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到底可以有多坏?

问题描述:负能量极重!请谨慎阅读! 受一点事情的启发,让我觉得这个世界上也不仅仅有好人。可能有些人不算坏人,但是有可能会因为利益或者其他而伤害别人。想听听各位大神对于“坏”的见解和故事,说实在的我真的没有遇到过伤害我的人,我身边的我自认为都是不会伤害我的,可是我觉得多一些对于社会的认知也是好的,不至于以后卖了还替人数钱。 —————————————————看了大家的回答,人的坏很大程度是因为环境,世界上没有…
, ,
匿名用户:
我出生的时候,我爸的母亲嫌弃我是女孩子,用擦桌子的抹布给我擦屁股。在我小时候没有抱过我一下。九岁之前我家很穷,她从来没看过我,我也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她叫什么名字。 我妈生完我坐月子,身体很虚弱,被逼着提两桶水上下山。她要生我的时候手里也没有积蓄,那个女人逼她拿出一半的钱给小姑子买房子。我一岁不到,小姑子上门做客,又是要钱,我家里拿不出来,于是她把一桌子的菜全部掀了,包括半只土鸡。我妈坐月子的时候一口也没有吃过的土鸡,我满月酒的时候餐桌上也只有不到一半的土鸡。我妈她出身于书香门第,为了爱情不顾家人反对嫁给我爸爸,却没有想到被婆家这么对待。
于是她花了大价钱在我的教育上。在我读国中以前,我爸那边的人对此嗤之以鼻,指着我妈鼻子骂说她不会持家。我妈是家中最受宠爱的长女,娇生惯养,在嫁给我爸之前她从没受过这种委屈。我不知道那几年她是怎么忍下来的,至今不敢回想那种被人指著鼻子骂的日子她是怎么熬过来的,骂她的人国小都没有毕业,除了种田什么都不会。
后来家里条件慢慢好了,我妈在我身上的投资也慢慢显示出成效了。我拿了很多奖,各种方面的。英语口语全国一等奖,各种舞蹈比赛钢琴比赛的奖。最重要的是我成绩很好。相比起小姑子那个被宠坏的男孩子,我似乎比他好了不知道多少,呵呵。于是那个女人就来和我家亲近了。表面上笑呵呵,其实我心里很清楚,她是怕以后没人养老了。小姑子欠了一屁股债,儿子不成器,好像只有我家可以依靠了。
可是,她不知道一句话叫莫欺少年穷。她曾经是怎样对我爸的?考上了大学部不让他读,他被迫去打工,什么活都做过,家里的钱都留给小姑子。她曾经是怎样对我妈的?我妈在那个年代是某师大音乐学院大学部毕业,倍受娇宠,会三门乐器,会唱歌会跳舞,可是她被那个女人逼得怀着孕做农活喂猪(那个时候她差点流产),坐月子也要干重活,我出生后更是说尽了难听的话,甚至说【就是要你们离婚,怎么滴】。她又是怎样对我的?用抹布擦新生女婴的下体,这又是什么居心?没有抱过我一下,一个电话也没有打过,家里好吃的都不是我的,是哥哥的。
后来她来亲近我们,对我妈说【我感觉妹子一点也不亲近我,你劝劝她呀!】 我那个时候十一二岁,我也知道分清谁是真心喜欢我的。她来我家过年,我爸妈有事出去了几天,因为那时候我是厨房杀手,于是爸妈拜托她做一下饭让我饿不死,家里的钱随便花。于是大年初二到初五,我连着吃了几天剩饭剩菜,还特么是冰的。 我眼睁睁看着她自己吃掉了大半的饭菜,说【妹子,别吃太多,你太胖了】。
她当我傻呢。当我天真无邪小少年呢。
现在她仍旧在使劲来亲近我家。可是伤疤永远不会消退下去。 那个被她和小姑子娇纵惯了的弟弟现在是城市杀玛特一枚。另外一个被娇纵惯了的哥哥三本毕业以后在家待业三年,也就是在家啃老打游戏三年(说来可笑,他以前经常被拿来和我做对比,说男孩子就是好,能够养家糊口balabala)。
小姑子因为欠债,无力偿还,房子被收走了,她和她丈夫都没有工作了,也不知道现在是怎样活着。
另外一个姑姑,以前总是说我爸身为独子居然没儿子,说要我父母离婚的,儿子啃老,她退休,现在也就那样。
我家现在日子很平静,虽然是会有因为琐事吵架的时候,也没有外人看来的那么富裕,可是比起他们已经很好了。
我,一个曾经不被人过问的小孩,现在是家里唯一一个一本大学生,并且即将出国读研读博。而且现在再也没有那些阴阳怪气的【女孩子读那么多书干嘛迟早要嫁人】的话来恶心人了。因为他们比不过我。我爸开玩笑说我是要光宗耀祖啦,难怪我很小的时候去坟山有山鸡从我家祖坟那里经过呢。
我不知道什么光宗耀祖。我只想着给我父母,尤其是我含辛茹苦的母亲,最好的慰藉。 即使我不那么优秀,但是我也能够昂首挺胸,自信开朗地活下去。并不是为了告诉欺负过我母亲的婆家人他们过去做得多么不好看着他们悔不当初,而是为了我自己。
我不需要他们装模作样的呵护,不需要他们假惺惺的关爱,我也是一个顶天立地的人。I am,what I am.


