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可以上綱上線到什麼程度?

問題描述:人可以上綱上線到什麼程度?
, , ,
sixue:

來,也是新鮮出爐的

轉帖評論:好像評論里還是很多人在糾結網游逃避現實這個說法是否正確,其實魔獸粉絲都很清楚,魔獸在中國的成功並不完全是網游逃避現實這個現象,他包含了更多層面。
當然其實這個觀點正確與否並不重要,這件事真正有趣之處在於,《時代周刊》和《人民日報》跨越時空相映成趣的對比。
當我們跨越時空審視已經能夠稱為歷史的《人民日報》評論的時候是什麼感覺?當我們看著今天的《時代周刊》的時候是什麼感覺?當未來的人看著今天的《時代周刊》的時候又是什麼感覺?
那些仍然秉持著網游逃避現實論的有識之士們,祝你們洗腦快樂。

轉自龍騰:魔獸電影在中國歷史性的成功有黑暗的一面
原創翻譯:龍騰網 [http://www.ltaaa.com/] 翻譯:餛飩冰淇淋 轉載請註明出處
論壇地址:[http://www.ltaaa.com/bbs/thread-402819-1-1.html]

There』s a Dark Side to the Warcraft Movie』s Epic Success in China
魔獸電影在中國歷史性的成功有黑暗的一面

TIME June 20, 2016
《時代》

影片的成功歸功於中國死忠粉,他們想逃離那個缺乏有意義選擇的世界

With its fantastical realms and motley cast of supernatural miscreants, World of Warcraft broke new ground in multiplayer online role-playing computer games, and has now spawned the most successful computer game movie adaptation of all time.
憑借神奇的地域和多樣的超自然怪物,《魔獸世界》為多用戶線上角色扮演遊戲立下了新標桿,如今又衍生出了有史以來最成功的遊戲改編電影。

After its second weekend at the box office, Warcraft: The Beginning has recouped $377.6 million globally, despite bombing in the U.S. The movie received a meager 32% on http://metacritic.com and took just $24.4 million in its first five days in American cinemas, and dropped a whopping 73% on its second weekend, bringing in a paltry $6.5 million. Yet the movie remains a financial triumph almost entirely owed to its showing in China, where cinema-goers have so far shelled out more than $200 million on it, even eclipsing Star Wars: The Force Awakens, which took $125.4 million in its entire run in China.
到第二個周末為止,盡管在美國遭遇慘敗,電影《魔獸》依然獲得了3.776億美元全球票房。影片在metacritic網站只被打了可憐的32分,在美國院線五天入賬2440萬美元,並在第二個周末驟跌73%,只有微不足道的650萬美元。然而,影片依然獲得了經濟上的巨大成功,這主要歸功於其在中國的表現,那裡的觀眾為此花了超過2億美元,甚至蓋過了在中國共入賬1.254億美元的《星球大戰:原力覺醒》。

[copy]Movie experts hail Warcraft』s success as demonstrating the power of China』s booming cinema. Box office revenues grew by almost 50% in China last year and may even surpass the U.S. by as early as next year. There are plans afoot to double the nation』s 35,000 cinema screens before long. (The U.S. currently has just over 40,000.)
電影專家將《魔獸》的成功譽為中國急速成長的電影市場力量的證明。其票房收入去年增長了50%,甚至可能在明年就超過美國。該國有計劃將其目前3.5萬塊銀幕在短期內翻倍(美國目前僅將將超過4萬塊)。

This trend has the potential to radically reshape how Hollywood operates. But while there is no denying the burgeoning power of Chinese film fans, assessing Warcraft』s success requires more nuance. Just like in the U.S., the movie dropped off massively after its opening — netting $156 million over its first five days and the next $40 million-odd over spread over more than a week. That suggests that the Warcraft movie may not have broad appeal among Chinese; instead, its success appears to be largely owed to the nation』s sizeable and dedicated gamer following.
這個趨勢有可能會徹底重塑好萊塢的運作。但是,盡管不能否認中國急速增長的影迷力量,評價《魔獸》的成功仍然需要考慮更多細節。和美國一樣,影片在首映後票房驟跌—-最初5天入賬1.56億,在隨後一周多時間里以每天數百萬的速度積累了4000萬。這說明電影《魔獸》沒有在中國獲得廣泛的吸引力,實際上,它的成功主要歸功於這個國家數量龐大、死忠的遊戲迷。

「I have watch the Warcraft movie five times, and I will never forget my obsession and my friends who fought by my side in Warcraft,」 posted one user of China』s Twitter-like microblog Weibo. 「I had fun, also lost myself in World of Warcraft. I have lived in one more world than most people.」
「我已經看了魔獸電影5次,我永遠忘不了那種沉迷和在魔獸里與我並肩作戰的朋友,」一位中國的類推特服務微博的用戶說,「我有樂子,也迷失在了魔獸世界中。我比其他人多一個世界。」[/copy]

