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可以有多善良?

問題描述:人是綜合體,矛盾體,說說它美的一面有哪些?
, ,
匿名用戶:

大概2014年冬天,我和男朋友去北京幫他姐姐找房子、搬家,找房子看房子用了一天半,確定下來以後去中介公司簽完契約就不早了,當時姐姐身體不太好,而且是從北京東北角搬到西南角,自己搬家有一定困難,於是三個人一起坐捷運回天通苑收拾東西準備當晚就幫姐姐搬過去

坐捷運+轉車+下了車步行,單程就一個多小時,收拾完東西已經天黑了,打算叫一輛滴滴,他和他姐帶大部分行李,如果坐不下,我帶一小部分行李坐捷運

然後滴到了一輛奔馳,還是越野性質的,就是比較高的那種,我男朋友決定問一下能不能多加錢三個人和所有行李都坐上去,車主說可以…

天通苑號稱亞洲最大社區,男友跟司機商量能不能開到樓下,車主說可以…

不太好找,男友出去接他,車主還幫我們往車上搬東西,那幾天下雪,路上打滑,有兩次滑的比較厲害,都漂移了,好在有驚無險,車主的心理貭素也非常高…

在車上簡單聊了幾句,車主應該是本地人,他父母在天通苑那附近住,準備回家,接了個順路的單。而且車主好帥,30歲左右的年輕人

由於第二天還要上班,我和男友商量說幫姐姐把行李搬上去(6樓),讓她自己抽空收拾,我們趕緊走還能趕上最後一班回天津的城際,車主聽到後說,太晚了不好打車,他可以把我們送到捷運站(去捷運站的距離不算近,平常需要打車或公交)

說實話我是運氣好滴到了容量大的車,但車主願意把我們一趟捎過來還說不用多給錢我們已經非常感謝了…

男友說那就麻煩你了,我們一定額外多給錢

到了以後我們三個迅速往6樓搬東西,車主還幫我們搬了一趟(再次感謝ing)

車主送我們到捷運站,路上跟男友爭執了好幾句說不用多給錢,順路的事,車子一停,我們立刻下車,男友一邊說謝謝一邊關門一邊扔在座位上70塊錢(70還是50記不清了,滴滴訂單照常支付),怕車主下車還錢,關上門我們倆飛速跑進捷運站………

我想,一個在北京有(可能不止一套)房、開奔馳的人,他一定不差這幾十塊錢,但在冬天那個又冷又累的晚上,對我們來說真的是雪中送炭,不知道他能不能看到,真心祝福他人生幸福美滿

-------------

剛才看到有人點贊,點進來看了看此答案,突然想起來更久以前自己租房子時,有個新舍友剛搬來兩天就要換地方,也是下雪的大冷天,她一個剛畢業的小姑娘收拾了好幾包行李,因為不熟沒有人幫她,我主動幫她提到了公交站,行李真的是沉,手真的被勒的疼,凍的沒有直覺。現在想來大概真的好人有好報吧。人在做天在看,但行好事莫問前程。祝福大家。


尋子陌:
「你又考倒數第一!」數學老師把教鞭敲得啪啪響。她看向窗外沉默不語。「就你這成績,將來怎麼考大學?怎麼找工作?會有誰願意娶你?」「嗖-」一支鋼筆用力的敲了敲老師身邊的講台,年級第一的我緩緩起身,面無表情地望著老師:「我老婆,我養。」

女生轉頭看了我一眼,決定好好學習

這就是善良

太羞恥編不下去了……


高鳴:
對待陌生人,善良就是不侵犯和盡量禮貌。人的善良有兩個方面比較突出,父母對孩子的愛和人的精神追求。個人覺得,拿對陌生的道德來要求所有人並不現實,人的善良就是,做好自己的事,做一個有原則、負責任、有憐憫之心的人,同時不去侵犯別人。

故事一:從前有個母親,他的兒子什麼東西都向他索取…….終於有一天,母親再也沒有什麼東西可以給他的了,當兒子再次問母親索取東西的時候,母親說:”兒啊,母親現在沒什麼東西可以給你的了,你還想要什麼呢?”兒子說:”我想要您的心.”

