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科院每天在研究什麼?

問題描述:更多內容,關注專題:2018 年中科院公眾科學日
, , ,
李耳王:

一點不誇張的講,中科院就是中國科研的脊樑。


劉瑞璇:

雖然這個問題過去有點久了,我還是要強答一發。
家父就是中科院的!!!!
我爹是中科院的研究員,物理方面的,具體哪個所不細說了。
上面有人說的沒錯,中科院最底下的那批其實挺慘的,每天跟著幹活不一定拿得到多少錢,還有很多混日子的(我爹說),就只能跟著打雜。
但這並不是說,中科院就是「中國特色冗員超多每天沒事乾的腐敗機構」。

我爹曾跟我講過這么一件事,說他出差去東北,是為了談跟當地大學的一個項目。
說是項目,其實就是接個單子,給大學研究室做一台設備。大學研究室負責談採購的教授跟我爹認識,就希望盡快談成,然後把設備買回來。本來談的差不多了,結果管採購的行政負責人可能是想劃價,也可能是覺得那個教授拿了回扣,就擺出架子,說要走投標流程(必須有三家以上公司競標)。
我爹就氣笑了,行,你有本事再找兩家來跟著投。
【這個設備大陸只有中科院有能耐做出來】
那時候突然覺得每天跟我搶ipad的親爹真的是個牛人。

不過從負責人的角度,我爹和中科院的形象很有可能是,自視甚高目中無人不知道幾斤幾兩還不按規矩辦事的學術界XX……

以上大概算是中科院學術地位的一個側寫。至於中科院到底做什麼,家父曾有這樣一段話,哪怕是外國已經研究出來的技術,我們沒有,就得把它折騰出來,只有這樣買對方技術的時候才不會被狠宰。


Aorqu用戶:

