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可以有多善良?

問題描述:人是綜合體,矛盾體,說說它美的一面有哪些?
, ,
ze ran:
中考的時候要考體育,成績算入總分。體育考三項,1km,鉛球,立定跳遠。

我有個朋友,同班同學,成績和我差不多,某種意義上說,我們也算是競爭對手。

起步跑快了,覺得有點不適應。

第一圈跑完,岔氣了,手按著肚子跑,越跑越痛,越跑越慢。

第二圈跑完,他就超過了我。

最後200m,別人都沖刺了。他放慢腳步,回頭喊我,快點快點,堅持一下,我等你。

我就傻了,等我幹嘛呀,這是等人的地方嗎?我揮手讓他趕快跑,他又揮手讓我趕快跑,我想喊,也說不出話。

心一橫,拼了,不能讓朋友因為我少考幾分吧,憋著氣,按住肚子,我就跑呀。

一起沖過了線,都拿了滿分。

隨後的中考,我們成績都還不錯,分別上了理想的高中。


林晨語:
前幾天寫了個答案,關於創業失敗的,然後引來了幾個跟我一樣遭遇的Aorquer。其中有一個朋友在下面的評論觸動了一個加了我微信的Aorquer,她聯系了另一位失意者,並加了微信,聊著聊著就給對方轉賬了2000元。

那位寫下動人評論的朋友也是創業失敗了,欠了很多債務,然後去了夜場工作。

那個人跟大多數欠債的人一樣,有一種心理:自己放下的錯,不難由別人來埋單。算善良。

我這位朋友對那個人的遭遇表示同情,就準備借他2000元渡過難關。她根本不知道對方的底細,也不知道對方是不是真的很困難。

可能有人覺得這個給錢的姑娘很有錢吧,其實這2000元是她半個月的工資。我很佩服她的勇氣,她不怕上當受騙的這份單純的善良。

那位受捐的人我也很看得起他,他沒有因為自己欠債就收下了那2000元。不管他心裡是怎麼想的,我在那一刻覺得世界真的好溫暖。

特別是這種陌生人之間的溫暖善意。

她的幫助給了那位流離失所的少年在這個寒冷的冬天莫大的慰籍。

Aorqu上以及其他網路平台上出現過多次詐捐的例子,欺騙廣大網友的金錢,那些人透支了善良的人的愛心,這是要深刻譴責的。但是還有一些人堅持著自己內心的那份純真,我表示敬佩。

我對這種事情的看法是:
防人之心不可無,害人之心不可有。
在決定資助一個人的時候,一定一定一定要調查核實清楚對方的真實情況,不能讓騙子得逞,如果真的要做好事,請把資金拿給那些真實情況里最需要幫助的人。

把多餘的並且心甘情願給出去的錢放到最需要的人手上,儼然是一種莫大的善良。

把錢給了一些精心包裝的騙子,是一種愚蠢的善良,錢都丟給了白眼狼。

本來我是想寫出關注我的這位善良的姑娘的,但是她不讓,她說她不想被別人關注,她那麼做,僅僅是為了自己可以心安。

如果她很有錢,我完全理解;只是用了半個月的工資去幫助一個網上認識的陌生人,我覺得她比我有太多的勇氣,我很贊賞並且敬佩她。

她是在Aorqu上認識我的,給我私信,要了我的微信,那時候關注我的人很少,我就給了她。

她一來就開門見山問我是否需要幫助,讓我去了江蘇之後跟她聯系,她要請我吃飯。去年聖誕節那天,她在蛋糕上刻下了我的名字,祝我聖誕節快樂。今年除夕夜,她又拼圖給我做了一個小的禮物。

她的善良和純真我完全可以感受到,我問她為什麼要這樣,她說她願意力所能及地幫助一些困難的人,她說她相信這個世界上好人多。

也許是上天被她感動了,她有一個很愛她的丈夫,以及一對可愛的雙胞胎兒子,我也祝福她的家庭可以一直和諧美滿下去。

Aorqu上有一些單純善良的朋友,可能通過文字對一些人產生了好感,但是知人知面不知心,Aorqu上也有很多被大V騙財騙色的例子,各位單純善良的朋友一定要多加小心。

