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男士在想什么?

问题描述:请所有未满40岁和超过60岁的非中年男子莫要强答!
, , , ,
匿名用户:

男,1975生,说下想什么

1、打游戏吗?星际争霸,部落战争,农药,废土···。想的是人工智慧早点完善。

2、有存款吗?200万不到,想的是,挣到1个亿就好了,可以不工作了,可以在东南亚海滩一直晒太阳,还可以在那里肆无忌惮的骑摩托。

3、有房吗?有,自己买1,父母送1,家中老宅1。独子,无父母偏爱烦恼,想弄个独栋别墅之类的就好了,市区的买不起,郊区的太远,只能想想。

4、还熬夜吗?熬,不过12点不睡,想的是不能熬夜了,但是工作,学习,游戏哪个能放下?

5、两性关系?女友85后,磨合的不错,不想折腾,太年轻的妹子折腾不起。问起性生活?和30岁差不多。想什么?现在的情投意合。

6、有车吗?一直不会开车,女友也不会,想的是有空学下,结果从30岁想到了现在。

7、去夜店?不去,除了陪客户陪兄弟。夜店去过一些场子,有点见识,不深入。年轻的时候好奇,现在去纯粹是作陪,没啥兴趣。不知道和那些妹子会有什么共同话题,无聊,摇骰子呢还是劝失足从良?还是玩不可描述?都无聊啊。有的人真的乐此不疲,我真没兴趣。

8、运动吗?偶尔,一周2次去健身房跑跑步。想,跑步伤膝盖,要是还能有踢足球的伙伴,像年轻时满场飞奔就好了。还想去学习跳伞,想去实弹射击,先把游泳学会了吧,从16岁学游泳学到了现在了。

9、尚能饭否?不行了,但还有救,一直自救。年轻时候吃2个汉堡不够,现在吃半个就饱了。

一个死宅的中年。


和儿时的同学们已经不能聊到一块去了,他们聊的都是小孩上高中上大学,聊的都是生老病死。我还在聊核聚变发电有没有可能。

初恋不是那个样子了,为了她的女儿已经可以去市政府门口静坐的了。没变的还是会撩汉,没变的还是精于得失算计,眼中依旧闪烁著若即若离的光。

年少的朋友也还有放荡不羁的,原先的小奶狗如今胡子拉碴孑然一身,但一说到家庭竟沉默了。

种下的是少年的心,得到却是岁月刻痕。

我不敢种下这颗少年心,宁可看着他在我手中老去,最后碎裂,不要留下什么痕迹。

人类活得那么久,只是为了用破旧的躯体去多摧毁一些美好的生命吗?难怪最后都会孤独的死去,所谓的家庭不过也是一个借口罢了!可以让你安稳的睡着,然后自如的等待死亡的地方。

我在高一的时候,邻居说这个小朋友像40岁,我现在才明白原来是说我40岁还像15岁。

最后一段,就是一个75年出生的宅大叔,捧著少年心的想法。


最后,给一首诗鼓励下,

《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狄兰·托马斯,

我觉得高晓松的翻译简练,就用高晓松的翻译

绝不向黑夜请安
  老朽请于白日尽头涅槃
  咆哮于光之消散
  先哲虽败于幽暗
  诗歌终不能将苍穹点燃
  绝不向黑夜请安
  贤者舞蹈于碧湾
  为惊涛淹没的善行哭喊
  咆哮于光之消散
  狂者如夸父逐日
  高歌中顿觉迟来的伤感
  绝不向黑夜请安
  逝者于临终迷幻
  盲瞳怒放出流星的灿烂
  咆哮于光之消散
  那么您,我垂垂将死的父亲
  请掬最后一捧热泪降临
  请诅咒,请保佑
  我祈愿,绝不向
  黑夜请安,咆哮
  于光之消散


匿名用户:

我家中年男士,211大学毕业,央企基层单位部门小主管,前两年还意气风发的想在工作上有点突破。今年开始,晚上广场舞,白天得空网路棋牌,周六周日白天几乎固定有1个小时左右的打篮球时间,嗯,对线装的《黄帝内经》忽然有了兴趣。
女儿今年大学后,开始担心女儿会不会恋爱,会不会因恋爱而智商降低……时不时的会网路远程教导女儿如何识人辨人,如何的要自重自爱……当然最好不要在大学部就恋爱……
目前身材未走样,身姿提拔,有腹肌,没谢顶,外观上也就35左右的样子(这个我没压力,因为我也不是身材走样满脸褶子的大妈)。
想什么?想“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呢,然条件有限,遥不可及 ,但怀抱泡著枸杞菊花茶的保温杯靠在墙根下晒太阳的准大爷式生活还是可以很轻松的做到嘛!


吴小闲:

人最缺什么,就会想什么。

中年男人最缺的是;时间,富而不贵,精力。

一脚踏进公司忙的心力交瘁时想;妈的,老子一天累的象狗一样这是为啥呀?还不是为了那个不争气的龟儿子。等这单业务拿下后,一定得,出去度个假透透气,不能再这样亏了自己。

回家/吃饭/点烟看新闻联播时想;妈的,这帮××子,把经济搞成这样。要是我当了$~¥*&^0^,肯定¥¥&$。但是/可惜,哎,洗洗睡吧。

走进卧室倒在双人床上后。一扭头,看见老婆眼睛都在对自己说话时想;我年轻的那阵子追你时,想摸一下你的手,你一脸的光伟正骂我臭流氓,妈的,现在怎么这么污?

一觉醒来/厕所/洗漱/早餐/妈的,老子还得上班!


阿Nel:

我也开始步入中年了吧。

很早就找到奋斗方向了,也算是赶得上时势,所以活得还不错。

再加上本身父母都有自己的事业,所以虽然能够自供自给,可是再他们的照顾下,活得更安逸吧。

有车有屋有妻儿,该有的都有了。

所以,现在在想什么?

想着如何多点陪伴父母
因为工作环境,还是不能常常随传随到,在时间剩不多的情况下,要如何让自己尽自己的孝心,这很重要。

我,就是一直为自己的事业而忙,愧疚著。

想着如何养生
如何活得更长,避免未来疾病的纠缠,现在养好自己,最重要。运动啊,吃什么啊,生活作息啊,等等。

想着如何树立榜样
因为有了孩子,很多坏习惯不知觉就改了,因为孩子会看着你长大,你的一举一动,都会被模仿,就因为这原因,开始变成一个比较“好”的人。

想着如何树人
职位大了,有些影响力了,就想着如何利用自己的能力,来训练更好的工作伙伴。

想着如何分配资金
已经有不小储蓄存款了,就要更聪明的分配,来确保未来的安逸。

想着如何维持“有趣”
因为工作环境,我很怕和青少年脱节,所以一直贴近年轻人的东西,尽量让自己喜欢上了它。

最后,想着如何自制
如果活得不错的话,到中年,是可以很风骚的。可是,还是要学会自制,金钱啊,工作权力啊,酒啊,女色啊,每一条都不能过分,会轻易毁了自己的。

大概就这样。

其实以上几点,就需要很多知识的投入了,比如说工作需要工商管理书籍,贴近年轻人需要时尚杂志,理财也是需要多阅读,养生也是,育儿又是,所以喜欢买书看书。

总结来说,应该是很充实地,一直努力填补自己需要的东西吧。

因为如果不这样,时间太空闲,就很难自制了。


匿名用户:

一直在孤军奋战的中年男人一名。

以下原答案,为切题修改了部分无关内容,只回答下当前状态,最近确实状态不好,逐渐调整中。

谢谢各位关心,该怎么办其实我都有想法和规划,只是最不好解决的还是家人想法不同,有些问题永远不可能达成一致认识,这不是钱能解决的问题。

生活从来都不容易,但相信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

在想什么?