白开水:
就在刚刚,听到楼下有人在说话

“你今天中午吃的是肉还是菜啊”

“中午谁给你做的饭啊”

后面紧跟着是一个嗫嚅不清的声音

然后接着说“你看你都没有狗好”

我忍不住了看向楼下,看到是两个打扫小区的中年大妈在对一个老人说话,一边说一边哈哈大笑

其中一个指著路边说“看见了没,就是那种狗”“人家要狗都不愿意要你”
老人依然不知所云

两个大妈笑着离开

剩下老人一个颤颤巍巍不知道往哪儿走


咖喱:
丑或胖的女生没有青春期。

学生时代很胖,自从四年级因为做劳动委员和隔壁班一个混混混熟了以后,我的灾难降临了,因为国小是二班,夹在一班三班中间,每次上学的时候无论是从一班那边还是从三班那边进教室,都会有他们班的混混在走廊两边排好队,在我从中间走过的时候大喊“duang~duang~地要塌啦”之类的,跟老师反应也没有用,管的了一次,次次都找老师老师也会烦。

后来上了国中(子弟学校国小国中在一起),变本加厉啊简直,初三第一次上晚自习,所有人都很兴奋啊,我们学校厕所是在一楼单独建的大厕所,那天没和朋友一起去,从厕所出来就看到了二班三班的三十几个男生(初二就已经按成绩分班了,学习成绩1>2>3),他们看到我眼睛都亮了,三十几个男生把我围在中间,一起指着我骂,笑,等到上课快十分钟我才得以脱身回到教室,因为已经被他们关照好几年了,一开始还想着反抗,后来觉得你的反应越激烈他们觉得越有趣,就更不可能罢休,所以这件事发生的时候,我早已练就铜墙铁壁般的厚脸皮,你们骂吧,我就静静看着你们装逼,凸。

这里面的混混头子也是个傻逼,因为我发小是大美人,这傻子就追我发小,一边追我发小一边骂我,而我发小从小被世界温柔以待,看到这种事简直要被傻逼头子气的发抖,这追求人家能答应吗23333。还有诸如地震说是我在家跳绳啊,每次我爸用摩托接我放学他们十几二十个男的一起大声喊“爆胎啦,车垮啦”之类的更是不胜枚举。我这人跟爸妈报喜不报忧,让我最恨这些男的的一点就是,骂我就算了,在我家长面前骂我我万万不能忍,不过幸好我爸神经比较粗,一直没注意到这些男的,否则以我爸的个性基本上去每人下体就是一脚。

