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農村什麼讓你感到最恐怖?

問題描述:中國農村什麼讓你感到最恐怖?
, , , ,
麥詩:

喜宴,基本上菜剛端上來,還沒來得及下筷子就被打包了,一個人恨不得把七大姑八大姨的娃娃都帶來。


匿名用戶:

我媽在小鎮上開門做生意,好口碑,因為我媽媽肯吃苦,店開多了,生意做大,在縣城裡置辦了房子,車子,然後我家隔壁做生意的,眼紅了,自己又沒本事,就開始折騰。

我就記得我四年級還是五年級的一個大冬天的晚上,隔壁那個男的拿著我媽媽做的羽絨服過來說裡面的羽絨是臭的,我家是定製的羽絨服,我媽媽親手裝的自家進貨的羽絨,布料也是我家的,我媽幾十年的口碑在那呢,就因為眼紅。

我媽說,哪裡臭,我媽聞了家裡的工人也聞了,我也聞了,除了正常的淡淡的鴨絨味,啥味都沒有,(我家裡最好的絨那個時候是比波司登質量都好的絨),那男的非說有,我媽就懂了,這是明擺的找事。我媽沒搭理他,在我家鬧了半天。果然第二天開始就開始聽到傳言說我家絨是臭的壞的之類的話。

平常我家放在門口的東西總是會莫名其妙的丟,包括後門口的,查證後都是他家兩口子乾的。

平常也有很多人告訴我家人,她們會跟去他家店裡消費的人說我家東西不好,然後推到另一家跟我家一樣的店裡去。當然,那家手藝不如我媽媽,最後那家店是關門了。因為那個跟我媽同樣店的女老闆好賭,根本不管生意。

同樣的是隔壁他家,我後來大學工作的時候,他家有次開門做生意,有人鬧事,沒人幫忙,是我媽第一個過去幫那女的的。(他家夫妻兩是一個貨色),我知道這事後只講我媽,以後再有事,有多遠走多遠,因為我媽有事,他們肯定不會幫忙。

我媽就是那種熱心腸好管閑事的,我們公寓樓後面全是人家自己家蓋的二層樓,有家人家離我家不遠不近,中間還有很多人家,有次晚上我爸媽聽到喊救命,我爸媽能聽到那一片都能聽到。就我爸媽過去幫忙,原來是那家人家進了賊,就一個老阿姨在家。

我家在我大學畢業後有兩年有些波折,家裡最親的親人離去,我家人心裡還很痛的時候,有些低貭素的平常眼紅我家的人,就站在我家店不遠處對著我家笑。

所以我一直都不喜歡去老家,只喜歡在另一個家裡待著。安靜,沒那麼多閑事。

我之前一段從高中開始了七八年的感情沒了,因為老家都離得不遠,就容易家裡親切互相有認識的人,後來我家隔壁那夫妻兩就不知道從哪聽到的閑言碎語,還到處跟別人說,因為我不能生育,男方家裡不要我。百口莫辯,我也懶得廢話。

然後結果是:兩年後,我不僅和更合適的人也更帥的人一起幸福的結了婚,還生了個白白胖胖又特別帥的小夥子,特討喜的模樣。

好了,現在閉嘴了。

至今,從四五年級那個晚上起,雖然是隔壁鄰居,我再沒喊過他們叔叔阿姨。就是喊不出口。我媽昨天還跟我說,他們現在變好了,讓我看見他們喊他們,說他們家兒子見到了都喊她。

我說,他兒子喊你,是因為你從來都沒有傷害過他家,甚至還幫他們。而我始終忘不掉那個晚上那麼個大男人的嘴臉,而且其他事還很多,真的喊不出口。


宮下京一:

我小時候是被抱養的,被我養母抱回來。

養母還有個媽媽就算是我外婆吧。

家裡有我四個舅舅,兩個姨。姨早都嫁了人。我養母是31歲因為他男人家暴離婚。我是我養母47歲時抱回來的。我還有一個姐姐,一個哥哥,都是我養母和前夫親生的。四個舅舅沒有一個是有媳婦兒的.

