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農村什麼讓你感到最恐怖?

問題描述:中國農村什麼讓你感到最恐怖?
, , , ,
TheIdiot:

有個遠方表弟,今年剛畢業,找工作,臨時住我這兒。大學時交過女朋友,畢業後分手了。我媽是個熱心人,得知表弟單身,要給他介紹兒時玩伴的女兒。

女生不大,24歲,但是父母已經很著急了,而且想要找一個老家是一個地方的,學歷至少大學部的。這樣的條件,在他們的圈子內,滿足的男生很少。

了解了男生的情況後,女方父母很滿意,當天就表示要男生加女生的微信聊一下。

還是當天,女生母親打電話,明確的告訴我媽,她不同意了,因為,男生屬狗,女生屬雞。

聽完,我目瞪口呆。

然後,我媽一字一頓的說,要是我,我也不同意。


匿名用戶:

基層貪腐

就拿我們村委會來說吧,位於西南某省,經濟相對比較落後,可蛀蟲簡直不可勝數。

一個小小的村委會主任,一連幹了十幾年,有房有車,車子大概十多萬,過年的時候家裡一面牆上都是火腿。可是他整天不是待在村委會辦公室,就是到鎮上、乃至縣里、市裡應酬,家裡地也沒怎麼種,那麼這些東西怎麼來的呢,大家都懂的!

開會的時候,他親口說:「我們的工資也不高,一個月不到幾百塊錢,當了這個主任,也只是為大家辦事,我們不會貪國家的錢,更不會貪你們的錢。大家要信任我們,理解我們,我們中國共產黨始終是為你們辦事的。有什麼矛盾,不要和我們的工作人員沖突嘛,你說我們每個月領這么點錢,你們要是還不配合工作,那我們有什麼幹頭?」

我可去尼瑪的吧,就這種人,還一口一個「我們共產黨」,你也配?黨的基層形象早就被這些人敗光了。你說工資少,工資少不願意干滾吶,那你怎麼幹了這么些年,你思想高尚?我呸。

隨便聚個例子,大概三四年前,村委會的文書,也是村委會的二把手,把二十餘戶村民賣烤煙的錢挪為私用了,多的四五千,少的六七百。後來有的村民實在忍不住了,就去鎮政府投訴了,說是馬上給解決。實際情況呢,由於錢已經花光了,這個二把手竟然和村民私下商議,用低保戶的名額來抵償烤煙費用,一年也有好幾千,就這樣村民也答應了,事件就此平息。此處村民的問題我們先按下不表。

再說修路,隨便拉幾車石頭墊一下,糊弄過去,剩下的錢就又進了他們的口袋。

直到近幾年,基層反腐抓得也有些緊了,他們才收斂了一些。去年,上面來人視察,談起村主任的車來,問他買了多少錢,他說,就是一個二手車,才買了九千,呵呵。

由於經濟欠發達,這些貪腐跟中東部比起來應當只是小巫見大巫了。正是這些基層的蛀蟲,骯臟的蒼蠅們,敗壞了黨和政府的基層形象。村民們的軟弱妥協,目光短淺和「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態度,自然是助長了這些人的囂張氣焰。

千里之堤,潰於蟻穴。我們的農村基層自治組織建設仍然任重道遠。只有從制度層面清理了這些蛀蟲,才有農村的加速發展。


匿名用戶:

我來說一件剛剛發生的事情,真的讓我感到非常「恐怖」!

今天開車去農村參加婚禮回去的路上,去加油站加油。然後,加油站的員工提醒我們的車胎癟了。我們估摸著可能是農村的路太差了,車胎被扎破了。

我爸認為:農村人生地不熟,去修理店容易被宰,還是換備胎吧。

我認為:備胎上高速前不安全,而且帶的便攜式換備胎的工具,比較費時費力,建議去修理店看下情況,換個新胎。

最終,我們決定:至少先去修理店看看,問問價錢再做決定。

就在快要開到修理店的門口時,「哐當」一聲,車的前半部分陷進泥坑裡,下車才發現,好好的柏油路中間 生生斷了一段,中間剛好的泥坑。

(實景圖是百度的,我們的情況是兩個車輪都陷進泥坑裡)

當時大家都懵逼了,跨省、農村、陌生環境、一臉懵逼,叫吊車過來?

為什麼中間這么大泥坑沒有警示標志???

因為就在汽修店的門前,老闆走上前來,說到,「這個路在修,好多車都在這吃了虧!」然後拿了許多木板和磚塊墊在車下,我們反應過來可以試試倒回去。

鋪好磚塊和木板,汽修老闆和我們一起推車頭,我爸開車,然鵝,失敗!