等我考上名牌大学之后听说混混头子跑河南搬砖去了,内心开心的不得了,活该!我就是这么俗,看见他过得不好我也就放心了。

我也不是什么好人,国中我也孤立过同学,但在当时中二的我眼里我这完全是复仇。有个女生爸爸是国中校长,妈妈是国小优秀数学老师,但是两人都太骄傲了,而且自以为是,所以女儿养成了个公主,全校老师都捧著这个女孩,这女孩妈听信女孩一面之言乱抽人巴掌也是有的,我明明学习不比她差,但从小中队长就没我的份,好不容易有一次班导让我当了,我感动地以为老师终于相信我一回,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努力做好的!结果没五分钟就一头冷水浇下来,人家当了大队长,这个小官人家不要了才给你的。这女的简直和我有仇,从小就变着法想排挤我,然并卵,她在学生中毫无号召力。但老师喜欢她啊,每年学生代表演讲都是她,后来学生家长看不惯了,说你们给解释解释为嘛总是她,明明不是最优秀的,其他孩子不是孩子啊,联名上书争取到了一次新人选的尝试,真机会给了众望所归的临班一个非常有人格魅力学习也很好的女孩,然而她班班导跟得了失心疯似的天天挑她的错,那段时间经常挂嘴边的一句话就是“要不是那xxx不搞了你哪有资格上台演讲”。

初二的时候全班都受不了她了,连当初追她的男生都跟她反目成仇,没一个人和她玩,我牵头的。语文老师来质问我们原因,我站了出来,把这八年来在老师那里受到的不公平待遇全部说了出来,最后问老师为什么她是老师的女儿你们就全都偏着她?班级好几个女的都被我说哭了。

然而当时一直敬重的语文老师笑着对我说,那没办法,这个社会就是这样的,我们为学校付出了这么多,我们的子女在学校享受一点特权也是应当的,你们没有必要觉得委屈。他这样对着一群13岁的,留着眼泪的学生说出了这样的话,讲真,当时第一次觉得识人不清原来就是这样的感觉。

看了很多回答,和他们比起来我这些回答根本什么都不算,但是还是想说说,就当是树洞也好。


Aorqu用户:
说个医生那里听来的
这条他急诊值班,深夜来了一对夫妇,用毯子裹着一个小孩,这对夫妇说孩子发烧了,要求医生开点退烧药,医生要求看看孩子情况,夫妇不允许,说就是发烧了,开点退烧药就行。医生不肯,扯开毯子看了下,发现小孩已经断气,告诉夫妇,他们就悻悻地离开了。后来医生说,他想起来有些后怕,如果他开了药,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或许,隔天就有媒体报道:医生未经检查乱开药致患儿死亡!
又是一场医疗官司啊!
后来我也在想,那对夫妇究竟是怎么想的?


陈什么什么磊:
我一个姑,给我阿么400块钱假钱生活费…….亲生儿女啊!!! 操


Aoki-Yuune:
国中同学。姑且叫他大白

国中同班的时候他没干太出格的事,只是聚众赌博集体处分而已

不好意思删好友,于是一直保留他到联考后。经常看见他在空间卖手机、耳机等

后来听说他卖的基本上都是赃物

最有意思的是有次他偷了别人耳机,然后还“我这有个已拆盒的一模一样的,兄弟你要么”


高高:
大家大多数应该知道前段时间发生在南京的宝马男195码撞散马自达的事吧,我不知道一个人在不嗑药不醉酒的时候为什么会在市区开出195码的速度,其实照我浅薄无知的看法来,这个速度在路上就等于间接谋杀啊,不知道司机当时是怎么想的能够任性到这个程度,置他人生命安全于不顾。事发后,据说肇事者的老婆说因为家里才买了房子,没钱了,只能一个死者先赔5W,我就呵呵了,你都把人给撞死了,你还住什么房子,人命就那么不值钱吗!
然后这件事发生没多久,有一天我开车在路上,有一个人想横穿马路,当时车速较快,我就摁了声喇叭,结果那人朝我大喊一句:响什么响,你开的又不是宝马。。。。。。请问我招谁惹谁了?


