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應該活成什麼樣子,該以什麼樣的方式活著?

問題描述:人生應該活成什麼樣子,該以什麼樣的方式活著?
, , , ,
不鳴書齋:

學會如何影響他人,點亮他人生命才是真正的成功!


see與found:

來更新一個新想法:這幾天又開始有一些覺得什麼都沒有意義的傾向(除了化妝和閱讀還在賦予意義),開始思索到底自己是個三分鐘熱度的人還是活著就這么回事,到這個年紀越來越喪失對很多東西的新鮮感了。

心理上有了這些疲倦感後,行動就很隨意。譬如不專注,看個電影還想著清理一下桌面,煮個粥還打算看看手機。意識到這樣又會陷入什麼事都沒意思的惡性循環。

唯有讓自己專注於每一件事情,才能努力獲得一些微小的快樂感。試著熱愛生活,做一個對他人熱情、陽光的人,也許是化解無意義的一劑良藥。


沒有標准意義上的答案,但要知道你想做的是什麼,你想活成什麼樣子,今天比昨天更接近一點目標值,這些滿足感大概就是活下去的動力了。

去年研一的時候,非常想解構身邊同學對「優秀」這一概念過於一致的定義:好好上課、好好寫論文、當活躍的幹部、做一個存在感很高的人。我很抗拒這一切,於是開始追尋「自由」。但當時「自由」對我而言就是,機械的拒絕一切我不想做的事情,具體來說就是用敷衍的態度去解決,然後去距離較遠的地方旅行實現短暫的逃避,像極了追求詩和遠方的藝文女青年,還帶著一些不羈的哲學之思。

結果回來了該面對的事情還是需要面對,並且之前做的事情都沒有投入過,既有一種不知道自己在幹什麼的恍惚感,又多了一種不被別人肯定的失敗感。

後來發現,任何自由是有限度的。用我之前的方法所得來的自由並沒有讓我取得任何真正的進步,我也沒有尋求到生活的意義。反而踏實下來,把不得不做的任務一件件做好,再用空閑時間做自己的事情,會讓我覺得成就感滿滿。

之前還喜歡自暴自棄,就是用食物去化解生命意義的空虛。大概有躁鬱症吧,每天起得很早,又不知道做什麼,看書沒意思、電視劇沒意思、跑步沒意思,更不想人際交往,啥都沒意思。

後來嘗試對每件事情,保持好奇心,不要給自己太多的焦慮感。多嘗試新的東西,減少自暴自棄的機會,剋制自己、剋制慾望。你看那本書多有意思啊,喝紅酒助眠的時候想看關於紅酒的書、看bbc紀錄片的時候想去看歐洲的歷史、看電影之後還入手了一本各種拍攝方法的專業術語基本入門大全,以及一些簡單技術的書(ps、pr、axsure之類);你看其實綜藝不也挺好玩的嘛,幻樂之城,看看別人的創意是怎麼做的;幸福三重奏,哇夫妻間怎麼相處的;中餐廳,哈哈哈這個菜我也要去試試怎麼炒,電視劇里的配色,甚至關於電視劇里的歷史,都太有意思了!

關於情緒,仍然有好有壞。譬如今天,情緒不好,覺得虛空。於是早上起來化了個妝,去了一趟湖北美術館,把看過的畫作都用筆記本記下來,寫上自己的感想。並且發現欣賞藝術這個事情很有意思,於是入手了幾本關於欣賞畫作的入門書籍,並且開始思考自己的衣品是不是要換一種風格。而且在路途上發現了賣紫薯和綠豆粥的店家,很喜歡吃,在我上學這邊的街道上都是一些商業化了的店鋪,只有那種塑料杯裝的很甜且冷的紫色粥品。決心以後每周都會去那邊轉轉,就當散步、爬山好了。

到現在我也不知道人到底應該活成什麼樣子,但是我知道每次想自暴自棄的時候,多出門,讓自己嘗試一些新的東西、新的領域,不要扼殺好奇心、給自己設限;在這種看似走鋼索的心理絕境上,獲得一條樂觀的求生者之路。


雲度雁天輕:

多年前看的,卻記憶深刻,真實事件改編

有夢可追,是活著最好的方式


檸檬C:

就算世界上活得最好的人告訴你人生應該活成什麼樣子,用怎樣的方式去活?

你也不一定能活好這一生。

唯一能做到的是不論人生幾多艱難,永遠不回頭向前看的好好活著。

每個人當然都希望自己的人生活成一片順遂。
小時候學業有成,長大後工作順利,適婚的年齡里找到相愛攜手一生的伴侶,有了孩子後孩子能平安長大,孩子大了他能長成一個有用之材,人到中年家人無災無難父母身體康健,人到老年子女孝順侍奉床前。

余華的《活著》大家看過沒有?劇中主人公富貴經歷了破產,戰火,最親的親人相繼離世。
福貴的父親——因富貴輸光家產被氣死
福貴的母親——生病去世
福貴的妻子——軟骨病去世
福貴的女兒——啞巴,生產時大出血死亡
福貴的女婿——被水泥板夾死
福貴的外孫——吃豆子撐死
福貴的兒子——為救縣長夫人抽血過多死亡

即使如此,富貴從沒想過尋死,他說過最多的一句話是活著就好。年老的時候只有一頭牛相伴,還能和別人娓娓訴說起自己的一生。

我們知道人生可能會很苦,但我們永遠不會知道會苦成什麼樣。

讀了余華的《活著》我才第一次認識到人生的苦能這么苦,人生的活法還能是這樣的。

人的生命只有一次,只是為了活著而活著,不是為了活成什麼樣而活著。

因為生命遠比你想像的更有韌性,只有活著才有一線希望。不能因為覺得活著像條狗就不活了吧。

書里活得最風光的毫無疑問是當了縣太爺的春生。在文化大革命期間遭到迫害,被富貴相勸無果,最後還是選擇了自殺。

三星集團總裁李健熙最寵愛的小女兒,身價幾十億,被譽為韓國第一小姐,集美貌家世財富於一身。因情所困,在05年紐約曼哈頓的寓所內結束了自己年僅26歲的生命。

你所以你說活成怎樣風光的樣子才算活得好呢?


