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農村什麼讓你感到最恐怖?

問題描述:中國農村什麼讓你感到最恐怖?
, , , ,
匿名用戶:

我是農村讀書出來的,現在還在念大學,想談談自己的經歷和看法。

一切的根源就是窮,真的,聊其它都是在繞圈子。

什麼事都有個由頭不是,我媽嫁給我爸時,我爸分家得到一間破瓦房,一口鍋,一把鍋鏟(以前阿么家拌豬食用的),還有一張床,別的沒了。家裡沒錢啊,我媽懷着孕,挑糞,孩子掉了(也是後來聽她說的)我爸出去打工拉磚。

上面這些只是表面的,還有心靈上的。我阿么很專權,我爸就像野孩子,不接受她的控制,我們分家基本沒有東西得到。我四歲那年,我阿公作壽,我在那一天被他抱過,其餘時間沒有看過我一眼。我想那一天大概人多吧!

我阿么的控制欲有多強呢?我爸拉磚的血汗錢郵寄回來她一定要拿,我小時候喜歡在那顆桂圓樹下朝他們家望,他們會做一些好吃的糕點,坐在門檻上吃,我就在樹下轉圈圈,叫阿么,一聲一聲地叫。她煩了就回去睡。

可是,人總得生活不是。我和媽媽後來也到爸爸那兒去了,那段時間是我最快樂的了。

國小快要結束的時候,我回到了老家,也就是阿么家,寄住在那兒,我和我弟弟(我媽後來生的弟弟)。

我弟弟現在廢話特別多,我不怪他。因為我知道他們把我媽給弟弟的奶粉錢拿了後,用米打碎了就像煮豬食那樣喂他,半夜的時候把我叫醒讓我去煮的。其實我現在都非常好奇,為什麼當時我沒有反抗,或者提出什麼想法。

我阿么喜歡上街,在布兜里揣著幾十塊買東西,上街挺遠的,坐機車來回二十塊,走路單程一個多小時,路上經常問我,xx想不想坐車呢?或者乾脆就直接說我們坐車吧!這時我得說不用,不然會有臉色看。我特別怕別人擺臉色,真的。我在後面背着個背簍,和她慢慢走,路上碰到熟人問,大太陽帶着個孩子怎麼不坐車呢?她一般會說,是我要走路的,我嫌坐車不安全。我得點頭附和。

上國中了每周給五十塊,這個數是她多方打聽到比較合理的,不知道依據是什麼。不過也差不多,每天剛剛夠買飯,菜不要考慮,只夠買便宜的。每次回家爸爸打電話她會在旁邊守着,我每次也傻傻地報喜,撿好聽的說。

我喜歡讀書,不想幹活,一點都不想,打豬草,放牛,地里除草,插秧,搬玉米,春種,打葯。這些我十三歲就全會。每次做完會得到一句表揚,不是一張臉色呢!

下雨天我非常快樂,不用出門,可以小小地偷一下懶,有時候要煮豬食,我會耍一下滑頭。拿一本書跑到柴棚,屋檐下的雨會順着瓦縫流淌下來,一條細細的線,我就這樣抱着一本書看。我不敢進柴草棚,裏面放在阿公阿么的棺材,我怕!

我有時看書真的會入神,不知道大家見過那種農民工擺飯吃的桌子沒有大概有膝蓋那麼高,我阿公阿么家有一張這種桌子,一條斷了的,我撿了兩塊磚放在下面墊著。在什麼做作業需要像做坐位體前屈那樣坐,得把板凳躺下放才不會高。

一天我做著作業,也是下雨天,天氣稍微有點點涼颼颼的。一隻老母雞引著三隻小雞,我聽見老母雞驚悚地叫了一聲,抬頭一看一隻老鷹剛好在我面前一腳一隻抓着小雞,轉頭就飛了。老母雞直接在原地打抖。我看了一眼又埋頭做作業,一會他們看完電視出來發現雞不見了就問我,我說了以後全都譴責我。讓我跪在屋檐下,我不跪就讓我滾,不讓我進屋。

周末別的同學都帶衣服回家洗,我也帶回去了,

我叔叔在洗衣服,我把衣服放在洗衣機上,想自己洗,那是一件白色的衣服,洗衣機了全是他們幹活的衣服,盡是泥漿。我就說衣服我自己洗,你那全是泥。他直接把我衣服放在地上踩,棉的衣服上面那個鞋印一直沒有洗乾淨。

我一直很好奇別人的家庭生活到底有多美好,是不是大家都像我一樣前面這些年是爬過來的。這種感覺就像你嘴裏一直含着黃連,我想蜂蜜的味道應該是足夠誘人的。

我讀書的目的很簡單,離農村遠一點就好。

其實這一路上到大學已然不易,家人無條件的支持是主要的。我是一個很笨的人,連幼稚園 都留級了一年,高中也補考了一年。周圍的小夥伴都在生活的泥潭中掙扎,我還在大學的宿舍聽着室友喧囂地打遊戲,打着字。我真的很知足了。

我也不知道我講清楚了我要回答的意思沒有,只是希望大家在遇見那種不會打遊戲,也不會撩妹的,平平凡凡的木訥的男生的時候,不要歧視他,可能他能見到你們已是不易。

謝謝閱讀呢!生活加油(ง •̀_•́)ง


Aorqu用戶:

我爸說:我跟你媽買來養老的那個鄉下房子那塊開發旅遊區了。

我想着那個地方就一條公路,賓館就算了民宿都沒有,開發旅遊區又能怎麼樣。

等我暑假回家一看就傻眼了,旅遊的車子堵了至少一千米,各地口音在那條十年前還是石子兒路的公路上看着一動不動的堵車長龍絕望地罵街,還有莫名其妙的外地遊客以為我家院子是停車場,自己扒開大門就往裡開。

這個沉寂了幾十年的村子,或者說從沒熱鬧過的村子忽然變得前所未有地熱火朝天,有的老人活了七八十年加起來見過的外地人還沒有現在一天見到的多,當然也有很多出過門的見過些世面的年輕人,打起了遊客的主意。

我爸說:他們都窮怕了,現在想着法子賺錢。

早些年村子裏的人趕着早上四點起來在院子里拔蘿卜摘豇豆,五點天不亮就要去城裡,背着挑着蔬菜一顆白菜也值不了兩塊錢,一天下來二三十塊錢算好的,回家連一元錢的巴士也捨不得坐。

現在他們就坐在家裡,從地里拔起一棵新鮮的白菜,放點豬油清炒一下,十五塊,城裡來的人吃得津津有味。

以前費力背着二十塊一斤的臘肉,現在隨便當着遊客的面從炕上取下來,在柴火灶里不放其他,炒得金黃油亮,五十一小鍋,城裡人來的人吃得津津有味。

我爸說:他們嘗到甜頭了。

有的村民家裡辦起了農家樂,有的稍微有錢的開起了民宿。因為景區還在建設,但是遊客絡繹不絕,有的村民就偷偷買了橡皮艇,帶着遊客走水路偷偷溜進去,橡皮艇一人一百,後來漲到兩百,劃橡皮艇的人腰包鼓了,腰桿挺直了,市面見得多了,膽兒越來越肥了。

這盤豬油炒青菜,油是農家油,菜是農家菜,十五塊一盤。

二十塊一盤。

三十塊一盤。

我爸說:那天好像出事了。

一頓飯一個臘肉鍋兩葷兩素要人家外地遊客一人兩百,一桌一千,不給?這山溝溝里全是我們的本家,我這一嗓子喊出去他們拿着棒子就來,諸位外地人,你們自己掂量掂量。

縣里的110呼嘯著一路堵到了事發現場,物價局的也來了,最後商定價格一人一百,其實那點菜哪裡值一百,一個人五十都賺得半夜笑醒。

外地遊客這算是脫身了。

我爸說:這回,是出大事了。

粗陋的橡皮艇和鋌而走險闖進尚未開放的景區的遊客,當然會出事,遊客不慎跌入水中,身上連個救生衣都沒有,最諷刺的是劃船的村民,那個挺直了腰桿的船夫,他不會游泳,不能救人。

人是死了,錢是賠了,政府把景區徹底封死了,船是劃不了了。

還有消息不靈通的遊客慕名而來,吃了一道閉門羹之後敗興而歸。不過即便遊客衰減得厲害,總還是有人過來。

我爸說:我們房子附近的李家的男人,你還記得嗎,還有張家的小夥子,他們都完了。

客源衰減得厲害,民宿不能空着,李家男人和張家小伙隔着公路拉客人,他們門對門住了幾十年了,過年炸酥肉都是共用的一把漏勺,共用的一個大水池。

然後可能有那麼一輛外地遊客的車停在了兩家中間,我猜的。

兩個人爭搶客人,也可能是積怨已久,畢竟一條公路一個水池怎麼容得下兩家民宿呢。

李家男人是動不了了,他被打得高位截癱,張家小伙兒是出不來了,故意傷害罪不是一年兩年的事兒。

我爸說,有時候我覺得,你出去了,真的很好,小地方的人有時候真的很可怕。

我說為了利益的話,哪裡都是一樣的,都有這樣的人。

我爸說,但是他們不懂法,也沒有眼光,一旦掉進了錢眼,就沒有了,人也不是那個人了,也不認其他人了,六親不認了。

我說,不怪他們吧,都是窮怕了,窮真的是最可怕的東西。

我爸說,也不對,你外婆她們從前很窮,但是我覺得她一輩子沒做過一件壞事。

我說對啊,窮且益堅,不墜青雲之志。

所以我覺得中國農村最讓人感到恐怖的,並不是窮,最恐怖的,可能是部分窮且壞的人吧。


霜降:

窮山惡水出刁民,不能說全對,但有些道理)

· 我們家以前很窮,我爸耳根子軟、愚孝、老實。我媽要強、聰明能幹、吃苦耐勞。生了雙胞胎女兒就是我和我妹妹,坐着月子還要幫忙做家務,那時候還沒有分家,和叔伯妯娌兄弟阿公同屋共住。阿公把我爸寄回來給我媽的生活費扣起來,留給三伯父蓋房子。我媽白天要煮一大家子的飯,洗尿布餵奶,晚上還要起夜照顧嬰兒的我們。阿公連電燈都不讓我媽用,扔給我媽一盞煤油燈,我媽坐月子只能喝粥,甚至偷阿公煮給牛吃的番薯度日。阿公知道了,往番薯裏面倒米糠,番薯就不能吃了,我媽餓暈了,被鄰居老婆婆扶回去給了一點飯吃(此後經年,我們家深受婆婆家的恩惠)

