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什麼時候最舒服?

問題描述:人在什么时候最舒服?
, , , ,
顧小燕:

淋著雨到家沖了個熱水澡~!
冬天夜裡鑽進媽媽暖得熱乎乎的被窩~!


Aorqu用戶:
隨時隨地都有人依偎著


Aorqu用戶:
滿足的時候。


Aorqu用戶:
前年秋天在西湖邊坐著坐著睡著了
醒來發現背包還在 相機還在

好舒服


飛翔的櫻桃:

必須是女人夏天回到家裡一把扯下內衣的時候啊!!!爽翻了!


文縱一:

午飯有番茄雞蛋吃的時候


葦渡:

剛剛結束和一位摯友的深談,坐上回家的輕軌。到家要四十分鐘,車上的人稀稀落落。腦袋因為說的太多微微發漲,內心卻因深刻的共鳴而喜悅。耳邊的音樂正好播到最喜歡的一首。額頭靠在玻璃上涼涼的,淅淅瀝瀝的雨在玻璃上劃下長長的尾痕。抬眼望去,行經的景色,滿目皆是蔥蘢。


turQ:

生理上來說是釋放的那一瞬間


夏天:

徒步幾十公里後回到車上的一霎那。然後抖動著雙腿去餐館吃上肉的那一瞬間。


喜歡吃榴槤的佳佳:

憋了很久終於在廁所釋放出來的那一刻


無心不易:

Will you marry me ?
——Yes, I do.
此刻,時間停止,歲月靜好。


Owenlearntorock:

黃昏,收割完,坐在田埂上,感受秋風絲絲的清涼,夕陽半下,蛙聲稀疏。——農民子弟之感


任逍遙:

極度專注在一件事情上面,感受不到周圍的干擾。

時間的流動和你的思維和諧的共振,你的心像宇宙一樣空靈,所有的雜念無影無蹤。

世界上只剩下你手頭的這件事情。

這種時候,靈魂都會得到很大的快感。


匿名用戶:
洗完澡抽煙的時候。
讓母親/愛人掏耳朵的時候
夏日慵懶的午後
x入愛人聖體的那一刻。捂臉……


誠成橙:

忘我的時候最舒服——

迎風騎單車騎得飛快,風吹過臉頰吹起頭發,一瞬間忘我。我是什麼呢?是天上漂浮的白雲還是路邊歌唱的小鳥沉默的大樹?是剛才的那陣風?或者什麼也不是?一個自由的魂魄。如果這世上果真有魂魄的話。

夜裡,倚在床邊,就昏黃燈光一杯茶水,看一本很喜歡的書。太過投入和愉悅,以至於對世界和自己都沒有了概念。時間彷彿不再是時間,也好像沒有了自己。我是什麼呢?茶香?燈光?一陣翻書聲?亦或是書里的一句話一種思想?

在一個涼爽的春夜,坐在草地上看星星。開始是坐著,後來慢慢地就成了墊上衣服躺著睡著。星星很亮,一顆兩顆三顆,好多。今晚沒有月亮啊。真好,可以吹著風,哼哼歌,數數星星,想想心事。很久很久,太舒服了。這世界哪還有我啊,不過有個在歌唱和數星星,開心的忘了一切的糊塗蛋。

爬山,大汗淋漓,終於來到山頂。對著天空和對面的群山吶喊,關於憂愁不安和不為人解的孤獨,關於憤懣憂傷和失望。太多了。起初很大聲,慢慢聲嘶力竭,聲音越來越弱。我是什麼呢?是我喊出口的痛苦,吐出去的鬱氣,或者是大自然的一個小孩子,和一棵樹一根草一朵花一樣是她的孩子。不太清楚,但好像被什麼很寬闊很包容的東西擁抱和無條件接納。放棄思考放棄抵抗,只有信任和愛的本能了。

夏天的時候,吃過晚飯,洗完澡,換上乾淨的衣服,一個人在校園的梧桐道上散步。有一些涼爽的風,拂過臉頰手臂時,感覺從內到外的清潔乾淨。心裡一片平靜坦然,沒有任何煩惱不安。慢慢走著,也沒什麼可想,也沒什麼要做。我是什麼呢?我並不覺得我還存在。


