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餐在外國到底是否真如傳說中那麼受歡迎?

問題描述:PS:中餐不僅限於漢族菜,東北俄羅斯族的俄式西餐、北韓族的韓餐等都屬於中餐 經常在網上看到各種說法,說中餐在外國深受歡迎,外國人吃一次就愛得不得了雲雲。 但也有看到不同說法,說老外對中餐其實不感冒,國外受歡迎的中餐都是按外國人口味改良過的,給國人吃根本吃不下去,這說法似乎也有一些事實佐證(不少來華淘金的外援都只能專門預定西餐廚師)。 那中餐到底受不受外國人歡迎?有了解的來說說么?
, , , ,
烏鴉烏鴉:

很多人都沒有意識到,在海外流行的那種中餐是個多麼了不起的東西。

對海外中餐的評價,通常充滿小知識分子的酸腐氣。什麼定位太低端、口味不正宗、騙外國人……

這樣說的人,根本不明白做給外國人的中餐是個什麼東西。

你爸媽給你做的飯,叫飲食文化。你學了爸媽的廚藝,做給自己的孩子吃,那叫文化傳承。

你開個餐館,向陌生人販售食物,那叫商品

一個商品是否成功,除了你本人對其口味的主觀評價,還要看它的定價、營銷、發行通路、供貨通路、資金流、質量控制、消費者培養等很多方面。

每天有六千八百萬地球人吃麥當勞,可以說是很受歡迎了。

你們覺得,麥當勞的CEO今天晚飯吃的是麥當勞嗎?大概率不是。因為在他可以選擇的晚飯範圍里,麥當勞的口味、營養、新鮮程度都墊底。

中國人以中餐的名義賣一種食物,為了在中國戰亂、海外排華的時代養家糊口,最後還有錢支援辛亥革命。做出的老菜不是面目全非、新菜不是抄襲山寨、不缺斤短兩、不欺行霸市,為什麼說人家不是中餐?

順便說一句,適應性是一種智力,遵從歷史慣性不是。

舉幾個別國的例子:

然而海外中餐又是不同的。

海外中餐比以上所有更偉大一些。

聽我講。

  1. 做到了全球統一化。

有史可考以來,你在紐約、西雅圖、倫敦、墨西哥城買到的左宗棠雞、雜碎、雞球、雞蛋卷、幸運餅等一切亂七八糟的自創菜,都是差不多的東西……然而中國本土並沒有這些菜!這是怎麼做到的???

2. 成熟的套餐模式。

就算在今天,買個一人份套餐,中餐的完成度也是最高的,而且這個套餐模式形成非常早!

春卷或湯,用很便宜的形式完成前菜。早就做好的炒麵或者炒飯大大節省成本,作為固定搭配走量很大可以保持新鮮。主打配菜是熱量高的炸物澆醬(檸檬雞、咕咾肉等)和在快餐里相對健康的雜炒蔬菜(雜碎)、芙蓉蛋類,三大類基本涵蓋男女老幼的需求。

幸運簽餅這東西耐儲存又很好玩,解決了甜點單價太貴、製作工藝復雜兩個問題。通過把甜點的趣味性最大化,掩蓋了口味不足、價格低廉的缺點。中餐館使用幸運簽餅不晚於1920年,也就是說,在那個時候,一個套餐的模式已經形成了。

消費者花一份快餐的錢吃到一套菜。對於快餐消費者來說,這是一個難得的「儀式感」,這種儀式感沖淡了叫外賣的凄慘氣氛。

3. 運營模式本地化。

廉價中餐館,最為華人詬病的是味道不正宗。這個問題的成因,除了迎合當地口味以外,還有一個重要原因是本地化採購。在極端情況下,這些菜里甚至連醬油都沒有。

在經營角度,這意味著餐館運營不會受到過去100年裡國際形勢風運動盪影響。另外在早期貿易不發達的時候,不會在進貨、存貨環節壓很多資金。早期普通華人幾乎不可能在銀行拿到貸款,這些餐館背後沒有大金主,都是同鄉之間湊點錢,可能有三個月流動資金就開業了。

使用本地食材、在本地進貨、因地制宜改良菜品、讓資金快速回籠,這樣的商業模式運轉起來,才在華人普遍貧窮的情況下,讓中餐館開遍全球。

4. 培養消費者。

現在的歐美大城市居民里,當決定去吃中餐以後,所有人都知道自己想點什麼,不需要看菜單。反而是中國人,面對那些外國人看不懂,中國人聽不明白的菜名,一片茫然。

過去100年裡,無論外國人是情願地吃,還是無奈地吃,都把這些菜吃習慣了。這本身就很能說明問題——作為商品,這種中餐是成功的。

5. 定位合理。

大批富二代湧入西方以前,中餐很便宜,以至於當代上等華人出國以後,覺得這些東西丟了自己老臉。

然而從以上分析可以看出,這種菜餚便宜,並不僅僅是通過自我壓榨(雖然勞動力壓榨也很厲害),還是通過引進新菜品、合理搭配菜單、控制資金流等一系列方法。這些方法在今天被稱作行業創新。只不過這些創新是由無數無名之輩,很多可能在中國也是文盲,經過長期試錯改進、互相學習,最終形成的。

那他們為什麼要把餐館定位這么低呢?為什麼又能取得成功,並獲得忠實的消費者呢?

20世紀以前的美國中餐館,也是雕樑畫棟,裝修豪華。並且他們的菜單全用意譯,「烤某湖鴨子」、「什麼菜炒什麼肉」等。典型的內裝是這樣,你們估算一下這個挑費。

這種餐廳必然是少而精。隨著時間發展,很多大餐廳的學徒瞄到市場上一塊空白,於是離開這種資金雄厚的大餐廳,開辟了一片新市場。

19世紀中期,中國鬧太平天國,大量華工湧入加州淘金,後來又參與建設橫貫東西的太平洋鐵路。鐵路修好以後,很多華工留下,隨著鐵路散落各地。同時,這條鐵路也加大了美國本土人的流動性,大量年輕人背井離鄉,去工業城市討生活。

於是就出現現在中國同樣的情況——對便餐餐廳的需求一下增加了。

當時最便宜的簡餐是食品攤子,比如熱狗攤、炸魚薯條攤。1923年開業的A&W,一開始是個賣飲料的攤子。麥當勞於1955年開業,1962年才開始有堂食,那之前要坐在馬路邊上,或自己車里吃。喝著西北風、伴著汽車尾氣吃熱狗(更早是馬糞),也太慘了,只能對付一下。