Since its launch in 2004, WoW, as it』s better known to fans, has drawn over 100 million players — a record for a role-playing computer game. Half of the current five-million-strong playing roster resides in China, where the game is aptly know as 「World of Magic Beasts.」 They are typically young men aged 15-25.
這個遊戲更為人熟知的名字是WOW,自2004年發行後,已經擁有了超過1億用戶——創造了角色扮演遊戲的紀錄。其500萬活躍用戶中有一半生活在中國,在那裡這個遊戲被恰當地稱為「魔法野獸的世界」。他們是典型的青年,在15-25歲之間。

「I can still remember me and my roommates in college staying up late and playing Warcraft together,」 posted another fan. 「We were really bonding through this game. The success of Warcraft is not because how good the movie is, but it represents the years of our burning passions, and the unforgettable brotherhood.」
「我依然記得我和室友一起玩魔獸世界到深夜,」另一位用戶說,「我們就是靠這個遊戲混熟的。魔獸的成功不在於電影多好,而是它體現了我們那些年燃燒的激情和難忘的友誼。」

Chinese kids regularly get so hooked on WoW that they forget to eat, drink or sleep — one player even died after a marathon, 19-hour session. WoW is so popular that there are professional players who are treated like movie stars, complete with sponsorship deals with fawning groupies. There are Chinese boot camps set up especially for kids who suffer from role-player game addiction.
中國孩子經常因為過於沉迷魔獸世界而忘記吃喝睡覺——一位玩家甚至在19個小時的馬拉松遊戲後死去。魔獸在中國太流行了,甚至有專業玩家,由支持的團體贊助,像電影明星一樣。中國還有專門為沉迷角色扮演遊戲而開設的夏令營。

This obsession with role-playing escapism could have much to do with the highly regimented lives led by middle-class Chinese kids, who cope with enormous pressure. Due to China』s only recently rescinded One-Child Policy, many are only children, and are solely relied upon to support their aging parents and grandparents.
這種對角色扮演、逃避現實的沉迷應該是和中國中產階級孩子被嚴格管制的生活有關,用以抵抗這種巨大的壓力。由於最近才取消的獨生子女政策,他們許多人是獨子,是他們年長的父母、祖父母的唯一依靠。

This month, 9.4 million Chinese kids took the gaokao — China』s university entrance exam equivalent to America』s SAT — yet there were only 3 million college places up for grabs, and only a small fraction of those were at 「top-tier」 institutions. Exam-related suicide is so common that one school even installed special barriers to prevent students flinging themselves to their deaths.
本月,940萬中國孩子參加了「聯考」——中國大學的入學考試,相當於美國的SAT——而只有300萬個大學名額可用,其中只有很少一部分屬於「頂級」學府。考試引發的自殺太普遍了,有一所學校甚至安裝了護欄防止學生跳樓自殺。

Adulthood doesn』t bring respite. Deviant behavior massively jeopardizes career advancement in a one-party state where every citizen has a dangan, or personal file, that lists their misdeeds from their entry into public life — typically enrollment at elementary school — until their death.
成年後也好不到哪裡去。在一個一黨國家,每個公民都有一份「檔案」,即個人檔案,列出了他們的違法行為,從踏進社會的時候起——即在初級學校註冊時——至到他們的死亡。因此,離經叛道的行為會極大損害人們的職業發展。

[copy]In this suffocating world, WoW』s appeal is in having complete, uncompromising control over a fantasy, where a player can be as brazen, shocking and nonconformist as their imaginations can stretch.
在這個令人窒息的世界裡,魔獸世界提供了對一個魔幻世界的完全控制權,在那裡玩家可以隨著想像的延伸,展示出勇敢、震撼和不循規蹈矩的一面。

「Even though young [Chinese] people would like to care about political and historical issues, their choices are limited,」 Zhou Xiaozheng, a retired professor of sociology at Beijing』s Renmin University, tells TIME. 「So they indulge themselves in entertainment.」
「即便(中國的)青年樂意關注政治和歷史問題,他們的選擇也很有限,」北京的人民大學退休社會學教授周孝正對《時代》說,「所以他們就沉溺於娛樂。」

