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農村什麼讓你感到最恐怖?

問題描述:中國農村什麼讓你感到最恐怖?
, , , ,
匿名用戶:

扶貧小事數則:

1.某工廠

村裡盛產毛竹,一江西老闆在本村設廠加工毛竹製品,因物美價廉且有銷售通路,利潤豐厚。

本村某戶看到後效仿,但生產成本高,沒有銷路,競爭不過江西老闆。於是花錢僱人隔三差五弄斷江西廠電線,後導致江西廠老闆機器受損,無法生產。

2.某基地

某戶人家因病致貧,駐村扶貧工作隊提供資金支持扶持其發展產業基地,一年後產業初具規模。

基地位於山上,肥飼料和收成都需車上下運載,該戶賺到錢後,村裡人紛紛眼紅,有意將山路坑坑窪窪看人笑話。

3.美麗鄉村

為推進美麗鄉村,駐村扶貧工作隊籌集資金採購果苗一批,號召村民自願領取,種於荒地,甲戶勤奮,領苗300株,半年後回訪,僅死亡4株;乙戶懶惰,領苗300株,半年後回訪,死亡70株。

駐村工作隊上戶對懶惰農戶訓斥,不久,一場山火,甲戶300株,幾乎全部死亡。

4.不滿意

某戶,扶貧考核第三方調查明確表示不滿意扶貧工作。問理由,先說駐村工作隊上戶比較少,檢視定位資訊,發現當年上戶16次;再言沒有給過錢,檢視簽名記錄,發現當年發放兩次慰問金。

村主任出面問他想要什麼,直言,要婦娘。

5.交電費

某貧困戶,9月酷暑,駐村扶貧工作隊購買電扇一部送至家中。

戶主大發雷霆,怒喝:民眾生活再在水深火熱之中,你們難道不送空調?

其鄰居在側旁觀,因非貧,無電扇送,在旁邊煽風點火,慫恿貧困戶要空調機及報銷電費。


匿名用戶:

除了一些答主的吃絕戶,還有更多令你想不到的玩法。

你承包村裡地發財了,怎麼辦?

當然是要你大擺宴席請村裡人吃飯,吃一次不行,當然要隔三差五請,為什麼?

你承包了村裡的地,你掙得錢都是村裡人賞的。

更別說三姑六婆嚼舌根的時候,你在比人嘴裡是什麼樣子,恐怕窮極你三十年的人生經歷,都沒法想像。

在三姑六婆的嘴裡,我性無能、不孝子、敗家子、取個不中用的老婆、各種隱疾。

性無能的理由,我老婆婚前跟我同居兩年,我跟她那會沒想要孩子(我二人世界還沒過夠,要毛線孩子?)。

不孝子,我家是講道理的,所以有問題我就跟我父母講,有時候情緒激動,別人就當我頂撞爹媽,問題是,我爹媽都不覺得有什麼問題,家裡人講講道理罷了。

敗家子,作為村裡第一個買房的人,全村都覺得我們家守著宅基地不好,花錢買房幹嘛,後面房價漲了,靠這說法站不住腳了;後來我工作了, 就開始說我們家天天山珍海味,還倒掉很多剩菜。(廢話,我掙錢多,就愛買好吃的好喝的,吃不完我就倒了怎麼滴?吃隔夜菜不怕拉肚子啊?)

不中用的老婆,我老婆做兒康的,三姑六婆沒文化,都當我老婆看孩子的,她們又瞧不起外地人,自然我老婆從一開始在她們眼裡,就是窮地方過來沒人要的賤貨(這話也是她們說的,後來我上她們門,每個都卸了兩扇大門,那門還是我爸當年給她們裝的);後來我老婆懷孕到生孩子,我讓她直接把工作辭了,專心帶孩子,然後又被編排我老婆好吃懶做,不幹活。(要不是自個念過兩年法,我非劈了她們)

隱疾,我天生瘦,吃不胖,就成了她們嘴裡的隱疾,將來要短命。(以為誰都想她們家裡的似的,年紀輕輕脂肪肝)

要是外人也就罷了,很多時候,自個親戚也都是這樣。

我兒子剛出生就發現膈疝,送到醫院動了手術(後面還發現了腸道的小問題,就是有點多餘的組織),前後折騰了一個月,孩子出院了,本來都是好好的。

然後我大伯母,當著我的面,說:「你們家的孩子啊,這么小動了大手術,怕是以後都長不大了。」

你看看,這是人說的話嗎?

