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男士在想什麼?

問題描述:請所有未滿40歲和超過60歲的非中年男子莫要強答!
, , , ,
奧斯卡:

我才不是中年!


張叔同:

幾個月前有一場家族聚會,作為主人的幺爸卻遲遲未來,眼看著宴會就要開始,幺媽很是著急,於是叫我去車庫看看。

結果我一下去就找到他了,當時幺爸半開著車門,人卻在車里發呆,似在吞雲吐霧,又像是在想什麼事情,接突然就哭了,啜泣聲在車庫里隱隱約約的,我剛好能聽見。

我把這個事情用文言文寫了出來,希望大家能耐心讀完。

人到中年賦

序:

吾叔父生辛亥歲(1971),時年四十又六,長於小康之家,而事於國企之中。

家中有老父,行年八十,老母於丙申秋歿,而叔母幼其兩歲,為教師,且其子與吾同儕,年方二十。

是歲孟春某月日,吾往造叔父家,觀其室緊湊無余,而品類頗為殷實。

傢具陳列,次第有序,案架捲軸,書香沁人,而陽台雅植芳菲、葡萄之屬,厥有春意之盎然。且台下養魚數條,游泳於波皮上下,翔曳於水草其間,姍姍可愛。

作客既三日,而歡樂猶無窮矣,何哉?叔父家璧懸書法,櫃藏詩書,吾品讀無算,尤好《宋史》,翻閱數度不廢。

及行至軒中,視案上有佛像一尊,茶具一副,禪簟一張,而次有《金剛經》數卷,書簽置於其中,吾乃嘆曰:「叔父佛性如此,蓋中年之既得也。」

未幾,有宴席始開,眾親戚皆至,獨叔父不在,吾乃適車庫尋之,視之果然。

當是時,叔父於車中冥然兀坐,而燃煙已然數寸,其氣緲然。吾故不敢立呼,乃坐石階上俟其事畢,忽觀叔父去鏡自拭,有聲嗚嗚然。

吾因知其悲之八九,然不能撫恤之一二,思忖之中,乃代為歌曰:

茗閣設席延眾賓,客具主人未出發。

樓上歡多笑語濃,車中人少煙霧稀。

此地甚是靜謐好,更無聒噪煩惱聲。

誰知我心愁似月,孰識思緒亂如麻。

忽思近時苦悶事,傷悲不由從中來。

昨夜三更夢疇昔,慈母清音猶宛在。

翌日才寤去母房,冰席冷被無人蓋。

且視老父坐軟椅,雙股戰戰行將栽。

去歲疏忽破頭顱,今年不慎壞脊柱。

何使二老遭病患,疾痛何不尋加吾。

少年攬鏡常自顧,玉樹臨風嘆無眠。

昨夜偶見窗中人,發枯目澀鬢微白。

愛妻枕邊嘗哭泣,哀道皺紋又新開。

纖腰素素問過往,粗臀黃膚是將來。

稚子學業多繁重,一月留家宿一夜。

某夕共往遊樂場,忽問父親敢赴否。

余不俾子稍小覷,猝登海船攀舷梯。

船動天翻又地覆,頭暈眼花直唏噓。

領導以我年方少,常邀三兩進閣樓。

不為賦詩不作詞,獨引杯盞祝環周。

旬旬咸有小應酬,事事思索解君愁。

觥籌交錯通宵酒,難顧胃痛酒上頭。

一日道逢垂髫輩,驚呼老翁是阿誰?

我始知難衰且至,每奔發店問幾回。

頭上白髮更增否,顱頂草木尚幾何?

發匠笑謂發猶多,青絲蓊鬱尚無虞。

我知小哥故安慰,徒問所以是茫然。

既以阿Q空自許,管他枯朽是何年?

同學中年或崩殂,遽聞哀嘆亦無何。

或於道中逢故友,見其渾身起波瀾。

偶有庠序群聚會,相顧尷尬又無言。

縱使座中談論多,是必股市與幣圈。

恩師七十我四十,笑問酒窩何處尋?

