。

其實我一直以為我是個很冷漠的人,網上各種各樣的騙局看多了,各種各樣好心沒好報的事情在生活中也見多了,可是當我自己有一天可以去分辨這種事情的時候,我卻不想分辨。

老阿公穿了黑色的皮外套,加件灰白的毛衣,都已經磨的不成樣子了,我們邊吃邊問,老阿公說他河北的,不過我聽他口音帶兒字,我問阿公為什麼來南方打工,他說來要錢,我就說,沒有要到?老阿公說,今天是第三天,來的時候帶的錢已經用光了,現在就是幾個工友互相支撐著。

沉默的吃著

我問,阿公您這么大歲數了,還出來打工?

阿公沒有任何停頓,家裡還有小孩子,兒子還沒買房子,家裡沒有那麼多事做了,阿公說了兩句,就快速的吃起飯來。

又是沉默

我沒來由的想起來我的阿公,我沒來由的想哭,我真佩服我這狗血的感情,真脆弱。

我實在掩飾不住眼淚的流下了,只好不停的擦眼睛。

沒來由的想哭,中國真的有很多的窮人嗎?窮人是指多少錢以下的?

他們說窮不過三代,後天的努力變的有錢不是不可能。我從來不嫉妒有錢人,我只是羨慕,我很想有很多錢,每次回家吃到好吃的菜,和朋友出來開沙雕的玩笑開心的笑到頭暈時,我又不那麼覺得我很窮了,我已經有這么多了,我這輩子也無非就買套房,買輛車,和別人一樣,過生活了

真正窮的,是還在為了能有個生活的家,能有感覺到一點幸福而努力的人,中國沒錢的人很多,可是如果能好好過完這一生,沒錢又咋樣呢。

大家都不窮,真正窮的是那些看不到希望,卻依然還在拚命掙扎的人

老阿公吃完說了很多句謝謝就走了,我把他叫住,把身上的錢都給了他

這樣子,或許這么冷的天,也能好過點吧

在這個世界上,我們短暫的來過,因為一張紙分成兩邊

可我不在意呢,我知道,生活遲早會讓我不得不低下頭,我低頭沒問題,我只要心裡的那些人過的還好就行了,我低著頭,也會忍不住笑出聲來啦


xiangpi xiangpi:

以下圖片來自重慶市石柱縣湖鎮大正希望國小,拍攝時間是2013年,是我一個朋友去那裡支教一年,拍回來的照片。
1、學校教學樓,還好,還有教學樓,不是破草房。
2、娛樂設備,乒乓球檯子
3、被凍到的小手,如果是你的孩子,你捨得你孩子稚嫩的小手,變成這樣嗎?
4、短短的鉛筆頭還在用,是不是覺得這些只有在小說、電影等藝術作品中才有的鏡頭?
5、鞋子,我就不多說了6、已經破成這樣的袖口
7、上一次被捐贈的書包。

寫在最後,
所以你看,2年以前的2013年,不遙遠吧。
重慶,這個繁華的大都市,不陌生吧。
可就在離重慶3個小時車程,2年以前,他們的生活就是這樣的貧窮。
衣服破,手凍瘡,缺乏學習用品,
二十一世紀了,改革開放30多年了,
電腦前看Aorqu的你,想像得到嗎?
世界那麼大,快點去看看。
———————-看了評論厚,來更新———————-
1、下面評論中的各位70、80、90後,不要拿自己小時候的生活水準和我所發的圖去比較,你們小時候至少是20年前,圖中就是2年前。所以,二三十年過去了,或者說中國經濟飛速發展的這二三十年過去了,他們仍舊沒有走出貧窮,他們仍經歷你們所經歷過的貧窮,這也是我想表達的。
2、應評論中一位同學的提醒,去掉了圖中露臉的國小生們。


Gary:

窮到什麼程度?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他辦不到。


陳勁松:

去年去廣西山區採訪一個無關的主題,意外發現了這所大山裡的學校

同學們在簡陋的課室上課

這是他們的食堂

這是正在準備的午飯

這所學校是附近山區三十里內的唯一學校,這個小女孩每天上學走一個半小時山路,放學還要走一個半小時回去。

以前還沒有這個食堂,所有的學生都吃不了熱飯,靠城裡人的捐助才建成了這間簡陋的食堂。

而且,這個學校所在鄉政府離廣西一座大城市並不遠,已經不算特別窮的了。


Harry蒙多拉:

真的很多啊

坐標成都某大學

中午在學校側門看到賣鞋墊的老阿么風中蕭瑟站了半天 一雙沒有賣出去 臉上的無奈那真的叫一個辛酸

以及校園裡面隨處可見的在垃圾桶裡面撿垃圾的老阿公老阿么 無論是多麼熱的夏天 垃圾桶旁邊總有一波又一波老阿公老阿么駐足 忍著惡臭去翻開垃圾堆一遍又一遍的找瓶子

他們就是這樣獲得他們的養老金的,這難道還不算是窮人嗎?

今天是2018.10.04。


林涵不愛吃辣:

我以前也和你一樣,沒見過真正的窮困人家,因為從讀書到工作都不曾和這個群體接觸。

進體制內後,我們每個人都有扶貧任務,也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我才發現,原來世界不是我曾以為的樣子。

這里的貧困戶,大部分是有各種各樣的殘疾和疾病,我幫扶的幾戶,有一戶阿公得了胃癌,現在瘦的皮包骨頭,阿么是精神殘疾,媳婦出過一次車禍,不能幹重活,只有兒子一個人在外打工賺錢,但是他們養了3個孩子,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都這么窮了還養這么多孩子,有一次去的時候幾個小孩都在家,看起來很可愛,但都穿的破破爛爛。他們的家裡,只有一張臟的看不清本來面目的桌子和幾條板凳。

還有一戶丈夫很早就去世了,她自己有各種各樣的病,跟我說過,但是太多了,記不住名字。她女兒得了腦瘤,因為治病到處找人借錢,差了幾萬塊錢外債,她自己在一家服裝廠工作,但沒有什麼手藝,只能幫人剪線頭,每天從早上7點到晚上7點,中午半小時吃飯,每個月休息2天,一個月1000塊錢,她說只要自己能幹的動,都要努力工作去還債,我很佩服她。

當然,我最想說的是這一戶,阿公有心臟病等疾病,每年吃藥得五千元左右(報銷後),本來兒子和媳婦在外打工,還養了一個小孫子,沒什麼意外可以脫貧了,誰知道前不久,他兒子剛從外地回來,出了場車禍,腸子都撞斷了,他們家借遍了所有親戚,只湊了五萬多塊錢,還好對方算是有誠意,拿了二十多萬給治病,但是他兒子的病情一直不穩定,在ICU一天好幾萬。

他們沒有辦法,天天到政府上訪,區政府、市政府到處跑,但是說實話,上訪能有什麼用呢,他們開口就要十幾二十萬,政府絲毫沒有辦法。

後來跟交警隊緊急商量方案,他們立刻將事故認定書出出來,去找保險公司賠付前期費用再投入治療,但這個時候他們家屬又不願意了,他們認為人沒有醒過來,必須要問問他當時的情況,我們勸說了好久,交警隊根據現場情況、視訊等就可以去作出理性判斷,他們這邊家屬終於同意了,誰成想就在這個時候,兒子去世了。

那邊家屬在悲痛欲絕的同時,不讓交警隊出事故認定書了,因為前期治療費用花了30多萬,而交警隊的初步判定是同等責任,他們認為沒有辦法承擔一半的醫葯費,於是開始採用各種手段來干涉交警隊的判定。

首先是讓村裡出具貧困證明,找了幾個能說會道的到交警隊求情,沒有效果之後,又去市政府上訪,企圖給政府施加壓力,讓交警隊劃對方全責。他們認為對方有保險可以賠付,但要知道,對方全責後就不止是賠償的事了,還要承擔刑事責任,但他們不管。

所以,從一開始我非常同情他們,甚至在朋友圈各種轉發,幫他們網上籌款,到現在,我覺得即使是窮,也不能丟掉良知。

這就是我所見到的真實的貧窮。


Aorqu用戶

南京安德門旁邊有個民工市場,有一年冬天,橋下死了一個人,後來,橋下種上了花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