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第一次實施手術是種怎樣的體驗?

問題描述:其實就是剛上手術台的感覺,無論醫生還是病人都可以。本人醫學生,很希望知道這方面的感受,希望各位大師,前輩,學長學姐,哥哥姐姐,叔叔阿姨都能抽出時間幫忙解答,十分感謝^ω^
, ,
我知道啦:

給患者做完手術,讓師姐給我切了胸口兩顆顏色不均一摩擦部位的色素痣,由於自己實在不能忍受太久不洗澡,1周拆線,(胸背等皮膚緊張部位最高最好兩周拆),然後傷口崩開了,又拆了重縫,10天拆,又崩開,不管了,讓它二期癒合去了。(舍友說是胸太大把線崩開)


唐逸笙:

實習第六周
從內科進骨科第三周
實習地點是昆明四十三醫院
在業內,骨科也是極有名氣的,所以
我所在的病區以四肢關節外傷為主
因為這醫院骨科病區實在很多,實習生根本不夠用
於是我所在的關節組有且只有我一個實習生!!!
在我自嘲手上管著6個老師的同時我最悲慘的實習生涯開始了

首先作為實習醫師(臭不要臉),我是最下級,於是到了我這里就不分組了,組里18張床全部的換葯和送檢查化驗單都要我處理
第一周生活是舒爽的
作為一個帶著6個醫師,包括兩位主治一位副主任,我的任務主要在換葯、消毒鋪巾和台下學習
正常下班以後我還有空去健身我會亂說?!
可是第二周有一位學習有一位休假了
我苦逼的日子就因為兩個人的離去而開始

現在只剩下四位老師和我
意味著一旦分台,我不上是不可能的
但對於最少四台,常規六台,偶爾爆八台的組來說,不分台就意味著死亡
所以當時我的內心是這樣

廢話半天,終於要進入正題了
在迷茫的星期一早上
我跟在隊伍最末端隨主任查房
迷迷糊糊記下需要換葯的病人,一般都是兩位數
散夥以後我就去治療室推車
剛換一半,一個護士跑進來,XX同學,叫你下去了
當時我在尷尬中感到一絲緊張
卧槽,卧槽,要上手術了我好激動么么噠
可是我連患者是誰都不知道
趕緊去辦公室查手術…進工作站看病例
大約5分鐘後知道是肱骨頭粉碎性骨折
趕緊下樓
常規換洗手衣
剛進門…洗手去…
洗手?!卧槽,怎麼洗來的?!
我走到水槽,陷入了回憶
還好我並沒有完全對不起自己的外科老師
常規洗手,嗯,咦,這凝膠怎麼使
一助的師兄見我出去了半天還沒有進去,出來看我的時候,我剛好把凝膠踩在手掌心發呆
於是他只好告訴我常規洗手的方式消一遍
終於洗完…穿手術衣…這個沒有問題,戴手套…終於展現了我的素養
安全上台…
師兄和老師已經幹得不亦樂乎了
準備連電刀引流…咦,我發現沒我的事誒…難道我是器械?!么么噠!!於是我在一邊愉快的玩起了各類器械…小唐,刀拿過來!哦。不是這個,是尖刀。哦。你在那站著幹嘛?!過來扶著這個手。哦。
這時候我才明白,原來我就是之前扶手的師兄
這時,我在師兄的眼中看到了一絲猥瑣

切皮,逐層分離,打開關節囊…
發現肱骨頭基本變成了碎片,老師說要全部找出來復位
我又在師兄臉上看到一絲苦逼…
然而這一切我並沒有意識到
我要牽引這條手臂長達3個小時
在第一個小時里,我默默在心中給老師加油
第二個鍾頭,我以為切斷二頭肌腱意味著勝利完成
第三個鍾頭,呵呵,特么的終於把六片找齊了
….
我的腰我的手我的下半身…
嗯,來來來,利用肩袖把肱骨頭拉回來老師看手術快要好了,比較輕松…隨口一問:這肩袖是什麼組成的?!
卧槽…這么專業的問題我現在也不能用百度回答一定要蒙一個
是三角肌?背闊肌?還是?!
老師看了我一眼
年輕人,不會不要亂蒙
是岡上、岡下、小圓、肩胛下…

我無語凝噎…老師,怪我咯?!