寶子:

放下手機 好好享受生活給你帶來的樂趣。不斷的終生學習發現一個好興趣,並堅持下去,你會有意想不到的驚喜。


羅小浩:

無臂女孩楊莉,人生就該這樣自強不息的活著。活著,就要自強不息。


Aorqu用戶:

個人觀點是純粹的活著

什麼是純粹的活著呢,說穿了不值一提

無非就是該吃飯的時候好好吃飯,該睡覺的時候好好睡覺,該玩樂的時候好好玩樂。該學習的時候好好學習,該工作的時候好好工作。

也會有人說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想走的路不好好走,想做人不好好做。想學習的時候不好好學,想玩樂的時候又不好好玩,不是廢話嗎。

己不由身,身又豈能由己。

而腳更是長在我們自己身上。走不走,走那條路,走什麼樣的路,自己決定。做不做人,應該活成什麼樣子亦是如此。

摘自一人之下


匿名用戶:

20歲之前的我算是無憂無慮,家裡條件尚可,父母善良恩愛,懵懂的我中規中矩的上了高中,順便上了大學部大學,不知何為未來,單純如白紙。— –傻白甜

20之後交了男朋友,逐漸失去自我,失去理性的判斷能力,願意為天為地為他付出一切。嚮往一切美好的未來,幸福快樂。— —-傻白甜

30歲之後為他結了婚安了家,生了孩子,內心富足,工作一般但也穩定,為孩子為男人為家,成為了我穩固的人生觀。— —-依然傻白甜

31歲哺乳期,他出軌,證據確鑿後攤牌,然後並沒有任何悔意,從他空洞的眼神里感覺徹底無愛了(這種徹悟是在8個月以後某一天頓悟的,期間經歷反覆的原諒又懷疑),自此我的人生觀徹底崩塌。

人生的大坎就這么不期而至,如你們一樣,走不出來,絕望到試圖自殺、吃安眠藥、感覺自己瘋了,沒錢,沒愛人,沒好工作…未來?未來在哪裡?該活成什麼樣子?

自此,31歲「幼稚」的媽媽開始思考人生轉變人生:

1、我辭去了安穩的會計工作,轉行做銷售(好在容貌和身材還沒變形)

2、沒錢但不能虧了自己,化妝品、衣服、全身塑造自己的軀殼(靈魂依然空洞)

3、看書、看書,沒日沒夜的看書!

4、找心理諮詢師

5、只和最信任的閨蜜聊天訴說心事

6、關閉了朋友圈功能,再也不曬照片裝可愛了

7、健身、健身,堅持不了就請私教每周安排時間,起初是為了強身健體,打倒狗男女!

8、時不時抑鬱,又陷進去的時候重複找心理諮詢師、看書以及健身!

9、報考了心理學研究所班,重新做學生!

10、明白一些道理,誓死要過好每一天強烈的願望!

過不去了就想想自己,抱抱自己,想想孩子叫我的那一聲媽媽。人生要活成什麼樣我還不知道,但開始明白,每一天要用力生活,用力學習,用力做好人,站穩在這個世界上,堅韌而有力量。30多歲了,被深深欺騙和傷害過要依然相信愛情!


學寫作的喪失:

《努力病》

小林是我從小玩到大的好朋友,小時候十分聰明,得了很多國家級比賽的第一名,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大學畢業之後就一直待在家裡,什麼事情也不做,變成了一個名副其實的啃老族。她的媽媽十分擔心他這種狀態,於是請了我去跟他談談。

「小代啊,你跟小林是那麼好的朋友,工作好,媳婦也漂亮能幹,家裡什麼事都打理得井井有條的,你幫我跟小林說說,讓他趕緊工作吧。起碼也要有點努力的樣子啊,我每天看到他這個樣子,心裡面真的是,唉……」

阿姨愁眉苦臉地跟我說著。

這么一想,我也很久沒見過小林了,小時候還經常一起玩的,後來同學聚會還見過幾次。但是最近幾年幾乎就再也沒有見過他了。

「好,阿姨,我有空的時候會去和他談談的。」

「你今天有空嗎?」

「啊……今天其實沒什麼事情……」

「擇日不如撞日,那就今天了吧。來,我把鑰匙給你,你去跟他談吧。」

「這樣就把鑰匙交給我,不太好吧。」

「你們兩個好朋友私下談嘛,有我在的話,你們也說不痛快。阿姨約了朋友去血拚,哦呵呵呵。」

說著阿姨把鑰匙給了我,意氣風發地走了。

看著阿姨的背影,我有一種踩了屎坑的感覺。要想說服一個宅在家裡這么久的人,談何容易。小林能宅在家裡,多半也是阿姨縱容溺愛造成的。

但是既然阿姨拜託了我,我還是要兌現承諾的,不論如何,我和小林過去畢竟那麼好,必要的時候還是要拉他一把。於是我左轉右轉來到了小林家裡,打開房門後,看到井井有條的客廳,不禁感嘆,阿姨哪怕是一個人都生活的很好。多年以前小林的父親離開了他們母子,阿姨一個人挑起了養育小林的重任,雖說阿姨工作能力很強,經濟上並不太困難,但是一個人獨力養大小林,想必付出了巨大的努力。而且這么多年來阿姨都沒有再婚,恐怕也是因為宅在家裡的小林,怕他多想。