大舅是先天性耳聾。年輕時做過一段上門女婿,但是因為女方家裡太瞧不起他,便回來了,一輩子沒再找媳婦兒。沒有子嗣。

二舅是上了大學很清高,娶了一個媳婦兒因為看不上人家文化低,天天家暴最後離婚,留下一兒一女

三舅是娶了個四川媳婦兒,有一天帶著家裡錢款跑了。沒再回來。留下一個兒子。

四舅是天生有些傻,終身未娶。

以上為背景。

我小時候我養母在城裡,因為我哥結婚了我養母一直伺候兒媳婦兒還有小孫女,便把我養在我外婆家。我每天與一個80多歲的老人和一群男人為生。

養母用自己微薄的經濟來源供我讀書。

外婆家很窮,窮得叮噹響的那種。我小時候日子也很苦。屬於小時候上山撿柴,回家燒火做飯的那種。大一點了,六七年級的時候,我就用扁擔擔水。首先是家裡沒井,其次是我舅們全都出去打工。苦日子我就不說了。交代一下我是1998年出生的。

國中畢業之後我才知道我是被我外婆當做童養媳養的才讓我養母抱回來。

但是我養母一無所知。

這事兒是我外婆和我三舅私下商量出來的,意思是我三舅家兒子怕長大後難娶媳婦兒,就想著把我養大了直接做個童養媳。

(我在知道這個事情之後首先是害怕,驚恐。然後各種女生被拐騙和被賣到山村裡割了四肢只為傳宗接代的這種事件一瞬間出來好多好多在我腦子里……然後我就想著要逃離。這地方我不能呆了!)

我養母是一直不知道這個事兒的,【因為我身世特別麻煩不一一交代了】所以我知道這個事兒之後我就去我親爸那裡讀高中了(市區)。後來我直接帶了個男生回去見我我外婆他們。導致我外婆直接跟我翻臉!讓我以後不要再見她。還罵我白眼狼,沒良心。良心被狗吃了。WTF?

再之後,我的四個舅舅輪番去找我在村子裡的發小,讓我發小聯系我,讓她開導我讓我回去。

我發小給我打電話說(你舅們都來找我了,具體什麼事兒我也不跟你說了。總之你以後可別再回來了,就算有事兒要回來,你也不能一個人回來!省得他們一家子人動歪心思。)

我很感動,之後我就很少回去了。

真的是細思極恐,越想越害怕。

我不知道如果不是我養母堅持讓我上學,我現在都不知道成什麼樣子了

(其實我親媽在我從小到我長大都有一直在找我,甚至找到我呆的村子裡,接我回去。但是我那時候小,又加上我舅們每天都說她們是人販子什麼的,所以根本就不會相信我親媽那邊的人。)

暫時就說這么多吧,寫的時候當時的那種情景又被我拉回來……很揪心。不寫了。


盧大仙:

事挺長的有心情就慢慢看吧

前年,我二哥結婚(不是親的)算是發小。

二哥在一個傳媒公司一月1w以上多的話5w,女方在某個器材公司做前台一個月3k收入穩定。

女的老家農村的山東菏澤具體就不說了。

已經帶著女生給去過家裡,二哥家裡覺得也都不錯,就是聽說菏澤哪裡結婚風氣不好,賣女兒,彩禮要的高特別是家裡還有個小兒子的。二哥家還算不錯了做裝修的,他爸媽一年收入小幾百萬。過得還算不錯了房子車也都準備好了。

然後十月一我二哥和女生回老家,叫上了我說萬一喝酒我幫他擋擋,主要是有我在他不用開車(二哥車技不行)走的那天開的他爸的奔馳,裝了差不多四五萬的禮物拿了十萬的現金。

到了她家,一個字,窮,就覺得窮門是個木頭的上面都沒有油漆了,一面牆還是土的那種,被隔壁的樹壓彎了,家裡客廳上面掛了一個小燈泡,屋子裡透光也不行,最接受不了是那個炕,一邊是灶台一邊是床,但是中間那個隔板或者是牆吧都沒有了,炕上浮著一層油那種。

他爸爸知道我們要來,拿了花生瓜子還有幾個水果擺在桌子上,一進門就說家裡窮啊,這幾年年景也不好(此處嘆氣),後來聊了幾句說這個電視壞了也沒換,讓小田(女方的小名)從城裡買一個也沒買,女方的媽媽就在旁邊暗示我們,我倆都聽出來了,私底下商量著不行就訂上一個吧(沒經歷過這種事不會面對)一個電視也不貴說不定是對我們的考驗呢,後來女方媽媽又說家裡弟弟上學這里高中都不行,城裡的還要借讀費,外面的飯他吃不慣去城裡住著以後。(我操這不是讓我們在菏澤買套房給他們嗎)我們聽的一臉懵逼,晚上在縣城裡請他們一家吃了飯,他家裡他爸是老二還有一個老大他人挺好老大一個兒子也在濟南工作,這些一會再說。