我被迫放出大招!!

老師,我預防的!!!!

你們預防也要從事醫療啊?!那某某主任,以前就是預防的

老師,預防不讓考執醫了

哦…

為了緩和尷尬的氣氛,我馬上反問…
這二頭肌腱怎麼辦啊?!固定在肱骨頭下面這么遠不會影響功能么?!

不會…老師感受到我的誠意

於是當天讓我連上了四台手術…
卧槽卧槽卧槽…

肩肘膝各個關節的解剖外科知識虐了我一圈…

回宿舍的時候,我真的想問我能不能爬回去?!!
為什麼老師還雲淡風輕的哼著小調回辦公室去寫病歷?!

骨科,聚集了一幫非人類…


神智雅虎:

那時才大一寒假,還是高大上的腦外科手術。在指導下刷完手,戴完無菌手套,穿完無菌手術衣,不自覺摸了下口罩,然後就沒有然後了。
站在無菌區外圍觀了將近7個小時。


倉鼠寶寶:

第一次真的上檯子(只拉鉤不算吧)是在普外科實習的事兒,是和副院長同台做甲狀腺,接近尾聲的時候,被要求縫合打結,好緊張的好嗎,好在縫得還不錯,然後開始打結,怕打的結太松,我使勁拉,結果,一小坨脂肪組織直接就奔著副院長眼睛去了,越過眼鏡進他眼睛裡去了…副院長只說了一句話:四項篩查有問題沒?帶我的老師說:看不出來小姑娘勁兒挺大…我只想說:漢子么…


Aorqu用戶:
第一次上手術台是割闌尾,剛開始也沒覺得手術有什麼可害怕的。
最開始我被要求前一天晚上不能吃飯,換好手術服躺著一個移動的床上,準備退往手術室結果剛準備上電梯,護士發現我肚子的汗毛沒有刮,說什麼要「備毛」,結果有一個老頭子沖過來直接在電梯口把我手術服扒開開始刮肚子上的汗毛。。。。當時覺得好丟臉。
躺著進入手術室的時候感覺整個時間都過的好慢,仰望天花板,腦子里浮現出各種電影里的場景,突然舉得自己不想做手術了(然並卵)還是被推進了手術室,過了一會有個女麻醉師來跟我說了一堆話別的都沒留意主要就是聽到了有:」你可能一輩子醒不來,下半身癱瘓什麼的。。。「恐怖話語,然後讓我簽字,這字怎麼簽的下去啊(又是然並卵),再就是讓我弓身,給我脊椎打針,然後就是等醫生前來,按肚子什麼的,問我疼不疼,其實我倒是沒什麼感覺,但是有個護士在邊上說的話又讓我一聲冷汗:”你都把他肚子切開了,他沒喊肯定是不疼啊!”,我真的想叫啊!(然而又是然並卵)
手術進行中感到由人在扯我腸子,弄的我好想吐,從無影燈的邊框反光處我似乎是看到有人在我肚子上擺弄著什麼。。。(我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幻覺,反正就是有意識,但是意識不夠清醒,也不疼)
然後就是醫生跟我說完成了,把回到病房(醫院的走廊,據說當天病人太多,沒床位,給我在走廊臨時搭了個床位),有四個人一起喊1,2,3把我把給平扔到了病床上。。。之後就是覺得頭很疼,一直睡,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才醒。。。。
最後,出院的時候聽我家裡人說,我這手術做了2個小時,那天有一個年輕的醫生跟著進去學習的。。。。。,我在想第一刀肯定是他切的並且問我疼不疼的,因為刀疤真的很長。。。巨丑。


蕭蟲子:

大家分享的都是在醫院的第一台手術,但對於我們醫學生來說,真正意義上的第一台手術不都是磨刀霍霍向狗狗咩→_→
一年前的外科手術學,是我大學5年裡為數不多的留下深刻印象的課程之一。在那裡,我們全班25名同學和5隻狗狗分別完成了人生和狗生中第一台手術的體驗。
在虔誠的學習了刷手,穿手術衣,帶手套,消毒鋪巾,縫合打結等一系列基本知識之後,我們開始準備為狗狗進行幾例最簡單的外科手術——割盲腸和切脾。
第一次用刀切開活體動物的皮膚啊⊙﹏⊙
第一次結扎真實的血管啊⊙▽⊙
第一次在無影燈下穿針引線啊^O^
第一次覺得自己離臨床這么近啊O(∩_∩)O
第一次有辣么帥的老師手把手教你操作啊>3還有各組中間發生的種種趣事,比如我們組有位東北漢子,死活不要上台,寧願一直擔當巡迴護士,到後來甚至跑出教室,不願再接近手術台。
還有隔壁組,遭遇了醫學生實驗噩夢之一—一隻強壯的斗戰聖狗,只聽見不遠處不時傳來諸如:老師!狗動了!老師!狗要醒了!老師!狗在掙扎!這樣無措的呼聲。
還有隔壁組的隔壁組,遭遇了醫學生實驗噩夢之二—一隻孱弱的狗狗麻醉過量死了,老師遺憾的說,那你們抓緊時間把這次的手術做了吧。
在我的身上,則發生了一件轉變我觀念的事情。在進行股動脈置管的操作時,主刀同學不小心剪破了一條股動脈的分支,血瞬間噴了出來,作為一助的我當時大腦一片空白,手卻立即拿了紗布進行按壓止血,然後馬上叫老師過來止血,看著老師鎮定的態度和風一般的操作,忽然覺得特別羨慕,也是那個時候,我發現面對出血,我沒有害怕恐懼,沒有驚慌無措,只有在止血後的喜悅,從那時開始,我萌生了做外科的想法。
——————————————————————
在手術室跟的第一台手術也是在一年前,普外科的一台很常見的手術,乳腺癌切除術,比較特殊的是——患者是男的。
主任主刀,一位女俠一助,我拉鉤。
終於修鍊到了學長學姐口中的拉鉤大法,我十分激動,拉的非常賣力,右手累了用左手,左手累了雙手上。期間各種認真觀察仔細學習啊,勉強認出了幾個好在乳腺癌切除術是個不大的手術,很快就完成了。關切口的時候,主任問:縫合打結學過沒?
我:學過!(我是不是有機會縫人皮了⊙▽⊙)
主任:你來縫幾針
我:好的(好開心啊,不虛此行啊,太幸運了啊)
自認為外科手術學學的不錯,縫合打結也練過很多次,但真正上手的時候,才發現原來我還存在這么多問題
進針,穿穿穿穿穿穿穿穿穿穿穿不出。。。
主任和女俠在旁邊一直講:轉轉轉手腕
縫到第二針,艾瑪,針腳好不整齊,昨天那台橫結腸切除,主任怎麼能把腸管吻合的那麼好,針距那麼均勻
我再縫,哎呀,不敢下手了,會不會進針太深穿到肌肉,萬一帶的組織太少造成死腔怎麼辦
T^T
從此開始發現,任何理論的學習和模擬的練習都只能說是達到粗淺的了解,真正的掌握和精通還是要靠臨床上的不斷實踐,總結。
在此向所有認真帶教的老師,手下管過的病人,課上遇到的實驗動物致敬!是你們的付出,讓學生成長為醫生,謝謝!


Aorqu用戶不看時間了!我要答!
我拓麻第一台手術是肛腸手術!
混合痔伴肛周膿腫!還有肛瘺!
我在那1個小時的時間里就是在舉著擴肛器!
對准患者的菊花深深淺淺的抽插!還要轉來轉去!
我拓麻第一次知道了人類的菊花居然可以擴張到辣!么!大!
足足有我的胳膊那麼粗的大洞啊!
那次患者還碰巧醒了!於是我一邊抽插著菊花一邊還要跟他聊天打屁分散注意力啊!
手術採用硬化劑注射結扎術和肛周膿腫切開排膿術!最後我就是在把手伸進患者的菊花里結扎啊!最粗的線都讓我拉斷兩根啊!
從那以後每次給這個患者換葯我都有點不忍直視他那被我們虐待過的小菊花啊!