這個回答可能不太專業。

但講真,一整版嚴肅專業的回答裡面總要來一發我這種吃瓜民眾的感受見聞好嗎。

表姐在中科院西雙版納植物園,是個生態學女科學家。

以下是我今年去那邊小住的見聞和體驗。

—————————

大房姐這些天一直在路上。

20多天,從祖國最南端的熱帶雨林,一直浪到內蒙北部沙漠。帶著2歲的26斤重的娃,每天都在拼,熬到晚上基本就只能洗洗睡了。

終於在國慶長假的最後一天,回京的途中,在烏蘭察布一家酒店裡,下決心打開了電腦。

這次旅行的起點是中國科學院西雙版納熱帶植物園

如果Aorqu上提個問題「有個科學家親戚是怎樣的體驗」,我一定第一個去回答。

從小一起長大的表姐,在經歷了聯考、讀研、考博等一系列打怪晉級,進入中科院後選擇到西雙版納做生態研究,於是有了女科學家這樣牛逼的頭銜。

真的就如人們想像的那樣,經常穿著沖鋒衣、戴著帆布帽、背著各種儀器行走在雨林深處。

在實現人生目標這件事上,表姐真的是異於常人的步伐堅實。

偏偏又是個清新開朗的人兒。

紮根版納多年,和許多科學家一樣,植物園里獨居一棟兩層小樓,兩室一廳帶小院。

平時除了課題研究 ,便是四處搜羅古老的民族服飾、泡普洱、練書法、學畫畫,跟在植物園寫生的各路畫家交往甚歡。

她收藏的各種「寶貝」,在昆明的小房子里塞滿了兩個大櫃子。

於是表姐生活和工作的地方,在我想像中是個世外桃源,早就想去一探究竟。這次總算有這么一個長假,可以避開人群去體驗一下。

住在科學家的小樓里

9月下旬,從北京飛昆明,昆明再飛版納,從版納景洪機場到植物園還有90多公里的路程。

運氣很好的搭了表姐同事的順風車,一輛老的尼桑suv。

這位長相標致一臉正氣有點靦腆的司機我們叫他陳博,也是科學家。

車剛發動就感受到一陣殺氣,果然——90多公里彎彎繞繞的山路,全是大客和貨車,陳博一路超車並線,全程保持了80碼的速度,好幾次和對面來車擦身而過。

這種路況這種開法,習慣了帝都平直大道且抱著娃的我差點跳起來。我家先生自覺車技好,也只能甘拜下風。

陳博回過頭,依然是靦腆的笑著,「路開熟了,呵呵呵」

陳博,你的長相欺騙了我~

——非常有氣質的老尼桑

表姐居住的地方是這樣的所在。

在景區最中心,又被隔離在遊人之外。

整齊的一排2層小樓,樓前一大片草坪,種著椰樹、芒果樹,雞在覓食、狗在睡覺。

要在20年前這應該算是聯排別墅,如今看來實在老舊。

進屋一看,四白落地,四處拼湊的傢具十分簡陋,電視變色,木床吱嘎。

廚房是水泥砌成的檯子,沒有煤氣,只能用電磁爐。

衛生間在院子另一端,小小的蹲坑,牆上掛著塑料蓮蓬頭。

唯有牆上的花鳥字畫,彰顯著不凡。

2樓書房的大畫桌,素凈整潔

屋後半露天的小院,看似隨意卻精心布置過

從森林撿回的老樹做成的茶桌

四季蔥郁的小花園


到處撿來的樹根、樹種,手作的裝飾品


親手繪制的鵝卵石

處處彌漫著熱愛生活的氣息。。

快到植物園的時候表姐給我打過預防針——經常有壁虎在床上下蛋啊,幾天不回家老鼠在被子里下了一窩啊,鼻涕蟲蝸牛滿屋都是啊,螞蟻更是鍋邊灶台的常客呀。。

看到我愣住的表情,頗為得意,就連科學家司機也奸詐的笑了起來。

盡管早已做好心理準備,表姐興奮的捧著幾個剛發現的壁虎蛋讓我觀賞的時候,還是起了一身雞皮疙瘩。

壁虎蛋長這樣,其實還挺可愛的,呵呵。


可惜的是,中科院在稍遠的地方修了新宿舍,這些老樓的命運可能是被拆除。

其實新宿舍非常好,但表姐一直不捨得搬出去,因為太愛這片園林。

圖中是新蓋的員工宿舍樓,需要穿過一座弔橋才能到達,他們管這片區域叫3H

——圖片提供:黃繼梅

植物園的正確打開方式

植物園位於勐侖鎮的一座葫蘆形狀的島上,三面環水,佔地11.25平方公里 ,非常大。

按葫蘆的形狀劃分為東西兩區。

西區小一些,分布著各種主題園林;東區很大,可以看到原始的熱帶森林風貌和奇景。

普通遊客坐著電瓶車,上午西區下午東區走馬觀花一趟,是無法體驗其精髓的。