According to an Economist special report on the Chinese Internet, the CCP is happy to encourage role-player games like WoW as an unthreatening outlet for what』s essentially a 「caged」 populace. 「[The government] has allowed a distinctly Chinese Internet to flourish, with more people getting online — and more of them shopping, watching videos, gaming and chatting with each other, all on trusted Chinese platforms — than in any other country. This customization of the Internet is an important part of building a better cage.」
根據中國網際網路上《經濟學人》的一份特別報道,中共很樂意鼓勵如魔獸世界這樣的角色扮演遊戲,以作為本質上被「圈養」的民眾的一種無害發泄。「(政府)明顯在支持中國網際網路的蓬勃發展,有比別的國家更多的人上線—-就有更多人在可信的中國平台上購物、看視訊、遊戲或聊天。這種定製的網際網路就是更好『圈養』的一個重要部分。」[/copy]

Zhou agrees: 「The government doesn』t like the idea of young people getting involved in sensitive issues,」 he adds. 「Comments concerning such sensitive issues are quickly removed, but entertainment content is free of control.」
周孝正同意。「政府不喜歡青年介入到敏感事件中,」他補充道,「涉及敏感事件的評論會很快被刪除,但娛樂內容就較為自由。」

—With reporting by Zhang Chi / Beijing

~~~~~~~~~~~~~~~~~~~~~~~~~~~~~~~~~~~~~~~~~~~~~~~~~~~~~~~~~~~~~~~~~~~~

時代現在才達到三十年前人民日報的高度goodjob

原標題:《星球大戰》為什麼轟動美國?

美國一部名為《星球大戰》的科學幻想影片,去年轟動了整個美國。在今年四月初美國第五十屆奧斯卡金像獎的評選中,它一連獲得了創作配樂、藝術指導、剪輯、服裝設計、音響和視象六項「最佳」獎和一項特殊成就獎。
這部耗資近千萬美元的影片,僅僅映出五個多月,就獲得了近兩億美元的票房收入,成為「美國電影有史以來賣座率最高的一部影片」。去年,《星球大戰》的上映被列入「一九七七年美國發生的大事」之一。據美國報刊報道,科學幻想電影片已在美國風行一時,這陣《星》片「熱潮」,還從電影擴展到電視、唱片、錄音、服裝、玩具等行業,並且越過了大西洋,傳向西方國家。
《星球大戰》究竟是一部什麼樣的影片?它為什麼能在美國如此轟動?美國和西方的報刊對此各有評論。有的說它是「電影雜碎」,「把漫畫雜志、西部片、鬼怪片等混在一起的大雜燴」,有的誇它令人「賞心樂意」,有的說它是「逃避現實」的幻想,等等,莫衷一是。
這部影片的內容大致是這樣:在遼闊的銀河系,一個富有威望的星球「共和國」,被星球「帝國」所征服。征服者建立了強暴的銀河帝國,搜捕和鎮壓任何「叛逆者」,企圖進而支配整個宇宙。為此,「帝國」的統治者建造了巨大的人造行星「死星」,它可以擊毀星系中的任何星球。原「共和國」的美麗公主萊阿和一群「叛逆者」,因為反抗帝國暴政失敗,被擄往「死星」,囚作人質。萊阿公主送出兩個機器人,向忠於共和國的老騎士克諾比求救。青年「行天者」魯克得到萊阿求救資訊,就見義勇為,和克諾比一起乘坐高速宇宙飛船,飛往帝國軍事指揮總部「死星」,救出萊阿。