汽修老闆拿來千斤頂,一起搬起70、80斤的大石塊墊在車下,動作嫻熟的我開始懷疑汽修店老闆是不是靠這個賺錢?否則怎麼連個警示標志都沒有。

路上有位60歲,頭發花白的大爺看著這個場景,臉上笑著說道「這怎麼辦,這怎麼辦?」然後停下了車,看了看。(我心想:唉,看熱鬧的不閑事兒大,冷眼的「看客」,)

我們繼續搬磚塊,墊石頭,墊木板。

正在我們再次嘗試到車的時候,頭發花白的大爺竟然加入了我們推車行列。

媽呀!這不是來碰瓷的吧!?我感覺叫住了大爺:「大爺這兒危險,您離遠點,小心傷著。」

然後車內踩油門,我們和汽修老闆推車,頭發花白的大爺沒聽勸依然加入了我們推車行列,我也顧不上了,把車弄出來要緊!

「1、2、3!」伴隨著飛濺的泥巴,車終於出來了!我們鬆了一口氣。我爸趕忙遞煙給幫忙的大爺和汽修老闆,他們擺擺手,「不抽,不抽」

看看一生泥,一手泥,汽修老闆招呼著我們趕緊去他家洗洗,我們洗完去找大爺,人已經默默離開。(滿心懊悔,這哪是「看客」?分明是做好事不留名的「雷鋒」啊!)

汽修老闆拿著工具幫我們檢查車胎,沒啥問題,車胎沒破,就是太久沒加氣了。

虛驚一場!

老闆,多少錢?

沒事,沒事,5塊錢吧!

…我們總是帶著城市裡的「市儈」去揣度農村的「淳樸」「善良」

「宰客」、「碰瓷」、「故意設陷阱」這些明明鮮為人見的事情,被新聞媒體曝光後,似乎變成全國各地都會發生的事情……

因為剛剛親身經歷,又無意中刷到這個問題,看了一些回答,實在覺得我應該說一說。即使不會有幾個人看到。我也應該盡我所能讓更多人知道。

中國農村的「善良」「淳樸」讓我感到最恐怖

以上


Aorqu用戶:

我來說一波吧。

不匿。身邊沒人玩Aorqu,不怕被看到。

我老公的老家是廣西桂北的一個小地方,在他們那個村子,十足刷新了我的三觀。

1.恨人有,笑人無

我和老公結婚多年,一直沒有所出。前幾年是我老公精子存活率,低要不了,這幾年他的身體好了很多,但我的年齡也大了,例假不正常,自然受孕比較困難。也一直在積極調養身體準備試管。這些事我從來不瞞別人,也實話實說,說自己的身體不好,比較難懷,需要借用現代技術,但準備工作比較繁瑣。那個時候老公他表弟都有二胎了,他表弟的媽天天來問我:「你怎麼還不生啊,再不生你就真的生不出來了,你看我們家三年都抱兩個了!」真的不誇張,天天問,我解釋一次、二次,我自己都不記得解釋了多少次!她轉身就跑去和別人說,說我和我老公兩個人「斷根絕妹!」,聽說她說的時候,滿臉的笑容。我¥%…………&¥#!#$%

我的學歷比較高,至少他們那個小山村還不曾出過我這樣學歷的人(其實也就是一個普通的研究所畢業)。我沒有工作,日常就是在網上寫寫東西,做做策劃什麼的,收入也還算可觀,不用去公司上班就可以有不錯的收入。我老公的那些親戚啊,一個兩個恨得那樣子我也不好說了,電腦都被他們暗中下了幾次毒手。還一個個不知羞恥的來問我:「你那麼會找錢,帶帶我們家的孩子吧!」我問:「你家孩子什麼學歷?」來人答:「不錯了,國中畢業,也很會寫東西!」我就呵呵了,你讓一個國中生來做我做的事?你憑什麼覺得他能做得好?我說:「不行,學歷太低,達不到要求!」這些人就在外面到處說我為人自私,只顧自己賺錢,明明錢來得容易還不教別人……我又只能呵呵了……

2.關系混亂

關系混亂、關系混亂、關系混亂。重要的事情說三次。其實,關系混亂不只是在農村,城市也是一樣的。只是城市大,人家不吃窩邊草,感覺就好像沒那麼混亂。但農村不一樣,地方太小了,真的太小了,你在家放了一個屁,第二天全村都知道了。而且他們有一個問題,就是專愛吃窩邊草!!!

老公最小的舅媽前幾年就和村裡的一個男人發生了關系,被村裡的長舌婦知道後整個村的人都知道了。而他舅舅做的事也讓我覺得可笑,他跑去找那個男人,讓他賠錢,好像最後賠了1000還是3000塊,然後樂呵呵地走了……

最可怕的是他二舅媽,這個女人的浪是出了名的,除了和村裡一波男人有關系,還和其他村的人有關系。就連我老公的爸爸(繼父)都和她有關系。那次晚上我和我老公的弟弟出去散步回來,他爸爸喝醉了,一直等我們回家,我們回來後他騎著摩托出去了,我當時還詫異,十點多了,對於農村來說很晚了,這時還要出去幹嘛。我眼看著摩托的燈光慢慢地、慢慢地去到了二舅媽家後停了下來。我也挺三八的,沒走大路,直接從小河邊悄悄來到二舅媽家的屋檐下,聽見了一些本不該被聽見的東西……那時,我也相信了他人的話,這個二舅媽,真就一個字,浪。

3.喝酒風氣讓人無法接受

這應該不是所有農村有的,是廣西桂北特有的,廣西有這樣一句話:「河池人喝酒,喝死當卵!」在他們那裡,因為喝酒而死掉的不再少數。男男女女都一樣。我不愛喝酒,一起吃飯的時候他們老是叫我喝酒,我說我不喝。這時有人就會說我不給面子,我不尊敬老人家什麼的!妥妥的道德綁架!

