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底可以有多壞?

問題描述:負能量極重!請謹慎閱讀! 受一點事情的啟發,讓我覺得這個世界上也不僅僅有好人。可能有些人不算壞人,但是有可能會因為利益或者其他而傷害別人。想聽聽各位大神對於「壞」的見解和故事,說實在的我真的沒有遇到過傷害我的人,我身邊的我自認為都是不會傷害我的,可是我覺得多一些對於社會的認知也是好的,不至於以後賣了還替人數錢。 —————————————————看了大家的回答,人的壞很大程度是因為環境,世界上沒有…
, ,
匿名用戶:
我出生的時候,我爸的母親嫌棄我是女孩子,用擦桌子的抹布給我擦屁股。在我小時候沒有抱過我一下。九歲之前我家很窮,她從來沒看過我,我也不知道她長什麼樣子,她叫什麼名字。 我媽生完我坐月子,身體很虛弱,被逼著提兩桶水上下山。她要生我的時候手裡也沒有積蓄,那個女人逼她拿出一半的錢給小姑子買房子。我一歲不到,小姑子上門做客,又是要錢,我家裡拿不出來,於是她把一桌子的菜全部掀了,包括半隻土雞。我媽坐月子的時候一口也沒有吃過的土雞,我滿月酒的時候餐桌上也只有不到一半的土雞。我媽她出身於書香門第,為了愛情不顧家人反對嫁給我爸爸,卻沒有想到被婆家這么對待。
於是她花了大價錢在我的教育上。在我讀國中以前,我爸那邊的人對此嗤之以鼻,指著我媽鼻子罵說她不會持家。我媽是家中最受寵愛的長女,嬌生慣養,在嫁給我爸之前她從沒受過這種委屈。我不知道那幾年她是怎麼忍下來的,至今不敢回想那種被人指著鼻子罵的日子她是怎麼熬過來的,罵她的人國小都沒有畢業,除了種田什麼都不會。
後來家裡條件慢慢好了,我媽在我身上的投資也慢慢顯示出成效了。我拿了很多獎,各種方面的。英語口語全國一等獎,各種舞蹈比賽鋼琴比賽的獎。最重要的是我成績很好。相比起小姑子那個被寵壞的男孩子,我似乎比他好了不知道多少,呵呵。於是那個女人就來和我家親近了。表面上笑呵呵,其實我心裡很清楚,她是怕以後沒人養老了。小姑子欠了一屁股債,兒子不成器,好像只有我家可以依靠了。
可是,她不知道一句話叫莫欺少年窮。她曾經是怎樣對我爸的?考上了大學部不讓他讀,他被迫去打工,什麼活都做過,家裡的錢都留給小姑子。她曾經是怎樣對我媽的?我媽在那個年代是某師大音樂學院大學部畢業,倍受嬌寵,會三門樂器,會唱歌會跳舞,可是她被那個女人逼得懷著孕做農活餵豬(那個時候她差點流產),坐月子也要乾重活,我出生後更是說盡了難聽的話,甚至說【就是要你們離婚,怎麼滴】。她又是怎樣對我的?用抹布擦新生女嬰的下體,這又是什麼居心?沒有抱過我一下,一個電話也沒有打過,家裡好吃的都不是我的,是哥哥的。
後來她來親近我們,對我媽說【我感覺妹子一點也不親近我,你勸勸她呀!】 我那個時候十一二歲,我也知道分清誰是真心喜歡我的。她來我家過年,我爸媽有事出去了幾天,因為那時候我是廚房殺手,於是爸媽拜託她做一下飯讓我餓不死,家裡的錢隨便花。於是大年初二到初五,我連著吃了幾天剩飯剩菜,還特么是冰的。 我眼睜睜看著她自己吃掉了大半的飯菜,說【妹子,別吃太多,你太胖了】。
她當我傻呢。當我天真無邪小少年呢。
現在她仍舊在使勁來親近我家。可是傷疤永遠不會消退下去。 那個被她和小姑子嬌縱慣了的弟弟現在是城市殺瑪特一枚。另外一個被嬌縱慣了的哥哥三本畢業以後在家待業三年,也就是在家啃老打遊戲三年(說來可笑,他以前經常被拿來和我做對比,說男孩子就是好,能夠養家糊口balabala)。
小姑子因為欠債,無力償還,房子被收走了,她和她丈夫都沒有工作了,也不知道現在是怎樣活著。
另外一個姑姑,以前總是說我爸身為獨子居然沒兒子,說要我父母離婚的,兒子啃老,她退休,現在也就那樣。
我家現在日子很平靜,雖然是會有因為瑣事吵架的時候,也沒有外人看來的那麼富裕,可是比起他們已經很好了。
我,一個曾經不被人過問的小孩,現在是家裡唯一一個一本大學生,並且即將出國讀研讀博。而且現在再也沒有那些陰陽怪氣的【女孩子讀那麼多書幹嘛遲早要嫁人】的話來惡心人了。因為他們比不過我。我爸開玩笑說我是要光宗耀祖啦,難怪我很小的時候去墳山有山雞從我家祖墳那裡經過呢。
我不知道什麼光宗耀祖。我只想著給我父母,尤其是我含辛茹苦的母親,最好的慰藉。 即使我不那麼優秀,但是我也能夠昂首挺胸,自信開朗地活下去。並不是為了告訴欺負過我母親的婆家人他們過去做得多麼不好看著他們悔不當初,而是為了我自己。
我不需要他們裝模作樣的呵護,不需要他們假惺惺的關愛,我也是一個頂天立地的人。I am,what I am.