想死,几天没吃没喝了,没食欲。

看到这个话题,写下来,不知道感觉是不是会好一点。

80后,已婚已育,孩子一岁,一房两车,目前租房(等拿新房装修),双方父母健在。二线城市,工作勉强算基层管理吧,行业关系加班较多,一般每月工作200-250小时,不定期通宵加班。两个人年收30-40,明年预期50-80。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吧。

年龄算不算中年有点尴尬,心理感觉算中年了。

为什么想死?

吃喝拉撒,柴米油盐,房贷车贷,房租物业,水电燃网,养油停保,每天需要面对。月光,吃老本中。

岳父癌症晚期,岳母长年高血压,父亲有中风史,母亲断了来往,孩子没人照顾暂时父亲看着。

最近重度失眠,茶不思饭不想,吃饭睡觉只是为了维持活着的状态,保证工作稳定收入。身体各种不舒服,腰酸背痛颈椎病,腹部近一年时常隐隐作痛,去医院也没查出原因。重度抑郁症,没在吃药。

家里人都不太待见我。

岳父岳母觉得不关心他们治病,觉得我懒不做家务害我父亲累的中风。

父亲觉得我工作时间太多不照顾家里,不懂节约乱花钱。

母亲多年前已和父亲离异,孩子生下来实在没人带喊她来帮带了几天,然后说在城市过得不开心,看我们反正有钱,不打招呼就扔下孩子跑了。

老婆觉得我不懂情调,不会哄她开心,情商太低。

孩子喜欢叫爸爸了,但陪的太少,不喜欢我抱,不让我哄睡觉。

家中大事我想做主,没人支持,或者说谁都不关心,因为都有自己的想法。

岳父岳母想把癌症治愈,并要求我们把这件事放在第一位。

父亲不喜欢在城市生活,带小孩做家务很累,也看不惯我们的生活方式,每天怨气冲天,吵着要回老家。

老婆除了工作,做点副业,回家照顾娃也一直抱着手机忙,别的也没时间管了。工作觉得太累,也没打算往上混,也没打算做家庭主妇,一直等着我什么时候才能让她不上班,什么时候住大房子,什么时候换豪车,什么时候让她管钱。婚后家务几乎很少做,现在家务靠我父亲,还请了个钟点工,工作日每天三小时。

我兼司机长途短途负责接送,手动挡车老婆不愿意练,不喜欢开,孩子生下来为了安全考虑也就又买了个配置高一点的自动挡。旧车想卖,岳父说他要了(发现癌症前),就给他了,然后现在不敢提卖车,岳父说等他痊愈了还要开,保险保养供著。新车老婆除了上下班以外,我当司机,保养保险洗车归我管。

房子等着装修,老婆说提要求,我搞定细节落地。装修有多烦干过的就知道。

孩子以后上学,岳父岳母老婆父亲态度比较一致,有学上就行,只有我在操心幼稚园 和学区房的事。

给家人买保险,当初都觉得浪费钱,在我坚持之下能买的都买上了,癌症中风后现在都不反对了。(岳父年龄超了没买上,现在癌症只能靠医保,父亲中风用上商业保险最后自费只花了一万)

看似一个家,其实一盘散沙。

没人沟通,在自己家中坐着,却感到无比孤独,想死。

但不能自杀,保险不赔。


T3不会飞:

1
从医院回来的路上,电台在播许巍的歌,“曾梦想仗剑走天涯、看一看世界的繁华…” 前面是拥挤的车流,后视镜里是妻子抱着患病的儿子,路有些黑,感觉有些看不清路,放慢了车速,过了很久,发现自己在哭,没有一点声音…
2
我,一个奔四的年轻人,过著朝九晚九的日子,每天在北京大便一样的交通中挣扎一个半小时,从我郊区的家到另一个郊区的公司。到了公司,看看老板的脸色,看看上个月信用卡的账单,相顾无言,然后开始写不完的案子,打不完的电话,开不完的沟通会,陪不完的笑脸。晚上把车停在楼下,抽完一天一包的烟,打开天窗等烟味散的差不多,整理下衣服,下车上楼。
上次跟妻子吵完架后,她告诉我,我这几年脾气暴躁了许多,我听完,愣了很久。以前我是什么样子,好像自己也记不清了。妻子是个有些温吞的人,脾气很好,面对我的暴躁,大多时候是包容的。面临一些困难时,因为她的不善言语,甚至给我一种感觉,她有些比我这个所谓顶梁柱更大的抗压能力。
3
前几天毕业十五周年纪念,我喝大了,拽著大学时期最好的哥们,坐在酒店外面的马路牙子上,越喝越大,越大越喝。两个穿衬衣打领带的中年人,向每一辆路过的车打口哨,对每一扇摇下的车窗中竖起的中指叫好。
毕业后辗转了几个城市,最后定居在北京,遇到了妻子,买了车子、房子,有了孩子。收入也慢慢的稳定,除了吃喝拉撒和孩子教育的钱,近两年也开始有余钱能支撑一两次说走就走的旅行。一切看起来都很好的时候,我开始日益焦虑,说不出道不明,是那种半夜会惊醒然后出一头的汗的焦虑。会有瞬间的失神,然后自己问自己,我靠,你这是在哪里?
我感觉,自己被自己困住了。

4
有一个声音在问,除了养家糊口,你还有什么作用?
另一个声音在回答,还有理想等我实现。
你还有理想吗?
我还有啊!
你的理想是什么?
我也记不清了..
我们都明白我们都已经过了把理想挂在嘴上的年纪,但,是在什么时候,我们也悄然度过了把理想挂在心上的年龄。
这世界也许存在着另外的一个我,过著跟我不一样的生活。
5
有想法的人也许总是比旁人要痛苦一些,而想要实现这些想法,通常总是要经历一番挣扎的,我早就懂得了世界上没有免费午餐的道理,但有时还是难受的厉害。
前一段时间网上有一段视讯,一个日本小哥,在电车上啃一个面包,啃著啃著就开始哭,没人知道他遇到了什么,就只是那样,一边啃著面包一边哭,止不住的委屈,根本顾不上周围像看神经病一样的眼神。
此时的我,就像这样的一个傻子。应该是借着对面驶来的车灯光,妻子从后视镜中发现了泪流满面的我,她什么也没说,只是腾出一只抱着孩子的手,轻轻的放在了我的肩膀上… 
6
有人说,男人这一生,都是一个长不大的孩子。我有过仗剑走天涯的梦想,也写下过我们的前方是星辰和大海的豪言壮,但此时,我必须得为我们身后的人去默默打拼,他们身前,似乎除了我,再也没有什么可以抵挡。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对自由的向往,也没有什么能够阻挡,我对家人的责任。没有什么一瞬间的警醒,也没有什么抱头痛哭的桥段,平稳了一下情绪,我重新启动停在路边的车,继续回家的路…..

孩子稚嫩的对我说:爸爸,你不要哭,我已经不疼了….


大阅读家:

都说男到中年不如狗,说中年人“油腻”,除了秃顶、保温杯、吹牛逼、油腻腔,但是很少有人理解中年人在想什么,也许还有一片不为人知的“麦田”。

人到中年,真的是人人唾弃。面临悟空的压力、八戒的身材、沙僧的秃头还有唐僧的叨叨,关键是离西天还越来越近。
冯唐说:“曾几何时,我们除了未来一无所有,我们充满好奇,我们有使不完的力气,我们不怕失去,我们眼里有光,我们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我们下身肿胀,我们激素吱吱作响,我们热爱姑娘,我们万物生长。曾几何时,时间似乎在一夜之间,从‘赖著不走’变成‘从不停留’。
油腻的中年时光如此可怕,吓得我们都拼尽全力。然而细细思考,其实中年人并不是一开始就接受“油腻的中年”。我们努力读书,披星戴月,从双语幼稚园 到重点国小、重点国中、国家示范高中,再到名牌大学、211、985,大学部、硕士、博士一路走来,抱着“行军床”进华为,怀着“5+2”“白+黑”的准备进机关,我们一刻都不敢懈怠,自以为为单位、为公司、为社会贡献了自己的一点力量。

