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男士在想什麼?

問題描述:請所有未滿40歲和超過60歲的非中年男子莫要強答!
, , , ,
過路男:

我在印度跟阿三扯皮撕逼的時候,我家狗跟別的狗打架,旁邊站個老頭,老頭被咬一口,拉醫院打針吃藥花3000+,回頭我老婆怕事又給人送了兩千。

剛回國,威海的客戶又在不停打電話讓我過去,現場50多度,我過來兩天,一身痱子。

老頭開始打電話,要更多錢,可能前期我們給錢給的太痛快了,老頭上癮了,打電話過去未果。

在威海的老娘一聽我來了,非讓我回家住兩天,我說媽我是來出差的,哪能半路跑回家??結果我媽意思是不來就要跟我翻臉。

前天晚上打電話跟老頭撕逼,回來我老婆又給我發視訊要聊天,我姥姥也給我打電話要聊天,我折騰到晚上11點,滿腦子都是這些破事。睡不著。

昨天早上跟領導請了假,拉著箱子往我媽那兒走,中午才到,下午客戶電話不斷,非要我回去。

晚上老媽拉著我去逛街,拖著一身臭汗,走到晚上11點多才回家,倒在床上就睡。

早上坐9點的汽車又趕回現場幫客戶處理問題。處理完是下午四點半。

拎著箱子頂著大太陽一步一步往旅店走,心情簡直糟透了。沒想到走了沒一會,跟了我3年多的美旅箱子嘎巴一聲,一個輪子斷了。

我坐在路邊,盯著斷了的輪子,忽然就崩潰了,哐哐哐一頓踢那個破箱子邊踢邊罵草泥馬草泥馬草泥馬……

踢了半天發現眼睛有點看不清,才發現不知道怎麼的哭了。擦乾凈繼續三個輪子往旅店走。


匿名用戶:

弟子問老師:「您能談談人類的奇怪之處嗎?」老師答道:
「他們急於成長,然後又哀嘆失去的童年;
他們以健康換取金錢,不久後又想用金錢恢復健康。
他們對未來焦慮不已,卻又無視現在的幸福。
因此,他們既不活在當下,也不活在未來。
他們活著彷彿從來不會死亡;
臨死前,又彷彿從未活過……


拯救無知少女專員:

在國小門口接孩子,旁邊停滿了家長的車,我的車在裡面不算顯眼的,心裡在盤算著還要多少年才能換個稍好點的車,估計起碼要等到這輛車實在是破到不能開了吧……

兒子在學校里也算是淘氣的,整天不讓人消停,上次家長會老師還點名批評了,當時眾目睽睽的實在是十分丟人,後來我也沒找過老師,是不是該找個時間請老師吃個飯什麼的……

話說兒子的一個年輕漂亮女老師還不錯,要不也順帶著請出來吃飯……

呸!想到那個在家做好飯等我接兒子回家的女人,又陷入了自責和對於自己靈魂的鄙視。

跟老婆相遇有快二十多年了吧,這么多年,風風雨雨都過來了,說實話,一直覺得挺對不起她的,沒能給她優渥的生活。由於缺乏保養,她的皮膚也慢慢鬆弛身材也逐漸走樣了。不記得上次性生活有多久了,昨晚她又穿上了那套紅色睡裙,這是她與我約定俗成的信號……說實話,沒什麼快感了,還不如自己解決,結束以後她幽幽地嘆了口氣,想起來實在是心情復雜……以前和她剛認識的時候,那時候滿腦子想的都是怎麼才能上了她啊……這么一想兒子的那個女老師和老婆年輕的時候挺像的……呸!

