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的意義在哪裡?

問題描述:人在俗世所做的一起努力又有何意義呢?所有的成就隨著肉體的滅亡變得毫無意義。那人生的意義在於經歷和過程嗎?
, , , ,
第 78 個答案 共103 個答案在此專題人生的意義

Nabarl Wang:

意=意識,客觀事物在大腦中的反映。
義=義理,資訊、內容、含義。

這里有一個意識存續的問題,你生前造了一座橋,你認為橋讓人通行很有意義。你死後橋通行的義理仍舊傳達到了通行的人們的意識里,也就是人們覺得有意義。這種存續會讓你感覺死了也不遺憾,你就不會感到空虛。

但是你現在感到空虛,因為你覺得在你死後你並不能讓其義理在他人的意識中存續。一般可以認為這義理是具有高度私有性質,又具有高度替代性質。比如賺大錢,這個很私人化,而且能賺大錢的也多了,替代性很高,不像著名科學家那樣能造福人類,又成為時代俊傑而青史留名。

如果不準備改變目標做有公共意義的事情的話,則可以通過培養子嗣繼承財產、事業和意志來緩解相當程度的失落感。


匿名用戶:
For the very first time, I grasped the meaning of life when I fell in love with her and found the most valuable thing in the world.

That is LOVE and WORK WITH LOVE.
And I believe in it, and persist on it, and never ever thought of giving up and betraying it even when encountering extreme hardships and untolerable pain. I have dreams, which together with the reality tear us apart and I may no longer be able to persist.

Well, well, well. Finally, it betrayed me, or I betrayed myself.
And shall I keep believing in it and persisting on it despite pain and betrayal?If yes and I persist, what if what I believe in is just a lie, in the end?And if no, what is on earth the meaning of life?

Einstein believed in it that the world is all comprehensible, simple and beautiful. And in the last minute of his life, he still believed and persisted with his pen and physics equations.But, but, but he didn’t get an answer.

So, so, so what if what you have long believed in is just a lie, in the end?And what am I gonna do with life?What am I gonna do with life?What am I gonna do with life?

Very grateful to her in my life. Still in deep deep deep love with her.


青桐:

多次看到這個問題出現我的Aorqu首頁,自認才疏學淺,難以精確回答。今日翻看曾經買的一本書,意外的發現書的序言中就寫著我深感認同的觀點。摘抄過來,希望對大家有所幫助。

我們人生的意義是什麼?人生的目的在哪裡?對於這個人生最基本的問題,我認為必須從正面回答。我的答案是:提升心性,磨鍊靈魂。

人生在世,為欲所迷,為欲所困,可以說是我們人這種動物的本性。如果放任這種本性,我們就會無止境的追求財富、地位和名譽,沉湎於享樂。

當然,生活需要豐衣足食,自由活動需要相應的資金,希望出身立世也是進步的動力,這些不應一概否定。

然而,上述一切只能限於現世,再多也不能帶到來世,今世的事情必須在今世清算完結。

如果人生有不滅之物,那就是「靈魂」。當死亡來臨的時候,你在今世所創造的地位、名譽、財富就得統統放棄,只能帶著你的「靈魂」開始新的征程。

因此,如果有人問我:「你為何來到這世上?」我會毫不含糊的回答:「是為了在死的時候,靈魂比生的時候更純潔一點,或者說帶著更美好、更崇高的靈魂去迎接死亡。」

我們降臨俗世,經受各種風浪的打擊,嘗盡人間的苦樂,或幸福或悲傷,一直到呼吸停止之前,我們都不懈的、頑強的努力奮斗。這個人生的過程本身,就像磨練靈魂的砂紙,人們在磨練中提升心性,涵養精神,帶著比降生時更高層次的靈魂離開人世。我認為這就是人生的目的,除此之外,人生再無別的目的。(此段最後一句不完全認同,因為有的人活著不僅僅為了自己靈魂的提升,還有一種叫做使命的東西)

所謂「現世」,是上蒼賜予我們提升心性的一段時間,是上蒼賜予我們磨鍊靈魂的一個場所。人活著的意義和人生的價值就在於提升心性、磨鍊靈魂。簡單的說,就是這樣。

人的靈魂可以被磨鍊,也可以被污染,人的精神可以變得高尚,也可以變得卑微,這取決於我們的人生態度,就是我們準備怎樣度過自己的人生。

——摘抄自《活法》作者稻盛和夫


Aorqu用戶:
這個問題要答。
這幾年,可能隨著年齡大了,經常考慮這個事,也看了很多東西,最後給你乾貨——人生沒有意義。
下面來論證,至於你認不認可,看你的悟性和層次了。
1、樓主說到俗世,什麼是俗世?牽扯到入世和出世兩個概念,實際上就像是把水從一個杯子倒入另一個杯子一樣,只是一個概念而已。做什麼是俗,做什麼不俗,壓根就不是那回事;
2、好好體會《星際穿越》,主人公去找適合人類移民的星球,最終結局是什麼?你覺得應該怎樣只是你被洗腦教育的結果——人生要有意義,最終讓你誤認為人生是要有意義的;
3、宇宙是無限的,估計連宇宙最終要向哪去,都不知道,只是在運動發展中,更別談一個小小的人,還要最終規定(不管是你自己形成的意識,還是社會包括家庭、學校給你教育的結果)一個人意義是不是很可笑?
4、說到這里,是不是我們可以坐以待斃,一天混吃等死呢?這也可以,也是一種人生意義。所以,人生沒有意義,怎麼活都不算錯,有各種活法,所以不要仰視你認為那些你羨慕的大腕,也不要看不起那些你認為活的沒有意義的矮窮挫。
5、不過最後,我還是要給出結論(當然可以討論)——人生的意義就是追求人生意義,這個意義誰也無法定義,她就是一個運動的過程,在不知道去往何方何地的人生旅途中,做你能做的,永遠沒有結果,就是這樣;如果非要說一個結果的話,就是肉體消失,但就是肉體消失,你的靈魂(包括很多名人遺留的指導後人的思想、知識)也沒有消失;但即便是你不相信靈魂存在,那麼按照動物本能,你的基因(孩子)也會存留於世;如果還非要說有人單身一輩子,你這么較真,我也無語了。
最後,能理解嗎?結局是不是和《星際穿越》很像。


知與行:

『』無善無惡心之體,有善有惡意之動,知善知惡是良知,為善去惡是格物『』,人生的意義在於追求心中的光明,追求心靈的自由。
人的心靈總會受到黑暗的侵襲,受到惡的念頭的引誘(尤其是作惡成本很低又不會受到相應懲罰時),心中的光明與黑暗會不停的爭斗,你所要做的就是給光明添一把力,讓你心中的光明佔上風(這可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有可能伴隨你的一生)。
那麼具體怎麼做呢,那就是『』知行合一『』!心中的良知是你做事的唯一標准,符合良知的就去做,不符合的就不去做,這就是所謂『』格物『』,需要你反覆的錘煉自己(事上練)。我也把以上過程總結為「內修外練」。
當你做到了「從心所欲而不逾矩」,恭喜你,你找到了人生的意義。