男人喝完酒愛打老婆,女人喝醉各種醜態!有一次見了一個叫賀X的女人,喝醉後直接在大馬路上脫褲子尿尿。那尿隨著大路的緩坡一直流一直流,流的好遠!看著那長長一灘的尿跡,我都為她尷尬,她還光著屁股在那不願意起來。

4.還有太多了,有人看再更吧……

=================我是華麗的分割線++++++++++++++

先對大家的評論回應一下下:

1.大家對我和我老公弟弟晚上散步有疑問。先申明一下,我老公的弟弟是他同母異父的弟弟,現在讀高二,當時他只讀國小,晚上想吃零食,我帶他出去買~~

2.我不住在那,只是每年暑假會回去兩個月,因為我老公媽媽身體不好,每年都還是會回去的。

3.河池的姑娘大多數都非常好的,非常勤勞節儉,是好姑娘。只是男人嘛……呵呵……我老公只能說還行,比起多數河池男好,但並不是真正的那種好男人。也愛喝酒,喝醉了也愛發酒瘋,但不好意思,他打不過我,喝酒了收拾他一下就老實了!(本人從小練習跆拳道)

4.有人搬出了方文山、李白。說方文山只是中專也能寫得了東西,李白也愛喝酒還不是千古留名?我想說,我也非常敬佩方文山,覺得他寫的歌詞非常驚艷。但要知道,我寫的東西是專業的,是別人給我實驗數據,我做SPSS分析寫成報告,或是指導大學部生、研究所寫論文,如何選題,如何開題,如何調查……國中生真寫不來呀。還有李白,我承認他愛喝酒,我也曾說過李白喝酒寫出了千古名句,而那裡的人喝酒只會發酒瘋了,這是酒品的問題,和酒沒有關系,OK?我最愛的索隆還不是一個無酒不歡的路痴三刀流?不接受反駁,略略略,就不接受!

==================我又是一條華麗的分割線了===========

還有人看的,再說幾個吧

1.賭

桂北農村有一種叫「彈寶」的賭博方式,就是一個碗里放兩個一元硬幣,猜單雙。賭起來很瘋狂。我老公村子有一個劉姓的男生,88年的,娶了一個95年的漂亮老婆(河池金城江人,河池姑娘真的都挺好看滴,和桂林柳州女孩差不多,嘿嘿),真的很漂亮哦,連我一個女人見到都流口水,而且這個女孩還給他生了一對雙胞胎。我覺得他簡直是人生贏家啊,但就因為好賭,欠了很多錢(都是私人的錢,沒有欠銀行或網貸),家人幫他還了多次,最後還欠了90多萬吧,具體多少我也不清楚,反正他跑了,聽說在南寧,不敢回家,回家也是偷偷摸摸的。本來好好的人生,硬是被自己弄得一塌糊塗。我不止一次和他說:「你這是一種病,臨床上叫病理性賭博症,要去治療的,屬於心理缺陷的一種。」他只對我說:「怎麼可能!」

還有六合彩,一賠四十的那種,很瘋狂,各個村時的小賣部都有人在賣,上面還有大頭,小賣部拿提成,賣100元拿5元提成。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在買,他們還叫我買,說有內部消息的。每到開獎前一天,都會有一些所謂的報紙、白小姐爆料什麼的東西。他們總是對圖里的東西猜裡面的數字。直到有一天我把圖里的數字1-49都找了出來,他們都不說話了……但是,這仍然阻止不了他們買六合彩的熱情。

2.貪小便宜

太具體的我就不寫了,就寫一個政府扶貧的吧。他們小山村屬於精準扶貧的地區,有些人家還沒有廁所,如果你自建廁所,政府會給一間廁所大概2000元的補助吧,具體多少我不記得了。有一戶人家一口氣建了8個廁所,本身家庭就不困難的,還要賺一筆政府的錢……這里的工作人員也是搞笑,反正你廁所建起來了就給補。後來我查了一下政策,最多能補到4000元,到村面只會少不會多,那多出的部分進了誰的腰包就不知道了。反正他們大家都覺得這樣,很好!

3.吸毒

廣西桂北吸毒的人好多呀,他們那個地方的人更多。2008年我老公一個從小到大的朋友就因為吸毒過量死了。當時我們在南寧,他經常來,一來就脫褲子(捂臉),然後拿針刺自己的大腿內側……注射完之後很難受的樣子,那時我還專門寫了日記悼念一下,以下是部分節選:

玉,我想今天你已下土,不能去看你,願你一路走好,希望你來生能幸福!!!!!