於是母親把心掏給了兒子,兒子拿著母親的心滿心歡喜的跑出了家門,出門的時候兒子被門檻拌倒了,母親的心掉在了地上,掉在地上的母親的心開口說的第一句話:”兒啊,你摔疼了嗎?”

《大宋提刑官》裡面的一個故事,潸然淚下,良久無語,人性光輝顯露無遺。

故事二:來自《明朝那些事兒》

審訊開始了,作為最主要的對象,楊漣被首先提審。

  許顯純拿出了那份偽造的證詞,問:

  「熊廷弼是如何行賄的?」

  楊漣答:

  「遼陽失陷前,我就曾上書彈劾此人,他戰敗後,我怎會幫他出獄?文書尚在可以對質。」

  許顯純無語。

  很明顯,許錦衣衛背地耍陰招有水準,當面胡扯還差點,既然無法在沉默中發言,只能在沉默中變態:

  「用刑!」

  下面是楊漣的反應:

  「用什麼刑?有死而已!」

  許顯純想讓他死,但他必須找到死的理由。

  拷打如期進行,拷打規律是每五天一次,打到不能打為止,楊漣的下頜脫落,牙齒打掉,卻依舊無一字供詞。

  於是許顯純用上了鋼刷,幾次下來,楊漣體無完膚,史料有雲:

  「皮肉碎裂如絲」。

  然「罵不絕口」,死不低頭。

  在一次嚴酷的拷打後,楊漣回到監房,寫下了《告岳武穆疏》。

  在這封文書中,楊漣沒有無助的報怨,也沒有憤怒的咒罵,他說:

  「此行定知不測,自受已是甘心。」

  他說:

  「漣一身一家其何足道,而國家大體大勢所傷實多。」

  昏暗的牢房中,慘無人道的迫害,無法形容的痛苦,死亡邊緣的掙扎,卻沒有仇恨,沒有憤懣。

  只有坦然,從容,以天下為己任。

高中時候讀到這一段,簡直要掉眼淚,鐵骨錚錚,人性光輝顯露無遺。


匿名用戶:
我來回答第一個。

無論什麼時候我一想到她,我就會很開心的發自內心的笑。她就是有這種陽光的力量,讓任何人看到她都會覺得善良和天真的美好。

剛剛我看到這個問題,人可以有多邪惡? – 歷史 我心裡非常難過。因為看多了人會懷疑這個世界,會覺得我那麼努力想要變好,我那麼努力想要發明一些東西使別人過得更好,我學化學,學歷史,做研究,都是希望至少對人類有一些幫助,可是這群人類居然是魔鬼?

還是要遠離那種問題比較好,惡看得多了,人心會麻木;善看得多了,人心會得到召喚。每個人都是孩子,因為父母的教育,自身的境遇,而從孩子變成了另一個人。

人可以有多邪惡? – 歷史 有個答案說「去看幼稚園 未開化的孩子就知道了」,可是我覺得,即使這個答案想說明人性本惡,那也是在那個幼稚園 里孩子的老師或者父母的影響,使幼稚園 的小孩受到了潛移默化的惡的影響。

幾年前,我去一家福利院看望小孩,其中有一個2歲大的孩子叫做小梨子。小梨子非常可愛,兩只水汪汪的大眼睛盯著你,怯生生的,很害羞。小梨子非常膽小,內向,她才2歲,陌生人一靠近她她就會哭。我非常喜歡小梨子,我一看到她就特別想抱抱她,哄哄她,可是她總是哭,我卻沒辦法。我離開福利院的時候,想和小梨子告別,結果小梨子給了我一個巨大的驚喜,她給了我一個飛吻!我當時非常感動,因為一個2歲大的小孩子她會自然而然的做出這種讓人親近的事。還有另一個小孩,她非常粘我,她人很老實,總是傻傻地笑,不會搶玩具,只是要你抱著她,只是要你陪著她玩。我如果累了,和她說我們休息好不好,她也很聽話。走時我要她親我幾下,她就一直很乖的親我,我倆都和捨不得。所以,幼稚園 未開化的小孩到底是什麼樣的呢?