我們住的地方在西區,離百花園很近,散著步就過去了,下午4點之後幾乎沒有遊客。

於是可以肆無忌憚的享用大片的草坪


散落的數種叫不出名字的花叢


開滿睡蓮的池塘


幽靜曲折的樹林


除此之外,園里還有著種種奇觀——

經典的導彈樹和王蓮


散發屍臭的魔芋花


樹根形成的瀑布


藐視人類的大板根


絞殺榕


雨林里的絞殺現象讓人印象深刻——

榕樹這種可怕的植物,纏住一顆棕櫚樹之後,便一直向上纏繞,向下紮根,從樹干吸取養分,並將樹干層層抱住,耗費數年,直到棕櫚樹枯萎、死亡、最終消失。

圖中這棵巨大的榕樹已經完成了絞殺,樹干中間形成一個巨大的空腔。

在這里你能感受到植物的生命力在滋滋滋的往外冒,會從心底對大自然充滿敬畏和感恩。

游東區綠石林的時候,我們爬到林子最高處,向下望去,娃凝視著遠方的山水,突然自言自語地說「這個廣大的世界安慰了她」……

這是她最喜歡的繪本《菲菲生氣了》,暴怒的菲菲爬到老櫸樹上,望著遠處的海平面,感覺好多了。

這一頁上說「這個廣大的世界安慰了她」。

兩個場景相似又不同,2歲小娃似懂非懂。不過神奇的大自然,一定是讓她有所觸動。

植物園的科學家中間流行一個詞——「夜遊」。

就是在夜間走出房門,徒步遊覽植物園,感受自然的魅力。

雨林的蝸牛出奇的大,夜間全都聚在主幹道的路燈下,得小心翼翼才不會踩一腳屍體。


走著走著,表姐輕盈的轉進一條漆黑的小路,伸手不見五指。都來不及掏手機照明,瞬間就融入了濃稠的黑暗中。

是都市人無法想像的黑暗,靜下來之後,耳邊響了起蟲鳴鳥叫,可以感受到樹的抖動,草的呻吟。

夏末的季節,螢火蟲也奇蹟般的出現了,仔細看,樹冠上、草從里,到處都有點點熒光掠過。

黑暗中,浮躁褪去,人也變得分外沉靜,就像經過一場洗禮。

植物園的科研中心在植物園的東區,每天有專門的電瓶車往返於東西兩區。

科學家工作的地方長這樣,環境太好。


據說是請法國設計師設計的建築,綠樹掩映,自然和諧。

吃吃吃是永遠的話題

在科研中心食堂吃過兩頓飯。

印象是乾淨整潔又便宜,到飯點有電瓶車接送工作人員往返於科研中心和食堂。

飯菜很便宜,而且味道不錯,中午4個人花了48塊錢,吃得飽飽的。

很有意思的是,飯點坐在食堂里,你的前後左右全部都是科學家,中國的、外國的……

大家邊吃邊討論,空氣中彌漫著學術的味道,感覺逼格瞬間被提升了。

這個view有點類似東南亞的酒店——


有幾次也溜達著去鎮上買菜做飯。

然後每次都被各種便宜又好吃的水果吸引。


有一次買了一堆小火龍果,每個一塊錢,紅瓤,簡直甜到炸。

搞得那幾天粑粑都是紅色的……以為自己要死了。

——菜市場一景

外出時吃得最多的是當地的傣味餐廳。

傣族的房子底層挑空,2樓坐人,全都是矮矮的小圓桌和小圓凳。

餐食非常有特色,大多帶著傣族特有的酸辣味。我最喜歡的是這個烤五花肉,肥而不膩,香脆可口。

只是每次吃完之後又得下決心,旅行回去要多上幾節健身課。

晚上植物園里非常清冷,夜生活最多也就是穿過連接植物園和勐侖鎮的弔橋,走到鎮上來頓燒烤啤酒。

烤魚非常新鮮,還有一些叫不出名字的菜,味道大讚。


小小的店面幾乎被中科院包場,都是帶著書卷氣的男男女女,乍一看像是大學附近的燒烤店。

大家都很熟,有人喝high了會從這桌吃到那桌。

歡歌笑語直到深夜,然後再三五成群的穿過沉默的弔橋,走回宿舍。


燒烤的時候,對面大院里放著大喇叭,跳著傣族版廣場舞。

連國語都不太會說的村民,與科學家是兩個世界的人,只是在這片土地上,共生。

我接觸到的科學家們

參觀表姐房間的時候,面對我們一家三口即將要擠上一星期的1.5米硬板床,我家先生輕嘆——「科學家的生活還真是清苦」。

聽到這話表姐驕傲的拍起了胸脯「我這已經是裝修過的啦,你去看隔壁幾家,那才叫家徒四壁」。

世界上就有這么一種人,放棄優渥,耗盡心力, 畢生只為一個目標。