後來,萊阿公主等偵悉到「死星」結構的機密,派出魯克等人向「死星」發起進攻,同銀河帝國展開了一場激烈的宇宙大戰。最後,「死星」爆炸,殘暴的銀河「帝國」統治者隨之毀滅。魯克等勝利歸來,得到萊阿公主的嘉獎。
《星球大戰》的故事內容,極似一些童話片。該片的作者、青年編導盧卡斯自己也承認,許多情節來自他記憶中的童話卡通片。這樣一部影片如此「賣座」,反映了美國廣大人民對現實的不滿,他們希望從虛無縹緲的幻境中尋求慰藉。同時,這也表明美國好萊塢攝制的色情和暴力影片已被人們所厭倦,唯有花樣翻新、別開生面的噱頭,才能吸引觀眾。
現在,好萊塢的製片商正在掀起一股拍攝科學幻想影片的熱潮。最近一個時期以來,成打成打的科學幻想影片在電視上播映,或投入生產。正如《新鄉時報》所說的,這類影片已成了美國「娛樂企業界的大買賣」。
繼《星球大戰》之後,美國去年年底又映出了一部耗資一千九百萬美元的新片《第三種接觸》,其中百分之八十的成本花在特技上。但是,這股風又能維持多久呢?整個資本主義文化的腐朽沒落,註定了美國電影事業是找不到真正的出路的。
(文章前序來源於媒記公眾號,本文載於《人民日報》1978年7月24日06版,署名卞一冰)


Josephine:

貼一個別的問題的回答
肯德基的雞六個翅膀六隻腿的事是真的嗎? – Josephine 的回答
作者:Josephine
鏈接:肯德基的雞六個翅膀六隻腿的事是真的嗎? – Josephine 的回答
來源:Aorqu
著作權歸作者所有。商業轉載請聯系作者獲得授權,非商業轉載請註明出處。

我必須告訴你這是真的。
其實這並不是轉基因技術也不是克隆技術,這是一種雜交手段造成的。
最早通過雜交產生這種6隻翅膀6隻腿的雞的是美國南部的種植園主。他們開始只是為了尋求一種廉價的肉類供給,來滿足黑人奴隸的基本用餐需求。但是在使用過程中,他們發現,吃了這些雞翅和雞腿之後就會變得判斷力低下,易受到操控。南北戰爭中林肯總統發現了這種東西後大為震驚。出於解放全人類的考慮,林肯總統決定將這種東西公之於眾,並嚴禁生產。但是當時北方的大工廠主,已經發現工人運動有星星之火即將燎原之勢。為了有效地控制這些人,北方和南方的大資本家頭目聯合起來,槍殺了林肯總統,將這一秘密保留了下來。
後來就有了肯德基,大家難道沒有想過一個上校好好的為什麼會去做炸雞?其實他就是中情局的特派員。整個肯德基,都是一個巨大的陰謀,他們以低廉的價格,大量出售這種雜交的雞翅和雞腿,以吸引底層勞動人民,達到愚民的目的。
這一狀況持續了很多年。直到肯尼迪總統上任後,發現了這一陰謀。篤信天主教的他不能接受這一事實,決定將這其中的秘密公之於眾,結果也遭到了刺殺。
後來隨著全球化的發展,肯德基作為隱秘戰線的一項重要武器,被輸送到全世界各地。而到我們國家之後迅速就被上層人士發現了其中的秘密。中國以這一秘密要挾美國要求其向我們公開生產過程及配方。中美兩國現在的友好都是建立在這一秘密基礎之上的。而中國的肯德基,早已被某些集團控制了。這也是為什麼前些年轟轟烈烈的找肯德基要發票運動,之後無疾而終的原因。其實這個運動的主要目的是一些有識之士懷疑到這裡面的陰謀,想要查清肯德基到底賣了多少雞翅和雞腿。但是,……
等一下,門口有快遞


李開言:

你跟男人在街上說話
在勾搭男人
你跟合作單位負責人要聯系方式
在勾搭男人
你坐男同志的順風車
在勾搭男人
你讓同事幫忙
在勾搭男人
你請一個人吃飯
在勾搭男人
你請很多人吃飯
在勾搭男人
你對閨蜜很好
在勾搭閨蜜男人
微信上有人加你你通過了
在勾搭男人
你刪掉所有的聊天記錄
是在毀滅勾搭男人的證據
你下樓磨個菜刀
都是去勾搭男人了!!!
——————————————————我前夫的邏輯思維
以上我只承認~~~我他媽勾搭你大爺~


Aorqu用戶:
我媽大概是我見過最能以小見大的人,二十年前她就從發熱的電視機後蓋推測出我偷看電視沒好好學習考不上985做不到月薪十萬找不到女朋友不能在Aorqu上談笑風生,幾乎定義了我後半生。