12月10日上午,深圳市南山区高新南四道中兴通讯科技园。
程序员欧建新独自走上了研发大楼楼顶就在12月1日,欧建新的上级就找到其谈话,对其劝退。
尽管,在今年1月,中兴就计划裁员3000名,可是欧建新也许并没有想到自己是其中之一。从履历看,欧建新堪称人中才俊:北航大学部、南开硕士,华为8年,中兴6年。没人知道欧建新在大楼楼顶的最后时刻,做了什么,也许他还是想看看这个世界,看看这个科技园,这个见证过他荣耀的地方。尽管在中兴,他很渺小,可是在全社会——他是标准的中产,是农家子弟成功逆袭的标杆。
他的年薪,足以傲视这个社会绝大数普通人。然而,当他被劝退时,公司给他N+1的补偿方案,以及以2元/股回购其持有的5万股中兴股票。最终,留下了四位老人和一对年幼的儿女,欧建新一跃而下,给自己42年的人生画上了句号,却给全社会写了一个大大的感叹号。
“拼尽全力,为什么还是输给了生活!”
欧建新跳楼后,网上有一股强势的声音。“这样就跳楼,其实是就是中年大叔太弱、心理貭素不过关”。
一个90后说:“如果他足够强,怎么会被裁员?被裁员就跳楼,心理貭素太差,说到底就是一个很弱的人。”
铿锵有力的批判,完全契合这个时代。这个时代,跑得太快了,以至于许多人被甩在了后面。
VR、智能汽车、人工智慧……接窘而来的新名词,颠覆著“欧建新们”。然而,对于被组织化的世界,任何个人都无法与组织抗衡,在“某为”,员工们要噤若寒蝉地过34岁生日;在机关,中年人担心被改非、靠边站,还有喜怒无常的领导;
…………
这样“狗日的中年”,真让人感到绝望。

认识一个领导,已经到了知天命的年纪,官阶也到了正厅,却在看《麦田里的守望者》。
那时候,我不是很理解。《麦田里的守望者》,很早以前看过,印象不佳。一本描写小混混的小说,怎么就成了名著了?现在来看,也许这本书还是教会了人们如何看待生活。
昆德拉说:“美就是被背弃的世界”,美,也许就是那一夜,霍尔顿在中央公园,大衣口袋里放著还没来得及给菲瑟的破碎的唱片,想着湖里的鸭子都去哪了,还有菲瑟坐着旋转木马……
这些场景都是油腻的中年人早已逝去,却最难忘的青春。
子曰:“四十而不惑”,可是对于这个时代的许多人而言,进入了中年,却只是迷惑的开始。没有了年轻人的精力,没有了单身汉的洒脱,如果,你还不能跻身高位,你只能终日借酒消愁。在酒桌上,夸夸其谈,吹着不打草稿的牛逼。看到这样的中年人,自然觉得是油腔滑调。学物理的时候,学到摩擦力一章,知道要机器要减少摩擦磨损,就得加点油。
“油腻”虽然恶心脏手,可是却能保护机器本身。

其实,我在希望欧建新是个油腻的中年人。
假如他在纵身一跃前,抽一根烟,对着深圳市,吹一句牛逼:“深圳,你阿公我写代码的时候,你还是条小渔村呢。”
也许,那一刻是不是可以释怀?不油腻,刚而烈,对自己绷得太紧,最终把自己逼到了绝路。
人到中年,被组织化的世界“淘汰”,那么就随遇而安,停下来,跟世界开句玩笑,与自己和解。
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喜欢的生活方式,中年人依然,外在的东西不应该是标准,肥胖、秃头、手串、保温杯,我们永远应该关注自己的内心,取悦自己。


蟹的心:

回答这种问题,对我来说大概是发泄负面情绪的途径。所以内容大多是老调重弹,充满油腻中年人的无聊悲叹。

本人男,78年生,刚过40岁生日。职场发展不好,供职的几家公司都倒闭了,现在在一家微型房产中介做HR,混口饭吃。

年初的时候,我去找负责后台的公司副总,想给部门里的同事们争取加薪。副总在我面前大吐苦水哀叹公司的利润微薄恳请共体时艰,硬生生把我逼退。结果下个月人事副经理告诉我:副总给自己加了40k月薪,特地要求流程不要经过你……这尼玛,光增加部分就快抵得上行政人事部员工月薪总额了。

本月有位差不多年龄的同事脑血管瘤,在华山医院做了两次紧急手术,二十几万出去了但痊愈的机会并不大……一家人都不知道以后怎么办。

我去这位副总,提议说:是不是公司工会可以出面支援下?不求数额多少,哪怕是个心理安慰也好。副总冷笑:这人今年没业绩,本来上个月想炒了他,结果他这一病,一时拿他没办法了……什么慰问、补贴,想也不要想!

默默转身出去,客客气气把副总办公室的门带上,而心里强烈的悲凉堵得我透不过气来。

如果是20年前,我大概已经把辞职信砸在这种货色的脸上了,可现在哪里敢?为了五斗米,我连个屁都不敢放;过了20分钟,还要乐呵呵去副总办公室谄媚道:×总,这是小朋友们给我买的生日蛋糕,您要不要来一块?

这天真是我四十岁生日,过的憋曲。

回家量了量血压,高压在160~180之间浮动好几周了,甲状腺前列腺心脏肝肾都有毛病,但没法休息,手头一大堆事呢。

父亲最终没能战胜肝癌,五月底离世了。各种后继事宜折腾到现在,坟地还没买,得尽快搞定。

想让老娘换个环境住,所以在装修房子。这块儿开销太大了,感觉快要吃不住,本来就烦的很;偏偏老娘性格急躁身体还不好,隔三差五因为鸡毛蒜皮的事情闹点脾气,仿佛要逼死我。

小孩纸升国中了,我天天陪做作业陪复习陪预习。他升学的时候正是我父亲危急时刻,难免少了点关注,结果实现了菜场国小到菜场中学的华丽升级……教育方面只怕麻烦事还在后头。

太太是个暴脾气,在单位里怼天怼地,回家来大概怼脱力了,除了抱怨就是瞌睡。无论家务还是照顾孩子,不沾一点手。老婆是我选的,我能有什么办法,只要她开心就好。

每天都没啥高兴的事,但每天都得过。身为儿子、父亲和丈夫,就得这样为别人活着。

前几天,有个年龄相仿的朋友去张家界。在某处悬崖上打电话给我说:“老谢啊,那些跳崖自杀的人,有些是想不开才跳;也有些是想开了,所以才跳的吧?”

耳机里传来高崖上呼呼的风声,我说:“是啊!”


郑庄公:

中年人,上有老下有小,正是顶梁柱的年纪,不敢死,不敢病。

中国人的传统观念是,一个人来到世上,就有两项任务,一是给父母养老送终,二是给儿女完婚。这两项任务完成,死了才能闭眼。

作为中年人,又希望父母长寿,又怕父母不死。如果父母不死,儿女先死了,父母无人养老送终,多么凄苦,等于白养活儿女了。如果父母长寿,活到一百多岁,儿女已经七八十岁了,失去劳动能力,养活自己尚且困难,又怎么给父母养老送终?

有一个老人,活了一百多岁,儿女都死光了,只剩孙子辈以下的了,无人过问,都骂他是老不死的,最后死了多日都没有人知道。

中国有副著名的祝寿对联,祝愿父母寿比南山不老松。其实这个祝愿是假的,等你到中年你就明白了。

中年人害怕儿女不争气,落到和自己一样悲惨痛苦的地步。

中年人最害怕缺钱。上有老需要养活送终,下有小需要上学结婚,这都需要大把的钱。中年人为了一分钱,都可以拚死拼活。

有一个说法,45岁是属驴的年纪,指的就是中年是最辛苦最矛盾的阶段。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