這還是我大伯母,親戚呢,還屬於一個門里呢!

有些人,有些事啊,真的,下作,惡心!


Role:

真人真事

我國小時候我爸還開工廠,有幾個工人都是農村來的。他們其中有一個工人,工作認真,人也好,而且待得久了以後逐漸的接受了城市裡的思維,自由戀愛,不著急結婚。當時這事出的時候他才23歲。因為他比我大12歲正好一圈,所以很好記。方便記憶就叫他A。

我國小也沒什麼玩的,就在廠里瞎蹦躂,他們沒事的時候就陪我玩。A呢算是開廠第一批工人,一直很開朗,直到接了個電話以後就悶悶不樂,有一天好像下定了什麼決心跑去了我爸辦公室,和我爸說了一段時間的話,就收拾行李走了。因為我喜歡和他們玩,我就問我爸他還回不回來,我爸當時抽了根煙說「還會回來的,不一定什麼時候就是了。」

後來有一天我和爸媽在飯店吃飯,我媽就讓我爸把A叫過來,說「這孩子估計這幾天都沒有吃好,讓他過來一起吃一點。」我爸點點頭打了電話。過了一會A就過來了。

從他們談話我才知道其中的事情

之前說了A已經變成城市思維了。但是他們家還是包辦婚姻,要讓他娶一個,他爸爸喝醉酒以後答應的婚事,如果他不答應,他爸爸會覺得在村裡沒有一點面子。就在電話里讓他回去結婚,可是他當時連是誰都不知道。他說即使他見過這個女孩,就算不喜歡也沒有選擇的餘地,父母說要娶就是要娶。

他在電話里揚言永遠不回去了,他爸就打電話威脅他說,全家男女老少都準備到城裡來找他了,他老家和我們不在一個城市,當時也沒有高鐵,也就是說他們家要先進城,再坐火車過來。他知道還有時間就和我爸說了,收拾了東西出去一直躲著。

後來過了幾天,加上我爸幫忙瞞著,事實證明期間來了十幾撥人找他。都沒有找到,在以為他們家人放棄的時候,他接了個電話,他爸說他阿么被他氣的病危了,電話里罵得特別大聲,沒開擴音都聽的清清楚楚。

他特別孝順,和我爸預支了工資就連夜趕了回去,回來的時候真相大白。一切都是騙他的,只是騙他回去結婚。而他回來以後確實已經結婚了,他說幾乎五花大綁的去的民政局,每天24h不停的有人來找他軟的硬的都有,說的聲淚俱下的也有,最後他阿么說「你真的要我在村裡抬不起頭么?我都快入土的人了。」他沒辦法了就同意了。

這是他的第一段婚姻,最後老婆出軌,妻離子散。他老婆還在村裡說他在城裡找了小三。說孩子都不養,事實證明孩子不是他的。

他的第二段婚姻,馬上要結婚了時候,父母仍然想橫加干涉,認為他應該娶他們喜歡的對象,他鐵了心說「你們再干涉,別抬不起頭來了,我死給你們看。」

他的第二場婚禮,我去參加了。大概是我參加過最簡陋的婚禮,但是他抱著妻子笑的特別暖心,我媽當時都悄悄和我說「你看這才叫結婚嘛。你看他笑得多開心。」

他兒子前幾天出生,還給我媽打電話來著,電話里他不停的在笑,說終於有自己的孩子了。

雖然他早就不給我家打工了,但是他還是想著我爸當時幫他的事情,所以還是有聯系。

雖然過程很擰巴,起碼結局是好的

但是誰也沒經歷過他的生活,誰知道那幾年他是不是度日如年呢


小警察夢醒:

不止是過去還有現在,對,就在當下

在你們這個Aorqu上還在看不起雙非;看不起財務自由;看不起沒有年收入過百萬…的現在!

