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男士在想什麼?

問題描述:請所有未滿40歲和超過60歲的非中年男子莫要強答!
, , , ,
匿名用戶:

我生於1969年,老家在河南省商丘市的一個小村子裡。家中赤貧,我行七,上面還有六個哥哥。農村人常說:孩子多了不心疼,我便是例子。我從小不記得自己的生日,直到結婚後,妻子問我幾月出生,我支支吾吾答不出來,妻子就做主,讓我把生日放在十月一號,跟國慶一天,混混沌沌行了幾十年,總算是有了個來日。

在我兒時記憶里,家裡糧食總是不夠吃。村裡別家已經可以吃得起白面了,我家還只能是吃玉米,紅薯。我家在村口,每到傍晚,就有提著籃子賣饅頭的貨郎經過,我總是情不自禁的跟著他走好遠。在那個年代,我最大的願望就是可以隨便吃白面饅頭。

我初三畢業,卻從沒交過學費。那個時候學費也不貴,一塊錢,可就是一塊錢我家裡也沒有,或者說是有,我的父親不願意讓我們兄弟幾個上學,我父親一輩子都是一個好的莊稼把式,他覺得自己不識字,一樣養活了我們兄弟幾個。我依然去上學,拖欠著學費,直到我國小畢業了,我的老師去我家大罵了一場,扛走了我家一袋白面。父親勃然大怒,把我吊在棗樹上,不給吃飯喝水,我母親就在下面抱著我哭。國中換到了鎮上,我依然拖欠學費,直到我國中畢業,老師看我確實拿不出學費,就讓我去他家裡幹了一夏天的雜活頂賬。臨走的時候,老師給了我一套他兒子穿剩下的衣裳,我記得清楚,藍色的學生裝,已經洗的發白了。那是我第一次穿不帶補丁的衣裳。

十六歲那年,縣里派人去我們村裡放電影。天剛擦黑,大幕布的周圍便擠滿了人。這些人來自周圍的各個村子,有個甚至走了十幾里路趕到這里。時至今日,我已經忘了電影的名字,情節,只記得電影里滿是大樓,汽車,電影的人看起來都朝氣蓬勃,充滿幹勁。那晚月華如水,我蹲在一個土垛上,衣衫襤褸,蓬頭垢面,那一刻,我覺得自己像一隻上串下跳的野猴子,也就是從那一天起,我心中萌發了一個念頭:我要到城裡去。

次年剛開春,河裡冰雪還沒有消融,我便隻身出發了。先是到了北京,在建築工地上做小工,後來認了一個師傅,他教我砌牆粉刷的手藝,這一干,就是五年。

二十二歲那年,也就是1991年,我聽說上海最能掙錢,便又輾轉去了上海。到上海之後,因為是熟手,也認識幾個字,老闆便讓我做了領工。到1994年,我手下已經有幾十號人,也漸漸熟悉了其中的門門道道,我便開始自己單獨接一些小活兒。也就是這一年,經同鄉介紹,我認識了我的妻子,她當時在玩具場上班。妻子也是我們一個縣的,那年春節,我回到闊別多年的老家操辦婚事。回家的時候,我開著工地老闆的奔馳,那可能是我一生中最輝煌的時刻,我哥哥攀著我的脖子說:「我兄弟比縣長都闊!」

1996年我兒子出生,我在工地的活兒也越干越大。我每天都興奮的摩拳擦掌,絲毫不覺得疲倦,晚上睡不著的時候,我就和妻子說:「以後我也買轎車,只買奔馳!」妻子每次都笑我做夢。

日子一天天過去,我在工地上的名聲也越來越響。

2000年,雙親接連病逝,我承擔了所有喪葬費用。站在父親的靈前,我淚如雨下,這個沉默了一輩子的男人,這個養育了我們兄弟七個的男人,這個因為一袋白面就暴跳如雷的男人,他的一生就像千千萬萬的窮苦大眾一樣,生於黃土,歸於黃土,一輩子默默無聞,卻有自己獨特的堅韌。

因為父母故去的原因,我漸漸看開了很多的事情。上海再好,終究少了點鄉愁;吳儂軟語,終究不是鄉音。背井離鄉太久了,我不願意再漂泊了。2001年,我回到河南老家,定居鄭州。這一時期,工程量大大減少,我倒並沒有後悔。那個時候覺得自己的錢已經夠用了。2004年,我隱約的覺察到鄭州經濟開始快速發展,我便又開始活動起來,後來事實也的確如此。也是同年,我創辦了自己的公司。從那以後到現在,我一直都在圍著公司打轉,現在算是半退的狀態了。去年我換了人生中的第二輛車,還是奔馳。

再說下自己的家庭,我與妻子一直恩愛,最初的時候我住在工地上,和工友們睡在沒建成樓裡面,還睡過沒有竣工的監獄,這么多年,妻子一直無怨無悔,每當我有什麼重要的決定時,妻子也總是我最堅定的支持者。娶妻如此,夫復何求。兒子雖然沒有考上排名前幾的名校,但也算是刻苦努力。他今年讀了法學的研究所,專業也是他自己選的,只要他做正道的事情,我就會支持他,他最近又迷上了雕刻。有時候覺得兒子很幸福,一邊有自己的專業,一邊還有自己的愛好。作為父親,我能給予他最多的,就是他選擇愛好的自由。

本來只想簡單寫幾句,沒想到寫成了流水賬,好久不熬夜,熬不住了。

沒什麼文化,諸位見笑。


十年一:

老覺得還年輕,但是Aorqu上一談,都是00後了,2000年還是未來,轉眼都過了十幾年了,嘆隙中駒,石中火,夢中身。撞雙子塔哪一年那一天911我去高校,興奮的看著一群群報到的少女,那種感覺真好。

逐漸從無限可能的人生規劃中,一點點路越走越重複,從而單調,曾經依靠的人都逐漸靠不住了,想喜歡的人逐漸都不是當時的模樣了,曾經的愛好也厭倦了,開始接受現狀,日子越來越過的重複而顯得越來越快,最關鍵的,你知道這世界誰也信不過了,當初你相信的所有美好的東西都一件件在你眼前破碎是最磨人心氣的。小孩有個玩具會開心,學生有個iphone會開心,年輕人有個車會開心,結婚了有個房子會開心,中年了,可能給個波多野結衣也只是禮貌性微微一硬吧。