陳柯宇:

這個問題啊,我十三歲的時候坐在我家窗檯思考過,七樓,一鬆手我就會掉下去。那時我剛被我爸罵過,他不給我看電影讓我回屋學習去,我就回到卧室,反鎖上門,爬到窗檯上,坐在那,手扒在窗框上,好像只有這樣才能讓我冷靜下來。就在那時,我想到了這個終極的哲學問題。當時的我就想,我現在一鬆手掉下去和幾十年後自然老死會有什麼不同呢?我發現對這個世界來說幾乎沒有差別,我多活這幾十年對這個世界起不了任何影響。真的是地球離了誰都會照樣轉,明天這個世界該怎樣還是會怎樣,個體而且還是像我這樣卑微的個體是產生不了什麼影響的。我死了頂多認識我的幾百個人知道,少數親人在意。何況就算起到了影響又能怎麼樣呢?就算我做出了成就被人銘記或者影響了世界又如何?且不說我死了這些對我都沒有意義,死後整個世界怎麼樣與我何干。就算國家主席死了世界首富死了也影響不了多少,明天太陽照樣升起,你也終有一天會被遺忘。再想想整個宇宙,整個地球毀滅了都不會產生任何影響,說不定哪天人類就像恐龍一樣滅絕了或者被外星人入侵了,你做出再高的成就又有什麼意義,和宇宙相比整個人類是多麼渺小啊!整個地球與人類的存在與否都沒有意義更何況我了。這樣想阻止很多人自殺的一個原因:不想讓親人傷心 也不用憂慮了,因為他們的存在也沒有意義啊。而且我那個時候在叛逆期和父母關系不和想法更極端,當時並不在意他們感受並且認為他們也沒有多麼愛我,我死了他們很快會再生一個,我不過是他們滿足虛榮心的工具等等。所以這個問題並沒有困擾我然後我就大徹大悟啦!
然後我就想我那為什麼我不跳下去呢,先不說我有沒有這個勇氣去放棄一切,當時我想的也很簡單:活著我還能看快樂大本營,還能玩地下城與勇士。真的,可以說在那個時候就是網路遊戲救了我,死了玩不了遊戲怎麼辦?所以我不能死啊,就算活著我承受各種苦難,但還有遊戲可以玩啊!還有希望在。。。所以說,我得出的結論就是人生的意義就在於體驗與享受,你多活這幾十年多出來的就是幾十年時光的經歷罷了,你體驗的酸甜苦辣,開心,幸福,痛苦,憤怒,興奮腎上腺素飆升,多巴胺的分泌,性高潮的快感,這些都是人生的意義所在啊。

寫到最後突然發現照這樣下去豈不就成了:活著就是人生的意義了?。。。之前沒想到這么多的,不過這樣好像也可以。。。
我沒說我說的都是對的,畢竟這些都是我初二的時候想的,你怎麼能要求過多呢。我當時還鄭重其事的把想到的這些專門記在一個本子上,幼稚的幻想著以後可以翻閱補充然後將來還能出書呢:看,我從小思想就那麼深刻。 哈哈。
等暑假回家可以翻出來拍幾張照片貼過來以證真實性。


暫且無名想起再補:

思考生命的意義,是每個人自我覺醒的過程,本身思考這件事的這個活動,就是一個很有意義的開始,它應該是引導我們去認知理解真正的生命的一個開端。沒學佛以前,我也經常會去想這個問題,每個人都會死去,每個人所擁有的東西死後都帶不走,哪怕是一把黃土。那人生的意義在哪?難道就是這樣渾渾噩噩的過一輩子,讓金錢,名譽牽著走么?碰到佛教後,很多東西開始似乎有的解答,從世俗諦而已,佛教倡導從奉獻中尋找生命的意義,把自己的金錢,時間,能力,智慧奉獻出去,給需要幫助的人,在助人的過程中感受到生命的意義,這點很適合現在的大部分人,因為我們從小到大的教育,就是「取」的灌輸,要有錢,要有名,要有利,但取得越多,失落的越多,空虛越多,慾望也越多,反而失去了很多,佛教就是用「舍」來對治這個問題,所以很多寺廟都有很多慈善活動,也有很多義工,他們往往都要奉獻很多,但是你去問他們,他們會覺得生命充滿了意義,因為可以幫助到很多人。

當然,如果要從真正的佛教智慧來說,其實生命的每一個動點都有它的意義,這個意義的最終目標,是讓我們自己覺悟,覺悟生命的無常,無我,以及究極意義的空性。這是一個很漫長的過程,但每一步都有意義。就像我現在打下的這一段文字,你要說它的意義,一方面,是給了題主你一個思路,一個角度。但最重要的目的,是給我自己看,是讓自己去重溫,去思考,去反思。這生命道路上的所有風景不斷的相續變化,最後回歸的還是我們自己的心性上,其實很多非常深奧的東西,我也體悟不是很多,但如果題主有興趣,可以自己去了解。其實就一句話:生命的意義,究極處,即是覺悟,提早覺悟。合十。


芒日木:

上著一般的高中,拼著全力考進一般的大學,遇見一般的人,有著一般的朋友,那些光輝的或者可怕的不平凡的事情一件都沒有發生在我的身邊。因為生活的無趣、沒有滋味,所以才想來問問 人生的意義的吧?

我的大學,從大一到大四,一直都在問自己人生的意義是什麼 ?我真正喜歡的是什麼?

看了無數的答案,聽了無數的演講,還有無數的勵志動漫、電影。手機里塞滿了那些熱血的截圖。

我真想有那麼一刻,醍醐灌頂,找到屬於我的人生的意義,然後從此以後,積極地努力地快樂的活下去。

可是沒有,現在我都不記得了,在生活中,我都不記得了,那些熱血的話,甜甜圈的理論,以及曾經為之哭過的電影。那些話都很有道理,政治正確,讓人動容。就像聯考前班導在講台上的動員,當時情緒高漲,決定好好拼搏,過了兩天繼續惡循環。

我開始意識到,找到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找到人生意義 不過是逃避現在的生活。考試的重壓,學校不夠好,專業知識不紮實,競爭力低,比不過別人,畢業時刻兩難選擇,這些才是困擾我的問題。

那些擺在面前的難題讓我不想也不敢去面對。我害怕推翻,因為很多人都說這個專業前景很好,再去讀個碩士吧,月薪能上萬,可是我根本做不到啊。我也做不到以很高的成績考進公務員、考進穩定的單位。

做不到就不要做了吧 ,嘗試了一次不對在嘗試一次還是不對,就換個方向吧。

人和人歸根到底是不同的,我們從一開始的心思各異就註定了人生軌跡的不同,而我們所說的話也是憑借個人所看的書、所經歷的事情來表達的。他人眼中的人生意義告訴了你,你一定會忘記,除非你也是這樣的想法。

