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中你經歷過哪些頓悟?

問題描述:拋磚引玉:小時候脾氣急,也受不得委屈,更不用說能沉住氣了。突然在上國中的某天,突然悟到不急不燥不失態才是比較好的方式。從此人性格大變,受益到現在。 那麼你有這樣的頓悟嗎?
, ,
子杭:

不斷地發現以前的自己是個傻逼的過程,就是成長


新世相:

平凡的我活在平凡的世界裡,我不想認。年輕時,我會過於關注外部給我帶來的力量,喜歡被贊賞,被關注。

直到我看了這部紀錄片——《冰山的陰影》,突然意識到:即使困在當下的生活中,自己內心的滿足才是最重要的。

故事是這樣的,有一位導演,在赫爾辛基的跳蚤市場無意間發現了一箱8毫米膠片。他很好奇,低價買了回去,結果十分震驚。那些來自世界各地的舊風景,差不多是一個人的一生。

這是一個出生於1911年12月29日的芬蘭男人,他叫Oiva。

幼年貧困,在叔叔的農場工作。戰時做軍隊的機械師,戰後是許多遊船上的機械師。他隨船全世界旅行,也全世界拍攝。

oiva拍下葡萄牙街道上穿粉色裙子的小女孩子,鮮艷花市熱鬧魚市,開羅的金黃色沙堆和金字塔,藍得耀眼的海,傾斜海面上的日出,白色洶涌的浪,海鷗,甲板和水手,教堂,中國長城,打太極的穿青灰色褂子的老頭,霓虹燈閃爍的曼哈頓,胖乎乎的青蟲啃一片葉子,一隻顫動的耀眼金色的蝶,阿拉伯世界包白頭巾的少年,路上走著的驢子,躺在搖椅上的母親,旁邊是妹妹的遺像和巨大的橙色花朵,西班牙鬥牛場,泰國漂亮的女孩們,鐵軌,陳舊的山區,馬丘比丘的霧。語言不通的好人帶他游開羅,給他買一隻橘子,帶他回家,給他做土耳其咖啡,介紹自己4歲的兒子和美得不像真人的妻子。他登上金字塔,拍下遠方。他想看北極冰川的陰影。

Oiva寫很多信給媽媽和妹妹。語氣活潑。

他沒有別人可以寫明信片,只能給自己。落款為:我。

「我現在在哪裡呢?看照片吧。——祝好。我。」

77歲,他在阿根廷軍艦上看到南極海岸。船沉了,那次的膠片沒能救回來。

4年後,他又站在南極洲,拍下了冰川和企鵝。給自己寫卡片:「來自世界盡頭的問候!——我。」去世前6個月,他在研究天文學概念。導演循著膠片的線索,找到所能找到的一切關於他的資料,在最後的日子裡,他嚴肅地研究宇航員的筆記,以及,愛因斯坦-羅森橋——蟲洞。導演說,也許他想去往更遠的地方。

他死於2001年11月25日。終身未婚。無任何直系親屬在世。

膠片一共20小時。8mm膠片每卷4分鐘。

這是他的一生。

Oiva的一生,就這樣默默被遺棄在跳蚤市場,無人知曉。導演把他挖掘出來了。

導演發現這卷膠片後,用了6年多時間尋找各種資料,了解這個彷彿未存在的人,並製作成了紀錄片,《冰山的陰影》。

假設你辦了一件特別了不起的事,但沒有一個人知道,也不會損害這件事情的偉大。世界那麼大,我在逐漸學會和它平等對望。

===============================

補充:想看《冰山的陰影》的,可以去facebook上找導演Antti T Seppänen,懇切地表達想看的願望,然後他會發給你連接的!


Aorqu用戶:

前兩天在豆瓣上看到的一句話: 路遠就早點出門吧!!