我屬於悲觀主義者,小時候對著樓下過路的車看一下午,現在除了第一輛車,剩下的車買了心理的波動都沒有,以前覺得有大房子真好,我上大學家裡才住上有暖氣的房子,現在住的房子也沒覺得快樂。以前喜歡釣魚,學校一有半天假我就跑十幾里去海邊,樂的不行,現在朋友催我去陪他釣,我也老說忙,不想去。朋友圈看他們釣了一船藍鰭金槍,我就點個贊。

每個人經歷不同吧,每天想的最多的就是能改變過去的錯,以及幻想把擊碎我夢想的人最殘忍的報復,可惜一個已經正值壯年自己暴亡了,另一個也是將死之人。

總而言之,人的快樂一定是建立在簡單無知之上的,而人年紀越大知道的越多,就越告別了簡單無知,想的會是越來越本質的東西,越想越覺得無聊。想起釣魚的一個朋友說的,這魚,在別人眼裡就是一塊蛋白質,而我們自己,也是如此,想的越明白,越痛苦,人生憂愁識字始,何況讀了這么多字知道了這么多事。

唯一有支撐的,就是幾個從難處走出來的幾個人,可是大家都忙,動員他們過來,但他們更喜歡大陸的生活,或者在美加,唯一有點信心的就是知道自己倒下了不至於身後空無一人。

其實中年人最想的,就是年輕,想網聊的時候,問你多大了,答,18,別嫌我小,我心裡成熟。花有重開日,人無再少年。剛畢業的時候,新浪也有個聊天軟體,認識一個女的,三十來歲,請我吃飯,去了結果還有好幾個年輕女的,一個儒雅中年貌似成功男士,這幾個女的都是那個男的炮友,局面對我這種無經驗無錢無聊天技巧的人很尷尬,現在想來也感覺尷尬,但我知道其實他一定是羨慕我的,他沒有我那個時候的好奇,探索,知足,初心不是不忘,是撿不回來了。


朱逸之:

此題答案s越發體現了男人找個合拍老婆的重要性!
如果男人事業有成,並鳳協鸞和,我們醬油黨管這叫人生贏家。
如果男人職場不利,但鳳協鸞和,我們醬油黨管這叫小幸福。
如果男人事業有成,但貌合神離,我們醬油黨管這叫呵呵。
如果男人職場不利,並貌合神離,我們醬油黨管這叫盧瑟。


貓蝟獵猖狒猇獠:

有一個說法,35歲左右的編劇在自由創作時,男性很喜歡寫一些證明自己的題材,迫切想在35歲之前界定自己的男子氣概;而女性創作者在35歲到40歲時,是創作愛情主題的上佳時段。沒有具體統計,也不知道這種說法對不對,也許部分反映了閱歷和境況如何決定一個人的思想。

生活方式會決定一個人的心境,我的同學絕大部分已婚已育,以前覺得中年人的生活離自己很遠,但現在看我同學朋友圈轉的雞湯、每次拖家帶口的聚會「盛況」,還有他們討論的各類育兒、個人經濟形勢和關於職場的思維方式,就覺得他們和印象中的中年人形象一致起來。

關於中年危機,已經有大量的學術理論、社會學統計和藝文作品了,不贅述。

選擇是否結婚,和誰結婚,很可能徹底改變一個人的生活軌跡。我想如果我早早結婚有了孩子,和他們也不會有太大區別,畢竟我沒有什麼特殊性,面對類似的生活現實,我不能以超人之力去逆形勢活得非同凡響。我現在和他們生活狀態的差異,無非在於我比他們少了很多責任,有了更多的私人時間和精力。

他們的婚姻生活於我看來,大部分都不羨慕(僅代表個人感受),他們多數也表達過,都覺得自己在走父母老路,被迫完成生活的這個長長的關卡,開了頭就無法結束。很多人在上有老下有小的逼仄夾層中不堪重負,甚至有人因此而自殺(個例)。也許他們在憧憬婚姻的年齡,會渴望有一個有伴侶相扶的美好未來,但真到了要扶老攜幼的中年,對不和諧的家庭來說,感覺都在疲憊地應付著彼此的缺點,以及生活的癬疾。總有人規勸說注孤生的人會老無所依,其實老年的相伴,對很多不圓滿的家庭來說,無非是用年輕時幾十年的相互束縛和爭吵交換來的唯一安慰而已。

有個別離婚而且暫時單身(有孩或無孩)的,不管他們離婚是因為主動or被動,反而會覺得他們因為擺脫了某些物質和精神的負擔而活得更為自由。當然享受家庭生活而且樂在其中的也有,只是於我對幸福生活的標准來看,肯定少於一半。

不再有所謂的詩和遠方,生活中的形而上和感性已經鮮少出現在他們的交流內容里,10年前那些記憶中的熱血浪漫,急欲改變世界的藝文青年,現在都在用各種方式減壓放鬆,或者移情於工作和育兒,大部分再也不願意考慮to be or not to be的話題,我說的這些人至少還是呆在文創行業里的;而其他同學們,有很多別說藝文了,連娛樂市場都忽略了他們。引用我一個同學的原話,他女兒從小就以為他家電視機是壞的,因為從來沒見打開過。

中年階段看似停滯,其實比青年和童年都更短暫,因為再走錯一步,就會渾然不覺地迅速踏入老年。對大部分家庭來說,自己的短短的中年期,可以看見父母最後一小段健康的黃昏,待到雙親陷入多病和離別的最後階段,會再次發現自己被生活狠狠地踹一腳。人一輩子要做很多次選擇,如果迷失一次,可能連矯情的權利都被剝奪了。

關於我自己有什麼想法?拜未婚所賜,從心態上,我覺得自己還是個年輕人,以上一大堆廢話也不知道算正能量還是負能量。


粉紅兔子:

本人41歲,資深中年男人。

拜戀愛所賜可能30歲的心態。據說戀愛可以讓人變得年輕啊。最近在玩手游「皇室戰爭」和「王者榮耀」,一年前還經常玩LOL,不過最好成績也就是白銀二。2005年開始玩魔獸世界,資深業余玩家。在大學裡面玩紅警和帝國時代。中學玩街機的三國志……也算是遊戲人生了。

大四找工作期間有了第一個女友,然後買房結婚,有一個女兒。性格不合,在7年前離婚了。女兒跟她媽了。現在女兒已經讀初二,寒暑假和周末會到我那,個頭比我高。這個暑假她參加學校組織的活動去英國玩了半個月。而我這么大還沒出國旅行的經歷。

說老實話,工作方面能用心能吃苦,但人際交往能力很一般。包括處理上下級關系,有種想親近但實際疏遠的效果。不過大部分同事都還覺得我不錯,畢竟我努力解決了很多實質問題。即使不在我管轄範圍內,當我覺得有必要時也會動用資源和權力去推動。

收入方面夠用,說起來也有車有房,但積蓄還不夠買新車新房。就等公司掛牌成功,或再過兩年上市,那時才能財務自由。現在有點想搞輛跑車耍耍——因為再不瘋狂就老了。

女友已經在異地工作兩年。在她讀研一就認識了,已經戀愛了五年。其中包括這兩年的異地戀。她的父母反對我們結婚,我們也曾分手了三次,但最終還是談著。每周末她回來,給我做吃的。我不會做菜。就想著懷孕了她的父母就不再反對我們結婚,但努力了半年尚未懷上。現在她也願意放棄異地的工作了,正在我這邊找工作,騎驢找馬。我跟她說願意養她,但她就是要找份工作,生怕別人誤會她是看上錢才嫁給我。她知道我沒錢,但別人不知道。有時候我的女兒和女友同時住我那,她還幫女兒輔導功課。女兒覺得她很漂亮,叫她姐姐。

前妻對女兒管得嚴,有時候會體罰。深更半夜我會接到小孩電話,痛哭,叫我去接她,說她不願意住她媽那裡了。初一下學期小孩搬到我那住了兩個月,每天早晚接送。孩子自己坐公車要一個半小時。兩個月後她媽又把她要回去了,理由兩個:月度考試成績不理想,這么小就開車接送會影響她的價值觀。離婚時我也爭取了女兒的撫養權,但法院判給了她媽。雖然和女兒見面不多,但感情很好。

對於今後五年的想法,首先是公司上市。對此很有信心。我是公司創始人之一,有一些原始股。份額微不足道,但足夠我後半輩子開銷了。其次是結婚生子,我喜歡孩子,享受把一個嬰兒養成到一個帥哥靚女的過程。最後是買一輛保時捷718!我玩兩年,再給女兒侄子追對象、耍酷用。

理想中的生活,是一家四口,在陽光明媚的周末,驅車到郊區田野里野餐,跟孩子放風箏,釣龍蝦。或者舉家去海邊旅遊,一起泡在蔚藍海水裡,我扶著充氣小船,裡面坐著嬌妻和孩子。

我是農村人,此生無大志,沒想過成為高官巨賈,只求平平安安,健健康康,衣食無憂,家庭和睦。如果能這樣過一輩子,我就心滿意足了。

第一次在Aorqu寫這么多,求贊!


Aorqu用戶:

79年出生,本來按照題主的說法,我算強答了。但看到問題下面的一票答案,一個個不足四十歲的男人個個人到中年,老氣橫秋,一副土埋過半的感覺,忍不住過來答題。

我並沒有覺得自己中年了,相反,我還一直覺得自己很年輕。這一方面可能是因為工作中跟80後90後的小鮮肉們交往比較多,在思維方式、生活習慣上多多少少受他們影響,另一方面可能也是因為我還沒有孩子。但不管怎麼說,我覺得,相對於身體,人最先衰老的往往是心態。

中年的男人在想什麼。難道不是應該想最精彩的人生才剛剛開始嗎?

10歲之前,我們在想,我什麼時候才能長大啊,這樣我就可以有很多錢可以自由支配了。

20歲之前,我們在想,我什麼時候才能長大成人啊,這樣我就能和軟妹子合法的每天啪啪啪了。

30歲之前,我們在想,我什麼時候,能夠財務自由,這樣我就可以想幹什麼就幹什麼了。

到了40歲,難道就忽然變成了,哎呀我覺得,我快死了,我的人生充滿了盧瑟。這樣的人生是不是過歪了?

古人說,四十而不惑,進入中年,也在這個世界上獨立拼打了近20年,難道不是到了認清自己,找到定位,自由地去追求自己的生活的時候了嗎?那些感嘆自己人生蹉跎的男人,因為你現在也一無所有,不恰恰可以放下一切,去認真地拼一把了么?那些走上人生巔峰的男人,如果你覺得自己過得不開心,為什麼不想想自己年輕時定下的夢想,或者童年時那些還沒來得及萌芽就已經夭折的想法,試著在你現在功成名就之後,再去觸碰它一下呢?我們經過十年二十年的努力,終於有了一定的能力,可以去做更加自由的選擇,為什麼不試著去選擇?

我還有三年就四十歲了,進入題主所定義的中年。我不知道三年後我會想什麼,但至少現在,我希望在我進入中年的時候,能夠更自由地去追求童年的時候曾經迷戀的那些東西。我身體還好,雖然今年體檢有些小問題;我還每周追我追了十多年的《海賊王》;我還像十年以前一樣,在家裡和老婆像孩子一樣開一些逗逼玩笑;我還想再學點新的東西,在十年內再進入一個新的領域;我還可以偶爾為了工作而熬夜;今年,我開始鍛煉身體,我希望在保持年輕心態的同時也能保持年輕的肉體。我還在苦逼創業,遠沒有達到事業有成的程度。但我想,我帶著團隊披荊斬棘是一種幸福,和老婆一起每晚在小區外面跑四公里也是一種幸福。如果我還能活四十年,我希望,我的後四十年,應該遠比前四十年要更加自由。

9月13日凌晨更新—-

因為很多朋友在這個回答下面討論孩子的問題,所以忍不住上來補充幾句。

我沒想到回答中隨口說到一句話,竟然成了大家關注的焦點。

關於孩子,我的觀點是,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人生的自由,有沒有孩子,是不是獲得世俗眼裡的成功,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活出自己的樣子來。

而有沒有孩子,對一個人的心態真心關系不大,你可以說孩子給生活帶來更大的成本或者更大的壓力,但是請不要說,是因為孩子所以自己才變得更消沉、更無望、更覺得沒有意義。對於我們大部分人來說,孩子作為一個不斷成長的新的生命,不是給自己帶來希望,讓自己更多感受到生命的價值的嗎?難道你跟孩子搶玩具,給孩子講故事的時候,沒有重新回到童年的心境,重新認識自己的人生?

