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底可以有多壞?

問題描述:負能量極重!請謹慎閱讀! 受一點事情的啟發,讓我覺得這個世界上也不僅僅有好人。可能有些人不算壞人,但是有可能會因為利益或者其他而傷害別人。想聽聽各位大神對於「壞」的見解和故事,說實在的我真的沒有遇到過傷害我的人,我身邊的我自認為都是不會傷害我的,可是我覺得多一些對於社會的認知也是好的,不至於以後賣了還替人數錢。 —————————————————看了大家的回答,人的壞很大程度是因為環境,世界上沒有…
, ,
穿越回來的喵:
我想起高中的時候,我語文老師特別「欣賞」班上一個男生,好幾次考試其實他的答案不能得分,但那老師和自我催眠似的說這樣的答案勉強可以,最後都給他加幾分。聯考成績出來後……我覺得我要是那男生我就恨死語文老師了。
現在工作了,發現不少這樣的「語文老師」,如果你發現領導對你的過錯很寬容,從來都是贊揚你的優點忽視你的缺點,你要小心了,你領導可能壓根沒打算好好培養你,只是用這種方式來麻痹你而已。
以前一個領導經常把我罵的狗血淋頭,對別人卻是「好脾氣」,我當時還覺得委屈,覺得他針對我打擊我,現在想想卻很感激那位領導,若不是他直言不諱的指出我的致命缺點,我需要走很多彎路、犯很多錯誤才能醒悟。
所以,在現實生活中,對你笑臉相待的不一定是對你好,對那些敢指出你錯誤、管你閑事的人,一定要心存感激!


JessicaMak:
最近我家二老總是在憶當年,所以有點感觸。
我娘常常跟我講她小時候街坊同學的事,而這些故事有不少是例如「巷口的王四比我年紀小一點,可是啊,他媽媽是二婚,從小就被大家取笑,我們都叫他外號什麼的。他現在啊?好像在領低保吧,一直沒什麼出息」還有「這個李小明和我是同班同學呀,他斜視的,全校同學都給他取外號,愛欺負他,到後來他都沒有心思讀書了,國小畢業就沒念下去了。」這類型的逸聞。
今天好就是說了李小明的事,我說,媽,你有沒有想過,你們當時的一句玩笑話,改變了他的整個人生呢?如果你們都不取笑他,說不定他能成為一個很有成就的人呢。
我娘明顯的一愣,突然很慚愧,說,一句話一個人生。哎,好像挺對不起他的。

他們那個年代的人,不,應該是這個社會大部分的人,都會因為別人有一點不一樣而排斥甚至霸凌那個人,而他們完全不覺得自己哪裡不對。

最可怕的壞,是法不責眾的壞,是那種會被人說成是「小孩子不懂事」「我沒什麼文化弄不懂」「當時大家都這樣」的壞。


山茶醬:
她是我的阿么
她愛吵架。伯父、爸爸剛分家,自己分別建立小家庭。這全是靠自己掙來的(分家的時候阿么給了一缽米)。有一次不知道什麼原因,不爽了,找伯父家吵架。沒人跟她吵,她跑進屋裡把伯父的鍋碗瓢盆全部砸光。由於他經常這樣去伯父家裡砸東西,並且用最惡毒的語言罵人、詛咒人。後來伯父全家搬走。

她不講道理。二姑家跟鄰居有點矛盾,她跑過去鄰居家裡拉屎。是的你沒看錯。

阿么典型的重男輕女。如果僅僅是重男輕女,重男輕女沒什麼。本來爸媽也沒有指望她能幫襯家裡。

上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初,我們那兒去醫院生孩子的比較少。大部分都是醫生來家裡接生,婆婆負責照顧產婦和嬰兒。我媽生下我的時候,她拎著一隻雞來探望,一看生了個女孩,不滿意地嘟囔一聲,「怎麼不是兒子」,然後拎著那隻雞就走了。我爸就代替了婆婆的角色,給我洗澡,用布包起來。生妹妹的時候,據說她帶著雞蛋來探望,一看又是女孩,掉頭就走。

小時候,家裡條件不太好。阿么有好幾種政府補貼,比較寬裕,而且逢年過節總有遠房親戚來看望老人,給買的餅干、牛奶、零食啥的。而我和妹妹確實經常愛去找她玩(爸媽都要工作,我們姊妹可以玩的確實不多,也可能是因為她那有好吃的)。可是她從來沒給過我們任何吃的,從來沒有。到是有時候會看到鄰居家的小孩或者表哥表弟表姐表妹吃東西,說是我阿么給的。