晚上回賓館和我哥說你這個老丈人要求不少啊,我二哥給他爸媽打了電話,聽著兩邊都在嘆氣。

第二天就有意思了,早上起了個早買了兩只雞弄了兩條玉溪我開車帶我哥過去,她爸站在門口,說,昨天都拿了那麼多了今天還帶什麼啊,接下東西讓她媽拿到了廚房,往屋子裡走,結果臉突然變了,在院子里跟我們說,我們這里的規矩老一輩傳下來的萬紫千紅什麼什麼的(原諒我方言聽不太清楚)才能來見面,昨天你們也沒帶,我就想你們年輕人都不懂,今天給你說了,回去準備準備。女生可能聽見了想從屋裡出來結果門被反鎖了。

我們出來開上車正好碰見他大哥我們叫他沖叔,沖叔把我們叫到他家,笑著說,你一孩子怎麼敢來見你丈人,後來知道了,他們家全村最窮,也不種地,把地租給別人,自己去城裡打工,聽說女兒給他找了個好女婿也不打工了整天打麻將就等回來收彩禮,家裡那個小兒子也不行,國中也不學習,在村子混(鄉村殺馬特)就一個女兒有點希望大專畢業一個月三千,給他爸媽點給他弟弟點。

然後給你們解釋一下萬紫千紅一片綠就是一萬張紫色五塊錢的,一千張紅的一百塊錢,一張五十的。

第三天京東給我們打電話,說電視來了,我們起床開車過去,當時寫地址光寫到了村子沒有具體門牌號,開上車拉著電視去敲門,她媽開的門看著電視喜笑顏開,裝上電視他兒子也回來了,怎麼說呢,一身煙味,估計是去網咖通宵了頭發油的一條一條的,緊身褲豆豆鞋一米五高。他爸鎖著房間門不讓小田出來,在屋裡抽著我們給他帶的玉溪,張口就要十萬的見面費,我們氣的不行轉身要走,他爸一把奪過車鑰匙搶過來我的包(我包里裝著那十萬塊錢),我二哥氣的不行,說你們愛怎麼樣怎麼樣吧這個婚我們不結了,他爸說不行,女兒都是你的人了給別人也沒人要了,爭論了一上午三次差點動手,我都在哪裡擼袖子準備上了,然後他大哥來了,進了門指著他鼻子罵了一通,幫我們拿過車鑰匙和包。

在同時進行的還有屋子裡的小田和她媽,她媽留在說,你為你弟弟考慮考慮你以後過得好了你弟弟怎麼辦blabla。

誒,第四天我們回了濟南,心裡亂的不行,回來已經是晚上了,先去吃了個燒烤,又去酒吧要了幾個百威聽聽歌散散心。這時候簡訊過來了,他爸說也不是難為你們,就是這個是我們這里的規矩,要我們在菏澤買個房子和她弟弟上學,買個小車以後方便,五十萬彩禮。

後來她爸怕她跑了就再也沒讓她來過濟南,又在菏澤找了個工作一個月實習八百

分界線

我不回復了,挑幾個問題說一下

第一,為什麼不要家裡給?

我二哥和我從小就接受父母的錢是父母的自己的是自己的,他爸媽給他買了房了買了車了,還能要什麼。

再要一百萬娶媳婦?

第二,女孩過得怎麼樣?

不知道,我最後一次見是前年十二月,女生回來收拾東西,那時候在老家剛剛找到工作,還在實習期一個月沒多少錢。

二哥在上海出差沒見到。

第三,我的問題,我都忘了問我們要個電視要個房子要個車要錢他當時是怎麼委婉的說出來的。所以你們覺得可能不太真實,但是太真實了。

想到了我再說吧


ARCHER:

我來答一個,這次回老家的時候得知。我們村的一個80歲老太太學會認字了……教會教的。當年連夜校都不上的老太太在80歲時為了讀聖經開始學認字……

還有就是我二阿公突然信教了,還在飯桌上給我們傳教,被我用毛主席懟了一下(三阿公當時就表示贊同我)

我家信教的還有……之前死去的老阿么,當年堅持把政府每年發的200元老人費全部捐給教會(為此還和我阿么鬧過矛盾)