孩子是佔用了我們的時間,消耗了我們的經歷,甚至直接打亂了我們人生的計劃,但請不要說,你的消沉、頹廢、老氣橫秋是因為孩子造成的,把你的消極情緒全部都歸結到孩子身上,這個鍋,孩子才不背。


匿名用戶:

不好意思,匿名;

年齡:42;坐標:中部一省會城市;婚姻狀況:未婚;

經濟狀況:收入,到手5K,其他0。支出:租房1K,照顧父母的費用一年6K。存款:10萬。現在已經不想買房子了,70年我一半估計都住不到。買房做啥。

婚姻狀況:談過幾個,也相過不少,最終沒能修成正果,有些遺憾。到這個年齡,想想一個人過也挺好;

生活狀況:超級宅男,每月工資差不多快要吃過用光。現在想開了,留錢做啥。吃好用好就行。每天牛奶水果,好的也吃不起。沒有固定伴侶,雖然年紀大了,還是有點需求,每個月這方面要花點。唯一遺憾是不會開車,正在學駕照中。等學會了開車,買個4-5萬的,有事沒事溜達去。人窮志短,就這樣過了。


房產證:

謝邀。

《左傳》:君子務知大者遠者,小人務知小者近者。

年輕的時候談上半句多,做下半句少。

中年的時候談下半句多,做上半句少。

中年了,努力做好這兩方面吧,繼續思考和踐行。


匿名用戶:

四十二歲了想啥。離婚了,沒孩子,父母也送走了,只剩自己想怎麼賺點錢養老。

工作上,手裡又有忙不完的事情。單位里工作這么多年了,總覺得自己負責的這方面自己得頂著。雖然說實在好壞工資照拿還不少拿,不過就是不能看著爛下去。十年來帶起的團隊經營的局面,總得撐下去。

每年稅後到手四十萬的樣子。下班放假了完全不知道幹嘛,就是四處亂跑,想起那裡去那裡。

離婚五六年了沒交過女朋友。也沒想再結婚。。。看緣分吧。性什麼肯定是不缺的,高興了越南逛逛曼谷逛逛。

講下旅遊,幾大洲就南極洲和南美洲沒逛過了,最近有點興致想去走走印加古道爬爬馬丘比丘。不過興致也不大。怎麼說呢,一個人看見很好的風景的時候還是太寂寞了。最近一次旅遊是兩年前去了冰島環島,覺得骨頭都寂寞地疼。

所謂人生,就是不斷地告別,最後剩下自己。

聊下告別吧。最近送走了我的初戀女友。青梅竹馬,大學畢業時候分手。分手後她飛快的結婚嫁了人,嫁很好,有個孩子在美國上高中。倆家父母住太近,後來還是經常碰到,點點頭笑一下。加了微信,沒聊過,經常互贊下朋友圈。近一年前,她突然在微信直接告訴我得了宮頸癌。說是這次復發應該沒機會了。然後約她出來喝咖啡,她坐在對面哭了一晚上,我和她說有事不放心可以交代我,她說好的。臨走時抱了一下,說了再見,就這樣,最後也沒什麼交代我的,想必都安心吧。其實想哭。我真心希望她幸福走完一生。我一直記得她在我去首都機場出國通道時候哭泣的聲音,就沖這,她做什麼我都能原諒她。我也想哭,那是王菲的約定,說起來很俗。但是真的。我和她告別出國留學的前天晚上,真的那個煞筆商場不停的放約定,她不停地哭,然後我抱著她繞著煞筆柱子轉而轉。我們曾經擁抱過。不過她已經不在了。真的,又不見了,永遠見不著了。

講講又一次告別,我這輩子最喜歡的人。她是一個江西南昌籍的姑娘。我以前看著她就開心,希望她一切就好。說起來又是奇怪的感情,都離婚這么久了。隨她去吧。


匿名用戶:

79年,剛好40。

寫點回憶,算是對這半輩子的回憶和反思吧。

當年大學畢業後,進了一家名頭很大的央企,但實際上事不多錢也不多,也就一普通的員工拿份死工資。

在那時認識了現在的老婆,因為她不想和我父母住,也嫌老房子,而且當時我家裡經濟條件也還可以,所以我父母出首付,我還月供的方式買了套婚房。可是人算不如天算,我婚後沒多久,我爺中風我媽癌症,使得我家無論是經濟上還是去醫院照顧的人力分配上都壓力很大。接著我老婆意外懷孕,她堅持生下來,於是就把她剛退休的父母從某三線城市接了過來照顧她,住在我的婚房裡。

現在回過頭來想,這恐怕是我這輩子做的最倒霉的決定了。因為他們過來後,看到我家的情況,以及我和我爸在公司醫院東奔西跑的樣子,各種「沒用」「倒霉」「不顧家」「倒貼」之類的言論就不絕於耳。我當時已經忙得懶得和任何人計較這種碎嘴了,也考慮到老婆隨時生了,於是咬牙請了個住家保姆,算是分擔一下她們的壓力。這一來,本來那不算很大的三房要住下這么多人,再加上即將有小孩的話,各種屯的東西也會猛增,於是家裡的居住條件基本上成了貧民窟狀態(岳父岳母語)。