作為被敬仰的一方,一定不能消耗了他人的喜歡。不能仗著他人的善良以及喜歡就去索取一些不該屬於自己的東西,當然這只是我的一廂情願,但願我可以堅守,以後不要打自己的臉。

有人愛你不容易,有人喜歡你不容易,
對於我這種曾經被很多人唾棄過的人來說
我是真的很感激在Aorqu這個平台上獲得的尊重

善良不是用錢來衡量的,(我大哥說我很傻,十七八歲的時候,外面有人請我吃飯,一桌飯花了一千多,我就很感動,他說要看請我吃這頓飯的人的消費能力,對於某些人來說,2000元就是2000元,對於有些人來說2000元就是2元,他讓我學會區別對待)有時候只是一個眼神,有時候只是一句話。

這位關注我的小姐姐的善良是從骨子裡面滲透出來的,我很羨慕她,因為我做不到她這份純真與善良。她說雖然她的家庭不是大富大貴,但是她感到非常幸福。根據她的描述,我可以看到她有一個幸福的晚年。

或許她適合去回答Aorqu上一個很火的問題「不是大富大貴的人,怎麼過好一生」。

有的人寧願把錢燒了點煙,
也絕不捐出一分給有需要的人;
有的人自己省吃儉用,
也會考慮到是否有同胞需要幫助。

這是兩種不同的價值觀,我不作任何評價,只是我個人對於後者有更大程度的欽佩之情。在欽佩之餘,我也在想,雖然我做不到沒錢的時候去幫助他人,我能否可以在有錢的時候也學會她的善良呢?

事實上,我現在做不到的。

我見過的我認為善良的人幾乎都有一顆悲憫之心,他們的悲憫來自於可以對某些人的凄慘遭遇感同身受,並且給予一定程度的幫助。

善良,一定要有底線
超出原則的善良,在我看來確實有一點點愚蠢的
愚蠢的善良往往害人害己

善良和傻是兩個概念,我們不能混淆了。

人當然要學會自我保護機制,我們不能過分善良

善良也要分對誰

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朋友」的殘忍

寫這個答案一方面是想弘揚她這份善良的精神,另一方面只是想告訴一些單純的朋友睜大眼睛去好好甄別誰才是你真的需要並且值得幫助的人。

善良的人不一定給乞丐捐錢,
不善良的人不一定不給乞丐捐錢。

很多事情的評判不能那麼簡單地去劃分,通過某個個人認為的行為準則去判斷一個人善良與否顯然是不科學不客觀的,善良很難偽裝,時間久了,自有定論。

祝福天下善良的朋友們生活幸福,少上一點當.
也望被善良光顧的人,可以傳遞這份善良
一個社會的進步與發展,離不開那些「好心人」
可能他們在一些人眼裡看來很蠢很傻
但是沒有他們的努力
這個世界只會更壞


