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是否科學?應該如何看待中醫?

問題描述:相似問題: 中醫到底可信嗎?是偽科學嗎?相似問題:中醫是科學嗎?中醫和現代醫學的區別是什麼?
, , , ,
第 1 個答案 共52 個答案在此專題中醫和西醫的爭論

山雞村的X先生:

中醫肯定是有它一定的療效的,我對經絡這方面還是比較信的。中醫在一個目前現代科學都完全沒有辦法解碼人體的情況下提供了一個說法。至於這個陰陽五行到底對不對就不做評論了。

中醫的一個非常大的問題就是門檻很低,這和健身/理療/復健/營養學一樣,很多人認為讀了幾本書就可以出來口若懸河了,哪怕一點實際經驗也沒有也敢出來說瞎話。因為門檻低,書籍和相關資訊獲取容易,導致普羅大眾多多少少聽過一些術語和概念,反而更容易讓中醫騙子們禍害。

這就和沒有資質的理療復健人員在一些平台上亂給建議賣產品一樣,也如一些沒有資質的「營養師」給一些非常主觀的建議或者賣保健品,都是門檻太低惹得禍。

西醫的入門需要學有機化學分子生物或者醫學英語,需要知道怎麼查體,這個對大部分人群有困難。

說到底還是騙子們的犯罪成本太低。國家應該加大執法力度,對於不實療效的宣傳處以重罰,讓騙人錢財和性命的「老中醫」們把牢底坐穿,封查銷毀艾艾貼,給淘寶店上賣中醫儀器的店主全部定罪。但是就是做不到啊,連疫苗這么大的事都處理不好,更不要說遍地跑的老中醫了。


陳佳:
我們將病毒、病菌比喻為日本兵,日本兵入侵中國,西醫的做法是,用炸彈去炸死日本兵,或者炸掉水庫,用水去淹死日本兵,或者切斷日本兵的後勤,餓死日本兵……這是西醫的做法。

但中醫的看法是,日本兵來了,我才不管,我只需要調整好中華山河大地的陰陽五行風水準衡和諧,就可以了,中醫認為,日本人入侵,根本的原因是中國山河大地的陰陽五行的平衡被破壞了,所以要做的是什麼呢,要做的是,好好調理一下中國的山河,陰陽五行平衡了,日本人自然就會退兵。

你信哪個?如果你是蔣委員長,你會怎麼做?是抵抗,還是去調整風水?

舉個例子,假如你感染了艾滋病毒,高燒一禮拜,你去看西醫,西醫給你抽血,檢測HIV,抗體陽性,西醫會告訴你,你感染了HIV,高燒是身體的禦敵反應,你如果不治療的話,一般可以存活十年,如果想長期活下去,那麼就要接受雞尾酒療法,吃一個組合的葯物,遏制HIV這種病毒在體內的復制,可以做到長期帶病毒生存,一般來說,活個70歲以上基本沒有問題,除非你死於別的病。

西醫使一個人,活得清清楚楚,死得明明白白。

但是,如果你去看中醫,那就完了。因為人類歷史上是沒有艾滋病這種病的。HIV感染這種事在中醫典籍上是找不到任何記錄的。那麼同樣是感染艾滋,你去看中醫,中醫會對你說什麼呢?中醫就會對你說一大堆的虛話,說你這是肝脾燥熱啊,陰陽失調啊,體虛胃寒啊,等等一大堆,你根本不知道他在說什麼,總之就是一堆信則有不信則無的怪話,然後他給你開一堆的金銀花、柴胡、何首烏、馬兜鈴、半夏、藿香,再搭幾根蛤蟆的乾屍,讓你回家熬湯葯。喝。

十年左右,必死無疑。

中醫使一個人,活得不清不楚,死得不明不白。


科仔:
首先要分清楚「科學是否就是正確」這個問題。從科學這個詞引進中國以來,通過這么多代人的推廣,民眾心目中科學已經成了真理的代名詞。但是不是就意味著不科學就不好了?中醫的理論是以中國傳統哲學為基礎的醫學理論,而科學是以西方哲學為標桿的,兩者意識形態上差別頗大,不可以相提並論,所以關於是否偽科學不作評論。
關於怎麼看待中醫中藥,作為一個從小吃中藥治病長大的在讀的中醫學生,我肯定是信中醫的。中醫的理論與現代醫學理論從根本上就不能比較。一是基礎學科。中醫基礎學科有中醫基礎理論,中醫診斷學,中藥學方劑學balabala,而現代醫學是細胞生物學,組織學,胚胎學,有機化學生物化學生理學病理學balabala,整個知識結構都不一樣,不能比較。如果說讓我用生物化學的知識去解釋中藥進入人體之後的反應,或者用中醫衛氣營血的理論解釋免疫學的人體免疫系統,還是給我一刀比較痛快ORZ
同理,中藥西藥不是一個系統。個人認為中藥的作用不在於中藥裡面某一成分在人體中代謝的結果,而是中藥湯劑本身的氣,或者說葯材的氣給人的整體作用,而這些都不是用現代科學的分子原子能解釋清楚的。(我也覺得很玄乎,不過要通過學習才知道原理作用,沒有經過調查研究的發言都是耍流氓)而對於西藥,注重的是葯的靶點,作用,副作用,精確到組織和器官,通過點來改善面。由此可見兩者的治療偏向,理論根據完全是不同的。
從來不覺得中西醫應該是對立的關系,雖然我是中醫專業的學生,西醫方面的知識一點也不能落下,畢竟到時候是要考證的。而且有個原則是 急則治其標,緩則治其本。急救這一塊中醫怎麼都搞不過現代醫學的,而調理身體這一塊中醫完爆現代醫學。
總而言之,中西醫應該是合作共存的關系,信什麼就去看什麼,但請不要輕易貶低任意一種。畢竟,沒有調查研究就沒有發言權,以上。


顯微無間:
原問題:「中醫是偽科學嗎?如何看待中醫?」

提出這種挑釁問題的人,西方哲學課不及格。「偽xx」和「非xx」是兩個層面的事。

「偽科學」,明明不是科學,非要說自己是科學;好比上海交大陳教授,把摩托羅拉的晶元磨掉logo,說成是自己發明的,這就是偽。「非科學」並不主張自己是科學,覺得科學挺好,但我就是我,我沒想成為你,這就是非。

中醫不必是科學,就像音樂和繪畫不必是科學,它們有科學之外的體系和章法。它也不排斥科學,就像給小提琴上弦,鬆緊長短必須符合聲學和力學。

非科學完全可以和科學一樣有價值,完全可以「好」得不一樣。比如,「一個小丑進城,勝過一打醫生」,人精神愉悅了,確實對健康有利;但你不能因此說滑稽戲是科學,更不能掉轉槍頭罵它是「偽科學」。

至於為什麼沒有人罵滑稽戲,而有人罵中醫,這涉及到近代以來的民族情感和身份認同;從這個角度而言,如何看待中醫,其實是如何看待華夏近現代史和更久遠的自己的祖先。這個問題太大,這里講不完。

不理解中醫為何有效,有什麼關系,人類不懂的還很多,慢慢來;在你不明白腸胃如何消化食物之前,你每天都在消化。如果你非要說,我就是要得到消化系統的科學原理才允許它消化,我倒真希望它聽你的。


YodaYoda:

你們這樣欺負中醫粉看不懂英文,我已經徹底看不下去了!

中醫是否是科學?應該如何看待中醫? – 小草醫僧的回答 – Aorqu

美軍都能告訴你中醫是否科學,那還要醫學院幹嘛?美軍告訴你應該如何看待中醫?美軍從未說過中醫是科學!美軍很明確地告訴你,中醫屬於替代醫學 Alternative medicine!

Acupuncture helping reduce use of pain killers in Army
In 2011, 26 percent of all service members were prescribed at least one type of opioid medication, Coots said. That number was brought down to 24 percent last year, Coots continued, partly due to the use of acupuncture, yoga and other alternatives to medication.
Coots 說:「在2011年,26%的成員至少用過一種處方類阿片葯物,去年(2013)這個數字下降到了24%,部分是因為使用了針灸、瑜珈和其它的葯物替代」 (先不論這統計數字有多大價值,這2%的差別,我想問中醫粉,你們怎麼回事?怎麼就突然 high起來了?)

One of the task force recommendations was to explore alternative treatments such as acupuncture, meditation and biofeedback.
工作組的一項建議是去探索一些替代療法,比如:針灸、冥想和生物反饋。
(美軍官方聲明:中醫真神!)

針灸、瑜珈、冥想,你確定要把我大中華神醫跟這些東西放一起?
這下面幾個新聞都是在講嘗試用針灸減少止痛藥的使用,用詞都是「讓病人感到放鬆、降低病人的焦慮」,這就是中醫粉心目中的針灸?對於減輕疼痛,換我的話哪怕安慰劑我也願意試一試啊,比如讓隨軍牧師給我講一講英雄們的光輝事跡,邱少雲是如何忍住疼痛的?

對於「替代醫學」到底應該如何看待,可以參考文獻及書籍列得非常齊全的維基百科,而不是沒有標明任何參考來源的百度百科!百度「替代醫學」這個詞條一個參考文獻都沒有啊!

https://zh.wikipedia.org/wiki/%E6%9B%BF%E4%BB%A3%E5%8C%BB%E5%AD%A6

美軍開始引入替代醫學你們就高潮了,要是我跟你們說美國還有個「美國國家補充與替代醫學中心 NCCAM」專門研究南醫北醫中醫你們豈不是還要上天咩?NCCAM是NIH屬下的國家級中心啊!國家級中心啊!我要是告訴你們美國近一半人不相信進化論,那你們是不是還要追隨載流子大仙一起白日飛升咩?美國國家補充與另類醫學中心是權威機構嗎?能不能下次別拿NIH承認啥NCCAM承認啥說事啊?NCCAM飽受批評呀:National Center for Complementary and Integrative Health花了17年的時間,浪費了25億美元,從未能發現任何替代醫學有效的證明!

這位醫學僧又使出了中醫粉慣用的伎倆:我大舅我二叔說療效很好!老兵說針灸效果棒棒滴!