想想我們這一代算是深受這種流毒影響,記得小時候寫作文,老是喜歡「以小見大」,從隔壁小明主動扶老阿么過馬路看到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從同桌小紅主動幫助學習落後同學補課看到幹部團結民眾,從交通售票員十年如一日對待乘客看到捨己為人的奉獻精神,《讀者》上常常看到這種馬後炮似的以小見大文。
去年八月,我叔叔讓我輔導我上國小的弟弟寫作文,他寫了看見小明扶老阿么過馬路,社會真美好。我說放屁,你看見小明扶老阿么過馬路沒。我弟弟一臉委屈,說哥你不能罵人,我們老師讓以小見大。於是我以外出談心的名義,拉他出去蹲在馬路牙子上,一人一根冰棍,看了半天行人過馬路。吃到第三根的時候,我說你看見啥了,他說看見一堆行人闖紅綠燈,我說那以小見大你應該看見啥,他說人們真不道德。我說你回去就按照你原來的作文寫,我就是想讓你看看,這個社會有很多事情,你沒法以小見大。走吧,別tm吃了,我沒錢了。
以小見大不是錯,真正做到以小見大的,都是抓住了事物發展的規律。錯的是你在用你自以為是的眼光去看到這個非常復雜的世界的一個角落從而得出一個你認為是真理的結論。你可以從一片樹葉的凋零推測出秋天的到來,但是如果你推測出這棵樹有了外遇,這就很尷尬了。
努力剋制自己的情感,不要去懷有預設立場去看待事情和人,更不要用這種結論作為衡量標准,即使這一切讓你可能會感到不舒服。
這么看來我媽是個正面例子……因為她全都猜對了


Aorqu用戶:
我爸這個人,不吸煙喝酒,學識淵博,口條極佳,性格幽默,責任心強,總之是個非常非常好的父親,我很愛他。
但是他喜歡打牌,一種叫摜蛋的牌游,他不來錢,但是對輸贏看的極重,好像賭上了一切尊嚴…摜蛋講究與對家的配合,萬一輸了,他會把責任推到對家身上,罵到你流淚…

想我聯考結束,對完答案發現考的很好,我爸前一秒很開心,一個勁誇我:「寶寶你太棒了,你是爸的驕傲!」突然提議,「爸今天心情好,我來教你打牌,你做爸的對家吧!」然後露出了那種洪七公因為一口黃蓉的菜才勉強收郭靖個蠢小子的一副老子最厲害的表情…

毫無防備的年輕的我就這么成了他的對家…

但是我第一次打牌!我不會啊!我害我爸連輸了幾次,他臉色越來越差,終於人家已經打到了十,而我們還停在三的時候,他啪地一聲把牌扔到了桌子上:

「連牌都打不好還能成什麼大事!你對得起你共產黨員的身份嗎?」

我????


維奇:

地產圈、金融圈越來越多的人「愛」跑步,是真愛,還是跟風愛? – 李鴻蒙的回答
__________

——————————————————
怎麼突然這么多人來贊這個回答?


隔壁老王:

緊急通知: 震驚!太可怕了!燒開的自來水千萬不要直接喝,轉起來,讓更多的人知道,經大陸外數名專家及幾千萬例臨床聯合實驗表明,無論是城市還是農村,無論是大鐵鍋還是電水壺燒開的自來水,千萬不要馬上直接喝!直接喝的話,燙得很!


Aorqu用戶:
其實遇到這個事情吧,你根本就不知道怎麼辯解。
昨天我跟朋友一起去吃飯,那個餐廳的叫號牌非常的有趣,上面寫著白富美,人賤人愛,求包養,高富帥,屌絲必備這樣的小黑板。
然後我就拿了兩塊讓朋友幫我拍一下。
分享給我媽了以後………………………………

現在問題來了,我馬上要回家,該怎麼跟我媽解釋什麼叫求包養………………………………
(╯‵□′)╯︵┻━┻

—————-4th Jan–補充—————-

laughing~

麻麻不懂現在大家哭著喊著求包養只是開玩笑的意思,所以她很嚴肅~

不過我放出來只是覺得這樣的對話看著讓人看著覺得很開心,逗大家一笑。

評論區小姐姐小哥哥的批評我都看到啦~
回家以後麻麻表示很理解年輕人噠,然後愉快的讓我睡沙發去了。
大家的批評我都虛心接受,下次不逗她惹。
而且我沒有發朋友圈呀~
我只是求麻麻包養而已233333

再次感謝大家 ⊂((・x・))⊃


趙國星:

本人發布文章《二戰德軍的慰安所和性暴力》
【歷史另一面】二戰德軍的慰安所與性暴力 – Aorqu專欄
下邊的評論

無fuck說
可你說 他們跟他們嘴裡的「小粉紅」 有什麼差別嗎……


清五郎:

這是我在其他問題下面的回答,轉過來,當然問題本身也是很有趣:http://www.zhihu.com/question/29739603/answer/139593151