汪小灰:
六歲學前班,縣城舉辦旅遊節,我和其他小朋友被學校帶到市區要求手牽手拿著塑料花歡迎來往的花車。不知道看什麼節目走神,一眨眼,我已經被人山人海所吞噬,抬頭卻看不到前面的路,我走散了,驚恐的哭了起來。擁擠之下,我的鞋帶被踩散,慌亂中隨人流挪到到一個有點空隙的地方。我正蹲下想系鞋帶,一個叔叔從後面猛地把我拽起:「你這樣會被踩死的!」我大哭著說找不到家了。。。後來這位素不相識的叔叔根據我描述的家的位置,抱著我,把我盡可能高高舉起,讓我多呼吸點新鮮空氣,一路慢慢移動到鍾樓才把我放下。我最終回了家。
七八歲,跟阿姨第一次坐火車去南京,我站在火車硬座上,看著後排座位幾個穿著軍大衣的年輕叔叔吃著一顆顆紅色的果子,我就這樣一直一直痴痴的看著,想像著這個沒見過的果子的味道。突然一個叔叔抓了一把果子來到我們座位,跟阿姨說:「這個給小丫頭吃吧。」
初一,在新華書店,和表姐一起看書。我漫不經心的跟姐姐聊著最近看過的書,感慨說如果書店在我家附近就好了,就不用天天跑這么遠來看書。離開書店,剛走到一個巷子,一個大哥哥突然拉著我,遞給我一個塑料包:「小妹妹,這個送你了。」他走後,我打開袋子,是一本詩集《玫瑰祭壇》,裡面夾著一張紙條:」看得出來,你對文學很有興趣,這本書送給你,希望你能在文學的道路越走越遠。藍夢。」
聯考復習,我一個人租房子在學校附近的巷子,一天下午,我發燒就請假提前回出租房了。那天我爸媽有事回了老家,沒有手機,也沒找到電話,我渾身虛汗,迷迷糊糊蜷縮在被窩里。不一會,隱約聽到有人敲門,我暈暈的開了門,是我最好的閨蜜的媽媽。她聽我閨蜜說我發燒了爸媽又不在,就熬了白粥,帶著鹵乾子想給我送點晚飯,因為不知道我住哪,她一家一家敲門問過來的。我喝著熱騰騰的粥,眼淚情不自禁下來。
考研結束,我一直覺得英語考得特別特別差,天天擔心的睡不著覺。終於到成績放榜的頭一天,同樣在上海等待分數線的好友給我電話,一直給我鼓勵。最後她說:「我願把我所有的好運都給你,我只希望你能上。。。」電話這頭,我已經泣不成聲。最後,我上了,她差一分。如今,我繼續攻博,她工作滿三年申請到英國一個很好的學校。我們現在仍是摯交。
看到這個題目,這些都是我腦子里一下子就能閃現的情景。這些,都是我所理解的善良。


怪獸不跳舞:

看完「人有多邪惡」那個帖子時,覺得整個人都不好了。然後看到這個帖子,想到了去年出差的時候遇見的一件事情。

那天上午一個人辦完事在十字路口等從鄉鎮回縣城的公車,正在買個燒餅充當早餐的時候,公車過來了,著急的結完賬,然後跑著擺手喊停下,車還是沒有停,想著算了等下一輛吧,就開始停下啃燒餅吃。這時,一個騎著電動車的姑娘過來停到我旁邊,說我順路可以帶你去追一下試試能不能追上,我當時愣了幾秒後,坐上她的電動車抄條近路狂奔,現在還清楚的記得那條小路坑坑窪窪,非常不好走,路上也一句話沒說,終於在下一個路口公車停站時,還是趕上了…..現在只記得那時自己只對那位姑娘說了聲謝謝,那姑娘說抓緊上車吧,然後我就上車了…

那天陽光明媚,天上有十個太陽。


匿名用戶:
這個故事是真的發生在我身上。

我阿么不喜歡女孩。在我出生到2歲的時候,我們家發生了好多事。我阿公、我大伯、我二姑相繼去世,都是因為肝癌。我媽回憶起來說那時候非常地恐懼,因為我爸爸家乙肝是遺傳的,她很怕下一個就是我爸爸。周圍不少人說是因為我克長輩。於是我阿么去給我算了命,算命的是她非常迷信的鎮里一個瞎子先生。他和我阿么說,幸虧我爸生了個女孩,全家會因為這個女孩子慢慢好起來的。之後,家裡情況果然越來越好。我相信瞎子先生並不靠譜,因為之後他算我中考、婚嫁等每次都失撇。但那一次,我相信是對我這個素未謀面的小姑娘莫大的善意。

因涉及隱私,所以匿名,請千萬不要轉載。


Aorqu用戶:
我外婆。
國小六年級的時候,母親在老家病故,我和父親去奔喪,那時父親已經和別人好了,有天我和外婆在家的時候,外婆問我,你爸爸有沒有和其他阿姨在一起啊?我說有的。外婆說,以後要是爸爸和別人結婚,你不要怨他,你長大了,爸爸要是還是一個人會很可憐的。
我不知道啥時候外婆發現我爸的事的,但是她沒有怪他,也叫我不要怪他。因為外婆,年幼的我放下了原本不該屬於那個年齡的怨氣,好好的長大,成為今天的我,樂觀,開朗,熱愛生活。