針灸到底能不能減輕疼痛?說了多少遍「廢醫驗葯」,不管中藥還是針灸推拿,只要嚴謹的實驗證明有效,大家就承認。這就是中醫黑的目的,中醫黑恨不得所有的中藥都拿去做FDA 臨床試驗。是個正經的醫學僧就應該拿些能令人信服的證據!你大舅能替代學術期刊?這么大歲數的人了,還拿新聞標題黨當回事,那下次搞個《老兵宣稱針灸毫無效果》的新聞,我就問你們是接受還是不接受?中醫粉們注意了哦,我告訴你們 Acupuncture – Wikipedia 下面列了幾個顯示針灸對於減輕疼痛好像有點效果的隨機雙盲RCT實驗,你們開心弗開心吶?先別急!我先問你們一個問題,這回RCT證明針灸有效你們就拿來作證據,那要是萬一有大量RCT顯示針灸跟安慰劑沒區別你們認還是不認啊?認不認、認不認、不認不認:

The case of acupuncture for chronic low back pain: When efficacy and comparative effectiveness conflict
2007年9月《內醫檔案》雜志刊登,德國雷根斯堡大學的邁克爾·哈克博士主持的實驗使用1162名腰痛病患分3組分別進行針灸、假針灸和常規治療對比試驗。發現腰痛情況好轉的人,針灸組有47.6%,假針灸組有44.2%,常規治療組有27.4%。針灸組和假針灸組沒有統計學意義的差別(真針灸跟安慰劑針灸只有3%的差別,中醫粉你們又要high起來啦?但針灸和安慰劑假針灸都比沒有的那組好一點,安慰劑效果也是杠杠滴啊,信仰加分!我服!)。

2009年西雅圖的一個研究小組主持的研究表明,對長期腰疼患者,針灸和假針的治療效果都比傳統方法好,但是針灸和假針的療效沒有顯著差異。

2014 《Nature Reviews Cancer》 的一篇文章發現,與聲稱的疏通經絡機制相反,研究人員經常發現,針插在哪裡,甚至針有沒有真正刺進皮膚,都沒有關系。換句話說,假針灸或安慰劑針灸通常能和真針灸一樣產生相同甚至更好的效果。
(說了多少遍「廢醫驗葯」,沒有嚴謹科學的實驗,你永遠活在穴位經絡的意淫之中)
Paradoxes in Acupuncture Research: Strategies for Moving Forward Acupuncture Revisited
許多關於針灸的實驗系統綜述都相互矛盾!2011年對各種系統綜述的一份系統綜述指出,對於減輕疼痛,真針灸並不比安慰劑假針灸更好,大量綜述顯示幾乎沒有任何明顯證據能證明針灸是一個有效的減輕疼痛的方法。

嗯,用針戳幾下跟不戳效果確實不一樣,最神奇的是不戳在穴位上甚至不刺進皮膚效果還會更好,針灸能使患者感到放鬆,確實可以間接達到減少止痛藥使用的目的!瑜珈也能放鬆身心!冥想也能……?請出門左拐:癱瘓 奇蹟 – 必應

不知道為什麼你們這么費心去找美國人喜歡針灸的新聞自嗨,人家在美國靠針灸賺錢的中醫館都已經幫你們收集整理好了:Acupuncture embraced by military doctors as alternative painkillers

快過年了,給中醫粉們送禮來了,大合集福利奉上,中醫粉們都來爽個夠吧!