想到這里,我內心不禁升起一種責任感。

小林的房間很好認,幾張原木門上都是乾乾凈凈,除了一個房門上貼了一副ACG海報,上面穿著裸露的二次元美少女。

那就是小林的房間了。

我敲了敲門,門內響起起床的窸窣聲,我便在門口等了一下,打量起了房門上的海報。

其實我不太懂現在的二次元,以前讀書的時候我和小林都很喜歡看漫畫,那時候的作品還充滿了熱血。灌籃高手裡種種熱血的話語還常常被我和小林模仿,這些精神食糧餵飽了一整代人的理想。現在的二次元動不動就是各種性暗示,世道變得真是快。

正回憶著,一個胡茬林立的男子打開了門,他本來惺忪的眼睛看到我之後一下來了精神。

「小代啊,好久不見了。」

我越過他的肩膀看向房內,裡面亂糟糟的,什麼都有,露出內褲的美少女手辦、遍地都是的各式快餐盒子,一個集上網吃飯看漫畫喝飲料功能於一體的超級電腦桌。下一瞬間我便聞到房間里充斥著一種奇怪的味道,那是一種獨屬於宅男的味道。

怎麼說呢,男生寢室里那種味道,就是床單許久不換發酵出的渾濁人味。

看著小林的臉,我甚至可以看到一道亮光在臉頰閃亮,鐺地一聲,反射出一種油膩的質感。我下意識地拉緊了衣服,彷彿一個害怕的小姑娘遇到了奇怪的大叔。

小林面對我的反應,尷尬地笑了笑。隨意穿的T恤上印著niconico的字樣,印刷體的旁邊還有幾道油漬。曾經鑲嵌著六塊腹肌的地方,現在被整合成了一塊圓潤的贅肉。

我突然意識到自己這樣的反應不太禮貌,也尷尬地回笑,目光越過他看向那張電腦桌。

這傢伙的鍵盤還挺高級的,兩三千的機械鍵盤,可惡,我一直也想要一個。

肯定也是拿阿姨的錢買的吧,我這么惡意地想著。

「其實我今天過來是剛剛遇到了阿姨……」

我主動打破了尷尬的氣氛。

「唉,我媽真的是……不過也好,咱們這么久沒見了。來,進來說。」

我皺了皺眉頭,說實話,裡面的味道讓我不是很想進去。但是看著曾經的好朋友現在變成這幅模樣,我又有一種恨鐵不成鋼的心情,看著他房內五花八門的東西,卻又點了點頭,走了進去。

「要不在客廳談?」

小林有些局促。

「算了吧,我坐哪?「

「喏,就那套全新的海賊王漫畫上面吧。我這里也沒坐的地方……你知道的,沒什麼客人。」

可惡,這也是我想要的。

我略帶心疼地坐了上去,但是不敢太用力,於是全身緊綳。

「你……最近過得怎麼樣?」

小林向我問候。

「還能幹嘛,工作唄,快升經理了。」

「真是厲害啊,讀書的時候你就一直是我的偶像,幹什麼都特別行。」

聽到小林這樣說,我心裡很難過。

其實讀書的時候,他一直是我的偶像才對,不論我怎麼努力,都比不過他。他總是很輕易地就可以考到好成績,運動也是,籃球場上他總是所有人的焦點。正因為如此,他還泡到了我們系最漂亮的妹子。不過後來他們分手了,從那之後,小林就變得消沉,不論我如何問他,他都沒有說出分手的原因。

「呵呵,是嗎……」

我有些乏味地回答道,該死的尷尬又出現了。

記憶中,這樣的尷尬在我們這之間只出現過一次。那時我還不知道小林家離異的遭遇,有一次阿姨來看小林,小林顯得特別乖巧,我便笑話他是巨嬰,沒想就這樣一句玩笑,觸及了小林內心最深處的傷痛。那次我們之間沉默了一個星期,後來小林才漸漸告訴我,他家裡的事情,我才知道當時的自己說了多麼過分的話。