小攤以上,是一種叫diner的、介於咖啡廳和餐廳之間的餐館。它提供的食品比咖啡廳多,但全是不需要烹飪技能的簡單東西,漢堡、派、三明治等。顧客自己在櫃台上點餐,自己拿到座位上吃,吃完了自己收拾。這樣就不用付小費了。

Diner和快餐店的區別是,它沒有實現生產工業化!這意味著它的價格也不是特別便宜,出菜速度不是特別快,而且完全沒有開發新品的能力。現在的連鎖快餐店雖然也不是由專業廚師做飯,但至少菜單是總公司花大錢開發的,比如說經常用新品醬汁增加漢堡的種類。而在diner里,你的漢堡上可能只有番茄醬,而且五十年如一日的是番茄醬。

Diner這種形式,現在幾乎絕跡了。僅有的幾家也變成家庭餐廳的經營模式,有服務員,主打華夫餅、奶昔等甜品,甚至主要賣全日早餐,用輕食潮流掩蓋烹飪技術不足。由於這種餐廳鮮明的時代性,懷舊影視里倒是經常出現。比如《冰血暴》電視劇(設定在70年代),裡面出現的餐廳幾乎都是diner。

典型的「廉價外賣中餐館」也是這個時代的東西。那種中餐館的發展軌跡和diner一樣,出現於20世紀初,以單身勞工和雙職工家庭為服務目標,消費額較低,食品質量馬馬虎虎,可以不付小費,可以便裝進入。

要知道,那是個沒有外賣披薩、沒有任何意義上的快餐廳、沒有中東烤肉、沒有泰國菜、越南河粉、印度菜、牙買加烤雞、DQ冰激凌,甚至冷凍貨櫃車都很少見的時代!平民便餐業是一片沙漠,而要填補這塊空白,你只能依靠自己的想像力。

當你面對一本已經寫好的小說,一切都理所當然。可是你面前只有一沓白紙時,你從哪裡開始建立一個故事呢?

消費者面對千篇一律的食品攤子和diner,需要點不一樣的東西吃。充滿洋涇浜英語的中餐館外賣單就送到家了。這時候的餐館用廉價的中國元素裝飾自己,比如起名多用「龍」、「幸運」、「園」,菜單圖案喜慶,餐館本身則簡朴很多(沒這么多錢裝修)。做出來的菜更是十分平庸,中餐傳統降到最低。

可能是通過試錯,這些餐館發現了一點,他們的目標客戶並不是非常有冒險精神的那種人。在哪個時代,忙碌的勞工都不是美食家,也不是最容易接受新鮮事物的群體。他們只想尋求一點刺激,又不喜歡太刺激,稍微意思一下的刺激剛剛好。比如西藍花炒牛肉、餅干裡面夾個幸運數字、和自己長得不一樣的外賣員,都是剛剛好的小冒險。

50年代以前,diner再往上一個檔次,就是fine dinning。要進門至少得打個領帶,坐下點菜、等很久、吃到似乎美味的大餐、付出一天的工資收入,還要付小費。酒吧倒是深受勞工歡迎,然而很快出現了禁酒令(1920-1933),接著是二戰, 喝酒成為奢侈行為。

高檔中餐一直也是有的,北京烤鴨一直深受歡迎。但是論普及程度,肯定不如深深融入平民生活的外賣中餐。這種中餐不一定符合當代Hipster 的審美標准,但是作為一種商品,它在各方面都做對了。消費者喜愛這種中餐,也是出於復雜的社會因素,而不僅僅是喜歡它的味道。

因為飲食男女,本來就是社會行為,早已脫離了單純的生物行為。

要是還有人認為「可它就是便宜啊」「這有什麼難的」「不好吃就是不好吃」「反正我不喜歡」……

我倒想問問,你創造過什麼東西,填補過哪個市場空白,而實現家族階級翻身?

對於普通中國人來說,過去一個世紀是個跌宕起伏的世紀,凡人但求一個容身之處。達則兼濟天下,窮則賣牛肉麵,不會做牛肉麵也要想辦法賣出牛肉麵,這就是適應性。中餐館,其實是人類進步的階梯。


又發現一個事,很多人對「外國人愛中國文化」有非常不切實際的期待。

一個人再愛你,他應該最愛他自己。如果他理直氣壯地說:「你的生命比我的生命重要,我可以隨時為你死。」——這不是愛,是神經病(其實更可能是謊話精)。

一個人可以很喜歡吃中餐,無論是他理解的中餐,還是你理解的中餐。可是,怎麼會比愛家鄉口味還愛中餐?這是不正常的,事出反常必有妖啊!

人人都愛吃烤肉,可是沒人能每天吃烤肉。一個星期吃三次烤肉,就算烤肉死忠粉了。

每個人能天天吃不膩的,只有自己童年的味道。一般是一種碳水化合物為主的樸素食物,這是每個民族的貧窮記憶,這才是「文化」。

其他都是商品。大家是成年人,說什麼愛不愛的,保持淡淡的喜歡就可以了。喜歡拿錢來買,錢貨兩清,大路朝天。

不掏錢,光說漂亮話,把你捧到遠超過正常人能接受的範圍,半斤鴨子四兩嘴,那是蹭飯的。

有些人至今沒轉過觀念。以前你家窮,來的都是白求恩。現在你家日子好了,天天在院子里烤全羊,還怕找不著蹭飯的?我真的寧願和他們保持純潔的金錢關系。


西瓜寶寶:

我要在這里說明一點,

在我看來,這是一個很主觀的問題,每個人在這個問題下發表自己的經歷和看法。所以,我的這篇回答僅代表我的感受和我的經歷。

大家評論的時候注意禮貌用語哦,不要用一些帶有冒犯性的詞語哦。

………………………….原回答…………..

我在中餐館幫過一段時間的忙,現在又在學校的食堂打工,應該比較有發言權的吧

首先,在美國,不是每個人都愛中餐,他們不愛中餐的原因如下

1.美國人喜甜,中餐的咸辣反而他們不太難接受,清淡他們又嫌沒味道(這就是為什麼在美國有左宗棠雞)。他們這邊的炒麵都是甜的,我emmm呵呵。有一次,一個白人點了一份水煮肉片,結果只吃了一點點,問他要不要打包,他也拒絕了。他走後,大廚說,可能今天稍微燒咸了一點…

2.中餐館老闆娘告訴我,有些美國人都是不能接受,上上來的菜是一整個動物.例如,糖醋魚 (我也不知道他們怎麼接受火雞的)

3.美國隨處可見各國的餐飲,雖然大多不正宗,但美國人的選擇多。蘿卜青菜各有所愛,很正常不是嗎?