有一次家裡來客人了,我媽做了幾樣好菜,就讓我和妹妹去請她來吃飯。她坐在門口正在吃餅干,遠遠看著我們來了,連忙把餅干藏在身後,結果沒藏好,餅干盒子從背後掉下來。整個過程我們都看在眼裡。

說她重男輕女又不完全對,因為她對外甥女也很憐愛,經常從家裡帶蜜棗、雞蛋、板栗、餅干、奶糖給她們(這在我們小時候都是少見的零食)。

有一次,她拿了一袋板栗從我家(我家住在街道的一側)經過,因為擔心被我和妹妹發現,她從街道的另一側走,結果我妹妹在鄰居家玩耍,還是看到阿么了。5、6歲的孩子非常單純,長時間沒見到阿么,趕緊撲過去抱住她的大腿,讓她留下來吃午飯。而阿么雙手把一包蜜棗舉起,生怕妹妹夠到了,嘴裡嘟囔著「這是帶給迪迪(她外甥女,我表妹)吃的,不給你吃」。然後拽開我妹的手,還是朝我姑姑家走去。

比如說,在我五歲的時候,說我偷了她房間里的抽屜鑰匙。我爸媽審問很多次,我確實沒拿過。後來她在家裡找到了鑰匙。可能感覺有點打臉,惱羞成怒,跑來我家吵架。我站在門口,她一掌把我推到在地(據說我小時候很缺鈣,一直走路不太穩),至今額頭上留著一個小傷疤。

比如說,大概她70歲的時候,她把錢借給了別人(前面說過的,她有一些儲蓄)。我和妹妹在外地上學,有一次回家之後,媽媽做了點好吃的。我妹去她家請她來吃飯,沒走進她的房門(不到玩不得以不進她的房門,是媽媽一直強調的。媽媽說該孝順的要孝順,但也要保護自己)。結果晚上她跑過來說,我妹偷了她600塊錢,抱著被子來我家駐扎。讓我爸查清楚,我爸和我媽搜了我妹身上和家裡可能藏的任何地方,都沒發現600塊錢。第二天去各個伯父、姑姑家要評理,甚至鬧到了派出所。然後要去廟里燒紙賭咒(農村的一種惡習,大概是在廟里燒紙詛咒幹了壞事的人)。這些均被我的姑姑拉下來。但是妹妹從此還是被迫背上了「小偷」之名。因為不熟悉的人根本不會想到阿么會冤枉孫女。人們甚至明裡暗裡指責妹妹「你阿么都快70歲了,這么大年紀了, 你怎麼能偷她的錢呢?」後來別人來還她錢,她突然想起來原來600塊錢是借給人了。而在此之後,她也沒有說過任何一句「抱歉,冤枉你了」之類的話。從未在鄰居、親戚面前幫我妹妹正名。

她在生命的最後兩年生病了,生活完全不能自理。而她的三個女兒基本不照顧她,大部分是由我媽照顧她的吃喝拉撒睡。冬天,白天給她送出去曬太陽,定時給她食物,給她洗澡,定時扶她起來小便,她大小便失禁了,幾乎全是我媽給她洗啊曬啊……長時間照顧病人,我媽也有點累,還有幾次生病了。就這樣,她還會拄著拐棍罵我媽。還會在別人來看望她的時候不停地說我媽各種不好。有時候發脾氣還用很惡毒的語言罵我媽。

這樣的事情很多,可是現在都模糊了,也不願意提起了。

2014年大概是2月,我研究所最後一個學期,剛返校沒幾天,聽說阿么離世了。

當時是有些難過,畢竟是親人。

但也沒覺得太難過,畢竟她傷害我們很深。而我即將面臨畢業論文答辯,家在安徽,我在重慶,沒能回去。

大概第三天的時候,晚上,突然忍不住,在宿舍的陽台大哭一場。這好像是我哭的最傷心的一次。不知道為什麼會哭的那麼傷心。大概內心深處的最終告別儀式?

後來,漸漸體諒她生在20世界20年代,沒有念過書、經歷過戰爭、三年自然災害、 文化大革命、早年喪夫、喪子……

即使這些字眼也不能讓完全我明白,這個比我年長60歲的老人,曾經到底經歷過什麼。那樣的環境里走過來的老人,她敏感、小氣、脾氣火爆、執拗、隨心所欲,或許能得到合理的解釋。並且無論如何,我不能以自己的標准來要求任何人。

當我寫下這些文字的時候,我很淡定,不像幾年前那樣激動。一方面,隨著時間的流逝,很多極品事件都慢慢忘了。另外一方面,我想走出來,不想被恨或者冷漠蒙蔽了心。

所以這僅僅是個記錄吧。


匿名用戶:
已經是第3400+個答案

想了很久覺得寫下來–這是很久以來的生活噩夢,也許算是我生命的最低潮,如果不是我父母和朋友們的安慰,我已經堅持不住了,抑鬱或者永別於世,然而他們知道的並不是完整版的故事。