我姨姥姥,家裡掛著耶穌像,不讓說佛這個字,跟我們說佛教是邪教,信佛的政府都給抓起來了。(我問了一下傳教的是誰,得知是一個國中學歷的中年婦女,自願傳教)

還有我一個大娘(這個沒和她聊的太深)

我姥姥則是去基督家庭教會解悶完了,再去佛寺蹭吃蹭喝……(她雖然偏癱說話困難,但要提起宗教來都是鄙夷的神色2333)

那些人共同點都是老人,家庭教會,對傳教者比較信奉,說啥信啥……和家裡鬧了矛盾也不回頭(聽說有不讓寫春聯和祭祖的)

我現在對這東西感到比較恐怖……


人的衍生物:

個人認為,不喜勿噴,謝謝


劉主任:

作為一個從農村跑出來的人,我來說兩句吧。

1、今年回老家過年,有人拿了個監測水質的東西做檢測,全村的井水無一倖免,重金屬超標,農村的水井都是四五米深,旁邊不遠處就是水田,每年都瘋狂打農葯,從我小時候開始到現在,可以說整條村的地下水都被污染了,但大家照樣喝這種水。以前我覺得中東和非洲的人好慘,現在我覺得,我們跟中東和非洲那些沒水的地方有什麼區別?

2、我爸爸是個農民工,八年前突然查出癌症死去的。然後我發現這幾年,跟我父輩的那些叔叔伯伯,已經出現了N多個癌症患者。去年清明節我回老家掃墓,我有個伯伯跟我說,可能是最後一次跟我見面了,因為他得了癌症,每天花錢如流水,所以不打算繼續去醫院了。回到深圳後三個月,在跟我媽的一次通話中,得知這個伯伯已經去世。

3、說說教育吧,山村的國小,現在已經修建得很不錯了,還裝了電腦機房,但是,機房只是老師在用。20年前我讀書的時候沒有圖書館,現在也沒有圖書館,很多孩子甚至都有手機了,而師資和優質的管理資源還沒配備,所以很多小孩的時間大部分浪費在遊戲上。

4、我們村的人,我自己覺得他們都很善良的,但是,在某些事情上,卻非常恐怖。比如有些人,種辣椒,那種青椒,當別人來收購的時候,這些人為了讓自家的辣椒增重,用鄉村醫生用過的一次性注射器往辣椒里注水。我不知道水有沒有問題,但那些一次性注射器,我想想就覺得吃了這種辣椒的人會怎樣,細思極恐。

5、我們都認為,老家的酸菜鹹菜都很好吃,但是農村人不懂,喜歡買便宜的鹽來腌制酸菜,比如那種粗粗的工業鹽。我現在老家還有很多人喜歡用這種鹽來腌制酸菜,所以每次我媽回老家,我都叮囑她,如果有鄰居給鹹菜,千萬不要,好吃雖然好吃,但我們戒鹹菜了。


匿名用戶:

有些事情不親身經歷簡直難以相信是真的。但是這種事確實是實實在在的發生了。先說兩件關於性侵未成年的事吧。

我的老家在河南省的一個普通農村,村子在平原上,不算偏僻但是到縣城也要50多里地。沒有窮到有人吃不起飯,但是貧窮依舊籠罩在這個普通的小村子。 這里的16歲到55歲的男人女人,都會選擇出外打工。


第一件事發生在我國小三年級的時候,那時我哥上國小五年級。哥哥的那些同學,都是些平時父母出外打工,缺少教養的壞學生。哥哥因為和這些人混,挨了我爸的不少打。

有一天下午放學,我哥叫我去看個好戲。所謂好戲就是他那些渣滓同學導演的,這些人偷偷看了些黃色影碟。就急於在現實生活中實驗一番。,於是就導演下面這場不堪入目的一幕。

故事的女主角是個留守的小女孩。那時上二年級,算不上傻,但是有點獃獃愣愣的。或許生在城市裡,憑著可愛的外表足能稱得上呆萌小蘿莉。只可惜跟著上了年紀的阿公過,平時穿的也破,家裡就一個老頭,管教不到,也有點邋遢,所以平時沒人願意和她玩。

而故事的男主角,一樣是個留守兒童,平時很淘氣。一群五年級的渣滓就把,這個男孩叫到老陳家的院子。(老陳家的院子離學校不遠,家裡在村裡無老無小,老陳家裡人也不回來,所以院子荒了好幾年)這里就成了這些人幹壞事的根據地。也同樣把那個女孩叫到了這里。