木木:
每次買東西的時候,如果有零的一分分的硬幣,下一個結賬的人如果也有零頭要付,我就把一分分的零頭給他了,到現在,這個習慣保持了好多年了。

從國小到國中,我沒有做過任何體力勞動。
每次班級集體打掃衛生的時候,我剛拿起掃把或者抹布的時候,就會有小夥伴對我說,你一邊玩去,我來。
每次輪到我值日倒垃圾的時候,就會有男同學幫我倒掉。
班級集體幹活的時候,比如種樹,抬石子,我永遠都是站在那裡記賬的那一個。

國小五年級的時候,在學校商店,一個陌生小男孩被蜜蜂蟄的滿臉苞,都看不見眼睛鼻子了,所有人都離他遠遠的,我走過去問他,你疼不疼,把手裡的麵包給了他,現在他是我最好的基友之一,後來才知道,那時候他爸爸剛去世。

初一的時候,一個女孩因為性格問題不大討人喜歡,有一天,和一個挺霸道的男孩打起來了,沒人幫她,她氣的把自己書扔進垃圾桶里,說不讀了跑出了學校,我幫她把書從垃圾桶里撿起來,給她弄得整整齊齊放在她桌洞里。

初三的時候,我們舍長偷了很多女生的東西,有的是書,有的是錢,我被偷的最多,一套四大名著和其它兩本名著,還有200塊錢。其它女生大都10塊,20左右,她被告到班導那裡,要求立即還錢就不追究,否則就把她媽媽找來,她哭著跟我說她不想她媽知道,她的錢只夠還其它人的,。她讓我跟班導說,她已經還我錢了,她以後再慢慢給我找,我答應了,老師也沒有通知她媽媽。但是直到畢業,她也沒還我錢。現在,她已經是幾個孩子的媽媽了。

高一那年,因為某些原因第一次一個人出遠門,到西安汽車站時,天已經黑了,最後一趟回家車已經走了,和我一樣沒趕上的有好幾個人,我當時身上錢不多,只有車票錢了。直覺吧估計當時,我就跟著一個哥哥,問他怎麼辦,他說我們打車去火車站吧,坐火車,我說我錢不夠,他說他出錢,買火車票的時候,他專門繞遠程路線買了和我順路的車票,在火車上給我買飯,那是我第一次和一個陌生人坐火車。

高二的時候,和男朋友出去玩,回來火車人特別多,他和我離得特別近,然後有個大媽和大爺估計以為我倆不認識,就把我男友往邊上擠,還和我說,小姑娘離那人遠點,還警告我男朋友不要打我主意,至今想起都是滿滿的暖意。

初二的時候,和姨夫一起坐火車去找我爸媽,14個小時的火車,沒有座位。大家應該都知道兩個火車接頭之間有水池,一對大概40歲左右的大媽和大叔把那上面坐的人全趕走了,把他們的行李放在下面墊著,讓我在上面睡覺。後來售票員不讓我睡,大媽和大叔和售票員就吵起來了,那時候是夏天,特別特別熱,我睡那汗都直流,根本睡不著,大媽就拿扇子給我扇風,我睡夢中都一直能感覺到那股涼意,而大媽和大叔就那麼站了14個小時。可惜那時候太小,只是匆匆別過,希望陌生的大媽和叔叔身體健康,萬事如意。
還有很多很多被這個社會溫暖對待的故事,讓我至今都相信,世界如此美好,我也願意把這份溫暖傳遞下去。