當然,但也是有很多人愛中餐的,不說其他的,就說我們學校旁邊的中餐館數量吧,十家餐館裡面有5家(雖然大多都不正宗,都是美式中餐,但我幫忙的地方是這里最正宗的川菜館)。

來中餐館吃飯的,大多都是對中國有一定好感的。我還記得有一個黑人小伙,他在這邊有正當職業(記者),但是他就是特別喜歡中國文化,所以他在去年的時候,已經在申請北京的offer了,我想他現在已經在北京工作了吧。還有一對夫婦,說以前去雲南旅遊的時候,吃的一種米線,特別的好吃,他們很懷念,還問我知不知道哪裡有…

吼吼吼 哭泣…. 你們為什麼看完都不點贊!

……………………………………………………

哈哈哈哈我回來補充啦

1 這是食堂的一個美國工作人員告訴我的。因為我們學校食堂分很多區,我們每天上班前需要去check一下,自己在哪個部分上班。其中最忙的就是pizza區啦,你根本都來不及補的,cheese pizza和meat pizza他們吃的最快了。然後一起上班的工作人員說,因為他們的家長也不允許他們在家的時候,吃多了pizza. 所以現在這些美國學生上了大學,就可以隨意隨性的吃了(大概就跟中國家長不給小孩子在平時吃多了零食一樣吧,吃多了會不吃正餐?)

2. 我因為上個學期買了很多的粉絲,所以上個星期我做了一大份炒粉絲,隨便加了一點老乾媽,emmm我覺得味道一般般。然後室友的朋友來了,她問我那是什麼,看起來很棒,我就給她盛了一份,她贊不絕口,說跟外面買的一樣,然後我就順勢又給她盛了好多(因為我炒了好多,但是又嫌棄自己的手藝,真的是難得別人支持啊!)她最後說,她開心極了,因為她本來只是準備問問而已。

我室友拿出來一瓶辣椒醬(左邊那瓶,味道像,家裡面很純正打出來的辣椒醬),問我在中國這個醬普遍嗎?我猶豫了一下,結果她就說了OK,其實我是準備告訴她,老乾媽才是全中國最火辣的女人…

3.我覺得啊,黑人對辣的接受程度以及喜愛程度普遍高很多。我還記得我剛來的時候,同學請他的buddy吃飯,我煮了火鍋(我本身挺能吃辣的,帶的小龍坎底料,然後煮的火鍋那天也辣),他一邊吃一邊說好吃,還喝了火鍋湯…

不過那天我煮火鍋的時候,用的大龍燚的底料(大龍燚比小龍坎辣),我泡了點木耳,我室友問我泡的什麼,我跟她說了以後,還邀請她嘗嘗我的火鍋並告訴她,這還是比較辣的,結果給她辣哭了……她說,味道挺不錯的,就是太辣了……然後,我就給她科普了一下八大菜系…

哈哈哈哈我的室友們真的超級可愛啊!

4.還有他們的爆米花…..有股芝士咸…上個學期,聞到了我室友在炸爆米花,饞的我隔天就去超市買了爆米花。滿心期待地打開微波爐,等待,打開,嘗一口…..這是什麼怪味道!很咸又不香,很奇怪的鹹味,真的很難吃!它不像海底撈或者良品鋪子的那種爆米花,咸鮮咸香的。它就是單純的咸…不會再嘗試了…想大陸的爆米花…


飛行少女阿若:

沒有。大家說的留學生大廚引來外國友人一通熱捧的事例,我絲毫不懷疑真實性,但是熱捧大多來源於新鮮好奇。你天天做,看他們會不會天天來吃?能來第二次實屬不易,事不過三呀。

就好像再喜歡西餐的中國人,如果長期(不用太長,一個月試試看)吃不到中餐,也是會難受得滿地打滾。飲食習慣是打小兒養成的,很難後天更改的。我們有一顆中國胃,西方人有一顆西方胃。他們長期吃不到漢堡薯條芝士乳酪,也是會滿地打滾的呀。

其實看一個人根深蒂固的飲食習慣,有一項重要條件就是看ta生病的食物想吃什麼,sick food才是真正顯示這個人血脈味蕾的時刻!我!只想喝粥!!!而美國人一般喜歡chicken soup,那種罐裝chicken broth加上胡蘿卜青椒再來點通心粉的(如圖)

雖然它其實挺好喝的,但是我在最脆弱的時候眼裡胃裡心裡都容不下其他食物,只能喝粥,只能。

我們國人出去旅行,基本都要考察一下當地的中餐水準,往往覺得即使改良版不正宗中餐也比很多地方的所謂正宗當地菜好吃。我在田納西山裡的幾年甚至吃到panda express都覺得是人間美味(哭)!但是你看歐美人會遍地去找中餐嗎?他們倒是會遍地去找美式咖啡比薩餅義大利大麵條子。

很多答案里都說過了,外國的中餐那是什麼鬼。左宗棠雞?波克里牛?西方胃根本理解不了中餐博大精深的煎炒烹炸,理解不了十二道工序門門講究,理解不了除了甜酸苦辣還有其他N種味覺搭配組合,食材口感的細微差別。

正宗的中餐他們大部分人是吃不慣的。人家從小吃烤土豆焗土豆,你給他來個醋溜青椒土豆絲?干鍋土豆片?他們會覺得interesting原來還有這種做法,也可能會覺得好吃,但是他們自己私下還是會萬年如一日把一顆土豆抹上黃油放進烤箱微波爐的。

你永遠無法跟歐美人解釋清楚為什麼烤冷麵加醋那麼美味。人家要麼煎蛋要麼炒蛋,你整一個充滿湯汁的凶柿超雞蛋算怎麼回事?他們就不是那個吃法呀!就像我們偶爾吃到墨西哥玉米片蘸醬,覺得哇還蠻好吃誒。但是你會專門去買很多玉米片每周都吃嗎?我反正更經常的吃法是:舉著老玉米棒子啃。

