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農村什麼讓你感到最恐怖?

問題描述:中國農村什麼讓你感到最恐怖?
, , , ,
哈哈哈:

我是今年七月份參加的工作。十一放假回家我姑姑和她兒子也來我家看我阿么,我姑姑問我在哪個廠子幹什麼活呢?我說在某所做高能物理,她說物理?那正好和我兒子對口啊,我兒子物理學的就好(她兒子今年二十六了,國中沒畢業就輟學,一直無所事事個小混混,抽煙喝酒燙頭紋身,她兒子還吹牛皮說自己在某廠做設計主管,說起話來就是自己認識各種大哥各種砍人,月薪兩三萬,我們這的人都信以為真,可是我一問他工作上的事他絕對閉口不談,談起遊戲來倒是如數家珍,而且現在還要家裡給生活費。如果物理好也只能是國中物理好,還是考不上高中的那種)。我十一放假之前在單位看見一本中科大粒子物理的書,就十一拿回來看看,她兒子看見我在看書還說我都工作了還看書有什麼用?不帶圖的書我肯定不看。可能她兒子只適合幼稚園 吧。總之在他兒子身上你能看到各種東北被黑的理由。還有一天我和我二姑還有我侄子(國小六年級,天天只在遊戲上用心,崇拜各種社會大哥)在一個屋裡,我就趴在炕上看書呢,我二姑對我侄子說要不你別念書了,直接做你小叔的工作去得了(我的工作在農村人看來已經是很好了)我心想尼瑪老子讀得書都白讀了?現在怎麼是個豬就想上樹?


Aorqu用戶:

根源其實資源不夠,人太多···咦?燒了鄭和海圖的那個是誰來著??

表面原因就是沒人管了,大家都知道再爛的規矩都比沒規矩好的···

其實現在已經好多了

當年剛從儒家文化圈爬出來,又掉回去那幾年才真是地獄

現在大部分都去城市打工去了,就讓農村慢慢消亡吧

其實對抗傳統糟粕,最好的還是資本主義

馬克思怎麼說的,資本主義直接把整個世界不管你願意不願意,都席捲了進來

封建社會晚期,儒家極端化的時候,一個村裡,是吧,你丈夫病死了,你家裡沒了男人,結果就是什麼,你必須時時刻刻看好你兒子,如果你兒子夭折的話,你就死定了······村裡會很開心的把你賣掉然後分你的家產。祥林嫂的兒子死了之後,她過世的丈夫的哥哥就過來把她趕走了,這已經是很厚道了。

南方一些宗族勢力比較濃厚的地方,池塘里無數的屍骨更是讓人膽寒,誰知道你是真的不守婦道被浸了豬籠還是假的呢?誰在乎?

反正死了就好了。

更恐怖是的,這一切,都是官府支持或者默許的。

那麼問題來了,所謂的名節啥的是怎麼消亡的呢?

根據Aorqu的規定,部分內容不顯示親政以後,撥亂反正,

農村很多小姑娘小夥子就一起出去打工去了,不合適就換一個,然後買房就留在城市了·····以前社會主義的時候········

然後農村自殺的對象就變成老人了,以前大多都是家庭婦女自殺

其實就是一環壓一環,最弱勢的死的最多,但是現在弱勢的去城裡打個工輕松掙的很多··

於是次弱勢的就變成了弱勢,自然就活不下去了

是吧,社會主義怎麼對抗裹腳?婦聯的姑娘們直接把鬧著要給女兒裹腳的男人的腳給裹上了,然後就老實了·····但是這個難在組織,現在婦聯都快成吉祥物了······資本主義怎麼對抗?非常簡單,你裹腳了找不到工作啊!

湖北的糧食大王,承包了3000畝土地,年收入一百多萬的樣子

同樣的,全國18億畝土地,實際上就是1800000000/3000=6000000個農民就夠了

這樣農民才是美帝那些農民的高貭素不是

不然資源 不夠啊

其實雖然我在黑儒家,但是在資源不夠的時候,不管是儒家法家還是縱橫家兵家都會被篡改成掠奪資源的學說

農村最大的恐怖,就是資源不夠。

根據Aorqu的規定,部分內容不顯示親政之前,一百斤大米賣不了幾塊錢,買化肥種子農葯都不夠,你能怎麼辦?