……………………所謂的分割線……………………

暑假我在刑警隊里實習,顛覆我的認知和三觀的兩起案件就在我來時撞見了!

(鑒於案件正在偵辦,詳情我就不能多透露了,抱歉)

村霸D,今年36歲,對,還是個80後,高中畢業!從04年開始通過各種手段巧取豪奪同村人的土地,最常用的手段就是把其他人家地里種的樹和農作物砍掉,建圍牆圈起來!(好一個圈地大法)就這一個辦法他一直用到現在!佔了不知道多少畝地,憑藉此發家致富!跟他同村的人敢怒不敢言,怕在哪裡呢?他跟派出所的人熟悉,有一個無賴的潑婦老媽,認識所謂的社會人。他占其他人的幾分自留地,人家妻子看不過去在家他門口說了幾句話,第二天他一家人就登門打砸,並且把人打進醫院一個多月,報警的結果是不了了之。放高利貸,逼走同村人多年未歸;毆打某分局局長和家屬……現在還阻撓我們的調查工作!整個村裡人自己都說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苦不堪言,這可是21世紀的現在,被你們稱為盛世公平法制的社會!!!

就發生在我面前,還有村民說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就因為這一個人!啊呸,一個畜牲!

我去尼瑪的13,這次不把你弄進去,我跟你姓!

……………………簡略的分界線……………………

這起案件的嫌疑人已經來自首了,現在在看守所里待著。聽起來好像是皆大歡喜,但我卻一點也高興不起來。。。。

原因無他,這個村霸D從來到刑警隊從問筆錄就一副愛誰誰的刁樣,做筆錄做了5個小時,那9頁的A4紙上基本都是無關痛癢的小事,在他說來什麼大事都是小事…這無所謂,人之常情嘛,都不想攤上大事,能辯解就辯解,我可以理解。

但是我理解不了的就是在問完筆錄以後去醫院體檢的時候,師傅的手機一個接一個,D所在村管轄的派出所所長希望能跟D通電話,就連所里的指導員都來給D送煙,你們可以想balbalbal反正我也只是在心裡想想而已。

體檢完去看守所里,看守所當晚值班的跟D很熟,熱情地問吃飯了沒呀,我那還有麵包…What fuck?最後的結果是給安排一個最好的監房,我都只能靜靜地看著。

第二天去提審D,遇到刑警隊的同事,一看D在裡面,也是熱情地去買水買煙…

他怎麼認識刑警隊的一大半人???就連看守所的也認識?他是不是早就想到這一天?

回局裡的路上我師傅跟我說,這D挺會做人,不然也不會認識這么多人,可就是對他有用的人他才會做人,像村裡的鄰居包括他親叔,他都看不上才會這么肆無忌憚。

但就是這么一群他看不上的人,如今把他送了進去!

可是這些腐敗都發生在我面前,我竟無能為力,也不算腐敗吧,就是送一個人情。我這樣安慰自己…

算了,也許有認識的人在Aorqu,我還是匿了吧


匿名用戶:

A公司在年初跟一個農民簽了個契約,協議按當時的價格收購這個農民今年種的洋蔥,並且付了一部分定金。所謂訂單式生產。

到了收貨的時候,公司來上門取貨了。發現這個農民把洋蔥高於契約定的收購價2分錢賣給了B公司。沒洋蔥交給A公司了。農民也就多賺了一千塊錢吧。

A公司氣壞了,當時我們定了契約說好呢。我定金都付了的。

農民不以為意,人家出的價格更高。憑什麼我不能賣?契約又怎麼樣?

A公司說,算了,你把定金退給我。

不退不退。算你今年收我洋蔥的定金了。

今年你要在賣給別人,我這生意還做不做了?必須退!