白開水:
就在剛剛,聽到樓下有人在說話

「你今天中午吃的是肉還是菜啊」

「中午誰給你做的飯啊」

後面緊跟著是一個囁嚅不清的聲音

然後接著說「你看你都沒有狗好」

我忍不住了看向樓下,看到是兩個打掃小區的中年大媽在對一個老人說話,一邊說一邊哈哈大笑

其中一個指著路邊說「看見了沒,就是那種狗」「人家要狗都不願意要你」
老人依然不知所雲

兩個大媽笑著離開

剩下老人一個顫顫巍巍不知道往哪兒走


咖喱:
丑或胖的女生沒有青春期。

學生時代很胖,自從四年級因為做勞動委員和隔壁班一個混混混熟了以後,我的災難降臨了,因為國小是二班,夾在一班三班中間,每次上學的時候無論是從一班那邊還是從三班那邊進教室,都會有他們班的混混在走廊兩邊排好隊,在我從中間走過的時候大喊「duang~duang~地要塌啦」之類的,跟老師反應也沒有用,管的了一次,次次都找老師老師也會煩。

後來上了國中(子弟學校國小國中在一起),變本加厲啊簡直,初三第一次上晚自習,所有人都很興奮啊,我們學校廁所是在一樓單獨建的大廁所,那天沒和朋友一起去,從廁所出來就看到了二班三班的三十幾個男生(初二就已經按成績分班了,學習成績1>2>3),他們看到我眼睛都亮了,三十幾個男生把我圍在中間,一起指著我罵,笑,等到上課快十分鐘我才得以脫身回到教室,因為已經被他們關照好幾年了,一開始還想著反抗,後來覺得你的反應越激烈他們覺得越有趣,就更不可能罷休,所以這件事發生的時候,我早已練就銅牆鐵壁般的厚臉皮,你們罵吧,我就靜靜看著你們裝逼,凸。

這裡面的混混頭子也是個傻逼,因為我發小是大美人,這傻子就追我發小,一邊追我發小一邊罵我,而我發小從小被世界溫柔以待,看到這種事簡直要被傻逼頭子氣的發抖,這追求人家能答應嗎23333。還有諸如地震說是我在家跳繩啊,每次我爸用摩托接我放學他們十幾二十個男的一起大聲喊「爆胎啦,車垮啦」之類的更是不勝枚舉。我這人跟爸媽報喜不報憂,讓我最恨這些男的的一點就是,罵我就算了,在我家長面前罵我我萬萬不能忍,不過幸好我爸神經比較粗,一直沒注意到這些男的,否則以我爸的個性基本上去每人下體就是一腳。