與其說人生意義,倒不如說現在的意義。

猶豫不決、拖延症以及壓抑的心情,大概都是還沒有找到現在生活的意義吧。

以前我總覺得要跟身邊的人比較,按著主流的評判標准評判自己,在正確的時間做所謂正確的事情,可是現在,我找到了。那件能體現生活意義的事情,雖然才開始一點點,可是我已經感受到了明顯的不同,我可以全身心投入,沒有心思去考慮別的可能性,因為我知道這是最好的,我不再猶豫,也不再拖延,有時候偷懶也不會苛責自己,大概就是能和自己愉快相處的模式吧。

我找了很久這種狀態,它可能不經挑戰,所以我必須快一點成功,讓它成功,給自己堅持下來的信心。成功就是給自己信心的最好方式。

當我們開始不給自己的人生設定限制,不給自己設置明確的目標,或許能得到一些不一樣的答案,而最重要的不過就是去嘗試。

嘗試尋找一個新的對你來說有吸引力的人或者產品或者任何一樣【有價值】的事情。

如果你時常會忘記你想要記住的話 ,不如截屏做壁紙吧~

以一個我很喜歡的截圖做結尾吧:

只要是有意義的事 再晚去做也有意義的

–再『早』去做都是有意義的

–不過如果是我說 該說再『早』…..

做你想做的人

這件事 沒有時間的限制 只要願意 什麼時候都可以開始

你能從現在開始改變 也可以一成不變

這件事 沒有規矩而言

你能活出最精彩的自己 也可能搞得一團糟

我希望 你能活出最精彩的自己

我希望 你能見識到另你驚奇的事物

我希望 你能遇見一些想法不同的人

我希望 你為你自己人生感到驕傲

如果你發現自己還沒有做到 我希望 你有勇氣

重頭再來 –」重頭再來「


施揚:

我反對這個問題下大多數的答案

顯然,問題要符合答案。但問題要有意義,而且我們要和提問者的意圖相符。比如他問N的意義是什麼,有人說是個集合,有人說是個字母,還有人說1除以1等於1。這種莫名其妙的問題,算是貽笑大方了。
那麼,問題的關鍵其實在於弄清楚什麼是人生,而什麼是意義。這兩個詞都是無實體的,抽象的詞。畢竟,我們有時候不把別人當作人,也有人認為世界沒有意義。
但是這毫無意義,關鍵在於,「人」,至少「你」,在你看來是唯一確定,變化緩慢連續的個體,但我相信,你不可能定義你自己的人生。而大多其他答案是引導你什麼做,一些答案試圖去定義你。(比如說告訴你你要愛國之類的)
這種不可能來源於人生的漫長與變化,慈祥的老人、殺人犯、偉大的政治家、獨裁者、父親、兒子、丈夫和希特勒。這些不同的人在一定時間上以人際關系來定義你,但是,希特勒那麼多年的人生,絕不會有一個統一的意義。
在這種觀點下,你能做什麼?無非把握當下而已,而不是試圖去尋找一個長遠的意義,因為它不可能存在。人生沒有什麼統一的意義,尋找幸福以空泛而統一,你要賦予你的人生意義。


劉嘿呦:

剛進入Aorqu,還來不及寫些東西。以下內容是我的一篇讀書筆記,也許適合作為這個問題的一個回答。當作增加本人的話題經驗。

  • 關於人生的意義概言

對大多數人而言,老後的收穫,總有那麼一大堆人生經驗。對大多數人而言,一大堆人生經驗其實就是一大堆垃圾。這令人恐怖,卻是現實。

人生是一個長旅。活到一定的年頭,免不了要想人生問題。是先弄清楚再活,還是活過就知道答案了?對大多數人而言,恐怕到了瓜熟蒂落的時候,結果終於揭曉了:人生旅程結束,一生卻是渾渾噩噩度過,即使有所感悟,得到了結論,已無法重頭再來。

我們可以在想像中度過無數的生活,但只有當前的一生是留給我們的,我們只能存在於當前的世界,並在其中度過一生。我們所期盼的理想境地與生活,並不存在於其他世界,只在這個世界之中,我們並無其他去處。

生活的問題,最根本的是如何度過一生的問題;人生的意義問題,只在於你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實質在於人的選擇。人以他的選擇構成了他的人生,他的人性。

追問人生的意義,實質在於人是否認同了他所成為的那個人,是否認同他所度過的生活。如果所希望人生,以及支撐其後的原則和理念能夠達到,那麼,世間萬象、塵世追求與俗務成敗,都可接受,也易於看透。偉人和凡人都是一種選擇,關鍵在於你是否滿意你的選擇,是否滿意你做到與否。

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從他的內容來認定。他的內容決定了他的定義。不管是他自身的評判,還是外部世界(他人)的評判。有人苦苦思索,冥想入寂,覺得外部世界沒有內容,做人無悲無喜,有人豪情萬丈,在世上殫精竭慮,不停翻滾折騰,生活的內容不一樣,可以產生比較,但其意義並沒有比較的必要。意義呈現給自己,價值呈現給他人。精彩與不精彩的一生,因為選擇上的不同,構成了意義在表達上的不同。注重人生的意義,不如注重人生的表達。我們更應該關注的是我們的行為,它決定我們是什麼。

人生的意義在生活的內容背後,我們無法選擇生活的背景,但可以在生活中選擇自己的行為。我們先不必追問人生的意義是什麼,我們只要知道它在哪裡,蓋棺定論時再總結也不遲。

當然,以上的文字太過於簡略了些,適合只需要答案的人——也許對他們這些話還是太多,只需要一個判定、一句斷語。實際上,真正的追問者,對於意義的思考,還需要更多的分析。

  • 對意義的追問,構成人生內容的一部分

在「為賦新詞強說愁」的年紀,我曾經在筆記上抄錄諸如這樣的句子:「人啊,認識你自己——阿波羅神廟的神諭」,「人是什麼——永恆的斯芬克斯之謎」;也用高更的畫名發同樣的愁:「我們從哪裡來?我們是誰?我們到哪裡去?」

面臨這些問題的,不僅是活著的我們,也是曾在地球上生活過的1000多億人中很多人面臨過的問題。這就是諸如:「生命有意義嗎?」、「生活有意義嗎?」、「生活的意義是什麼?」、「人生值得過嗎?」等等問題,可以統一稱為「人生的意義」問題。

心理學家發現,追問人生的意義,大多是一個人在情緒低落或命運命運多舛時產生。很多哲人看來,這至少是因為對自己生活產生了迷惘、不滿或不認同。

弗洛伊德曾說:「當一個人追問生命的意義和價值時,他就得病了」。似乎如此:一個健康的人,不會為了人生的意義而憂心忡忡。尼采說:「人是有病的動物」,不管他的真實意思如何,這句話倒符合事實:大多數的人的生存狀況是嚴酷的,可以稱為一種病態。追問意義,是這種病症的反映。

另外,從生存困境走出來的人,比起尚在為生存而拼搏的人們,更容易陷入這種追問意義的困境。《我們的迷惘》作者說:「追問產生於對意義匱乏的察覺,根源在於活力的喪失。」這似乎說:不追問反而是好事。在生活中,保持活潑的姿態可以說是一種優選方案。不是嗎?當你看到一個人遇事寬宏大量,做事積極認真,每天開開心心,你是否也會心懷贊許呢?