關於我的部分等下再提吧

我的故事的結果就是我的個人資訊在無意中泄露了,而騙取我個人資訊的這個人,我把他叫做A。

A利用我的一些資訊如名字等,向他人行騙,最後我的名字被人肉出來,被騙的人C通過一個和我關系一般的同學最終找到了我。

我一頭霧水,電話那頭劈頭蓋臉的罵。

我說:「不好意思,你能不能跟我講下怎麼回事?」

對方非常不耐煩的:「就是你騙了錢,裝什麼裝!」

後來發現,打電話的是C的朋友,除了我的號碼和她朋友被騙,其餘什麼都不知道。什麼情況也不能跟我說清楚,我掛了電話去問C,她又急急忙忙打過來繼續說我,
「你說呀!你是不是心虛了!還敢掛電話!」

找C打聽了下情況,然後迅速去派出所報警,做筆錄,我跟她發我做筆錄的記錄,支付寶一些收支截圖,還有其他的一些相關記錄。最後她勉強相信不是我做的,但是要求讓我必須找到騙子A。

這些證據,她既沒有告訴她朋友,也沒有向他人解釋過。我那幾天接了無數人的電話,極少數求證的,大多數都罵我是騙子等等。
噢,也有溫和的,叫我替A還全部的錢。
還你個大頭鬼!

還有C的朋友們,真是忠心耿耿,我向他們出示證據以後,中間仍然無數次被不耐煩的敷衍,或者恐嚇威脅,電話騷擾。

這些人用簡訊,QQ輪流轟炸我,
「再不給錢,我們就到你學校去!」
「再不給錢,你就去死吧!」

有多少人被人肉搜索過?

我不知道是否懷著和我一樣的心理,可能發生的事並不是多麼嚴重或者多麼惡劣的事,卻總有那麼一群人追著你,趕著你,逼你求饒,逼你道歉,把你的一切不好放大,威脅你承認。

我知道我的一些行為的確存在不妥,我願意道歉,可是為什麼要招惹我的父母朋友,把他們也摻和進來,沒有做過的事為什麼也要我承認?我偏不!

我好好說話的時候說我是心虛,我不好好說話你們又要怎麼說?氣急敗壞?!

因為這件事,我在一年間時常睡不著,在音樂的轟炸和累極的狀態下昏過去,又很早醒來,脾氣暴躁又因為性格其實非常溫和而經常忍耐,我在沒有人的宿舍用拳頭砸牆,毆打我的床架,咒罵那些可惡的人,因為自己的無能為力和平庸更感到窩火。


陳大:
我也來講一個吧
我們叫她x吧,x一看就是典型的江南正妹,性格屬於大大咧咧那種,老公是個聽媽話的乖兒子,老公是個公務員,家裡在當地有些政府關系,也給她安排了個工作。婚後生了個女兒,婆婆有些不高興,讓她再生個兒子想,江南地區家裡基本都是一個,x暫時不願意再生二胎。她婆婆就跟他兒子說你老婆在外面有人了(根本沒有的事),逼著兒子跟x離了婚,孩子判給了男方,動用當地的關系過錯方讓x凈身出戶。
離婚後不讓x看孩子,幼稚園 偷偷去看,婆婆家給孩子轉了幼稚園 ,國小壓根看不到,好幾年了一直沒有見到。婆婆家讓她單位給她辭了(之前是他們家關系進去的),離職後x聽了同事說是他們家做的。
幾年過去了,x還是一個人,期間也有給她介紹過,但她一直怕自己嫁掉了孩子就真的不認她了,她幾年間一直沒有見過孩子,因為找不到。突然有一天,她前夫找她要復合,她問,為什麼?前夫後來又結了婚,生了女兒先天有點毛病,又離了婚。他媽讓他找x復婚,x沒有答應,至今一個人生活,有次聊天跟朋友說不想再找男人了,太累。不如生個孩子以後養老,朋友勸她,你一個人生活都不這么容易再撫養個孩子怎麼生活啊?(未完待續)
故事還在進行中…