兒子出來了。摁兩下喇叭,他看到我了,他向我奔過來了,怎麼感覺奔過來的是一頭豬……他媽的比老子的身材還油膩……當初老子要是生個女兒就好了,長到這么大一定很可愛,美滋滋……

今天在學校表現怎麼樣啊?我不咸不淡地問。還好。他不咸不淡地答。

老師有沒有跟你說什麼呀?我一邊開車一邊問,心不在焉。沒什麼。對了,孫老師下課以後跟我說話了。

孫老師?就是那個正妹老師。她說啥了?我頓時耳朵尖了起來,問。

她讓我少吃點漢堡炸雞,會發胖,不好。兒子說。

哦……這個啊……你小子也是,胖的跟豬一樣了。孫老師說得對,以後少吃點那種垃圾食品。

嗯,以後不吃了。兒子小聲說。

咦,這崽子轉性了,以前不是胖死也要吃嗎?現在注意身材了?談對象了?

對了,上次家長會坐我旁邊的好像是個女同學的媽媽,她女兒好像叫小美來著。是這崽子的新同桌吧?

你新同桌怎麼樣啊?我問,順便瞥了一眼副駕駛的兒子。

挺好的。這小子臉紅了。

哼……心知肚明了……才五年級的瓜娃……有老子當年的風范……


不睡覺假扮王祖賢:

那晚到家,我看見我爸一個人坐在沙發上抽著煙。

他一隻手拿著一根萬寶路,燃燒著的煙頭發出陣陣香煙。燃燒過後的煙絲,緩慢的生長的。

我看見我爸低著頭,一隻手撐著腦袋,順勢抬起右手吸了一口手中的煙。

「唉…」我聽見了一聲輕微的嘆息。這聲音彷彿像是刀子插進我的身體里,多年來我忘記了那個曾經帶著我一起打遊戲的老頑童,已經快到50了。我看著他的身影,感覺生活的壓力在他的身上留下了痕跡,他眼角的皺紋是時間給予的磨練。

我心頭一酸,走過去。

「爸,怎麼了?」

「沒事,沒什麼」

「爸,有什麼就和我說。我現在大了」

我爸輕嘆一口氣,吸了手裡的半支煙,然後一個狠勁按下剩餘的煙頭,說:

「NMLGB,這幾把國足踢的什麼J8玩意。連TM的泰國都輸,一幫SB玩意,我上都他媽進了!!!

@¥)-/%#】*+=*。」

那天是國足1:5慘敗泰國。。。


匿名用戶:

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中年再讀此句,方覺五味雜陳、百感交集。年輕人總是熱血,有幾個能真切的體會「我的守望,至死方休」的含義呢。

總要翻譯成「不死不休」方才真切啊,成年人的世界裡,沒有「休假」這種東西。死而能後已,已是幸運。只可惜外有壯志未遂之憾,內有子女親族之憂。如小舟於萬頃波濤之上而船長難做。空有順風滿帆之表,內里裂縫漏水都只有自己偷偷去補。免不了萬事介懷,有百年之憂,而體智漸次力不從心。固有人情練達、世事明晰,但終不能效老莊之出世灑脫,更無機會輕松的「仰天大笑出門去」。遇難題而不能克竟更增煩惱,大抵只能硬著頭皮,學中堂做個裱糊匠,撐得一天算一天。

於是千頭萬緒襲來,只有默念「鞠躬盡瘁、死而後已」。


[已重置]:

「我沒老!我沒老!我還能睡小姑娘!」


匿名用戶:

70後中年,計算機畢業後進入准二線省聯通公司,兢兢業業做到三十幾歲,年收入近二十萬,二套房,一輛雅閣。

老婆事業單位,年收入八萬,一個可愛的女兒,工作四平八穩,每天按時回家,不用加班,沒有激情,熱愛的專業用不上,職業到了天花板,運營商落日餘暉,一眼能看到未來。

不甘心,經常在半夜驚醒後失眠,如果運營商虧損裁員,自己還有未來嗎,還有自己的價值嗎?