幾次通貨膨脹加上販賣城市戶口,農村辛苦攢點錢也都慢慢稀釋或者花出去了···

畢竟那時候城市戶口世襲罔替啊··········

有限的資源,又沒有一個組織,要知道再爛的法規也比沒有法規好。

這時候自然就是惡性循環,你不垃圾不狠就活不下去,就搶不到東西

其實我們整個在80年代90年代長大工作的人,就是我們現在嗤之以鼻的在國外丟人,在大陸丟人貭素差的人···

沒辦法,好人老實人要麼死光了要麼變壞了

78年高中4萬多所,85年就剩下一萬多了,你還能怎麼辦···完全就是沒人管了···

只能等根據Aorqu的規定,部分內容不顯示親政了,登基還不行,必須得親政

80年代90年代人均壽命增加不到兩歲啊,什麼概念啊,之前十年能增加十歲的壽命,根據Aorqu的規定,部分內容不顯示以後十年也能增加5歲的啊。中間這十年真是···········


沒人管的時候,自然就是誰拳頭大誰有理了

我記得我小時候隔壁村有三兄弟,老三娶了一個媳婦兒,後來老三病死了,媳婦兒改嫁,理論上家產都是老三媳婦兒的是不是?

實際上不是,老三媳婦兒啥都沒帶走,就帶走了幾個孩子··········對了,幾個孩子都是女孩,沒有男孩。

當然理由是冠冕堂皇的,什麼不是我們家的人,出去只能跳牆出去之類的儒家道德一大堆····

大家覺得可能嗎?真的是因為儒家的道德觀念??

呵呵··

只不過儒家的道德觀念比較合適比較好用罷了······就算沒有儒家是法家當權,也能篡改這樣子的··

對,沒人管,法院警察村幹部村民兵鄉里都沒人管·····80年代以後都逐漸廢棄了

那自然就是叢林法則咯··

是不是?


湖蘆花低配張國榮:

逼乎的杠精,我真的是無語,是腦子有問題還是心理有問題?我說要進祖墳。他們杠為什麼要進祖墳?我說因為因為祭祀問題,他們就杠公墓難道不能祭祀么?真尼瑪服你們,真能杠,你不講究這個,別人就不能講究這個?難道杠精不吃飯,就不許別人就不能吃飯?真服你們這些NC的邏輯

我有個同學,很好的同學認識快20年了

他的父親11年在路邊站著,被一輛車撞死了

汽車全責,他父親在路邊的人行道站著

那個司機據說是醉駕,後來賠了45萬多

我同學獨生子,母親是醫生收入還行,父親開店

然後,他想把父親葬入祖墳,他的阿么,叔叔。伯伯,姑姑阿姨就不同意,想葬也行,把錢分了。

當時我同學大三,還沒畢業。父親用命換來的錢,要分么?

他阿么振振有詞,說他母親是外人,錢給他母親拿著改嫁跑了怎麼辦?他父母30來歲才生他,當時她母親已經五十多了。他的叔叔伯伯也是振振有詞,你父親去世了,你阿么以後肯定指望不上你和你母親了,你得提前把你阿么養老的錢出了。

後來他母親確實想丈夫能進進祖墳,而且確實鬧不過那些親戚,最後給了20萬分給他那些叔叔伯伯姑姑阿姨。從那開始,我同學就每年清明過年回去祭拜父親,和家裡他父親那邊的親戚不再有任何來往。

他母親也辭了家裡醫院的工作去了外地的私人醫院,一年隨隨便便幾十萬。現在他和他的母親在離家400多公里定了居,買了一百多萬的房子,幾十萬的車子,目前正忙著相親。每年就清明回去祭拜父親,過來回去祭拜父親然後和我們幾個老同學聚聚。


hey持花人:

老家的遠方親戚來探望,不能讓他們住賓館或者酒店,這樣會讓別人覺得你是在嫌棄他們,而且顯得不夠親。無論自己的房子多大,必須得請他們住在自己家裡,就算是睡沙發打地鋪。