平心而論,我覺得科學終究會發現,針灸肯定有些療效是真有效,你看 針灸_百度百科 ,它宣稱有這么多療效,總有幾個能打中靶子的吧?當科學家千辛萬苦登上山頂的時候,發現山頂上早已經插滿了各種大師們的小旗子!

~~~~~~~~~原回答~~~~~~~~~~~~

用科學方法研究中醫葯是否值得肯定?

這種問題普通中醫黑都已經不屑於回答了,就讓藝文中醫黑來回答吧!

事實上這類中醫粉是非常勢利的,科學實驗結果對中醫有利,他們就支持,對中醫不利,他們就說「科學就一定正確嗎? 中醫和科學壓根就是不同範式的哲學」你一提科學他們就跳,為什麼?因為其實他們心知肚明,真的經不住科學推敲啊!屠呦呦獲得諾貝爾醫學獎,中醫就拿來往自己臉上貼金。屠呦呦驗證了那麼多葯方,最後只得到了一個,而且還必須用現代科學方法才能提取出有效的成分。

諾貝爾獎勵發現青蒿素對中醫葯意味著什麼?-新華網
據統計,在523計劃實行的10多年中,全國共收集抗瘧中草藥和驗方上萬個,廣篩提取物5000多種,最終找到了青蒿這么一個唯一有效的品種。

同樣一件事,你要是換一種說法:屠呦呦證明了近萬個中草藥和驗方對於抗瘧都是無效的。那屠呦呦就成了不折不扣的中醫黑。某些中醫粉的腦迴路跟正常人是完全不一樣的,近萬個中草藥和驗方中只有一個青蒿能提取出有效對抗瘧疾的成分,這些中醫粉看見事實只有萬分之一跟自己的期望略微相符就嗨起來,其它問題一概視而不見。比如某些中醫粉一直說中醫千年行醫經驗不就是大數據嗎?隨機雙盲實驗都沒有這么多數據。然而你要是問:一千多年前葛洪的青蒿葯方的服用方法對治療瘧疾是無效的,為什麼經過中醫千年的實驗都沒有發現這一點?千年的大數據還可信嗎?這么一問你就成了中醫黑。你說這千年的經驗到底有多大的參考價值?近千年過去了,這么多錯誤的葯方都沒被發現。再說一遍,他們的腦迴路是很奇特的,毫無統計學常識,萬分之一這樣的事實擺在面前,他們竟然反而更加堅信中醫理論一定非常正確,不然中醫是怎麼知道青蒿就能治瘧疾的呢?你要是反問:中醫是如何通過自己的理論推理出青蒿能治瘧疾的呢?神農到底是先發明了一套理論,然後根據這套理論來推算出什麼植物治什麼病?還是先嘗百草,在病人身上試驗各種植物看療效,然後才確定各種植物能治什麼病?海里那麼多沒見過的生物,隨便撈一個上來,不用科學實驗的方法難道還能用中醫理論直接算出這個生物吃下去能治啥病?

這些中醫眼裡好像科學發展是先發明了化學元素周期表,然後才能造出炸藥。某些中醫之所以非常抵觸科學,就是因為對科學和科學史的認知始終只停留在非常膚淺的水準上。人類自誕生就知道吃飽食物就有力氣,直到有了生物科學才大概搞清楚具體機制,那你說幾十萬年前的人類有什麼獨特的智慧嗎?說這么多沒用,某些中醫粉的腦迴路就是不一樣,我猜他們讀到這里的反應絕不會是「哎呀原來我以前有些認識是有些錯誤的」,他們從不知道照照鏡子掂量掂量自己到底什麼水準。舉個例子,請看某些自稱中醫的人對科學方法的認知水準,

okstar 現在人工智慧的某些學派,是不是跟中醫有些像?

先說相似之處:
1、從形式上看,都是觀察-控制-反饋-糾正這樣的PDCA循環。
2、都是把經驗提煉成公式。
中醫的理論本身就是從實踐中來,到實踐中去的。中醫所有的理論都是在人體上直接試驗得來的結果,所有空想出來的、不切實際的理論,都在兩千年的歷史長河中被唾棄,留下來的都是經過過萬例的人體試驗得出來的,堅不可摧

借用 科學方法 到底是什麼 ?提出假設,實踐驗證,怎麼這也變成了中醫特有的了?但你看他說的比科學方法缺了啥?缺得太多了,首先這些中醫不懂數學啊,吹噓千年經驗大數據,要不問個具體數據百分比?千年行醫都有記錄嗎?你不會是只記了成功案例吧?知道怎麼取樣才能更好代表整體嗎?毫無統計學常識,竟然覺得一點方誌記載還能勝過嚴格控制的對照實驗,沒有邏輯到姥姥家了。他還信誓旦旦地說「留下來的都是經過過萬例的人體試驗得出來的,堅不可摧」,你們這些說大話一點不臉紅的中醫可把屠呦呦給累壞了!就這點科學素養還能當醫生?不過這個人可能又「不是真正的中醫」,那真中醫到哪去啦?姚厚朴是真正的中醫嗎?怎麼從來沒見過真中醫揭露假中醫啊?如何看待中醫@載流子 還相信白日飛升? 真看了頭暈啊,這些中醫都是些什麼貨色啊?

當然有些中醫粉還是有進步的,以前遇到的中醫粉是「科學就一定正確嗎?中醫和科學壓根就是不同範式的哲學!」。現在的中醫粉換了口徑「腦殘中醫黑完全否定中醫葯有效,你看屠呦呦不是就明明用科學方法證明了中草藥也含有效成分嗎?科學終會證明中醫葯很多都是有效的」。我的天哪!「廢醫驗葯」不正是方舟子這樣的中醫黑提出來的嗎?

通過政策保護、虛假宣傳和復古都不可能振興中醫。中醫的唯一出路是廢醫驗葯,廢棄其非科學的理論體系,用現代醫學方法檢驗中藥和其他中醫療法的有效性和安全性。只有走廢醫驗葯的道路,中醫中的某些合理成分才會融入現代醫學之中,變成現代醫學的一部分,中醫的貢獻才會得到認可和保存。

怎麼就變成中醫黑「完全否定中醫葯有效」了?我倒是日夜盼著你說有效你倒是拿出證據來啊?這些中醫粉真是毫無邏輯,「不相信有效」他們就理解成「證明無效」,你說有效你要拿出實驗數據,誰主張誰舉證。是中醫需要向別人證明自己有效,別人才相信你,又不是誰欠中醫人情。「科學驗證中藥及其他中醫療法」本來是中醫黑們的觀點,中醫大神們不去讓中成藥通過FDA認證,卻在這里嘴炮振興中醫。科學界出了一個實驗不能重複的案例,所有科研人員都群起質疑:韓春雨新版實驗方法被重複出來了嗎? – 生物 – Aorqu。沒人說這是「黑科學」。但你問「根據初步臨床實驗,參靈草對清除人體內乙肝病毒、HIV病毒等,提升癌症放化後白細胞水準、改善毒副反應有相當的作用 – 灰熊大夫的回答 」證據到底在哪?哪個HIV患者被你這葯治癒過?沒有證據就憑空瞎說,江中集團這些中醫不是騙子是什麼?那就成了「黑中醫」。你問他這個中藥有什麼療效,證據在哪?他就翻出這個經書那個病論,古書考據治病,日記地圖開疆!腦迴路就是不一樣!

其實說這么多是沒用的,這些中醫粉以及一些中醫腦迴路就是不一樣,毫無邏輯還不以為恥因為不懂中醫,看到中成藥有毒副作用就完全否定中藥,跟因為數學難就要求聯考取消數學有什麼區別? 。你說憑這些都不講邏輯的中醫能研究出個啥?為什麼要有對照實驗?沒邏輯的人就沒辦法理解這點!沒邏輯的人設計一個實驗,邏輯上統計學上實驗結果都無法支持結論,但他們竟然就當一回事了,指望沒邏輯的人研究中醫能研究出個啥?嚷嚷有效有效,邏輯和數學都沒過關!這些中醫粉腦子沒邏輯他們自己根本就沒當回事,換成普通人,發現自己思維有這么多不對勁的地方,肯定要自我反思一下吧?他們根本不當回事。

這些中醫粉還有特別一能事,你說他們幾句,他們就啊夭壽啦!掛人批鬥啦!文革打壓傳統文化啦!你們這些科學教徒都是紅衛兵!你們太極端太有戾氣!……這副潑皮耍賴躺在地上打滾的樣子你還真拿他們沒辦法。說到底其實他們就是反智主義:
如果國家大力投資研究周易命理中醫等傳統文化,會拿諾貝爾獎嗎? – Aorqu用戶的回答 – Aorqu

==========補充一個活生生的案例================

我說了他們沒邏輯他們自己根本沒當回事,他們壓根都沒去搞清科學方法到底是什麼!

科學方法指的是檢查自然現象、獲取新知識或修正整合先前已得的知識,所使用的一整套技術。

科學遠比你們這些「千年經驗堅不可摧」都不知道修正錯誤的中醫謙虛!

作者:白蒺藜
鏈接:為什麼支持用科學方法研究中藥也會被當成中醫黑? – 白蒺藜的回答 – Aorqu

看了一下這題的答案,好混亂……
—— 不是答案混亂,而是你的大腦混亂
所謂的科學方法和中醫研究的對象都一樣,都是觀察世間的現象,找到結論然後應用推廣。
現象就在那兒,你研不研究,都一樣。
—— 說了你沒邏輯,這段話除了充字數還能拿來證明什麼?

我支持科學研究中醫,但是你用科學研究去否認中醫理論,那就是naive了。
—— 科學方法一個重要步驟就是根據理論提出預測,然後實驗驗證是否符合預測,如果大量實驗結果都不符合預測,那就要排查問題,如果排除了實驗設計或觀察數據之類的錯誤,那就要考慮理論是否有錯誤!你的意思難道是:即使再多的實驗觀察到沒有效果,也不能說中醫理論是錯的?怪不得幾千年都沒有發現那些無效的葯方,原來你們的腦迴路是這樣的。千年經驗大數據,你只吹噓有多少多少成功的病例,卻隻字不提失敗的案例。我們要知道治癒率,沒有記錄失敗案例不等於沒有失敗案例。你到底懂不懂為什麼要做實驗?請先學習一下「德克薩斯神槍手邏輯謬誤」,掩耳盜鈴怎麼能做科研?這個時候估計會有人說中醫理論是定性的不是定量的,無法通過具體數據驗證是否正確,難以排查實驗設計上的問題。那我問你,你有一個理論,你都不能拿它來預測任何實驗結果,我問你這個理論有什麼實用價值?你自己覺得靠譜嗎?

一個現象,從不同的角度去看,得出的結論不同,沒有絕對的對和錯。
—— 中醫黑和中醫粉也是從不同的角度去看中醫,中醫黑也沒有絕對的對和錯是吧?請拿出你們對待中醫的態度來對待中醫黑!

尤其是現在的所謂的科學水準,更尤其是一般人認為的科學的水準。
—— 先照照鏡子看看你自己,到底是誰的科學水準有問題?

========再補充一個懵逼的案例===========

這些中醫沒邏輯他們自己真的沒當回事啊!一點都沒當回事啊!雞同鴨講,對牛彈琴,用科學研究實驗結果去推翻某些中醫理論,這叫「用事實否定理論」,看清楚了,白蒺藜大師原話中「中醫理論」是賓語。

兩位中醫大師進行了一次愉快的對話……旁觀民眾一臉懵逼……

震驚!Aorqu上根本不存在中醫粉!都是中醫黑們反串中醫粉來抹黑中醫!


ArmchairCaptain:
關於中醫問題在中央常委會上的講話

(一九五四年冬)

我認為中國對世界上的大貢獻,中醫是其中的一項。中醫在手工業、農業的生產基礎上產生的,對金、木、水、火、土的理論可以加予批判,寶貴的經驗必須加以保護和發揚。批判必須懂得,什麼叫科學,正確的,系統的知識叫科學。西醫是否科學,也帶有唯心的,像機械唯物也需要加以改造。中國應有一個醫,不應該長久的有兩醫,西醫名稱是不妥當的,應有唯物辯證的一個醫。有的人看不起中醫,看不起中醫是錯誤的,也有人把中醫強調得太誇大了,也是不對的。中醫醫院要有重點的試辦,中醫進修問題,對其進修基礎課是對的,應加入經驗交流課程,講中醫葯理恐有困難。


羽河:
修改一些偏激的話和一些不合理的言論。

第一,那些中醫粉,還有黑中醫的。學一學,弄明白了再討論。