等我考上名牌大學之後聽說混混頭子跑河南搬磚去了,內心開心的不得了,活該!我就是這么俗,看見他過得不好我也就放心了。

我也不是什麼好人,國中我也孤立過同學,但在當時中二的我眼裡我這完全是復仇。有個女生爸爸是國中校長,媽媽是國小優秀數學老師,但是兩人都太驕傲了,而且自以為是,所以女兒養成了個公主,全校老師都捧著這個女孩,這女孩媽聽信女孩一面之言亂抽人巴掌也是有的,我明明學習不比她差,但從小中隊長就沒我的份,好不容易有一次班導讓我當了,我感動地以為老師終於相信我一回,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會努力做好的!結果沒五分鐘就一頭冷水澆下來,人家當了大隊長,這個小官人家不要了才給你的。這女的簡直和我有仇,從小就變著法想排擠我,然並卵,她在學生中毫無號召力。但老師喜歡她啊,每年學生代表演講都是她,後來學生家長看不慣了,說你們給解釋解釋為嘛總是她,明明不是最優秀的,其他孩子不是孩子啊,聯名上書爭取到了一次新人選的嘗試,真機會給了眾望所歸的臨班一個非常有人格魅力學習也很好的女孩,然而她班班導跟得了失心瘋似的天天挑她的錯,那段時間經常掛嘴邊的一句話就是「要不是那xxx不搞了你哪有資格上台演講」。

初二的時候全班都受不了她了,連當初追她的男生都跟她反目成仇,沒一個人和她玩,我牽頭的。語文老師來質問我們原因,我站了出來,把這八年來在老師那裡受到的不公平待遇全部說了出來,最後問老師為什麼她是老師的女兒你們就全都偏著她?班級好幾個女的都被我說哭了。

然而當時一直敬重的語文老師笑著對我說,那沒辦法,這個社會就是這樣的,我們為學校付出了這么多,我們的子女在學校享受一點特權也是應當的,你們沒有必要覺得委屈。他這樣對著一群13歲的,留著眼淚的學生說出了這樣的話,講真,當時第一次覺得識人不清原來就是這樣的感覺。

看了很多回答,和他們比起來我這些回答根本什麼都不算,但是還是想說說,就當是樹洞也好。


Aorqu用戶:
說個醫生那裡聽來的
這條他急診值班,深夜來了一對夫婦,用毯子裹著一個小孩,這對夫婦說孩子發燒了,要求醫生開點退燒藥,醫生要求看看孩子情況,夫婦不允許,說就是發燒了,開點退燒藥就行。醫生不肯,扯開毯子看了下,發現小孩已經斷氣,告訴夫婦,他們就悻悻地離開了。後來醫生說,他想起來有些後怕,如果他開了葯,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或許,隔天就有媒體報道:醫生未經檢查亂開葯致患兒死亡!
又是一場醫療官司啊!
後來我也在想,那對夫婦究竟是怎麼想的?


陳什麼什麼磊:
我一個姑,給我阿么400塊錢假錢生活費…….親生兒女啊!!! 操


Aoki-Yuune:
國中同學。姑且叫他大白

國中同班的時候他沒干太出格的事,只是聚眾賭博集體處分而已

不好意思刪好友,於是一直保留他到聯考後。經常看見他在空間賣手機、耳機等

後來聽說他賣的基本上都是贓物

最有意思的是有次他偷了別人耳機,然後還「我這有個已拆盒的一模一樣的,兄弟你要麼」


高高:
大家大多數應該知道前段時間發生在南京的寶馬男195碼撞散馬自達的事吧,我不知道一個人在不嗑藥不醉酒的時候為什麼會在市區開出195碼的速度,其實照我淺薄無知的看法來,這個速度在路上就等於間接謀殺啊,不知道司機當時是怎麼想的能夠任性到這個程度,置他人生命安全於不顧。事發後,據說肇事者的老婆說因為家裡才買了房子,沒錢了,只能一個死者先賠5W,我就呵呵了,你都把人給撞死了,你還住什麼房子,人命就那麼不值錢嗎!
然後這件事發生沒多久,有一天我開車在路上,有一個人想橫穿馬路,當時車速較快,我就摁了聲喇叭,結果那人朝我大喊一句:響什麼響,你開的又不是寶馬。。。。。。請問我招誰惹誰了?