我因為多年在美國上學的緣故,認識了一些到中國留學或工作的美國人。曾經不下五個常年在中國生活的美國朋友跟我說過,覺得中餐太單調了,油星兒太大,各種調料(尤其是味精)放得太重,吃久了都是一個味兒。他們即使生活在中國,經常吃的也是西餐館子。同理,很多歐美人覺得即使不正宗的義大利麵條子也比正宗的中餐好吃。

就連生活在中國、中文666的歐美人都接受不了日常吃中餐,更何況常年在自己國家的西方人呢?尤其是歐美愛健身的人數量眾多,幾乎會完全遠離國外那些油炸偽中餐。

當然他們不喜歡不代表中餐不好吃,或者不如西餐。只是一方水土養一方人,各自喜歡吃從小到大爛熟於血脈的「家鄉菜」,沒毛病。

我寫過一篇美國南部美翔血淚史:

https://www.zhihu.com/question/27564352/answer/388829959


Saarufer:

講個讓我目瞪口呆的故事。

在德國讀研究所的時候”大學開門日”,各個國家的學生可以準備本國食物賣給學生和參觀的市民,為期一天。本著團結同學,歡度周末,並且大家都能蹭飯的精神,中國學生們在校園里搞了電灶和大鍋,一邊做炒麵一邊賣。

炒麵材料包括面、生菜、胡蘿卜、洋蔥,加上鹽糖醬油。成本幾乎可以忽略不計,不放肉是因為怕給人吃壞肚子。一份炒麵賣2.5歐,賣貴了也不好意思。

賣相就是這樣。請自行腦補把裡面的肉和豆芽都去掉。

本來打算自娛自樂自己吃,沒想到半天就賣出去了至少200份。幾次派人去亞超買面買醬油……最後實在是不想賣了,鍋前面一大串外國朋友還在雨中排隊……

不遠處的印度同學們一臉羨慕嫉妒恨……

反正我是想不通,這個調味料都拌不勻的素炒麵有什麼好吃的。


laq是只倉鼠:

《餐飯歌》

豆腐腦尚分個甜咸,

粽子里能辨出個忠奸,

湯圓的葷素還能站隊成了兩邊。

眼看那

北方人吃不慣江浙滬的菜,

蘇州人來天津罵他娘的鹽,

沿海的瞧不上內地三餐的面,

內陸的看不起海邊魚蝦的腥鮮。

便一個大中國,

南北不同言,

東西不同天,

各地人有各地的好,

何必爭他個落後與優先?

東風吹世界,

柳絮起柳棉,

放眼長城外,

自有一片天。

說我這小子,

腸胃吃不慣東瀛的生鮮,

口腹咽不下美帝的油甜。

卻說歐洲人做菜都一個模樣,

黑墨綠哪懂得什麼叫做舌尖?

便罵那洋人,

都是沒見識的窮鬼,

無論的什麼都要用油炸了再用油煎!

草木本有心,

何求美人憐。

他吃他的脾氣好,

我吃我的心裡甜,

爭什麼多來論什麼少,

分什麼米麵包子和甜咸?

庸人空自惱,

到攪擾了我一場好酣眠!

要我說啊,

他吃他的,

我吃我的,

誰也不狡辯,

誰都不跪舔,

豈不是美滋滋的結局好團圓?

完。

P.S.

想來,只要飲食習慣存在,那麼一般當地人都肯定喜歡自己當地的食品,除了人類本性上習慣的高鹽高油高糖,大家不見得多喜歡外來的食物。

你讓我吃個一頓兩頓西餐日料墨西哥菜行,要是天天吃,我肯定是要罵人的_(:з」∠)__(:з」∠)_那還真不如吃個打鹵面蓋澆飯。

同樣,哪個地方人不一樣啊,覺得自己吃慣的好,外來都那意思,飲食習慣和文化在哪,何必強求呢?

我們管他們呢?

洋人愛吃不愛吃,與我何干?

我愛吃,所以我吃,我自豪,我驕傲,

他不愛吃,那就不愛吃唄。

非得他喜歡我這菜才有價值?用不著別人來認可我的食物,我們喜歡才是最重要的!!

就這樣(。・ω・。)ノ♡


燧子:

我記得小時候我在學校得滿分或者在生日的時候爸爸媽媽會帶我去華人餐廳。所以從小時候到後來來到中國之前都挺喜歡中國菜,現在還是很喜歡但是我現在才知道中國菜是什麼。我快要到中國的時候覺得在中國生活會像天天過生日一樣,天天考滿分,很期待耶。

只不過法國的華菜和中國的有點不一樣。我不是很記得當時在那種餐廳吃什麼。除了一個叫Riz Cantonais(廣東飯)的一道菜,這是挺像雞蛋炒飯的一個主食,也有點像揚州炒飯。

我們也吃nem,這個東西有點像春卷。

還有炸蝦

炸菠蘿,炸蘋果。

不過長大之後去中國生活從來沒有吃到在法國吃的那些中國菜。

有一天在廣州跟朋友去一家越南餐廳吃飯就發現了本來我在法國吃的「中國菜」確實大部分是越南菜。

馬個蛋???

結果在中國生活六年之後回一下法國,發現了很多新開的日本餐廳,都是做壽司的,感覺正常吧。後來聽老闆說話。。。都是講中文的爺們兒。

最近回了一趟法國,終於看到了不錯的中國菜,斯特拉斯堡有一家法式蘭州拉麵。去巴黎好像很久已經有很地道的潮州小吃(像在香港那些賣牛肉丸粉的店)。遇到一家餐廳,是上海妹子開的,他做像廣東燒鴨的北京烤鴨。

結論:在法國越南人做中國菜,中國人做日本菜,上海人做廣東式北京菜, 那日本人呢?去一家法國高料理(法國最高級的本地法國餐廳)聽廚師都是TMD講日語!

亂了我的國家!