在一群人的圍觀和逼迫下,讓著兩個小孩。脫光了衣服,學著碟片里姿勢。我不知道有沒有插入,但願那麼小的孩子還做不到。

這件事的細節,幾乎刻在我的腦子里。我不願太多的復述,自從那件事後。作為旁觀者的我,也變得性情大變。或許是太早接觸到不屬於年齡段的事,從那以後我變個更沉默和不愛交際。

而作為旁觀者的我的尚且如此,更何況當事的兩人。


第二件事,發生在我上初一的時候。那時我去了市區上學,只有周末和假期回去。而有一次回去,聽說了更匪夷所思的一件事。

這件故事的受害者,是鄰村的一個留守少女,在鄉里的中學上初二。父母常年在外打工,平時沒人管,在學校也是學習也不好。有點早熟,還長得漂亮,很快就被同班的男生追到了手,男朋友也是個渣滓,還是那種渣滓中的敗類。

女孩平時住在學校,周日自己一個人在家做飯 洗衣服。她那個渣滓男朋友,有一次跟他那些同為渣滓的朋友吹牛逼說,星期天曾經跟這個女孩一起回家,兩個人干過那事,還描述的細節飽滿。

而這些聽她男朋友講的渣滓們,就有前面那件事的「導演」。我們同村的這個「導演」默默的做了打算,和另外兩個渣滓(一個是同村的,另外一個是女孩村的)一起犯了案。

某個周六,三個人趁黑翻牆進了女孩家。把女孩鎖在家裡。先輪奸,然後接下來就是羞辱和調教。一直到第二天中午還在繼續。中途有人餓了出來買方便麵,被鄰居看見起了疑心。告訴了她家大伯,她大伯踹開門把女孩救了出來,抓住了其中一個小癟三。

然而事情讓我最震驚的不是事情本身,而是這件事的結局。她大伯扣下了其中一人,打了一頓讓他交代出了其他兩人是誰。但是沒有報警。女孩的父母連夜趕回來,也沒有選擇報警。

最後這件事傳的兩個村子都知道了,還是沒人報警。這三個癟三的家裡人湊了十萬多塊錢,給了受害者父母這件事竟然就了了。

一個女孩被強奸了羞辱了一天,就換回了十萬塊錢。壞人們還逍遙法外,而女孩父母收了錢就也不追究了。

至於這個女孩,長得十分漂亮。換個環境或許也是很多人無法企及的女神。從那件事以後,沒法再去上學,早早的輟學在家。

女孩家還有個弟弟,父母打工帶在身邊。這十萬塊錢正好將來給兒子討個老婆,女兒不上學可以過去照顧弟弟。過兩年,年紀到了可以打工貼補家用。

或許這就是窮人的邏輯,沒有尊嚴只有為了生存算計。世上只有一種病,那就是窮病,不僅是絕症還是遺傳病。打工的父母生下打工的孩子,逃出這個圈的永遠是少數。這就是農村最恐怖的事了吧。


前面的作案者之一,我前年過年回老家還見過。結了婚在縣城買了房子,還生了個兒子。不僅沒受報應,好過的挺滋潤。

而受害的三人,我再也沒有見過。也不知道他們過著怎樣的人生。


Aorqu用戶:

現在我每次回到農村,心情總是會很低落。我不是不喜歡從小生活的地方,相反我非常喜歡它。

村子裡的路好多年前就修上水泥路了,但在上面走的人越來越少,路邊全是雜草,我就會想到它在我小時候的樣子。

上國小的時候,每次下雨,同學們都會穿長筒的雨鞋,我們那叫它膠鞋。有的同學會穿草鞋,那種草繩編制的,鞋底是橫著的兩個木板。一起玩的那群人里有個叫老志的,他打的傘很土,是油紙傘,黃色的油紙傘。很多年後我每次從歌詞里聽到油紙傘的時候,才感覺老志真的是酷。