南明离火:
深圳。
我以前居所附近有一家香港上市公司的大陆总部,大老板是荷兰人,行政总裁和执行董事长是香港人,在港股市场里,算是难得的高成长高业绩的小型公司了,连续盈利二十年,前两年的年报收入是纯利润十几亿美元。
他们公司前两年有个年轻的大陆员工从宿舍楼上摔下来,死了,因为没有目击和监控,不能判断是自杀还是事故。公司一口咬定是自杀,与公司无关,只肯给几千块所谓人道主义帮助费。
员工父母和阿公阿么都来了,躺在厂区水泥地上要说法。当然,我个人觉得没必要这样做,显得很难看而且理亏,按法律法理程序就好。
当时是夏天,香港董事长带人出来看,吩咐保安接通水管往地上浇自来水,保安属于保安公司,不归公司管,有点不愿意这样干,说了两句反对的话。董事长直接指著一个大陆主管说你去,然后就往地上浇水,眼看着老人家躺在地上被水浇过。几个香港管理者开心的笑了,这一幕被工人用手机拍下来发到网上了。
然后,因为地上有水,这家人不得不移动到门口的公路边,一到公路上,立刻被守在门口的JC叔叔以妨碍公共交通的名义抓上车,在一边拍照的工人也被抢下手机,被协警踹了两脚。
后来这公司因为搬迁不赔偿,爆发了全厂内部罢工,也就是在公司内部静坐,不游行,不堵路,持续20多天,最后据说解决了。解决之前我曾经听他们出来吃饭的香港人说,他们董事长的侄子开会说了:公司,在这里十几年了,黑白两道通吃,想弄死几个领头的工人分分钟的事。当然,据我所知,最后没有出现所谓黑社会。
这个公司的两个香港高管曾经在工厂里当着大陆低级主管的面,指著干活的一片大陆员工互相说:你看这些大陆狗。(你睇呢啲大陆狗)
这位大陆低级主管后来愤愤不平的跟别人讲了这事,然后据说后来请高管去东莞玩了几次,升到部长了。
我刚听说时有点难以想像这就是在深圳身边的事,他们公司网站上说明的清楚,董事长和几个高管都是香港著名高等院校出身,都同时拥有硕士,学士学位,公司连续几年获得深圳和谐劳动关系奖,百强企业。
汶川地震,这个公司的员工自发捐款好像是50万左右,公司一分钱未出,被公司以公司捐赠的名义上交,获得了当地政府表扬。
公司没截留我觉得还是不错的,也算有原则的公司呐。
以上我就随便一说,我当然知道这不算什么特别坏,甚至很坏的事。
我只是希望你们了解深圳。


匿名用户:
一起的一个朋友,有次和他晚上喝醉了压马路,遇到一只流浪小狗。不知道咋了他盯着那条狗突然就给我一句 “今天无聊求子著 来来来 你猜我把它脖子能拧断不” 说完抱起来就是咔吧一声。看的我不寒而栗,打那之后我就刻意慢慢的和他没有来往了。


杨木木:
有时候 越长大发现自己越善良,看到了越来越多的丑恶,了解了越来越多的人性后,发现很多事情自己做不来,所以选择简简单单的生活。很多时候,学会保护自己,问心无愧就是对自己最大的善良。


匿名用户:
三四岁时父亲逼死了母亲。他妈家里重男轻女。婆婆外公收养了我。
后来长大了,听说那个人另娶了新欢,还生了儿子。这十多年,不说抚养费,甚至不曾联系过我们。婆婆外公有尊严,带着我搬了家去了另一个省生活,依靠着微薄的退休金抚养我。在刚离开故乡的一段时间里,婆婆外公老是走不出来。太苦了。我记得,那一阵子,家里最浓郁的气味就是烟味。因为这些,我从小到大也没有打听过那个人,也不想。
所以到现在,我甚至不知道那个人的名字,记不得那个人的长相,想不起那个人的声音。父亲这个字眼于我而言是不能用言语形容的陌生。
你问人可以有多坏?于我,莫过于不担责任的男人了。