昔日的回憶一幢幢印入腦海,我心裡越想越不解,越想越火大,千般的鬱悶層層疊了起來,化作一口氣堵在喉頭,最後變成一聲嘆氣長長地吐了出來。

我還是決定說了。

「小林,你……怎麼變成現在這樣了呢?」

小林挑了挑眉毛,這是他標志性動作,他一有話說就會這樣。

「我現在是怎樣呢?」

「我記得讀書的時候,你不是這樣的啊。」

「我還是我啊。」

「不,不是的,那時的你……」

我揪著眉頭看著他,把心裡想的東西都說出來了。

「你還記得嗎?那時的你什麼都好,運動好,陽光,有好看的女朋友,有很多朋友。現在呢,你怎麼變成現在這樣了。」

「是啊,我現在是怎樣呢?」

「你……」

小林還在反問著我,我一下氣結,脫口而出。

「你現在就像是一頭豬!」

這句話一說出口我就後悔了,小林凄慘地看著我,眼神里的震驚久久不能平靜。

我知道,我傷害了他,但這並不是我的本意。

有些時候,唯有說出真相才能打破困境,解決問題。

我們對視了很久,我才從喉嚨里提出三個字。

「對不起。」

「我們……還是朋友把?」

小林突然這么問我,我有些措手不及。

「當然了,如果不是朋友的話……我又何苦說這樣的話。」

「我相信你……」

小林輕輕的說。聽著他蕭瑟的語氣,我覺得自己像是個壞人。

「真的,對不起,我不該這樣說。」

「其實,你也沒錯。」

小林這樣說,我一抬頭,迎上了他的目光,他眼神變得堅定,我心頭一喜。

「至少以你的角度來看,確實是這樣的。」

我的背往後靠了靠,可是背後是空的,所以我晃了晃。看來他還是沒有意識到自己的現狀是如何的可笑。

「是嗎?也許這就是為什麼當初嘉琳離開你。」

我決定再刺激他一下。嘉琳是當時那個離開他的女孩的名字。

果然,小林一聽到這個名字,立刻就有反應了,他挑了挑眉毛,靜靜地看著我,突然笑道。

「你肯定很好奇嘉琳為什麼離開我吧,畢竟那時我們都喜歡這個女孩。」

我沉默,他便繼續說。

「我不希望讓我最好的朋友覺得痛苦。」

他看著我,有力地說著讓我震驚的話。

「而且,她不喜歡我媽媽,她覺得我媽媽跟我太親密了。其實這沒什麼,可是她是當著我媽媽說的,你知道這有多傷她老人家的心嗎?」

我長大了嘴,沒想到當時的情況竟然是這樣。阿姨獨力養大小林,嘉琳卻說出了這樣的話,我甚至可以想想當時的小林有多難堪。

但是惡劣的話語已經開始了,我心中還是帶著怨念。

「所以你就變成了現在這樣?」

小林嘆了口氣,問了我一個很突兀的問題。

「你為什麼要努力工作呢?」

這是什麼話啊。

「不努力工作怎麼會有錢呢?」

「你努力工作,才能得到錢,是吧?你拿錢來幹什麼呢?」

「沒錢怎麼休假啊,以後怎麼養老啊。」

「噢噢,那不如跟我說一下你最理想的休假是怎樣的。」

小林這么問,換了個話題,我反倒突然輕鬆了起來,開始喋喋不休起來。

「唉,我很早就想待在家裡,完完整整地打通關一個遊戲,最近有很多遊戲大作啊,比如撿垃圾4。或者在陽台上看漫畫,看上一整天。哎呀,我升職之後是越來越忙,都沒什麼時候搞自己的業余愛好了。」

小林咧嘴一笑,動了動鼠標,待機狀態的熒幕打開了,一個全副武裝的廢土男站在一個小鎮的最高處——是撿垃圾4,小林的角色已經全身都是最好的裝備了,還建了自己的小鎮。小林又指了指我屁股下面的漫畫。

「你理想的假期,我天天都在過哦。」

「你不可能永遠過這樣的日子啊。」

我想了想,還是沒有直接把他啃老的事實說出來,畢竟要照顧他的自尊,而且我剛剛說了那麼多過分的話,於是換了一個委婉的說法。

「你老了怎麼辦呢?你看你到現在也沒有個女朋友,沒人照顧你,生活也沒有動力。」

「說到養老問題了啊。小代你有孩子嗎?」

「啊,老婆已經懷上了,下個月就到生產期了。」

「恭喜啊,快當爸爸了。孩子,人類生命的延續。小代你知道嗎?孩子是違反人類直覺的一個產物。人的一生只要對自己的生活負責就好了,過好自己的日子,養好自己。」

「萬一得病了就可以有親人照顧自己啊。」

「你不是很努力嗎?努力的錢可以用在自己老的時候僱人來照顧自己啊。你現在這么努力,不就是為了以後活得很輕松嗎?」

面對他的歪理,我一時間找不到話來反駁,於是他就繼續說了下去。

「如果沒有孩子的話,一個人養孩子的錢可以用來旅遊世界三遍。你知道養一個孩子要多少錢嗎?在一個普通城市裡養一個孩子的錢可以用來開一家很大的商鋪,賺到的錢可以用來再養十個孩子,可是因為有了孩子,就不會有積蓄,沒有積蓄就只能一直保持生活狀態。很難存起來錢,改變自己的生活狀態。」

說到這里,小林停了一下,看了我一眼。

「我說一個話,小代你可別生氣。」

「好……」

不得不說,這傢伙的歪理說動我了。

「你說,要是你沒有現在這個女朋友,現在的日子是不是會更好一些?你想,你有女朋友的話,你要花錢給她買東西,你要花時間陪她。如果你把討好她的功夫用來討好老闆,花在她身上的金錢和時間用來提升自己,現在是不是已經當上總經理了?」

「不,你說的不對,也不是……」

等等,他說的也沒錯。好幾次下班時間,老闆找我有事,我都是在陪女朋友,後來老闆就找其他人了。現在回想一下,那些人早就升遷了,我還在爭取部門經理的機會。如果當時我是單身的話,我就可以滿足老闆的要求,幫老闆解決問題,說不定現在真的當上總經理了。又一次老闆女兒過生日,大家都送了很貴的禮物,而我因為最近才給女朋友買過首飾,所以買了個仿製品,祈禱不會被老闆發現。現在想來,事後老闆看我的眼神都不對了,說不定就是那事給鬧得!糟了,如果是這樣的話,老闆肯定對我的印象非常不好了。