那個時候的夏天,村子裡人很多,小朋友也很多,站在路口中間喊三嗓子:”都出來玩啊”。一分鐘內就會聚集不下5個孩子。

那個時候的月亮特別亮,吃過晚飯,我們玩累了,都會湊到老克的阿么身邊聽她講故事。故事聽得多了就想聽點鬼故事。

聽完鬼故事就不敢獨自回家,怕身後有鬼。

然後老克出了個主意,說他先送我回家,然後我到家後再送他回家,這樣就不用怕鬼了。

當他把我送回家後,我們發現了這個主意的BUG,因為這樣送下去,我倆誰都不用睡覺了……

冬天下大雪的時候,孩子王會帶著大家去村邊的麥秸垛里躲著過清凈的日子。外面飄著大雪,麥秸垛的洞里坐著四五個人,一起吹牛逼,再想起來那些畫面,都美的不行。

夏天麥收的時候,會一人拿一個化肥袋子,去地里撿割下來散落在地里的麥子,每人還會帶把剪刀,當發現自己撿的沒有別人多的時候,就會跑去那些還沒來得及收割的麥田裡,拿剪刀剪麥頭,這樣比撿的可快多了……

再大一些的時候,村裡開了武館,一半的同學都去學武了,我沒去,我不能讓武術阻礙的我學習成績,嗯,那年期中考試,我數學考了0.5分。我想應該更適合練武……

那個時候我的國小大概能有400人,去那裡上學的基本上就是附近的三個村子裡的孩子。分別是柴營、宋營和周庄。

國小三年級的某天中午,胖三和宋庄一個村的孩子起了沖突。然後約好放學打架。並揚言:別看學校離你們村子近,你們宋營和周庄的加一起,也未必是我們柴營的對手。現在想起來,這話說出來好霸氣……

然後周庄的就和宋營的連手了……

放學後,學校操場站了大概五六十人,嗯,大家都要為自己的村落揚名!

要說還是練過武術好,我們村子二十多個人,打跑了他們兩個村子的三十多個人,他們跑到馬路上站了老遠說不服要單挑,不能找練武的出來。

然後我就上去和我同班同學單挑了,他是周庄的……

他打不過我,他弟弟急了也一起上了。

下一幕就是我的胯下坐著他們弟兄倆……

這可能是我國小生涯中最囂張的一次了吧。

那個時候真好,打完架不記仇,隔幾天還是好朋友……

我去年回老家,路過國小的時候,我發小告訴我說國小里現在還剩不到十個學生,馬上就要和別的學校合併了。

上初一的時候,我們班有100個學生,隔壁班有120個學生,全校有將近1500人,人氣真旺。現在那個國中,三個年級加起來,才300多人……

我心裡特別不是滋味,說不上來為什麼難過。大家的家庭條件都好了,去縣城上學了都,我應該為他們高興才對啊。可是我就是開心不起來。

我想起來國小冬天的時候,我們不想上早自習,就把學校的大門鎖堵住,把班級的門鎖堵住。上學的路上冷的時候,就一人抱把麥秸點火暖手,火堆里扔幾個土塊,火息了後,把土塊攥在手裡繼續暖,可以堅持很久。

教室里的窗戶都是用化肥袋子里的白色薄膜釘上去的,每個學生湊一塊,年年如此。

現在一切都變了,通往國小的那條路上,人越來越少,雜草越來越多。教室里的窗戶早都換成玻璃的了,可我不知道現在去上學的孩子,他們還會不會有成群結伴的朋友一起走,他們內心會不會孤獨。

我知道現在大家生活條件都好了,都想著往更遠的地方飛,可是當我想起來,我和他們很多人都已經十幾年沒見過了,心裡還是會莫名的難過。

我最不願意看到路上有太多的雜草,有草的地方就說明很少再有人從上面路過。


匿名用戶:

自己是從小城裡長大,因為小時候看動畫,宮崎駿的動畫好多都是歌頌鄉村生活的有趣淳樸,以及和大自然小動物的和諧相處,所以一直很嚮往體驗一下鄉村生活,對中國農村的映像除了臟一點也沒有啥的。

後來畢業談戀愛的對象也是當地農村的,因為自己是直男一枚,當然是沖著結婚去的。等到時機差不多了就跟父母說了這事,沒想到家長一聽就說「我們雖然不來干預你,但是農村的大部分都不好,事很多。」天真的我當然不知道他們具體指的是什麼,心想都8210年了哪還有這么多偏見。慢慢的到了雙方見父母談婚論嫁的時候了,因為我自己也知道城裡跟農村的風俗肯定是不一樣的,就問前女友他爸他們村有什麼特別的要求,他就說也沒什麼特別的,就是她們那兒結婚前要請她的幾個嬸嬸吃頓飯每人給個紅包意思一下,叫做看門頭~他們也不願意搞,但是他們身邊的親戚都是這樣過來的,就他們家不搞怕被人說閑話,於是我們家就請了她三個嬸嬸來,每人給了1000塊紅包,但她大神神卻帶來了她孫子,我們當然也不好意思讓她孫子空著手吧,也給了個小紅包,後面聽前女友說這叫大人不懂事,說好來看門頭的不應該再帶小孩子來拿錢。我們當然也沒多想,覺得在家帶孩子么帶過來很正常。這是就算過了,第一步算是走完了。