Howard2Fly:
2歲多的時候,父母離異。媽媽選擇要婚房和10W現金(應該等於現在的100W了),讓我立刻走。我爸托朋友載我去機場,飛到深圳。和我爸的二奶過了一段時間之後,去寄宿幼稚園 和老師住了一段時間。後來阿么也來深圳了,就和阿么一起討生活。
阿么人品不壞,三觀正愛學習,愛乾淨愛運動。然而,她特別討厭小孩子哭鬧。一旦發起脾氣來,可以罵一個小時臟話不帶重樣的。
好像是三歲多一點的時候吧,忘記了因為什麼事情,阿么在飯桌上罵我:「你這個賤種,爸媽都不要你了,路邊的狗都比你幸福。這么賤,怎麼不去死?」當時還很小,並不懂那話背後真正的含義,卻很深刻地明白了一個事實——自己是被遺棄的。
從那以後經歷了好多事情。媽媽偷偷帶著她後來的男朋友來看過我一次之後,就去了美國,從此渺無音訊。我的父親幾個月回來一次,回來了吃一頓飯就匆匆走了。一開始我不明白,為什麼自己沒有父母?後來被阿么罵得多了,就明白了——原來他們都有各自的家庭了。我父親,甚至在外面有不止一個女人和孩子。自然而然,不會再理會我這個代表著他第一段失敗婚姻的產物。
更可悲的是,我的父母,我的法定撫養人。在我童年的那一段時間里,至少有10多年吧,沒有為我的學費生活費等等一切費用掏過腰包。所以很小的時候我就明白,原來我是被遺棄的,我必須努力適應這個「家庭」的遊戲規則,才有可能,生存下去。
於是我強行扭曲自己,盡管那時候並不清楚這么做是為什麼,只是憑著對未知的恐懼。很喜歡玩耍,這是孩子的天性。然而摔傷了、生病了,阿么會說你怎麼又麻煩我?一旦惹出什麼事了,也只有大伯會來幫忙處理——盡管我很討厭那個整天板著臉,動不動也會打罵我的大伯。然而我不得不承認,可以依靠的壯年人,只有他。
就這樣度過了很多日子。大部分時候還是平靜的,也有波瀾,很大的波瀾。比如說16歲的時候,父親說好隔天開車來帶我去做包皮手術。結果雨天堵車,他自己也起晚了,卻怪責我沒有開手機。那時的我氣不過,頂了一句嘴,他就在環形天橋上把我拉下來打。之後在馬路上開到最大時速,說要和我一起撞死。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面臨死亡的威脅,那種被高速風壓壓在座位上不得動彈,連哭泣都無能為力的感覺,我一輩子都無法忘記。
其實在那麼多位體主的回答中,我不算最好的,也不能算最差的。我想說,如果可以的話,請相信這些苦難的積極意義。請你相信,這些苦難是為了讓你深切地體會到這個世界的陰暗和痛苦,從而生起更大的憐憫,更願意去伸出援手幫助那些同處困境的人。也許在不遠的某一天,我會完成我的願望,可以設立一個專門幫助兒童的慈善機構,尤其是那些單親家庭的孩子們。我希望幫助他們,因為這是在拯救我自己。也希望有緣看到這些文字的人們,希望你們能珍惜所有的一切。好的,壞的,都會成為你繼續前進的動力。