而且,我發現這個現象不止我家存在,我男朋友家也是這樣。
就拿他家來說吧,我男友家在某省會城市,老家農村親戚多,這些親戚只要是來城裡辦事,比如看病坐火車需要過夜的,就一定會睡我男友家。我男友家也不大,兩室一廳。有的親戚一家三口來,打地鋪睡沙發,有時甚至還會幾個人擠一張床睡。
我和我男友通話,經常就會聽到他說,今天他的舅舅/姑父/表弟……過來買東西看病或者辦事,要跟他擠一張床睡覺,晚上不能煲電話粥了 我就問他「為什麼寧願擠在你家打地鋪睡沙發,也不願意出去開一間房,又花不了多少錢,何況你家又不大」我男朋友也很苦惱,但是他媽媽說都是一家人,沒必要睡外面……


匿名用戶:

我媽。

舅舅屢次出軌,甚至有時候還家暴,舅媽一次次原諒,終於忍受不了,也出軌了,跟舅舅攤牌要離婚,凈身出戶也要離,最後分了四萬塊,兒子歸舅舅帶。

我媽天天在我耳邊罵她,說她不守婦道,心狠手辣,孩子都不要。我真的很生氣,就懟了她,說明明是舅舅出軌在先。我媽說,男人嘛,出去玩很正常。我問她,如果出軌的是爸爸,你會不會一次次隱忍,她說出軌是有本事的男人才會乾的,你爸那麼窩囊,怎麼可能出軌。我震驚,無語,沉默。

我媽每次看到我表弟,就是我舅舅的兒子,就說,你媽不要你了,你媽又給你找了個新爸爸,你媽有沒有和你打電話,你媽你媽你媽。我看不下去,就讓她別說了,她說我就是開個玩笑嘛。

我媽經常抱怨說我爸沒讓她過上富太太的生活,她想要的富太太生活就是穿著好看的裙子,拿著洋傘,背著包包,天天無事打麻將喝茶逛街。我說想過好的生活自己努力奮斗啊,幹嘛把希望寄託在別人身上。她說,他是男人,我是女人,本來就該男人奮斗養女人,女人有出息多半是睡男人睡出來的。你看你二媽多有出息,還不是靠著給老公戴綠帽睡男人。

轉折來了,我畢業了,找了個男朋友,因為年紀比我大幾歲,自然提供了我一些幫助,我媽說,做人要靠自己,不能靠別人。我沉默,無語。

前幾天給我打電話,因為我弟畢業了還沒找到工作,叫我給我弟找工作,然後談話結束的時候說,你要有出息啊,你弟我是靠不上了,我晚年就靠你了。可是她那句女兒是別人家的人我還記憶猶新,什麼以後房子都是你弟的還清晰的在我腦海浮現。


Aorqu用戶:

殺害女嬰

我一四川某地的大學同學告訴我,他們中學後面有個池子,當地有些生了女嬰的家長會偷偷把孩子扔進去,日久年深裡面全是女嬰的骸骨。距今不到十幾年前的事。

一位重慶的學姐長得很瘦,有次老師問她你怎麼那麼瘦?她突然很憤怒得說,她小時候差點被她阿么淹死,能活著就是奇蹟了。

還是重慶,我們一個學長拍了一個紀錄片短片,本來是拍山城的神奇的馬路,意外拍到了一個帶孩子的母親。

那片子老師給我們看過,那個母親手裡抱著一個男嬰,後面跟著一個四五歲的小女孩,三人在車水馬龍的公路上穿梭,母親抱著男孩自顧自得遠遠走在前面,女孩一直在後面緊緊追趕,身邊全是呼嘯而過的汽車。整個過程那個母親一眼都沒回頭看過。

那女人似乎根本不把那小女孩當自己的孩子,好像巴不得她被車撞死。

更:評論區很多人覺得我在地圖炮,但我真沒有黑四川,我熱愛四川,我也在四川待了很多年,連我的胃都是四川胃了。

重男輕女,這是全國性的問題,哪兒都不例外。殺害女嬰是其中最低端最惡劣最泯滅人性的行為。

有人覺得我舉的全是四川的例子,有抹黑四川的嫌疑,那我舉點浙江的例子,自黑一下吧(我之所以原來不用,是因為不符合我的主題範圍,並不是差別對待)

就在浙江溫州,浙江溫州……

溫州這個地方重男輕女也是到了奇葩的地步,一般來說都是結了婚然後拚命生兒子吧?