我雲蹤跡早無知,或是肥肉把坑填。

笑撫青衫為那般,手誤不幸摸肚腩。

同窗起鬨驚滿堂,謂我可以出豬欄。

夜深故思少年事,常憑案幾倚闌干。

韶華漸逝且薄志,不時廢寢忘三餐。

曾經夢想走天涯,如今但念是余家。

每入歌廳哼舊曲,天籟之音不足誇。

寄形寓外不自持,皆以彼時登輿馬。

駿馬雖良且善馳,奈何從騎不能下。

君不見,峨眉秀兮且高哉,一朝不慎墮崖懷。

觀看四方多遊客,摩肩接踵紛踏來。

君不見,碧海藍兮且深矣,須臾能為鯨魚餐。

聊視八面鹹海賓,熙熙攘攘長隊排。

感懷頗恨費時多,泣涕良久空自聞。

誰知賢侄早至此,默默觀余非常態。

頓聽樓上煙火急,遂扃車門疾登梯。

既近客房忽遲遲,淚痕未乾恐人知。


匿名用戶:

這個話題關注了好幾天了,一直都想寫點啥,一直又下不去手,今天有點小感觸,就一吐為快吧!

今天跑了兩趟機場,一早上老婆出差,晚上兒子開學,下車拿行李,跟兒子擁抱,沒忍住流淚了!

還是先介紹一下自己吧,啰里啰嗦沒頭緒,想到哪寫到哪了!71年生人,坐標東北,私營業主,年收入0-100不等,這真不是玩笑,自己干是有賠錢的風險的,老婆國企年入20+!兒子留學美國四年了,高中三年大學一年,這趟回去開學大二了!家裡房產大小有五套,市值1500萬,負債400萬,股票基金等金融資產700萬,跟北上廣的土豪比不了,人家一套房就兩三千萬。

兒子17歲就一個人去美國留學,當父親的希望他能成長,也心疼他漂泊在外沒人照顧!想當年我自己也一樣,18歲離家出來讀大學,火車要坐兩天,吃了不少的苦,才有現在的生活,當年的兄弟,沒讀大學的,雖然在老家也衣食無憂,但下一代的教育是差了許多的!

中年男人在想什麼,我想每個中年男人都有不同的答案,成功的失敗的平庸的牛逼的,都有各自的精彩!我時常在想,我們兩口子都是普通人家的孩子,讀的也是一般的大學,在一個陌生的城市,打拚了三十年,獲得現在的狀態,也算是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了!可是我無時無刻不在焦慮!算算賬,目前兩套房子有貸款,其中一套商鋪租金收入可以覆蓋90%的貸款,就忽略不計了,另一套每月還款38k。兒子學費,生活費一年六十萬左右!僅這兩項年支出就一百了,加上我們自己的生活費,交際費一年二十萬不能夠,也就是說生意好的時候,勉強可以打平,生意差了還要動老本,最近焦慮最多的是投資的金融資產一直在縮水,明知道是底部區域了,應該加大投入了,可真沒錢了!

看了好多人說月入幾千的,為房貸愁為孩子上學愁,羨慕有錢人,其實有錢人也在愁這些事,只不過是量級上的差異,沒啥區別!

說了半天好像答非所問,我到底在想啥呢?1、希望國家政策對民營經濟多一點支持,讓我們這些小老闆們還能繼續下去!

2、希望國家再強大一點,貿易戰把美國鬼子打趴下,我們的股市也來個十年的大牛!

3、希望我的兒子學業有成,早日一家團聚!

表面看是憂國憂民,實則是憂自己,憂未來的不確定性!有朋友說我,你焦慮的都是別人羨慕的,其實人都是一樣,失去的才是最美好的!慈禧太後逃難吃個窩頭覺得是人間美味,高官巨富身陷囹圄才知自由最貴!想想原來剛工作的時候才是最幸福的,除了目標什麼都沒有,目標實現一個就很快樂,幸福感滿滿,現在呢,沒目標了,不知該咋努力了,手裡這點資產不敢輕舉妄動了,怕給兒子學費輸了!去投資又要忍受浮虧,哎,說多了都是淚啊!夜已深,還有什麼人,讓你這樣醒著數傷痕!今天就寫到這吧!哪天來情緒了再繼續!


混沌椰子王:

返老還童。
不是開玩笑,我真這么想。

82年的,剛滿34,算是剛剛步入中年。
1,生活還童
前十幾年運氣不錯,把人生幾件必要的大件辦利索了,生活比小康高一些,比富貴少一些。
再往上追求不大,小富即安。
生活上開始回歸20幾歲的旺盛好奇心,什麼好玩玩什麼。無人機,VR,人工智慧什麼。有新東西就買,去遊樂園,旅遊看世界。反正基本上在努力向20歲的人靠齊。
2,身體還童
我最喜歡的遊戲就是讓別人猜我的年紀。
健身,保持睡眠,健康飲食,做面膜。。。(沒錯,做面膜,一周三次,陪老婆一起,直男)。
基本上面相保比同齡人小5歲的水準。
3,家庭關系還童
最近在家以吉祥物的身份出現,各種撒嬌。
父母非常吃這一套,回到家往沙發上一躺,各種叫媽,老太太忙前忙後不亦樂乎,退休老人很享受還被孩子需要的感覺。
對老婆也撒嬌,沒事撅嘴要抱抱,她居然很受用。。。
4,啪啪還童
不是我吹牛,年輕那會兒體力好啊,1小時之內橫沖直闖都隨便控制。現在1小時有點吃力,一周保持至少3次的交作業頻率。各種情趣道具都毫無羞恥的買來試玩。