· 後來分家了,阿公聽信了村裡一些八婆的教唆,氣沖沖的上房揭瓦,把我們家的門都拆走了,我爸在一邊,屁都不放一個。大伯說,我們家只生了兩個女兒,沒有生到兒子,叫阿公不分田地給我們家,我媽憤憤不平,在生我弟弟之前打了兩次胎(B超檢查是女孩),我媽剛嫁給我爸那兩年,終日以淚洗面,後來眼淚終於流干,心死了,但是日子依然要過下去。

· 我媽為了爭口氣,不讓別人看扁,一邊照顧我們,一邊養雞養鴨養鵝養豬、耕田種地、管理荔枝林。我們四五歲就放到幼稚園 託管,她清早六七點做好豆腐花、芝麻糊、米糕等等那些早點拉去學校門口擺賣。後來我上國小開始釀米酒,鎮上的人都認識我媽釀的米酒醇香,我和妹妹每天走幾公里的路上學,老師校長都愛喝我媽釀的米酒,於是我讀國小一年級開始,和我妹經常要扛十斤二十斤米酒賣給老師和校長,然後放學拿錢回家。

· 日子過得不錯,村裡的「是非精」就嫉妒眼紅了,偷偷去工商局告狀,說我媽賣假酒,沒有營業執照,工商局局長親自上門,我媽當着局長的面,把釀酒的過程就做出來,和局長說等手頭上的米酒都賣出去了,一定去辦營業執照和衞生許可證,局長看在我媽是村長的份上,又為村裡做了貢獻答應了,還約莫描繪了告狀人的模樣資訊。

· 村裡的一個爛仔強奸了村裡的小女孩,村民沒有法律意識,受害人家屬覺得家醜不可外揚,也不懂要求民事賠償,爛仔的老爸打了爛仔一頓,就了事了,當年爛仔17歲,鄰居姐姐8歲。我媽那段時間怕及了,怕爛仔來傷害我們,因為爛仔也常常趁我媽出去干農活跑到我家翻箱倒櫃,想搶錢,我和妹妹很恐懼,每次都躲到能夠著菜刀的地方,我那時都想着隨時魚死網破,幸好沒發生事情,爛仔現在依然逍遙法外。

· 再後來 還是當初為了分家分地的事情,阿公偏袒三伯父,大伯不服氣打了阿公,騎在阿公背上當他是馬 。

· 村裡的某些婦女造謠我媽好吃懶做,勾漢子。我阿公在山坡上罵了我媽一整天,我媽不知道阿公是罵她,那些八婆過來挑撥離間,以為會挑起我媽的怒火,我媽不理。後來阿公終於在我讀國小三年級的時候死了,三更半夜突發的腦溢血,死前很痛苦,大聲呼喊,三伯父的第二個老婆膽小,一直不敢去扶躲在二樓,是我媽驚醒,破門而入送他去醫院,但是太晚了。(阿公偏袒三伯父,所以是和他們一起住)

· 鄰居找我媽(村長)幫忙,辦理農轉非,轉廣州市戶口,鄰居也沒有獨生子女證,我媽熱心腸,單純,費九牛二虎之力才幫他們弄好,落戶廣州,後來請我媽吃了一頓飯,事後說我媽白賴他們一頓飯。要知道二十年前,計劃生育嚴得不得了,城市戶口又是多值錢,鄰居不但不感謝,還逢人就說我媽壞話,我媽這個農夫,還是被毒蛇咬了。

· 再再後來,幫忙辦農轉非的那個鄰居的哥哥,有一天騎機車在我家門口不遠處摔倒了,機車的一個金屬零件(大概有十厘米長)插進他的小腿肚,鮮血淋漓,排氣管燙得小腿紅腫,倒在地上起不來,是我和妹妹扶他起來的,救了他,不然他可能要在地上躺到血流干,但就在今年因為新農村建設三清三拆的問題,在村裡的微信群,村裡的那些是非精要求我家無償貢獻我家最好的稻田出來建環村路,我反駁了一句,他跳出來罵我,叫我去跳樓自殺,去死。如果我知道會有今天,當初就算見到他死在我面前,也不會去救他。呵呵。

繼續更新,嗯。。。用Aorqu不是很久,不是專業寫手搏同情喔

謝謝評論的安慰和鼓勵。現在我們一家人過

得很開心。

雖然我們家貧但卻被媽媽富養, 同齡的小夥伴都很羨慕我有一個聰明能幹的媽媽o(≧v≦)o

· 農村的小孩子嘴饞,經常會在別人家吃飯或來客人的時候去家門口守着,等別人不耐煩了,會分一些類似飯團 糖果、水果那些打發小孩。我們家雖窮,但是媽媽從來不允許我像其他小孩那樣去乞鄰居家什食吃。我們想吃什麼要什麼就告訴她,她都盡量滿足我們。她說她的小孩是寶貝,不是乞丐。