然而

溫州這地方流行 未婚先育

用我們本地人的說法就是:先生兩個看看唄,生齣兒子就結婚。

那生不出來怎麼辦?

無非就是用錢解決。

我知道的一件事是:有個姑娘和一個男人同居,生了兩個女孩,最後鬧掰了,這倆女兒跟著她,管她叫姐姐……

更奇葩的是一次我在四川的時候,在一個商店買東西,那個店員小姐姐聽到我是溫州的,就告訴我說,你們溫州太奇葩了,她妹妹跟一個溫州人耍朋友,對方家裡硬是然他們先生個孩子再說……

這些都重男輕女思想的結果,但是這個題目說的是恐怖,而這種行為頂多稱為奇葩,所以我就沒作為例子。

那浙江有沒有惡意拋棄女嬰的事情呢?答案是肯定有。

善良一點的,拋到人家門口,這種事我知道很多。

惡意點的,丟到荒山野嶺,這就是謀殺。

所以很多成都,重慶的朋友說我扯淡,但是溫州市區也幾乎沒聽過這種事情啊,但是我們就能說這事不存在么?

這種惡性行為多發生在貧困地區。說直白一點就是標題里的 農村。

丟棄女嬰,在重男輕女的社會問題的前提下

大部分是無非兩個原因。

1.計劃生育問題

2.窮

這兩個因素在農村尤其明顯,貧窮就不說了,農村裡執行計劃生育的手段,已經不是粗暴,是殘暴!跟恐怖分子都有得一拼,血腥得令人髮指,這事你隨便問問年紀大的人,他都能給你說幾個計劃生育導致的血案。

建議發達地區的朋友真該去貧困地區走一走,比如去大涼山走一圈,你就會知道別人說的中國一半是歐洲一半是非洲這個話不是忽悠你的。現在小康地區都在喊生女兒好,女兒是個寶,但是農村多少姑娘還是被極不平等得對待著?她們早早放棄了學業為了就是打工給她弟弟上學

重慶巫山童養媳誰還記得?她12歲被自己的大伯給賣了當童養媳,14歲就生了一個孩子。這事可是發生在21世紀的。

天堂地獄都在人間

————————

——————更新評論區里的案例————————


多斯:

刻在骨子裡的不浪費,不,無意義的不浪費思想。

還有實用主義和土豪行為的違和感。


先說第一個

暑假回村裡給阿么打掃了一個星期的衛生。

真是心力憔悴。

一棟144平四房一廳的老宅,就一個老人住,結果哪哪都堆積一大堆東西。

十幾年前的盆不能扔,還能用,忍了,哪怕家裡這樣的鐵盆已經有三四十個了。

廢棄掃把的把柄不能扔,忍了,家裡有四把掃把。

特么一張廢棄臟的要死的塑料薄膜,扔了又給我撿回來。

有經常打掃衛生的朋友應該知道,打掃衛生最頭疼的從來就不是洗涮東西,而是整理東西!!!還不給扔!!!!!