日常生活中,我們不去思考這類問題,生活似乎充滿意義:我們每天要上班,做家務,應對鄰里親戚的雜事,飯局應酬,父母子女…一大堆的事務要忙碌。只要心情愉悅,生活好像不存在任何問題。然而,一旦我們遇到生活或事業、情感的困境,進行一下抽象思考,就會發覺:這些日常的目標和期待,並不能承擔起生活的意義。

類似人生意義這樣的問題如果不追問,我們會覺得活的渾渾噩噩,但要追問,又難以得到答案、或者得不到想聽的答案。中國傳統文化對人生意義類問題作專門思考的比較少,它更偏向於直接提出如何生活的方案。中國人解決人生意義問題的智慧,也許走在了正確的方向:我們只要關注如何做好就可以了。實際上,它可能少了一個環節——人本來就需要對生活意義做一個審視。這個審視不同於「我日三省吾身」(它著眼點在「做」,而非對抽象意義的追尋)。

蘇格拉底說:「未經審視的生活是不值得過的。」 從這點來看,追問意義可以看成我們審視生活的日常行為,不值得奇怪。我們追尋「意義」,首先是這樣的行為對我們有意義;追問人生意義的行為,也參與構成了人生的內容。如果追問意義是人類通有的病態,那麼我們不如把它視為常態。

在英語中,單詞「LIFE」兼有「人生」、「生活」、「生命」的含義,這幾個含義是混雜在一起,又是統一在一起的。如果我們說「他放棄了生命」,可以認為這句話包含了這樣的內容:他放棄了生活、他放棄了人生。對於人的LIFE,以及它的意義,還有人的肉體、感覺、情感、情緒、思想靈魂,包括人的意義追問等等,就如它從自然中產生,實際上是包括在人的存在這個統一體之中。

  • 對生命的意義,或許應該保持沉默

個體生命的問題在於,他不是由自身的創建的;同時,他的產生,伴隨了被限定的定義,有它的界限、屬性。比如人這樣的個體生命——人的肉體消亡意味生命的終結、人憑借感官感受世界、肉體機能故障會造成感官障礙、感官的感受相應會引發情緒情感體驗的變化、人註定要死亡、人無法逃脫的各種生物性,以及越來越多被揭示出來的由基因控制的本能,等等。

人作為生物意義上的個體,追問於生命的意義,這樣難免會面對造就宇宙萬物的「造化」,或者是在有神論者眼裡的「神」、「上帝」。人無法知道這一切的由來,比如:宇宙是如何來的,將來會如何,這個造物有何目的,這些我們都不能確切知道。世界各地的很多文化,也反映了人與「造化」的關系,很多哲學都試圖從根源解釋,但顯然,這得不到確切的結論。

也許我們可以猜測:個體生命的意義,在於種群的延續;人類這個特殊有智能的生物,它的意義是為了讓宇宙收穫智能,符合宇宙從混沌到有序,從迷濛到開化的進化環節上的需要。
宇宙運行著10^80粒子,個體的人渺如塵埃,無法探知宇宙的目的,所以米蘭.昆德拉說「人一思考,上帝就發笑」。是否可以換一下角度:如果一個螞蟻在追問它生命的意義,我們處在類似上帝的位置,是否也會發笑?

維特根斯坦說:「生命的意義,亦即世界的意義,我們都可以稱之為上帝。」這句話或許沒有回答問題,但至少他承認還無力說明問題。《我們的迷惘》作者說:「我們就是在生命之中;我們直接體驗生命;這就是能夠向我們提供有關生命之目的的知識。但如果這些目的必須基於支撐整個宇宙的更大目的,那麼我們對這個目的之意義,不管說什麼,問什麼,實際上都是沒有意義的」。

生命的意義並非在人的掌握之中,我們對這個問題不必多談。就如維特根斯坦所說:「凡能夠說的,都能夠說清;凡不能說的,就應該保持沉默。」

或者,按照老子的說法,「天地有大德曰生」,是否可以把人的生命意義看作報恩呢?現在大家都在說「要用感恩的心生活」,是否也與此契合了?

  • 他人的存在使得人生意義產生

我們看到野獸的生存,它絕大部分行為是食物而奔波,為繁衍而交配。早期人類也有這樣的時間段,所有的行為只是為了生存和種群繁衍。這個時候一個人對於意義的念頭也許還沒有萌芽,但不能說這個問題不存在。個體生命的意義不需要思考來得到,他的行為已經告訴我們,就在於生存和種群繁衍。這個問題實際與人無關,和人有關的只是人生意義問題。

如果人像野獸般孤獨生存,他關於意義的追尋也將毫無意義——既沒有他人知道,也可以看作沒有發生過。

追尋生活的意義,其實是人類文明的產物。人之所以成為人,是他具有了社會屬性,簡單地說,是他人使我們的生活產生了意義問題,也是他人使我們的存在感受到追問意義的壓抑,這也許是薩特「他人即地獄」的另一種解讀。

我們能看到他人的精彩活法,也為自己的欲求不滿所困擾;我們可以看到許多人失敗的生活讀本,也會思索很多名人的成功案例。我們考量他人,也考量自己。

人是生活在人群之中的。我們生活的問題很多是有關他人的,比如我們該持有何種品質、道德、善行,該如何與人交往,等等。大家流行說「人生是一場修行」,所謂「塵世修行」的內容,看似要求自己如何做,其實都與他人有關。

(這段講的太簡短了,展開講,一下子講不完。)

  • 意義就躲在內容背後

生活的意義是針對個人的,答案對每個人都不一樣。先不討論如何生活,我們可以首先找到生活的意義在哪裡。

有則報道說鐵凝當上中國作協主席後在某大學演講,學生提問人生有意義嗎?她回答「毫無意義」。其實,不僅鐵凝,包括很多著名的作家、哲學家,都曾給出這樣的答案。不過,我認為他們至少是不負責任的:對自己不能明確的問題,承認不知道可能更恰當。我想,當鐵凝得到「人生無意義」的結論時,是否會思考下一個問題——莎士比亞在《哈姆萊特》中,用王子哈姆萊特的獨白講出:「生或者死,這是一個問題」。當然,不是說一個人認為人生無意義,就一定要去死,只能說,關於意義的思考,其實和人的情緒情感體驗相關——也許鐵凝當天心情不好。

持「人生無意義」觀點的人很多,我不相信這一定是在理性分析思考後的答案。即使答案來自思考,也不能代替別人做出結論,他只能說「我的人生無意義」。而且,我相信他的答案過幾天還會變——也許哪天情緒大好,興奮地喊:「啊,我的人生真是太有意義了!」