· 但是呢,村裡的一個老婆婆A都很喜歡我們,經常偷偷摸摸喊我們去她家玩,叫我不能告訴我媽,然後從米缸里、供奉祖先的灶台里挖出各種零食糖果,拿給我們吃,她說我們是村裡唯一會說謝謝的小孩子,招人稀罕。有一次中秋我剛好在她家吃大雞腿,她的孫子跑過來找她要東西吃,老婆婆A反鎖 房門,抓了一點糖果給他就打發走了。小夥伴睨了我一眼走了,後來我們因為小孩子玩遊戲的不愉快,打了一架。後來婆婆去世了我偷偷哭了好久,這個眾生皆苦的世界永遠沒有了那個些許駝背滿臉皺紋卻笑容慈祥的老人偷偷給我塞糖果。大白兔也變了味。

· 老婆婆B,是那個扶餓暈了的我媽給了一口飯吃的善良婆婆。這么多年,我們家有什麼事情都很熱心幫助我們,送菜,送跌打葯酒,幫忙照看我們,送各種吃的用的,我們家鑰匙都放在她家,我們覺得受她家恩惠太多過意不去,也會回一些禮,可她從來不收,我們家也只能幫一下他們家插秧、割水稻,晾曬稻穀,拔草那些農活,有時教一下她小孫子做功課。但是她的恩情,我們這輩子都還不完。今年過年要回去探望她,真心希望她長命百歲,多福多壽。

普遍的農村小孩的一年四季是怎樣的呢,以我為例 跟各位大佬科普一下。

· 日常家務活是幫忙洗碗、掃地、抹桌子、洗衣服、煮飯、餵雞鴨鵝狗豬 。我媽釀米酒,要在旁邊幫忙打下手,燒柴火,挑水,米酒、米醋、酒糟分裝儲存起來。有客人來買酒幫忙收錢。後來學會炒菜,就走上了不歸路,都是我和妹妹輪流炒菜,只有逢年過節我媽才有空下廚。農村燒柴,小孩子經常生不着火,很着急,一邊哭一邊用火筒打鍋蓋出氣。家裡的鍋蓋都被我們打爛了。

· 另外,要經常上山砍柴、撿干樹葉、乾草、竹衣等等,三層樓高的樹木我們這些小孩能爬到頂。男孩子膽子比豬肥,遇到有山鼠、花蛇 、鳥窩、馬蜂窩、野雞 免不了一場掃盪的浩劫。女孩子則摘些野果野花 ,編成花環戴到頭上便天馬行空起未來的意中人,幸虧不是在水邊,不然怕是要問魔鏡誰是這世上最漂亮的女人?

· 春天,是非常繁忙的季節。萬物還未從沉寂的窮冬中蘇醒,村民就早已扎進忙碌里。首先是要煮谷芽,就是拿上一年的谷種倒進大鍋里,倒水,稍微的把水煮溫,太燙谷種會煮熟,水太涼發不了芽,20~25℃之間最好,然後一直等谷種發芽,再放到土裡,用塑料膜蓋好。春天最怕下雨了,塑料膜蓋不好,幼苗就會被雨水沖走,幼苗不夠你就要挨家挨戶找人討,或者撿別人不要的幼苗。非常慘。幼苗長到兩寸長的時候就要插秧了,插秧的前一天要從水庫引水灌滿水田,第二天男人們要清晨五六點就起來趕牛下田犁地,六七點女人們就要插秧了,我們家我爸在外打工,犁地只能拜託鄰居婆婆家,我媽也試過下田趕牛犁地,我跟在後面推犁,後來有一次我被牛 用牛角掀翻在水田裡,嚇慘我媽了,就再也沒自己犁地。

· 插完秧,要種蔬菜,種花生,種紅豆綠豆,黃豆,青瓜、番薯、芋頭、馬鈴薯……買不起肉,就要去水塘、小溪、河邊抓一些魚蝦蟹來吃,上山摘野果,去樹林挖魚腥草那些野菜,各種施肥除草。

· 夏天依舊是非常忙的季節,學校會給我們放農忙假,大概十幾天。嶺南地區種果樹為生計,鏟草、施肥,噴農葯,挑糞水是一項辛苦的技術活。荔枝龍眼香蕉黃皮成熟了,要幫忙摘了送去集市賣,收成不好的話,學費就要東借西湊了,我們都很怕,天公不作美。白天要把手電筒充好電,夜晚去抓青蛙 才夠亮度,我們仨能抓兩小麻袋,養在水缸里,慢慢吃,煎炒烹炸滾湯,非常鮮美。

夏季蟬越多我們越開心,因為可以撿蟬蛻拿去賣給葯店,換錢買一些小發夾發圈,或者一毛錢的冰棍和糖果。

· 颱風對夏季青睞有加,大人們都為莊稼發愁,小孩子卻歡喜得很,蓑衣水鞋一穿,便浩浩蕩蕩的往深山裡鑽,出來時扛着沾滿泥土的菠蘿、龍眼、芒果、鳥蛋興高采烈的往家裡去。颱風還沒完全過境,村裡的婦女便爭搶著上山打柴了。

(廣東人對颱風深入骨髓的蔑視,不是任何一塊版圖的人民能理解的)