張靜遠:
更一記:
老闆在我腳受傷休病假期間跟我談降薪。

~~~~~~~~~~~~~~~~~~
前同事告訴我她的前前前東家的一個事兒。

當時同事是個小頭目了,也是骨幹。

手下一個正在挑大樑的姑娘懷孕了,老闆讓她勸姑娘流產。

理由是「在北京混,誰還不墮一兩次胎啊。」前同事說她做不出來這么損的事兒。

再後來,前同事懷孕時就從這家企業辭職了。

順便說一句,她辭職的時候挑著更大的梁呢。


白灼:
老一輩的觀念認為把熬過的中藥葯渣倒在路上,被路人踩到後,病就會被路人帶走。

以及

「看到不轉死全家!」

我想知道互不相識的人之間到底有多大仇?


匿名用戶:
人生到現在為止最不順利的那幾年,第二次參加聯考成績還是不理想,剛剛過一本線,報志願的時候去找班導諮詢,一點有用的資訊都沒給,只是在推銷他的二手電腦(他第二職業賣二手電腦)。

志願直接掉到了專科,去填寫專科志願的時候,心情已經是糟糕到了極點,同學陪著我,問一下老師們的建議,我還記得那個物理老師,曾經教過我兩年的物理老師,用及其不屑和鄙夷的語氣對我說:某某某,你也就是個讀專科的命了。

整個過程坐在他的辦公椅上,看都沒看我一眼。

語言沒辦法描述出當時的情景和心情。

後來我離開了那裡,發奮苦讀了一年,考上了全國前十學校的王牌專業,現在在德國讀碩士。成了他們教授過的學生中的佼佼者,這么多年在外面長了很多的見識,心胸和眼界都開闊了很多,原諒了很多的人和事,但是那一天我永遠不能釋懷。

我一直覺得,我是從那一天開始走向了成熟。


Azul:
我表哥把自己的結發妻子打走之後,對兒子不聞不問,丟給年歲已高的母親,也就是我的大姨。

他很少回家,回家的幾次都是問大姨要錢。大姨沒錢他就拖孩子出去,說要賣掉孩子拿到錢。大姨只能哭,到處借點錢給他。他已經三十多歲了。

二十多歲的時候,他到我家偷走了我姐姐打工寄回家的幾百塊。到我二姨家偷走了二姨起早貪黑在菜場賺來的辛苦錢。幾年後,他說,有的親戚家的錢是我拿走了。

回家的時候,他問自己八十多歲的阿么要錢。

是的,我有一個這樣的表哥。

我已經多年沒有見。


Aorqu用戶:
我在人人網上看見過一則文章,題目是,你未必是人好,你只是沒機會放蕩。所以擼主在提出這個問題的時候,我感到除了對人性復雜面的獵奇與探險外,更多的是一種疲憊不堪。世事多艱難啊,人性多經不起考驗啊!

事實上,我們很多自以為是的種種品行並沒有經過可靠檢驗,而我們卻把它誇誇其談。我們對自身的一些「道德判斷」,與其說是一種判斷,勿寧說是一種期待,甚至是一種想像。

都不曾坐過寶馬,卻說自己不會喜歡阿斯頓馬丁的生活,這並不靠譜;不曾有女神對你表達愛意,卻信誓旦旦說自己不會被美色所誘惑,這並不靠譜。

所以人到底能有多壞,這不能成為一個比慘和比下限的批判會,因為質疑人性的目的不是進行他人否定,而是要進行每人的自我提升。對他人道德的拷問,最終目的是旨在提示一種謙卑,一種對自身道德品行的謙卑,從而存留對社會,對生存,對人生的敬畏。

似如《聖經》中《彼得前書》(5:5-6)所言:

就是你們眾人,都要以謙卑束腰、彼此順服。因為神阻擋驕傲的人、賜恩給謙卑的人。」

阿彌陀佛,生活已是很艱難,這位施主請你不要再拆穿。

還是喜歡道士下山的那句台詞,不擇手段是豪傑,不改初衷真英雄。


匿名用戶:
看了這么多人的不幸,突然覺得自己並沒有那麼慘,不過我這個也是挺奇葩的。想了想還是匿了吧
我是個男的,我阿公那代就一個哥哥,稱之為大阿公,大阿公大我阿公很多,我出生前就去世了。大阿公家有6個閨女,1個兒子,也就是我大爺。我大爺生了一個閨女。我爸沒有兄弟只有一個妹妹,我也是獨生子。 背景介紹完畢,誒,這不是長子長孫單傳嘛,不應該是享盡萬千寵愛的蠻橫小少爺嘛。呵呵呵呵呵呵,奇了葩了。作為唯一的孫子,童年飽受不公平待遇啊。
生我之前,我媽也生了個大胖小子,不過順產時不幸夭折了,然後過了一年就有了我。由於之前的經歷,我媽早產就把我剖出來了。又是個大兒子呀,怎麼也得疼疼兒媳婦吧,但是並沒有,阿公阿么沒照顧我媽做月子,還是我姥姥來照顧的。再隔了一年,我姑姑生下了我的小表妹(額我也分不清堂表啥的)阿么伺候的好極了。不過沒啥可說的,那是她親閨女。