這里引用《我們的迷惘》作者的話:「一個人一旦使自己相信沒有什麼是要緊的時候,他就喪失了通常能夠將他自己引向美好生活的本能,也喪失將他和其他造物聯系起來的別的本能」相信人生無意義,既從邏輯上不正確,也對我們的生活不利。

我們可以暫且不追究人生的意義是什麼。人生是否有意義,如果我們不能肯定,至少可以認為它存在某個我們還沒有發現的地方。

那麼,人生意義在哪裡?問題其實很簡單,簡單地做一個類比,如一本書,它存在的意義,可以類比為生命的意義價值,書的內容是生活,書中內容所體現的文化思想,它被評判的價值、意義,可比做生活的意義。

意義就躲在內容背後。

  • 意義需要創造

生命的意義和生活的意義都在於價值的創造。

生命的意義是人作為生物個體,面對造物,它的意義由造物主導的價值評判,或者由個人與造物綜合評判。說過了,這個,我們就應當保持沉默。

生活的意義是人作為社會個體,面對人群和社會,它的意義由社會和人群主導的價值評判,或者來自個人與群體綜合評判。這也是說,對於意義,不同的時期,不同的社會,不同的文明,不同的人群,它都有不同和變化。

意義有兩層意思:一是認識上的;另一層是價值上的。在價值上,生活的意義可以換成這樣的提問「生活值得過嗎?」

首先,並不存在生活值不值得過的問題,因為在問題之前,生活尚未定義。我們必須過了再評判。

奧地利心理學家維克多.弗洛姆認為「生活的意義在於選擇」。薩特也用這句話來表達自己的觀點。人不能自由選擇自己的欲想,因為人有自身的局限,比如他會衰老,他不能肉體飛升,等等;也因為他被所處的社會環境和生存環境所局限,比如社會不公正個人難以主宰,作為人只能生活在地球上,等等。關於人的自由選擇的問題,有很多書籍的探討,這里不多說,不過它也事關人生意義。

人還是可以有多種可能的選擇,如果不偏執,這些選擇也夠用,它隨著社會的變化而變化,相對有限的人生,我們可以認為它是豐富多姿的。

不管何種選擇,當人選擇時,都是第一次。在有限的生命中,做出有限的選擇,本來就是人的局限,是與生俱來的。人生活的意義和價值只能基於此。尼采主張愛命運,也許,這就是一個必須的選擇。

人通過選擇,獲得生命的獨特價值。選擇產生的可能性與價值,組建了人的存在,創造了他超越虛無的意義。選擇與踐行,就是對意義的創造。

我們必然在有限的時間中過完一生,該如何過,怎麼過,都是與意義相關的問題。如果意義在哪裡已經明確了的話,那麼剩下的事,應該要看他如何用他生活的事實,來揭示他了解的意義

意義如何實現,往往基於一個人對諸如:死亡、幸福、美感、快樂等等諸多觀念的理解。就這點上來說,尋找到意義,是需要思維能力的。而創造不同的人生,也體現了人的各種素養和能力的不同。不管是誰,完成人生的過程,都是一場塵世修行的過程,不同的修持得到不同的結果。

什麼是值得過的生活,什麼是不值得過的生活?文學樣本和生活樣本中,都有這樣的故事:一個人在人生中途對自己的生活失望,或者對所了解的他人的生活失望。事實上,很多人因此放棄了生活。能以此判定生活沒有意義或價值嗎?實際上,一個人自行結束生活——自殺,原因不是生活沒有意義或價值,而是意義或價值的匱乏,或是這個人缺乏或者喪失了創造意義或價值的熱情、力量和勇氣。

正因為意義,人可以面對死亡和超越死亡。我們的生命有意義,很大方面體現在對困境和死亡的抗爭上。人到了一定的年齡,應熟知死亡這一事實,也應把死亡作為生命的安排坦然接受;對待生活的困境,也需要熟知生活的重要事實——把創造的生活價值和意義當作必須。在自然的死亡到來前,生活還沒有結束,恰當的觀點是:生活還可以繼續,我們更應該具備創造的熱情、勇氣和力量。

(本次發貼補充:生活在於創造,其實,對我們而言更重要的是,需要創造生活的熱情、勇氣和力量。熱情、勇氣和力量,它們既有可能不足,也有可能喪失殆盡。而生活的強者,他不是因為具備多少熱情、勇氣和力量,而是他在生活的磨練中,具備了創造和保持它們的能力——要好好生活,難道不需要能力嗎?最重要的能力就是這個。)

  • 什麼樣的生活是有價值的

文學作品和凡俗人世,提供了豐富多樣的生活樣本,有的多姿多彩、有的可歌可泣、有的可嘆可悲,其中更多的是晦暗凄慘。這些樣本無不反映出:獲得美好的人生固然不易,但要把它毀掉卻很簡單。

人類社會的發展反映了人們對美好生活的追求,我們對美好生活的願想,也反映了我們對生活價值的判斷。

對大多數人來說,物資條件充裕、沒有精神負擔、感官與情感需要得到滿足,這樣就是完滿的生活。現代心理學發展後,認為人生的完滿更在於這些方面:創造力本身的培養,審美的沉浸,精神與人文理想的追求,個人能量的充分發揮,才能的充分實現,追求真理,各種方式的愛的體驗。這樣更有利於獲得有意義的人生。

普通人一般難以了解這些過於概念化的東西。簡單點說,對多數人來說,他們的人間天堂、他們的全部嚮往,就是這樣的:不為生計發愁、最好年少多金、有一副好身體。這樣他會過的有滋有味。現實中對大多數人來說,這種美好的生活,似乎退休後才有可能。多數人為生計奔忙,即使稍微好過點的退休生活,並非所有人都能享受到。

人是有局限的,不僅局限於他所處的社會,生存的環境,也受他自身局限:或許他能力不高、缺乏思考、素養匱乏。一個人自身不理想,也更難以達到他的理想生活狀況。

不同的個人,盡管生活的內容不同,但都有得到幸福的可能。欲求的界限,本來由人自己掌控。不管是誰,只要他的欲求不超出被先天定義的界限,他應該都能得到幸福。中國文化長久以來有這樣的教誨:清心寡慾,平和順命,這樣會有好的人生。國外也多有這樣的思想者,如托爾斯泰認為:不管生命最終呈現哪種姿態,忍受生活的態度是人生的基礎。我們總覺得自己日子難過,看待別人時,如果他過的是可以忍受的生活,我們可以認為他基本上是幸福了。

當然,也有部分人,他們擁有常人所認為美好的一切,仍然在不停追問意義。那是因為這世界就是這樣——歡樂易逝,盛宴難再,滿足之情往往蛻變為對生命的厭倦和耐心的消磨。人生雖短,這時太長,永恆的幸福渺不可尋。

人先天就被授予感受幸福的能力,而幸福感,只要人活著,就會伴隨其間。可以說,幸福可以使生活值得過,但並不創造更多的價值和意義。意義和幸福並不同一。凡人生活的價值或意義,實際上很難找到和實現。