終於在幾年前,決定踏出重要的一步,聯系一線網際網路公司的幾個同學,尋找機會內推。

幸虧雖然三十幾歲,但自己的技術還沒丟下,由於在內部負責數據分析項目,內推到某網際網路公司大數據崗位。面試發OFFER後,從聯通辭職,留下老婆女兒在家裡,獨自一人遠離千里來到上海,租套二三千的小戶型,從零開始新的職業生涯。

團隊身邊都是比自己小十多歲的新生力量,壓力山大,重新學習新領域技術,追趕著在舊平台拉下的知識。初始工資扣稅扣房租扣交通費,加上經常周未動車回家陪家人的費用,剩下的不比在聯通多。

加班巨多,工作強度是之前的二三倍,從早上10點半忙到晚上10點是常態。

但是,憑著對技術的摯愛,對自己價值的追求,對重生的期望,堅強地扛了過來。

經過再次跳槽,現在已經是上海某公司技術團隊負責人,帶著幾十號兄弟,年收入比在聯通高了十倍,在上海買了三房,手頭上有幾百萬的股票,老婆沒辭職,但由於單位事情不多, 年經常請幾個月假期過來上海團聚。女兒計劃在上海讀私立中學,以後準備讓她出國讀書。

回想從前,以及曾經的同事,感謝自己踏出勇敢的一步。繼續學習人工智慧領域的知識,應用到業務中,視野和平台上了二個台階,不用擔心失業,大不了回二線養老,憑自己的能力,回二線城市IT公司做技術總監或副總遊刃有餘,加上在一線積累的財富,生活會非常舒適。

當然,自己仍舊在上海繼續奮斗,為自己喜歡的領域學習到五六十歲,成為業務專家和技術專家。

========= 首次補充分割線 ========

  1. 七八年間薪酬如何從20萬漲到近200萬?

10年從聯通到第一家公司的時候,年薪40多萬。
由於業務經驗和專業基礎非常好後,不僅在一線編程,還負責團隊成長、幫組長一線招聘,業績在團隊中是最優秀的,工資每年20%多的漲幅。
組長升總監後,自己也升了組長。年薪到五六十萬+年幾十萬的配股。
目前跳到第二家公司後是技術總監,年薪酬包百來萬+年近百萬的配股。

配股是隨著業績上下浮動的,未必年年有近百萬的股票。從第一次配股到現在,上前公司的股票價格漲了二三倍(漲幅算正常,例如VIP上市價格好像是四五美元,二年後漲到20多美元),不過今年以來跌了三分之一。

2. 房子不限購嗎?

我等到社保滿五年才買的房子,九十多平的小三房,當年價格首付一百多萬。其實剛過來時就預感到一線城市的房價會翻番,可惜當時沒有積累,社保資格也不夠,錯過第一輪。

3. 輕輕鬆鬆就可以逆襲嗎?

並不是,我們這些畢業就進入運營商的,學業和專業上不差,在專業基礎、學習能力、自律能力、同學人脈上非常充足。在運營商內,沒有放棄對技術的追求,除了帶外包團隊做項目之外,還自己接一些開發項目來做,除了C/S開發模式比網際網路落後幾年之外,其他的能力(需求、業務模式、帶團隊、數學基礎等)都沒拉下。

感謝自己在運營商仍保持著對技術的追求和摯愛,沒有淪落成中年油膩男。

4. 年紀這么大,還在網際網路加班這么辛苦,身體會垮嗎,會過勞死嗎?

感覺還不會,來網際網路公司後,視野開闊,生活多樣化,對運動有追求,每天早晨6點固定跑步5公里,每年報不同城市的半程馬拉松,成績最好2個小時。


匿名用戶:

啰啰嗦嗦打了一大段,刪了,現在又回來,還是想著把自己憋了九年的事寫出來,也僅是敢匿名。

80年生,現在某五百強三線城市基層管理,年薪30萬,外加和朋友小項目的10萬,兩套房子一台車,30萬房貸、60萬存款,離異九年,自己帶著兒子。

孩子媽是個極有野心、很明白自己要啥並且很願意為此付出的人;我是個期待高品質生活、但很求穩怕輸的人。

2009年孩子一歲的時候,孩子媽被公司老總看上,頻繁陪同夜場、半夜爛醉而回,一年內由科室主任提升為公司副總,外面各種傳聞。也因此經常激烈溝通,曾沖動打了孩子媽一巴掌。反覆挽留了一年半,孩子媽還是堅持離婚。