艾小po:

在華人多的國外都市,畢竟很多中餐館的主顧主要還是華人,很多城市都有唐人街或者有中國旅行團帶隊光顧,自然不少生意,也在一定程度上表現出來是受歡迎的。那麼我來談談在奧地利梅爾克小城,遇見的唯一的一間中餐館,看下能否評斷中餐在外國到底是否受歡迎。

我想要先介紹下梅爾克這個城市,梅爾克是奧地利多瑙河畔的一個小城,因其有一個梅爾克修道院而出名,其行政區劃類似於大陸的三線城市,這個城市更類似於小鎮,城市中心的人口僅有3000人,然而這個小鎮上僅有的中國人便是這間中國餐廳的老闆一家及其員工。

老闆告訴我們他們從小便在奧地利長大,生活近三十年,從小就開始使用德語,至於中文他們只能同家族裡的華人交流,所以很多通俗的詞語已經忘記,至於其孩子已經不識得中文了,只能簡單的中文交流。我很好奇在這樣的環境里中餐館怎麼能經營那麼久,便很好奇是不是有旅行團光顧他們生意,得到的回答是這樣的。

「梅爾克是這些年因為梅爾克教堂才陸續有旅行團」

「亞洲的華人旅行團很少」

「主要是日本、韓國。」

「我們在這里生活三十年,也是這里唯一一家中餐館,靠的全是當地人光顧」

我環視四周,確實除了我們幾個華人,並無亞洲面孔,並且座無缺席。老闆很健談,繼續聊起來。

「當地人對這間中餐館的定位更像是一個聊天的地方」

「晚上他們會點個菜,叫上啤酒慢慢喝」

對,這就是我們大陸叫的清吧,看周圍的環境,與國外很多中餐館一樣除了紅燈籠中國字畫的亞洲元素外,桌面的餐具擺設已然是西餐擺設了,刀叉盤餐巾,也許這跟當地沒有華人客人有關。

「平時他們也會打包外賣走」

「這里人很友好很客氣」

「點餐完後不會催促」

是的這里的用餐環境很安靜,當地人三兩個圍坐,靜靜聊天,走時會對你微笑點頭,是很典型的友好的歐洲小鎮——熟人社會。

菜單跟大部分國外中餐廳一樣,菜色很雜,川菜,粵菜都有,對老外來說可能這些吃到肚子里都一樣,都是中國菜。上菜方式也跟西餐的一樣湯—前菜——主菜,只是湯換做一口碗的酸辣湯(不知道為什麼國外的中餐很喜歡喝酸辣湯),前菜就是簡單的中國小吃,我們點了炸雲吞,主菜就是一個炒菜+米飯。除了上菜的方式應當地人需求改良過,菜色也較大陸地道的中餐有所改變,雖然是浙江人經營的餐廳,其實口味已經偏重了,而且重油。就好像KFC到了中國出了老北京雞肉卷和手握飯團一樣,市場需求嘛。雖然我對中餐的要求較高,但是我中國胃的小夥伴吃到改良過的中餐還是很開心的。

直到我們聊完天走後,餐廳還是座無缺席,滿是當地人喝酒聊天。所以呢,歐洲人相較於其他移民程度較高的歐美國家比較堅持自己的本土文化,所以文化融合程度也很低,如果一個相對閉塞的歐洲小鎮都能那麼接受中餐廳,那麼我想中餐在國外一定程度上還是受歡迎的吧。


獨立小橋風滿袖:

中國對現代世界的影響並沒有像我們常常宣傳的那麼大,但是有三個始於中國的東西,是真正不打折扣全世界流行的:功夫,中餐,熊貓。

大城市就不說了,隨便哪個族裔,幾乎任何一個人都可以報出幾個中餐菜名,什麼麻婆豆腐,宮保雞丁,左宗雞,陳皮牛等等。猶太人在聖誕夜去中餐館聚餐也是歷史悠久的傳統了。

即使在美國任何一個鳥不拉屎的小鎮,一定會有一個叫做China Pearl,Dragon Inn,Great Wall,Mandarin Court等等這些名字之一的中餐(主營外賣)。因為小鎮人口流動很少,通常跟餐館老闆關系很好。今年康州有個小鎮中餐館老闆因為非法居住了20年,被ICE抓住要遣返。消息傳開,全鎮居民有的捐錢,有的找媒體,有的找律師,有的找議員,還組織了全鎮大遊行,硬是在最後一刻把人「撈」了回來。

有趣的是,這還不是孤立的事件,在美國最保守的中南部,幾乎全是白人的田納西小鎮,也有幾乎一摸一樣的事件,全鎮居民動員起來保護一個要被遣返的非法移民中餐館一家。用當地居民在接受採訪的時候話說,我們都是family。這是新聞報道的,大概還有很多沒有報道的。可以說在美國,中餐已經成了生活的一個組成部分,無論是左派的東西海岸大城市,還是保守的中西部小鎮。


AnnieQ:

喜歡的非常喜歡,不喜歡的基本不會嘗一口。老外對中餐有個偏見,太油不健康。前兩天剛和隔壁鄰居聊天聊到了這個。她是個26歲的白人,那身材就是如果她不說我還以為她懷孕了的那種,她不喜歡中餐,唯一理由就是太油不健康。我說,還好吧,我到澳洲就一直吃中餐,10年沒去過看醫生了。心裡暗暗mmp,也不看看你這身材這肚子這小腿,也敢說健康。另外最諷刺的是,她喜歡吃甜食,抱怨人家送給他的抹茶朱古力一點都不甜,不好吃。我只想說外國好多這種自相矛盾的sb。

~~~~~~~~~~~~~~~~~~~~··

說明幾點,

  1. 澳洲人不是不知道多吃糖不好,他們非常知道也非常強調。門口買個咖啡,都會有代糖供選擇,他們會不知道?但是他們就是喜歡齁甜齁甜的甜食,甜你一臉都覺得不過癮。所以澳洲胖子也多,我每年回國一次,每次一到大陸就覺得自己該減肥了,但一回澳洲,機場一掃視,我減肥的念頭立馬打消。
  2. 我說我鄰居這種人是SB,不是罵她,只是貼切的形容這種雙標不自知,通過貶低別人顯得自己高大上,並且立馬自己打臉的人而已。不喜歡中餐的老外確實有很多,但不是每個人都喜歡用這種貶低的方式表達出來,特別當你自己也不怎麼樣的時候。我有位白人同事,人家不喜歡中餐,理由就是吃不慣,當然他自己一天2瓶可樂雷打不動的。
  3. 墨爾本最受歡迎的中餐館種類應該就是飲茶了,華人區飲茶的茶樓周末都預約不到,可見至少在墨爾本,清淡的菜餚還是被大多數中國人喜歡的。

Izzie:

2018.11.2更新

我還是改一下答案吧。自己誇自己做飯好吃有點太狂了。主要是我爸媽不會做飯,自從外公走後,我早餐從來都是在外面隨便買點東西打發。中午就吃爸媽單位的食堂。周末就是泡麵,或者是跟著爹媽下館子。從國小三年級就自己煮麵吃(不是泡麵),在路邊攤看廚子炒菜也悟出幾道不至於讓自己餓死的家常菜。跟我爸媽災難性的廚藝比起來,我真的覺得自己做的飯菜很可口,而且沒把廚房炸掉當真是萬幸了……賣相什麼的就沒有了,沒人教我,而且我也沒讀過新東方呀~

以下原答———————————

非常受歡迎了。因為我做菜還行,所以房東免除了之後的房租,只是為了讓我給他們做菜而已。要知道之前都不讓我碰廚房的(中餐油煙大,一般歪果仁不喜歡)!

西紅柿牛腩

農家小炒肉

凶柿炒蛋,排骨,油燜蝦,炒青菜,炒花甲

紅燒排骨

炒蝦

蛋炒飯

骨頭湯

還是蛋炒飯

紅燒雞翅

黃瓜肉片湯,加了火腿片

其實我會做的就幾道菜。畢竟德國除了酸菜豬肘子香腸真沒什麼好吃的。


豆斯基:

作為一個曾在俄羅斯留學,回國後做過數年翻譯的現餐飲行業從業者來答一下。

先舉幾個例子:

1.答主在俄羅斯留學時,有幸跟隨一名湖南籍的師兄,學得些許湘菜皮毛,同時因為整層樓的學生都在公共廚房做飯,不少俄羅斯,中亞的同學都嘗過我們做的菜,比如青椒肉絲,酸豆角炒肉等等,或許因為不能吃辣的原因,大家褒貶不一。但這幫老外最喜歡的菜品就是雞肉燉土豆,或者叫 簡化版的大盤雞。時不時的有老外拿著超市買的土豆和雞塊央求我們做雞肉燉土豆給他們吃。

答主自己搗鼓出來的簡化版「大盤雞」–土豆燉雞肉
來自中亞的同學付費請我們炒幾個菜一起吃,土豆燉雞塊是絕對的主角

2.做外貿時接待過一個俄羅斯客戶,痴迷於米飯,一天的商務行程結束後只想吃找個小店吃份蓋澆飯,最後以公司樓下小館里的魚香肉絲蓋澆飯而終結,但他自己也坦白,像他這種喜食白米飯/蓋飯的人在俄羅斯少之又少,大部分人還是寧願搭配著麵包來吃炒菜。

3.在豬場的工作夥伴中,有來自俄羅斯的原畫大神,吃不慣豬場餐廳的絕大部分食物,不管是炒菜蓋飯水餃還是饅頭包子,以至於剛來的幾個月內狂瘦20斤,只好從某寶採購食材自己做飯吃。過了一年多,答主自己的「饃家」餐館開在了公司附近,這哥們兒很快就迷上了店裡的陝西麵食,尤其是特色炸醬麵,經常會在下午兩三點自己一個人跑去店裡,操著我教他的中文沖著廚房喊:炸醬麵一碗,要寬面!要寬面!

又過了一段時間,他已經能跟我深入探討不同批次的黃豆醬(炸醬麵原料之一)對整體的口感影響了。。。

4.另一位來自波蘭的美術小哥,痴迷於各種大陸美食,尤其鍾情於涼皮肉夾饃,甚至在離職回國後都不忘和我討論如何在波蘭做出和中國口感一樣的涼皮來,更要命的是,這哥們兒居然還真的把涼皮給做出來了,連麵筋都有!

作為一個開涼皮肉夾饃餐館但完全不會做涼皮的中國人,我感到很慚愧。。。
答主毫不猶豫地將十三香這種鹵肉炒菜秘密武器安利給了波蘭小哥
波蘭小哥涼皮成品圖,上面澆的辣椒油是臨走前答主送的

5.每周六答主都會去店裡值一天班,遇到過每次都嚷著給肉夾饃里拍幾瓣蒜的美國小夥子,有每周來N次,回國之前又拉著全家老小一起來嘗油潑面/biangbiang面的英國高管。

回到問題本身,中餐是一個相當龐大的概念,即使是最基本的解讀,這裡面也包括了:粵菜川菜魯菜淮揚菜浙菜閩菜湘菜徽菜八大菜系」。

除」八大菜系「外還有一些在中國較有影響的菜系,如:東北菜冀菜豫菜鄂菜本幫菜客家菜贛菜京菜清真菜等菜系。

以上這些菜系之間的口味區別之大,使用食材之廣泛,製作過程之差異,恐怕超過了絕大部分歐美國家之總和。這種情況下,我們所指的中餐,又是些什麼呢?

從吃著麵包/土豆/肉類/意麵長大的老外的角度來考慮,真正受到他們歡迎的中餐菜品,也應該是最貼近他們飲食習慣的產物,比如麵包漢堡之於燒餅煎餅肉夾饃,意麵之於麵食涼皮米線,土豆雞肉之於大盤雞等等

放眼輿論環境,在各路憤青噴子層出不窮的當代,我們的工業製造業可以被罵,人民子弟兵可以被罵,可唯獨中餐罵不得,誰罵跟誰急。因為那是我們民族最引以為傲的文化之一,她的博大精深,她的源遠流長,絕非普通外國人可以理解的。