你再也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這對你來說是不是一種解脫?是不是一種釋懷?你走了,你的爸爸媽媽怎麼辦?聽著你爸爸的聲音,我的心一點一點的破碎,那是多麼絕望的聲音?多麼無助的聲音啊,你知道么?

……

他死於吸毒過量,2008年情人節,2月14日,大年初八。他是獨子。

還有一個晚上,我在一個酒店門口接老公的侄子,在酒店門口看到有人在做毒品交易,他們絲毫不掩飾。好像一切都是那麼的理所當然。才記起多年前從南寧來到這個小地方,因為路程遙遠,到了縣城內急,找到一家網咖解決,卻在網咖的廁所里看到好多支帶著血的針管和針頭!

補充一個喝酒過量死的。那個男生是我老公的朋友,叫孫X,很帥氣陽光的一個小夥子。在南寧的時候見過,酒量超大,沒見醉過,大概是14年的時候,他們聚在一起,我見他的臉色很不好,又黑又青的,另一個朋友讓他一定要去檢查一下身體。大概是因為真的不舒服,那次他去檢查後就離開南寧回到了家鄉,聽說是肝出了問題。可是他戒不了酒啊,在醫院住院的時候拿一個礦泉水的瓶子裝了一瓶的「天龍泉」,有時是「德勝」。趁著護士不注意就喝幾口……這種做法他不是第一個,也不是最後一個,在醫院那些因為戒不了酒的都用這種方法。其實每個人都知道礦泉瓶里是白酒,只是沒人再願意去理會了。終於有一天,2016年某日,他又把自己喝多了,自己關在房間里,第二天死在了自己的床上,床上床下全是血!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個帥氣的小夥子最後走的時候居然是這樣的樣子!

前段時間國慶回去,見到他的爸爸媽媽在河邊釣魚(我和我老公超愛釣魚,回老家的最大目的就是那裡的水好,釣魚超爽的~),好單薄的身體,在風里瑟瑟發抖。我們遠遠地對望著,卻不敢走近對方,怕讓老人家想起不開心的事。。。。。。。。。。。。。。。。。。。。。。。。。。。。。。。。。。。。。。好像很多人對我的工作感興趣,如果想在家工作或兼職的,私信我。不敢說多,一個月千把塊是可以的。

++++++++++++++假裝分割線+++++++++++++

有人說,我地域黑;有人說,我三八;有人說,我不保護別人的隱私……

我只想說,生活遠比你想像的更復雜,不要用你自己的角色代入他人的生活,也請保留你的意見。

你所看到的不一定是事實,你所知道的也不一定是真相,你所知道的真相也不一定是真相的全部。


我有一個仙女棒:

受害者和施害者恰恰是同一個群體。

他們的雙腳同時站在兩塊地皮上,得了一口喘息的人要立馬踩上別人一腳,以出一口被凌虐的惡氣。

譬如在廣大的農村地區,典型經濟落後的男權社會中,欺壓女性最狠最毒的,其實不是男人,正是女性群體本身。

她們用暴力,用流言,用白眼,彼此傾軋著,彼此輕賤著,彼此物化著。

「多年媳婦熬成婆」是句很驚悚的話。婆婆管教甚至不同程度地虐待媳婦,被視作為一種苦修似的歷練。

一個垂垂老矣的女人,貪婪地享受著作踐媳婦的權利。只是因為,她曾經就是那個伏低做小的兒媳婦。


匿名用戶:

我也是農村出來的,現在也很少回去了。

就說一件事。

過年我姑父來我家拜年,他兒子跟他一塊上了酒桌(應該16.7吧,不太清楚了),平常就挺討厭他的,滿嘴放炮什麼事都不幹一個人。

當時我爸正好同事來在談事情,我媽在做飯,我就坐在沙發上跟女朋友聊天,他和他兒子在討論他兒子的十幾個女朋友。。。。。。

然後突然我姑父問我研究所畢業做什麼啊,我跟在聊天就隨口一說應該去百度吧,雖然想著隨口一答完事了,但是還是放下手機抬頭,然後專心的看著他們回答。然後我姑父就直接轉頭跟他兒子嘆了特別重的一口氣,唉,又是個沒用的只知道顧自己的。

我:????

然後他們倆扯了有一會,然後他屁點大的兒子突然跟我說,哥哥要不你去交警隊當臨時工吧,研究所肯定能去,到時候我開車你還能照顧照顧,有點用。。。

我:????

原來在他們思想里,我爸媽辛辛苦苦培養我20多年,我努力讀書搞好人際關系原來是為了除了親戚關系一點都說不上熟的他們做貢獻的。。。

我只是舉例,這不是少數,也不是個例。

補一句,我家全國百強縣,東部發達地區的,這兩年查環保之前基本村民都在自家弄個小廠子,現在環保查的嚴好像廠子都不太行了,但是旅遊業也蠻發達的。

所以,不封閉,不落後,窮但是溫飽吃穿住行一般教育足以,謝謝。


女巫無無:

什麼中國農村最恐怖的已經過去了!我覺得是才剛剛開始!