所以每件明知道沒用的東西都得擦洗乾淨放好,來年還得重擦一遍。

別人送的粉絲,冰箱里放兩天,微波爐轉了幾圈又拿出來吃。好么,拉稀了幾天,我當時就怒了,罵了一頓。

至於把些瓜果蔬菜摘摘撿撿,又拿來吃,是常事。

前陣子我才倒掉了一桶放了一年的番薯,往番薯里倒點泥都可以種植了。

第二個,是我丈母娘,每次我去她家吃飯,都一陣恐慌。

第一餐,四個人,八九個菜,我一直被叫不要浪費,菜一直往碗里夾

第二餐,又做多幾個菜,加中午剩菜,不得了,一共十幾個菜,還是四個人,又讓我們吃完,我那個累

後來我不管怎麼勸堅決不吃。

實用主義要求吃完不浪費,而好客又得菜做多,結果,簡直要命。

聽老婆說,以前有個親戚愣是被勸菜,回去住院了。

談談她家的裝修,一個字,貴。

這個紅木那個紅木,願意為這花大價錢,但是不會為設計多出一分。

因為家訪,看過農村許多家境還可以的家庭,講真,除了知道貴,真感受不到絲毫美感。

房子千篇一律一個款式,體現優越的方式就是貴。

你車多貴,你房子多貴,你裝修多貴,你工資多高。

最多就是,加多一句有多實用。

如果我們把裝修預算不小比例花在設計上,怕是會被村裡罵真是傻缺哪有必要,用這種材料要那麼多錢。


結論:農村的物質水準其實並不差了,然而一些觀念,還是會讓人有諸多不適。而最讓你我恐懼的,是這些表象背後反應出來的不寬容的價值觀,啥事都得照風俗習慣來。


中等柚子:

一是偷盜。

我二姨種了兩畝玉米,秋天豐收的時候,我們親戚都做好準備要去幫二姨家掰玉米棒子時,二姨說,昨晚玉米被人偷了,偷光了,一個棒子都不剩。

我當時還小,氣得不行,我說報警吧,二姨說沒證據,不知道誰偷的,警察不會管的。可是,兩畝地的玉米,一年的收成,就這樣沒了。

二是打架。很多農民沒有田地,靠做買賣養家糊口。每次哪個村過個會,這些做生意的農民都會提前一天去村裡的路兩邊佔地方,拿著粉筆畫個範圍,裡面寫個大大的「占」字。但是有的人往年占的老地方今年被別人佔了,就會跟佔地方的人發生沖突,由一開始的吵架演變成打架,圍觀民眾越多,打得越激烈。即使買賣做不成,也不能讓別人欺負了。有時候甚至兩個家族都出來持械鬥毆,就是為了過會那天佔個好地方掙個錢。我為什麼知道這些,因為小時候我的父母就因為別人佔了我們畫好的地方而經常跟別人吵架打架,我小時候受到過無數次驚嚇,有很深的心理陰影,現在別人說話嗓門稍微一大,我就嚇得心跳加速,手腳冰涼,站都站不穩。現在時常在夜裡夢見別人把我父母打了或者殺了。醒來後一身冷汗,給家裡打電話委婉地問平安。我很沒有安全感,而且我知道,我這輩子,哪怕住在軍隊大院里,都不會有安全感了。這種陰影會相伴一生。

三是迷信和佔小便宜。為什麼我要把這兩點放在一起說?因為有一個場景我永遠都不會忘記,並且覺得那就是典型的農村人的心理特點。那時候我舅舅因為抑鬱症剛剛過世,全家人沉浸在深深的悲痛中。我舅離世的第二天,剛剛下葬,姥姥家附近一個鄰居,一個和我姥姥歲數差不多大的老阿么,徑直推門走到姥姥屋裡,扯著嗓門喊「你兒子昨晚去夢里找我,嚇到我了,你得陪我去醫院檢查,你得賠錢!」

我從未見過如此厚顏無恥之人!碰瓷一個剛剛過世的可憐人!!!

我現在打下這些字都在顫抖,你知道我們當時有多憤怒嗎?我當時想抄起一根棍子打死這個臭不要臉的老不死!!

我太憤怒了,上前就要跟這個老不死理論!她之前還是我姥姥的朋友,經常跟我姥姥一起去廟里燒香,還經常來我姥姥家串門。我沒想到她居然會做出這種事!我媽先我一步,指著她的鼻子點著她的額頭把她罵了出去。姥姥抹著眼淚忍著悲痛受著委屈。

如果不是看在她一把年紀的份上,如果不是怕她真出了事要訛我們,我真的殺人的心都有了。這樣的老不死,我咒她們早日死去,死前嘗盡苦痛受盡折磨!