但最令人無語的也在這里,幾十年過去了,我們的製造業早已沖出國門包圍全球;我們的軍隊可以跟美帝在南海硬碰硬,與四常在印度洋共起舞;但我們璀璨的中餐文化,依舊只能成為中國人自己的精神寶藏,即使成為口碑爆棚的舌尖系列紀錄片,但也只能眼巴巴的看著日料韓料歐美菜系在大陸賺的盆滿缽滿,然後自己人繼續在這里討論外國人喜不喜歡我們……

做這行做的時間久了,答主也會想到:分散的五根手指,永遠打不過聚攏的一個拳頭。與其讓不同地域風味各自為戰,不如以平等統一的態度來審察中餐文化,以國外市場需求與習慣為出發點,精挑細選,優中擇優,發掘並整合出更國際化,也更容易被老外接受的菜品以及餐飲品牌。

畢竟只要味道有了,他們才不關心河南和西安的胡辣湯哪個才是正宗,也不關心肉夾饃里要不要加青椒,而老家飯館里的牛肉土豆泥也一定會受到吃著黃油土豆泥長大的老外們的熱烈歡迎。

我們不缺讓老外驚艷的單品,也不缺天馬行空的食材與品類,更不缺容易被他們接受的味道。我們缺的,是精挑細選,整合各大菜系中適合國外市場菜品的能力;是文化傳媒軟實力方面的認知與投入;是抱著「寇亦往,我亦可往」的決心擠進全球餐飲食市場分一杯羹的魄力。

這是答主幾年來想法的凝聚,也是饃家的長遠規劃理念,或許會遭到很多人的嘲笑,或許我們這么小的體量很快就會在慘烈的大陸餐飲市場競爭中倒下,但希望會有更多的同行認清這些,進而投入到中餐國際化的過程中去,讓我們的餐飲文化伴隨著國家硬實力的提升走向全球。


辣椒炒醋:

國外不知道,但是住在中國的外國人對餃子的熱愛我是見過的!

我姨開了餃子館,一個俄羅斯大漢一下吃38個豬肉香菇的餃子。

(餃子很大,一般中國成年人吃18個就很很很飽了,我比較慫,吃不到10個就撐到死)……而且經常連續幾天都吃!

還介紹別的朋友來吃~

啊啊啊,都這么多贊了,著實把我這個沒見過世面的嚇一跳啊啊啊~還有關注我的~竊喜(≧∇≦)/評論我都看啦,不過我比較懶,評論越多越害pia~就不一一回復泥萌了!謝謝大家的關注呀!我覺得洗心革面,不再犯懶,把在餃子店的見聞否跟你們說一說啦~

還有,餃子是真的好吃有木有啊!泥萌給我點的贊肯定一多半是因為愛吃餃子吧嘻嘻嘻~

最後,廊坊的小夥伴有時間可以來嘗一嘗我姨家的餃子,為表誠意,我把菜單放這里啦~(餃子確實大,不要點太多哦~)

地址:河北省廊坊市廣陽區康莊道(康莊小區西區南門那裡~)馬記餃子館~

一盤有這么多~

我的最愛——鮁魚餡餃子~

看你們有求對聯的,來來來~

還有想看竹子的……emmmmm來來來~原諒我渣渣的拍照技術~

更~

今天周日,有雨,天氣很冷

剛剛有個叔叔過來吃餃子,衣服看起來是個工人是樣子,進來就點了一份肉三鮮餃子,給我20元現金正好,把錢付了就去座位上等著了

好幾份之後終於到他了,我給他端上餃子的時候,他說了聲謝謝

5分鐘吃完餃子匆匆走了,大概是還要工作吧

我收拾桌子的時候發現他把自己的餐具摞起來整理好了,我直接端走就可以了,桌子上也沒有污漬

遇上可愛的人之後,很暖很暖

我的飯量還是小 一個老阿么能吃兩大份~

好羨慕胃口好的老人,健康長壽


宴飲者:

睡不著又有了些奇怪的念頭:你們說,如果一個移民二代,美籍華裔之類的,他家天天吃中餐算外國人狂愛中國菜么??

把杠的刪除了哈哈

我沒說一切外國人都會無條件熱愛一切中餐好吧,我只是說我做過的中餐里有一部分我的外國鄰居很喜歡

外國人會喜歡中餐我一點不覺得奇怪,因為中國菜種類忒多了啊,你不能把中餐局限於自己家平時常吃的那幾道

比如一個中東人,他就很容易喜歡上新疆饢包肉,手抓飯之類的菜啊…再比如一個芝加哥人,他也很容易接受台灣烤腸夾饃卷餅啊(類似熱狗)…納什維爾人民喜歡辣椒燒雞翅也不奇怪,畢竟納什維爾辣雞辣的我都懷疑人生,誰說美國人就不吃辣呢?

至於改良這個問題啊,這個很難說明中餐就不受歡迎,比如我是西北人,而我家經常吃南方的一些飯菜比如糍飯團,小餛飩,但我吃小餛飩和飯團都會加點辣椒油,這算不算我就不喜歡南方菜呢?不算吧…

中餐不光是給外國人做會改變口味,可以說每道菜給不同的人做都會微調口味對不?

一沒有做腸子肚子爪子,二沒有爆炒爆辣活剖,一鍋正正常常的榛蘑雞湯,沒什麼接受不了的吧…不然美國超市裡一盒一盒的broth是賣給誰的……

誠然我們說外國人民不會喜歡中餐到頓頓吃,但這就能說他們不喜歡么?你喜歡一樣東西就天天頓頓吃?不會吧…我覺得能想起來每周一吃每月一吃都算是很喜歡了,畢竟全世界好吃的那麼多對不對

找到幾張老圖我們來思考下為什麼有一部分外國人民會喜愛我做的中餐

比如一隻外酥內軟的燒餅

比如一份嫩滑的蛋羹配上一隻鮮美的獅子頭

比如一叉子入味的細面

比如一碗蝦仁餛飩

能接受並且喜歡這些菜很難以置信么???

統一回復某些評論啊…有的人非覺得這是老梗,覺得就覺得唄,跳過去不看完事了非要跑來再說一句,你是電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話行了吧哈哈哈

然後人吃了喜歡的食物不就那麼幾種反應么:卧槽好吃,教我做,搭夥吃之類的…不然還能怎麼樣,原地旋轉跳躍,小當家附體腦海炸出閃電嗎??

還是這樣?

最最重要的…相似的經歷就說明是假梗么?那上一代中國國小生基本還都做過眼保健操第八套廣播體操呢…這有啥好編的,稀鬆平常的事兒而已

不過這事的後續並不是房東開心搭夥免租,因為住的是統一出租公寓,我倒是想賄賂下房東免租呢…後續是我們一夥人經常集體在小鎮和旁邊市區覓食而已……

…………以下是原答案…………

哈哈哈,在美國訪學的時候室友是個東北小丫頭,帶了一袋子干蘑菇

我就給她做了半隻蘑菇燉雞,另外半隻加土豆洋蔥燒成我們那兒的大盤雞,怕警報器叫打開門散氣兒