那個我開頭說的總是讓我笑的小女孩,她是北歐人。她性格單純,眼裡總是有著化不開的憂郁,她及其內向,照相都不好意思看鏡頭。可是她的什麼地方讓我感受到人性的善呢?她跳舞的時候,如果觀眾反映熱烈,她會露出那種傻乎乎的,羞澀的,欣喜的笑容,就好像你告訴一個孩子,馬上要給她買玩具了,雖然她沒看到玩具,但她一想像著馬上就要得到玩具了那種開心的樣子。她很害羞,和自己同班同學都不怎麼說話,那天我送了她們班所有人禮物,但她看到一張她喜歡的照片時,她會主動告訴我「I like this one”。也許你們會覺得很平常,但在我看來,害羞,內向的她願意主動打開心扉告訴我她的感受,就是因為善良,因為在我回答:「I like it,too”她又因為害羞而縮回去了。

這個北歐小女孩讓我相信,世上有真正單純的善良。那種凡事往好處想,不會陰郁,不會以惡意揣度人的生活態度,那種只會受欺負但絕對不會欺負人的善的選擇能讓我相信這世界也不是那麼黑暗了。


匿名用戶:
國小的時候,我們班有個女生,智商略低,有點智障的感覺。有一次她掉進了學校的廁所里,(八九十年代的國小廁所我不知道你們懂不懂。。。)我也不知道她是被打撈上來的,還是自己爬上來的,反正身上全是屎。

我們班同學的善良,他們樂於助人的精神讓我終生難忘:我這個智障的同學坐在地上,我的那幫同學圍城一個圈,每人手裡拿一張紙巾,幫助這個同學擦身上的屎。

我也想幫助別人,但我沒擠進去。因為他們實在是太善良啦~後來樂於助人的同學,都被記下了名字,遭到了表揚,頒發了小紅花。


Yanlin Li:
一層樓的學生幫我們那層樓的清潔阿姨過生日。


李Moon:
我在廈門認識了一家店,叫鹿野記味。店裡養了一隻薩摩耶,叫吹吹。吹吹從小在鼓浪嶼和兩只貓長大,行為舉止都和貓很像。我在去鹿野擼狗擼貓的時候和店長聊天,每次吹吹亂吃東西店長就嚴厲地罵它,我很好奇,店長告訴我就是因為亂吃東西吹吹的狗命差點丟了。

在幾年前,吹吹得過腎衰竭,差點丟了狗命,鹿野一家店都不開了,到杭州去給吹吹治病,都以為吹吹要死了,店長說那陣子吹吹很幸福,每天都有很多朋友從各地來看它。

當時廈門的寵物醫院看了說給吹吹治腎衰竭會花很多錢而且廈門看不了這種病,以前許多狗主人都放棄了,但鹿野一家打聽到杭州可以治療,他們陪著吹吹住了一個月的院,據店長說基本上把開店以來賺的錢都花在給吹吹看病上了,但他們也沒覺得後悔,店不開了也要救吹吹。

後來吹吹的狗命不錯,活過來了,只是不能亂吃東西,店長他們看到吹吹亂吃就特別生氣,怕吹吹再生病。我問店長當時怎麼發現吹吹得病的,店長說就不吃不喝每天像只死狗一樣趴在那裡就發現不對了。

現在吹吹和兩只貓咪生活在鹿野,我真的不是給鹿野打廣告,現在鹿野一家人特別幸福,我很羨慕他們的生活狀態,一家人生活在一起,也許是好人有好報,現在他們的生意不錯,吹吹越來越可愛了。