到底是什麼東西使生命變得有意味,或者使生命成為值得?這里存在價值評判的問題。比如,我們普遍認為,從人生的意義來看,英雄的人生優於常人。前面說過,獨立個體的人生基於他所處的人類社會,因此,也許答案在於,有意義的人生需要創造更大的社會價值。

一個人將創造更大的社會價值作為生活目標,將生命放在某個目標上作為終極追求,可以說他是個有理想追求的人。理想本身指的是對社會和他人有益的目標,或者也可以是對自己有利但對他人無害的目標。即使是普通人,也可以擁有理想,也可以踐行理想,讓人生更有意味,而不僅僅是成為幸福的人。理想會引導一個人,會激發我們的生命之愛,獲得英勇、真理、美、創造、公正、誠實等等一生要素。真正的理想,和榮譽、名望、家聲、功效、財富、舒適、愉悅、地位、顯赫的成就,並不直接掛鉤,但它也許會帶來一切。理想主義的光輝下,意義的實現還有可能。

國外曾經泛起非理性思潮,一些文學作品中,人生失敗或被毀掉的例子比比皆是。我們承認非理性的狀態是人類生存的真實情況,但不是全部。人們曾經把它當成了全部,摒棄理想和意義,當然,這樣人生會離意義越來越遠。追問人生意義的人,大多是文學愛好者,而這類文學作品,對意義的追問格外強烈。讀了這樣的文學作品,有些人用它來加速毀滅,有些人卻用它來警醒。這不由讓人覺得,人生的走向取決於個人的掌控能力。

  • 結語

其實,要把人生意義問題說清楚,涉及到的問題和知識是方方面面的。每本哲學人文類書籍都或多或少地涉及到這一問題。世界上的問題與知識是立體網路狀糾葛在一起的,想在一本薄薄的書中講清楚也不簡單。當然,如果只需要答案,這本書可以很薄,甚至一頁紙幾句話就足夠;如果需要把各種觀念細分和理清,再厚也不一定能說完。

《我們的迷惘》這本書是我看到的相似作品中可能最好的一本,有詳盡的分析,也有明確的觀念,更重要的是,它讓我也寫了這么多,也可以作為我個人多年思考的總結吧,算作「為了忘卻的思考」,以後大概不會單純地分析這個問題了。

作者有句話:「人生意義問題,已經為許多偉大的思想家們所摒棄和忽略」,作者可能是說,人生的意義問題和渺小的人一樣,是所有問題中簡單的一道,大家早已說出了答案,而智者,早已不再為此煩憂了。


Jent子騰君:

讓豎鋸大叔帶你play個game你就不會整天想點這沒用的了


熊Sir:

一般提出這類問題的朋友可能已經陷入了思維的死角,因為人是懸掛在自己編織的意義之網上的,意義之網需要自己編織,題主明顯無法編織自己的意義之網。

那有沒有什麼能啟發自己從而創造出自己的意義之網呢?

我們看一個佛教的經典寓言:

《旅人》
秋日黃昏,旅人蹣跚趕路。突見野道白骨散亂。 疑惑之際聞虎哮,頃刻一虎撲來。旅人奪路而逃。倉惶迷失方向,竟至絕壁。
幸壁邊生有一松,樹枝垂一藤蔓伸至崖下。旅人攀援而下,吊於崖間,暗喜死裡逃生。
頃看腳下,波濤洶涌,三毒龍張嘴而待其墜。旅人驚駭,身戰栗。
更有甚者,有黑白二鼠啃噬藤蔓根處。旅人竭力撼藤驅鼠,二鼠不以為然,繼啃噬之。
時,枝上蜂巢之蜜淅瀝,旅人舔之,竟忘己身之險境。
人生境況,不亦如此乎?
—-《佛說譬喻經》

老虎就是佛教中所說的「業力」,業力逼迫之下,旅人只能懸掛於象徵人生的藤蔓上,而黑白二鼠即是白天黑夜,時間的流逝在不斷啃食人生的藤蔓,時間一到藤蔓斷裂,旅人就會墮入深潭被惡龍所噬,進入下一次的輪回。

而蜂巢之蜜,就是旅人在對抗黑白二鼠——也就是時間產生的獎勵,這獎勵的甜美使他「竟忘己身之險境」。

我想,這蜂巢之蜜就是人生的意義。

找到讓自己快樂的事業(蜂巢),並努力的去對抗時間(撼藤驅鼠),就會獲得人生的意義(蜂蜜),也就編織了自己人生的意義之網。

理解了這個,你就能理解:

喬布斯癌症病入膏肓還要繼續研發iPhone5;

楊靖宇彈盡援絕之後仍和日寇周旋5天5夜壯烈犧牲;

王進喜跳進零度的水泥中用身體當攪拌機;

曹雪芹「舉家食粥」仍然寫出煌煌巨著紅樓夢。。。

如果題主和其他朋友還暫時找不到能讓自己快樂的事業,就先努力多賺錢,正當地多賺錢,讓自己的父母、妻子、孩子過更好的生活,在朋友有難的時候有能力去幫助自己的朋友。在這過程中,說不定你就找到了能讓自己快樂的事業呢?


楊思基:

早先我寫有《世界即知識》文章一篇,希望對此問題有個大概的說明:

摘要:
基於知、知與識、知識,人、事物、世界等等一切指稱言說的存在才得以呈現,得以判斷,得以確認,得以發生、演化和發展。
世界就是知識中的樣子,也僅僅在知識中才有樣子。
任何說法、理論、學科在任何發育階段也都是知識的演化過程。
簡而言之:世界就是知識;以知為本,以知為界,一切乃知。