對門的兩個美國人,隔壁的墨西哥人、再隔壁的韓國人,隔走廊的阿拉伯人

全都給香出來了,扒在我家門框上看哈哈哈

第二個周末

在一層樓的熱烈歡迎中,我們燉了八隻小雞………一頓


凋零的只是花不是春天:

很多答主都提到,自己隨便燉了一鍋什麼什麼,鄰居們就上門吃的一乾二淨,以此體現中餐有多受歡迎……

我在想一件事,如果真的那麼受歡迎,為什麼國外的中餐廳還要迎合外國人做改良呢?

坐標土澳,觀察過一些餐廳,做的正正經經的中餐廳(跟大陸飯館一個味道的那種餐廳)食客一般都是中國人,很少有外國人,而外國人常去的中餐廳一般都是中式快餐店,口味與正宗中餐差很多……

所以問題在於,如果像答主們所說的,你們隨便做了一鍋什麼菜,就被鄰居一搶而空這么受歡迎,那為什麼老外們不去光顧正經中餐廳呢?(此處排除那些「中國通老外」)

評論區提示: 人對免費食物和餐館食物的期望值是不一樣的。

那這些例子就不能很好的證明中餐受歡迎啊,你換成韓餐日餐馬來西亞餐也是一樣的。

以下畫重點!!!

此篇回答不是在研究為什麼要針對外國口味改良,而是想質疑 隨便做點什麼就被外國人搶空 的答主們有編故事的嫌疑。

此篇回答不是在研究為什麼要針對外國口味改良,而是想質疑 隨便做點什麼就被外國人搶空 的答主們有編故事的嫌疑。

此篇回答不是在研究為什麼要針對外國口味改良,而是想質疑 隨便做點什麼就被外國人搶空 的答主們有編故事的嫌疑。

我也知道餐廳針對當地口味改良是很正常的現象,我不想討論 家常菜 正宗餐館 和 改良餐館到底哪個好吃。至少我看完其他答主的回答都覺得自己出了個假國。比起中餐,我看到的更多老外是青睞 越南菜 日本菜 或者泰國菜,以上三種餐廳有沒有改良我不知道,我沒吃過正宗的,但中餐絕對沒有你們想像的受歡迎。

補充:總是有人閱讀理解不及格,關評了,拜拜啦。


匿名用戶:

國外有個投票 外國人(主要是年輕人)喜歡的第一名是法國菜

提到中餐評價是只要說好吃中國人就會熱情的請客


殤風:

自駕從加拿大艾爾伯塔開到美國加利福尼亞,一路上結識了不少新朋友,基本都是白人,還有兩個墨西哥的,其中有一個還是我大學的前校長。。。和他們約好一起去幻象山莊我的住處吃飯,說好了要吃我做「正統」中餐。。。

7,8個人,我一個人掌勺。。。做了一整天,記得有京醬肉絲,臘肉荷蘭豆,番茄炒蛋,蚝油牛柳,腰果蝦仁,紅燒排骨,豆角炒肉,香菇油菜,辣炒圓白菜,肉末茄子等等。菜比人多,而且每個菜都是特大量,就怕不夠吃。光京醬肉絲一個菜就得有四斤多肉,結果到最後恨不得盤子都給我舔乾淨了,我都沒咋吃上,啥都給我吃空了,然後還要。。。

感覺他們真是沒吃著過什麼好東西。。。

我剛來加拿大的時候給生病的房東做過一次疙瘩湯。。。她是吃出好了,求著我做了兩月的疙瘩湯。。。我當時就覺得加拿大人民真可憐,疙瘩湯都是好東西。。。

——————

最近又給朋友做了點吃的,放點圖。。。

發現給西方做飯麻煩的不是做菜本身,而是之後的分餐制。。。做什麼菜最後都變成自助了

今天做了疙瘩湯,懷念一下住別人家裡的日子。


123:

坐標加拿大

和外國人說話的時候,當他們知道我是中國人,他們就會說

yeah,台灣是中國一部分

yeah,中餐很好吃

yeah,中國人很友好

yeah,長城很棒

⋯⋯

但事實上他們想的是

我tm才不關心什麼台灣什麼中國,我還沒泡上那個小姐姐我管別國的歷史遺留問題我有病嗎我

中餐是什麼鬼啦,不如肥宅快樂系列(反正我是沒在中餐館看見太多外國人,只是偶爾有幾個)

天啊中國人,哦上帝啊我不想和他們在一起,他們整天聚在一起說中文,吵個沒完,和外國人說話的時候就想個獃頭鵝,他們一點兒也不cool!!!

長城,我瞎編的,我可沒去過,就像一周我騙那個小姐姐說埃菲爾鐵塔很棒,上上周說泰姬陵很棒,上上周說東京塔很棒一樣,

知道人從哪來,就把那的東西誇一遍就可以了

中國人自己還在爭論豆腐腦吃甜吃鹹的時候,還要求外國人和自己口味一樣,也是奇了葩了。人吃了左宗棠雞你笑話人吃美式中餐,不懂中國文化。人吃漢堡你笑話人吃垃圾食品,不如中國菜有內涵

你咋那麼那麼矯情呢


MissGoose:

並不!!!想當年我爸媽宴請一家純純的美國人(就是那種50歲才踏出國門的那種)來我家吃飯。當時我爸做了一桌菜,請參考普通人家過年的規格。兩口子一門驚呆了,跟我說覺得自己eat like a king! 結果當時我爸讓我翻譯翻譯問他們喝什麼酒,他們說一般喝威士忌,龍舌蘭什麼的。我爸一想白酒好像也差不太多,拿出一桶白酒開始給人家倒酒,結果給人家辣的瞬間漲紅了臉。

然後開始吃飯,我爸東一筷子西一筷子的給人家夾肉吃,覺得作為一家之主自己一定要熱情!結果人家也是不好意思拒絕,拿著紅燒肉強吃下去的。那美國女人不吃肉,一樣菜夾一點意思意思,後來是在吃不慣拿著大蔥一邊咬一邊告訴我這大蔥不錯。

第二天,我爸媽拉著他們去吃火鍋,這么博大精深的中國傳統食物怎麼能不感受一下呢?他們也是覺得這種吃法也新鮮,吃了一口蘸料之後果斷放棄,然後又不好意思不吃,只好把菜從火鍋里撈出來不沾料吃。

他們來我家呆了一周我爸媽特別苦惱讓他們吃什麼,每天變著花樣的做飯就是個吃不慣。所以我認為對於那種年輕人,接受能力強的外國人來說,中華美食是美味的。但是對於那種一輩子生活在國外的外國人來說,油大的,腌制的,醬油類的,並不一定適應的了。想想如果讓父母那一輩的人去美國體驗一下生活,每天吃各種各樣的cheese,吃各種漢堡薯條三明治,各種cream,也不一定吃得慣吧。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