我的額頭冒出了冷汗,小林看我被說動了,搖了搖頭繼續說道。

「我記得小代你老婆是全職太太吧?全職太太每天在家裡面打理,為你的職業生涯保駕護航,你肯定很感激她吧?」

「是啊,沒有她肯定沒有我的今天,我非常感激她。」

「那是當然,你是應該感謝她。她把自己最美好的青春都用在照顧你身上了,所以你也經常在很累很累撐不住的時候會想,如果自己不努力的話,就很對不起她,是吧?」

我點了點頭,心想這傢伙總算說了點人話。

「生孩子的話,她就會更加把重心放在家庭上了,可以說一點私人的時間都沒有了。哎,你知道啃老族最好的地方是什麼嗎?時間特別多,我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我發自內心想要去做的。」

「可是你沒有任何產出,對於這個社會沒有任何的幫助。」

「你老婆做全職太太對這個社會有什麼幫助嗎?只是對你有幫助吧。那你老婆做全職太太,跟我這個啃老族有什麼本質的區別嗎?她也沒有工作啊,只是屈服於這個社會對女性強加的社會責任罷了。嘿,我跟你說,以後我要是找老婆,我就得吃軟飯,但是我願意在家照顧孩子,打掃衛生,我可不覺得什麼『大老爺們怎麼干這些娘們事情』,這只是分工不同。」

「你又在說歪理。」

我有些沉不住氣了,小林笑了笑,沒在意,繼續說。

「好,就當是這樣,我們先把這個擱下不說。小代你想想,如果你每天不工作那麼多時間,而是每天早早回家,分擔一部分家務,你老婆則把照顧家庭的精力分出去,找一份自己的工作,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這樣的話,家庭的總收入也增多了,你也不會那麼累,每天腦力和體力工作分開做,對你的健康也好。對你老婆來說,有自己的工作,婚姻更加穩定,也對自己有社會價值的肯定。大家的壓力都減小了。」

「不是在說你嗎,怎麼說上我啦。」

「因為你得病了啊,小代。」

得,得病了?

「什麼啊,我健康得很,我每天都在健身房健身。」

「心理疾病,努力病,這個社會很多人都有這個病。」

「啊?」

這是什麼類似於十個人里有七個都是抑鬱症的論斷么?這些奇怪的社會學家就會搞些幺蛾子出來,讓人覺得他的研究很有意義。但是誰又不是生活在壓力之下呢?好好地對待生活,生活就會回報你,這幾乎是我生活的全部信條了。如果生活沒有負擔的話,那還算是什麼日子呢?紈絝嗎?

「你說說,如果按照我剛剛的說法,你家裡的日子是不是會好過一些?」

我很想反駁他,但是看著小林鎮定的眼神,我開始思考他說的話。

確實,自從我結婚之後,老婆一直為我付出自己的時間。很多次她都欲言又止,做決定的眼神一次次熄滅。這么想來,我上班的時候,她一個人在家裡,一定很孤單。而我還老是加班,老是自以為是地給她買書,買電視,買新東西。可是我們結婚時,需要的是彼此,而不是其他什麼東西啊。

「說是這么說……」

我還是不想跟著他的思路走,試圖反抗。

「你就說你心裡是不是有一瞬間認同我的說法。」

我無奈,點了點頭。不僅僅是一瞬間,我都打算待會兒回去跟老婆聊聊這事,我是不是太強勢了一些。其實我是察覺到老婆心裡的委屈,但是為了某種大男人主義的倔強,我一點都不想點破,甚至會在發現時,故意說上兩句反話。

這樣的我,真是卑鄙。

「你不是太強勢了,而是太努力了。你的出發點都是好的。」

小林彷彿看穿了我的想法,鏗鏘有力地下了一個判斷,然後展開了他的論述。

「人為什麼要努力呢?你看,我不努力,啃老,提前過上了你想過的日子。你知道我每天看漫畫玩遊戲花多少錢嗎?零。沒錯,我的娛樂和人際開銷都是零,每天就吃飯,網費我老媽也在上,所以算不上是太多。書是買的打折書,升級電腦也用的是二手配置,我一年下來最多用一兩萬塊錢。」

「這只佔我媽收入的百分之十,其餘的開銷都用來讓我媽過自己想過的日子。如果我現在還在某個公司死命努力,那我媽肯定天天睡不著,工作也做不好,每天數著時間,數著錢過日子,想著她寶貝兒子過得好不好。但是你知道我得到了什麼嗎?我得到了小代你每天都在想的夢幻生活。而且我已經這么過了幾年了,之後還有幾十年都打算這么過,而小代你想要過上這樣的日子,還要努力幾十年,甚至到了那個時間,已經渾身是病,過不得這樣的日子了。我跟你說,現在人想努力,簡直就是一種病。」

「每個人都在努力生活,學習新知識,過上更好的日子。你這就是強詞奪理。如果不努力,其他努力的人就會超過你。這樣還如何談得上過自己想過的日子?我在公司里每天都有後進生盯著我,等著我犯錯,想方設法在我身上學東西,想把我踩在腳下。我不屑於搞辦公室小動靜,所以我就只能努力,證明自己對公司的價值,這樣才不會被人踩下去。如果我像你說的那麼悠閑……不,逆水行舟,光是站在原地就要廢不少力氣了。」