小時候農村給我的感覺是至少是有善意的,淳樸的。

現在…

去年回過一次老家,物價貴,甚至比北廣上還貴,東西還次,假冒偽劣還賣高價。打個比方,假神仙水在北廣上只要幾十塊吧,在那兩三百。

年輕人以前都出去打工,現在回來了,不去了,幹嘛呢?

地是不會種了,或者說不願意種了,嫌累,又不賺錢

怎麼賺錢?

有兩個村是出名的電信詐騙,洗髮店的女孩子跟我說,那個村的女的頭都不願意在家洗,都是出來洗的。天天在家打麻將。男的也是黃賭,毒沒毒不知道。縣城幾條街都是色情發廊。大家接到的詐騙電話詐騙資訊最多是哪的?以前我覺得福建才幹這個,現在…

還有個村,我是從電視新聞上看到的,整村女人做代孕。有個婆婆還說借個肚子就有十幾萬幹嘛不做啊?

到處都是私家車,買不起沒關系,可以借啊,信貸公司遍地,不怕你跑,根在這呢。

一到過年,進價100的大衣賣五六千,因為租金十萬,就等著過年宰了。

道德下滑,懶了,又是很好被蠱惑,一旦經濟下滑到不行,農村扛不住了,不知道會怎麼樣

地方財政問題大家都知道,現在很多地方爆出公務員教師工資發不出去,有些開始跟下面人借錢了,利息高到脫離國情。

到處都是雷啊

這才二十年

換是個人這樣,那是沒得救了

這種人大家都叫地痞流氓賴子阿Q,除非遇到濟公下凡,不然就沒得救。不過中國不支持信仰,濟公下不了凡吧


帶頭大哥orz:

改革開放的春風席捲神州大地

上世紀九十年代,改革開放的星星之火,終於燃燒到了中部地區的偏遠小鎮。彼時,仍在田間辛勤勞作的人們,終於意識到改變命運的時刻已經到來,一個個摩拳擦掌,準備南下憑自己的一腔熱血搏一個前程了,最不濟也好見一見這世面。

當然還有更重要的原因。

從八十年代開始,部分地區農民除了要向國家交稅外,還要交納部分「提留」作為地方政府財政收入,當時的「提留」多以交糧食的形式交納,也有部分怕糧食不夠吃而交錢的農戶, 比如交棉花, 規定每戶必須按照規定的低價賣出多少棉花, 如果哪一年產量太小, 達不到量就要被罰錢,農民也把達到這個量叫做任務, 完不成任務被罰款, 也認為是理所當然。

就是在這種大背景下,農民的生計越發艱難,一年辛苦下來收穫卻寥寥無幾,這個時候南下打工自然成了救命稻草,反正交不起「提留」也是要罰款的,還不如外出打工,賺得更多,交完稅之後還能剩餘不少。

我的父親母親就是這股打工浪潮的參與者。

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作為留守兒童,我和弟弟也被捲入了這個浪潮,只不過是以「犧牲品」的身份。作為「犧牲品」的,還有我的眾多堂兄弟表兄弟。當然,這也僅僅只是整個南方內陸地區一個小之又小的縮影罷了。

改革開發所帶來的經濟文化沖擊,如同山呼海嘯般席捲而來,弱小的我們沒有任何辦法抵抗,我們中的大部分被摧殘得面目全非,只有少數幸運者得以逆流而上免遭屠戮。

現實總是如此,處處都是絕望。

東南西北中,發財到廣東

九八年過完元宵,父親母親將我們兄弟二人托福給阿公阿么之後,就匆匆離開了家鄉。幾個月之後,我才得知他們去到了湖南一個扳手廠打工,我們收到他們的信已經是那一年的端午了。仍然記得那是一封有八頁信紙的信,信封鼓鼓的,就像塞滿了鈔票一樣,信上提到了每一個人,說他們過得很好,就是工資不高,一個月七八百塊已經是極限,母親由於不能做重苦力活,工資低些,只有五六百。

好多年後,老爸提起那段往事都會唏噓不已,說那時聽人說外面賺錢容易,出去後才知道有多艱難,最苦的時候一個土豆要四五個人分著吃。

湖南的打工歲月並不理想,後來聽說廣東的行情不錯,父親母親決定去到廣東和我的叔叔舅舅們匯合。在我印象中,女人們大多是進了服裝廠,男人們大多都進了電子廠,具體是做什麼工作,就無從得知了。一開始,他們每年春節還會回來一次,後來就乾脆不回來了,只是按期寄些學費和生活費回來。

後來家裡通了有線電話,他們偶爾會去到公用電話亭給家裡打電話,問我們過得怎麼樣,成績怎麼樣之類,每次通話我們都很期待,不過最後關於要好好學習的訓誡總是當耳旁風了。

思戀之情總是很難抑止的,一年當中,外公也會帶我們幾兄弟去照相館拍幾張合照,然後寄到廣東去,具體在什麼地方我早已忘記。只知道一會兒在韶關,一會在廣州,一會兒又是惠州東莞深圳,總之,父親母親還有舅舅他們大概去過了廣東的每一個地區吧。