2010年辦完手續,真是有天塌了的感覺,怎麼跟兒子交待啊?把他生下來了,都不能給他一個完整的家,這算啥。如果外面的人歧視他,該怎麼辦。感覺所有問題都是無解的。

很多人有結婚恐懼症,對於有孩子的人,其實離婚更讓人恐懼,身邊的每一個離婚案例都會伴隨著孩子如何受傷害的事。

現在九年了,除了一個直屬領導和親戚,我沒跟其他人說過我已經離異。也沒考慮過再組家庭。期間還幾次約了孩子媽一起帶孩子長假旅遊。都是想著盡量讓孩子能夠受小點傷害。

雖然沒跟孩子說過這事,但這兩年已經能感覺到他已經知道了。

欣慰的是,這小子成績還行(語數外基本都在班裡前五,在家從來不學習、作業全在學校做),跟我也處的像兄弟一樣,帶他到處旅遊(兩個國家、十多個省、基本自己能畫出中國地圖)、游泳(十歲以下組蛙泳五十米城市第五)、打遊戲(單排王者鑽石,還幫同學練號)。。。慢慢也會開始關心我了,一起開長途的時候,自己再困也會堅持陪我聊天,怕我犯困;每次跟阿么去逛超市的時候都會給我帶些零食,還會歪歪扭扭的寫個紙條「爸爸吃」;經常帶著哭腔讓我少抽煙;

剛離那會,就給自己下了決心,不到他能溝通的年齡,絕對不能再組家庭。現在,做到了,這小子應該還是沒受太多的影響,各方面的成長都還讓人滿意,我自己其實也在他的成長中收穫的快樂。

只是,一晃九年了,人也從而立到不惑了。孩子馬上會進入青春期,怎麼面對他的叛逆;終究他會長大離開我,我該怎麼面對。

想想自己的過去,父母屬於中上產,但結婚買房買車做生意到現在的這份工作,沒找父母資助和幫助過一點;父親生病住院一個月,我負責聯系醫生、找醫院,白天上班累得像狗、晚上守夜端屎端尿;幫妹妹聯系工作、再給些贊助;公司給的指標都是前三達成;

心裡經常對自己說「TMD,我這一輩子對得起任何人,唯一沒做好的就是沒給孩子留住一個完整的家,但我真的盡力了」。

回頭看看自己,真的是不惑了,好累,開玩笑的說法是,以前看到漂亮點的女人,下面都能掛住一條濕浴巾,現在一個女人脫光了放我面前,下面可能連張紙巾都扛不住了。

真不知道自己以後會怎麼走,自己的終點又是怎麼樣。

從來滴酒不沾,前幾天找朋友收了一瓶2006年的白酒,我要好好留著,等兒子結婚那天,我要整瓶喝了,死在那瓶酒上,可能是最好的結果。

!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

掛毛巾放紙巾是形容下自己老了吧

以前困擾自己的是怎麼跟兒子交待,怎麼讓他過得盡量正常。

現在,孩子現在十歲了,他自己應該知道了,心裡應該是沒受到什麼打擊的。

他成長中的幸福感和能力培養,這個我一直在找,每年帶他兩次長途自駕旅遊,先帶著他規劃線路,去年開始就是他自己規劃線路了。潛水、雪山、沙漠、騎馬,唯一沒敢帶他去的就是高原了。

前幾年送體校游泳夏令營,每次半個月,經常中午偷偷帶他溜出來吃牛肉。

教他開摩托、開汽車、打遊戲,也報了VIPKID、各種補習班、機器人課、戶外技能的夏令營。

很多事情也會邀請孩子媽積極參與。感覺他本分都做得不錯,課余的知識也很豐富,真是盡力了,看著他的成長,自己也是有快樂。

現在對他的未來是比較有信心了,不像剛離那會那麼不淡定了。

已經開始有進入青春期的跡象了,孩子媽的意見是要想法送孩子去美國讀書,自然不好反對。以他現在的成績,哪怕不去國外,以後在一線城市應該是沒問題的,大概率是會離開我的。