「那是因為你站的地方不對。好,那我們就說努力學習。」

我現在感覺自己給自己挖了一個坑,然後小林把我推了下去。

「人為什麼要努力學習?因為從小我們就受到了教育,只要努力就會有回報,對不對?」

「努力就是有回報啊。」

「對啊,就是有回報啊。」

小林攤開手,認同了我,但是我一點也沒有被認同的感覺。

「但是,回報肯定會有差異吧。」

「那是當然的。」

「對於不同的人來說,有各自的天賦吧,有些人擅長文科,所以學文,有些人擅長理科,所以學理。」

「恩,沒錯。」

這點我感同身受。

「但是我記得小代你本來是擅長理科的吧?只是數學不好,後來就放棄學理了,數學拉分太多,繼續學理的話,就會考不上好大學。你想,如果你繼續學文的話,現在說不定就在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哦。」

他這么一說,我倒是很有感慨,其實我是不擅長現在這份工作的。其實我更羨慕的是那些工資低一些,但是更自由的創意性工作,比如自由工作室,盡管辛苦,但是總是在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現在想去做已經遲了,一是專業知識已經忘光了,二是老婆還得靠我拿錢回家過日子,沒有這個退路去做了。

「這點算你小子說對了。」

我乾脆開始接受他的觀點了,畢竟他說得沒錯。

「小代你平時有很多事情吧,但是大部分事情都是重複的,做起來特別無聊吧。」

「這些都是必要的事情,工作就是這樣。」

「這些事情是必要的,這就是自己催眠自己的結果,這是努力症的一個癥狀之一。你心裡其實有不少方法可以簡化這些過程吧?做這些無聊的事情佔據了你人生的大部分時間,這些時間你完全可以用來用自己的事情,或者乾脆就是發呆浪費時間,但是其實你心裡面覺得,哪怕是發呆也比做這些事情有價值。但是做到很困難的事情時,你才會突然來了精神,感覺自己的存在是有意義的。是吧?」

「這點你算是說對了,明明有些程序是不必要去走的,復雜的程序只是想要增加員工犯錯的成本,避免員工犯錯,但是其實想搞事的人根本就不怕這點麻煩。最後的結果只是大大增加了工作成本,但是該出事的地方還是會出事。」

「所以你看,這就是我不搞社會人際的原因。人際會帶來所有成本的提升,因為只要是人就會犯錯,而且人是一種特別脆弱的生物,經常崩潰。」

「你電腦不也經常崩潰。」

「我有重裝大法啊,只要一個光碟,立馬系統重裝,和系統老婆回到最初。你能倒轉時間嗎?你能讓你老闆重啟嗎?」

「不能……」

「所以說啊,你為什麼要努力交朋友呢?為什麼要努力工作呢?你明明覺得這些都沒有意義啊。」

「可是每個人都在努力啊,如果我不努力的話,就會被甩到後面去。」

「那是因為你沒有在做你擅長的事情,只要你做你擅長的事情,你就會把別人遠遠地甩在後面。你想想,這個社會大部分人都有努力症,基本都在做自己不擅長的事情,只是因為腦海里某個聲音在強迫他必須努力,他就被控制住了,一直努力做自己不擅長的事情。但是,如果在這個事情,你去做自己擅長的事情,那麼你就可以超過百分之九十不擅長這個事情的人,而且是立刻超過他們,因為你太擅長這些事情了。」

我長大了嘴,被這傢伙的言論震驚了。

我竟然覺得他說的很有道理,而且並不是歪理。直到小林得意地笑出聲,我才想起來我是勸他不要啃老的。

「我承認你說的很有道理,但是啃老依然是不對的。」

我放出了最後的必殺技。

「是嗎?你和你老婆一起看過微博上的那些夫妻撕逼吵架視訊沒有?」

「唔……看過,但是這些視訊很無聊,沒有意義。」

「你們看完之後會不會感嘆自己的夫妻生活過得還是不錯的,然後說一些以後我們不要這樣的話?」

「還真是。」

這小子又有歪理了,我竟然有點期待。

「那麼這些撕逼視訊沒有意義嗎?它不是提醒了你們,你們的生活過得還不錯,不要心裡有什麼小九九?從這個角度來看,它難道不是提升了你們婚姻生活的和諧度?」

說著小林笑了笑,打開了一個網址,那是一個部落格,上面有小林的照片,好像是小林在記錄自己的日常,評論和留言都有很多罵他的話。我看了看,有些還罵的十分難聽。我不禁擔心地看向小林,小林卻坦然一笑。

「我每天都會發一些生活日常,偶爾還會編一些奇葩言論出來,我這個部落格每天都有上萬的瀏覽量,都是過來罵我的,或者來看奇葩的人。他們其實根本就不在乎我是否改變了,他們只是想看看一個過得比自己不好的人,獲得生活上的優越感,甚至有道德上的優越感。哎,這個道德優越感很奇怪,他覺得我道德敗壞,就會用各種惡劣的語言來罵我——其實這樣也是很不道德的事情。有人甚至把我的日誌編輯成另一篇日誌,讓更多的人看到我的生活,就會有更多的人來罵我。但是偶爾我發一些在他們價值觀中是好事的言論,他們就會有一部分人過來維護我,覺得我還是有救,然後跟其他人吵起來。我可是聲明,不是水軍哦。」

「你這樣做,有什麼意義嗎?」

小林皺著眉頭看著我,然後說。

「小代你很少上網咖?」

「平時工作很忙,我就看看新聞看看電視劇。」

小林一聽,用一種你還需要學習的語氣說。

「小代啊,我這一萬的瀏覽量,是不摻水不做假的瀏覽量,不是用錢刷出來的,每天有一萬個精力過剩貨真價實的網路噴子來我這里看我寫的東西。他們的瀏覽量是有著極大的價值的,罵完之後還會到現實里罵,這叫邊際效應。」