兩年多後,我媽離世。我爺依然是生活不能自理的狀態,我爸一退休,就拿著退休金,和我爺搬回了老家養老去了。這時候傳來了房價見底即將放水大漲的消息,某天下班回家,開門後岳父母和老婆在客廳的沙發上端坐,完全是三堂會審的陣勢。岳父當作主講,一開口就是:XX啊,你也知道房產市場要漲了,為了小孩的教育考慮,要提早做好為他讀書的準備。我們商量過,你這房子還有貸款吧?應該趕緊提前還清,再買學位房還是可以享受低首付和利率折扣。這事一定要抓緊,YY(我老婆)要趕緊去看房子,XX你就去籌錢,你爸現在也靠不住了,你要多想辦法。。。

我上班時聽的官腔就夠多了,真沒想到在家也能聽到有人對我發號施令。更何況,我這房子剛買沒幾年,上百萬的房貸本金根本就沒還多少。我家剛剛兩人大病,家底基本上掏空,這好幾十萬的錢哪來?更離譜的是,居然還評價我爸靠不靠得住?我爸憑什麼給你這么評頭論足的?但我這人還是要點形象的,不想在小孩和保姆面前吵架,於是黑著臉直接掉頭就出門。我老婆追問了我一句「去哪」,我頭也不回的應一句「籌錢」,就摔門走了。

出門後我才發現我也不知道能去哪,於是在大街上漫無目的閑逛,最後神使鬼差的居然走回了單位。進去後看到了隔壁辦公室的外包員工ZZ還在一個人加班,在我部門的外包員工中,像她這么勤快肯乾的人,真的是極罕見的。雖然薪酬編制我說了不算,但其他福利待遇能爭取的我都給她爭取到了,所以其他外包人員一年半載就能換一批,她在這里也堅持了兩三年。剛好這兩三年也是我忙得團團轉的兩三年,她雖然為了給弟弟攢錢讀書而中專就出來工作,但是人還算是不笨,所以我成了她的師傅,她成了我的助手。那天晚上,我在無聊中,推門進去就和她各種瞎聊,然後出去吃夜宵,最後在她房間里睡了。

我出軌了。

第二天早上,我給我爸打了個電話,說了關於錢和房子的事。可能經歷過生死之後,錢財之類的身外物就看得淡了吧,我爸倒是很坦然的說把他留在這里的老房子賣了,都留給我去處理這事。實話說,我是很不捨得的,因為幾歲就開始住在這,我人生之中,所有對家的記憶,都在這房子里。金屋銀屋,真的不如自己的狗屋。

也許真的是否極泰來,沒多久,我的領導看到外面創業形勢一片大好,毅然辭職投奔創業大潮。作為他手下的得力幹將,自然是他不能放過的,於是在好說歹說之下,也把我拉了下水。而我自然也把ZZ拉了過來,畢竟我們就算幹得再差,也不至於比那外包的兩千來塊錢而且出頭無望要差到哪去。

沒經歷過那幾年的人是很難想像那種錢真的被大風刮來的感受的,基本上直接塞進你的口袋裡的感覺,甚至多到讓我覺得有點慌:因為真的不知道為什麼能突然間出現那麼多錢。直到現在,我領導和我喝起酒來,也還是會懷念和感嘆那幾年的歲月。領導並沒有虧待我,在他自己賺得盆滿缽滿的時候,我和ZZ的收入也都膨脹起來,我最多一年拿到三百多萬,而ZZ也拿到好像是50多萬。

好景肯定是不會長的,火爆的市場一定會引來大鱷的覬覦。因為我對這種事情真的感到有點不踏實,所以很快就發現了這個苗頭,決定撈一把就走,脫離這個行業。這個行業雖然很賺錢,但並不是我特別喜歡的。而我領導到現在還在那個圈子裡混,錢賺夠了,轉型做了投資人。

那幾年還發生了幾件事:老房子終究還是賣了,我搬進了新買的學位房,而岳父岳母則佔了那間婚房、我全款在ZZ名下買了套房,由此ZZ確認了和我的長期關系、我老婆猜到我在外面有人,但她沒提離婚,而我為了小孩有個完整的家,也沒打算主動離。

現在我轉投到另一家創業公司當合夥人,目前發展得還不錯。ZZ被一個朋友引薦到某獨角獸做了基層業務管理崗。而老婆則一直在事業單位,跟我當年一樣,事不多錢不多,旱澇保收月入五六千。

職業上已經不怎麼指望有什麼大突破了,這年頭,混成獨角獸的可能性真的可以忽略不計。畢竟好時光能趕上一趟,這輩子也已經賺了。以前一直沒想過的提前退休的念頭,在今年底的大環境下,也不由自主的冒出來好幾回了。

兩個家,都有虧欠的。實話說吧,老婆其實心眼沒那麼刻薄,對我真的不算差,但壞在耳根子實在太軟。她爸媽一吹風,跟她商量好的事情,立刻就能發夾彎。我當初也同意買學位房,一定程度上是以為分開住能好點,但事實證明好得有限,畢竟一個電話就能追殺過來。但她爸媽確實把我惡心到不行,畢竟我的工資卡一直都在我老婆手裡,那幾年雖然有部分外快被我截流進了小金庫,但至少工資卡少說也累計有五六百萬的進賬。這筆錢我從來沒問過花到哪了,只是某次隱約聽老婆說起可動用的資金也不多,大概也就幾十萬的水準。我有點想問那些錢都花去哪的,但懶得再起爭執,所以還是忍住了。我不是說有錢就一定要怎樣跪舔,但就這吃我的住我的連她家的保姆還是我掏錢請的份上,還抓著點雞毛蒜皮的事就斤斤計較說這說那的,真讓我受不了。

ZZ那邊呢,以她的出身、學歷和能力,幫她走到現在這位置已經是她完全超出她的預期的。跟我老婆,尤其是岳父母比起來,真的是另一個反面,一個不識好歹,一個知恩圖報。

小孩只要了一個,老婆堅決不肯再生,這是可以理解的,我也由得她。現在他的學習還行,但比不上當年的我。我當年也做了別人家口中的榜樣那麼多年,也知道拔尖的路子很不好走,所以也不強求了。ZZ跟我念叨過好幾次想要一個,但我沒答應。

老家那裡,阿公前幾年還能下地走走,現在基本上只能卧床了。我爸的身體也明顯的一年不如一年,大不如前了。錢我能給夠,但是能過去陪他們的時間和機會,真的是少。

我在想什麼?