再後來,我的幾個表哥堂兄們也都國中畢業或者中途退學,紛紛加入先輩們的行列。這股持續了數年之久的打工浪潮似乎仍然沒有要褪去的意思,反而愈演愈烈。

新世紀的到來並沒有給人們帶來多少希望,從留守兒童成長到留守少年的我們,在無數的誘惑沖擊下誤入歧途,生活如此渺茫,外出打工似乎成了兄弟們唯一的選擇,不過好在可以一家團聚了。

工二代

二OO二年,隨著「提留」的取消,種地的成本顯著下降,糧價也有所增長,當初外出打工的人們見有了指望,又紛紛選擇回鄉種地了。畢竟人都是苛求安定的,在外漂泊這么多年早已心力交瘁。

我的父親是望子成龍的典範,他對我的期望似乎超過生活中的所有,眼看我上了國中,成績一直不理想,就匆匆趕了回來,一邊種地一邊督促我好好讀書。後來在我讀大學有一次暑假回家,他老人家回憶道:要不是老子當初早點回來監督你好好學習,你小子現在指不定在廣東哪個廠里打工呢。

父親自己受過了那份苦,不想自己的兒子重蹈覆轍,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不過,四十歲的中年人就說出自己這輩子已經沒什麼指望,要靠你們這一代來繼續努力的話,不管什麼時候想起來都是無盡的悲涼啊。

後來母親也回來,他們兩人承包了附近的一片地,開始種植果園了。那時候我和弟弟放學回家的第一件事就是做好晚飯,然後去地里幫些小忙。

在農村,大人們前半生的任務就是給自己的兒子掙一棟小兩層的洋樓,為娶媳婦做準備。外出打工的人們漸漸地也都實現了自己的目標,回家過完春節,然後帶著自己剛剛輟學的子女一起外出打工,這就是所謂的人多力量大了。然後等到孩子差不多到了十八,就開始到處給孩子相親了,往往都是閃婚,相親到結婚一個月都不到。這樣的婚姻自然大多都有問題,所以後來每次春節回家總是聽到母親說道誰誰家的兒子或女兒又離婚了的八卦新聞。

經歷了高速發展之後,珠三角地區的經濟終於趨於飽和,打工者的待遇再也沒有大幅提高。再加上ZF開始大力管制外來人口,那時候暫住證查的厲害,有時候半夜三更就有治安人員砸門,查到一個就罰款一百元。印象最深的是,聽到爸媽說,廠里不僅會押身份證,還會壓兩個月的工資,有時候為了跳槽,只好放棄兩、三個月的工資。

就是在這種背景下,南下打工者開始急劇減少。老一輩的打工者們開始回鄉重操舊業,而新一代的打工者仍然沒有放棄夢想,繼續掙扎在無盡的流水線上。

十幾二十歲的青少年們,因為外出打工而過於早熟,這是十分普遍的現象,和同齡上學的孩子站在一起,很容易就能分辨出來。那種滿是市儈和人情世故的談吐儼然已經是一個小江湖了,抽煙的姿勢和表情與港片里的黑幫人物如出一轍,讓還在讀書的孩子們敬而遠之。

春運:你體會過絕望嗎?

小時候從父母口中得知的春運,就只有「人多」兩個字而已。我的母親是典型的勤儉持家的農村婦女,以前春節回家,她總是喜歡帶許許多多禮物回來給我和弟弟還有阿公阿么,雖然大多都是比較便宜的物什,所以每年都能過一個愉快的春節。直到有一年,母親回家之後有些悶悶不樂,才知道是上火車的時候人太多好多東西都擠掉了,還有一個鐵桶都給擠癟了。

記得後來有一次看一部紀錄片,講的是打工族和春運的故事,當放到火車站人山人海,有人因為擠不上火車爬車廂窗戶的時候,母親竟然跳起來叫到:「哎呀,我們以前就是這樣的,人好多喲。」然後又像沒事一樣嘻嘻哈哈地繼續看電視。那時的我,對於春運還沒有太多認識,而對於母親的那份豁達和堅韌,也是成年之後才慢慢懂得。

其實,把那時的火車站比作人間的試煉場一點也不為過。真正體會到春運,已經是上大學的時候了,那時候大學是在遙遠的北方,第一次是父親送我,再後來每次自己擠火車,慢慢學會了要少帶點行李,一般是買不到坐票的,所以要提前趕到車廂的一頭,不過要找地方放自己提前買好的小馬扎確是十分困難的,到處都是人擠人站著,想要坐的地方只是奢望。只有等到中途人下了一部分之後才有機會找地方放置小馬扎,睡覺是不可能睡覺的,又沒有地方可以靠,還有不定時推小車叫賣零食的乘務員來來去去,不厭其煩。

再後來,大學畢業,隻身來到廣東找工作。一三年底,終於找到了自己的第一份工作,雖然工資很低,但我還是興奮的把這個消息告訴了所有人,我知道一直最揪心我找工作的是父親。也就是這一年,第一次見識到了廣州火車站的壯觀場面,這是比武漢和石家莊更恐怖的存在,我所看到的一切,只能用觸目驚心來形容。