後面我就想她們村這點特別要求完成了,等著差不多時間求婚定日子結婚,想著在情侶關系999天的日子求婚,中間這段時間自己也沒太在意,但前女友老生氣說我拖著不結婚,該準備的都沒開始準備,我也比較懵逼,求婚的事又不能說出來,不然就沒有驚喜。就問她有啥要準備的,她就悶聲發火,說讓我自己去問別人結婚是怎麼結的。我想行唄,就問了單位剛結婚的同事,他說就得去算命先生算個日子,女方同意了就能往下走了,還有禮金啥的也就意思意思,他們是給了10萬8,這些禮金最後也是給子女買房買車的。我一聽確實跟我們城裡結婚不一樣,因為現在都是獨生子,我表哥表姐堂兄堂姐結婚都是男女雙方父母兩家人都覺得對方可以,讓小輩自己選日子領個證,後面一起吃個訂親飯定好日子就行了,沒這么多禮節。不過也沒事,婚姻最重要的在於包容嘛,我一直這樣認為,所以我跟父母都覺得女方有什麼風俗我們照做就行了,這方面我們也是小白,啥都不懂,慢慢學就是了。

這之後我爸就去找了算命先生算了算了幾個日子,最後挑了個周六。我高興的想終於定下日子了,這事八字有一撇了。因為之前她爸跟我說過日子選好了要讓媒人或者家族裡的長輩過去商量,還不能是我父母,所以我跟我爸拜託我兩位叔父買了煙酒水果專程到她家裡商量定日子的事,商量過程中呢他們又說我們不懂禮節,日子和生辰八字要寫在紅紙上送過去,但他們還是同意我們選的那天了。後面我就挑了個日子屁顛屁顛的打電話給我前女友說我要來送日子了,結果她爸媽一聽就火了,叫我別送來,要我單過去單獨跟我講講清楚,我又懵逼了。結果他們的氣點在這:送日子這種事是婚姻大事,怎麼這么隨便,日子要寫在紅紙上挑一個好日子讓媒人或家族裡的長輩送過來,小孩子送過來他們是不會理的,也是不算數的~我當時就有點火起來了:喵喵喵?都成年人了還不能做主自己的婚姻?況且你們之前又沒說仔細。不過我也是心理想想的,嘴上還是笑嘻嘻的說,「噢原來這樣,我們家不懂,那我改天讓我爸送過來。」這是我第一次對前女友的父母有一點發自內心的抵觸。

日子總算是送過去了,後面一步是訂親了,我爸就打電話給她爸問什麼時候兩家吃個飯訂親。結果又做錯了,他爸說訂親要辦訂親酒,酒席要邀請兩個家族所有成員,酒席上還要我們給我前女友外婆一個紅包算是她外婆養育她媽不容易,數目2000左右,還要給新啊舅(也就是我前女友的哥哥或者弟弟)送請柬邀請他們來婚禮,婚禮當天要給新啊舅紅包。我問要幾份請柬,結果他爸數給我聽:親弟弟1個,表弟2個,堂哥堂弟3個,還有一個是我前女友乾爹的兒子總共七個,內心戲:「卧槽?結婚當天還要給他們七個紅包?有血緣關系也就算了,還有個乾的?好意思拿?後來想想捨不得孩子套不到狼,也不差這點了。」訂親最重要的還是禮金,他爸說禮金數目不要求很多意思意思就行。我就問10萬8行不行,我們同事結婚是這個數,他爸就說10萬8的話不太夠,到時候結婚女方中午辦酒的喜糖得我們買,他們村結婚平均水準是18萬8,「這叫意思意思?10萬8村裡辦酒還不夠?」我心裡想。回去我跟我父母商量了一下說這些錢多出來反正後面是給我們兩個晚輩裝修的(房子我已經買了)多給點就多給點吧,就問我阿姨借了5萬湊了18萬8禮金。訂親當天把禮金的大紅包送到她媽手裡她還得拆出來在大家面前當面點清以示炫耀她們女兒是找了個有錢人的。