南明離火:
深圳。
我以前居所附近有一家香港上市公司的大陸總部,大老闆是荷蘭人,行政總裁和執行董事長是香港人,在港股市場里,算是難得的高成長高業績的小型公司了,連續盈利二十年,前兩年的年報收入是純利潤十幾億美元。
他們公司前兩年有個年輕的大陸員工從宿舍樓上摔下來,死了,因為沒有目擊和監控,不能判斷是自殺還是事故。公司一口咬定是自殺,與公司無關,只肯給幾千塊所謂人道主義幫助費。
員工父母和阿公阿么都來了,躺在廠區水泥地上要說法。當然,我個人覺得沒必要這樣做,顯得很難看而且理虧,按法律法理程序就好。
當時是夏天,香港董事長帶人出來看,吩咐保安接通水管往地上澆自來水,保安屬於保安公司,不歸公司管,有點不願意這樣干,說了兩句反對的話。董事長直接指著一個大陸主管說你去,然後就往地上澆水,眼看著老人家躺在地上被水澆過。幾個香港管理者開心的笑了,這一幕被工人用手機拍下來發到網上了。
然後,因為地上有水,這家人不得不移動到門口的公路邊,一到公路上,立刻被守在門口的JC叔叔以妨礙公共交通的名義抓上車,在一邊拍照的工人也被搶下手機,被協警踹了兩腳。
後來這公司因為搬遷不賠償,爆發了全廠內部罷工,也就是在公司內部靜坐,不遊行,不堵路,持續20多天,最後據說解決了。解決之前我曾經聽他們出來吃飯的香港人說,他們董事長的侄子開會說了:公司,在這里十幾年了,黑白兩道通吃,想弄死幾個領頭的工人分分鐘的事。當然,據我所知,最後沒有出現所謂黑社會。
這個公司的兩個香港高管曾經在工廠里當著大陸低級主管的面,指著幹活的一片大陸員工互相說:你看這些大陸狗。(你睇呢啲大陸狗)
這位大陸低級主管後來憤憤不平的跟別人講了這事,然後據說後來請高管去東莞玩了幾次,升到部長了。
我剛聽說時有點難以想像這就是在深圳身邊的事,他們公司網站上說明的清楚,董事長和幾個高管都是香港著名高等院校出身,都同時擁有碩士,學士學位,公司連續幾年獲得深圳和諧勞動關系獎,百強企業。
汶川地震,這個公司的員工自發捐款好像是50萬左右,公司一分錢未出,被公司以公司捐贈的名義上交,獲得了當地政府表揚。
公司沒截留我覺得還是不錯的,也算有原則的公司吶。
以上我就隨便一說,我當然知道這不算什麼特別壞,甚至很壞的事。
我只是希望你們了解深圳。


匿名用戶:
一起的一個朋友,有次和他晚上喝醉了壓馬路,遇到一隻流浪小狗。不知道咋了他盯著那條狗突然就給我一句 「今天無聊求子著 來來來 你猜我把它脖子能擰斷不」 說完抱起來就是咔吧一聲。看的我不寒而慄,打那之後我就刻意慢慢的和他沒有來往了。


楊木木:
有時候 越長大發現自己越善良,看到了越來越多的醜惡,了解了越來越多的人性後,發現很多事情自己做不來,所以選擇簡簡單單的生活。很多時候,學會保護自己,問心無愧就是對自己最大的善良。


匿名用戶:
三四歲時父親逼死了母親。他媽家裡重男輕女。婆婆外公收養了我。
後來長大了,聽說那個人另娶了新歡,還生了兒子。這十多年,不說撫養費,甚至不曾聯系過我們。婆婆外公有尊嚴,帶著我搬了家去了另一個省生活,依靠著微薄的退休金撫養我。在剛離開故鄉的一段時間里,婆婆外公老是走不出來。太苦了。我記得,那一陣子,家裡最濃郁的氣味就是煙味。因為這些,我從小到大也沒有打聽過那個人,也不想。
所以到現在,我甚至不知道那個人的名字,記不得那個人的長相,想不起那個人的聲音。父親這個字眼於我而言是不能用言語形容的陌生。
你問人可以有多壞?於我,莫過於不擔責任的男人了。