等到我3,4歲吧可能,那時候阿公阿么家條件還算不錯,九幾年的時候,家裡有空調有電話,老兩口住著一個兩室,我們一家住在同層的隔壁,是個火單(也是兩室一廳一衛一廚房,但是兩家人住,除卧室其他公用),我自從愛出汗,夏天愛長痱子,我媽心疼我想讓我去阿公阿么家享受下空調,嗯,阿么嫌棄,不樂意。嗯,我表妹在裡面吹的可爽。之後我媽開始下海忙事業去了,把我寄宿在阿么家,嗯,每個月得交固定伙食費,嗯,只是我的伙食費。其實這也正常,不疼不寵的,養我需要成本嘛。就這樣慢慢到了國小五年級。之前我一直是天天自己坐公車去上學,每天往返兩小時,從小一直這樣。挺好的,誰也不求,雖然家裡2000年就買了車,但是幾乎沒接過我。五年級之後學業開始緊張了,阿公阿么就帶我搬到了姑姑家,姑姑家裡國小比較近,還能一起管我妹,我和我妹一個班。也拜我這阿么所寵,我這妹妹真是有點蠻橫不講理,雖然大部分時候還可以,但是很多時候說的話真是讓我恨不得揍她,有個什麼問題 吵個架就指著我讓我滾,滾出她們家。哎。貌似一直在姑姑家住到了初二,我媽那邊也事業也稍微有點起色了,也是發現我活的憋屈,直接在姑姑家附近買了一套三室(市中心,姑姑家是姑父爸爸單位分的房子,算是個小兩室)算是和家裡一起住了,但是我媽起早貪黑的幾乎是我剛起床她就走了,我睡覺了她還沒回家,哎。 那時候小,不懂事,加上我媽脾氣大,比較急,我總是和她對著干,而且我媽不講吃穿,自然我也落不到啥好東西,所以總覺得我媽也不疼我。那時候我爸呢,愛花錢,我想要點啥,只能找他磨。真是有奶便是娘啊,那時候覺得我爸是好爸爸,有時還和我爸站一隊,氣我媽。 不過隨著慢慢長大,就越發現很多事情並不是小時候想的那樣。我爸呢,呵呵,算是個吃軟飯的吧,嘴上牛逼吹到天,就是落實不到行動上,自己干點裝修也沒賺什麼錢,最後還是跑到我媽那找事干,但是從小讓我阿么寵壞了,又是個少爺羔子,容不得別人說,尤其是我媽,那真是當著員工面前和我媽頂嘴砸東西,保險柜鑰匙說拿走就拿走。我記得我高一的時候,去日本玩,一早的飛機,臨出家門前,他倆不知道為了什麼起了口角,我爸搬起椅子就扔我媽,最近得靠報警來解決了。還有去年我回國的那段時間,也是因為一點莫須有的小事,把家門反鎖,我和我媽在外面兩個多小時,報警叫民警也沒用說是什麼家庭糾紛,最後搞了三四個小時,去姑姑家搬救兵才開的門。晚上都不敢睡覺,他那脾氣喝點酒真是能拿起菜刀砍人了。
額,想起來什麼說什麼比較亂。
出國五年,過年過節我也從來沒有給阿公阿么家打過電話拜過年,沒什麼感情,長大了聽我媽說我出生前阿么姑姑欺負她的事,就跟他們沒什麼感情了,不過本來嘛,人家也沒拿我當什麼。
之前我爸還稍微能幫上點我媽忙,現在,剛53,就天天在家玩了,說什麼自己身體不好,幹不了工作。呵呵呵,身體不好,還天天胡吃海塞,天天半夜不睡白天不起,天天吹牛逼,也不知道他媽的大陸銀行什麼德行,無業遊民也發放信用卡,花完了錢自己又沒錢還,還得我媽去還,沒事還跑到廠子里坑我媽點錢。呵呵呵呵,婚後共同財產嘛,怎麼著也得分我爸一半。不是說保護婦女的么,哎。
我媽身體又不好,肝得過病,不能總生氣,我爸還沒事總氣他。
嗯,為什麼不離婚呢,小的時候想離,沒成功(我一歲時我爸就辭職下海了,去了海南,混得還不錯,就是沒怎麼給家裡寄過錢一直到我九歲才回來,還是敗光了錢回來的)那時候法院找不到人,就沒離成。之後我懂事了,我媽為了讓我好好成長,有個完整的家,就一直委屈的過著。其實他倆本來就不合適,我媽事業型女強人,我爸紈絝子弟。
再說我媽這邊兄弟姐妹,呵呵,就我媽受教育程度高有本事,自己賺些錢,兩個舅舅和一個小姨,怎麼說呢,待富者是仇富的,尤其是會仇親戚的富。說出來都是血淚史。
有人看再細說吧


王小俊同學:
想起了一件小小的事情,讓我甚為惡心。
那時候我剛出來工作,在超市買米,大的超市經常會有優惠打折的米。
當我去了超市賣米的地方,看到了比較便宜的米,就拿了袋子去裝,剛裝就被人攔了下來,原來是旁邊也在裝米的一個中年婦女,還有她的老公,我說為什麼不給我裝,她說她先來的,這個米他們都要了,我看他們推車里已經裝了好幾袋子的米了,那個打折的米已經快見底,就他們一直在裝。然後我就爭辯了開來,說超市的米誰規定只賣給你們了,然後她老公見到我們爭辯起來,就罵我,還指著我,就是意思要動手的感覺。