沒想什麼,在一堆事情圍著你的時候,你是昏天暗地,沒機會去東想西想的。

當偶爾能忙裡偷閑,一個人晚上開著車到郊外,泡杯茶,看看頭頂那日益稀疏的星空時,才想起當年小時候的立志當個天文學家,探索星空奧秘的豪言壯語。又回想到現在的墮落和碌碌無為,真的是感慨萬千。


抽空再最後回復一些大家的評論:

首先是罵我各種人渣或者什麼別的,我都接受,畢竟事情在那,大家都看得見。

另外,一般情況下我很少會把別人的言論放心上,年輕時是因為年輕氣盛桀驁不馴,堅信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既然如此,又何須在意風言風語呢?現在則是生老病死福禍榮辱,皆已切身體會,自然也能看得開放得下了。

所以評論不再一一點贊或者回應了。

然後是關於ZZ想要小孩的事,大家真的想簡單了:

我就不說我的態度和想法了,就說她的:ZZ是90年的,她那邊上學得早,十六七歲就中專出來工作了。也就是說,比起我這個老一截但研究所才出來工作的人,她混社會的經驗不比我少多少。再加上她認識我之前,我知道的就做過的工作就有餐廳服務員和商場促銷員,因此對於底層和工作和生活經歷,認識比我深刻得多。

所以她太清楚她現在的職位是多麼來之不易了,而一旦懷孕後再回來,她那位子還有沒有,誰都不好說。萬一位子沒了,就尷尬了:如果不跳槽,那就要降級使用,能不能再升上去,就看機會了。如果跳槽,她手上作為早期員工分的股票就沒了。如果真的ipo成功,光憑那股票,財務自由還真的不是太遙遠的事。還是老馬的那句名言說得好:夢想還是要有的,萬一實現了呢?

反過來說,如果她真的不計一切後果就想跟我要個小孩,那根本不需要我同意啊,直接在套套上扎幾個洞,或者乾脆跟我謊報說那幾天安全期,騙我無套就行了,對不對?所以,我和她都很清楚她應該走哪條路,會走哪條路。她無非是心裡掛念著,憋得難受,所以嘴上說說,想聽我句勸而已。就跟一些人買車買房買手機,心裡早就有主意,到處找人參謀,無非是想在別人嘴裡聽到自己的答案而已。如果哪天我真的說好啊,然後立刻給她來個無套內射,信不信她第二天會偷偷的去買毓婷?甚至說不定她當晚就直接把我給踹了,畢竟現在我也就逢年過節給她發個千八百的紅包應個景討個口彩而已,就她那收入,還能看得上這點零花錢?

所以啊,人生總是充滿了羈絆,想做但不能做的事,太多太多了。

另外,關於我和ZZ的感情,和很多人的想法不同,我覺得我們之間的愛情,或者姦情,或者錢的成分都不多。有一個打趣的「人生四大鐵」,版本很多,但總少不了一條:一起扛過槍。創業也許不一定能比得上扛槍,但我想應該是差不多的。

多說一句,一起創業打天下,我觀察到很多例子,一般就兩種結局:要麼變得很鐵,要麼反目成仇。所以,如果想和朋友一起創業,自己掂量掂量。

再接下來,很多評價我岳父岳母是怎麼惡人之類的。

怎麼說呢,他們的心眼也不是壞的,問題就是自視甚高,處處都要壓人一頭,絕不屈居人下罷了。岳父以前在那三線城市的國企大廠里當個科長,我沒經歷過,不太了解裡面的環境,但我猜多半也是官雖小但架子大的那種吧?岳母在同一個廠當工人,雖然一輩子都是工人,但好歹也是個科長夫人,估計也是處處不饒人的那種吧?所以,他們這都是老習慣了,真要他們改,也改不了,真的。要是年輕三十歲,他們應該就是網上的噴子杠精,雖然不討人喜歡,但光論心眼,也不壞。不過呢,畢竟還是深受革命年代的影響,跟噴子杠精比,他們不光是嘴上說說,還特別有行動力和執行力,這才是常常讓我抓狂的原因。

有人說我性格太軟,但出了我家,真沒幾個人覺得我性格軟的。在公司里,我也曾經罵到某個手下第二天就越過我直接跟我領導交辭職信,還讓我領導事後專門找我談心,勸我不要鋒芒太盛,免得招來不必要的麻煩。但在家裡,我阿么和我媽,都是數落得我阿公和我爸爸一聲不吭的。我還記得小時候見過我阿么數落我阿公,我阿公站在那耷拉著腦袋挨訓,十足我被我媽數落的場景。然而我爺走出去,挺起胸膛,也是連續幾屆市人大常委,還能配上司機和專車的存在嘛。所以,怕被女人數落,恐怕是我家男人的一個遺傳。其實現在我也不時被ZZ點著我腦袋數落,我也拿她沒轍。

回想當年,我頂著一系列的光環:名校研究所外加工作單位好前途無量還似乎有點其實沒卵用的家庭背景,給我拋綉球折方勝的女孩子還真不少。為什麼挑了我老婆?還是看她性格好,溫婉嫻靜,以為我終於可以脫離苦海了。後來結婚時,提出要買房搬出獨立住的雖然是我老婆,但我心裡是十二分的贊成。所以爸媽提什麼條件都行,我全盤接受,有什麼苦不能吃,有什麼溝坎過不去?反正只要能自己住,連我媽都躲開了,那時候我真的看到了完美的人生大幕在我面前徐徐拉開。

只是人算不如天算啊。

說到天意,我祖傳三代理工科高材生,自然是不迷信的。但我越來越理解為什麼會有人信,因為面對社會那充滿了無奈而且又無力改變的現實,當大量的那種有心殺賊無力回天的挫敗感積累下來,最終讓人沉湎到精神世界裡去尋得安慰,是很正常的。

在我媽最後的時光里,也佛祖身邊找到了心靈的庇護。在那段我最後陪她的日子裡,精神好的時候,她靠在病床上,虛弱但是微笑著跟我說了很多我小時候的往事。其中有一段是挺有意思的:

當年一到寒暑假,我媽就喜歡帶著我全國到處遊山玩水。某年到了九華山,我趁著大人不注意,溜進了某個寺廟後面,不對外開放,專供和尚講經的地方玩。當我媽找到我的時候,我正和一個老和尚聊得正歡呢。老和尚見我媽來了,就摸了摸我的頭,跟我媽說我很有慧根,要不要留下來修行什麼的。我媽當時嚇得連連擺手,然後一把抱起我,掉頭就跑。我對這事完全沒印象,但我確實清晰的記得一直有張地藏王菩薩的護身符在我書包里,後來讀大學了,不再背那種學生書包了,後來某日才發現已經連書包一起弄丟了。

可能就是因為那個故事,我媽也幾次跟我說過我是有佛性的,只是不開竅。在那時,我自然是內心不屑但表面應承著。

不知什麼時候開始養成的習慣,我開始喜歡上一個人開車出去,眺望年少時魂牽夢繞的星空,腦子里浮現出一段很有感覺有味道的話,咀嚼著咀嚼著,就就回想起我媽的關於佛性的對話來:

再來看一眼這個小點。就在這里。這就是家。這就是我們。在這個小點上,每一個你愛的人,每一個你認識的人,每一個你聽說過的人,每一個人,無論他是誰,都曾經生活過。我們所有的快樂和掙扎,數以千萬自傲的宗教信仰、思想體系觀念意識,以及經濟學原理教義,每一個獵人或征服者,每一位勇士或是懦夫,每一個文明的締造者或摧毀者,每一位君王或農夫,每一對陷入愛河的年輕伴侶,每一位為人父母者,所有充滿希望的小孩,發明家或探險者,每一位靈魂導師,每一個腐敗的政客,每一個所謂的『超級巨星』,每一個所謂的『最偉大領袖』,每一位我們人類史上的聖人或是罪人……我們的一切一切,全部都存在於這樣一粒懸浮在一束陽光中的塵埃上。
地球,只是浩瀚宇宙競技場上一個小小的舞台。想那鮮血流淌成的河流,仍由那些帝王將相揮灑。所以他們的勝利與榮耀,可以讓他們成為這樣一顆小小點的某一區間上,瞬間而逝的主人。想想有些永無止境的殘暴,竟然就發生在這個小點上某個角落裡的一群人、與幾乎分不出任何區別的同樣這一個小點上的另一個角落的另一群人之間。他們之間的誤解能有多頻繁,他們之間想滅掉對方的願望能有多迫切,他們之間互相的仇恨能有多炙烈。
我們的故作深沉,我們想像出來的自我重要性,我們以為自己在宇宙里有什麼特權的錯覺,一直被這顆發著微弱藍光的小點挑戰著。我們的這顆星球,是一粒孤孤單單的微塵,被包裹在宇宙浩瀚的黑暗中。在我們有限的認知里,在這一片浩瀚之中,沒有任何跡象表明救助會從別處而來幫助我們救贖自己。

——卡爾薩根


過年了,閑下來了,有點時間,終結一下這個回答吧。

寫這篇回答的最初動力,是那天出差時,晚上突然接到我爸的電話,說我叔公不太行了,我阿公希望能過去最後見一面。於是第二天一大早我就立刻飛回了老家,陪著我爺我爸,帶著護工,開車去和叔公見面了。

叔公已經不太能說話了,在那單人病房裡,病床邊上掛著一副照片,那是我叔公奮斗一輩子後,我們唯一知道他的工作成果:大亞灣核電站。我爺可能是因為卧床太久,太悶,反倒挺健談,向我們這些晚輩一路訴說著當年的事情:

當年我爺幾兄弟,都生長在一個詩書世家裡,受到的也是傳統的詩詞歌賦之類的教育。但是隨著後來社會變遷以及國破家亡的影響,幾兄弟走上了不同的救國道路:有的秉持實業救國,一度成為了小有名氣的實業家,但在瀕臨破產中迎來了解放;有的走醫學救國,又倒在了手術台旁;有的堅持從軍救國,最終卻在大洋彼岸孤獨終老;而我爺和我叔公,則走上了科學救國的路線,成為了各自領域的骨幹。

這些故事大多我小時候就聽過了,但可能是老人們逐步離去,觸景生情,這次突然又聽起來,真的有別的一番感覺。在回家的飛機上,百無聊賴中突然想起了前兩天看到的這個問題,又回想起這些年的所作所為,再和老一輩人的奮斗和努力相比,於是就有了最開始的回答。所以那個回答整體上,言語風格會比較的灰暗。

回到家庭的問題上,我真正開始反思我處理家庭問題的方式方法,早在幾年前就開始了,即剛開始目前這家公司的時候。因為創業嘛,總是九死一生的,所以就先安排和規劃好自己的家人,保障他們即使我創業不成功,也不至於拖累他們。沒了後顧之憂,自己也可以放手一搏。

當時最初的想法是,離婚。我只要那間婚房以及隨便留一輛車,因為婚房是我父母婚前給的首付,婚後的提前還貸也是賣掉父母的老房子的錢,所以理應是我個人的。其他的都留給我老婆和小孩,包括那間學位房和三套公寓,以及當時我手裡的一些股票基金等。當時我估算過留下來的不動產大約接近兩千萬,金融資產大約兩三百萬,當然還有400多萬的房貸負債。算現金流的話,公寓的租金基本上和學位房的月供差不多,也就差個千把塊錢,絕對是輕松解決的。

但是後來又推翻這個方案了。因為考慮到離婚後,小孩跟著我老婆幾乎是毋庸置疑的。那麼在往後的日子裡,一對控制欲極強的外公外婆外加一個怨婦媽媽,能夠把小孩培養成什麼樣,簡直是不言自明的。而且岳父岳母別的本事我沒看出來,但如何把小孩抓在手裡,剪掉他的羽翼,培養成媽寶,確實很有一手,而且實戰中也成績斐然。那小孩日後到底能不能自立,有沒有機會自立,都很成問題。最終我還是覺得,既然當初我沒問他的意見就讓他出現在這個世界上,那我就有義務創造條件,讓他有獨立的思考,自立的能力,可以自主的作出自己的選擇,並為自己的選擇負責。而要做到這點,就必須和岳父岳母進行切割。但是這種話,是不可能直接說出來的,一旦說出來,那就等於宣戰。所以,除非有意外的突發事件迫使我提早攤牌,不然,我需要柔性的手段來一步步達到這個目的。