匿名用戶:
西北某省會,上世紀(好遙遠)70中期,四五歲的時候。遭遇家暴逃離。跑出去很遠,大約公車5站的樣子,身無分文且從未獨自外出過,總之就是憑自己再也回不去的距離。
大早離家,至午餐時間,餓極,又不懂如何獲得食物且羞於乞討,漫無目的的沿街行至繁華區一大眾食堂,聞著內里飄出的飯香再難挪步,挨著門框,期期艾艾的瞅著裡邊的人們。
這副鬼樣子被裡面一位獨自就餐的中年人注意到,他瞅了我挺久直到我跟他眼神對上,起身向我使個眼色示意我坐他的位子,留下只動了兩個的一整屜包子,就這樣離開了。
那個年代,文革尚未結束,仍實行供給制。買一屜包子除了花錢之外,還需要糧票,我的意思是,沒有人會腐敗到買一屜包子而只吃兩只的。
那個飯館附近有省府,軍區,設計院跟捲煙廠(熟悉的應該猜出是哪個城市了),我還曾猜測過那個人來著。

這個世界很大,什麼人都有,也的確什麼惡也都有,我沒見識過什麼壯舉,但幾十年前遭遇的這椿小善,一直清楚記得。


杜景:
感謝有些人,包容了我小時候的裝逼,讓我在後來的日子裡懂得了寬容和謙遜。


Aorqu用戶:
律師問,你為什麼要讓他強奸你?然後又報警?

原告,他太想要了,好像真的很飢渴。

律師說,那麼你是出於同情自願讓他進入你的身體,是這樣的嗎?

原告,(含著淚水)不是自願,他當時真的很可憐,他對我說,求求你就給我一次。他的手在顫抖。好像我不給他,他就會死。

律師,那麼你為什麼又要報警呢,坐牢豈不是更可憐。

原告,被告做完了之後笑嘻嘻的說我騷貨,被告完全不理解我的同情心。

律師,所以你就報警了?

原告,不是這樣的,我哭了很久,被告看著我有些神經質的笑了一陣子,然後對我說,你太可憐了,如果你心裡不爽的話就報警吧……真是個可憐人。

律師,哦,然後你就拿手機報警了?

原告,是他先按好110的,他原本是來送快遞的……

————————————————
被告

律師,你是承認你強奸原告嗎?

被告,是的,是我強奸她的。

律師,說一下強奸過程。

被告,他當時穿著浴袍,臉蛋紅彤彤的,我聽我師父講,女人臉蛋發紅就是很想要,很飢渴的表現,我又看見電腦里正在播放三級片,梁朝偉演的。辯方律師說是藝文片,我不同意,我覺得原告看這個電影是出於飢渴。對了,原告在簽收快遞的時候有故意露腿的動作,我覺得她是在勾引我,她需要我的幫助,我真的是想幫助她。

律師,原告有牆裂的反抗嗎?

被告,有,原告有強烈的反抗。反抗中途哭了。

律師,那你為什麼還不停手。

被告,我師父告訴我,不管多飢渴的女人都會反抗的,畢竟是第一次見面,矜持一下也很正常嘛,只要男方多堅持一會就好了。我堅持了一會,她果然不反抗了,原告說她是出於同情我,我就笑了,明明自己很想要。哭個屁。

律師,你師傅是誰?

被告,教我送快遞的。

律師,現在要告你強奸,你有什麼準備。

被告,她開心就好嘛。


劉老師的大女兒:
前不久,失戀,晚上九點多,蹲在小區里的鐵柵欄旁邊抱著膝蓋哭,聽見有腳步聲,抬頭看見一個阿姨,大約是剛遛彎回來,她見我哭得傷心便問我原因,我沒回答,還是繼續。她說,不管因為什麼,姑娘,回家吧,家裡人在等著你呢,這個社會什麼人都有不安全,趕快回家。我點頭答應。她轉身要走,剛走幾步便又折回來,她說,不行,還是不放心,邊說邊把我拉起來,把我送到家門口,親眼看我進了門才走。

有一次下班剛走到我們那棟樓東面,有個小女孩從我們那個單元樓道里探出頭左看右看,看到我便又飛快的跑進去了,我沒在意,當我進了樓道,看見那個小女孩和一個老人在電梯里等著,電梯門開著,那位老人笑著對我說:我孫女告訴我外面有人不讓我關電梯門,我還以為她調皮故意騙我,原來真有人啊。至今還記得,女孩扎著兩個小辮,我進去電梯後,她還害羞的躲到阿公後面。