不夠真實:

別為熟人打工


Aorqu用戶:

但行好事,莫問前程。


Aorqu用戶:

人為善,福雖未至,禍已遠離


康健:

2015年5月之後,我再也沒在朋友圈裡發表過任何透露負面情緒的東西,因為絕大多數人口中的 怎麼了,只是好奇而已,並不是真的想幫你一把。


王文余:

剛開始做諮詢的時候,總會隱隱擔心自己會遇到幫助不了的來訪者。
在一次個體督導中,我的導師很平常地說的一句話——這個辦法不行,可以試試別的辦法;這個目的達不到,也許可以做到別的。這句話,加上和導師在督導中的其他一些點滴交流,在她說這句話的那一刻,我突然有一種很深的觸動——我一直以來都在很刻板地追求一種「完美」的狀態,惴惴不安地擔心達不到。其實看看導師,不認識她和剛認識她的時候,我看到的不是她這個人,我看到的更多的是無數光環,看到的是一個有點被神化的「高大形象」,所以會有點怕她。但在她說這句話的那一刻,加上日常的點滴交流,我看到和接觸到了她這個人,這個獨特的人,而不僅是那個形象了。那一刻是很治癒的,我突然覺得自己可以不完美,可以達不到某些標准,但我也知道我總可以達到某一些水準,可以努努力做到某一些事情。
很幸運遇到了這樣一個融合了光環和「可愛」的老闆,這個體驗不知道是不是可以完全傳達出來,但起碼可以傳達出知道這個層面的吧。


我覺得咸粽子好吃:

見過生與死,很多事你就都看開了。

尤其在葬禮。

親朋好友痛哭後,坐在一起吃飯,聊天。

好像什麼都沒發生。

天氣很熱,人們吃著西瓜,聊著身邊瑣事。

你會覺得人這一生好怪。

原來辛苦活完一輩子,不過換來幾滴眼淚,和人們難得一次重聚。

有些人其實沒那麼難過,但為了看來很悲傷,也要象徵性的「嗚嗚」幾聲。

南方一些地區如果比較迷信,還會請風水先生。

什麼時候該哭,什麼時候不能哭,都要聽先生的。

於是因親人的離去而難過的情緒,便莫名成了一種儀式。

在他離開那段時間,大概一兩個月,你會時不時夢見他。

想起他生前很多事。

再半年,你偶爾看到一些東西,也還記起與他的一些回憶。

但對他離去的事實,你沒有那麼大的情緒起伏了。

也慢慢接受了他不會再與你生活有所交集的事實。

一兩年後,因為工作或其他原因,你已疲憊得沒法再想起誰。

只有在某個特定的時間,你會記起他。

但生活總要繼續,人不能永遠活在過去。

所以慢慢地,你沒有夢見他,也坦然放下了很多。

那件留在衣櫃里的襯衫,被你收到了房間的某個抽屜。

一個人的一生真正地結束了。

我們留給這個世界的一切,僅有如此。

你生前做過的事,你愛過恨過或難以忘懷的人,在你離開之後都與你無關了。

可能你活著的時候是個很好的人。

但如今人們提起你,也只是嘆了嘆氣,覺得「挺可惜的」。

然後說起昨天看的球賽,「德國今年怎麼樣?」

「不怎麼樣。」

「是啊,不怎麼樣。」

所以,我們這一生能留給世界什麼呢?

什麼也沒有。

還能感受陽光和迎面吹來的風,就好好享受生活。

那些無聊的事,放不下的回憶,沒能好好愛過的人。

都不要糾結了。

一輩子好短,不要攥著那麼多,讓自己活得不快樂。

當然,如果你已經如此了。

就請別活得很遺憾吧。

.


Z先生:

那天凌晨醒來,突然明白我所有的糾結的源頭。

我不可能與另一個人在一起的原因:

因為在一起時,我會依賴,會軟弱,會自我,會脆弱。在內心深處,我認為兩個相愛的人生活在一起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但是我並不能做到真正的灑脫,即使表面上離別的那一刻瀟瀟灑灑,但只是偽裝的堅強。

我討厭這樣的我,我希望自己可以獨立,堅強,瀟灑,豁達。

所以,既然愛情是那麼美好的東西,在我還沒有足夠的成熟之前,我應該不會去擁有它。

也許我永遠都不會擁有她。

因為我還不具備,去承受幸福的能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