表姐隔壁更加簡陋的房子里,就住著這樣一位傳奇的「鳥人」。

原本是老師,偏偏要去當警察,理由是「只有警察可以保護鳥類」。

因為熱愛觀鳥、環保,又辭職遠赴美國學習環境教育,回國後紮根西雙版納從事科普推廣。

不像一般的科研人員,他做得最多的事,就是帶著來植物園參觀的大人和孩子,深入原始森林,普及自然和環保知識。也為攝影愛好者指點最佳觀鳥和拍攝地點。

北京90%的國小校都組織過中科院植物園夏令營,大都由這位王西敏老師接待和科普。在大家眼中他只是一位科普工作者,卻不知道他的傳奇經歷。

表姐邀他一起晚飯,就在她家半露天的小院子里。小小的方桌和木墩,我母親的手藝,3菜一湯。

浙江人,方框眼鏡 ,斯文清瘦,輕聲慢語,溫和耐心 。果然很擅長和孩子打交道,我家娃立刻就喜歡上了這個叔叔。

他說喜歡給孩子科普,因為大人對這些基本沒興趣,沒意思。一說起孩子就兩眼放出了光,好像看到希望。

我覺得新奇,不到2歲的孩子也能參加科普?他說當然可以,不同年齡段有不同的方法而已。

於是我對這位老師,懷著崇敬之心,表姐原本想請他帶我們夜遊植物園,但種種原因沒能成行,十分遺憾。

——王西敏受邀翻譯的《Last Child in the Wood 》,是環境教育領域的重要著作

借宿期間,表姐借了一輛小車,方便我們在園區活動。

借車的同事叫老盧,和印象中的科學家形象有點差異,老盧皮膚黝黑,嗓門很大,是個熱心腸。

老盧住在中科院新蓋的宿舍樓,分配到100多平米的3室一廳。

父母退休過來同住,他便經常帶著父親一起做實驗,給自己打下手。當了40多年鄉村教師的老父親,也樂在其中。

妻兒都住在景洪市區,於是這個陳設簡單的嶄新宿舍,顯得有些空蕩。老盧每周五下午開著自己的小車回景洪的家,周末再開回來。

生活,就在這每周固定的一來一回中繼續著。

——圖片攝影:林華

中科院在野外設有很多觀測點。

其中一個80米高的塔吊,耗費幾百萬修建,用來從高空觀測樹木和雨林的狀態。

陳博剛好有個項目要上塔觀測,就在望天樹景區附近,問我們是否有興趣一起去看看。

於是那天參觀完景區之後,我和先生樂顛顛的尋過去了。

觀測點的入口在路邊,一堵鎖死的鐵門外,翻過去費了半天勁。

陳博和同事已經在塔吊工作了半天,午飯只是幾塊餅干。

坐在塔吊的鐵籠里慢慢上到最高處,可以俯瞰整個雨林。

——圖片攝影:林華

跟著塔吊的大臂旋轉360度,view真的棒呆。

據說塔吊曾經停電,工作人員只好從70米的高空用繩子把自己吊下去。

所以當科學家也有生命危險。

陳博興奮的介紹著每一顆望天樹和它們的狀態,目前的監測方法,以及遇到的問題,憧憬著Machine Learning可能為科研工作帶來的變化。

他說,遠處成片的橡膠林、香蕉林,其實是當地居民佔山種植的,他們破壞著雨林生態卻不自知。

然而那是他們謀生的手段。

「只能慢慢溝通,一點點教育了。」他有點無奈,好像面對一群犯錯的小孩子。

陳博有兩個孩子,大的上學,小的才1歲多。

因為教育資源問題只能讓媽媽和孩子呆在昆明,自己在園區工作,分隔兩地。

這也是植物園大多數科學家的生活狀態。

在植物園幾千畝的森林裡,過著近乎隱居的生活,清苦、孤寂、但滿足。

這里沒有燈紅酒綠,沒有物慾橫流,只有隨時可以擁抱的整片森林。

這些科學家,作為對社會貢獻最大的人群之一,常年蹲守,默默研究動植物和雨林生態,收入不高,卻心繫全球環境和人類健康。

簡單得近乎可愛,對物質的追求不過是「多撥點經費做課題」、「能自給自足最好」。

表姐早就可以搬到新宿舍,但她選擇留在破舊的小樓,理由是「小樓有院子,離百花園近,可以隨時去走走」。

每天都能感受到她發自內心的快樂,對這片土地的熱愛,每片樹葉、每顆小草、每朵花,她都如數家珍。

80年的單身女子,盡管受到家庭世俗的種種壓力,還是堅守這片凈土。

我覺得她是幸運的,有多少人能在絕美的環境里從事自己熱愛的工作?又有多少人能把孤寂乏味的日子過得滋味豐富?