這些小故事寫下來並沒有多麼感天動地,但就是這些讓我深深的愛上了這座城市。讓我慢慢從失戀的痛苦中醒來,讓我記起世間並不是只有愛情。還有這些難能可貴的美好。


Aorqu用戶:
一朋友在小飯館聽倆女孩聊天,說有一個大學女生想要買她的二手外套,800多買的,也沒穿過幾次,準備450賣了,那個大學女孩說實在沒錢了,350吧。買這件準備過年回家穿。我這朋友聽到這里自行腦補了很多灰姑娘的畫面,最後在那倆女孩將要起身時候,我朋友靦腆的掏出100塊給那個女孩,說賣給人家吧。—————–當時。。。。。。。。。。。。太善良了


今抒:
OTZ沒想到會收到回復的。

之前的答案是匆忙打下來的,最近想到了校園暴力這個問題,特意重新編輯一下。因為是小時候的事,只記得幾個片段了,不可能完全還原但大概就是那個意思。

小的時候我學習成績很差,沒讀學前班早兩年讀一年級,然後一開始每次考試都是兩三分,差點被學校勸退,總之成績要麼全班倒數第一,要麼倒數第二。

忘了是幾年級開學,老師把我放在了一個女孩子隔壁,當時還小,我沒有美醜概念,見到同桌也不覺得她的臉有什麼問題,照舊自來熟套近乎。一來二去,兩個人在上課傳字條說悄悄話偷笑建立了深厚的友誼。

後來有一個朋友偷偷找我讓我不要跟她一起玩,我問她為什麼,她對我說你不覺得她的臉很什麼嗎。

那一刻我忽然意識到我同桌有一點不一樣的。

她皮膚黝黑,臉上還長滿了一塊又一塊的色斑,牙齒黃頭發亂糟糟,唯一的亮點大概就是眼睛了。那面容太過特別以至於我如今都能回憶得一清二楚。

慶幸那時我還小,對人只有好和壞模糊的概念。沒有管太多繼續和她在一起玩耍。隱約發現全班都在有意無意避開她,那時我成績也不好自然也沒幾個朋友,所以局面就是最不受歡迎的兩個人相互依靠。

後來她邀請我到她家玩,我以為全世界的家都和我家一樣的,她的家又一次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平生頭一次有一種原來不是所有人都過得很好的想法。

我把這件事和我爸說了,他讓我帶荔枝去學校分點給她。

再後來日子這么平淡無奇過去了,我爸看不過眼我的渣渣成績,升四年級時決定把我送到另一個地方更出名的重點學校住宿,我就這么轉學了。她哭著對我說要不是你我早就想死了。我那時還信誓旦旦地說我會回來找她玩的。

結果因為搬家了加上我一年也就回家兩次,再也沒見過她。最近一次回去清掃以前的舊家,想到這個答案,特意跑過去看。那片地區已經沒人了,房子早就荒廢了,她也不在了。

升四年級的時候,住的是寄宿學校,成績也總算在中上游,四年級到六年級那段時期是最容易被人煽動的時候,老鼠愛大米你是電你是光滿大街地放,各種少男少女小說橫行。中二病來了。

我也不知道是為什麼,除了最常見的誰誰誰喜歡誰誰誰,班裡開始傳一個女生的壞話。她很臟不愛衛生啊,喜歡摳鼻之類的,天真的我相信了……沒過多久,她被編到了我同桌。

她非常胖,會買零食遞給我,但一想到那個謠言我拒絕了。兩人盡管並沒有其他同桌那麼親昵,還是偶爾會說上一兩句的。而且據我觀察,我發現謠言都是假的。但是除了我大家都這么認為,我不敢發出異議,只能在她們討論時沉默。