感覺現在進入了離異的第二個煩惱階段了,自己的未來是什麼。

第一階段是關於孩子的幸福和成長,現在也還在過程中,第二階段的煩惱又要開始了。

我真沒想清楚。邊想著吧。

盡力維護好自己的婚姻很重要。

AAAAASSSSSAAAAAAAAAAAAAAAAAAAA

成了離婚這結果,是我總不能控制的,只能面對。

這十年的路,是自己選的,誰都會追求自己的幸福,我也在追求,只是我心裡有個坎「我怎麼跟他交待」,這個坎,除了溝通,我找不到解決辦法,所以只能等到他能理解的時候,跟他慢慢的好好的溝通,我可能才能放下心。

但也有個長輩跟我說過,他能開始理解和溝通的時候,正是他開始進入青春期的時候。。。

這兩年開始,心裡老算一個數,」我的生命已經過掉一半了,再過一個那麼多,就再也不會有我了,再也不會有,永遠都不會有我了。。。」開始有些自私或者不像以前那麼忘我了。

以後的路,自己心裡其實是知道大概的方向的。。。盡力加努力吧。

整體來說,自己是個負責任的樂天派,雖然碰到離婚和自己帶孩子這樣的事,但吃吃喝喝遊山玩水和自己的各種愛好都滿足得挺好。

寫這東西,不為找到什麼答案,也不為找肯定和表揚,就是想說出來,因為我一直沒說過。。。憋著了

也感謝下面留言的兄弟和女性朋友。。再說下,我沒找答案,不求肯定,就是看到這個問題,想說說自己憋著的事。

後面不再說了,大家新年好,祝新年工作順順利利、生活幸福美滿。

再再再說個,找結婚對象,談的時候很重要,談時間長點,盡量對方是讓自己很滿意的,哪怕是對方的某個方面是自己不滿意的,也要先問問自己未來能否改變自己,讓自己去接受。。。而千萬不要給自己一種能在未來改變對方的期望。


溫酒:

這個問題太有意思了。

答案完全分為悲觀和樂觀兩個極端。

我無數次感謝祖國,感謝上海,感謝某人,感謝徐某迪,感謝陳某,

感謝我阿公阿么外公外婆,感謝我的父母,感謝我的投胎技能。

看到這個問題下面的各種回答以後,這種感覺尤甚。

如果不是他們,

如果不是我投胎手段高超,

我大概也許可能就和這個問題下面的很多答主一樣,

一篇回答幾千個字,

可最後浮現出來的,只有一個「喪」。

人類是一種孤獨的生物。

尤其是男人。

尤其是內卷國的男人。

只要他們沒錢,沒有人會理解他們。

只要他們沒錢,沒有地方會讓他們休息。

電視里說的什麼港灣,什麼家,不存在的。

但是我想說,這不是一個人喪的理由。

凡人皆有一死,我們要關注的是,活著的時候要怎麼辦。

我也有過親人離世的時刻,

我也有過睜開眼就工作,回到家就打遊戲,閉上眼就睡覺的時刻,

悲傷,孤獨,憂郁,負面情緒可以一下子如同五行山壓孫猴子一樣泰山壓頂。

然而,世界沒有毀滅。

人終究是有機會站起來的。

而站起來和站不起來的區別就在於他們想的東西不同。

其實在網路上多觀察一些憤青/小粉紅/喪氣人士的言論,再結合身邊的人的情況來看,

是可以很輕松發現裡面的不同的。

但凡是跌到以後能爬起來的,他們都很樂觀。(這是廢話)。

但凡是樂觀的,他們都能很容易找到一個精神寄託。(這不是廢話)。

我們就拿Aorqu大V輪子哥舉例子,輪子哥就不會悲傷嗎?就不會抑鬱嗎?就不會有負面情緒嗎?