想起來這已經是廣州數個火車站擴建分流後的結果,不禁悲從中來。這些年來,無數的年輕人前赴後繼,來到先輩曾經來過的地方。到底要如何才能從這場浪潮中掙脫出來呢,也許這當中很多被擠來擠去的人都曾想過這個問題,但最後都無法抗拒這洪流的沖擊,被迫湧向檢票口,湧向站台,湧向無盡的深淵。

好在現在買到票是一定可以上車的,不用像以前一樣翻車窗,就該萬分慶幸了。其實在火車上一天一夜不睡覺也沒有什麼問題,但是不吃東西不上廁所就有點難了。我總結出來的經驗是:1.盡量少飲少食,減少上廁所的次數,因為上廁所是要排很長時間的,而且要穿越不知道多少橫七豎八躺著坐著靠著的人;2.有機會睡覺就先睡,不管是什麼時候,保持睡眠充足,因為晚上大家都困了,是很難有地方睡覺的,而且孤身一人在外要注意自己的物品安全。

後來我發誓,以後回家絕對不會再坐綠皮車了,這份持續了好多年的痛苦,終於在我來到廣東之後的第三年終結了。

到處都是壞人

「在外面啊,到處都是壞人,特別是在火車站。」

父親母親總是這樣教導我們,特別是我去上大學,找工作的時候。所以我從小就牢記「出門在外,誰都不可輕信」,「窮家富路」,「天上不會掉餡餅」等這樣那樣的教訓。我想這一定是他們從無數血的教訓中總結出來的吧,少年時期的我們早早的接收了這樣一個殘酷的事實,這份強大的顛覆力量足以讓我隱藏起內心脆弱的善良和溫和。

長輩們常常用他們親身經歷的眾多故事告誡我們外面的世界有多危險。那時候滿大街都是騎機車搶劫的飛賊,舅媽有一次逛街就被飛車賊拽走耳環,耳朵被扯得鮮血直流;表哥牛仔褲的口袋也被人劃破,然後錢包被人神不知鬼不覺順走;同鄉的阿姨想要奪回被人搶走的背包,卻被歹徒砍傷手臂;還有很多很多被人勒索誆騙的故事,已經數不勝數了。

當我來到火車站看到互相依靠就地而眠的農民工,我的戒備之心甚至超過了憐憫之心,其實並沒有比他們好過多少啊,我這樣安慰自己。看著四處奔走的黃牛倒票黨,我沒有痛恨,只是冷眼旁觀著,想著都不容易之類的話。是啊,我也在為自己的生計發愁啊,哪裡有閑暇去管那許多。

這個世界是存在很多黑暗的,自己也因為善良被欺騙過幾次,但我的內心告訴我要追求光明和善良,這很矛盾也很痛苦。好在現如今廣東的治安已經得到極大的改善,機車已經全面禁止,但潛在的危險還不足以讓我放鬆警惕。

現狀

零八年全世界範圍的經濟危機,給珠三角地區的眾多中小型工廠帶來了極大的沖擊,一時間下崗失業者不計其數。但是,在偏遠的內陸地區,農業卻並沒有受到什麼影響。那時候養殖行業逐漸興起,似乎一夜間,家家戶戶都搖身一變成了養殖專業戶,我們幾家親戚也都跟風養起了雞。事實證明,跟風隨大流最終只會給他人做嫁衣。

家鄉的打工者大多沒了去處,有部分選擇北上謀生,所以山東天津河北等地又成了他們的選擇,甚至還有人跑到東北。我的幾個表兄弟們至今回憶起「北漂」的日子,都會暗自神傷。

常年在外打工的人,是很難繼續重操舊業的,習慣了每月固定工資的收入和常年車間簡單不費力的工作,根本無法再次適應田間的辛苦勞作,不僅收成全靠天意,收益期也變得長了太多。於是他們開始尋找其他出路,有點家底的開始開店做點小本買賣,沒錢的只好去附近打點零工補貼家用,我的父親就是後者。而母親一人操持偌大的果園和附近的農田,在農忙時節父親也會休假回來幫忙。

心一旦野了,就很難回歸平淡,而且隨著年齡的增加,老一輩更加無法堅守在自己的農田,因為體力已經大不如前。由於近年來國家對農村的保護政策,農村的生活質量越來越高,而且多年外出打工的人們見慣了世面,眼界自然也都提高,對於美好生活的嚮往,以及子女的婚姻要求也就越來越高。在這樣的情形下,原本回鄉準備安定生活的那些人,又在無形的壓力下再次外出搏命了。

就像繞了一個大圈,又重新回到原點。

什麼時候才是盡頭

我真的不想承認命運這回事。

二零一四年的冬天,我從廣州最繁華的寫字樓區,早早的下班,從34樓乘坐電梯,直下到一樓,然後走進樓下的捷運站,轉五號線,又轉三號線再轉八號線來到海珠區鷺江城中村。一路上,眼看得燈紅酒綠車水馬龍,再到人潮湧動一片狼藉。同一個城市每時每刻都上演著無數個這樣鮮衣怒馬和苦苦掙扎的鮮明對比。