結果還是沒退定金。A公司將農民告上法庭。毫無意外贏了。但是農民一直在外宣傳大公司欺負他一個人。沒事就去上訪。後來A公司也不想惹這種滾刀肉了。那定金錢就沒要了。大概也就萬把塊錢吧。

但是這世上就是冥冥中註定有報應。農民酒駕機車摔斷了腿。損失遠遠超過了他昧的那筆定金。


楊永仁:

流言蜚語。

更讓我明白了有些人窮,那是真他媽的該窮,嘴都他媽的管不住還想幹啥大事兒啊,每天沒事拿著鋤頭挖挖地弄點菜隔兩天跑到縣里賣了買包黃果樹抽就美滋滋啦啦。


匿名用戶:

我村裡一個老人,她兒媳婦嫁過來沒幾年就死了。

雖然幾年過去了,可老人還是不願意承認他兒媳婦死了的事實。就在那時,有人對老人說:「你兒媳婦死了」。

老人立馬反駁,說:「死了,你才死了,昨天我還看見她買菜呢」

這是我爸的幾個朋友來家裡做客,對那些客人說的故事。

故事說完以後,無論是我父母還是客人,都張著大嘴在那裡哈哈大笑。

他們居然笑的出來!老人不願意承認自己的親人死去的事實,在他們看來居然很好笑!

原本悲傷的一件事被他們當作笑話來講。這些農村裡的人啊!不僅恐怖,還很惡心。

————————————————————————

有人說看不懂,就改了一下答案。


龍偉平講故事:

我一個沒出五服的堂兄弟,因為左眼殘疾,加上性格木訥不擅言辭,年近四十還沒有娶媳婦,他媽為了抱孫子,托關系花錢在外鄉給他找了一個女人,女人當然也不是正常女人,是個駝背。

駝背來的那天,全村老幼婦孺跟看猴戲一樣跑過去看熱鬧,臉上掛著蜜汁微笑,這在當時幾乎成了十里八鄉的笑話。

對駝背女人,我印象不可謂不深刻,她方臉粗眉,又懶又矮,留著男人一樣的短髮,臉上永遠有肉眼可見的泥垢,大夏天也可以半個月不洗澡,身上臭烘烘的,走到哪兒都是別人嫌棄的對象,三十好幾的人了,還跟小孩子一樣經常拿幾塊錢去小賣部買辣條吃。

這種混亂的組合關系大家也可想而知,他們並沒有領證就同居了,原因是駝背的婆婆擔心駝背沒有生育能力,怕結婚再離婚會影響兒子聲譽,所以決定讓他們先試婚,慶幸的是,駝背肚子爭氣,沒幾月就懷孕了,生了個女孩,還是順產。

緊接著沒多久,駝背就跑路了,聽我媽說,她是被一個看相的聾子勾跑了,那個聾子經常在附近幾個村看相,知道她喜歡吃零食,於是就在小賣部給她買了一袋零食,然後她就開開心心地跟聾子跑了。

當然,這些是明面上的,我覺得她跑路還有另一個重要原因——她不堪忍受婆婆的虐待,生了孩子後,她婆婆就不怎麼在乎她了,不僅嫌她懶臟,還嫌她吃得多。

駝背小孩心性,喜歡吃辣,吃飯多夾點泡菜都會被罵,她婆婆打心眼裡討厭駝背,什麼污言穢語都往她身上招呼,看不慣就用指甲掐駝背,掐得駝背哇哇大叫。

有時看到駝背擼起袖子跟一群小孩玩遊戲,她手臂上那一塊塊掐出來的青印讓我很好奇,便問她怎麼弄的,她喇叭嘴,也不會隱瞞,就說是婆婆打的。

這樣不待見她的婆婆,知道她跑路不僅沒去找她,反而還很開心,一個駝背,跑就跑了,反正孩子生了,目的達成了,駝背不在,他們還免受旁人笑話。

至於駝背娘家,他們更不會費時費力去找,駝背嫁人對他們來說是天大的喜事,更何況還換回了一筆錢,退一萬步,有幾個人會去找個沒用的累贅回來折磨自己?