我對他們的嘴臉,感到一陣又一陣的惡心,從心底湧出來的惡心!
所以我特別討厭佔小便宜的人。真是為了點點蠅頭小利可以無限突破做人的底線。


伊呀嘛伊:
國中班導 女
因為爸爸在同學校高中部教書 媽媽在總務 所以從來沒有想到過送錢送禮 所以國中被老師擠兌挑刺了3年 所以國中3年長的特別丑特別丑 所有的照片眼裡都是恐懼 常年回家就哭
她給我帶來的陰影知道現在都不能忘記
印象最深的就是她讓全班人都寫上身邊同學做過的壞事 所知道的全部都要寫 早戀 作弊 上課睡覺 看小說都要寫 最惡心的就是寫完 她把所有人寫的內容一條條全部念出來聽 每一條 下課了 全班都沒有人說話 女生眼裡是淚水 男生眼裡都是憤怒 這不是壞吧 這是變態
還有國小在縣上上的 英語基本沒學過 她是英語老師 聽寫完全不會每天都要被留堂 作業本被摔到臉上 被打這些都是常事 不過有一次 她當著我的面 和另一個女老師說 你看 這就是那個總務部那誰的女兒 長的又丑又肥 成績西撇 不過他媽也肥 穿的也土 有其母必有其女嘛 哈哈哈 我一輩子的都記得她們兩個人的笑聲 心裡的憤怒和悲傷交織 現在回憶起來 心裡都是難受 我可以忍受自己被打罵 不能忍受我的媽媽被別人羞辱!!!!!如果現在能回去 我一定上去扇他耳光!!!
這樣的事情太多了 我不止一次想從教室的3樓窗檯跳下去 不過幸好有我的語文老師一直關愛著我 不然就不能在這里答題了哈哈哈 我愛你清芳婆婆~
萬事都是有神轉折的嘛 呵呵
後來我初三的時候 我爹爆發啦 到新學校帶第一屆是最差班聯考居然有好幾個二本 幾乎全部上專科!!(那個班按照正常是最多10個人能考上專科的) 第二屆直接上的最好班的課!!而我親愛的班導剛好有親戚要上高中 就去找我爹走後門 我爹看在我的份上就把那個親戚收了(ps:那個學生實在太差而且各種作死 最後高中沒念完就進被砍了啦 報應吧)我的班導從此360度轉折@( ̄- ̄)@對我好的要死 各種噓寒問暖 不過我們全家都不理他 我媽從來不和她打招呼 我爸在學校聚餐的時候從來不敬酒 因為他們都忘不了我那兩年幾乎每天回家就哭
我覺得我答偏了 這是只是變態啦
補充:和我一樣也是教師子女的男生 因為家裡爸媽有名氣而且經常送禮請吃飯 所以待遇完全不同~他成績比我差多了


繆斯:

一個惡心的人

快畢業了 班上的關系錯綜復雜 今天又發生了一件很惡心的事 真的有一種有苦說不出的感覺 我寫下來只是想傾訴一下

我們這一屆還有一年畢業 現在快要出校實習 說白了就是有關系的找關系 找工作的找工作 不過在畢業之前有許多文件需要落實 需要經常復印一些文件或者電子稿

昨天晚上大概6點多 C君在班級群里喊話 可以順便幫我們列印 (以下截圖)

我想了想覺得省了事 於是私聊

大概快7點 我轉賬給他 他當時是答應的 早上的時候當J在班上發復印件的時候 應該所有人給了錢的都收到了復印件 我沒拿到當時就很奇怪 然後直接去問他 他發張截圖 可以 這很牛逼

之後我什麼都沒問 果斷刪了微信QQ好友 這種赤裸裸的針對我覺得沒必要在和他們有任何溝通 我相信他平白無故是不可能這樣的

之前我和C君的關系不能說特別好 君子之交淡如水 屬於小事可以幫幫忙 之所以這樣 我分析了一下原因 100%因為J 雖然不知道她怎麼在背後說我 但我知道她很喜歡惡人先告狀

之前:

我一年級到三年級,我在班上有兩個朋友玩的很好的朋友,Q和M。三年級快結束了,J和M的座位因為被安排的很近,她很快就和M打好關系,然後由原來3個人變成變成4個人一起。我們之前的3年和J講過的話可能超不過5句,剛開始我認識她的時候我覺得可能是被別人的話影響了(很多人都說她心機很重,但我沒有接觸過)她其實人很好,什麼事都願意幫忙,還會和班導關系好幫我們做到一點優待,那時候我覺得自己可以接納她。

今年已經四年級下半學期了,在最後一次期末考試的時候。考試前一周班導在群里發話大致意思就是,考試前一周教室里的位置早上先到先得,不能幫晚到的同學佔位置。大家都知道最後面的位置越好。 截圖:郭就是班導。