Baku菌:
這次去泰國旅行,遇到兩件挺溫暖的事:
1、我和我媽沿著海灘走啊走啊走的太深,然後想出來到主路上的時候發現迷路了,好像是走到了一個酒店的花園內不知道怎麼出去,然後遇到一個泰國小哥,然後我就問他:Excuse me,I want to go to the main road where I can call a taxi. 他走到他機車旁,讓我們上車,我以為他是機車的士,然後問他:how much. 他善意地笑了笑說:Free. 後來他載著我和我媽問我們要去哪要不要幫我們送到目的地,然後我說只要一個隨處能打車的地方就好,謝謝啦。那段路大概有2公里左右吧,如果步行出來的話真的很難走,路況很差…再加上我腳崴了,簡直不敢想像走出來是什麼後果。後來把我們送到主路上後,這位泰國小哥又調頭回去了~真的覺得很溫暖很感激。
2、我媽媽想去衛生間,然後我去問了一個剛從711便利店出來的姐姐,問她廁所在哪,然後她就一路(大概300m吧)帶領著我們走到了她工作的地方去上衛生間,然後我在等我媽的時候,她看見我腳受傷了,又特地搬了個椅子出來讓我坐在那裡等。
雖然都是些小事,但是遇到的時候真的挺溫暖的。這次去泰國真的覺得很愜意,路人視線對上了會相互示意的微笑,走在路上基本很少聽到有車按喇叭,過馬路的時候車子會主動停下來讓行人,腳受傷了很多看到的人都會問我怎麼了要不要幫忙~
希望我大天朝以後也能變成這樣,人與人之間多一些利他精神和小小的信任~
最後補個圖吧~夕陽下的答主站在海邊發呆(杵著一隻腫的像蘿卜的腳),嗯哼,我就是看完夕陽之後迷路遇到泰國小哥的~


Eland Wu:
Aorqu第一答。

看到這個問題的第一反應是想把最近自己經歷的一件特別感動的事與大家分享。
事情是這樣,14年12月,經過一年的諮詢、了解與準備,我再次試著申請了dream school——UWC,不過到現在為止它還是沒給我面試通知。但這不是重點。

在準備申請的過程中,我在微博上偶然發現了一位UWC畢業生,幾乎不抱什麼希望地我私信了過去想向她詢問一些問題。幾天後,她回復了我,並且提供了郵箱地址,讓我以郵件形式來提問,她回答。郵件往來中,她說到,現在很少看微博,陌生人的私信更不常看。那時,如果說我僅僅是感動於巧合,那接下來,就絕不僅止於此了。

申請時,我本僅想向她尋求一點建議,卻不曾想到她主動提出幫我改文書。歷時一個月的申請,我回答寫了很久,她也看了很多次,並且告訴我她的想法,毫不吝惜地與我分享,之後我就繼續改很久。我記得有一次我們在聊why UWC&preference時,我把自己一年裡關於這些所有的思考都告訴她後,她特別特別開心,並且說:「我一定全力以赴幫你。」,看到這句話時,我熱淚盈眶。最後快要deadline了,而她也要回學校了,但還有long answer沒有改完,她非常抱歉地跟我說把long answer 給了她最好的閨密幫我改。我早就確定了她是如此真誠地想幫我,但是還是再一次被她感動。

這兩天,她很關心我有沒有拿到面試通知,但是很遺憾,每次我都沒能給她帶去好消息。今天上午她跟我說她很自責沒有看得更仔細一點覺得自己沒有盡全力,於是她讓我再向她敘述一遍我想申UWC的原因,想為我給NC寫一封推薦信。她說:「我是真的覺得UWC不錄你很可惜,因為現在有很多人是沖著去UWC能去一個更好的大學去的。」聽完這句話,我的眼淚一下子就流了下來,兩只手捂住眼睛可是也止不住眼淚。

寫著這回答的時候,我的心裡一直都很溫暖,她所有的幫助和愛是我永遠溫暖的動力。

Life goes on with or without being a UWC student.但是遇到她——一個如此善良熱心美好的人,是我這輩子太大太大的福氣。

因為她曾經在一個比較特別的國家(在我眼中宗教氛圍比較濃厚)呆過,所以挺久之前我問過她:「什麼是禪?」她說從她上過的冥想課來看,「禪是回到生命最原始的狀態,做最真實的自己,過最自然的生活。禪,是善。」

人之初,性本善。

希望看到這回答的人們能因此感到一點點的善意。


路仁:
高三快結束的時候,因為荒廢了一年,怕自己以後後悔,聯考前就決定第二年要復讀。
報志願的時候交了空表。我媽說還是報一個吧,如果錄上了,到時候是走是留都隨你。
我想了想說還是算了,如果我錄上了不報名,不就有一個原本能上大學的人要被我這個廢名額給擠掉了。