我的現階段是一方面和年齡對抗,一方面平衡工作和生活的關系。

很多男人過了30歲就開始老氣橫秋,除了工作其他一切精簡。
在或者開始學前輩,關注理財撈錢,買奢侈品定身份,找蜜又一春。

真不知道他們追求這些是否真的快樂。


匿名用戶:

原答案寫於秋去冬來之際,也是一年自己最消極的時候。春節已過,冬將去春將來,本來這也是過去十年來最應充滿希望的時期,卻仍積極不起來,那就重寫一篇吧。

41歲。無業多年,孩子2歲。

出身落後地區農村,天資不錯,從小到大學習幾乎沒用過功,無培訓參加個全國競賽總能拿個獎,聯考仍考到全省前六七十名,至今未近視。填志願全靠賭的年代,只報了個末流985。

天生邏輯性強,剛畢業時寫的策劃案據說得到吳市場的肯定,新聞後發表評論很容易被置頂,論壇里寫篇回復也會收一堆私信,Aorqu回答數千贊也會有。也有較強的同理心,從二十年前就一直是身邊同學朋友傾訴求助的對象,藏著許多人的秘密,便也逐漸膨脹,覺得自己對別人不可或缺。

二十年過去了,一張好牌被自己打得稀爛。最悲哀的是,人到中年,仍然在吃天生的老本,而且老本已不剩幾張。

父母都很善良,也相對比身邊人有文化,但性格極其弱勢,原生家庭的影響如同一塊磨盤死死壓在井口上,費盡氣力這么多年,也只挪開一條縫兒而已。這個影響的核心就是把家庭置於一切自我利益之上,為維護家庭完整不惜做任何犧牲,各種無效消耗。不是想怪父母,那是他們的固有局限。父母從來給不了任何安全感,因為他們自己就沒有。

嗯,我也知道自己是「鳳凰男」。另一方面,「自我犧牲式的討好型人格」也成就了公認的「暖男」,雖然周身缺點,但卻能總讓我把另一半及其家庭的需求和利益遠遠排在自身之前,這也是人生的悲劇之源。

年輕時也算玉樹臨風,又天生責任感爆棚,和女生在一起時總想著去照顧她們的需求,所以幾乎工作生活中有過交集的女生都成了朋友,也不乏追求者。也有覺得合適的,但總覺得無法對別人負責而作罷。因性格被動,最後「從了」那個追求最猛烈者。

很快在一無所有的情況下結婚,對方不在乎也讓我感動。我曾對女性朋友說,我不會和妻子吵架,因為這座城市她連出門哭的地方都沒有。但婚後對方對我個人的不滿也逐漸浮出水面(她接觸的圈子層次確實遠在我之上),短短幾年後便以精神出軌被我發現而迎來婚姻轉折。或許她從未降低過要求,只因當年期待過高。如幾乎所有出軌被發現者,對方將屎盆子全扣我頭上,然後很快原諒了自己,重新掌握主動權。

這一切遠遠出乎我的意料,在天崩地裂的痛苦中,我自覺認領了所有指責,陷入長達近十年的消極反省期。從此那個曾經充滿希望的陽光男人消失了,在這期間因為她換城市我也丟了工作。沒錯,廢物就是這樣。

這十年砸掉了我的鬥志,長期抑鬱失眠,但也難得地讓我對自己的人生進行了徹底的反思,雖然未必能付諸行動,但總算知道自己有哪些不足之處。心態也變得平和了許多,當然,這也有年齡的原因。

考慮到父母感受而選擇苟延殘喘,拖無可拖生了孩子。對方父母在沒孩子時常來長住,孩子出生後一騎絕塵,不再出現。還是出於本性,又自覺認領獨自帶孩子。有了孩子之後關系開始急劇惡化,因為對方並不想在孩子身上付出精力,卻一再強調對孩子的「所有權」,還對你的付出指手畫腳,甚至不惜惡言相向。另一方面,因自己沒有經濟地位,對方毫無原則地處置共有財產,甚至連招呼都不打。