那種不計代價的善良濃度太高,除了影視劇,現實生活從來少見,說到底,天底下所有關系不過都是權衡利弊後的結果,血濃於水又怎樣?該狠心的時候人們從來沒有狠不下心。

再後來,我也上高中了,離家越來越遠,駝背的消息知道的也越來越少,聽說她跟了聾子,又生了一男一女,但好景不長,她又跑路了,原因大同小異,聾子騙她回去根本沒想真心跟她過日子,他只是看中了駝背的子宮,想讓她給自己生個孩子續個香火。

既沒有生存能力,又好吃懶做的駝背,就這樣到處跑,誰給點吃的就跟誰上床,跟完聾子跟痴呆,跟完痴呆跟瘸子,成為一個又一個底層殘障男人的生育工具……

再後來,就徹底沒駝背的消息了,不過在那樣一個暗黑大環境下,結局可想而知。

說這么多,不是想講什麼大道理,也沒有剖析人性的意思,人性怎麼剖析?人性是黑白之間那一抹難言的灰,像迷濛大霧,濕濕嗒嗒。

人世間不存在太過鮮明的善惡,活著,活在人間,誰沒一點無法言說的苦衷?

佛說眾生皆苦,大概如此。

————————————————————————

那時還沒有計劃生育,村裡有很多生了四五個兒子,卻沒有一個女兒的老人,這種老人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幾個兒子成年後幾乎都成了白眼狼,自己娶了媳婦,住進新房,卻把七八十歲的老爹老媽留在快要倒塌的泥胚房裡,幾個兒子還經常因為老人的贍養問題互相撕逼,鬧得老死不相往來,反正是豬狗不如。

要是老婆子先走,對老頭子他們還是有些忌憚的,要是老頭子先走,老婆子一個人幾乎拿那些白眼狼兒子沒有一點辦法,那些兒子被媳婦攛掇,互相推卸贍養義務,把老人當皮球踢,有時候甚至連飯都不給吃,這一點也不誇張,我見過很多老人為了養活自己,八十多歲了還種著近十畝水稻和其他農副產品,大夏天背著噴霧器,穿行於比人還高的稻田裡噴農葯,即便中暑中毒死在田裡也沒人知道。

比不孝兒子更可怕的是老人自己,她們聽不得別人說自己兒子不孝,會竭心竭力為白眼狼兒子爭辯,心甘情願讓他們吸干自己最後一滴血。

對比城裡跳廣場舞經常聚會旅遊還說生活孤寂的大爺大媽們,農村老人的晚年簡直慘不忍睹。

新聞上報道的那些生病了不想拖累子女而自殺的老人真的不是個例,你如果親眼看到他們,你就知道,他們是發自內心覺得死是解脫,他們不貪生,不嫌壽短,不懼死亡,因為他們吃了太多太多人世的苦,而且無人理解,他們知道生比死更殘酷,死是對自己最好的恩賜。

——————–有點兒迷人的分割線—————–

可能是Aorqu最純粹的故事專欄,關注收看後續更新。

龍偉平​zhuanlan.zhihu.com图标


匿名用戶:

小時候,老家農村赤貧,違反人性的問題和極度淳樸的事情交織發生:

反面事例:

1.某農婦去幾公里以外的山腳挑水回家,其兒子調皮打倒其中一桶水,該農婦想不開傷心欲絕服農葯死了。

2.兩家因100平米左右的土地爭執不下,一個依據是祖業,另一家依據是新中國承包,最後大打出售。其中一家請來陰陽先生,意圖下咒要咒死另外一家的兒子(當然無效)

3.某家生了2個女兒直接送人了,原因是計劃生育怕被抄家。

4.某農婦磨了十斤玉米面要做玉米粑,磨完放到家裡,其兩個兒子在家拿玉米面打仗,農婦回來時候玉米面滿地,把兩個兒子揍得快死了,自己也暈過去了。

正面:

1.天黑了,一陌生人敲門,說是彈花匠(就是製作棉被的匠人),找個住宿,農戶直接收留,還給他們做好吃的,免費安排住宿。

2.一啞巴+傻子晚上走到門外,渾身惡臭加滿頭虱子,該農戶直接收留讓他住宿,並且給他吃的,第二天一早發現傻子走了,把自家地里留做種的黃瓜和茄子全部偷走了。


匿名用戶:

現在是晚上11點,特意找到這個問題來寫回答,因為實在心裡堵得慌。安徽北方農村,弟弟結婚,趕回老家,高高興興的喜事,可是三觀盡毀到嘆為觀止。

新娘子從縣城酒店出發,剛出酒店門,一群老頭老太太堵住門,喜糖喜煙看不上,要紅包,提前包的5塊一個的紅包,酒店老闆出面,一人給了一個勉強放行。

路上,但凡有紅綠燈,我說的是但凡,都要極其小心,一不小心沖上來一群老頭老太太,繼續要錢,煙不能一根一根給,一包一包地發;紅包看”生意”好壞,如果後面沒其他婚車要攔,每人給5塊10塊的紅包根本看不上,好話說盡也不放你走,吃准了你大喜的日子只能花錢了事。

問題的關鍵是,這樣攔路要紅包的,你一個都不認識,職業劫道的。沒有人報警嗎?有的,中國人講究個吉利,大喜的日子報警,可見被逼成什麼樣了。報警了又能怎樣,都是一把年紀,摸不得碰不得,警察教育一番,不影響下次繼續劫道。

縣城開到家,三十分鐘的路程,一條煙幾百塊錢能解決已實屬”幸運”:據說有倒霉的一直被攔,接一趟新娘子上千塊錢”過路費”;更有倒霉的,車上拉的煙酒,攔路的上手搶走……

到家了可以辦喜事了吧?職業乞丐,不,職業勒索犯又來了。農村辦事愛熱鬧,嗩吶喇叭吹起來,循著聲兒就來了,嘩啦啦三輛電瓶車下來五六個人,號稱要飯的。可這要飯的,不要飯,要錢!一人十塊?不行,一人二十!給完二十,繼續要。你敢不給,人家把頭一昂:信不信我打個電話再叫幾個車來?好嘛,五六百塊錢又出去了。

不是沒有聽說過這個惡習,自媒體時代,有人上載了老頭老太太攔路的視訊,我義憤填膺,斥責這是以偏概全惡意中傷,因為我在家鄉近二十年的生活經驗里並沒有這么惡心的事情。可現在,我恨不得舉起手機,拍下他們每一個人的臉,讓全中國都看看,人,可以醜陋成什麼樣子?

弟媳婦結婚前送的兩瓶茅台,據說一千多一瓶,我也不認識,不細究,此處理解為”兩瓶不捨得喝的好酒”,爸爸留到叔叔姑父們都在才拿出來,他們不好意思多喝,很多人分了一瓶,剩下一瓶在電視櫃上忘記收起來了。農村辦喜事,酒席擺在房間里,宴席上酒管夠,大概幾十塊錢一瓶那種,可是偏偏有人發現了那瓶好酒,直接打開,喝到一半我爸才看到,開酒的人還很得意「別說這個酒,就是比這個再高兩個檔的,我要喝,我叉叉(對我爸的稱呼)也得給我喝」,逼著主人家點頭附和。

家鄉,家鄉是什麼?不是記憶中溫暖熟悉的地方,是你每回去一次,就失望一次的地方,最後變成你再也回不去的地方。

我的家鄉每次出現在新聞里都是負面新聞,被人指點紛紛,我極力維護,可我的辯解一次比一次蒼白。

我不強大,我很渺小,我想要有個溫暖的故鄉,讓我驕傲地向人提起,當有人詆毀它,我站起來維護它。

很可惜,我沒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