(如何評價《名偵探柯南》被某電視台稱為「赤裸裸的犯罪教科書」)

以下是我的回答:
———————————————

同志們,保護我們的孩子!要知道大陸的動畫是給祖國的花朵看的!但同時要擦亮眼睛!在抵制幼齒低齡黃暴動畫《阿公我還要》《一個少婦七個男娃》(又名葫蘆娃、續集葫蘆小金剛》)的同時,一定謹防其他類型的低劣動畫趁機污染中國兒童,葫蘆娃中蛇精形象,充滿亞當夏娃式的資本主義醜惡性暗示,污衊新時代的女性形象,尤其是在《葫蘆小金剛》最後幾集中,出現了以「美人計」來迷惑忠誠金剛的橋段,更是對英雄人物信仰的玷污。近期更是有一批涉嫌封建迷信的動畫,妄圖污染中國小朋友,如:《天書奇譚》、《九色鹿》、《漁盆》,又有一批鼓吹法力、怪力亂神的動畫也應禁止,如以毆打珍惜野生動物、迕逆父母、自殘為導向的《哪吒》,在野外洗三溫暖後不付款,還毆打三溫暖管理人員、珍惜動物龍族,類似的還有以人獸雜交、醜化國家圖騰為導向的兒童電視劇《小龍人》,其中更是有一部讓人忍無可忍的動畫,每當看到此動畫,總是讓人為兒童的未來感到憂慮,那就是大毒草動畫:《黑貓警長》,在此動畫中,宣傳暴力、迷信、恐怖等內容,其中既有妻子活吃丈夫等恐怖、暴力橋段,又有一隻耳和舅舅組成的有組織犯罪的暴力團伙,後期更是有槍殺白貓警士、強拆百姓建築等內容,劇情後期,為爭奪收視率,更是有徒手殺死白鴿警探這種赤裸裸的暴力鏡頭!

同志們!我們的孩子們危險了!且不說日本動畫到底給什麼年齡看,在大陸,我們可都被當寶寶看著,覺得我們看個動畫片都能學殺人了!

對了我聽說btv科教有個節目叫《法治進行時》,每天播犯罪破案內容,這可不行,讓人學了去犯罪可咋辦!尤其是當年還跟蹤拍了某明星綁架案,前前後後做了專題,包括如何綁架,藏哪兒,要多少錢,怎麼要的,還獲了國家的新聞獎。
這種教壞小朋友的節目,合適嗎?


object22:

「我家門前有兩棵樹,一棵是棗樹,另一棵也是棗樹」——魯迅
然後居然有很多人極其認真地分析它…


趙日天:

高中學校規定不讓課間去小賣部買東西。(但並沒有說不讓食堂買東西(ಥ_ಥ))

下午第一節下課,姐姐我餓得不行,遂振臂一呼,帶領眾吃貨去食堂買饃饃吃。
一教務處領導模樣的人神出鬼沒現在食堂門口,堵著我們6個人,押送至某屋子。
開口就是:你們幾個下課買東西吃,違反學校規定,對得起國家,對得起社會,對得起父母,對得起老師嗎?!
氣場之強大,聲音之洪亮,我們幾個小青年有被黨和國家關小黑屋的節奏,被唬得一愣一愣的。在桌子旁寫了3000字檢查!
一個饃饃夾菜而已,至於嗎?至於嗎?至於嗎?

後來才知道這貨尼瑪就是一管後勤的。
(*`へ´*)


謝謝:

就因為我不好好學習,就斷定我這一生是失敗的。


李水餃兒:

如下:
前兩天申請專利,校方一般是延後兩周左右分配審查員,結果正好最近沒什麼人申請,審查員比較閑,我上午申請的,下午就分配了一個審查員給我,我就提著筆電跑到她辦公室去了。一看是個50多歲的老太太,這么大年紀了干這個活,脾氣肯定不小,我雖然已經有一定的心理準備了,但是這兩天的事情還是讓我十分憤怒,實在忍無可忍。
她一般第一步是問我們專利是不是國防專利。我們一般會說,應該不是的。她只要聽到這種回答,立馬上臉,「你不要跟我講是不是!!你知道什麼是不是!!你給我去打電話問你老師!!我們之前就弄過一個專利,那個學生口口聲聲不是國防專利,結果最後又說契約上要求是,把我給氣的!我不要聽你的!你去給我打電話!」基本內容不變,在我呆專利辦公室的兩天,聽她講了5,6遍,這不演算法,因為我沒有辦法把她的語氣補充上去。