最可怕的是,這一切都不是故意的,而是教養與三觀使然,也就是說,她根本沒覺得自己錯,所以也無從談起「改變」。

雖然兩年對孩子寸步不離,「一把屎一把尿,既當爹又當媽」(小區帶孫子老人評價),但孩子現在有了自主意識後,見了母親仍會絕情地把我一把推開,也覺得有些心酸。

男人混成這樣,夠悲哀了吧?但我不怪別人,也沒法過分自責,我保證我對自己的反思與認識已遠超大多數人,而這種長期的自責打垮了自己,陷在泥潭裡無力自拔。

多年前,我還是個經常組織聚會的人,而這些年的屢換城市以及孩子纏身,導致社會關系分崩離析。大學好友聚會已默認無我,老家的好哥們在群里商量他們的聚會細節也當我不存在。有時在網上找朋友討論,於是很快我幾乎失去了所有朋友。「沒人願意聽你這些,每個人自己的事還煩不過來。」我曾傾聽對方多年的女性朋友如是說。

人到中年,事業為零,社會關系崩潰,經濟受制於人,幼兒纏身,這就是現狀。我身體力行地證明了「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不敢去哭慘,別說網路上,就是現實生活中,也會有一百個人跳出來說,「你那算什麼?」沒錯,就如我現在去看多年前自己的苦悶,也會感覺是無病呻吟。父母雖年老但無大病,自己雖渾身不適但至少還沒躺進醫院,雖然無收入但也沒被經濟壓得喘不過氣。

現在想什麼呢?盡快從這個狀態中脫身而出,盡早回到社會生活中去,從事一份工作,鍛煉身體,多陪父母,養好孩子。

這一刻想什麼呢?希望孩子能早點兒睡覺,讓我好賴能少熬一次夜。就這一個要求,也是奢望。


原答案:

41歲。結婚14年,孩子2歲。一線城市住房一套。婚內財產。外地人。

985大學部。性格被動,暖男一枚,天性喜歡照顧他人,年輕時也算個人條件不錯,幾乎都是被倒追。受原生家庭影響,家庭觀念過強,為家庭犧牲一切,另一半正好毫無家庭觀念,為一切犧牲家庭。過去十年一直處於對家庭一個前面拆一個後面修補的糾纏之中。當然,這種糾纏從一開始就註定了結果。

婚後死心塌地打算白頭偕老,後發現對方精神出軌,短暫和解後多年無性,無交流。生活寡淡無味,分手又無由頭,孩子拖無可拖,為生而生。

最後一次為家庭犧牲自己,一人帶孩子,結果另一半馬上換了個每周都出差的工作。有孩子後才意識到大男人應該事業為先。作為糾纏的直接後果,多年無業,現在孩子纏身,沒自己任何時間,不知何時能重返職場。而對方又站在經濟立場以此為由不斷言語暴力傷害,想就此結束又捨不得孩子。

有房無家,深度抑鬱,體重暴跌。整個人已經脆弱到經不起任何負面消息的觸碰。未來十年還得操心孩子,想想就無力,只能慶幸父母雖年過七旬大病未犯。

要問想什麼?別得病,身體健康,無疾而終,別給孩子添麻煩。別的身外之物,真的已經不在乎了。


匿名用戶:

80年,妥妥的中年。一兒一女。兒子國小,女兒幼稚園 。老婆是剛參加工作一年認識的,雙方公司有業務往來。自從結婚懷孕以後,老婆就辭職在家了。我們倆都是農村出身,無依無靠的孤身到這個二線城市。所以,沒有很多人遇到的大家庭的干擾,所以,感情一直挺好的。當然也沒有任何來自父母的支持。除了小孩出生時,我父母過來幫帶半年。非常希望父母留下來一起生活,但是他們不習慣城市生活,呆不多久,就要回老家。我們這個年紀,是屬於最幸運的一批,因為雖然不能啃老,但是房價低,我僅靠自己存的工資,買了3套房子,現在按揭都還清了,每個月還可以收六千的房租,沒有賣過房,所以不算炒房。現在自己是一家公司的分公司經理。工作上目前比較穩定,年入稅後五十多一點,家庭花銷二十的樣子,能存三十多萬每年,所以這幾年手上也有一百多萬的現金閑置。不炒股,不賭博,不p2p,除了銀行的保本理財,啥都不信。感覺生活很輕松,沒有什麼壓力,我看很多人收入比我高的多,搞得入不敷出的,很不理解。感情上,也有遇到小姑娘示好,我都當沒有看見,並不是一點想法沒有,水嫩的姑娘誰不想要,主要是我覺得我錢太少了,真的處起來,誰都對不起。現在的想法,如果我收入是現在的十倍,那我也會找個情人。不然,就老老實實的過一個小市民生活。多陪陪孩子,就好了。就這些吧,