第二,治療m3m4型白血病的特效藥是從砒霜中提取出來的。
第三

復方丹參滴丸,有望美國上市。——《生命時報》

如果一切順利,有望在17年上半年上市。如果上市意味著中成藥將在全世界使用。
第四,關閉評論區,以免不懂醫學的人帶給大家誤導。

現在有很多黑中醫的人,是很正常的。從清朝末至今。中醫一直在衰落,民國時期,以及文革時期,中醫經歷了巨大的挫折,大量的中醫精髓失傳,如今的整體水準遠不如從前,加上現代的中醫亂象太多,中醫的發展十分艱難。
並且學中醫是非常非常難的,最難的就是辯證。辨准證十分困難。也是衡量一個中醫水準高低的主要因素之一。我很客觀的說。十個中醫,一個特別高明如同救命神仙,兩個一般能看大部分病,七個江湖騙子或者學術不精的庸醫。

關於中醫治療科學不科學,我只能說不清楚。因為未知不代表不科學。現在中醫的很多理論剛開始循證,並且中醫的很多理論已經開始用科學的方法證實是真實有效的。

美國著名醫生哈爾貝克教授為研究疾病與時間節律的關系,曾做了30年的試驗,在一個固定的生活環境中,把實驗者的小便都留下,化驗尿中激素的含量,結果發現有明顯的7日節律。這位教授就根據這個試驗創立了時間生理學,隨後又陸續創立了時間病理學、時間葯理學、時間治療學、時間醫學,還創辦了《時間醫學》雜志,為此享譽全世界,被稱之為「世界時間醫學之父」。時間醫學,實際上在二千五百年中國的《黃帝內經》里已經發現了,其中很詳細地描述了人體生理、病理的晝夜節律、七日節律、四季節律、年節律、六十年節律、三百六十年節律;在一千七百年前張仲景的《傷寒雜病論》里更是具體地提出了疾病傳經的七日節律。

再舉個近一點的例子,在天津市總醫院,消化科王主任給一個患者做胃鏡
,當時是沒有任何病化灶。當天回去後,這個病號得知公司因為自己的原因賠了很多錢,鬱悶了一個晚上。第二天起來後,發現自己胃非常不舒服,就接著找主任做了胃鏡。僅僅一夜之間,整個胃體大面積化膿,潰爛。不相信的人可以自己去翻病歷,這也就是中醫理論中的七情致病。

七情者,喜怒憂思悲恐驚是。若將護得宜,怡然安泰,役冒非理,百生焉。病診既成,須尋所自,故前哲示教,謂之病源。—《三因極一病證方論》

關於馬兜鈴有毒性,這是事實,中藥不是一點毒性都沒有。
舉個例子。

現代中藥葯理研究表明:在一般臨床劑量範圍內,半夏配伍川烏、草烏或附子不會出現毒性增強或療效降低,但臨床應用時還需慎重,以免發生不良反應。半夏具有神經毒性,其水溶性成分加入乙酸鉛後沉澱的物質中,含有引起蛙及小鼠骨骼肌痙攣和使蛙瞳孔散大的物質;濾液中則含有使蛙產生中樞性及箭毒樣骨骼肌鬆弛的物質。生半夏誤服微量即可中毒,所以生半夏按毒性中藥管理,臨床需炮製後使用。此外,半夏還有對局部黏膜強烈刺激性、腎毒性、妊娠胚胎毒性、致畸作用。

我自己吃了一片清半夏,薯片味,之後嚼側全麻。嗆咳。嚼一片生薑後癥狀消失,這就是所謂的配伍。至於西藥,比如嗎啡,都知道嗎啡有非常強的依賴性,還有各種副作用,關鍵時刻還是得用的,跟馬兜鈴一個道理。

其次,大家首先需要明白這些東西。中醫中的五行學說,陰陽學說是給臟器等賦予了一種屬性用現代的語言也就是說,解釋了各個器官的生理作用,並且也是有很多標准規則的。還有剛才說的辯證,舉個例子,中醫認為一個部位的疾病是由於另外一個部位出現疾病所導致的。但另外一個很有可能癥狀不明顯。因此治療要考慮這兩個部位。無數的臨床事實證明,這是對的,並且是非常睿智的。

中醫西醫各有特長。
事實上,中醫有的療效有的很快。一些高熱,神昏的一些重症病人,一丸安宮牛黃丸的療效簡直就不能用神來形容了!療效快過任何一種西藥。關於病毒性的疾病,比如病毒性感冒,西醫是沒有任何的辦法的,一般就是回家喝水等七天。但是中醫的效果非常明顯。
當然西醫的手術的優勢是中醫無論如何也無法企及的,細菌性的疾病抗生素的效果非常好等等這些就不用多說了。

關於民國期間廢除中醫是有這么一個故事。

1929年,汪精衛主張要廢除中醫, 適逢汪精衛的岳母患惡性痢疾,每天腹瀉十幾次,請遍了當時著名的西醫治療,都沒有效果,病人已經到了奄奄一息的地步。有人向汪精衛推薦施今墨先生,剛開始汪精衛怎麼也不同意。但為了治好岳母的病,汪精衛別無他法,只好請施先生來診治。
當晚,施今墨為汪精衛的岳母診治。施先生僅憑把脈,便找准了汪精衛岳母的病症,說到她的癥狀時,每言必中,使汪精衛的岳母心服口服,連連點頭稱是。施先生於是為她開了10天的湯葯。隨後汪精衛的岳母問:「先生何時再來為我復診?」施今墨這回並沒有像往常一樣謙虛地說「試試看」,而是堅定地告訴她:「您就安心服藥,3天後痢疾就會停止,5天後您的胃口就會好轉,10天後您就痊癒了,不必復診」。「病了這么多天了,怎麼可能一診即愈呢?」汪精衛和岳母都半信半疑。可病情真的如同施先生說的一樣,漸漸好轉,10天後,汪精衛岳母的病果然痊癒。
之後汪精衛對中醫的態度也就緩和了很多。廢除一案終於沒有執行。

真假不談,《施今墨醫案》中比這神的多的病歷多的是。
周恩來總理的保健醫師是蒲輔周先生。這位中醫前輩的傳奇故事我就不多講了。
最後,習主席說過,

中醫葯學凝聚著深邃的哲學智慧和中華民族幾千年的健康養生理念及其實踐經驗,是中國古代科學的瑰寶,也是打開中華文明寶庫的鑰匙。深入研究和科學總結中醫葯學對豐富世界醫學事業、推進生命科學研究具有積極意義。

以上。


Aorqu用戶:

我相信古時候的中醫比起那時的巫醫而言是更科學的

但是當代的中醫的信奉者打算把它變為偽科學或者叉叉神教之類的東西

西醫的發展,是與現代科學的物理化學生物理論與技術相一致的。可以用顯微鏡看到細菌病毒,用各種射線透視人體檢查,可以用有機物的官能團來分析葯物作用機理,用數理統計分析治癒率,用微分方程計算葯物濃度。

中醫則往往扯出各種看起來怎麼都有理的說法。

假如你發熱,可以說你需要發熱,所以讓你涼著;也可以反過來,說讓你在熱環境里獃著,捂一捂就好了。

中醫有很多說不清道不明的東西,西醫也有。

但西醫的努力方向是把這些東西弄清楚,中醫的方向(至少不少中醫的信奉者們)是根本不打算弄清楚,只要崇信就好。

西醫不拒絕質疑,新的研究結果可以推翻舊論。

中醫則要不斷從老祖宗那裡找權威,從民族主義里找底氣。

中醫的最佳出路就是,現代化,用現代科學去分析。

日本韓國美國等等可能部分地從事著這一工作。

無論中國是否拋棄舊的中醫,日本韓國美國利用現代科技研究出的中醫成果,當然是日本韓國美國的成果,就好比中國人要是研究出一種西藥當然是中國人的成果一樣。

無論你是中醫的擁護者還是反對者,把中醫置於現代科學之下去分析才是最有利於人類的選擇。


嘗嘗鮮:

前同事,女,48歲,國企會計,上班騎車摔倒骨折,就醫手術後在家修養三個月,突然有一天說她不在了,說是在家恢復期間吃中藥調養,黃疸超標(第一次知道成年人也會黃疸超標,第一次知道黃疸超標這么嚴重),說是什麼中藥吃壞了肝,器官衰竭什麼的,職工醫院束手無策(比市人民醫院有實力),當即送省醫院還是晚了,已經沒有辦法救治了,回來以後沒幾天就走了!想想真是唏噓!手術和中藥都是職工醫院弄的,不知道平時兩個科室的人會相處,平時會不會打架!


歐一僧:
被人邀請來回答這個問題,水準有限,說不出什麼好東西,我說一點個人的意見。目前中國中醫在現代醫學面前是處於弱勢地位的,至於原因,上面說了很多了,不重複,我從另外一個角度來說,我覺得中醫的危機越來越大,甚至是有可能自然消亡的,為什麼,我隨手舉一個例子,100年前相信中醫的中國人比例遠遠超過相信西醫的比例,但是現在,大家看病,大多數人第一反應是選擇西醫而不是中醫,不可否認,西醫發展到現在,有著持續,巨大的進步和完善,但是中醫,我非常惋惜,至少進步的不夠,發展的緩慢,有很多地方無法給出一個明確的依據,有的時候甚至上升到了哲學範圍。大家可以看我在Aorqu上的第一個提問,也是唯一一個提問,是為我母親的,就是關於中醫的問題,其他的我不多說,隨著我父母那一輩的老去和離去,很多傳統的,歷史的東西自然會逐漸消亡,隨著我的孩子,我的孩子的孩子逐漸的成長,他們對於中醫的信任和認知度會逐漸的下降,可以不客氣的說,他們的價值觀會逐漸偏離我父母這一代,偏向於不盲從,有獨立思考的能力,有獨立的個性,在我這一代,中醫收到的質疑已經非常明顯了,我說過我自己百分之九十不信中醫,那麼再過一百年,如果中醫還是以現在的理論立足,不能與現代醫學接軌,對葯物的不良反應還是尚不明確,滿足於用自己的理論獨立成一套系統,不能與外部接入,很有可能會自然消亡的。另外說明,我不是中醫黑,我只是不相信中醫,我不反對別人相信中醫,如果有不同意見,歡迎大家討論,請不要扣帽子,謝謝。


代朴丁:
羅輯思維第118期 「你怎麼還信中醫」 鄙人的一些異議 整篇讀完再評論!以此來回答這個問題……
羅老師的「羅輯思維」可以說是在優酷網上掛起了一陣旋風,羅老師的思辨能力,對各種問題獨到犀利的見解與剖析都讓我等大開眼界,大為受益,是我最愛看的節目,不是之一,就是最愛!最近看到羅老師第118期「你怎麼還信中醫」?出於職業的敏感和對羅老師的關注,這種視訊豈能錯過?!看完以後整體而言真的是辨析的太好,一看羅老師對中醫學的理解絕對不是等閑之輩!很多地方說的很有道理,也極具說服力,可以說對中醫學的發展是有很強的指引作用,同時也揭穿了一些「江湖神中醫」的遮羞布。給中醫界的一些頑固的保守派當頭一棒!鄙人即刻通過微信的方式分享給鄙人的一些學生,並再三囑咐一定要好好觀看,仔細體會,求同存異!羅老師的一些批評有沒有道理?當然很多也是有道理的!也是值得現代中醫醫生需要思考和解決的!羅老師推薦的方舟子博士的《批評中醫》,鄙人大學時就看過,作為中醫人不論接受與不接受,方博士所載的很多都是真實的事情,並沒有在胡亂說話。作為一名中醫醫生,也可以說是針灸、正骨推拿醫生,作為一名中醫粉,更確切的說是一名醫學粉,更是一位羅胖粉,在回答中醫到底可信不可信?答案是當然可信!就視訊之中提出一些異議:1.羅老師所說的意思是日常之中我們所見到的中醫有效,原因其一是很多疾病自限性疾病,也就是說疾病不用治療也會好,不可否認,臨床上很多疾病都是這樣!如果人體沒有自愈能力,任何醫學將毫無用處!其二是因為心理作用,也就是老師所說的安慰效應。其實這些說法有很大的漏洞!隨便舉個例子就可以駁倒。一個患者骨折或者脫位了,來到門診上,中醫正骨醫師手法復位,脫位或者骨折對位對線,然後固定,過段時間患者關節疼痛完全消失、功能恢復,這種例子在中醫傷科門診上不是司空見慣了的事情?!