於是我就開始在我老婆身上下手,利用現在社會上鋪天蓋地對兒童教育的那種焦慮感和恐懼感,再給她找來數據,讓她看到20年前,全國和全市出生的小孩中,多少比例考上了大學,多少比例考上了大家都看得上眼的名校。然後,再利用各中學的校慶日校友日,進去看看那些考上名校的光榮榜,接著課室數數一屆多少人,算一下即使進了那些當初買房時中介口中的「名校」,到底有多少比例能進入真正的好大學。而進了好大學,到有個好工作好前程,依然還是有一道鴻溝。

應該說這種危機感的灌輸還是挺有效果的,我老婆現在已經開始緊張起來了,也開始意識到她父母的那套教育方法有問題。而我就順勢利用各種培訓班,各種輔導課,各種遊學等借口,減少小孩周末或者放假去外公外婆那裡住的機會。當然,平時也會更注重對獨立思考的培養,減少對權威的盲從,更多的要求他在作出自己的判斷和結論時,整理和表述他是如何從實際情況和條件出發,根據自己的分析和求證,最終得到結果。

而岳父母那邊也感受到了壓力,整天在微信群里發什麼《孩子將來不孝順的4個信號》啊,還有《不容父母,何以容天下》之類的東西。昨天還突然發生了件事,我和老婆上周末帶小孩去參加了個小孩辦的野外拓展活動,就是諸如獨木橋、走鋼絲、繩索橋之類的。雖然開始也是怕,但在我們一再引導下,終於還是獨立完成了,還拿了枚小勛章,得意得不行。結果前兩天去了岳父岳母家後,得意的說出了自己的事跡,結果反倒被他們批了一頓,理由是諸如太危險之類的。昨天我老婆特意找我,說岳父岳母在小孩面前還直接說了我們兩的不是。數落我是意料之中的,但連我老婆也不能倖免,這倒是頭一回聽說。結果是昨晚回到家,整個晚上,我老婆都是氣呼呼的,無人敢惹。

至於說我老婆,之前有人在評論里說我「有義務讓她斷奶」。然而,無論是當年,還是現在,我一再思考,都覺得我沒這義務。畢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唯一對她有義務的人,是她自己。當然,如果她在這過程中,能夠意識到自己的問題,那我可以順手幫她拉一把。不然,佛有意渡人,人無意脫身,有些事情是沒辦法強求的。總而言之,小孩和岳父岳母之間的切割是一定的,只是切割的那一刀,到底落在哪裡而已。我反正是一顆紅心兩手準備,對小孩最好的結果當然是還能保留一個完整的家,但以目前而言,不樂觀。

但不管最終結果如何,我都會感到挺泄氣的,因為我真的不想在家裡也弄得這么勾心鬥角爾虞我詐的。但沒辦法,事已至此,別無他法。

總而言之,人是多面的。很多人一聽到說誰誰出軌,就覺得他一定是個毫無責任感的人,是挺奇怪的。當然,對特定的人或者事,也許可以這么說。但非要管中窺豹,以一件事就泛泛而談說對所有人和事也都一定也如此,來個一票否決,這就未免太幼稚了點。

人心隔肚皮,看人是一件很難的事情,看人准,那就近乎玄學。而恰恰我的老領導,雖然具體業務和技術上一直被我瞧不起,但越和他接觸,就越發現他看人的水準絕對一流。記得當年在我跟老領導提出離職時,老領導挽留無效,最後跟我說的一段話:「因為你的能力很強,所以你不會缺錢。但也因為你從小家境太好,所以對金錢也沒有慾望,也就賺不了大錢」。我覺得外人總結我的金錢觀,最精闢最準確的,就是這兩句了。

所以不少人在評論里或者說我「我有錢又女人,算成功」、「我老婆也會出軌來報復我」、或者「你到底愛誰,或者只愛你自己」之類的。我知道這確實是很多人內心自然而然的想法,這非常準確的反映出評論者或者提問者自身的三觀。我知道,男人著重看錢和性,女人往往更糾結婚姻和愛情,所以很多時候我一看評論,就能知道評論者的性別了。但對我來說,錢、愛情、婚姻、性,都不是必不可少的,在一定條件和場景下,都是可以放棄的。這也就是為什麼評論里有人羨慕我,有人憎恨和詛咒我,還有人從中覺得我有點避世的傾向的原因。

回到原題,古語道,四十不惑。不惑,靠的是對世界的洞察。但實際上,光有不惑並不夠,最重要還是要作出放棄的選擇。放棄永遠都是痛苦的,選擇該放棄誰而又保留誰,則更是殘忍至極。然而,如果不知道放棄,不知道如何放棄,那隻會被壓得寸步難行。例如說「愛江山還是愛美人」這道經典的選擇題,古今中外很多人都做過,而他們的答案顯然是五花八門的。但不管如何,只要做了選擇,就一定會有人可以用非常漂亮的話來指責你的選擇。

在我看來,作出什麼樣的選擇固然重要,但做出選擇後如何去面對後果,也同樣重要。無論是含淚前行還是壯士斷腕抑或怨天尤人,無關對錯,但我覺得從中更能看出一個人的內心的秉性。畢竟人生幾十年,以事後諸葛的方式來評價,當初腦子進水的事,誰都都免不了。說真的,如果現在要我重新做選擇的話,前三位應該是接岳父母過來、要小孩、結婚。我媽曾經教育我,一個人犯錯不可怕,關鍵是要改正,記住教訓,不要再犯。看看那前三位的選擇,就可以知道:我現在是一個騎在圍城的城牆上,隨時準備逃離圍城的一個不婚主義者。關於這點,我老婆很清楚,ZZ也很清楚。

最後的最後,兩次補充,已經很長了,不知道有多少人能讀到這里。

所以,就祝能堅持讀到這里的朋友,開心的過個年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