《世界即知識》
楊思基

無論是哲學、宗教還是科學,一直都局限於如下這個範疇里:關於這個世界、宇宙或存在等等,我們知道了一些情況,但感覺還是遠遠的不夠充分。
這個情形當然會有所改觀,但也只是我們知道的情況或許會越來越多,乃至有可能趨近於全知罷了。
關於世界,包括關於我們人類這種知道者、知識者自身情況的感知、認知、知識就是世界存在的唯一可能驗證和想像的樣貌。
換句話說:世界、存在、一切等等都是在知識形態中呈現的——世界即知識。
知道的所有情況都可以稱之為知識——當然這是所謂最廣泛意義上的知識,實際上也就是知、知道、知與識的各種情景或狀況:
所有看到的、聽到的、摸到的、想到的等等;所有感應、感知、感覺、覺察、意識、思考、想像、懷疑、回憶、體驗到的等等;不管是親歷親為的實踐活動,還是各種通路的傳授與聽聞,亦或是獲悉的靈感、夢境、神通或天啟;都是知道了、曉得了的意思,都是知與識的某種狀態,都可統稱為知識。
當然,以上情景也都可以稱之為意思、信號、資訊的交流或對話,因而也都可以籠而稱之為資訊或語言(包括自然語言)過程。
因感而應、以知而動的諸如吸引、排斥、化合、分解、影響、作用等等皆是知識的諸多運作、作為或運動。蘋果感知引力而落地,石頭獲悉日曬而發熱,都是其具備的某種識別、分辨、傾向、判斷、立場、意識的知識狀態的表現。
構成事物的諸如形狀、樣貌、顏色、組成、成分、結構、關系、次序、規律等等屬性或性質皆是知識的表現和展示。
人的誕生和石頭的形成都是某種知識的醞釀、組合和創作,人、石頭,包括原子等等都是天然的活生生的『知識分子』。
無論是關於人之我,還是關於石頭的是、有、在的問題都是個知識問題。
我是存在著的嗎?有我這么個人嗎?這個樣子是我嗎?腳下有塊石頭嗎?等等這些問題的提出和解答都是在稱之為感知、覺察、體驗、意識、行為、語言、資訊等等各種知與識的狀態中呈現的、發生的,都在知與識的範疇里,都是知識。
無論什麼東西、不管何種事物,其有沒有、是不是、在不在的問題都是知識問題。
具備、擁有、處於知識狀態中,而後才有人之我、石頭、世界等等的存在與否、怎麼樣、怎麼回事等等問題的提出、探索和解答。
也就是說,某種知識狀態叫做人、或某種知識形態叫做石頭;世界就是各種知識形態的總和,世界即知識界。
如果說『學以成人』,那麼其基礎和肇始應該是『知以是人』,或『知以為人』,『學』乃是知、知與識、知識的延續或同義表達。
有知識繼而有人、是人、為人;有知識繼而才有人的演化。
一無所知,也就意味著一無所有、一無所是,一無所為、一無所學,一無所成。
人、事物、世界是知識的發生,是知識的結果,是知識的演化過程。
先有知、知與識、知識,再有人與事;基於知識,人與事才得以產生、才得以呈現、才得以證實。
知識就是世界萬事萬物的本體、本源、本質。
所謂物質、能量、精神、造物主、道、理念等等皆是知識之上的人這一特定知識形態的意思表達和指稱;是人的知識,或者說是知識中的人這一類知識狀態里產生的知識。
說知識是世界的本體,不僅僅是說知識就是世界的構成和發源,而且也是世界之存在得以論證、驗證、言說、指稱的依據和憑借,即認識論意義上的唯一路徑——世界是知識的;也只有憑藉著知識才有可能去述說世界是任何可能的樣子。
如此,世界、宇宙、存在、人生的意義和價值就是知識;就是表達、感受、體驗、經歷、認識、交流、創作知識;就是各種層次的知識的可持續的豐富化、多樣化、最大化。
所謂哲學,就是所知道的情況的總結,就是知識的某種總結、概況,既是知識的洞察,亦是知識的創作。
知道了什麼情況、掌握了什麼知識,就有了什麼樣的哲學。
哲學皆來自於知識,因此在這個意義上哲學就是一個不可能做錯的學問,任何哲學都是有著某些層次的知識作為依據的。
人類關於世界的任何哲學表述都是基於知識中的人的知識,如果人的知識沒有達到對一切知識的掌握或窮盡所有的創作可能,那麼任何古今中外人的哲學都還只是世界知識的部分、局部或特例。換句話說,我們還遠遠不知道世界的全部,即使全知道了,還是囿於知識之範疇,即以知識為上界。
哲學無法或不能做到不是知識、非產自於知識、超乎於知識,不管是來自於觀察還是來自於思考,亦或是莫名其妙的夢幻或靈感,哪怕是一派熱昏的胡話皆形成於知識,均是建立在看到了、聽到了、想到了一些什麼之上的,正如言說指稱的一切事物的存在都不可能不是一種知識,而是來自於不知或非知。
總之,知識不僅僅是某種知識形態譬如人探索來的,也是人以及萬事萬物得以確立且得以繼續探索的前提。或者說,基本知識不是探索來的,而是用以去探索、去發明、去創造的憑借。
各種層次、各種形態的知識的相互感知、交流、對話,構成、產生、表現了世界,存在即知識。
世界就是一團知識、或資訊、或語言。
世界還會有別的情況嗎,比如不可知域、自在之物、物自體等等所謂不可知的存在?——究竟如何,還是要憑知識說話。


Aorqu用戶:
題主的問題我也曾有過同感,既然人百年後終究要一無所有滅亡,那生活如此艱辛努力的過程難道就是生命的全部意義么?說實話,剛開始每次想到這個,感覺整個人生都沒勁;然而這個問題的答案僅止於此么?其實不止如此!這里就將我近來的新收穫,跟題主分享下,姑且參考:

人生的意義在哪裡,我是這樣看的:

把目光移入人生的過程:我們是父母所生、食陽光水空氣長大,換句話來說我們是天地、父母的債務人;我們與另一個人尋找一片新的天地、成為新的父母,孕育新的生命,來繼承我們的血脈和精神意志,換句話來說我們是新生命1/4(天地佔去總體的1/2,自己再占居父母的1/2)的債權人。我們最終會回歸故土、回到父母身邊,償還我們一身的債務,這也是我理解的、所謂人生過程的主要意義;如果幸運,我們還能在餘生享受到子女的孝敬,這也算我們身為債權人的一點收穫,當然這就屬於人生過程中比較次要的意義了。

把目光移到人百年後:肉體雖然滅亡、但還有兒女延續我們生命的血脈;雖然主觀意識也隨我們的肉體一併消亡、但我們的精神與意志依然可以通過兒女或者書籍等在這個世界得到傳承——從另一種存在意義上講,這何嘗不是一種永生呢!

其實人生的過程就是償還債務、放債收穫的一個過程,可算是小意義;長遠點看,如果能讓自身的血脈在這個世界長存、讓自己的精神意志隨人類萬世傳承,那可算是實現人生的大意義了。就像周總理他老人家的後代可以享受他血脈的餘蔭;就像屈原雖沉江身死、司馬遷已亡故千年,但我們在端午節、在「史記」甚至國中的課本上都還能透過紙張感受到他們那種精神……我常想,人的一生若能像他們那樣,縱然身死,也可算不留遺憾的偉大了


abcdefg:

1我是誰?

「我」是大腦里的一個感覺。

2「我」重要嗎?

幾十億人之一,死了我地球照樣旋轉

3我不重要嗎?

又是父親一輩子幾萬億之一的幸運兒

是祖先拚命生存血統的延續

人有很多,但是「我」是「我」的全部,我死了我的世界也就不復存在。

4人生有意義嗎?

本質上來講沒有意義,但是可以賦予意義。比如建功立業,比如世界和平,比如人類進步,。到說到底要自己信,本身就是賦予的意義不是對每個人都說的通的。

5世界公平嗎?

世界充滿了不公平,

工作一輩子不夠別人一天的利息,

但是趨勢上是越來越公平的。而且結果公平不是公平,開始公平才是公平。

6.為什麼怕死?