· 長夏,我們會種第二露水稻,等到秋分前後收割,那時又是一個很忙的季節。春天種下的花生紅豆綠豆黃豆差不多也可以收穫了,花生曬干拿去榨油,一部分賣掉換錢,一部分留下自己吃到來年長夏。紅豆綠豆黃豆曬干煮糖水,番薯芋頭馬鈴薯貯存過冬天。

· 秋天又是非常繁忙的季節,要貯存好曬乾的稻穀,要平整土地,焚燒穀殼,把草木灰或穀殼灰撒在土地里,中和酸鹼度,防止泥土結塊,不然田地就毀了。趕在立冬之前種下北運菜,就是青瓜、豆角、芥菜那些,然後就是除草噴農葯除蟲施肥,挑糞水是份辛苦的技術活,我媽會獎勵我們兩毛到一塊錢,甚是歡喜。

· 凈有空閑縫隙,青橄欖成熟了要採摘腌制,干農活時搭配稀粥充饑。黃瓜腌制搭配粥湯吃可以清 荔枝的上火。還有芋頭葉子、豆角、芥菜、白蘿卜、青瓜這些都要腌制儲存起來,供一年四季食用。粗茶淡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農村人一輩子就是如此過來的。

· 冬天,沒這么繁忙了。摘青瓜、豆角、芥菜運到集市賣,有時候拿單車拉,有時候用扁擔挑,三四公里,幸好。冬天很少下雨,山路不會很泥濘,走兩三個小時就到了。我媽挑着差不多上百斤的豆角,寒冬里大汗淋漓。另外寒冬里去上學是一件苦差事,大多數孩子家裡都買不起棉鞋,一年四季都是穿拖鞋或涼鞋,濕冷的風割得臉鑽心疼,腳趾和後腳跟都裂開了口子,甚是劇痛難忍。值得慶幸的是,廣東沒有下雪。

· 寒暑假,是我最痛恨的。除了要做作業,還要跟着老爸去打下手,爸爸是做建築的,裝修,我們幫忙搬磚、遞瓷磚,擦地板,抬水泥、拉沙子等等。干一天工錢只有四十塊錢。。。我知道萬丈高樓平地起是如何煉成的。我們那年,不過只有十歲左右。

但是小孩子最珍貴的就是少年不知愁何物。我們一點都不覺得苦。反而過得很開心,很有趣。

現在生活好起來了 感恩所有人,所有事,不管好與壞。

生而為人,理應善良

————————————————————————

評論里:

關於農村,真的很矛盾,我怨恨它,同時也深愛着它,它教會我識惡辨是非,也教會我要善良溫順,我希望它走向文明,又想推它墜入毀滅。

關於使壞的人,我覺得惡人自有惡人磨吧,時隔多年不可能回去舊事重提,討還公道。畢竟他們的貧窮無知與絕望將被子孫後代繼承延續下去,那也是一種因果報應。

關於我父親,他是我父親。我感謝他給了我生命。也怨恨他把我媽帶入了喪偶式的婚姻。作為女兒,又心疼又無可奈何。

關於我母親,歷盡千般辛勞,受盡萬般委屈,她有將軍命,卻敗於車前卒。我希望餘生可護她周全。

關於我母親當村長,評論里挺多質疑或驚訝。我覺得用「蛟龍得雲雨,終非池中之物」來形容她最合適不過了。 丈夫被推選為一村之長,卻因長年奔波生計而無暇顧及職責,不得不由妻子代勞。一位遠嫁異鄉的弱女子的魄力卻勝於男人,她主持修築水道、修建宗祠神廟、打壓村霸、與侵佔公家用地的民眾作思想工作;挨家挨戶說服村裡人通固定電話;颱風天村裡水庫缺堤,連夜帶着村民去修固堤岸;過年過節的祭祀風俗活動舉辦;春節極力說服外出務工村民回家過年……第一也是唯一連任三屆的女村長,每一張選舉票都是民心所向。

關於我,不是白蓮花 ,只不過是年少時經歷的磨難多些。現在每天都想暴富。


zzz:

奴隸制,童養媳的恢復?

在這個中秋節假期,我從學校回到了家裡。家裡人要去老家祭奠外公,我也跟着去了。老家在陝西甘肅交界處,窮!真的窮。

Aorquer可能不相信中國還有這樣的地方。


這就是我媽的老家。

圖上這家人,是我的哥哥嫂嫂,養了三個孩子。

最大的孩子出去上高四了,他爸媽給他花了24000去找了一個畫室繼續學習,他上了一周後,要換一家畫室,因為這一家畫室「風格不適合他」,當然,錢也是可以退的,不過只能退一半。

我去的時候,只有兩個小孩子,一個是初二的男孩子。一個是三年級的女孩子。

男:你是誰啊?
我:我是你舅舅呀(笑眯眯)
男:霸氣啊!
我:???(黑人問號)

然後嫂子玩着手機,讓小女孩給我拿凳子(農村那種很老的凳子,很重,比女孩都高),我跑過去自己接住坐下了。

我和他媽聊天,他插不上話,就一直在旁邊怪叫,同時那個小女孩全程在角落看着我們。我實在心煩,問他媽你平時怎麼管他的(是疑問語氣,不是質問。,,)
這小子搶答給我說:我三級頭,98K怎麼管我?