然後就是問你「你做的什麼東西?」根據我的觀察,無論你做的是什麼東西,她第一句話就是「這個東西不能申請專利!」(皺著眉頭,表情極其不耐煩)同學如果想解釋,她就不停地打斷「我說了這個不能申請!你聽不懂嗎?你自己到底是做什麼的,你自己搞不懂嗎!你搞不懂你就去問你老師!」同學如果說「我做的是一個新的模型」—「模型不能申請專利!」;「不不不,我做的是一個新的演算法」—「演算法不能申請專利!」如此往複,直到同學說出「方法」或者「技術」兩個字眼,她才進行下一個問題:「什麼方法!什麼技術!你說清楚!」(依舊是皺眉頭)然後同學各種解釋,她無數次打斷,直到最後她滿意了(也不知道哪裡是滿意點),然後就給你三個本本,讓你找到相似的專利名字作為參考模板。最可憐的是今天上午,一個女生,做的是車輛方面的霧計算,雲計算我是知道的,霧計算第一次聽說。她說本子上沒有相關的專利,找不到。這個老太太就火大了,「怎麼找不到!全世界就你一個人做嗎!!!!啊!!!!」女生很無奈,「我做的是霧計算,做的人比較少」(這個確實是),老太太一聽「那全世界就你一個人是不是!找不到相關專利就說明不能申請!那你就回去!」這個女生也是那種不善言談的,對於老太婆的嘶吼,根本毫無招架之力,吞吞吐吐,這下老太太又來勁了,「什麼霧計算,聽都沒聽過,我這里有雲計算,有計算機,你做的到底是什麼,你回去和你導師商量去!」天呢,我在旁邊真是白眼都快翻過去了,總之又是一頓接一頓的嘶吼,最後女生找到了差不多的專利(其實估計根本不相關),老太婆才消停這一段。然後就是讓人家改說明書,這個階段,一個男生和一個女生被罵到我汗毛都起來了,每個人心中都壓著怒火。
她讓人家改這里這里這里,其他地方不要改,語氣永遠趾高氣昂,自己想像一下,那種老紅衛兵的既視感。然後人家不會弄,弄不好,或者用詞不合適,她反覆「我跟你說過!這個不行!根本不能通過!醫療技術不行!!!醫療設備不行!!!」男生:「可是我這個方向之前沒有過,本來就是關於醫療方向的。」她又來勁了:「我都跟你說了!醫療不行!怎麼之前沒有過!核磁共振不是嗎!(感覺是在裝x)」男生啥也不敢回應,默默改。一會又叫她,「我跟你說過幾遍了!!你這個不行!!你別申請了!!你去問你老師吧!!你回去好了!!」男生:「我老師讓我來申請的,那我該怎麼改?」她:「我怎麼知道你怎麼改?我又不是研究這個的!反正你這個不行!」我總結出了她的習慣:1不管別人說什麼,也不管人家說的她懂不懂,總之就是「不行!你這個不行!」2 拿老師嚇唬人,拿「你走吧!別申請了!」嚇唬人。3無論別人講的對不對,一定要先說不對,無論別人改的行不行,一定要先說不行。我之前改的第一段,她看過,說沒問題了。結果5分鐘之後看第二遍,又說不行,那你為什麼剛剛沒看出來?絕對是一個字一個字的給你摳,整篇技術報告讓她改的是面目全非,專業術語全完不見,就剩下一遍又一遍重複的定語形容詞,我問她這不是啰嗦嗎?她說:「我們這是國家文件!!要的是嚴謹!!!最不嫌啰嗦!越啰嗦越好!!」一般用於論文里的表示方法,比如用下標區別對象的不同,在她這里就不行,就得全部改,到最後我自己的東西我自己都看不懂,她就覺得沒問題了,這到底算什麼?
有些人,總喜歡拿著雞毛當令箭,仗著自己「權威」,無底線的要求別人,我們也不懂他們的規矩,毫無反駁的餘地,無論說什麼都是錯的。在一些單位,或者說崗位上,你首先搞清楚你的目的是什麼,你是想幫助別人改專利,幫助別人盡快發專利,還是百般阻撓,上綱上線。浪費自己時間的同時,也浪費別人的時間,在這種工作模式下,不僅氣氛極差,而且效率極低。有些東西,明明可以表示的很清楚明確,卻必須按照你的模式修改,有什麼東西是萬能的模板嗎?大家研究的方向千差萬別,優勢更不是一兩句話能按照模板概括的。明明能好好說話,好好描述,非不讓,用非人類的語言千篇一律的修改,目的究竟是什麼?我們國家的優秀技術專利,都要經過這么一層加工,質量何在?亮點何在?科研工作者的熱情何在?
我今天在這里吐槽,因為不吐不快,但是我沒有能力改變,就連張嘴幫那個女生和那個男生說兩句的資格都沒有,什麼權利都掌握在有「經驗」的人手裡,而經驗是一成不變的,因此我們反抗無用,反抗無效,反抗浪費時間和效率,我們能做的就是忍,忍到她滿意為止。
我吐槽完了,明天還要繼續去改,希望明天是一個美好的日子,我滿血復活。

更:
上文說她看上去只有50歲,但她的真實年齡是70歲,至於為什麼看上去只有50歲,她自己說因為自己動腦子,動腦子的人就不會老。但是我認為她年輕的原因是她一直在罵人,別人卻不敢反抗她,以至常年心情通暢,所以年輕。但是我真誠希望大家不要用這種扼殺別人青春的方式去永葆自己的青春。

