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应该活成什么样子,该以什么样的方式活着?

问题描述:人生应该活成什么样子,该以什么样的方式活着?
, , , ,
灵感乍现:

所以啊,只要不伤害他人,自己怎么舒服怎么活。


有点困:

有点鸡汤,但以自己的节奏活着就好,没有标准答案。


小王:

现在是半夜3点,你在温暖的被窝中,可你气的睡不着。引发你怒气的人早已安然入梦,那件事其实已经过去了。但是你的思维却不放过你,一再用它旧有的看问题的模式来解释那个人是多么对不起你,那件事会让你有多危险、多丢脸、多麻烦、多······想不完的

这就是病态的思维,制止不住大脑的思考,是让我们受苦的主要的原因。

认识你的大脑

当某人去看病时说“在我的脑海里有一个声音”,他很可能就被送去精神病医院了。事实上,几乎每个人都会以相似的方式在他们的脑海中听到一种或几种声音:这就是所谓不自主的思考过程,你却没有意识到你有阻止这种独白或对话的力量。

在街道上,你可能会遇到不断喃喃自语的“疯子”。其实他的行为与你和其他“正常人”的区别不大,只是你们没有大声说出来而已。

那个声音在不停地评论、推测、批判、比较、抱怨、选择好恶等。这种声音可能与你当下所在的情况无关,它可能是关乎过去或未来的一些事情,它可能是在回忆往昔,或是在幻想未来可能发生的事。它经常想像事情可能会出差错,或产生不利的后果,这就是杞人忧天。

这是因为声音属于你被制约了的大脑,,它也会以过去的形式来解释它,它是你过去的经历以及你继承下来的集体文化思维模式的结果。

所以,你以对过去的看法来判断现在的事情,一定会得到一个完全被歪曲的理解。

许多人在大脑的折磨下度过一生,任由它攻击、惩罚、并耗尽生命的能量。这就是数不清的灾难、痛苦以及疾病产生的原因。

好消息是你能从你的思维中解放出来。而且是唯一真正的解放。

控制你的大脑

第一步:经常倾听你大脑中的声音。特别关注那些重复性的思维模式,那么多年来缠绕你的“旧唱片”。换句话说:作为一个观察者去倾听你脑袋中的声音。

第二步:当你在倾听那种声音时,不要去做任何评判。不要对你所听到的声音做出判断或谴责,因为这样做意味着同样的声音又会从后门趁虚而入。

你将会很快地意识到: 那里有一种声音,而我在这里倾听它,观察它。这是一种自我存在的感觉而不是思维。它超越了你的思维。

第三步:将你的注意力集中在当下这一刻,从而在思维中创造那种空白。在这种空白中,你高度警惕,注意力高度集中,但是你没有在思考。这就是冥想的本质。

在你的日常生活中,可通过任何日常活动来练习这种方法。比如,上下楼梯时,你每一步、每一刻,甚至每一次呼吸都全神贯注,完全集中你的注意力。

洗手洗,关注与洗手所有有关的感觉:水的声音和感觉、手的运动、肥皂的香味等等。

坚持下去,某天,你会突然地发现······

你在冲着你大脑的声音微笑,就像冲著孩子调皮的动作微笑一样。这意味着你不再认真地对待你思维的内容,因为你的自我意思不再依赖它。


我是个俗气至顶的人,见山是山,见海是海,见花便是花。 唯独见了你,云海开始翻涌,江潮开始澎湃,昆虫的小触须挠著全世界的痒。

你无需开口,我和天地万物便通通奔向你。

–王小波

总结不易,轻轻点个zan,欢迎后台留言互动,让小鹿知道你的存在~~

就这样,晚安。

更多优质内容可关注公众号:穷小鹿富成长

ID:deer723


奇门遁甲:

我说这个你说了不算,你信吗?不过我们可以选择心情,选择精神面貌,从而让命运重新给我们归位。


匿名用户:

从小到大我们听的最多的是你要懂事,你要出人头地,你要早点结婚,你要有出息,可我们从没有听过你要开心。

对大多数人来说,以最大程度快乐的生活方式是最幸福,而幸福的方式有很多种,赚钱,和相爱的人长相厮守。

我是个悲观主义者,看待事物总是持着一种否定的态度,以至于很长一段时间过得压抑,甚至可以说不思进取,毫无动力。

不过幸好我还是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兴趣爱好,可以抓着这根前进的救命稻草。

以往没有目标的时候,不知道用什么来面对生活,

想着以后可以做什么,能做什么。

许多年以后,当你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回想那些曾经你做过的决定,没有后悔,没有遗憾其实已经足够了。这些遗憾可以是你放弃了自己喜欢的人,也可以是为了工作而没有好好陪陪父母。