然後我原地不動,問小女孩學習怎麼樣,小女孩怯生生的,不說話,盯着她媽。

她媽說你看我做什麼,你要說話你就說唄,她才小聲告訴我她們班40個人她考了第二。

我問有沒有人在學校欺負你

她說有

我問那男娃,你妹妹在學校被人欺負你不幫她出頭?

「她不是我妹妹!」

我還以為是兩個孩子打鬧有矛盾也沒多想。

走的時候,男娃去上學了,只留下小女孩和她媽,我說多年未見但畢竟還是你舅舅,雖然我也上學沒什麼錢但發個紅包吧,就拿出來200塊錢,給小女孩,女孩怯生生的不敢要,我回頭看了一眼她媽,她媽卻在瞪着這邊。我拿身體擋在她倆之間,女孩還是不敢拿。

直到她媽酸溜溜說了一句:拿上吧,舅舅不缺你這點錢。

然後才拿上了

最好笑的是,我還沒走出大門,這錢就進了她媽的口袋。(我舅我媽已經給了3000給她了,當做多年未見的禮物,還有月餅,煙什麼的)

等我回了家,我媽給我說了我才知道,這個女孩子是被抱養的。

這個孩子三年級了,頭發亂糟糟的,黑黑瘦瘦的,還沒我舅家剛上一年級的孩子高。同樣生而為人,憑什麼差距這么大???!

這個嫂子是家裏面主事的,哥哥是個沒主意的人。我看她這么使喚這個女孩子,又這么摳門,我就想不通為什麼還要抱養這個孩子。
現在明白了,小的時候是勞動力,可以幫她做事養她兩個沒用的兒子。大一點了不用上學(成本太高)。14-15歲就可以送出去打工賺錢。再到18歲就可以嫁(賣)人收彩禮。

這他媽不是奴隸制是什麼?????

最可怕的是收養手續是全的。
我想給鄰居錢讓他幫我收集證據。
大家有沒有什麼好的建議


糖糖愛吃糖:

無知吧,有些很閉塞的地方的人,他們沒有法律意識,自己形成了一套規矩,比如買回來的媳婦怎麼逃都逃不掉,外人來救也救不出,甚至死在村子裏也沒人管,為什麼?因為他們不管法律那一套,他們只有自己的規矩,想逃想救人?全村的人一起對你圍追堵截,拿着鋤頭鐵鍬,把你車砸稀碎。這種地方真的是很可怕。
還有一個地方,很多媒體都報道過,就是那個懸崖村,全村的孩子上下學都要爬懸崖上的梯子回家,要多危險有多危險,很多網友不明真相開始說政府不作為,他們這么可憐為什麼不管他們,看到這么小的孩子爬懸崖政府怎麼看的下去?

但是實際上呢?政府多年前就給他們選好了新的村址,幫助他們從懸崖上遷下來,而且還是免費的,但是他們村子的人不願意下來,為什麼?為了貧困補助,他們如果從懸崖上下來到了新的村址他們就會因為擁有了好的生活條件而沒有貧困補助,這些人為了貧困補助那些錢寧願讓自己的孩子爬懸崖也不下來,最後不明真相的人都讓政府背鍋,政府無奈,怎麼辦呢?最後只能一遍又一遍的給他們修天梯,盡量修到最安全,這樣的人這樣的村子這份貪婪可不可怕?

圖片來自微博


小庄:

2013年的時候,我們這裏出了一個名牌大學生,考上了中山大學。

這是我們村,更準確的說也算是我們鎮這幾十年來考上最好大學的大學生了。

當時,這件事在我們鎮上還是挺出名的,學校領導親自到他家祝賀,然後還給了3萬塊錢。

政府和村裡也都各自給了3萬。

其實不管是政府還是學校,給這些錢的目的,都是為了讓孩子能順利讀完大學。因為他家其實條件特別差,讀高中也是因為學習成績好,學校給免了所有的學費,還每個月給一些生活費,讓他堅持把高中讀完了。

然而,學校,政府,村裡給的那些錢,都被他爸媽拿走了,他爸媽覺得他高中都不需要錢就讀完了,大學更不需要給他錢。所以把那些錢拿去蓋房子去了。

又過了幾年,我有一次回家,聽我爸媽說,原先考上中山大學的那個孩子大二就退學了,還被騙進了傳銷組織。沒有人能說得清楚,具體原因是什麼,也沒有人知道那個孩子大學的兩年經歷了什麼?

只是我有一次偶然從一個叔叔輩的那裡聽他聊起過那個孩子,他說,那個孩子曾經跟他講,讀大學太餓了!

都說人類的悲歡並不相通,其實人類的命運也各自不同。不然,誰希望孩子出身在那樣的家庭里?


補充一下:那些說是編故事的人,我自然不理會了,你們權當故事看一下就行。

關於另外一種觀點,說現在這個社會,哪裡還有挨餓的現象,稍微勤快一點,申請下助學金、做點兼職之類的,至少吃穿是可以保障的。

這種觀點我是很不贊同的,我們不能拿自己所處的環境去衡量別人。對於很多工作多年的朋友來看,隨便做點兼職, 哪裡還賺不到幾個飯錢,但是說這話的人,你們上大學的時候,有多少是靠着自己兼職養活自己的??