一路上我的思緒萬千,看過母親工作生活的地方,我的心裡五味雜陳。隨意亂扔的各種垃圾,到處排放的生活污水,惡劣封閉的工作環境。這里,並不是打工者們的家,所以他們對這里的一切熟視無睹。這里,只是一個煉獄廠,大家來到這里打工賺錢,哪管你生生死死大浪滔天。

我沒有辦法阻止這一切。

後來我去看我那些在服裝廠打工的兄弟們,他們說大學生總算來了,要我請他們抽一百大洋一包的香煙,請他們吃拳頭一般大的螃蟹,我一一應允,也許是憐憫之心在作祟吧,我想。看著他們一個個舔著拖鞋,叼著香煙,回到污水橫流垃圾成堆的宿舍樓,我想著我還有什麼能幫到他們的呢。都是成年人了,個人自求多福吧,我只好這樣安慰自己。

這就是當初的留守兒童的後現代生活,他們將來會相親結婚生子,然後帶著自己的愛人再次來到這些熟悉的城市。

後記

我正在城樓觀山景

耳聽得城外亂紛紛

旌旗招展空翻影

卻原來是司馬發來的兵

……


M3小蘑菇:

最恐怖的地方就是很多觸犯法律以及違背道德的規矩,竟然是這些地方千百年來的最優生存策略,不這么做的家族更容易滅亡


匿名用戶:
窮。
這不是調侃,這是事實。
對於農村的所有印象,就是來自於我從小到大的家。
我家在一個小山村,去鎮上要步行三個多小時,我從六歲開始,除了放假,每天要走六七個小時的山路。因為鎮上有唯一的國小,每天早上,天還沒亮,小小的我,書包里除了書本外,還有媽媽昨天晚上準備好的午飯,可能是昨晚剩的飯,可能是饅頭和鹹菜就開始上路了,趕在七點五十以前到學校。對了,那時的我,很喜歡下雨或者下雪,因為這樣我就不用去上學了,一方面是因為山路難走,另一方面是我們學校全是土坯危房,怕雨雪天氣校舍崩塌,學校每逢雨雪,就不上課了,放假。
就這么走著走著,終於我從國小走到了國中,說來幸運,國中的時候學校終於蓋好了政府撥款建造的教學樓,一個五層的小樓和一個食堂,以前的校舍翻新加固,成為了我們的宿舍我終於不用再早晚走那麼多路來上學了。
不像那些勵志故事,我的學習並不怎麼樣,一個小孩子,每天起早貪黑來學校,可以說國小時候,我每天早上都是睡過去的,因為要起太早趕來學校了,我的成績一塌糊塗。
到了國中也沒有太大改觀,這么小就住校,沒有父母監督,學習態度可想而知。
國中畢業,沒考上高中,我就開始外出打工,開始是跟著一些年齡大我一點的人去,後來就是一個人出去闖盪。
就像我剛才說的,這不是個勵志故事,這么些年,賺的錢除了把我的家從那個小山村挪到鎮上,蓋了房子之外,所剩無幾。
抽煙喝酒的壞毛病我都有,粗魯無知愚昧不求上進大概就是我的標簽。
我大概就是Aorqu上最讓人討厭的自己不努力,只會怨天尤人的人吧。但是我真的很恨我家裡窮,我恨的是窮,而不是我貧窮的爸媽,我很愛他們。
只是我從懂事起,就在想,為什麼我去一次鎮上要那麼久,為什麼我住在山溝溝里,為什麼我要走那麼遠去上學?
如果我每天沒有那麼累,那麼困,我的成績會不會好一點,我是不是就是可以現在不那麼苦?
這就是我的故事,很平凡,甚至有點怨天尤人又無可奈何。
但是窮,僅僅這一個字,就貫穿了我祖祖輩輩一直到我,甚至我的下一代的一生。
因為窮,我爸爸年輕時去裝煤車,一鐵鍬一鐵鍬的往車里鏟,由於吸入了太多粉塵,現在才五十多歲的人,走稍微遠一點的路就感覺呼吸困難,喘不上氣。這也是我執意要在鎮上蓋房子的原因,實在不想看到他在受苦了。現在他就在家裡養身體。
因為窮,我媽一把年紀還要去給人家當保姆,因為她說她身體比我爸好,能幫我分擔一點就是一點,因為我現在娶個老婆成家還無望,她最大的願望就是看我娶妻生子。
但是娶妻生子這一點我是真的不敢,因為其實我國中畢業沒幾年,我們鎮上的國中又撤到縣城去了,因為年輕人都出去打工,這里生源少到近乎沒有。我們附近幾鎮的人上國中,要去更遠,花費更大的縣城去了。
其實花費還好,我就是怕,如果我有孩子,我外出打工,他一個人縣城住校,會不會又成為另一個我?
這個窮字會不會又在他或她的身上深深打上一個烙印,一輩子都洗不掉,逃不脫?
窮這個字,太可怕了,它影響的不是一個家庭,一代人,而是我們這個山村,甚至小鎮的所有人,還有什麼比它更可怕嗎?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