只是人生难免会有遗憾,我们能做的只是活在当下,释怀那些过去的,珍惜现在所有的

也许你今天为了事业放弃了爱情,为了前程而减少了陪伴父母的时间,不过没有关系,因为那是你三思过的选择。

所以,这个问题本身就没有答案,人生应该活成什么样子在于我们自己,最重要的是它最终会把我们变成什么样的人。


味噌饺子:

总有人过着我们想要的人生。

他们长得美,去了我们想去的地方,买了我们喜欢的东西。他们住在首尔东京纽约,他们的青春有水手服,家里有猫,身边有有趣的朋友,日常都是璀璨的闪闪发光。

现代社会残忍又直观,我们可以看见有人那么多美到和自己不像同一个物种,看到真人秀里的生活如此有趣,看到另一个阶级的人晒的一件东西可以花光我们一年的收入。我们想着等到瘦了美了有钱了,我们想要的生活就会来了吧?等到联考结束找到工作升职加薪,我的人生也可以闪闪发光起来了吧?

这一季的日剧《初恋那一天所读的故事(初めて恋をした日に読む话)》的女主也是这样想的。32岁的她,很丧地看着高中生们成群结队骑着摩托呼啸而过的青春。

一直想着等到考上东大,再拥有精彩的青春。然而青春是储蓄不来的,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过去,没有想做的事,没有想实现的梦想,混得一日算一日,到头来成为了无聊的大人。

工作的关系,偶尔会去看一些演出。不大的live house里,有很陶醉的乐手,也有喜欢他们音乐的观众。没有成为五月天虽然比较遗憾,但是这一刻,台上的人会觉得自己的人生是闪闪发光的吧。

而我只能想起,大学时的自己很想做一名鼓手,然而,时间不知道去了哪里,四年躺过。

回顾一下已经度过的人生,能回想起的是:并没有偷懒,而站在成绩排名表顶端的一刻;穿着水手服洛丽塔装去上课的一刻;一时兴起而开始,坚持下去突然间日文能听懂了的一刻;不理会所有人的唱衰,考上北大的一刻;没有怕麻烦,同好朋友和喜欢的professor度过的每一刻;没有得过且过,收到满意offer的一刻;一个人拎起包,去世界各地旅行的一刻——没有受各种内在外在原因影响,做了想做的事情的每一刻。

张艺兴最近一次上热搜,是因为在偶练2(青春有你)中说了这样一段话,大意是:你们一个个都说想做嘻哈歌手,为什么不去隔壁嘻哈节目,你们是为什么要当偶像歌手的?

一番话说蒙了一群小孩。

如果人生充满了想明白自己想去做什么→然后就去做了,回望以前的人生,也许就是闪闪发光,还不错的人生吧。毕竟即使是“我要成为idol”这么热血的事,也可能存在“干这个最赚钱最容易火比较能混口饭吃”这种无趣的可能性呢。

也许重要的并不是所谓人生的主题,一件大事,一个完美的时间点,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

而是此时,此刻,你想做的事,没有因为偷懒怕麻烦,没有在乎别人的看法和说话,挽起袖子大干了一场。

人生不再只是演习,于是闪闪发光了起来。

http://weixin.qq.com/r/cyrWznbE4CufrTKt939h (二维码自动识别)


凯撒:

在保证能独立生存的前提下,以自己喜欢且能被社会所接受的方式活着。


零醇:

每次看到这个都觉得自己的人生太寡淡了,应该努力奋斗下去,活出康哥的一半。


隐逸的多铎:

看到和听到的,经常会令你们沮丧,世俗是这样强大,强大到生不出改变它们的念头来。可是如果有机会提前了解了你们的人生,知道青春也不过只有这些日子,不知你们是否还会在意,那些世俗的眼光