Aorqu用戶:
我不敢看這個問題的回答,因為太慘了。為什麼人性那麼黑暗


匿名用戶:
想要知道人可以壞到何種程度,可以去阿里混下


匿名用戶:
看了部分答案,覺得自己真幸運,都沒碰到過那麼壞的人,也許是因為自己就是最壞的人吧。

我弟弟總是很老實,我就總是欺負他,罵他傻瓜,無緣無故發脾氣;
以前有個學妹看我的時候總是翻白眼,我就搶了她男朋友;
我的成績很好,老師總是相信我,所以我做了壞事只要不承認就沒事了;
我在學校當過小混混的頭頭,我叫他們去孤立某幾個我看不順眼的人;
如果有人惹了我,我一定會報復的;
有一陣子躁鬱症,覺得整個世界和我是對立的,我那個時候可以殺死任何人而問心無愧。

多年後,
我和我的弟弟道歉,我才說了一半他就哭了,他哭得好大聲。他說他一直因為我的話而很自卑,甚至覺得自己不應該存在。那天之後,他像變了一個人,變得非常好。
那個曾經被我搶走的男孩子沒多久就分了,後來他長殘了,那個女孩也不再喜歡他了。
當老師相信我不可能做壞事時,我覺得那樣的他真蠢,我差點就做更多壞事了——反正我不會被責怪,甚至不會被懷疑。
那幾個被我孤立的人,回老家偶爾見了他/她會打招呼,他/她有新的珍惜他/她的朋友。我為他/她高興。不用和我玩真是太好了。
我和一些被我報復過的人道過歉,他們都原諒了我。原諒我這種小心眼的人。
我不會去殺人的,我有了必須去完成的事。

我突然想起,大概是小時候遇到一些大人,和一些自己無法理解的行為,讓我覺得自己必須足夠壞才可以保護自己吧。
不說了,說起來我是會哭的。


Aorqu用戶:

==========================================================================http://www.zhihu.com/people/Kaplan


令狐葯師:
壞是自己做了壞事卻不自知;是為了報復別人的壞而做壞事;是「對待像你這樣的壞人再卑鄙的手段也不為過」這樣的態度……太多太多了,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是壞人,只是程度不一樣罷了。當然你自己是不會承認的,呵呵!


湯安迪:
小米:詆毀國產手機者不屬於這個夢想的時代

日前有用戶指出,紅米Note2實際發售機型採用了大陸天馬公司的熒幕,並非夏普等頂級液晶屏。今日凌晨,小米公司一官方賬號發表聲明表示,小米4c將售機型熒幕均採用夏普、友達、LG的定製熒幕,詆毀國產手機者不屬於這個夢想的時代。


這發言人太壞了!我就是個小小的一個普通消費者,我給你錢,你按我給你的錢給我最好的產品和服務,非常天經地義、非常市場的交易,不存在個人感情和企業情懷。

你特么的非要把什麼個人的理想、夢想、情懷、成功統統加上去,你有病啊!你賺錢與否,是否成就了事業未來,跟我有毛關系?你成功,你賺錢,你牛逼,自己到媒體上裝逼,有錢變壕,天天能在床上搞花姑娘,我們只有羨慕你?草,這公司太壞~

從中國股市和小米手機這兩個逼貨身上,你應該明白,這個國家韭菜太多了。在這個國家,你如果不發財,天理不容啊!