然後那年我過了二本線,如願去復讀了。


Aorqu用戶:
【善良從來不是美德,而是人性。
我想那些可以稱之善良的人,一定都會明白這不是他們需要被別人誇贊的優點。
是問心無愧。


白二把:
有一年夏天,一對好兄弟在校園里被另外一對好姐妹搭訕了,原因是那好姐妹中長得比較有內涵比較實力派的那個妹子看中了其中一個已婚的兄弟,而同時,另外那個單身的兄弟也相中了另外那個妹子,為了成全單身的兄弟,為他創造機會,已婚的他只能捨身喂虎慷慨就義,何其悲壯,何其善良,,,,,,
足足跪了一個月鍵盤你知道嗎?!這個貼你丫不給我出來點贊,我和你絕交!


田彎彎:
小時候住在姥姥家 農村都是一戶一戶那樣的獨院 有一次村裡來了個非常年輕的乞丐 大概就十幾歲的樣子 又瘦又臟 餓的快走不動路 在好幾家門口躺下都被主人嫌棄地趕走 最後到姥姥家門口 我當時很小 見到家門口躺了個人更多的是害怕 趕忙回家告訴姥姥 我至今還記得 她突然往廚房走去 出來時一手端著一個盛滿飯的碗一手提著水壺 那個乞丐吃得非常急好幾次噎住 姥姥就拍拍他的背對他說 小夥子慢點吃 不夠還有…
我當時躲在門後 突然覺得姥姥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現在姥姥已經去世快兩年 永遠不會忘的是她對我那些教誨


時間背後:
前兩天出去玩,在某一景點,人山人海,和朋友差點擠散,當時真是欲哭無淚,旁邊的兩位陌生男生見狀一直在我們身旁護住我們,直到人群散去。
玩到半夜回賓館,迷路了,打不到車,大街上我們倆大眼瞪小眼,後來遇到一位大叔,果斷問路,大叔聽後一擺手說,走吧,嘮嘮叨叨教育批評了我們一路,把我們送到了賓館門口。
第二天和朋友在樓下餐館吃早餐,朋友手機放地上充電,因為插座離座位有點遠,而且旁邊也沒什麼可放東西的地方,老闆見狀默默地搬了兩箱啤酒放那兒,讓朋友把手機放在了箱子上。
這些在大家看來的小事情,足足讓我們倆高興了好幾天。兩個女孩子,大老遠跑出去玩,遇到那麼多善良可愛的人,真是覺得特別暖心。朋友說是我們幸運,我覺得這不是幸運,因為善良的人很多,我們每天都會遇到!
但願我也給別人帶來過這樣的溫暖!


Aorqu用戶:
去年有一次搭公車,車上座位做滿了,我站在一個座位的旁邊,手抓著座位靠背。
我旁邊站著一個跳著擔子,擔子上還掛著重物的人。
剎車的時候,擔子上的重物就會晃蕩的打到我的腿,打了兩次不是很痛,我也就沒說什麼,因為感覺挑擔子的那位兄弟也不容易。
但是,第三次的時候,有個手居然幫我擋了一下,然後就一直幫我擋著,是我抓著他座位靠背的那位仁兄,他手禮貌的沒有碰到我,只是放在重物和我腿的空間處,擋著晃蕩的重物,到了下一站,他要下車了,就站起來對我說,你坐吧,自己下車走了…
雖然是很小的舉動,但是小小的善良也值得被記錄下來,不知道那位仁兄玩不玩Aorqu,如果你玩,又正好看到了這個答案,嗯啊呀…非常謝謝你!!