誰敢說骨折脫位造成的疼痛功能障礙不用治療就會好?誰敢說這是安慰效應?1987年,世界針灸學會聯合會在北京召開,當時的北京針灸骨傷學院朱明清教授頭皮針針刺治療中風偏癱患者,當場令2名患者站立起來行走,轟動世人,後其受邀到台灣等地,不斷的治療患者產生如此神奇的效果,這誰敢說是安慰效應?只要仔細研讀朱師的《朱氏頭皮針》,選擇好適應症,認真練習其針刺手法,我相信幾乎所有的醫生都可以做到同樣的療效!而世人對中醫針灸的不了解不理解導致這些優秀針法長期只能在極少一部分針灸醫生中流傳。曾經和一些大牌西醫說起過此事把鄙人當騙子看待。鄙人只陳述事實,不懂如何添油加醋。不論現在神經科醫生承認與否,目前的西醫及康復科醫師是做不到這樣的效果!這也是他們把鄙人當騙子看待的原因。甚至真實的事情就數次發生在醫院神經內科,驚呆了親眼所見的神經內科醫生。實在的例子發到微信朋友圈上,一樣有西醫醫生評論「太假了」。可見世人對中醫學的成見到底有多深!臨床上眩暈耳鳴嘔吐患者,經行上頸椎X光片看到寰樞關節不對稱(錯位),手法整復寰樞椎,眩暈耳鳴嘔吐立止!誰敢說這是安慰劑效應?!同樣的腦梗急性期,除拍攝顱腦CT、MRI之外,在頸椎X光片發現枕寰、寰樞關節錯位,手法整復後,患肢運動功能瞬間改善,頭暈消失,誰敢說這是心理安慰效應?!作為一名針灸、正骨醫生,我常常和患者說,你們來針灸、來找到一個可能都不是特別熟悉的一個叫做中醫正骨醫生的醫生,基本上都是尋過很多西醫,走投無路才找到這么偏門的醫生,多少患者,依然有非常好的療效?誰敢說這全是安慰效應?!2.開口閉口就說中醫治病都是因為心理作用,治的都是自愈性疾病,不治也會好。藿香正氣口服液、速效救心丸這兩個中成藥大家不陌生。他們治病的速度誰敢說治的都是蒙不懂的人的?3.羅老師反覆提到的「大樣本隨機雙盲對照試驗」,其實現在中醫葯大學附屬醫院都在從事這項工作,中醫學並沒有停滯不前,一樣在與時俱進的發展!成都中醫葯大學校長梁繁榮教授領銜的科研團隊以「針刺治療特發性面神經麻痹」為例,遵照循證醫學的方法和西醫西藥對比,療效就明顯優於西醫西藥。這樣的例子太多太多。屠呦呦、張亭棟等等教授的各項研究均是在為中醫學融入現代醫學體系的道路在不斷的鋪墊。4.羅老師不要總是拿一些民間的中醫說事(我不是說民間的中醫就一定不好),我只能說民間的中醫貭素有限,同樣的,民間的一些西醫不也常常笑話百出。應該多去看看大型三級醫院的那些中醫醫生,也許又有人說了,現在大型三級醫院的中醫又開化驗單影像檢查單又開西藥的,不是中醫。我只想說這是中醫醫生的進步!很多西醫都開中藥,也會數脈搏看舌頭難道西醫瞬間就成了中醫了?!還有就是像老師說的夾雞蛋治腋臭、畫虎治腮腺炎,還有人說中醫還有用大便做葯的。請問一下,在當今公立中醫醫院之中,哪一個大夫會叫患者夾雞蛋畫虎等?誰去開中藥時在醫院在葯店取到大便?哪個中醫給你開了大便?5.羅老師通過東西方人的平均壽命來證明中醫不可信,這一點是羅老師錯了。鄙人認為,人類的平均壽命和醫學沒有關系!試問,現在北韓也是用的是西醫,他們的平均壽命有提高嗎?答案不言而喻,人均壽命的提高是靠人類生產力的發展及物質資料的充裕。山東中醫葯大學原校長王新陸教授在百家講壇上講述中醫有效是通過同時發生瘟疫時東西方死亡人數數據的對比,最後證明中醫明顯有效,這樣是明顯具有說服力的。6.還有就是不要老是說中醫治病說不清道不明,現在很多中醫臨床研究把部分中醫葯、針灸、手法推拿正骨治療疾病的機理說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也許又有人要說了,一樣還不是有很多機理說不清。事實上西醫也是很多很多機理說不清。還有就是一些大牌西醫相信中醫,如樊代明院士等等,是因為他們看中醫治病的內在機理很明白。空軍中醫院馮天有副院長聽說雙橋老太太診治傷科疾患效佳,患者絡繹不絕。很多西醫言羅有明老太太是巫醫(治病靠心裡作用)。馮教授雖聽不懂什麼骨片掉了、筋歪了。但堅信有這么好的效果必有其內在的機理。最後提出頸腰椎疾病發病的機理是:脊柱內外力學失衡所致。病理機制是:單多個椎體位移所致。空軍總醫院正骨科門診量一直穩居全院第一,一年可達22萬之多。宣蟄人在汲取陸氏銀質針的基礎之上提出無菌性炎症致痛學說,創立軟組織外科學。南京市中西醫結合醫院原院長在汲取民間大蒜汁治療骨結核的驗方上應用於臨床,療效大大提高。等等等等的例子太多太多,屠呦呦、張亭棟、陳可冀院士、韓濟深院士、仝小林院士、石學敏院士、包括張伯利、王永炎、吳以嶺等院士、梁繁榮(未來不出意外肯定也會是院士)等等前仆後繼為中醫學的發展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最後重申幾點
1.​ 以上僅僅只是鄙人的一些粗淺的看法,鄙人才疏學淺,僅代表鄙人的觀點,不能代表中醫學界的觀點,因為沒有一個人的觀點可以代表中醫學界的觀點。鄙人只是一個小醫生,一個小蟲蟲,和羅老師、方舟子老師等大家不可同日而語,也是一介年輕不懂事的小屁孩,還差一年才到而立之年,請容許我可以犯錯,萬請網噴口下留情,更不要斷章取義!
2.​ 鄙人沒有要去證明中醫好,西醫不好,當今中國不論你承認與不承認,中西醫都是並存的,對老百姓都是有益的。鄙人中醫大學5年,6成學的是西醫,鄙人是受西醫恩惠的人,絕對不敢冒言說西醫不好,只是說某些疾患情況下誰更有優勢而已。再說,誰說的醫學就該分為中西醫學等等,鄙人就沒有這樣分類,鄙人認為醫學應該分為身心功能醫學(中醫學的一部分是代表,西醫一樣有)、生物化學醫學(西醫是其代表,中醫學照樣有)、形態結構醫學(中西醫均有)。鄙人在西醫院工作5年,不斷在學習現代醫學知識,鄙人自覺越學西醫就越信中醫學。一個大牌西醫曾說,現代的中醫醫生不認真學習現代醫學將寸步難行,不論中醫承認與否事實也都是這樣。還有一位大牌醫生說醫學是科學+哲學+藝術,這是高明的醫生的境界。
3.​ 網上批評反駁中醫學的文章等等資料太多太多。鄙人也是早已見怪不怪了,鄙人的態度從來都是置之不理,也曾常常聽羅老師說不信中醫也沒有在回事。今日羅老師專門就此做期節目,鄙人就節目而言提出一些自己的異見,還望不要見怪。
4.​ 真的很感謝羅老師精彩的演說及辨析,為我們提供了一頓很好的精神食糧,也道出了當代知識分子不信中醫學的原因,有的問題是需要現代中醫醫生去改進、去研究的方向!
5.​ 希望這個視訊不要成為信中醫與不信中醫爭論的焦點。鄙人可以非常負責任的說,在鄙人工作的三級綜合性西醫院里,大多數西醫是相信中醫的,他們的想法也許更具有說服力!
綜上所言,鄙人代表自己非常負責任的說:中醫是可信的!不足需要改進,中醫需要進步!西醫也一樣!鄙人只是隨心所想,想到哪寫到哪,不想羅老師那麼有邏輯。胡亂說一通,還敬請海涵!


ShenGun:
講陰陽五行你們不服,說什麼邏輯有問題天馬行空,可當時的醫療條件就是這樣的啊,說你臉上長痘是因為子時之前不睡覺導致陰火上升你不信,說是內分泌失調你就信了,這兩者其實就是一個事,陰陽和金木水火土只是對癥狀和病理表達的一種方式。

古代人對身體器官的了解只是一個大概位置的,當然華佗這種解刨學家我們先排除他,我甚至嚴重懷疑他是穿越者,連開顱手術這種外科專業手術都敢在兩千年前沒有衛生保護無菌消毒的環境下給吾好夢中殺人的曹老闆用上,不得不感嘆醫者的偉大。

腎水,肝木,心火,脾土,肺金,這只是表明了各個器官互相的關系,又不是真的能生出火來,長出樹來,那不就成玄幻小說了,我看中國正史里好像沒誰的封號是火焰戰神、玄水斗帝、青木天尊吧。

所以中醫所謂的「玄乎」並不是真的玄乎,而是宣傳出來的,當然得益於中國人民豐富的想像力,將五行和陰陽元素化甚至是現實化,這只是用來表達人身體狀態的一些代號或者「專業術語」而中國古代醫術流傳全部是師徒而不是全面教育,所以大眾百姓也將醫學多帶點神秘的色彩。

還有中草藥的寒熱,這個看時候再說吧。


Aorqu用戶:
有一次去協和醫學院交流,報告結束之後有人當場提出這個問題。當時這位同學並非惡意,只是單純想要知道這個犀利的問題來自中醫方面的直接回答吧。而在我開口回答之前,協和方面就有同學起來反駁他。他的回答我記憶尤新:「你不能說中醫是否科學,因為中醫和西醫本來就是屬於不同的體系。就存在的合理性而言,你不能說宗教的存在不合理,所以你不能以「科學性」來評判中醫。」
「如果你要以所謂經驗醫學來反駁中醫的不科學的地方的話,那麼你應該知道這是『不科學的』,因為西醫從發展以來也是脫離不了經驗的。比如感冒,你能等到培養實驗結果出來了再給你的病人開葯嗎?你當然是根據經驗,根據癥狀來開葯了!而我們西醫的目標,尤其是在座的各位,協和醫學院的學生的責任,就是有一天把經驗變成真正可以依靠的實質性的東西。」
「中醫跟西醫是不同的體系,所以可以說它『不是科學的』,但是不能說它是偽科學。因為『偽』的意思是假,中醫學它從古至今同樣作為醫學,本身沒有做出任何有意造假的行為,流傳至今的很多東西都被證明有用,所以作為以治病救人為目的的西醫學有必要對它引起重視。」

這段話讓我十分感動,以至於至今,看見網路上反覆發生的對中醫的謾罵,詆毀,都不為之所動。因為西醫學的頂級學府有人認同,未來的現代醫學醫生里有人願意選擇包容,那麼對於中醫了解不多的人們無論怎樣質疑,中醫學都不會處於曲高和寡的境地。

中醫學,在現代被許多西醫所應用,他們有的對中醫將信將疑,所以一邊在看病的時候開出各種中成藥,一邊大言不慚地指責「中醫已死,中藥尚自可以為我所用」。(數據顯示,市場上80%的中成藥為西醫所開。)有的心底里對此持贊同態度,卻仍然不知其中奧妙。總而言之,不論是民國時期「廢除中醫」的大事件,還是如今網路上動輒出現的謾罵中醫的小鬧劇,大家的意見無外乎:「中醫學的理論都是糟粕,應該擯棄。有效的是中藥,我們現代醫學可以納入使用。這就是歷史的車輪啊,淘汰陰陽五行,封建迷信,讓中藥學加入現代科學改革的步伐。讓科學來拯救中國的醫學。」

這都是因為人們不明白中醫學理論的定位。陰陽五行看不見摸不著,但不能否認其存在。或者可以將它定位為一種語言,用來解釋生理病理現象。作為一種解釋生理病理現象的語言,它可以不必科學,可以不必滿足實驗數據,只要它遵守「記錄」這一功能,就可以根據以往祖祖輩輩記錄下的使用結果直接用於指導臨床。誠然,中醫學是經驗醫學,它記錄了千百年來中國人的病理生理各種情況。因而它比現代醫學範圍更廣。也正因為它是基於千百年的臨床結果,因而它可以直接用於病患,且結論可以預知。那麼又到了問題的岔路口,這種「語言」和「科學」,真的是相互對立,以至於要用「偽」來相與區分嗎?