每個人都有選擇自己人生的權利,放棄選擇、等待死亡才是悲哀。可惜真正做出選擇的人不多,大多都隨波逐流。

——圖片攝影:林華

在植物園居住的這段日子,每天在園里晃蕩,偶爾溜達著去鎮上買菜做飯。

養成了隨時收拾食物殘渣的習慣,聽慣了凌晨3點的雞叫,也無懼螞蟻壁虎之類突然出現在房間。

工作全部拋到九霄雲外,影視劇娛樂圈也變得遙遠,連大房姐都忘記了買買買

空氣清新到令人髮指,催人必須冷靜思考。

西雙版納植物園,真的不只是一個景點、一座公園。

如果有機會來遊覽,請你帶著別樣的眼光,體驗一下這個隱居著無數科學家的世外桃源

——————————————————————————————

本文版權歸屬大房姐,轉載請註明原作者並附上原文鏈接。

東西都看好了,就差錢了。。大房姐遍尋全球好物,帶你剁手帶你飛

請關注微信號:大房姐剁手筆記(dfjdsbj)

創建於 2016-10-13
著作權歸作者所有


loading:

因為重大科研成果沒有被列入考試範圍


Jerry XIA:

作為曾經在中科院某所工作兩年的同志,我覺得我可以主動回答一下這個問題。

首先呢,中科院是一個龐大的系統,12個分院,各地分所不勝枚舉,體制內的體制外的員工,加起來也有好幾萬。你能想像到的各種自然學科,上至天文氣象,下至地理地質,生物化學,機械軟體,應有盡有。

以我曾任職的中科院軟體所來說,就有無錫、青島、廣州、重慶、哈爾濱、貴陽6個分所。無錫分所以可信電子政務、製造業資訊化為主線,青島分所專注於工業軟體,廣州分所建設智慧城市資訊化,重慶分所主要有資訊化軟體定製開發、監測預警、汽車電子三大主營業務,哈爾濱分所主攻基礎軟體,貴陽分所主要進行大數據方面的研究。

這只是軟體一個領域,便有數個分所進行不同方向的研究,再加上每個方向還有不同的細分領域。以廣州分所來說,智慧城市也是涵蓋了城市生活的方方面面,比如政企辦公資訊化、城市視訊安全、路燈智能化、智慧家庭、智慧園區、智慧社區,甚至金融數據分析、電子可信化、電商平台等等,都可以說是智慧城市建設的組成部分。而這些組成部分的任何一個方向,又可以分成不同的分支,比如城市視訊安全,可以拆分為人臉識別、行為識別、物體識別以及涉及到的大數據處理技術。這些都是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以及行業的積累去做的。以人臉識別技術來說,目前大陸大部分人臉識別技術最底層的演算法都來自美國、日本、以色列這些在視訊分析領域領先的國家。想要自主研發,那就需要相當的技術和多年的研究,不斷的優化演算法,才能達到理想的效果。所以,一般的公司都不會去深入研究底層演算法,一是沒那麼多人才資源,二是沒那麼多資金預算,三是等不了那麼長的開發周期,所以,這些工作最終還是以中科院和企業的合作來完成:中科院有人才和項目經費,有大把時間專注科研而不必擔心盈利問題,最終產品成型後交付企業,推向市場。

很多人對中科院有誤解,覺得是一群喝茶聊天看報的科學家和工程師寫寫論文就是他們的全部工作了。其實不然,雖然說有些研究的成果不能直接應用到民生,但是這種前瞻性的研究是一個國家不可或缺的元素。正是因為有了這些基礎研究,我們的應用研究才能有更好的基礎,才能更少的走彎路,才能達到更好的效果。中科院也並非人們所想的那樣無所事事,特別是地方分所,跟企業並無太大區別。這里也是一群以年輕人為主的團隊,為了某項技術、某個產品、某個項目鑽研探討。正因為少了一些市儈氣息,中科院人才能專注於技術上的研究,而不用急功近利。曾經問一個海歸博士同事,為什麼深圳有那麼多企業願意給你高幾倍的工資你不去,而要選擇呆在這樣一個偏僻的地方呢?他的回答是,因為在這里,我可以專注做我自己的研究,不必為了企業的某個利益而放棄。我想,正是因為有這么一群人,才支撐著這個團體不斷的創新發展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