「那又怎樣?」

「這就是影響力啊!為了這一萬個罵我的人,很多人都找我做廣告,甚至就是讓我罵罵他們的淘寶店,或者在我的自拍中出現他們的產品,每個月我都可以接到很多單子,每單至少有幾百塊,前兩天我還接到一個長期合作的單子,讓我跟微博上一個剛出道的勵志名人對罵,每個月給我三千塊,效果好還有獎金。不過最近部落格的流量不行咯,很多人都在用新媒體,我打算開個微信平台,在部落格上罵這個平台,就可以把部落格的流量轉到微信上,然後去做微信上的流量,這樣就可以用一份的精力做兩份的收入。」

我當時就震驚了,他竟然還靠這個賺到錢了?這是我所無法想像的事情,我獃獃地問。

「那麼你媽知道你賺錢的事嗎?」

「我沒跟她說,哎,我也只跟你說過這事,你可別告訴別人啊。咱兩是從小到大的哥們我才告訴你的。不告訴我媽呢,是因為我媽已經習慣我這么弱勢了,其實我媽自從我爸離開之後,一直都挺自卑的,她平時罵罵我,也是舒緩身心。而且她會覺得自己兒子需要她,她會得到來自我的肯定。如果她知道我開始賺錢,肯定連覺都睡不著。哎,我可再跟你說一次啊,別告訴我媽。聽懂了沒?」

「那你變成現在這樣,就是這個原因嗎?」

「是,也不是。其實對於我媽而言,她很享受照顧我的感覺。你說我既然能讓我媽開心,為什麼非得證明自己是什麼大男人,可以頂天立地呢?說真的,只要我媽開心,讓我幹啥都行。」

看我有些迷離,他嘆氣道。

「其實這些網路奇葩就像是新時代的神明一樣,你知道嗎?」

我點了點頭,我已經乾脆放棄思考了。

「古代的人們靠拜神明來求得心安,他們相信世界上真的有神仙,只要自己品行端正就可以活得很好,而且資訊傳播不發達,他們看不到其他人過的日子,就很安心。而現在媒體這么發達,很容易就看到燈紅酒綠的世界,從而產生了對自己生活的厭棄。但是如果他們看看什麼富二代作惡的新聞,看看什麼奇葩走紅的新聞,就會非常安心。他們會覺得,啊,有錢就會變壞,就這樣過日子挺好,哎呀那些名人也沒什麼好日子過,就這么平平淡淡挺好。這些網路奇葩啊,就像古代的神明一樣,可以讓普通人安心,過自己的生活。」

「你是說……你是現代的神明?」

我驚呆了。

「不像嗎?」

他笑了笑,張開手,讓我看看他的房間,微微凸起的肚腩如彌勒佛般晃動了起來。

說實話,剛進來時聞到的那股臭味,現在已經不是那麼熏鼻子了。

「像,挺像的。」

「像像像,像濟公吧。嘿,我知道你小子沒那麼容易被我洗腦,這個人也有個人的活法,別人我還懶得跟他說這么深入,咱兩是哥們,那不一樣。但是我說,你要是哪天不想這個糟心日子了,我這里做微信需要一個信得過的人來運營,你要是覺得合適,哥們就把這個職位留給你了,恩……或者你媳婦也行,廣告收入咱兩平分,這需要外面交往的亂七八糟的事就都交給你們,我也不喜歡跟其他人交往。」

我已經徹底蒙了,跟他說我考慮一下之後,就蒙蒙地退出了房門。

當我再次到外面的世界,感覺整個世界都不一樣了。恰巧阿姨也進來了,她手上提了好多衣服,衣服的款式色彩一點都不過時,時尚感滿滿,倒像是二十多歲的職場女性的品位。她一見到我,立刻湊上來問。

「怎麼樣,說動他沒有?」

我一開口,立刻想到小林告誡我的話,便說道。

「他啊,說會改的。哎呀,我覺得他這個人啊,就得靠您說道他,這沒您他不行啊。」

「是啊是啊,這么大了還離不開媽媽,真的是。」

雖然嘴上這么說,阿姨臉上卻喜滋滋的,還塞給我一堆進口零食。我臨出門前又看了客廳一眼,發現客廳里的裝潢雖不華麗,卻很有品味,想來是阿姨精心設計的。我想了想自己的家,竟然還不如阿姨家好,亂七八糟的設備買了一堆,有些甚至都沒用過。

回家後還真得跟老婆談談了。

這個念頭從我腦中一閃而過,我不由得苦笑,看來我是反倒被他給說動了。

突然間,小林那張惺忪的熬夜臉,在我眼前似乎發出神明自帶的那種光暈……


林晨語:

很遺憾,世界上的絕大多數人都無法活成自己想要的模樣,當然這絕大多數人裡面也包括了我。

三分實力,六分運氣,一份貴人相助是美滿的人生,可惜這六分的運氣是不可控制的。

一千個成功學導師可以給你一千種他們認為的人生應該有的模樣。

你的人生精力有限,短則四五十年,長則八九十年,在人類歷史長河中,算不上個什麼。

這問題沒有標准統一的答案來定義,也沒有一個萬能公式或者是死板模版可以參照。

至於怎麼活,怎麼活下去,現實會教我們做人。

我沒有見過幾個人活成了他自己想要的模樣;

但是我見過蠻多人對人生的現狀很滿意的,比如我那快五十歲,加起來月薪5000元左右的父母。

———————————————————

該活成什麼樣子我不知道,但是我明白在這個多元化的時代,在這個全民追逐所謂成功的時代,成功的定義應該是多元化的。

聯考失利,有人定義你loser;

考研失利,有人嘲諷你不行;

面試失敗,有人恥笑你沒實力。

果真如此嗎?