樓上有人給出了科學的定義。沒錯!所以當時我給那位協和同學的答案也是:這要看你如何定義「科學」。
如果你的科學,是指要用數據和顯微鏡寫在紙上的,可以用人眼看見的東西,而不是指「科學的」觀念,不是指一種面對已經存在而自己毫無所知的東西的包容和接納,那麼中醫學它不是科學。它選擇獨立一邊,並不與你為伍。因為療效會幫它在歷史上牢牢站穩,不需要你所謂「科學」的承認。

中醫學可以做到這一點。
有的人們不明白,西醫學之所以成為現代醫學,其實質是哪裡。是工業革命的興起,和現代技術的發展。因為西醫學選擇了科學這一發展方向,選擇了藉助工具來了解人體,所以它從「不科學」走向了科學的方向。然而科技的發展是博愛的,它並不單純的獨屬於任何一方。中醫學也可以從科技的發展中獲得進步。舉個簡單的例子,有些病人的胃鏡結果下來,幽門螺旋桿菌陰性,未見充血,潰瘍,糜爛…於是告訴病人沒有問題。這個時候困惑的患者會問:既然沒有問題,為什麼我會胃痛胃脹不消化呢?中醫師拿到這個單子,除瞭望聞問切以外,再看下胃鏡下胃壁的色澤,形態,判斷寒熱虛實,給出個適合此人體質的葯方,來解決好多功能性的問題。
再如和抗生素的使用,根據病人的寒熱體質選擇不同的治療方案,這是在非典,甲流等大疫爆發時就已有成效的實例。

至於很多人對於自己遇見的那些害苦了自己的庸醫的討伐,我的解釋是,西醫學每年都有世界性的大會,為全世界的醫生制定已有的診療方案,因而即使是有錯誤,也並非醫生的錯誤,所以百姓比較容易接受。(不明白我在說什麼的,舉個簡單的例子,關於心衰的治療葯物使用,請查閱β受體激動劑到β受體阻滯劑的歷史沿革。)而中醫學太注重個體差異,所以無法像西醫那樣有統一的治療標准,更遑論對醫生水準的評價標准。不過隨著大家對中醫學的了解深入,以及整個醫學界診療改革與規范,相信這一點會有所改善,斷不至於因噎廢食。

中醫學是否科學?這個問題已有回答。

============================================================================================================================================

抱歉這么晚更新,以下對評論里的問題做一個統一的回復。

1.
首先在面對所謂「中西醫之爭」的時候很多人總是難以保持鎮靜,這是從心底里就把中醫和西醫對立起來的結果。其實不然。中醫從來不認為自己應當取西醫而代之(我知道有人又要冷笑了:你行嗎?)因為現代中醫師們清楚地明白西醫的優勢。但我們之所以還在這里一字一句,試圖讓更多的人們理解,認識中醫的原因,當然是有足夠的必要。在這個問題的回復里,好多人支持中醫的人舉例說自己的病是西醫沒辦法,中醫治好的。又有好多反對中醫的人說自己的病中醫拖延了,西醫給治好的。這其中揭示的資訊不言而喻:中西醫各自都有搞不定的問題,也有各自擅長的問題。我們應該並存,誰也不能完全地把一方擠走,大包大攬地說現在就憑我自己就可以守住人類的健康。(同樣適用於一些小眾的醫學)。同樣是疾病,患者是急需幫助的人群,之所以現在的局面是中西醫之爭,那麼說明中間交流的途徑——患者病了,什麼病的情況下應該找誰——這個問題沒有解決。

2.
既然中醫並沒有如此自傲地說自己「包治百病」,可以取代西醫而為之(除外電線桿子上的小廣告,誰信了腦病科大夫也治不了你),那麼為什麼中醫會給人留下「包治百病」的印象呢?這恐怕來自於中醫的特殊辯證方法。我說了,中醫理論是一套語言體系,怎麼確切地解釋這個意思呢:假如說「風」。我們並不是說所謂吹風了就是風,這是一個癥候群,「風」是這個癥候群的名字。大家都知道古文就是有這種讓人迷惑的問題,所以讓好多迷信「人不為(修養自己的品德而非為了之意)己天誅地滅」的人逍遙法外許多年。好了,有了這個基礎,咱們來假設一個場景:一個老太太去看病,說自己的病癥狀奇怪,跑遍了全國的大醫院也沒能治好,最後問:大夫,我這個病這么奇怪,到底是個什麼原因啊?中醫大夫也沒法說明白這是什麼病,因為很可能這個復雜的癥候群根本沒有病名,就只好給出一個證候名,eg:風痰阻絡。老太就會想,啊原來我是因為吹風和有痰啊,這么難的病,西醫都看不好,中醫看好了,那說明中醫比西醫高明啊!你看,這個過程中,宣傳者是患者,中醫本身也並非有意誤導患者,因而造成了中醫宣傳自己「包治百病」的假象。殊不知,古代醫家早就提出了「六不治」,醫術中也常常出現什麼情況下「死不治」的字樣。可見中醫學本身是誠實客觀的。同時,患者的看法是有限的,這不能說明誰更高明,只能說明在某個病上,誰更有優勢。那些被西醫治好的患者同理,都是被片面有限的經驗所蒙蔽。而我們醫生斷不能如此。西醫知道自己治療失眠,不孕,月經病等沒有優勢,就告訴患者去找中醫(西醫為什麼開中藥來著?答為了創收開出市場80%中成藥的你眼中的醫生不管中西都這么陰暗那你生病了都自己在家舔舐傷口嗎。);中醫知道急性胰腺炎,肺癌,心臟瓣膜關閉不全不是自己的長處,就及早讓患者去西醫院就診。畢竟我們首先都是醫生,患者是我們的主要考慮對象。

3.
為什麼很多中醫沒法跟西醫交流「某個病怎麼治」。評論里有人說:我查出來幽門螺旋桿菌是陽性,答主來給個方子。絕非嘲笑,只是這問題真是讓所有中醫師都會哭笑不得的問題。這暴露了提問的人對中醫完全不了解,需要把中醫拉到自己西醫學的範疇,然後試圖考倒我們(玩笑)。先不說我反覆強調的中西醫語言都不同,我們從來都不單純針對某一個西醫已有的疾病病名開方葯,都需要經過對這個患者進行辯證,因此一般有誰看病給個西醫病名然後就給你開方子的中醫——要麼中西醫都懂提前對這個很有準備很有了解,一掃眼過去你的情況在他眼裡就明白了七八分,要麼……就是你遇上騙子了。回到正題,答案是:我們不殺幽門螺旋桿菌。幽門螺旋桿菌是一種細菌而已,和引起肺炎的鏈球菌,引起艾滋病的HIV都是微生物。這在中醫眼裡統歸於更大的一類,那就是「外邪」。中醫學里對於這一類的疾病,從來都是按照一個大的標准來治:驅邪+扶正。如果邪祛不了,就與它共存。這是個非常有意思的一點,就是我們並不試圖在體內直接殺死它們,而是通過一定的方法讓它自己出去(導邪外出),或者改變體內環境不再適應它們生存,不和它正面抵抗,如果它不出去,那麼不發作也好,就是共存。中醫治療「胃脘痛」這種病——包含了提問者所說的幽門螺旋桿菌陽性引起的一系列不適癥狀的疾病——用的就是改變胃內環境讓這種細菌減少繁殖,活動性減弱的方式。這一點西醫里也有相似的情況:最初研究艾滋病的葯物AZT出來以後,因為它對病毒的殺滅作用最強,所以被迫切地推入市場使用。但後期出來病人的存活率並不高,不僅如此,治療的過程中他們的生活質量受到質疑。反而那些一直保守治療,試圖讓病情不發作,試圖與AIDS共存的病人活得更長,生活質量更高。我知道對於患者和醫生雙方來說,要讓這樣一種致命的病毒跟自己共存是一件特別難以接受的事實,但這或許就是最終解決問題的方法出來之前,最明智的選擇吧。「殺幽門螺旋桿菌」的方子我就不給了,同樣,再次申明,中醫沒有隔簾瞧病的本事,隔著熒幕給個癥狀就給方子更是對患者不負責任,望聞問切一樣不能少,這也是對好多人攻擊中醫時說:你行,你行你給我開個幹嘛幹嘛的方子啊!的時候中醫只能不予理會的解釋。

4.
這一條適用於所有人看,不管支持中醫西醫。不管中醫黑西醫黑。總之有益生活。

醫院究竟是幹什麼的。我們平時所說的醫院多半都是指公立醫院。國家醫保覆蓋的機構。它存在的目的,是為了解決「大部分」老百姓的健康問題,不是「所有」老百姓的健康問題。在天朝這個碩大的患者群體下,有些時候病看不好不一定說明醫生故意要把你怎麼樣,或者醫生的水準就是怎麼樣,而是說不定你是屬於醫生操勞之餘力所不能及的那一部分。這時候就可以轉專家門診或者私人醫院。你可以批評這個醫生在只看了你三分鐘就給你開了一大堆葯讓你回去吃去吧,也可以批評他不能把條條框框都給你講一遍你為什麼得了這病,但事實是他沒有時間為你解釋,給你安慰劑。中醫就不一樣,中醫沒有西醫那樣的統一的指南,統一的診療用藥體系,所以這逼著中醫必須按望聞問切來,慢慢聽患者講,從頭到尾了解病情。(這一點好多西醫大夫也注意到了,某三甲醫院急診科大夫年會報告上講:我以前再三強調查體查體查體,現在改變了,病史病史病史)中醫一般大夫看一個病人10分鐘,望聞問切下來會讓患者心理上就感覺好很多,也有某些特別有名的大夫:例如新一屆評選的國醫大師,在問診的時候有時候也不得不打斷病人滔滔不絕地講與病情無關的話。

5. 評論里有人說:中醫也應該走向科學的道路。這毋庸置疑。不管是什麼路,沒有人去走就說它行不通不是智者所為。因此我能在這里跟大家說中醫看病的一些機制也是「科學化」的結果。中醫學正走在科學化的路上,很多人為此奉獻,跟其他學科一樣默默地前進著,只是這些當然不能為大眾所了解。每年國家給中醫的支持不少了,具體的我不太清楚。然而這條路是否走下去是條死路,這沒有人能說得清楚,因此我們要做的,一方面除了科學化之外,還要固守自己原有的不能用科學語言來解釋的那一套理論體系。因為一旦丟了,某一天發現這條「科學」的路走不通的時候,再回過頭來,我們已經失去了本來的根源,這將是人類莫大的遺憾。自中醫葯教育開始規范化,學院化以後,國家培養了一代又一代中醫人,他們都不是傻瓜,他們在入校的時候也是抱著「學好數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心態來的,但是為什麼發生了轉變。任何認為中醫生存下來是僥幸的人們,都是自己對生活抱有僥幸的人,相信不勞而獲,相信投機取巧,相信坑蒙拐騙在這個社會上可以成功,甚至可以得到持久的發展,請捫心自問,這可能嗎?

6.看不見摸不著的是否真的存在:中醫本身對於經絡的研究可以給你這個問題的思考方向:進入現代以後中醫人也試圖找到經絡和穴位究竟是什麼。從最開始認為它是存在的一個可見的通道,到後來是伴行血管的通路,到後來是淋巴,是神經……在研究的過程中到現在還沒有一個確切的答案。但在研究中的一切徵象都在證明它的存在。它是一種什麼樣的存在我們現在還不知道,但不能說明完全毫無成效,因為我們至少知道了它不是血管的旁路,不是淋巴,也不僅僅是神經。是不是有點像你去看西醫的時候,查了好大一圈醫生告訴你沒有查出來是什麼病,但是不是風濕免疫病,不是血液系統病,不是神經系統病。能明白嗎?


qqq Schr:

我的看法是