顯然不可能。但是他在Aorqu上的形象就是可以開心,可以陽光,可以健身吃牛排打黑魂寫代碼。

為什麼?因為他熱愛生活。

他熱愛寫代碼。

他熱愛這個美妙的世界。

他老婆說了,他是個很純粹的人。

而很純粹的人,通常很容易就可以找到精神寄託,很容易就可以過得很開心。

但是另一些人,他們是沒有精神寄託的。

說得難聽一點,他們每天行屍走肉一般,

滿眼看到的都是:爸媽病了,自己身體不行了,老婆年紀也大了,孩子長大了花費也高了……

四面八方的用錢需求,如排山倒海一般洶涌而來,壓得他們喘不過氣。

然後美其名曰:養家的男人真辛苦,承擔責任也是一種幸福。

幸福個屁啊。

坦然面對現實不好嗎?

認個慫不好嗎?

把承擔壓力當做幸福,顯然不是正確的打開方式。

正確的打開方式是,讓自己心靜下來,找到一個愛好,每天玩他一個晚上。

感覺身體不利索,那麼我們就去健身,才中年,離死還早呢。

感覺錢不夠花,那麼我們就少花點,降低一點標准,已經比撒哈拉大沙漠上的小黑爽多了呢。

感覺孩子長大了,學業壓力和花費讓你不能接受,那就降低一點望子成龍的心態,兒孫自有兒孫福。

感覺四面八方都有壓力,那就逃跑吧,沒錢花就不要花了,還有人能打死你不成?

喜歡吃麻辣燙就半夜裡去吃它一頓怎麼了?

喜歡唱歌就去ktv吼一晚上怎麼了?

喜歡打遊戲就找個網咖和小年輕五連坐一次怎麼了?

喜歡寫代碼我就上班的時間開個IDE就開始寫了,怎麼著?

為什麼要想那麼多別人需要你呢?

沒人需要你,朋友。

你沒有了,也許會有人傷心,但是應該沒有人跳樓,地球會接著轉。

人吶,有了愛好,有了精神上的寄託,有了人繼續走下去的目標,人就有了希望。

而希望,是一個人最重要的東西。

有希望的人,臉上洋溢的是幸福。

沒有希望的人,身上散發的是痛苦。

有希望的人,扛著一個家庭往前走一點問題都沒有。

沒有希望的人,只能一邊騙自己扛著責任也是一種幸福,一邊滿眼看到的都是悲劇。

所以,做人要純粹一點,要會尋開心,要多想想開心的事情。

有人要問了:逃避不能解決問題。

沒錯,逃避的確不能解決問題。

但是你有沒有想過,你認為的那些問題,實際上真的是問題嗎?

它們到底是大家都有的問題,還是你超脫你能力範圍內的慾望?

最後,我要感謝我的中學政治老師。

我當時覺得她是個很嚴厲很會嘲諷學生的中年婦女,

但是現在我才知道,她交給我們的是大智慧。

幸福 = 能力/慾望

你控制不了你的能力大小,

但是你可以控制你的慾望。

做一個純粹的人,找一個精神寄託,然後向著希望奔跑吧。

人這一輩子,你痛苦也是那麼長,開心也是那麼長,為什麼不開心一點呢。


匿名用戶:

對於一個心在還沒看到瓶頸的中年男來說:登高。
以前我覺得登得更高是為了踩在更多我看不上人的頭上好顯得我不是個傻瓜
這幾年,特別是這兩年調在地方上,想得又不一樣。屁股決定腦袋,向上登一如既往的重要,但是想干點東西對得起一方、對得起自己的念頭比以前重了。
上級的決策只能保證其剛性的基礎上立足實際,書記的決策只能在不偏離大方向的前提下給出建議,然後自己就在想,是我我會用另一種方法做,效果應該更好。到了這個年齡和這個位置,可能想的是,最大的能施展拳腳的空間甚至是言出即法的空間,像弗羅斯特的未選擇的路 ,我想看看我想選的路走上去到底是怎樣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