不要用今天的眼光去看待昨天的事情,也不要用自己的處境去衡量別人的處境,這很刻薄。

而且這個孩子的問題,最主要的我覺得其實不是他能不能做兼職,申請助學金。他的問題在於他的家庭教育這一塊完全是缺失的,所以他對社會的認識,對很多我們覺得的常識性的東西,他也是缺失的。我甚至懷疑他對金錢,對人際交往,社會倫理的概念都是很模糊的,否則他爸媽也許就拿不走他的十萬塊錢;年少的時候,學校給了他一個目標,學習課本知識可以改變命運,所以高中以前,他只要負責學習就好,對其他事情是沒有概念的。他的大學生活,我不敢擅自揣測,但是從他後面的遭遇和選擇來看,至少證明他的世界觀是零碎的,沒有人給他指引,更沒有人給過他這方面的啟蒙。

很多社會現象旁人都是很無力的,但是也請多懷點善意,而不是自以為是的指責和輕視別人。畢竟,把你放進同樣的環境,可能你不如他。


茶包:

我爹說「以後退休了,我就回老家村裡包個魚塘,養魚,一年鐵打的能賺二十萬,城裡住着不舒服,沒農村熱鬧,農村人樸實還重感情,我老了要講究個落葉歸根,早年讀大學出來了,一輩子快過完了,告老還鄉還是要回祖屋。」

我的天,這魚塘在哪?在我大伯和二伯家之間,三點一線一共長兩百米不到的距離。我心裏想「找虐倆字怎麼寫是不是忘了?」 回口直接說「大伯家一個兒子(吸毒)一個女婿(吸毒)沒工作,二伯家一個女婿(懶)沒工作。你那魚塘養的了這幾口人,你就去。不然你等著收魚前有人一包農葯給你全毒了。如果要是這樣還能賺了錢,又住農村祖屋的話我們全家三口可能還有性命之憂。」

我爹聽了沒說話,沉默半響。「以後你娶了老婆就在隔壁萬科買個上下兩層房子打通了我們四個人一起住比較好。」

我老家爸爸一輩七兄弟姐妹,有能力的全出來了,不管七姑八婆,還是堂哥堂姐,買房都要以我家為圓心,不超過兩公里,我都覺得這舔出風水規劃來了,左青龍右白虎,上朱雀下玄武,中間一個搖錢樹啊。阿公阿么過世後,過了年我農村爬出來的親戚們都不想回去,回去的還不是為了給我爹送幾只雞,還是村裡買的,我爹再給幾千塊錢,一家人生的又多,光二伯孫子輩就有五個,我爹還要一個一個給壓歲錢,我30歲沒娶老婆一分錢壓歲錢都沒法拿,大伯二伯簡直逆天,每次我們過年回家就擺村鎮話事堂利益扯皮,扯阿公家的那幾百塊窯磚該歸誰,幾百片瓦該歸誰,我爹花五個小時講道理,最後更是自己出錢再買一份等額瓦磚平分,倆傻X伯伯都要「那不行,如果你新買了磚瓦,那都是我的,因為本來現有的磚瓦也是我的!」 最後這個全家年會開了七個小時,等於沒開,從初一開到初五,明年還是這幾個話題,再繼續開年會。去你X的吧! 全我家白貼還要舔你的感受,我怎麼會想回去,誰想回誰傻X啊。我小時候95年左右,那會都用不了匯款,二伯進城來我家不知道幹嘛,那個年代,兩千塊什麼概念?處級幹部一個月才600多的工資,我爸贊了兩千塊錢讓他捎回去給阿公,我二伯拿了錢捅自己口袋裡回老家了,過了半年回家過年,我阿公找我爹要錢,我爸說「不是給了兩千嗎?還不夠?」最後才知道二伯自己一個人拿了給自己用了。二伯的解釋是「哦,我先用着,以後再還給爸爸吧,我忘了跟你們說了。」最後我爸再給兩千給我阿公。然後我大伯聽了這件事,嘿嘿嘿嘿,過了一陣就開始拿我二伯的種子,拿他的農葯,拿他的柴,拿一切能拿的東西,二伯找大伯吵,大伯說「你從老三那拿了兩千塊!我拿你一點東西怎麼了?」其實就是要從二伯那分一千塊錢唄!去你X的吧,有什麼資格說自己是一家人?很多故事聽到的是農村爬出來的企業家或官員,他們的親戚多扶不上牆壞企業家或官員的事,但其實更多的是普通一城裡打工的,要背全家爛泥扶不上牆的傻X親戚。我家08年,為了解決小姑和二伯就業,硬是去做一個沒有任何前景的經銷商,跟其他大牌經銷商競爭,結果我小姑整天就計算怎麼用企業的錢給自己亂花錢報銷,連特么自己的房租都要報銷,我二伯更是智商感人到天際,給客戶安裝地板能跟客戶吵架?!安裝地板這種活是怎麼做到跟客戶吵架的?原來是客戶想橫著把地板切了裝角落裡,我二伯非要豎着切,你說這種傻X除了我家能雇誰敢雇?最後幹了三四個月,連續跟客戶鬧掰,氣哭了,不幹了。農村最可怕的就是那些本身沒能力,但因為血緣關系還要咬牙照顧落後兄弟姐妹的觀念,本來一葉舟,船長非要超載,要不是我那兩個大堂哥大姐夫吸過毒,(現在就不知道了,反正怕)五一都要回去。我慶幸他們有過吸毒史。