中醫不僅不是一門黃昏學科,而且未來有可能爆發第二春的一門學科。

只是由於現有科學技術水準限制,導致中醫遲遲無法取得突破進展。

你們別以為現代的科學有多發達,有的是問題根本就解決不了。

中醫之所以不成嚴謹的科學體系,就在於復雜。

西藥的基礎,那是從單一化合物出發的,就是所謂的構效關系,簡單說,就是從化學物質的結構出發,來表徵其各方面功效毒性等。

而中醫,說說最被認定是偽科學的中藥吧。

一種中藥,裡面包含了N個原料,而一種原料,又包含了無數種化學物質,這裡面到底有什麼物質?又是什麼物質在起作用?這是很難搞得清的。

搞清楚的,那都是相當出名的東西,比如紫杉醇,比如白藜蘆醇,比如總皂苷,比如褪黑素,比如水飛薊素。

而難以搞清楚的原因,就是目前的檢測技術。

你以為那些亂七八糟的名詞,比方說,質譜,液相,氣質聯用,飛行時間質譜,液相四級桿飛行時間質譜,傅里葉變換離子迴旋質譜……等等 很高大上?很吊炸天?

很可惜,所有這些儀器,大部分還都是針對定向檢測。

打個比方,這意思就是說,我要檢測人蔘溶液,我必須先給一個乙醇分子標准,才能檢測人蔘里到底有沒有乙醇。

但中藥有無數個化合物,現在這根本不能解決問題。

中醫需要的是什麼??

非靶向技術

就是給個人蔘,直接告訴我,人蔘有多少種物質?分別是什麼?

我覺得吧,未來,當非靶向技術成熟,中醫會迎來自己的春天。


柒錦雯:
西元1884年,清朝光緒年間,封建社會時期,近代中醫大夫對中國傳統醫學的自我認識。
不撕辯,只為給那些還沒有對中醫產生觀念的人做個參考。
在其他帖子中看到了,全盤否定中醫的,連續辯論數天多次,對方都是根本沒有了解過,調查過中醫的人在黑中醫,夜不能寐,特找到中醫專題發幾張圖片,以備有心人可以借鏡參考研究。(後附簡體版) 希望能有人看得到,這份中醫前輩的真心,晚安。

凡業之精,必有可傳。凡業之傳,必有其要。羿之弓,和之矢,共鼓化狐之舟車。父以是詔其子,子以是承之父。師以是授其弟,弟以是受之師。皆不離乎近是也。
雷君少逸,以醫世其學,其尊人逸仙先生,方案遺稿,及少逸時病論,余既已序而行之。茲又得其門下士程生錦雯,江生抱一,與少逸喆嗣福亭,共纂醫家四要一編。即脈訣、病機、湯方、葯性四類。
蓋各掇少逸平日選讀之書,別類分門,括歌XX,以其成是編之。其中去泛刪繁,辭明義顯,便於記誦,極易入門,誠為醫家至要至約之訣。
學者得能參透其理,則臨症頭頭是道矣。夫人不患擇之不精,特患守之不約,不約而能精,古未之有是也。
[醫之為道,始於炎帝軒岐,繼之越人長沙,世以衍其端緒,而一燈之傳,至今不替。然淺近者,既困於見聞,無以窺其奧秘,而語高深者,又遑遑故艱其門徑,澀其句讀,以自矜為不傳之秘。於是醫之說愈繁,醫之途愈難,充其弊,且不至以病試葯不止,草菅人命,貽誤蒼生,古今一轍,偈可勝嘆!]
今少逸父子祖孫,一家淵源,其於脈病方葯四者,既皆有以XX流派,得其要領,投之所向,無不如意,而其門下士,亦類能恪守師說,擇精語詳,共述斯編,相與以有X。吾知他日因流溯源,必有開卷瞭然,如親見其父子師生講授一堂,而欽遲不已者,則是編之出也。直不啻昔人之XX精騎三千,其循以治病,直如高屋建瓴。筋節既得,所當無不立解耳,其於壽身壽世也,何難之有,余故亟為之序以行。

光緒十年歲次甲申季夏中浣知衢州府事楚北安州劉國光寶臣氏撰


思思媽媽:

中醫是神學,不是科學。

20歲的時候,我騎著單車在自家的院子門口被一輛飛馳的機車撞飛。

我醒來的時候正在醫院走廊里,醫生說要照CT,外婆和媽媽緊緊的拉著我的手。

我掙脫她們,對著痰盂嘔吐,邊吐邊喃喃自語:”短期記憶喪失,暈眩,嘔吐,輕微腦震蕩。”那段時間我正在K一本厚的法醫學,入戲太深。

聽說,當時門前乘涼的鄰居們聽到哐當一聲出來看,哎呀這不是魏老太婆的孫女么?然後扭送機車手送我到醫院。

接下來的若干天我果然是腦震蕩,在床上躺著靜養,吃一大堆西藥。診斷再准也沒用。我止不住的頭痛,大腦像是舊棉絮板結堅硬,一縷縷被撕裂。並且腰肋之間疼得好像被人砍了兩刀,不見傷痕,細小的紅點在皮膚上出現,還有亮晶晶的水泡。

痛得寢食難安。

我順便再給了自己一個科學的診斷,帶狀皰疹。嘖嘖嘖,真是個被律師助理耽誤了的實習醫生呀。

外婆帶我去醫院找針灸師劉公公。

劉公公一看,哎呀,這個女子蛇纏腰了嘛。

再一問,也莫得啥子,就是有點腦震蕩嘛。

然後摸出一排針,就往我頭上扎,邊扎邊問:頭痛哇?是哪兒痛?

我正指指點點,這兒也痛,哪兒也痛。

突然,綿綿密密鋪天蓋地的頭痛消失了!它消失得如此徹底,讓我的手指僵在半空,懷疑自己剛才在說謊。

那一刻我真實感受到穴位的存在。武俠小說點穴的千真萬確。

經絡?神經元?穴位?不管怎麼叫吧,這些點位一被根根針固定,酸,漲,麻,不敢移動分毫。當然我相信它能固定肢體,禁錮語言。

接著劉公公拿起一瓶維生素B12往穴位上注射,30分鐘後我從醫院出來,紅點已經萎縮了,亮晶晶的水泡乾癟了。三天之後再扎,帶狀皰疹消失了。

花費20元/次,腦震蕩後遺症和帶狀皰疹全部消失。

肇事的機車手高興得拍腳打掌,簡直要給針灸科送個錦旗。因為醫葯費該他付。

若干年後我爹得了帶狀皰疹,一針針昂貴的干擾素打下去,對抗病毒。(評論區有人說該打另外一種葯,名字我念不來的)直到他去世,背上的皮膚都是麻木的,不再有感覺。受侵犯的神經末梢死了。

劉公公當年已經83歲了,興致勃勃,不肯退休,被醫院返聘。空了騎著單車滿城轉。一次在街上遇上,他嗖的一聲停下來,腳尖墊地的對我說:「女子,你如果又頭痛,記得來找我。」

又過了將近十年,頭痛捲土重來,沉甸甸的,悶痛,像是被包著棉絮的榔頭敲了頭。

再去找劉公公,他已經93歲,沒有醫院敢要他再上班,怕他摔倒在醫院。住在家裡,常常有病人來找他扎針。

衛生條件不敢看。劉公公自己抖抖索索的消毒銀針。也不收診費,病人送雞來就吃雞,送二鍋頭就喝酒。不送也不問不討。照樣扎針。

仍然是一排針一紮,頭痛再度消失得無影無蹤。沒有感染個病真是謝天謝地。

劉公公的銀針曾經闖禍。

有一年,我的外婆腹痛難忍,劉公公正好來家找外公聊天。

外婆沒精打採的問:劉蘭秋,肚子痛你能治不?

劉公公好勝的回答:「扎個不能治?」於是掏出針就扎。

外婆豁然而起,頓覺不痛,三人饒有興致的打了幾圈麻將。然後半夜急診送醫院,腹痛再發,原來是闌尾炎,發炎部分幾乎穿孔了,差點耽誤。

劉公公每頓飯必須喝白酒,吃大肉,素菜幾乎不動。同時還在和一個五十多歲的阿姨談戀愛。頂著兒孫輩的反對堅決要再婚。因為這阿姨是他兒子的同學,兒孫輩覺得亂了輩分。沒有一樣不違反長壽原則。

但是他活得興致勃勃,神采奕奕,是上天見他治病救人,所以增添了他的壽元嗎?

診斷出來帶狀皰疹的西醫用干擾(?)素。

只會叫它蛇纏腰的劉公公用維生素B12穴位注射。

但是殊途同歸都是好了呀,而且顯然我比我爹好得徹底得多!

叫我如何不信他!

若干年後我生病,還是迷信中醫。劉公公已逝,於是找朋友圈能夠找到的最有名的中醫。

這位杠杠的中醫名醫聽說了我的病,反對西醫的治療方案(點了反對+沒有幫助若干次!)

搭著我的脈,輕描淡寫的說:「你看上去思維活躍,其實你是干精火旺。消耗的都是自己的元氣。你這個病,是干精火旺而起的,西醫只看到了病,沒有看到因。要整體調理,不治療,就會漸漸衰竭。」

於是腦殘中醫粉的我,越吃藥越嚴重。越嚴重越吃藥。

熬藥熬了一年半,我終於迷途知返爬著去了醫院。西醫痛批我封建迷信,然後B超一打,西藥一上,小手術一做。

十幾天再打B超,名醫治不好的病,已經痊癒。

無話可說。

只怪中藥療效不好,種植方法不對,土壤氣候環境變化。

十年前,我工作過的那家律師事務所主任,得了胃癌。

聽說他是在和當事人探視,突然大口大口的吐血,送到醫院就說是胃癌晚期。

主任找到雙流一名醫生抓了中藥來吃。

一邊吐血一邊吃藥。

在二醫院的胃癌病房裡端著家裡熬來的中藥。他的大腿像麻桿一樣的瘦,深深的凹下去兩個眼圈。氣息奄奄的說:「這個醫生的中藥我喝下去,覺得身上鬆快得多,好得多。」

再去雙流時我要去找那個中醫問問主任的病情,那個油膩的山羊鬍子老頭,得意洋洋的對其他病人說:「哎呀,張主任我曉得,他不是來找我他死都死了,現在好得多了,很快都要出院了!」

半個月後我參加了主任的遺體告別儀式。頭發鬍子老長,幾乎淹沒了他的面龐。

在絕望深淵裡,他緊緊的抓住了中醫這根稻草,成為神醫成神的一塊墊腳石。

少年時出現的,神一般的劉公公奠定了我對中醫沒有道理的信仰。

在沒有成系統的實證科學支撐下,是哪個外星人發現了穴位呢?

又是怎麼想起用於臨床的呢?

是怎樣的天才,透視亂七八糟的五行相生相剋的迷宮,找到了某種疾病的解決方法呢?

又有多少的凡人,用這個亂七八糟的五行理論,像算命先生一樣抄著驗方,心理諮詢一樣的在看病人呢?

中醫讓你稀里糊塗的活著,西醫讓你明明白白的死去,胡說八道。劉公公讓我稀里糊塗的好了,同樣是中醫讓我稀里糊塗的差點死去。

關鍵看醫生!醫生!醫生!

劉公公30歲學醫,五十幾六十年的在這個中醫的迷宮里摸索,終於窺探到局部的,沒有理論支撐,也無法具體描述的真理。

疾病突然消失,痛苦立刻解除。代價最小,收益最大。怎能沒有大批擁護者。

這樣的人,這樣的經驗,不可復制。他們構成中醫的骨架,只是穿著雲里霧里的衣裳。

脫離這些窺探到真理的醫生個體來評論中醫這個學科,中醫,就是神學。

因神而起。因神而亡。


葉綠體:
有效和無效不是說出來的,有效和無效是數據統計出來的。而中醫拒絕驗證。或者說,中醫粉拒絕驗證。
比如我們經常聽到關於中醫的神奇故事——某某,我們就叫他A吧,在現代醫學之下,經歷了各種醫院,用盡了各種辦法,都沒有效果。然後遇到了一個老中醫甲,幾付葯下去,或者幾針下去——好了。
如果你對這個故事表示懷疑,你說A真的存在嗎?中醫粉會告訴你,A肯定是存在的,如果A不存在,那老中醫甲治好的BCDE……都是虛構的嗎?完全不管A和BCDE……之間基本沒有任何聯系。甚至,中醫粉會告訴你,這原本就是故事,糾結於故事幹什麼,治好才是最重要的,卻完全不管如果A能虛構,那麼別的病例為什麼不能虛構?如果中醫甲的所有病例都是虛構的,那這些例子又有何意義?
你說好吧,我們暫且承認A的故事是真的,那個,A只是個例,為了排除偶然因素,我們用數據分析一下中醫甲的這種辦法的治癒率吧。

中醫粉會說不行。因為中醫講究千人千方,沒有完全相同的兩個人,也就沒有與之對應的完全相同的兩個方子。既然方子都不一樣,那統計就毫無意義。