農村更黑暗更讓人絕望的事情還有很多,歸根到底還是因為窮和無知,窮和無知導致人沒有道德和廉恥心。希望國家能越來越重視農村和農村人的生活,畢竟,廣大農民是構成這個國家的最大數量和最底層的支柱,他們不幸福,國家就不穩定。


落月流華:

1991,山東聊城,百日無孩。

1991年,山東冠縣、莘縣等地開展「百日無孩」運動,冠縣縣委書記曾昭起下令全縣在5月1日至8月10日之間要無小孩出生。

因91年是羊年,當地人謂之「殺羊羔」。計劃生育是國策,國人必須遵守,是義務,也是權利。

「百日無孩」運動嚴重違反國策,駭人聽聞!第一次在網路醒目的位置看到老家冠縣的帖子,但是因為計劃生育問題而關閉網咖引起的。這個十一的時候去冠縣探親,變得幾乎認不出了。變化真大啊。冠縣現在計劃生育政策很嚴格,這應該是地方Z.F為國家做的一件好事。但回憶起十多年前的事,應該是很左的行動  當時好象被稱作「無孩年」,那時我在外地上學,沒有親眼目睹那個過程,但暑假,也許是寒假回家後,幾乎所有的親朋都提到了這件事,就是不管你懷孕幾個月,只要還沒生出來,一律引產,政策之嚴厲,在冠縣歷史恐怕是空前的。聽家裡人說,我們村裡的幾個懷孕的婦女都到冠縣醫院大街上搭窩棚,家裡人還形容了一位孕期較長的婦女啊啊大哭的情景。據說辛集鄉的一個大學生不滿當時現狀,說了些抨擊的話,被綁在電線桿上示眾(這個事是在辛集鄉的親戚家聽說的)。很多快要生產的家庭紛紛出逃,但跑了和尚跑不了廟,於是房子被拆,親屬被抓;一個事實是,我老婆的家在一個鎮上,她的嫂子因為當時快要生產而出逃,躲到了聊城轄區的一個親戚家,一家人全躲出去了,她的大爺被抓了起來遊街,有點株連九族的意思。  這個運動已經成了歷史,「大躍進」似的計劃生育工作很好控制了出生人口過多的局面,也形成了一些制度,比如一個家庭生個男孩就不能再生,投胎是女孩的可以再生二胎,但生二胎後,不管是男女,都不能再生。  當時的社會環境也許是採取極端措施的原因,但這么多年後,還是運用極端的方法,就看不出縣領導的智慧了。周一在冠縣來的大巴上還跟人再說這個事情,那年是羊年,冠縣民間都稱那個運動為「殺羊」,恐怕40歲以上的冠縣人,沒有不知道的! 那個運動正確的名字是「百日無孩日」 很喪盡天良的一個運動,我還是在國中的時候,聽我一位政治老師講起來的,很恐怖的說。 1991年,那年是羊年啊,我才上國小,當時是見過很多很多的拖拉機上,拉著那些因家人生孩子而被抓起來的村民,遊街個個都是五花大綁,胸前還掛著一個牌子,至於寫的是什麼,當年太小,沒有注意看。不過廣播不停的在車上播放著很嚴厲的政策,計劃生育政策。 「百日無孩日」那三個月,但凡是懷孕的婦女,不管你是計劃內、計劃外、第一胎、第幾胎,哪怕是久病不孕而懷孕的婦女,都會被住起來強制流產,據說有的人(懷的是第一胎),再被計生隊抓起來去引產的路上,生在了車里,小孩就被活活掐死……. 據說冠縣冠宜春路上搭滿了窩棚,住的全部是被抓起來流產、引產的人,本縣醫院是在做不完這些手術,被送到周邊縣市醫院的也不在少數,據說很多孩子引產下來還是活的,就活活被掐死。。。。。冠縣當時挖了大坑埋這些可憐的孩子,那些無辜的小生命,還未享受一天的人間快樂,就被丟棄在了陰森森坑裡。。。。。 很慘絕人寰,很多人都是第一胎,最後被弄得再也懷不上孩子不在少數 那一年是羊年啊,那一年冠縣的孩子很少很少,你去冠縣找1991年出生的孩子,相對於其他年份來說,太少了! 聽老人講,那個運動時,正好是玉米秸長起來的季節,有的孕婦被四處抓的無處可躲,躲到玉米地里去把孩子生了下來,住在窩棚里,不敢出來,才倖免於難! 當時那位縣委書記叫曾昭起,可是陞官了,踩著無數嬰孩的孤魂,平步青雲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