伊丟丟:

每周末回到自己家,熟悉的環境、熟悉的味道,全身心地放鬆。
家裡沒有別人,自己光著腳在屋裡亂逛。
喝著酒,聽著歌,慢慢進入微醉。
然後就開始暈頭轉向地醉,倒在床上,一覺無夢到第二天。

性格內向的人總是要靠獨處來恢復體力的。


匿名用戶:
1. 憋尿好久,終於有機會放水釋放出來,
想吃泡麵,饞了泡出來的香氣好久,終於吃到第一口。

2. 熬夜趕作業,終於在系統設置DDL前一分鐘交掉(這種事情我干過好多次,我確實不會學習,總是這樣趕)

3. 周末早晨,發現室友都還沒起,就可以更安心的翻身繼續睡,我也想不通這種心理,不是比較,不是想要和對方爭個一二三,不是一定要起床努力,就是覺得有人和你一起賴床感覺棒呆了。 當然和諧的室友很關鍵啦~

4. 下大雨,外面雷聲陣陣,黑雲壓城,點亮檯燈,隨便做點什麼都好

5. 親近大自然的時候,不是說虛的,真的。 我去香港找基友,倆人超默契,沒有說要逛街掃貨什麼的,眼一抬直接說,不如我們去爬山~
於是我們就一大早爬上了太平扯旗山(扯旗山哈哈哈哈哈), 嘲笑那幫苦苦排隊坐纜車的遊客。
這段時間廣東地區一直陰雨,偏偏我們爬山那天天氣超好,整個人心情特別好。
感謝基友。

6.最後加上一種陪伴而又獨處的狀態,
這個之前火過一陣子,就是說最好的戀愛狀態就是你做你的事,我玩我的,互相不打擾blabla的。
我就特別喜歡這種時刻。知道有人陪著,然後鑽進自己的事情裡面。心特別安定。
現在是家人一起,希望來個男票也喜歡這種狀態 (〜 ̄▽ ̄)〜


某文:

在超市裡,把手慢慢插入大米缸的感覺:P


湯修:

第一反應就是金聖嘆的三十三則不亦快哉啊!享受找快樂這種事古今中外幾千幾百年都沒變過,沒有什麼電子設備的年代,那才是切膚之快呢!