一般談話到了這里就無法進行了。但你還不死心。你說不如我們就挑選出來一批人,這一批人按照中醫的標准,都是同一種病,按照中醫的標准,用中醫的同一種方法來治療,統計一下治癒率,如何?
中醫粉們再次回答,還是不行。因為中醫的檢測沒有標准。甲中醫認為虛寒的,乙中醫可能認為是陽火。這兩個中醫在診斷的時候都判斷不一樣,但他倆都能治療,或者其中一個診斷錯了,這樣也肯定沒有辦法驗證。
你不死心,你說要不咱這樣吧。咱就推選國醫大師,也別分什麼診斷了,直接對比治療前後的治癒率吧。
中醫粉說不可以,因為這樣一來,就算你證明了國醫大師的治癒率不高,也只能說明這個國醫大師的中醫水準低。不能說明中醫這項技術的本身水準低。真正的中醫大師都隱藏在民間,在鄉野,在市井裡,很多國醫大師也都是騙子。
你看,你永遠也無法擊敗一個中醫粉。中醫永遠拒絕驗證,永遠就是「愛信信,不信滾,憑什麼要老子證明」。


龐博:
更新一下,很多人覺得中醫宏觀、混沌,不如西醫微觀、準確。認為我們研究的機理一定要到細胞-細胞器-分子甚至引入量子力學。
但實際上科學並不排斥你是宏觀還是微觀,是混沌還是清晰。科學只看你是不是符合事實,是不是有自洽的理論(從業人員能否更清晰的應用。),是否具有可推導性(醫學應該在這點做的不是很好。)

那麼憑什麼說科學並不排斥宏觀、混沌?
霍金著作《大設計》里的觀點:化學是一門有效理論;因為我們無法用很多很多量子力學的方程來描述一個化學反應的過程,因而我們需要化學這樣一門有效理論來從宏觀上描述化學反應。所以就目前而言,化學並不能被統一到物理中,也沒有意義。

再引用一位Aorquer的回答
物理學家研究微觀粒子的運動規律,但是當尺度從微觀開始向宏觀轉變,無法控制的變量開始增加,傳統的物理學研究會因為數學工具不夠強大而受到束縛——但是不能就這么算了,社會還是要進步。物理學家不可能模擬出來一個進行著傅克反應的燒瓶中每個粒子的運動規律,但不代表我們就不能知道這個反應的結果——我們還是可以知道,用化學的方法,我們不需要知道微觀上的具體過程,也能利用傅克反應製造出來的產品造福人類。

作者:龍草
鏈接:是什麼割裂了物理學和化學? – 龍草的回答
來源:Aorqu
著作權歸作者所有,轉載請聯系作者獲得授權。

其實我說了半天就一個意思。從辯證法哲學時代以來,大家誰對誰錯就看事實,至於之前。。。那就是打嘴仗!
現在很多人討論中醫也一樣。
中醫黑能說,那中醫就是假的,中醫粉能說,中醫就是真的。
留下一批中醫科研者拿著中醫有對有錯的數據和試驗結果在風中凜亂。

——————————————————————————————————————
這么多答案,不知道我的會不會被無視。不過我還是要說一下。
醫學作為一門以應用為主的學科,其本身並不具備很強的邏輯推理體系,即和數學或者物理比起來,自洽性和可推導性都要差些,包括中醫和現代醫學(為了避免混淆,西醫以下簡稱現醫)。若扣定義,醫學並不嚴格符合科學定義。
有答主引用維基百科的科學定義。Science is a systematic enterprise that builds and organizes knowledgein the form of testable explanations and predictions about nature and the universe.
那麼可以清楚地說明
對於 testable explanations,由於理論和思路不同,是可以允許你自由發揮,前者代表中醫理論,後者就是大家十分熟悉的各種假說,比如恐龍滅絕的火山爆發假說、小行星撞擊地球假說、裸子被子植物大發展蕨類植物驟減假說等等。
但理論的建立需要驗證,通過實踐驗證。 testable
systematic enterprise that builds and organizes knowledge 同樣,自洽的理論並不一定是正確的,也遵循實踐驗證。
中醫理論是自洽的,這點從全國中醫一種語言就能看出來(很多人只知道千人千方,卻不知道千人同治則,其實現醫也可能出現千人多方【到不了千人千方】,只因為現醫方比較少而已。)
比如一個單純高血壓患者BP:155/110mmHg,
有的用拜新同30mg qd
有的用波依定5mg qd
有的用替米沙坦 40mg qd
有的用貝那普利 10mg qd
有的用吲達帕胺 2.5mg qd等
有的會加上拜阿司匹林或者阿托伐他汀/瑞舒伐他汀等分別和上述葯做排列組合。
這只是最簡單的例子。方法很多,但治則不變。中醫同理。

除了實踐以外,那麼重點來了。
predictions about nature and the universe
一個成功的理論(即科學)要具備三點,即首先自洽,其次經過現實實踐檢驗,最後可預測。
那麼數學作為邏輯語言,物理學是最成功的符合理論定義。
哲學為邏輯語言,政治經濟學成功的符合理論定義
物理學、化學、生物學、醫學逐漸嚮應用方向過渡。可預測性逐漸降低。
這么說來其實只有物理勉強算的上是科學(物理也有不可預測的,即推理和實驗相違背。)

說到這里,現醫和中醫都面對一個問題,即對理論之外的預測。
而人們大多反中醫源於兩點。
1,中醫理論是否具有可推導性。
2,中醫是否經過大樣本試驗驗證。
中醫黑黑中醫就一點:
1我 她 嗎 的 看 到 陰 陽 五 行 就 不 爽!就 這 四 個 字 就 是 偽 科 學 !
——————————————–
說正題。
現醫方面,好像我們現在也不知道丙戊酸鈉為什麼能治療癲癇。
我們至今不清楚肌萎縮側索硬化症機制。
很多東西是以定義定理形式出現,且比例遠遠大於物理學定理數量。
幾乎你能涉及到的名詞都是定理。。。。生理學的除極、復極,組胚的血小板、血紅蛋白,內科學的急性支氣管炎等等。
沒有什麼為什麼,就是這樣。為什麼氯氣會損傷呼吸道,背後有很詳細的化學和生物學解釋。但我想問一句,按這種推理,氧氣氧化性也很強呢,為什麼氧氣剛剛好,臭氧和氯氣不行。。。
說的再遠一點,為什麼我們是碳基生命?為什麼我們長五個手指?為什麼頭部是消耗大戶,並沒有進化出氧氣和能量儲備?
相比之下,物理學描述下的黑洞,質量、角動量、電荷守恆就好了。
Rs=2Gm/c^2
F=GmM/r^2
F=ma=mg 得GMm/r^2 = mg g = GM/r^2
……
1/2 mv^2/√(1-v^2/c^2)= GMm/r√(1-v^2/c^2)
r = 2GM/V^2
Rs = 2GM/c^2 ;
可以算出黑洞的存在和史瓦西半徑。
你能用公式推導出人類長什麼樣?多胖多高?
現醫可推導部分,如腦的某些部位出現梗死灶,有經驗的醫生看片子就能大致說出病人的癥狀。答主曾經裝過的一次B,拿著一個很明顯的左側內囊梗死,連尾狀核頭和丘腦都連成一片的片子肯定到,患者應該右側肢體笨拙甚至癱瘓,可能出現右側肢體麻木。
結果被打了臉。
患者並無明顯不適。。。我也是至今不明白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我們主任說,每個人都是不一樣的,還記得上次你遇到那個右位心的么?
可推導部分並不能保證屢試不爽。這種事情確實不常見,但確實有。我個人覺得源於人類或者生物是個受很多因素影響,並有天文數字般各種化合物相互反應,以至於出現的不可預知黑箱子現象。(我還遇到過中邪的。。。我是堅定的唯物主義者,但是見過無法解釋的事。)
我們無法量化生氣的程度,無法量化疲勞的程度,面對相同情景,我們是平靜、發怒還是害怕也無法確定。

如何看待反中醫論? – 龐博的回答
我曾在這個回答里說了些中醫理論不可推倒部分,當時寫的還是比較淺。
中醫和現醫一樣面對這個問題。但中醫還有一個問題。理論自洽的驗證。
我曾經看到過一個化學達人Aorquer的例子,他說中醫理論有詭辯論的嫌疑,導致模糊,而且定義名詞比較樸素,不能表達很復雜的意思,容易造成歧義。
但中醫的名詞定義是我們中醫學子的基本功,中醫理論的詭辯論嫌疑才是需要認真考慮的。
通常以實踐反推的歸納為主的應用學科都有詭辯論嫌疑,包括現醫。
因為這些理論只能指導既定事實,青黴素能抗菌,青黴素抗菌為什麼針對細胞壁?青黴素通過抑制細菌細胞壁四肽則鏈和五肽交連橋的結合而阻礙細胞壁合成。為什麼青黴素能抑制細胞壁四肽則鏈和五肽交連橋?不知道。。。。然後能推導出什麼?基本沒什麼。
同理,為什麼脾陽虛需要資腎陽?因為腎為先天之本,脾為後天之本,腎陽足,以溫煦脾陽。為什麼腎為先天之本,脾為後天之本,腎陽足,以溫煦脾陽?我也不知道。。。(不撕,只和中醫內部人員討論,歡迎指出不足)
按五行理論,1肝屬木,2脾屬土,3腎屬水。1克2,2克3,我們知道有木乘克脾土,多為病理,(肝火太大盛,損傷脾氣,大怒之人多影響食慾)但基本脾土克腎水多為生理(脾運化制約腎水泛濫)。
當我們觀察的現象和理論模型向悖,我們以客觀現實為准。這可能也是中醫給人混亂的原因。

——————-
理論自洽的驗證。
由於我數據庫使用權已經過期,我不方便貼文獻,但各種中醫試驗文獻很多,不乏SCI,最近厚積薄發,終於復方丹參滴丸結束FDA三期,正在整理數據。
中醫類論文,無論之前有多少現代醫學理論或者化學生物理論,最後都會有中醫理論的思考和驗證。
@揣家良
@中醫學徒小白


好人是我:
..在根本上論..無論西醫中醫..都是一種重複與經驗的過程..也就是說這不能算是科學..一切的過程都是在經驗論..而說兩者最大的不同..就是對於經驗的應用多少..西醫主張按理論..中醫主張效果論..而為什麼在中國對於兩者存有如此大的差異..就要帶上一嘴政治..為什麼帶上政治..因為在”實驗是驗證真理的唯一標准”這場論戰之前..在中國的任何醫療概念中..中醫與西醫都是並用的..在刨腹產的過程中就有用中醫針灸鎮痛的存在..而隨著思想論戰的開始..學術界開始存在了一種”我們要擯棄一切過去的東西”的想法..也就是認為中國自古的東西都是不好的我們要尋求別人的幫助才行(河殤論調)..而之所以現在這個問題越來越多的被提起..就要說政府的存在力量較以前過於小..衛生部對於這個論斷沒有準確的肯定與堅持..而隨著輿論的存在..一些大的西醫廠商及衍生自然要在對立面上搞臭對方..治病救人..關鍵是在人上..只要能有效果..怎麼治不是治…

專題導航中醫是否科學?應該如何看待中醫?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