——写在前面的话。

人生该活成什么样子,或是该以怎样的一种方式活下去? 这是个莫大的问题,对于我们来说,意见不一。在开始回答这个问题时,我先给诸位讲一个人,讲讲他的故事。

1982年的一天,出生于山西省盂县羊泉村的农村教师张双兵,在前往学校的路上,被一个老年女性的人生经历触动,发现了自己毕生的使命,并用此后半生的大部分精力,将一个尘封已久的“受害者群体”,带到民众的印象中,成为“中国‘慰安妇’民间调查第一人”。
慰安妇,是日本军队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征招的随军妓女和为日军提供性服务的女性。 据估计约有20万名亚洲女性或被掳掠,或被强迫在“慰安所”为日军提供性服务。证据显示慰安妇除了被用作高强度的性奴隶外,还要遭受性病的毒害,有的由于多次堕胎造成终身不孕。日军投降离开中国后,大部分“慰安妇”将历史伤痛深埋心中,不愿提及往事。

就在众多无法安息的战争亡魂中,慰安妇的身影也在其间。 然而,拥有类似经历的女性大都已逝,她或死于疾病,或被折磨致死,或两者皆有之。中国目前健在的慰安妇还有二十几名,大都生活在偏远的山区农村,晚景凄凉。

而作为抗日战争根据地之一的山西,是慰安妇受害者的重灾区。30多年来,张双兵先后多次到太原、盂县、阳曲、武乡等地调查,走访了120多位受害人、300位慰安妇问题相关联系人,向日本政府递交了来自中国大陆的第一份控诉书,并连续五次带领她们中的一些人赴日申诉,要求获得赔偿和道歉。然而,她们的诉讼请求被以超过诉讼时效、个人不能起诉政府为由驳回。

五年前,58岁的张双兵以60余位慰安妇口述历史的方式,自费将多年的采访记录出版发行,名叫《炮楼里的女人》。

“她们真的很可怜,历史不能忘记这些无辜者。”33年了,谈及这些往事,他心酸依旧,“‘慰安妇’这个词语意味着耻辱,对于这些老人们来说,活下去的最大意义就是为当年的那段历史作证,并在有生之年得到道歉和赔偿。”

可是经济条件过于苛刻,加上连年的诉讼费用,和出门在外的饮食供给。已经让这个退休教师捉襟见肘。张双兵总感觉对“大娘们”有所责任,私底下还要接济她们生活费用,而自己家却家徒四壁。

因为,历史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张双兵说,之前认识的上百位老人大多已经去世,所剩无几,目前掌握到的数据只有十多人。而11月份去世的张先兔老人,是去日本出庭作证的最后一名证人。
“我参加了她们大部分人的葬礼,临终遗言都是’要公道和道歉’。”张双兵心有余而力不足,“我只能尽力了。”
“中国政府放弃了对日的国家赔偿,但没有放弃民间赔偿。”上世纪90年代,当年的外交部长钱其琛的这一句话,在对日民间索赔频发的环境中起到了强心剂的作用。然而民间维权成本很高,仅靠一个乡村教师的能力根本不行。
张双兵叹息著:“想让逝者安息,所以不能放弃努力。

关于张双兵老人,还有一点,从13年至今,每年总有某部门的人找他谈话,给他扣上“破坏中日友好关系”的帽子。(对此我十分惊讶,汉奸已经如此猖狂了吗?)

这就是我要讲的人,这也就是他的故事。

关于这个问题,我想,这已经是一个比较合理的答案了吧。

今天上午,看了一部电影《危城》,里面的一段对白,让我们感慨不已

曹少麟(古天乐):有强权就没有公理。有权的时候,别人就会怕你。不怕你的,那就是死路一条。

杨克难(刘青云): 公理要有人做才存在

在此不想说别的,只想说说张老,他不为经济条件击垮,无视日本右翼恐吓。冷对汉奸的帽子。只为坚持一个公理。

我没有做错,为什么会输?

活如张老,骨气不灭,信仰不衰。脊梁仍在

最后,还是用《无问西东》的一段台词,献给张老,也送给各位Aorquer

愿你在被打击时 记起你的珍贵 抵抗恶意 愿你在迷茫时 坚信你的珍贵 爱你所爱 行你所行 听从你心 无问西东。

回答完毕,谢邀。


山那边还是山:

我想我的年纪还不够大,找不到最完美的答案。但是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自己怎样活着舒服,他人不一定懂。我也还没找到活着的最舒服的方式。

发表回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