Aorqu用户:
我不敢看这个问题的回答,因为太惨了。为什么人性那么黑暗


匿名用户:
想要知道人可以坏到何种程度,可以去阿里混下


匿名用户:
看了部分答案,觉得自己真幸运,都没碰到过那么坏的人,也许是因为自己就是最坏的人吧。

我弟弟总是很老实,我就总是欺负他,骂他傻瓜,无缘无故发脾气;
以前有个学妹看我的时候总是翻白眼,我就抢了她男朋友;
我的成绩很好,老师总是相信我,所以我做了坏事只要不承认就没事了;
我在学校当过小混混的头头,我叫他们去孤立某几个我看不顺眼的人;
如果有人惹了我,我一定会报复的;
有一阵子躁郁症,觉得整个世界和我是对立的,我那个时候可以杀死任何人而问心无愧。

多年后,
我和我的弟弟道歉,我才说了一半他就哭了,他哭得好大声。他说他一直因为我的话而很自卑,甚至觉得自己不应该存在。那天之后,他像变了一个人,变得非常好。
那个曾经被我抢走的男孩子没多久就分了,后来他长残了,那个女孩也不再喜欢他了。
当老师相信我不可能做坏事时,我觉得那样的他真蠢,我差点就做更多坏事了——反正我不会被责怪,甚至不会被怀疑。
那几个被我孤立的人,回老家偶尔见了他/她会打招呼,他/她有新的珍惜他/她的朋友。我为他/她高兴。不用和我玩真是太好了。
我和一些被我报复过的人道过歉,他们都原谅了我。原谅我这种小心眼的人。
我不会去杀人的,我有了必须去完成的事。

我突然想起,大概是小时候遇到一些大人,和一些自己无法理解的行为,让我觉得自己必须足够坏才可以保护自己吧。
不说了,说起来我是会哭的。


Aorqu用户:

==========================================================================http://www.zhihu.com/people/Kaplan


令狐药师:
坏是自己做了坏事却不自知;是为了报复别人的坏而做坏事;是“对待像你这样的坏人再卑鄙的手段也不为过”这样的态度……太多太多了,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是坏人,只是程度不一样罢了。当然你自己是不会承认的,呵呵!


汤安迪:
小米:诋毁国产手机者不属于这个梦想的时代

日前有用户指出,红米Note2实际发售机型采用了大陆天马公司的荧幕,并非夏普等顶级液晶屏。今日凌晨,小米公司一官方账号发表声明表示,小米4c将售机型荧幕均采用夏普、友达、LG的定制荧幕,诋毁国产手机者不属于这个梦想的时代。


这发言人太坏了!我就是个小小的一个普通消费者,我给你钱,你按我给你的钱给我最好的产品和服务,非常天经地义、非常市场的交易,不存在个人感情和企业情怀。

你特么的非要把什么个人的理想、梦想、情怀、成功统统加上去,你有病啊!你赚钱与否,是否成就了事业未来,跟我有毛关系?你成功,你赚钱,你牛逼,自己到媒体上装逼,有钱变壕,天天能在床上搞花姑娘,我们只有羡慕你?草,这公司太坏~

从中国股市和小米手机这两个逼货身上,你应该明白,这个国家韭菜太多了。在这个国家,你如果不发财,天理不容啊!