口口:

可怕的不是農村,是貧困,以及被貧困逼迫出來的人性淪喪。

不代表所有農村,但越貧困越是如此。

重男輕女:從墮胎到女孩的輟學到換婚到天價彩禮,以及所謂宗祠,族譜,一切的一切對女性的壓迫。

婚姻:沒有女孩兒,光棍需要的媳婦兒哪來?購買。那些被拐賣到山裡的女孩子比出生在農村的更為不幸,即使希望渺茫也有很多孩子走出了農村,而那些被拐賣進去的,人生面目全非,身體和心靈都飽受摧殘,生不如死,除了死亡終生難逃。

愛與被愛:我相信有很多勤勞本分的人,一輩子勞碌養活養活家人,但也是他們,把養孩子當做是一種投資,和養雞養豬沒有區別,索取的是回報,是老年的依靠,是自己在農村立足的資本,是家庭資產。孩子的成長環境惡劣,資源貧瘠,而當他們長到壯年經濟水準根本不足以同時供養孩子和老人時,老人則成為了弱者。而人性的善良與愛不是天生的,不是天生的!!是在人與人的交往中習得,一個沒被愛過的孩子要怎麼學會去愛別人?人生中剩下的還有什麼?利益。

富不一定長良心,但貧困真的會吞噬人性善良的一面,會變的比畜生更貪婪和無恥。

這個與農村和城市沒關系,即便城市當民不聊生的那天,活不下去的善良人死亡,能踩着同類屍體苟延殘喘的獸人存活,然後建立新的秩序。

物質要能維持生存才能去想尊嚴,愛,文明,這些是舒適生活不可缺少的,所以舒適的生活要相對豐富的物質支持,經濟不發展城市和農村一樣恐怖,不針對農村。


匿名用戶:

同寢室的一個農村女生,我和她關系好到同吃同穿同睡的地步那種。就有一次跟她聊天不知道怎麼就扯到性侵猥褻上了,她跟我說她小時候被同村的哥哥猥褻過,不光摸她,脫她褲子,還想拿那啥捅她嘴。我當時震驚了很久很久很久……

我真的寧願她是開玩笑的,後來仔細想想她願意這么跟我說,說明她是真的把我當真心朋友,而且這種事並不光彩。直到我後來,刷微博看到一些關於猥褻性侵幼女方面的事,這種事在農村似乎非常非常多……

包括我自己去我鄉下同學家玩,被一個老狗幣摸大腿揩油,我發脾氣周圍人還說我脾氣不好將來嫁不出去巴拉巴拉的……

我不光想發脾氣,我還想剁了你的傑寶!性盛致災,割以永治,就像這樣:✂️ ひ。


晾魚乾乾:

自從知道可以刪評論之後,質疑啊什麼的,都覺得無所謂了。所以歡迎大家暢所欲言啦!

以下原文。

深夜,一下子就讓我想起來一件事。是我媽的親身經歷。

我們家是賣肉的,爸爸會在家宰豬,爸爸身高170,媽媽身高156,為什麼要說身高?因為宰豬只有他們倆人,每天早上3點多起床,等把豬拾掇好了趕去早市賣,一年到頭風雨無阻。直到有一天,我對象跟我講他們東北那邊,過年殺豬需要一堆人,還都是大男人的時候,我驚呆了,面上沒說什麼,心裏卻堵堵的,有點難過,心疼父母。

進入正題,如果到中午還有餘肉,下午這個市場一般沒有什麼人,就賣不出去,為了減少損失,而媽媽心疼爸爸,所以自己就會用電動車帶着這些肉去鄉下賣,當然,這時候價格很低,肯定不能保本,但是能減少一點損失。

因為每天都會去那幾個村子,所以大家都認識她了,有時候,碰到老太太老頭沒有錢,媽媽也會把肉賒給他們。

快到年底了,老人們也要辦年貨。一個老頭想在媽媽手裡賒點肉,說他兒子年底回來就把錢還上。可是不久,這個老頭卻去世了。過了一段時間,等我媽再去那個村子的時候,有熟識的老太太就拉着我媽說,那個老頭的兒子回來了,可以去討債了。我媽抱着一絲希望,好好跟這家人交涉。不料,他這兒媳婦卻死不認賬,要說也就幾百塊錢啊。我媽沒有辦法,也知道死無對證,只好悻悻然地走了。後來好幾次,熟知這件事的老太太便會寬慰我媽,但媽媽每每說起這件事總免不了淚水漣漣。為了不讓我爸來這抱不平,她一個人默默忍受。神經大條的爸爸只當那時媽媽在跟他賭氣。

等我媽告訴我這件事的時候,她大概是放下了,也大概是麻木了,人性本如此。她的錢來之不易,得來的全都是血汗錢,確實心疼。

這些農村人只道,我父母為生意人,定是很有錢的。卻不知道,媽媽在前年被絞肉機所傷,左手斷了四指,依然在給別人削肉切絲,一年四季,手上刀傷不斷。生活從來也不易,人間從來不值得。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