匿名用戶:

安徽人。今年31歲,也算邁入了中年人的門欄。一個人在北京打工了8年,去年回的安徽。

這些年裡存下來的錢按揭了一套房,一輛N手車。今年10.1準備結婚。想著日子會慢慢好起來。

兩月前公司業務出了問題,涉及刑案(被合作公司牽連),我和幾個員工都被取保後審。公司明顯想棄員工保公司。前途堪憂。這個事情沒有和家裡說過。

最近小肚子隱痛取醫院查出是前列腺炎,久坐引起的。醫生說這個病根治不了,只能養。家中長輩還催著要孩子。

房子剛剛裝修好,結婚籌備裝修前後負債了20萬。母親身體不好老家負責家務,父親原本瘦弱早年下崗,現在送快遞補貼家用,曬的又瘦又黑。

中秋節回家,想著終於要結婚了,家裡最疼我的阿么應該高興壞了。回家得知阿么得了消化道癌症惡化晚期,醫生判了死刑。去看了她,整個人瘦的沒形,腿上多處腐爛,只能躺在病床上喘氣。阿么今年82了,不知道還能堅持幾天。

結婚籌備花了很多錢,如果阿么結婚前走了,就需要改期了。但是又不忍她躺在病床上受苦。寧願她早一點解脫。怪父母一直瞞著我。

昨天,老丈人陷入了傳銷,家裡老本被騙了一多半。老婆家裡經濟條件本來就不好,兩個老人都沒有養老金。

人到中年,突然的來了一堆的壞消息。有點不知所措,但是又得硬著頭皮堅持走下去。作為一個男人,得像我父親一樣,只要還活著還有點力氣就要勇敢的扛起來生活的所有。


匿名用戶:

中年男人想什麼,一般都得匿名。

我就說說我在想什麼吧:

前妻好像有點後悔了,總讓女兒發視訊,三歲的女兒撒嬌,總是問爸爸什麼時候回來?

女兒是愛的,心疼的,但肯定是不回去那個城市了,畢竟前妻送的那個綠帽戴得心疼。

小十幾歲的女朋友,真是可愛啊,馬上就要生日了,送點啥禮物好呢?

小七八歲的女朋友,馬上三十,高學歷,好家庭,是個好結婚對象,可是畢竟才從婚姻里出來,馬上又進去?

再說,肯定是低齡女朋友好啊,長相和皮膚,在一起真是讓人也有活力了呢。不過這種小盆友,心性未定,談談戀愛就好了。

是個渣男沒錯,但兩個都喜歡啊,也不想傷害誰,無奈女孩們都很美好,中年男人大都貪心。

最近工作結果還可,有升VP的希望。那個小好幾歲的上司,雖然不討厭,能力也不錯,但做他下級還是不爽。

今年不知道能不能拿個7位數。公司不好不壞。老闆說40前給個8位數,這輩子讓我賺到9位數。唉,就當是生活有個盼頭吧。轉磨的驢前面掛個蘿卜,這把年紀,也是見多了。

幾萬塊的日常薪資,根本不夠花。

房給前妻了,車也賣了,無房無車,談戀愛有的是女孩,但說到結婚,卻連自己這關都過不去。

什麼高端的場所也都去過了,酒都那樣女孩也就那樣,中年人還是應該好好保養,多多賺錢,將來和丈人兄弟談笑風生,女兒和妻子親如姐妹。

如此這般,就是中年。


古柏:

今天看到一位答主模擬父親的口吻回答這個問題的文字,被深深的觸動了,寫下這些,準確的說並不能回答題主的問題,算是為了紀念自己職場這第一個20周年的到來,也算是這位中年男的內心獨白。

一、自我介紹

80年生,8歲父母離異(和妹妹相依為命過了3年彷彿是沒爹沒媽的日子),現四線城市上市公司中干,典型的三口之家。

二、入職前的漂泊

97年職高畢業,因為家裡還有妹妹在讀書,需要花錢(家裡那幾斤幾兩我都清楚),盡管班導苦口婆心的勸說我考職大(成績在本專業基本保持在前三名,用班導的話說完全沒有問題),我仍沒有心動。當時的想法簡單又純粹:與其大學讀四年書花好幾萬,不如早謀職業掙個好幾萬。這個決定沒有受到父母的任何質疑便順理成章成為了事實,現在想想也許這是人生很大的遺憾,當然,這是後話。