智力中等,就用稳妥的投资方法!
普通人的投资 微信:lisiwangwu

http://weixin.qq.com/r/jzu0rAjEDVVyrUzP926d (二维码自动识别)


Aorqu用户:

我一直相信,每个人内心都有一个魔鬼和一个天使。所以,每个人都有做好事的时候,也有做坏事的时候。但每个人内心的底限是不一样的,底限过低,做过的坏事多于好事,那他就应该是坏人,底限比较高,做过的好事多于坏事,那他就应该是好人。

我想说说我遇到过的两个,我本认为是好人,但最后却让我心寒的人。

两任房东。

这两位是我同时遇到的。

答主曾在某城市(没有地域黑,但确实是名声很差的地方)开过餐饮店。那不是我的家乡,所以店面、住屋都要靠租。关于店面,接触过的都知道,从别人手上接店都是要付转让费的,这基本上就是行业内的规矩。我当时是从房东手上接的店,但转让费同样得出,因为他说他做了装修什么的。大家都这样,我也就接受了,也并没觉得不妥,当时房东讲话很合气,本来我性格也是不错的,所以开始我的感觉挺好,甚至于我做装修的时候房东还来帮忙,那时候还真挺感动,毕竟我一个小年轻在外面做事不容易,房东还来帮忙,好人啊。然而,后来答主需要离开,店面就要转让出去了。答主很友善的知悉了房东,他也表示可以。然而,在下一任房客准备接盘的时候,要求房东签字并出示相关手续,他却拒不见面,于是我就私下去找他并许诺他部分转让费给他,他也不同意。这样折腾了几次,有几个房客有意向,我也没能转出去。后来我只能放弃,直接走人。再过了一段时间,我再回那里办事,房已经租出去了,从隔壁听到,原来是他收了转让费转出去的,难怪我接店也是从他手上接的,呵呵。。。

另一任房东,是我住的房子的房东,老两口。刚开始也是并没觉得他们有什么不好,为了住的舒服一些,在那里添置了很多东西。也是在我要离开的时候我通知了他们,并无不妥,但东西拿不走,我说了我会让我朋友来搬走,我因为要回家所以后面就不来了。几天后,我朋友过去搬我的东西,有些东西我朋友可以继续用的。然而,几天时间,那老两口声称东西都是他们的,一样都不准拿走。还堵着我朋友的车,检查有没有拿走东西,不然不放行,呵呵,真的好坏不分年纪,知人知面不知心。。。

以上全是本人亲身经历,怕被喷,地方和人物就匿了。


玥汐:
二哥原来家里的那群所谓的亲人

二哥的父亲是军人,常年在外

留下怀胎六月的妻子在老家,托付给在老家的哥嫂照顾

三个月后,在家里生产,难产,两天一夜,好不容易生下二哥,却大出血,再送往医院,在半路上去了。

在家生产,甚至产婆都是在疼了一天以后才找的。

之后,他俩告诉伯父,弟妹自己不去医院的。

九十年代初,一个高知弟媳难道会不去医院待产吗?

伯父心疼自己的儿子,把他带到了部队。二哥就这样在大院各家里轮转着长大

伯父牺牲之后,我家打算收养二哥

这时候,伯父的哥嫂又跳出来说,这是他弟弟唯一的血脉,要带回家

以后每次打电话问二哥的情况的时候,他哥嫂总是说孩子很好,却推脱父亲去看孩子的请求

之后,另一个伯伯外出任务回来和父亲说在XX的哥哥家里没看见二哥

父亲觉得事情不对,就托当地的朋友打听一下

这一打听,父亲再也坐不住了

到当地之后,原本二哥家的房子他哥嫂住着,伯父牺牲的时候部队领导和队里兄弟凑的钱,二哥一点都没用得上

二哥自己住在一个小草屋子,屋里黑漆漆的,就一个薄薄的小被子,一个土垒的灶台,一个露著一个手指粗的洞的锅……

零下多度的时候,二哥还穿着薄薄的棉衣,一截腿和胳膊都漏在外面,身上都是冻疮……

自己弟弟唯一的孩子啊!
赶出家门,连吃穿都不给,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让他自生自灭吗?
九十年代,自己的孩子天天喝着奶,弟弟的孩子连口饭都没有
这就是亲人,亲亲的血亲啊!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