這些過程雖然我們都按照她們村裡的風俗習慣一步步做了,但都因為「不專業」,我跟我前女友還是鬧了些不小的矛盾,每次說起結婚流程的事的時候我說我們城裡人真沒這些禮節,她就說我嘴上掛著城裡農村什麼的就是看不起農村。慢慢的我們吵的也多了,我總是要解釋我們並沒有看不起農村,只是風俗習慣確實不同,她卻覺得我本身就是看不起農村的才每一步都拖著。這樣我求婚的計劃也被打亂了,到了戀愛999天的日子我買了鑽戒打算布置好房間等她來給她一個驚喜,那天她卻死活不願意來,沒辦法跟她坦白說是想求婚,她卻回我一句幹嘛求婚一定要999天,不能早一點嗎?我語塞,只能是後面我找她把戒指給她。結婚的日子一天天逼近,我們的關系卻因為結婚這件事本身變得越來越差,一天她打電話給我說他爸問我要不要一起去看看奔馳4s店,想買個車作為嫁妝,我過去說奔馳車是好但是27萬的奔馳是奔馳裡面最差的沒必要,而且我媽搖到個牌照,結了婚我們可以自己買,她爸就不願意了,說「周邊人結婚都要有嫁妝的我們也要有,我本來想買個榮威的,我問我女兒喜歡什麼車,她說她們單位里停的都是奔馳,那我們也買奔馳吧。」我說真沒必要奔馳,真要買15萬左右的車代步就行了,他爸堅持奔馳,我也沒辦法,買車簽契約那天我一起去的,結果是他爸只出一個首付還是用禮金的,剩下10萬讓我們按揭~那真的打腫臉沖胖子了,我想,攀比花錢也不是這樣花的。談到上牌的事,我說我媽搖到個牌本來想結了婚再買車用,既然現在買了就要不上這個牌吧,一個牌照5萬塊錢也不容易。他爸又急了,不行,我們寧可上外地牌~喵喵喵?有現成的牌不用,上個外地的,這個本地牌難道作廢?後來我算搞清了,他爸這是想把財產記在他女兒名下算婚前財產~至此我心裡疙瘩越來越大,分手那天我跟我前女友去買婚後走親訪友的新衣服,路上聊到買車這個問題,聊著聊著她就開始生氣了,又扯到我們城裡看不起農村的事,越吵越厲害,她一氣就說不結婚了!???我連忙道歉百般挽回但這回她就是不願意,行吧、我也心一橫,不結就不結,老子不陪你們玩了,這么多亂七八糟的風俗又不一次跟我們講清楚,每一步都讓我們猜,我們沒做對又要說我們不懂規矩。於是我們就在結婚前半個月分手了~最可恨的是她姐分手後還打電話來罵我說我不得好死,我之前對她姐真是不差,有好吃的好玩的都帶著她姐,她姐要學ps也耐心的教她,要處理照片也是二話沒說幫忙弄,結果換來一句不得好死~也是語塞。人啊,講究將心比心。

一年快到了,現在問我還愛不愛前女友,我還是回答,愛。這么久了每天也會習慣性的翻翻她的微博、qq空間了解一下她過得怎麼樣,自己也一直沒找新的對象,因為覺得心理這段還沒有完全跨過去是對後者的不負責任。當年雖然是她追的我但是我對她也是毫無保留,現在知道認真就輸這句話的意思了,知道她現在有新的男朋友了心裡又是替她高興又是替自己難過,希望她後面的婚姻順利一點吧。也希望自己能夠早日走出這段感情的陰霾。

所以要問農村什麼最讓我感到恐懼,一是攀比心理,什麼都要打腫臉充胖子,二是各種惡俗,有些已經不是傳統意義上的風俗美德了,存粹是為了第一點服務的人情事故,好多都脫離了做一件事原本目的和意義,為了流程而流程。

————————————————

很多人問禮金的去向問題,我前面忘記說明了,禮金和紅包都是分手的時候還回來的,所以我相信她是善良的,但是因為成長的環境不同風俗習慣不同,不在一個維度的相互之間理解不了的,都覺得是自己這方是理所當然的,所以我說婚姻最重要的是包容,這兩個字說的容易做的難,我自己也做不到合理的包容而不縱容,這個度多了也不好少了也不好。

————————————————

更新一下,現在我也遇到了心怡的人,也已經從過去的感情中走出來了,打算開始追這位姑娘了,我們興趣愛好一致,價值觀也一致,追不追得到那就看技術和緣分了(^ν^)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