畢業了,幹什麼呢?這是首先要考慮的問題(天,這不是決定不考職大時就應該考慮好了的嗎?不幸的是,家裡人都沒有考慮過)。我六神無主,前前後後,跟著親戚搞過雨棚製作,機械廠干過,去化工廠上過三班倒,學過理髮……

陰差陽錯的參加了現在公司的一次招聘考試(98年,像這種四線城市的企業招人也有招聘考試,從這個細節其實也可以看出這家企業老闆的不同之處),成了,就這樣,來到這家公司,那是98年9月。

三、歷程

當時,公司已是當地一家小有名氣的民營企業,產品的規模很大,號稱中國第一。

我沒有什麼工廠經驗,甚至不會使用F扳手(開關閥門用的一種扳手),也第一次聽說還有不用燒煤的餘熱鍋爐,工廠里的一切都是那樣新鮮。

一起進廠的40多人有80%都是剛從學校畢業的學生,大家常常聚在一起有說有笑,這群人中,有一位優秀的女生後來成為了我的妻子,哈哈,是不是值得表揚。

用後來成為公司經理的一位領導的話說,你特別簡單,特別勤奮,特別好學……

自己在學校養成的一些好習慣起了作用,加上公司經理也是一位30多歲的年輕人,他肯大膽啟用年輕人,我也就有了提升的機會。一路從操作工、頂替工干到班代,到班代這個崗位那是2001年的事。

2002年開始和那位優秀的女孩談戀愛,我倆的這個決定遭到女孩的所有家庭成員的反對,特別是女孩的爸爸(我應該叫岳父才對,呵呵),我岳父發動家族所有的親戚反對我們戀愛,要問原因,只有一個,就是家裡太窮,不想女兒跟著受苦。為了反對我倆,甚至動用一切資源想要把我們分開,但是,但是,但是這位優秀的女孩(我應該叫老婆才對,哈哈)倔強的選擇一直和我站在一起。現在說起來就是幾句話而已,但從2002年我們戀愛到2004年岳父接受我並開始催促我們的婚事,不知道我倆擁在一起痛哭過多少回。

老婆的操持和計劃讓我們的小日子過得雖算不上好,但也津津有味。那時最高興的事便是每天下班騎著單車,老婆坐在後面,買一份天蠶土豆,一路到家,有唱有笑,有吵有鬧。

帶孩子?是我們不願意去提的話題。那時兩人工資加在一起也就2000塊,還要每月零存整取1000元,這事也就先放下了,不是不想要,是不敢要。時間用在了學習上,這期間在公司參加了學歷提升班,拿到了大專文憑。

2007年,岳父從他單位借了三萬塊,我倆自己攢的四萬多,加上七拼八湊的幾萬塊,一共花了12萬在縣城買了一套100平米的二手房,算是有了自己真正的窩。當時最大件的傢具便是一個翻板桌。真正的家徒四壁,但我倆開心死了,因為有了屬於自己的家。

2008大地震,家鄉是重災區,就在我們這個小家的衛生間,我和老婆感受了8.0級地震的威力,所幸樓沒有塌,我倆沒有大礙,家裡人也都平安。痛心的是家鄉1萬餘人被奪去生命。

2009年算得上是我職場生涯的轉折點,在經過歷年來前前後後7次面試後,我終於如願以償,車間生產副主任應聘成功,就在競聘成功的當夜,我和老婆喜極而泣,自己的堅持沒有白費。於我來說,也正是從這一年真正意義上走上了管理崗位。

收入也有了改善,我和老婆商量起幾年來不曾提到的話題,帶孩子。

2010年,我倆的小寶貝如約而至,老婆太不容易,為了保胎,前三個月每天要到診所去打一針。現在我和兒子也還說起這事,兒子總會問媽媽疼不疼。

也在這一年,我倆決定老婆辭職當全職太太,我們自己帶孩子,後來從兒子的點滴成長中我們發現當初的決定是對的。

2013年有了一次學習和深造的機會,第二年應聘為部門經理,成為公司的中層管理人員。有了些積蓄也在頭一年貸款買了第二套房,房子大了一些,小區的環境也好些。那時最開心的事便是看到兒子在客廳裡面玩搖搖車,從這頭到那頭,樂此不疲。我曾問兒子喜歡住哪邊?兒子回答我說新房這邊,因為房間大,自己可以在客廳里放心的玩。

我從不喜歡運動,從來只喜歡唱唱歌,也從不覺得身體會有什麼問題,為一個方案、一個計劃搞到凌晨3/4點鍾,那是家常便飯,直到聽到一位同事的病情。同事和我同一天進廠,夫妻倆和我都是第一批員工。我和另一位兄弟去醫院看望的時候,同事已經沒有了意識,躺在病床上奄奄一息。同事的妻子淚已經流幹了,確切的說發病就只有幾天的時間,而這幾天彷彿要把她的一切都奪走,因為,同事就是她的天。同事的孩子讀國小,家裡剛剛買了新車,日子越過越好了,哎!!!同事妻子說,每次都說不舒服挺挺就過去了,每次都說工作忙沒時間去檢查,每次都說沒問題,現在卻…….