有一天放學後,女生們閑得無聊,然後開始討論怎麼欺負她,一個人把她的桌子掀開,作業本書本嘩啦嘩啦全部掉下來,好幾個女生在上面亂踩亂畫,還撕作業,一邊做一邊笑,其中還有一個還是我當時最好的朋友。一個教室十幾個人,有男有女,沒有一個人上去阻止。
我站在走廊外面,什麼都沒有做,聽著她們的嬉笑玩鬧聲,一直站在那裡,從頭看到尾。
她吃飯回來,看到狼藉的地面,問我:」誰乾的?「
我說:」不知道。「
她不說話了,兩個人就這么蹲在地上默默撿書。

晚自修後,那些女生還裝作不知情跑過來安慰她:」我們也不知道是誰。她們實在是太可惡了!」
就連我也對她說:「算了吧。「

那件事後,不知是不是懲罰,國小考國中落榜了。
我一直想找她道歉,但是卻不知如何開口,一拖就是八九年。
直到現在,這仍是我無法對別人說出心口的一道疤,最無法原諒自己的事。

回到題目來,人可以有多善良?

我一直以來挺矛盾的。身邊的朋友都說我太過善良,總是無條件盡我所能去幫人。但我幫助其他人是抱著贖罪的心態去做的。也許有人說你不是施害者沒必要太過內疚,可是我認為旁觀者的冷眼,尤其是身邊人的袖手旁觀一點也不比施害者差。
我想我到死都會記得她們兩個的面容。

人的確是可以很善良,甚至超乎你想像。每個人做善事出於不同的目的,無論怎樣,保持一顆善意的心。


王宇:
有一次我的手指指甲蓋的地方破了點皮,流了點血看起來紅彤彤的,我的小侄子(那時大概2歲多),看到我的手指,問我怎麼弄得,我說不小心磕破的。然後小傢伙拿起我的手指頭,皺著眉頭很認真的再在看,估計是在想怎麼才能幫我把手指頭弄好。拿著我的手指翻來覆去了一會,終於想到想到一個辦法:很認真的(真的很認真,那神情我現在都能記住)拿起我的手指,對著傷口,用力的吹啊吹啊。。。吹了一會,很開心的說:喏,好了,然後自己在那笑。當時那感覺,人生少有的溫馨。


極品小神蛋:
雖然經常聽別人說室友在我背後議論我, 可每次室友洗好的衣服掛在陽台不小心掉了,我都會幫他們重新洗好掛回去 ,也沒有告訴他們。


村上春秋:
汶川地震那一年我在成都上學,初二。記得5.12那天下午我們正在上英語課,上著上著突然就搖晃起來。老師比較年輕,讓我們不要慌,沒什麼的。她那時還以為是哪裡的施工隊造成的震動。但是搖晃越來越劇烈,恐懼襲上心頭,所有人都開始慌亂地跑了起來。由於在這之前的人生中大家都沒遇到過地震,學校也從來沒有進行過地震演習,大家都很慌張,場面很是亂雜!

我國中最好的哥們喊了我一聲,我們倆一起跑出教室。然後在這個節骨眼上,我的鞋帶鬆了,我腦子抽了一般下意識開始系鞋帶,一邊系鞋帶一邊朝朋友喊了句等我一下(叫他等一下也是習慣性的) 然後……

我的哥們真的就等著我系完鞋帶,然後才一起跑的T_T 雖然我從蹲下到系完總共用時不到10秒,但是要是振幅夠大,這10秒可是能換一條命的呀!