寡頭:
說一個記憶最深刻的,很多Aorquer應該都看過

======================================================================
初次看到這個答案,我一個大男人眼淚止不住的流。嚇壞了我的同學。

那天我剛失戀。


匿名用戶:
我也來湊個熱鬧。
1. 國小的時候有個男同學,丑而且身上有異味。後來新來一個女同學,很漂亮,和他同桌。一次書法課結束之後,很多人都在嘲笑那個男同學臉上的墨痕,這時候那個女孩用手上的毛筆往自己的臉上畫了兩道,開始和同桌互相取笑。那個時候,覺著那個女孩會發光。小孩是最可怖的,因為還小,一切人類的邪惡都可以不加掩飾的暴露出來,尤其是對於弱者的殘忍。但那個女孩,卻表現出了對弱者的一視同仁。我們許多人對弱者的態度是憐憫與施捨,這是一種偽善。發自內心的尊重他人,無論貴賤,是我們很多人所缺少的善良。
2. 家裡所有人都是很自私的。高三時,家裡壓力很大,事情頻出,多年來勉力維持的家庭基本是分崩離析,除了經濟之外再無關系。那時候很不好過,上學反而是種解脫。但是某天學校要交二百塊錢,結果我的兩百塊在教室里被偷了。我不想對父母說,不願生出事端,就想著先借錢,再用自己為數不多的飯錢慢慢還。後來班導找到了我,塞給了我兩百塊錢,說這錢以後還,不能餓著自己。你同學想幫你,沒好意思,把這事寫周記里了。怎麼著不能餓著自己。我點點頭,回去之後趴在桌上假仙睡覺,淚如泉涌。冷了很長時間的心又開始溫暖起來,也恢復了一點希望。真的很感謝高三同學和老師的善良,是他們的善良,讓我恢復著對於生活的希望。


匿名用戶:
剛看到「人可以有多邪惡」的問題被關閉了,抓緊時間,這個問題估計也命不久矣。

說說我高三在東北發生的事。
剛滿十八歲的兩個月之後,我住院了。病因:某先天性SZXB瘤轉移到左肺。為何精確到左肺呢?因為我右肺肺結核,不過好在是早期,後來吃了18個月的葯,現在身體好極了。
話說住院是因為左肩膀疼,二十四小時的疼,無法集中注意力,所以上不了課,挺了三天就挺進醫院了。住院等開刀,開刀前還得等我父母從老家趕過來。二老才從東北回老家,呆了不到一周,又要來東北,但是這次著急啊,不能再坐30多個小時的火車了,直接買全價機票第二天飛來了。然後就是正常的監護人簽生死書——做手術——大命不死被推出手術室——坐等出院程序。
不得不說腫瘤這東西真是煩,摘掉了還怕有殘留,萬般無奈之下又要去做放療,連續三周,一周五次。我出院那天距離除夕還有三天,因為怕身體吃不消加上還得等年後放療就沒法回老家過年了,於是就在一家賓館住下了,這一住,就是一個月。住過了春節,住過了元宵節,不得不說三十晚上賓館還送餃子呢,挺體貼人的。
其實最開始住的時候我也不知道要住多久,也不知道能不能一直在這一家賓館住,畢竟一天一百。當時我媽可能因為手術開銷太大,住了一周之後,想讓我爸換家一天50的,但條件差很多。我當時就不想換,畢竟這一家本來收費是一天二百,托我家在東北唯一的親戚找的人,才搞到一個半價優惠。然後就繼續住下去了,住一周交一周的錢,先住後交。對了,他家還管早飯。
期間我做放療都是我爸陪我去的,上午去中午回。有一次中午回來碰到賓館的經理了,我爸就跟他聊上了,我就先進去了。
住了一個月,我父母該回老家了。照他們的話說,要不是為了我上大學,他們早就回老家了(到這一年,有二十年了)。
那天周日,學校上半天課,中午我叫來了兩個哥們把東西搬回學校了。我父母下午上的火車。在車站的時候我爸給我打電話,說,賓館最後沒收這一周的錢,還把之前三周的都退了回來。
我到現在也沒問過我爸那天他們聊了什麼。


隱秘的法師:
……國中輟學當網管,小網咖里一幫未成年也勾心鬥角,我每天混吃等死昏昏欲睡。
一天正坐著休息,一個二十多的小夥子,拿著五十塊錢走過來給我說:「網管,我在那邊撿到了錢。」
我拿著錢看著他離去的背影,感覺整個世界都被照亮了。

後記……
錢被我拿來買水了……然後我就從網咖辭職了……成為了現在的家裡蹲……………………
………………………………
………………………………………………
感覺我連路人甲的模板都談不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