和兄弟出來的一路都沒有說話,臨別時,只說了一句:保重身體,其餘的都是零。

不知道為什麼會選擇跑步來鍛煉身體,後來想想,也許是因為它最簡單。

35歲,2015年5月開始第一次跑,0.78Km,從那以後的每一天我都跑,3Km、5Km、8km、10km、16km、半馬,2016年3月完成人生首個全馬,成績3小時52分。捱過終點走了好長一段路,躲到一個沒有太多人的角落,嚎啕大哭(跑馬的人也許都懂),給老婆打電話報平安,老婆說老公好棒,並不住的安慰我,安全完賽就好!!回家後一瘸一瘸的去上班,從同事們的眼神中我讀到對於我去跑馬拉松這件事他們的驚訝和錯愕。我把這枚獎牌送給了兒子,兒子問,爸爸累不累,我說累。兒子馬上轉身拿個糖剝開放我嘴裡,說獎勵爸爸。

也許是在自己的影響下,兒子現在挺喜歡運動的,老婆也開始練瑜伽了。

截止目前,自己跑了3000多公里,不算多,基本每次5公里,為了更長遠的跑下去,我沒有參加過多的馬拉松賽,基本每年一次全馬,兩次半馬。

2016年,公司合併成為上市公司一員,平台更大,自己也到了新的崗位,責任也更大了…..

四、我在想什麼?

今年38歲,無論咋說也算是中年男了,但說心裡話,也許在看到這個話題前,或者說寫下這些文字前,我真沒把自己當中年人看,但現在,我想說,我已人到中年,但,好在並不油膩。

很多高贊答主的經歷我都看了,這中間有太多苦難、太多無奈、太多唏噓、太多不確定,當然也同樣也有信心、憧憬和夢想。我的經歷充其量算是平平淡淡吧,在四位老人身體沒病沒痛,孩子還沒到用大錢的時候,公司還在不斷成長壯大的這個階段,對於我這個中年男、這個小家庭來說真正的壓力也許並沒有到來。以下是我時常會想的:

1、沒有什麼比家庭更重要,所以盡量多抽時間陪老婆孩子,孩子的成長過程父親的缺位也許是最大的遺憾(我的童年便如此);

2、永遠把身體放在第一位,所以要堅持運動,定期檢查身體,並盡量影響更多的人,家人、親戚、同學、同事、朋友;

3、身教重於言傳,父母怎麼說,孩子不一定聽進去;但父母怎麼做孩子一定是看在眼裡的,好的、壞的他們都會學習;

4、在工作上做好精力分配,你投入在哪個方面的時間越多,你在哪個方面的收穫就越多,但有兩個方面的提升是無止境的,一是語言表達(或講話、或演講);二是文字表達(今天這篇象是流水賬,我這里更多的說總結、計劃、方案、報告等等);

5、有空還得多讀書,因為書籍可以幫你打開更一片未知的天地,抑或是一個全新的理念,就好比《富爸爸窮爸爸》告訴我汽車不是資產而是負債,所以至今還沒買車,計劃兒子讀國中再考慮;

6、不斷讀懂並接納自己,管理好自己的慾望。


Aorqu用戶:

回答中即使大部分人都顯露出中年生活的無聊無趣無奈,但是,即使是你們眼中不那麼好的生活,那些中年男士們也都在城市裡,有一份體面甚至可以算作成功的工作。

我來說說普通農村中年男士的想法和生活吧。

1964年生人,屬龍,53歲。無論哪個方面都算是標準的中年男人,80後的年輕人要稱作中年真是太早了。

父親兩年前去世,母親今年正好80,妻子比我小一歲,女兒27歲,兒子25歲。母親身體健康,還能幫忙家務、種菜;妻子是村裡公認的麻利能幹;兒女已經大學畢業都在外地工作,是村子裡唯一一家兩個孩子都讀了大學的。

我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讀的全縣最好的高中,那個年代,整個村子能讀高中的人一隻手都能數完,但我沒有考上大學,也沒有聽母親的話再去復讀。想去當兵,母親不忍心唯一的兒子去部隊吃苦,作罷。讓學門手藝,學了幾個月木匠,太沒意思,作罷。