其一:夏七月,赤日停天,亦無風,亦無雲;前後庭赫然如洪爐,無一鳥敢來飛。汗出遍身,縱橫成渠。置飯於前,不可得吃。呼簟欲卧地上,則地濕如膏,蒼蠅又來緣頸附鼻,驅之不去。正莫可如何,忽然大黑車軸,疾澍澎湃之聲,如數百萬金鼓。檐溜浩於瀑布。身汗頓收,地燥如掃,蒼蠅盡去,飯便得吃。不亦快哉!
其一:十年別友,抵暮忽至。開門一揖畢,不及問其船來陸來,並不及命其坐床坐榻,便自疾趨入內,卑辭叩內子;「君豈有斗酒如東坡婦乎?」內子欣然拔金簪相付。計之可作三日供也。不亦快哉!
其一:空齋獨坐,正思夜來床頭鼠耗可惱,不知其戛戛者是損我何器,嗤嗤者是裂我何書。中心回惑,其理莫措,忽見一狻貓,注目搖尾,似有所睹。斂聲屏息,少復待之,則疾趨如見,橄然一聲。而此物竟去矣。不亦快哉!
其一:於書齋前,拔去垂絲海棠紫荊等樹,多種芭蕉一二十本。不亦快哉!
其一:春夜與諸豪士快飲,至半醉,住本難住,進則難進。旁一解意童子,忽送大紙炮可十餘枚,便自起身出席,取火放之。硫磺之香,自鼻入腦,通身怡然。不亦快哉!
其一:街行見兩措大執爭一理,既皆目裂頸赤,如不戴天,而又高拱手,低曲腰,滿口仍用者也之乎等字。其語刺刺,勢將連年不休。忽有壯夫掉臂行來,振威從中一喝而解。不亦快哉!
其一:子弟背誦書爛熟,如瓶中瀉水。不亦快哉!
其一:飯後無事,入市閑行,見有小物,戲復買之,買亦已成矣,所差者甚少,而市兒苦爭,必不相饒,便掏袖下一件,其輕重與前直相上下者,擲而與之。市兒改笑容,拱手連稱不敢。不亦快哉!
其一:飯後無事,翻倒敞篋。則見新舊逋欠文契不下數十百通,其人或存或亡,總之無有還理。背人取火拉雜燒凈,仰看高天,蕭然無雲。不亦快哉!
其一:夏月科頭赤足,自持涼傘遮日,看壯夫唱吳歌,踏桔槔。水一時奔涌而上,譬如翻銀滾雪。不亦快哉!
其一:春眠初覺,似聞家人嘆息之聲,言某人夜來已死。急呼而訊之,正是—城中第一絕有心計人。不亦快哉!
其一:夏月早起,看人於松棚下,鋸大竹作筒用。不亦快哉!
其一:重陰匝月,如醉如病,朝眠不起,忽聞眾鳥畢作弄晴之聲,急引手搴帷,推窗視之,日光晶熒,林木如洗。不亦快哉!
其一:夜來似聞某人素心,明日試往看之。入其門,窺其閨,見所謂某人,方據案面南看一文書。顧客入來,默然一揖。便拉袖命坐,曰:「君既來,可亦試看此書。」相與歡笑,日影盡去。既已自飢,徐問客曰:「君亦飢耶?」不亦快哉!
其一:本不欲造屋,偶得閑錢,試造一屋。自此日為始,需木,需石,需瓦,需磚,需灰,需釘,無晨無夕,不來聒於兩耳。乃至羅雀掘鼠,無非為屋校計,而又都不得屋住,既已安之如命矣。忽然一日屋竟落成。刷牆掃地,糊窗掛畫。一切匠作出門畢去,同人乃來分榻列坐。不亦快哉!
其一:冬夜飲酒,轉復寒甚,推窗試看,雪大如手,已積三四寸矣。不亦快哉!
其一:夏日於朱紅盤中,自拔快刀,切綠沉西瓜。不亦快哉!
其一:久欲為比丘,苦不得公然吃肉。若許為比丘,又得公然吃肉,則夏月以熱湯快刀,凈割頭發。不亦快哉!
其一:存得三四癩瘡於私處,時呼熱湯關門澡之。不亦快哉!
其一:篋中無意忽檢得故人手跡。不亦快哉!
其一:寒士來借銀,謂不可啟齒,於是唯唯亦說他事。我窺見其苦意,拉向無人處,問所需多少。急趨入內,如數給與,然後問其必當速歸料理是事耶?為尚得少留共飲酒耶?不亦快哉!
其一:坐小船,遇利風,苦不得張帆,一快其心。忽逢舟艑舸,疾行如風。試伸挽鉤,聊復挽之。不意挽之便著,因取纜,纜向其尾,口中高吟老杜「青惜峰巒過,黃知橘柚來」之句,極大笑樂。不亦快哉!
其一:久欲覓別居與友人共住,而苦無善地。忽一人傳來雲有屋不多,可十餘間,而門臨大河,嘉樹蔥然。便與此人共吃飯畢,試走看之,都未知屋如何。入門先見空地一片,大可六七畝許,異日瓜菜不足復慮。不亦快哉!
其一:久客得歸,望見郭門,兩岸童婦,皆作故鄉之聲。不亦快哉!
其一:佳磁既損,必無完理。反覆多看,徒亂人意。因宣付廚人作雜器充用,永不更令到眼。不快哉!
其一:身非聖人,安能無過。夜來不覺私作一事,早起怦怦,實不自安。忽然想到佛家有布薩之法,不自覆藏,便成懺悔,因明對生熟眾客,快然自陳其失。不亦快哉!
其一:看人作擘窠大書,不亦快哉!
其一:推紙窗放蜂出去,不亦快哉!
其一:做縣官,每日打鼓退堂時,不亦快哉!
其一:看人風箏斷,不亦快哉!
其一:看野燒,不亦快哉!
其一:還債畢,不亦快哉!
其一:讀《虯髯客傳》,不亦快哉!

讀畢點贊,手有餘香,不亦快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