今天終於改完了,答主和老太太如願掐架了,在一屋子同學的注視下,用同樣大小的分貝和她爭論一個C元素子集的問題,雖然最後還是按照她的說法修改了句式,但是答主的心情通暢了很多(如果我再不吼回去,我就快要瘋了)。下午將主要的說明書和權利要求修改好了,審批資金也已經通過,等下周再去她那裡通讀一遍,希望到時候不要再有什麼問題。謝謝大家,今天沒有掉太多血 (๑❛ᴗv❛๑)


櫻雪綾sama:

真實經歷。
手小,喝水的時候雙手捧著喝,路過女生瞟了一眼,淡淡的一句「心機婊」。
我一口噴了出來…(๑°⌓°๑)
算了算,高中開始身上的帽子真是不少…(.﹒︣︿﹒︣.)
玩cosplay,穿絲襪短裙,化妝…都可以歸結到不檢點想勾引男人身上…(ー̀дー́)
空間發自拍和cos,都可以被說成不老實不安分…還被老師找談話…師匠我tm屏蔽你了啊(꒪Д꒪)ノ


木葉落:

Aorqu管理員,尊敬老人封我七天。


Daylight:

暴走大事件里的一期:
中國人愛吃火鍋導致日本校服漲價。
中國人愛吃火鍋,日本為了滿足中國人的需求養了很多的肉羊,相應的搞毛的綿羊就少了,所以羊毛漲價了,所以校服也漲價了……
我和王尼瑪都懵逼了……

應評論區要求,補全…


比企谷小町:

說說自身經歷吧

我媽讓我整理房間
我:等過幾天大掃除
媽: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
我:成大事者不拘小節
媽:(很生氣,開始翻舊帳)balabala
我:就事論事好嗎,別扯這些沒用的
媽:(一臉「家長」威嚴,開始罵罵咧咧)有你這么跟我說話的嗎?這么多年書白讀了?一點教養都沒有!之後到工作單位這樣子,別人怎麼看你?養你有什麼用?一點規矩都不講,你這輩子完了!
我:媽,聲音小一點,鄰居聽見你這么說話會笑的
媽:今天老子要教你做人(順手抄起雞毛撣子)

嗯,20好幾的我每天還要跟我媽練CQC

一天就過百了,受寵若驚,人家第一次過百贊,再補充幾個好了

去倒開水發現壺里水喝完了,所以在電磁爐上燒了一壺開水,我媽在家,我跟她說了一聲我燒了一壺水,意思是讓她等下幫我把爐子關掉下,然後我就回房間戴上耳機聽音樂去了。
水開了,我沒聽到汽笛聲。
我媽沖到我房間門口,用很大力敲門(門並沒關,我媽只是為了弄出聲響),然後我被嚇一跳,摘下耳機。
媽:你這個人怎麼這么沒有責任心!
我:……(聽到汽笛響,起身去廚房把爐子關了)
媽:你這么缺乏責任心將來進入社會怎麼辦!
我:你既然都跑我房間門口來了,怎麼不先去廚房把爐子關了?(我媽當時在客廳,去廚房比我方便)
媽:你燒的水當然是你關爐子啊。(一臉理直氣壯)
我:………
(沒注意到水開了是我的不對,但是先去把爐子關了,再過來教育我是不是更合理?)
面對各種神邏輯,我無語凝噎。
樓下有說爐子危險的,請注意前文,我用的是電磁爐

再講講幾個當年讀高中的時候的故事吧。
我放學到家一般比我媽早。
場景一
我一回家就開電視或者電腦,開始娛樂。
我媽一回家,見我在娛樂,馬上進入教育模式。
媽:每天就知道玩玩玩,考試考遊戲么?你見誰打遊戲賺了錢的么?就你這樣,每天除了吃飯睡覺拉屎就是打遊戲,你吃棗葯丸balabala(此處省略5000字)
場景二
我一回家,覺得作業比較多,開始寫作業或者做練習
我媽一回家,見我在學習,表示疑問。
媽:你是不是掐著表算著我要回來了,所以特意把練習冊拿出來糊弄我啊?
我:(既然她都這么說了,我也懶得跟她爭辯什麼,我也喜歡講反話)是的呀~
媽:(當真了,開始憤怒)你糊弄我有什麼用!學習是你自己的事情!讀書是為了你自己讀的,不是為了我讀的!每天就知道玩玩玩,考試考遊戲么?你見誰打遊戲賺了錢的么?就你這樣,每天除了吃飯睡覺拉屎就是打遊戲,你吃棗葯丸balabala(此處省略5000字)

這是一個死循環。

講真,我就吐槽一下我媽而已,父母對子女的愛,以及子女對父母的愛,在健康的家庭里都是不會變質的,樓下諸位對我的批評我虛心接受(但是絕不改正),但是說我有毛病什麼的,是不是太上綱上線了?

居然被基友認出本體了,我很慌。

Rate this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