農村人沒有讀出書去,沒有手藝,不想種田,那便剩下一條路,外出打工。沒有進過工廠,做的都是勞力。砍木頭、修水庫、蓋學校、石場、工地扎鋼筋之類,有的地方一個人去的,有的地方和妻子一起去,兩個孩子基本算是父母帶大。

在工地上算是有點文化,學會了一些基本的施工技能,能看圖紙,做一些造價測算。慢慢也開始自己接一點小工程做,也就是大家口中的包工頭。這幾年,基本只做鋼筋,算料、布料、扎鋼筋,就這樣。多的時候,底下也有二三十個工人,大多是家鄉一起來的。

包工頭掙不掙錢?當然有很掙錢的,我做的小,也沒有那麼多本錢,一般都需要自己先買機器,工人工資也要墊發,年底了找大老闆要賬還沒要到,鄉親工人已經一趟趟往家裡跑要結工資。每年年底都是最難熬的時間。好的時候,一年打工八九上十個月也能掙個七八萬,當然包括我和妻子兩個人工資,我們也和工人一樣在幹活。但大多時候都不好,一年下來有個三四萬。除了家用人情,都花在了兩個兒女讀書。

子女大學畢業後的這幾年,我和妻子也試過不出去打工,在家種田。家有水田近十畝,斷斷續續種過幾年,其他時候給別人種,一年能換上幾擔穀子,基本也夠自己吃。自己種田,一年下來,除了自己吃,賣的穀子除去化肥、農葯、農忙時請人的工資也是所剩無幾。偶爾有人家蓋房子,妻子會去做小工,掙點平日家用。

說了這么多生活,都是背景,還沒有說我想的是什麼

1. 眼前的真實的貧窮

和你們的生活對比,至少是物質生活對比,這樣該是很慘吧,也的確很慘。幾十年來,圍繞整個家庭最大的問題就是沒錢,沒錢導致了一系列的連鎖問題,這也是幾乎所有農村家庭的問題。我最想的當然是能有錢,有很多錢,但是,我知道這輩子已經不可能了。能存點錢平安地度過晚年已是最大的幸運。

2. 子女

說起把兩個孩子都送進了大學,一直算是我們家值得驕傲的一件事,村子裡的人們也羨慕。

很多人問你家兩個都大學畢業了工作,肯定掙很多錢吧,一個月怕有幾萬。其實剛畢業那會兒就兩三千,比村子裡那些去工廠打工的年輕人還要少,我也不好意思說。現在多少工資我也沒問,說是幾千,他們也不會主動告訴我。

很多時候我會覺得自己這個父親很失敗,子女都和他們的母親親近。子女也從來不會主動給我錢,家裡妻子管錢,兩個孩子回來會給些錢也是直接給妻子,打電話也是打給妻子,偶爾和我說話也是短短幾句,尷尬結束。

3. 其他

母親年紀大了,越來越嘮叨,妻子對母親態度也不好,兩個人不和了快30年,我也不想管她們,也管不了。

白天在家不是看電視就是手機看小說,最近視力覺得越來越不好,手機調到最大字體也要戴老花鏡才看得清。妻子對我成天看小說很不滿,但是我又能做什麼呢。

吃過晚飯一般去村委打牌打麻將,輸贏都有,妻子會給個幾百塊。晚上12點回來,妻子肯定睡著了,有時候會忘記關電視,有時候被我吵醒,問我輸了還是贏了。

早上起來,掏一下衣服口袋,如果前一天晚上贏錢了,妻子會把贏了的錢拿走,留個兩三百。如果前一天輸了,接下來幾天就不會再給我錢去打牌。

私房錢?我沒有,我也留不住,有錢就打牌了,打牌最後肯定都是輸完,我知道這不好,但是不打牌能幹嘛呢?

最後,我也不是為自己難過,大半輩子走到這里,也不能說完全失敗,在這個村子裡,在我這個年紀的,比我混得差的是多數。

——————————————————以上是正文——————————————————

以上是我嘗試站在父親角度的「強答」。看了許多的答案,沒有一個寫農村中年男人這樣一個很龐大的群體,當然,因為他們都不會上Aorqu。

我對父親不是沒有怨言的,但是我更希望自己能站在他的角度理解他,所以才有這次的「強答」。父親一直對我們嚴厲,一直到現在,我仍舊怕他,怕說錯什麼讓他生氣,所以,肯定也不敢直接問他這個問題,也無從得知父親實際的想法和這個有多大差別。

對於我,最大的願望應該是能夠像別人一樣,和父親更親近一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