下了樓道到了操場,想起剛剛那一幕,我們都感覺後怕不已。然後基本每次相聚,這事都會被提一次T_T

感謝我的哥們


匿名用戶:
我也點塑料袋滴螞蟻,我也撕了蚊子蒼蠅腿看它們掙扎,我也欺負過大家都欺負的同學得到過快感。
國中教國小表妹做數學題,我不知道怎麼說她才懂,我急,她總又學不會,開始敲了她頭一下,她還是不會,我變本加厲,因為身邊一個大人也沒有。我從來不會打架,但那天我能想到的十八般招式都打在了她身上,她的眼淚徹底激發了我的邪惡,那時我是變態的吧,是邪惡的吧,打著恨鐵不成鋼的幌子,享受毆打別人的快感。後來我扇自己耳光,認為自己心理陰暗,骯臟,殘忍,邪惡。
當然,我也曾哭著問爸媽,為什麼要吃掉院子里的雞,拒絕吃肉,看著雞被割了脖子不停的掙扎我就不停流淚。我還放走家裡過年準備吃的鴿子,我爸給我說:「它就是用來吃的,人就是這樣一種動物,貓吃老鼠,因為你不喜歡老鼠,你就覺得是合理?」
後來,弱勢的同學被欺負,我會阻攔,我會試圖改變大家的思維。後來有家境很差的同學需要捐款,我跟父母哭鬧要幫他到底。
再後來,看到殘疾人我會捐,路上碰到突發事件我一定幫,老人摔倒我會扶,就連在公路上看到等班車的人我都停車帶他去城鎮,我一度以為我是善良,正義,正直的人。

現在想想其實都不是

我小時候虐殺螞蟻,毆打妹妹,都是因為我心底里明白,不用付出代價,而體驗到了從未有過的快感。事實證明,代價是出奇的大。為了彌補妹妹,我認真的給她道歉,每次回來給她帶禮物,聽聽她的生活,希望彌補她造成不好的影響。
之後的助人為樂,這對我來說舉手之勞,但哪怕讓我用十分之一的存款,我還會去幫他嗎?所以也許,我做這些微不足道的事不過是為了標榜自己,遮掩內心醜惡,甚至是談資,我只要稍微付出一點,就能擁有一種社會公眾認可的高尚美德啊!

沒有極善的人,也沒有極惡的人,所有試探人性的行為都是愚蠢可笑,甚至無異於自殺的。

有時候我會想,沒有精力,沒有能力,我除了原來幫助他人得到的所謂善良還有辦法善良嗎?

慎獨,就是最大的善良。

嗎蛋跑題了-_-#…


Aorqu用戶:
2009年1月4日,從成都到南京的火車。出站時凌晨5點,出站口有人叫住我,是在車上時候對面鋪位的小夥子,到南京來就投奔親戚的。他下車時不巧背包被人拎走,手機、錢包都丟失了,想請我幫忙買個捷運票,我問你出捷運口知道怎麼走么?親戚知道你到南京了么?他搖頭,我說這樣吧,你知道你親戚地址么,我送你過去,後來我帶著他到了三山街,在雨中步行至長樂路,一直送到他親戚住的地方。拒絕了他們想表示的感謝,然後回了學校。我為什麼記得那麼清楚,因為那時候我剛剛失戀。


Aorqu用戶:
隨便寫一點自己的小小小事,雖然知道不會有人贊的……
高一的時候遇到 一個乞討的女孩,現在想來應該是有組織的那種,冬天,女孩只有幾個饃,而且 挺久沒喝水了。就買了水給她,陪她聊天,後來還托同學買了幾本雜志送給她。(自己住校,不方便出校門)
有次看到朋友圈裡有生病募捐的,就用支付寶捐了50塊錢。
上大學時,在某校媒打雜,遇到一個給白血病孩子募捐的事情,就給他們作了報道。不知道有沒有幫上忙。
上大學時也參與過一個路邊募捐的活動。抱著捐款箱的那種。
自己找了敬老院去幫過忙。
有次在路邊看到乞討的,就去超市買了包子和粥給ta。(看不清性別)
有賣藝的,感覺挺不容易的,又不是很難聽,常常會給點零錢。
看到騎著三輪上坡就推一把。
有次硬座,去洗手間回來看到有個老婦人坐在我的位子上,心裡一動,就站到了下車,好在也不遠。

一個人去外地,不知道找多少人問過路、請幫忙拍照。
擺過路邊攤,旁邊的人會幫忙找凳子給我坐,幫忙換零錢。
還遇到一個帥哥,說看我半天也沒賣出去什麼東西,就買了不少頭繩發卡,一邊還自己叨咕「我買了也沒用」。

日行一善心情好。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