有錢有權有事業是一種成功的人生,

沒錢沒權沒事業真的不配活著了嗎?

在急功近利的成功學唆使下,越來越多的人陷入了求而不得的焦慮和不安。

這是時代的難題,也是我們每個人需要去和解的難題。

你看到人家融資幾十億了,

你看到人家二十五歲財務自由了,

你看到人家90後副處級了。

他們是成功了,但是相信你自己,只要你在法律框架內做自己喜歡的事兒,即便沒有大富大貴,你自己也不差。

位高權重是成功,海天盛筵是人生;

平凡百名也不差,老婆孩子熱炕頭。

成功的人生或者是模版的人生路徑不應該是統一的,我們要尊重人這種生物的多樣性。

———————————————————

到底怎樣的方式才是比較合理的呢?

1:

健康

這個大多數人很難理解,因為沒有生過大病或者是肢體健全的人無法體會健康的巨大意義。

早睡早起,保持合理的膳食和充沛的運動,用力去保持健康,你整個人生狀態會變。

2:

自由

除了健康,沒有什麼比自由更可貴。

這一步我不想展開去訴說,大家自由的基礎不一樣,大家對自由的理解不一樣。

至少,別進監獄。

3:

上進

人應該求進步,而不是持續墮落,雖然說人要求自由,但是法律這種邊界別踩,不能打著自由的幌子吸毒、賭博。

4:

愛家

顧家的人、有家庭責任感的人,很少有失敗人生的。

5:

思考

刀不磨要生鏽,腦殼不用不靈光。

一家之言,不喜勿噴。

——————————————————

上述文字的基調在於:

1:別盲目崇拜別人的人生

2:別隨意diss他人的人生

3:能活成什麼樣子,絕大多數人都無法把控

講個自己最近的感悟吧:

我國小四年級愛上的籃球,我天賦還算不錯,偷懶很准,六年級暑假畢業的時候,花了兩個多月一直苦練,人曬得黢黑,學會了急停跳投,球感極好,很准,他們都叫我射手。(國小的孩子應該能明白跳投對於一個十來歲的小孩子是有多麼不容易)

那時候的籃球場上,一個中學的籃球教練看我是個苗子,讓我去打籃球,年幼的我最愛的事情就是打籃球,也做過打籃球的美夢。(我當時報了一所國中了,如果要去讀籃球特招生,就要轉校)

把這事兒給家裡人提了一下,家裡人說讀書,別去打籃球,我聽了家人的話,雖然很遺憾、但是太小,無法堅持自己的意見。

國中三年,我最愛的事情依然是打籃球,每個周末早上六點半就跟小夥伴去打,寒假暑假也打,我技術進步了很多很多,身高也上來了。跟其他一些同年級校隊打,我依然能佔上風。

後來很遺憾,高中期間沉迷於其他事情,我放棄了這項運動,到了大學,只碰了一次。

為什麼會突然說到打籃球?

第一,我知道我打籃球也不會有出息;

第二,我後悔了。

最近看到很多短視訊的籃球博主,跟我年齡差不多大吧,他們從十歲出頭開始堅持下來了,在最愛的籃球上面有了一定的收穫。

二十多歲的我因為小時候對於摯愛的放棄姑且會後悔,七八十歲彌留之際的我不會為曾經放棄了最愛的東西而後悔嗎?

是的,彌留之際不後悔的人生,那才是我認為值得的人生。

————————————————————

但是,你我皆凡人,又有幾個人能達到這種高度呢?

最後,奉上一段當年明月的名言,也是《明朝那些事兒》的結尾:

「用如此之多的篇幅,講述一個王朝的興起和衰落,在終結的時候,卻說了這樣一個故事,你到底想說什麼?

  我重複一遍,我要講的那樣東西,就在這個故事裡,已經講完了。

  所以後面的話,是講給那些不明白的人,明白的人,就不用繼續看了。

  此前,我講過很多東西,很多興衰起落、很多王侯將相、很多無奈更替、很多風雲變幻,但這件東西,我個人認為,是最重要的。

  因為我要告訴你,所謂千秋霸業,萬古流芳,以及一切的一切,只是糞土。先變成糞,再變成土。

  現在你不明白,將來你會明白,將來不明白,就再等將來,如果一輩子都不明白,也行。

  而最後講述的這件東西,它超越上述的一切,至少在我看來。

  但這件東西,我想了很久,也無法用準確的語言,或是詞句來表達,用最欠揍的話說,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然而我終究是不欠揍的,在遍閱群書,卻無從開口之後,我終於從一本不起眼,且無甚價值的讀物上,找到了這句適合的話。

  這是一本枱曆,一本放在我面前,不知過了多久,卻從未翻過,早已過期的枱曆。

  我知道,是上天把這本枱曆放在了我的桌前,它看著幾年來我每天的努力,始終的堅持,它靜靜地,耐心地等待著終結。

  它等待著,在即將結束的那一天,我將翻開這本陪伴我始終,卻始終未曾翻開的枱曆,在上面,有著最後的答案。

  我翻開了它,在這本枱曆上,寫著一句連名人是誰都沒說明白的名人名言。

  是的,這就是我想說的,這就是我想通過徐霞客所表達的,足以藐視所有王侯將相,最完美的結束語:成功只有一個——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度過人生。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