智力中等,就用穩妥的投資方法!
普通人的投資 微信:lisiwangwu

http://weixin.qq.com/r/jzu0rAjEDVVyrUzP926d (二維碼自動識別)


Aorqu用戶:

我一直相信,每個人內心都有一個魔鬼和一個天使。所以,每個人都有做好事的時候,也有做壞事的時候。但每個人內心的底限是不一樣的,底限過低,做過的壞事多於好事,那他就應該是壞人,底限比較高,做過的好事多於壞事,那他就應該是好人。

我想說說我遇到過的兩個,我本認為是好人,但最後卻讓我心寒的人。

兩任房東。

這兩位是我同時遇到的。

答主曾在某城市(沒有地域黑,但確實是名聲很差的地方)開過餐飲店。那不是我的家鄉,所以店面、住房都要靠租。關於店面,接觸過的都知道,從別人手上接店都是要付轉讓費的,這基本上就是行業內的規矩。我當時是從房東手上接的店,但轉讓費同樣得出,因為他說他做了裝修什麼的。大家都這樣,我也就接受了,也並沒覺得不妥,當時房東講話很合氣,本來我性格也是不錯的,所以開始我的感覺挺好,甚至於我做裝修的時候房東還來幫忙,那時候還真挺感動,畢竟我一個小年輕在外面做事不容易,房東還來幫忙,好人啊。然而,後來答主需要離開,店面就要轉讓出去了。答主很友善的知悉了房東,他也表示可以。然而,在下一任房客準備接盤的時候,要求房東簽字並出示相關手續,他卻拒不見面,於是我就私下去找他並許諾他部分轉讓費給他,他也不同意。這樣折騰了幾次,有幾個房客有意向,我也沒能轉出去。後來我只能放棄,直接走人。再過了一段時間,我再回那裡辦事,房已經租出去了,從隔壁聽到,原來是他收了轉讓費轉出去的,難怪我接店也是從他手上接的,呵呵。。。

另一任房東,是我住的房子的房東,老兩口。剛開始也是並沒覺得他們有什麼不好,為了住的舒服一些,在那裡添置了很多東西。也是在我要離開的時候我通知了他們,並無不妥,但東西拿不走,我說了我會讓我朋友來搬走,我因為要回家所以後面就不來了。幾天後,我朋友過去搬我的東西,有些東西我朋友可以繼續用的。然而,幾天時間,那老兩口聲稱東西都是他們的,一樣都不準拿走。還堵著我朋友的車,檢查有沒有拿走東西,不然不放行,呵呵,真的好壞不分年紀,知人知面不知心。。。

以上全是本人親身經歷,怕被噴,地方和人物就匿了。


玥汐:
二哥原來家裡的那群所謂的親人

二哥的父親是軍人,常年在外

留下懷胎六月的妻子在老家,託付給在老家的哥嫂照顧

三個月後,在家裡生產,難產,兩天一夜,好不容易生下二哥,卻大出血,再送往醫院,在半路上去了。

在家生產,甚至產婆都是在疼了一天以後才找的。

之後,他倆告訴伯父,弟妹自己不去醫院的。

九十年代初,一個高知弟媳難道會不去醫院待產嗎?

伯父心疼自己的兒子,把他帶到了部隊。二哥就這樣在大院各家裡輪轉著長大

伯父犧牲之後,我家打算收養二哥

這時候,伯父的哥嫂又跳出來說,這是他弟弟唯一的血脈,要帶回家

以後每次打電話問二哥的情況的時候,他哥嫂總是說孩子很好,卻推脫父親去看孩子的請求

之後,另一個伯伯外出任務回來和父親說在XX的哥哥家裡沒看見二哥

父親覺得事情不對,就托當地的朋友打聽一下

這一打聽,父親再也坐不住了

到當地之後,原本二哥家的房子他哥嫂住著,伯父犧牲的時候部隊領導和隊里兄弟湊的錢,二哥一點都沒用得上

二哥自己住在一個小草屋子,屋裡黑漆漆的,就一個薄薄的小被子,一個土壘的灶台,一個露著一個手指粗的洞的鍋……

零下多度的時候,二哥還穿著薄薄的棉衣,一截腿和胳膊都漏在外面,身上都是凍瘡……

自己弟弟唯一的孩子啊!
趕出家門,連吃穿都不給,一個十幾歲的孩子讓他自生自滅嗎?
九十年代,自己的孩子天天喝著奶,弟弟的孩子連口飯都沒有
這就是親人,親親的血親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