我記得我那個星期早上都是打的去學校的。前兩天我都佔到我想要的位置(因為J晚上要去麥當勞兼職到很晚,所以早上可能請假)星期三的時候,我一來就看到J在我的位子上,我就隨口問了一句你怎麼坐我的位子,她說先到先得。那我無話可說我就往他後面一坐,他直接說這是M的位置(我可能前面沒有說清楚,自從她們關系好了之後,我和M的關系就慢慢疏遠)然後我就說先到先得。那時候我和她還是表面朋友,她直接就說了句那我不坐這了,她說這話我感覺有點看不慣我的感覺。旁邊Y看到就和她說你可以坐在C君(男生)的位置上,這樣你能和M做,”我”也可以坐在自己的位子上。她說了句我很生氣的話”那是C君的位子”她說這句話的時候我只想說呵呵。(現在我和她的關系還可以)

然後她就坐到別的地方去了。這些都可以忍受,她還去和班導告狀就過分了,還扭曲事實。其實一開始班導在群里說的時候,我根本沒反應過來他說的是我。

我的記錄被我不小心刪了,這是Y的記錄,很感激她為我說話。

我相信J肯定和M也歪曲過事實。

自從發生換座這件事,正好是考完五一小長假,我剛來學校就感覺到周圍氣氛有點不太對勁,我一次主動搭話M和J都沒反應,我感覺這段表面友誼要結束了。其實她們和我玩不玩我都無所謂,畢竟畢業之後也沒什麼聯系。過後得兩天我和她們看到也不打招呼,也不說話。J心裡打定主意要孤立我。她想拉Q去她那邊,在我面前給Q送了一瓶素匠泰茶,隔三差五就分零食,好像要做給誰看似的。用對付班導那套拉攏人心?不好意思,能被蠅頭小利打動的都不是真朋友。但Q不為所動,而且和我一樣不屑於你這種人。我只想告訴J你用盡心思又怎麼樣,我也不羨慕你。

over

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m


匿名用戶:
不想講故事。
由於各種原因,我都是潛意識將自己當做最壞的人,用最不堪的思維去待人,用最齷齪的想法來考慮別人的行為和應對。
沒想到活的比周圍所有人都舒服,而大多數我自己邪惡的揣測都被證實了,就這樣。


木堇冰:
我回答這個問題只為支持@一紙楓葉的回答!!!
@ck小小你說的心臟病可有做手術?
我8月通過支付寶轉給你的錢,用的可還安心?

如果這點錢太少,你完全可以同意我的好友申請,我再給你!

請你們為我點贊!我只要一個真相!@寺主人@楊大懶人@馬伯庸@高萌Goal@求解


羅輯:
我媽媽家裡是農村的。我姥爺是離休的教師,每個月有一些工資。我大舅在農村裡辦養豬場,很富裕,但是就為了要我姥爺那些工資(老人的贍養並不靠他,他只是覺得少年時他不上學(五十年代),幹活補貼家裡才讓弟弟妹妹們後來上學,心裡不平衡),跟我姥姥姥爺吵架。還把我姥姥推倒在地上。那是他親媽啊,為了要走老兩口一個月那幾千塊錢,把快八十的親媽打架,把老太太摔的坐不起來,我媽媽氣的命令我不許再和大舅一家來往。

我妻子小時候也在農村生活過,她爸爸媽媽是老師,在縣城工作,她在鄉下阿么那裡生活。她有兩個不成器的叔叔,不上班也不打工,就在家裡啃老。一個叔叔過分到什麼程度,那個叔叔帶著自己的狐朋狗友住到自己家,吃家裡飯也就算了,還讓自己的媽媽給那些狐朋狗友洗衣服。阿么下地幹完活,還要干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我妻子非常生氣,一個七八歲的小女孩,在院子里痛斥那些混蛋,聲音很大,把他們罵走了。

這些事讓我知道,並不是所有的父母子女的關系都是那麼親密無間無私。親人之間的惡最惡劣,因為那是人心裡最柔軟的部分。同時,我也很開心我能娶到這么勇敢正直的小姑娘


匿名用戶:
我說的可能比不上其他答主

我國小的老師吧。姓王
我媽媽當時是我們市醫葯站的總經理。我99年讀國小。當時復印卷子還是用的那種復印紙。老師就說誰可以帶復印紙來。我就跟我媽媽說了。可能是我沒表達清楚。我媽給我拿了一盒復寫紙。第二天老師給我丟回來說。不是這個。復印紙比這個貴多了。
後來我媽媽還送過她vc泡騰片。在別人看起來可能拿不出手的東西。我爸在我4歲的時候就跟我媽媽離婚了。 全都是我媽媽一個人養我。第二天老師告訴我v 吃太酸了她不喜歡。
第三件事是當時跟班代和學委一起幫老師做事。她桌子上本來有個十塊錢。但是後來沒了。就誣陷是我拿的。罰我站了兩節課。我一直在哭。
我覺得她真壞。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