活著好累又不想去死,因為對人間還有眷戀,即怕自己的離去不能再保護活著的人,以及造成活著的人傷心。也因為害怕失去思考的能力與主觀能動性。

7.為什麼不怕死?

因為活著不開心,或者覺得死了比活著有價值,

8.怎麼看待當下?

只有現在打字的我是真實的,過去的我死了,未來的我是不確定的。但是當下會變成過去,活人會變成死人,所以沒有什麼是真實的。

9應該怎麼度過人生?

荒廢也是過,努力也是過,各有想法。過得開心就好。但是當下的幸福生活也是過去人的努力造就的,過去也不是完全不真實的,過去的行為會對未來造成影響。一個人無所謂,大家都不努力社會就出問題了。但是如果人類也會毀滅,人類文明達到過多高的高度還重要嗎?


胡小輝1234:

謝邀,這件事情想了許多年,但是也一直不知道答案是什麼,講講心路歷程好了

二三年級的時候覺得人生的意義就是優秀,善良,光輝事跡流傳後世,所以什麼都要努力做到最好,幻想自己捨己救人什麼的特悲壯。

五六年級轉學見了更多的人,發現每個人都有自己優秀的地方,勵志要當一個永遠開心的人,慢慢變成一個愛笑的姑娘。

後來人事漸長,覺得生活艱難,眾生皆苦,想要總是開心實在是不太可能,然而縱然沒有什麼樂趣,總還有一份責任,要回報家人不負養育,等到他們百年之後,自己的人生才算解脫。

再後來覺得生命不是附屬,一生短暫有限又不可重來,應當及時行樂,做一些想做的事情。

再後來覺得,其實一切都是虛空的,宇宙浩淼廣闊,什麼都是微不足道的,這個世界知不盡,道不完,但是人還是社會人,社會資源總是在配置,在優化,理想的牆壘得太高便很容易倒塌,想做什麼不重要,做了什麼才重要,所以認認真真做好眼前事,踏踏實實混口飯吃,有用有趣就行了

後記:思考人生的意義大概總是從覺得人生沒有意義開始的,人生的意義是什麼,我想這個問題之所以難以回答,是因為生命不是我們自己選擇的,我們初來世界是沒有帶著自己主觀目的的。活著是不需要理由的,選擇死亡才是需要的。而我聊了這么多這么多人生的意義,也不過是當下社會對我思想的影響罷了。


余辰:

我認為人生的意義在——用力。
用力去工作,用力去賺錢,
用力去生活,用力去瘋,用力去愛。

一眼就能看穿的人生,不值得去活。未知才充滿期待,無限可能才使人興奮。

別人的期待永無窮盡,而自己的人生不可再來。

人生短暫,一眼萬年。


求索:

首先,我認為生命的本身是沒有意義的,一切的死物對於人來說都是沒有意義的,這里指的生命僅指生命本身,不包括生命所衍生的一切,也不包括人的一生,通俗的講就是生靈所擁有的性命而已,這一點很重要。今天我想要回答的問題是從人的角度來看待意義是什麼。也許很多人會對意義有著各種各樣的看法和理解,但是對於我來說,人類最根本的意義還是體現在智慧和思考上,正因為自然界賦予了人類思考的權利,所以才會和其他生物有著本質的區別,人類的智慧是為了發現問題和認知問題,而思考則是解決問題的關鍵所在,認知問題的過程叫作學,解決問題的過程叫作做,在學和做的過程中我們形成了文明,也擁有了站在食物鏈頂端的資本,可是正因為如此,當環境變的安全和寬松的時候,人類的頭腦開始休息或停止思考,我們變得無所適從起來,一個奇怪的問題開始凸顯,活著的意義究竟是什麼。在這個問題上,所有的回答都可以是正確的,因為,這是一種讓思考繼續活躍的方法,但是,也可以說所有的回答都是錯誤的,因為本質的逐漸被似是而非所取代,當分支越來越多的時候,我們為了認知而思考的本身慢慢退居幕後,直到被人類所遺忘。在現在這個五彩斑斕的世界裡,當我們追逐著生命存在的意義的時候,我們是不是總會有一種空落落的感覺呢?這種現象的發生是合理而又可悲的,因為我們偏離了道路,偏離了一切的開始,也偏離了那條不斷進化不斷沖刺更高智慧成就的道路。人生的意義在於思考,因為是思考告訴人類應該怎樣活著,但思考的本身是中性的,它不具備功利性,也不帶來任何實際性的意義,它僅僅只是人類大腦的活動和一張一縮的起伏而已,它屬於生靈性命的範疇,卻獨獨被人類所擁有,所以人類是這個世界幸運的物種,只是很可惜,我們並沒有好好的利用著一天賦。當我們思考生命存在意義的時候,其實本身就是一件有意義的事情了,只不過,我們忘記了,思考的初衷是為了去認識這世界的一切而已。當我們的祖先迫於生存壓力鼓起勇氣去探索未知的世界時,意義便一直伴隨著我們了,我們思考著解放雙手,思考著智慧的運用,思考著大自然的奧秘,這一切便是意義所在。現如今的我們不再因為生存而去思考,但智慧從古至今都沒有結束的一天,這也表明著對萬物的認識還沒有走到終點,因而,不停的去思考就是我們存在的意義。人類的生命漫長而又短暫,當我們腳踏大地的時候是否有想過其寬廣,仰望星空時又是否有想過其深遠。生命的本身對我們來說是沒有意義的,但是正是因為我們有了生命才形成了文明的智慧,我們為了認知而思考,因為思考而認知,因此,生命也就有了意義。


陳凱:

其實大部分的人都是一樣的境地

每一分每一秒,無數的庸人出生又死去

你偶然在一天發出詰問

漫長的數十年人生究竟為了什麼?

難不成只是留下一段DNA?

然後被世界徹底遺忘?

有人說啊,人的一生有三次死亡

第一次,你被醫生在醫學上判定死亡

第二次,在你的葬禮上你的社會關系與你做了告別

第三次,這個世界上最後一個知道你的人死了

至此,你終於完完全全的消失了

就像千千萬萬的雨滴落在海里一樣

人們只會知道下雨了

卻不會糾結是哪一滴雨水消亡了

這就是我們

回到問題,我可能有一個殘酷的答案給你

嗯,,,確實沒什麼意義

在我看來,可能大部分人的人生都沒什麼意義

但這不妨礙我們存在於世間

我在很久之前就接受這個設定

有些在你看來無法接受的

可能就是這個世界的真相

它們已經是事實了。

不會你想什麼,問什麼而改變

現在這個答案太過難以接受

可是,總有一天你會明白的

包括這個問題下的所有答主

他們也會明白的

人類對於有些問題的釋然

不在於我們找到了答案

而是在於問題消失了

我不敢妄言建議

不過有個法子

你倒是可以試上一試

要不你就先這么瞎幾把過吧

等你不會再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

嗯,那就是屬於你的答案了。

專題導航<< 人生的意義在哪裡?人生的意義在哪裡?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