Jacob King:

…都說醫生的,也給我漲姿勢了,我來說說做病人的吧…
我左右腿的ACL都斷過,所以我做了兩次同樣的手術,都在北醫三院。
我不知道全麻的手術是啥感覺,但是腰麻,我是真的不想再做第三次了。
兩次都是下午開的手術,被推進手術區的第一感覺就是—-冷,而且他會讓我把所有衣服脫光,只剩內褲。接著被推進準備室,然後就開始不明所以的各種注射監測什麼的,手上會打點滴大概是營養液吧…然後就開始打麻藥…這個最恐怖(對我來說),因為你完全不知道麻醉師會怎麼做,我第二次手術的時候麻醉了兩層,第一層是右腿的局部麻醉,就先用B超在大腿根部看來看去找到神經…然後就看見碩大一隻針管!碩大!真的很大…我以為會直接戳進去…呼還好先用的小針戳然後用那個把葯推進去的…
第二針麻藥就是腰麻,腰麻就更令人恐懼(盡管我已經做過一次一樣的手術了)…因為你全程背對著…不知道你的背上是什麼樣子…而且我的背上神經特別敏感…醫生碰了一下…就碰一下我立刻就猛的一縮…醫生讓我千萬別動我只能求饒…這個俺控制不了…反正後來第一針進去的時候我還是猛的縮了一下,但辛虧針頭沒斷…後來說是最後一下,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嚇我…說動了下半輩子就得躺床上半身不遂了,外加上這時候背上已經挺麻了…就沒動,這才打完了麻藥。你知道么…麻醉醫生都還是很年輕的女生,有那麼兩個長得還不錯可是我完全沒有注意!
打完麻藥之後的話…額…腿就麻了…一開始就是麻…然後一點點失去知覺。大概十分鐘吧…效果就差不多了,一直麻到胃部,頭也暈暈的。兩次共同的感覺都是想吐…特別想吐…看著體征監測儀上的血壓不停掉,從130掉到110。我這才終於明白為什麼讓我一整天不吃不喝…然後護士幫我把枕頭放低就不那麼惡心了。
等待的過程也是很難受的,前一台手術時間要是拖的久了,甚至就要等半個小時。我等了二十分鐘被推進去…然後我被抬到手術台上…中間手碰了一下自己的腿…那種觸感這輩子都不會忘——你知道那是你的身體,但是你的觸覺告訴你那不是你的身體…然後一陣惡心立刻就湧上來了…我強忍住,然後任由醫生護士擺弄我的身體…我那沒有知覺的腿,大概是把我的腿用一個繩子吊起來然後整隻腿塗上碘伏,後來頭上就被罩了一塊布,大概手術就要開始了。
第一次做左腿的時候,布只遮住了正上方,我可以看見身邊的一個小熒幕上的畫面,就是關節鏡顯示的膝蓋裡面的畫面吧…然後就一直看著…第二次布把我的視野全都遮住了…啥都看不見。頭頂上有一隻氧氣面罩,我發現惡心的時候吸兩口很有用…不知道為什麼。然後一隻手輸液一隻手被不知道什麼東西壓著,第二次手術的時候我發現很有可能是我自己的腿 就覺得太惡心了…趕緊吸氧。有熒幕看著自己手術進程的話會好很多,不會無聊(雖然也不是什麼好玩的東西)…額還有就是…你可以聽見電鑽…榔頭…釘子的各種聲音聽起來就很恐怖對不對…更恐怖的是,醫生敲榔頭釘釘子的時候真的很大力…整個身體都會晃…而且時間很長。然後你在這里驚恐的時候醫生們在若無其事地聊天,你的呼喊只有麻醉醫師才會鳥你…
第一次手術兩個小時第二次手術一個半小時…反正總算熬過來了這時主刀會和你說第一句…手術做完了然後是很成功啊還是又有什麼情況啊…第二次我還縫了半月板。
然後就像從煉獄里出來一般被推出手術室…又看見下一個進去了。兩個小時吧…麻醉的勁差不多了…就開始疼了。疼得要命…於是護士打了我一針,我迷迷糊糊睡了一個半小時醒過來又開始疼,然後又吃藥(因為不讓這么快又打針…)又睡了不只多久起來還是很疼…於是乎又給我來了一針,這才睡到天亮。
所以我想說的是大家一定保重身體…別進手術室…而我呢…將來可能還要進很多很多次呢…因為(接下來是最戲劇的部分)我即將成為一名醫學僧


繪里奈:

人生的第一台手術是一個經腹腔鏡單側附件切除術,從穿上手術衣那一刻就感覺自己不一樣了,那種感覺跟穿洗手衣站在一旁圍觀絕對不同。先是幫忙扶鏡子,後來讓我用鑷子幫忙壓住子宮或者腸管方便沖洗盆腔,最後讓我縫合了切口。扶鏡子不像想像中那麼簡單,由於不熟練總能讓鏡頭粘上水 ⊙ω⊙ ,通過看顯示屏來用鑷子感覺也很不一樣。最後縫合切口時,醫生問我你來縫合吧,然後我就趕緊說好的好的就上了,其實一點底都沒有啊(ㅎ‸ㅎ) ,不過縫的還挺好也就沒啥事了。


秦送:

人生第一台手術是剖宮產。就是剖腹取嬰兒。←_← 作為一個大學二年級的醫學僧,學校要搞社會實踐,進臨床。簡直就是360度全方位被老師吊打~
沒過多久,上台,無菌觀念比較好,老師認可了。上台做2助。(雖然一般就只有主刀和1助)。也就是拿個吸引器,保持手術視野清潔。吸血,吸羊水。吸吸吸吸吸吸。紗布,擦血,擦擦擦擦擦擦。
然後,一個紫色的腦袋出來了,帶著白白的胎脂。⊙_⊙……←_←香芋餅,紫薯不想吃了。
然後身子和臍帶出來了,Q_Q……←_←腸粉不想吃了。
然而我的運氣就是有辣么好!~~羊水三度污染~*^_^*……-_-#綠豆粥也不想吃了,在我老師友(gu)情(yi)提醒下,抹茶系列也反胃了~_~

然而,一個上午3台手術下來,我已經無(ji)堅(chang)不(lu)摧(lu)了。然後,<(-︿-)>我就不記得自己在手術台上的腦洞了*^o^*。


匿名用戶:
論我是怎麼學會擼的。

先天疝氣,腸子落到睾囊裡面。
第一次手術還是很小的時候,完全記不得。第二次是國小五年級。上手術台之前心裡特別怕,不停的問醫生:…醫生,你不會手一抖把我閹了吧?」醫生笑到:「沒事,就是個小手術。」
然後被麻醉,消毒的時候感覺胯下像被火燒了一樣,叫喚了一聲,護士淡定的給我處理了。醫生開始動刀後就聽見咔嚓卡擦的聲音。
手術完了後一段時間里我很懷疑手術質量啊,為了證明自己還是一個雄風尚在的男子漢,我就他媽的學會了擼。。。。。。。


柳絲刀:

嗯,我要說的是,包皮環切術……
從小生下來就有這個毛病,但是一直沒有割。因為害怕嗎,畢竟是在丁丁上開刀。到了高三第一輪複習的時候出車禍了,被一輛吉普撞飛,擦傷無數,兩處骨折。因為骨折部位特殊,只能躺著,順便就把包皮割了。高三什麼都不懂,爸爸說麻醉很簡單,就是乙醚,吸一吸啊好爽的哦,我居然相信了。結果真的麻醉了,我看著大夫用的是注射器!我顫抖著問:「大夫……咱們打哪裡啊?」
「陰莖根部。」大夫的語氣很平穩。
我能怎麼辦啊,爸爸,你這是拿我當孫子那麼騙啊!我為了防止雙手本能的去防護干擾,就把胳膊舉起來,扳著。真的是把整個腹部露出來如同跕板上的魚。有人安慰我:「嫑緊張,你看你的小雞雞都縮進去了。」怎麼不緊張啊,灑家做不到呢啊!求豆麻袋,怎麼是女人的聲音?高度近視的我發現就跑有個女助手在旁邊……老子還是處男啊,好羞羞啊,妳個女人在旁邊不勃起就不錯啦!
待到終於打完了,正想鬆口氣,大夫又冷冰冰的說:「另一側再來一針!」法克,一口氣說完會死啊?!我只能忍受更柔嫩的尿道海綿體再來那麼一下。
不過麻醉了,就好了,完全感覺不到,只能感到醫生偶爾在灑家的蛋蛋上摁幾下 。我想看看手術效果,但是摘了眼鏡灑家就是瞎子一般,只能看到那個長丁丁的地方血淋淋的。灑家心一沉——就這樣吧,丁丁那麼粗,應該不會給切掉吧。
等到都結束了,縫了線,紗布裹好,感覺真的還不錯。該輸液輸液,該休息休息。一會又送來一小包藥片,說吃了能抑制勃起。灑家就笑了,有那麼嚴重嗎,還要吃藥,長了咪咪怎麼辦。但是,就在那天晚上,在我睡得好香甜的時候,就被胯下一陣劇痛給疼醒了。我不知道怎麼形容,一根細細的線繃在那裡,血不停的衝向那裡。半夜,別人都睡了,我不能叫!我真的不!能!大!喊!疼死灑家了!!!我明明沒有做春夢,怎麼回事,一定是我不夠純潔(堅毅臉)。於是就開始默念慧能偈。終於念下去了,我以為可以好好睡了,結果又特!麼!勃!起!了!沒辦法,繼續念,進化心靈。
拆線之前每天晚上都會這樣,每天我都生活在對自己的懷疑中,我是不是隱藏著另一個大淫棍人格。因為我吃了那個藥片也不管用。我爸爸安慰我說,我這個不算啥,隔壁有個哥們,半夜裡崩了三次線,縫了三次。別的病友安慰我,有個男人生了個女兒,後來不知道聽誰說的,要做這個,結果沒弄好,好像最後沒辦法給
整個割掉了……
割掉了……
掉了……
了……
……
你們確實在安慰我嗎?還能不能好好做病友了啊?!
反正熬了一個星期,迫不及待讓醫生給我拆線。結果又是一難關啊!用剪刀一點點剪下去,看著老可怕了!我本能的閃躲,於是被剪掉了一小塊肉。醫生倒是沒罵我,我只能自己每天默默地拿起自己的寶貝兒放在溫熱的高錳酸鉀溶液裡面泡一泡,長歎一口氣,思考一下人生。
有過了幾天,我突然發現,我那第一次見面的嬌嫩的小頭頭居然不能被覆蓋了,趕緊問大夫。就是這樣,手術之後就這樣。想到自己的最嬌嫩的部位以後只能裸露在外,每天摩擦摩擦……哎
不過呢,現在想起來,沒那麼痛苦啦,這個手術,如果有需要,早早去做就對了。我現在那裡沒那麼敏感了,感覺還不錯呢!很爽啊,又清潔,亞克西!

哦,之前是要備皮的。一個挺帥的男護士給我弄。那雙手,好漂亮,比女人的手還好看。沒有毛毛,顯得變大了,好清爽的,只是後來剛長出來那幾天感覺不太好。
晚上勃起是正常的生理現象,和春夢啊什麼亂七八糟的沒關係。到了白天,理智佔了上風,反而就不怎麼勃起了。
做完手術,醫生夾著那一小塊剛剛脫離我的身體的皮肉,問我還要不要。要你妹啊!我說,送給你們食堂了。現在想想沒看到它最後一面,有點後悔呢。
暫時就這麼多了。


李凱:

謝邀。

你們想聽我出糗的事情,我說還是另請高明吧,我實在也不是謙虛,我目前人摸狗樣的怎麼會有那些不堪回首滴事呢。民眾說大家已經決定了,啤酒瓜子花生都準備好。於是我就念了兩句詩:「看完就笑木雞雞,安慰答主廿厘米」~就來答題了。

——————分割線——————

哎,第一次總是那麼的青澀,欲拒還迎,有一點小鹿亂撞,事後回憶起來也許嘴角還有淡淡的微笑乃至懷念——咳咳,別想歪了,我說的就是第一次進手術室,上台。

在校期間當然也曾經蹭進手術室,但那個時候基本上就是穿個洗手衣進去像劉姥姥一進大觀園那樣開眼,明白手術室是怎麼運作的,以及熬到手術結束後,開始最重要的事——戴口罩站在無影燈下自拍…(並沒有比剪刀手!)

真正大五實習的時候才真正上台動手。我實習的第一個科室是骨科,報道的第一天恰逢我上級值24小時班,所以當別的組查完房然後帶著一起報道的小夥伴去手術室的時候,我則在病房不斷的開單跑腿打雜,中午幫上級去食堂打飯,下午開始幫助整理病歷,因為月底了要檢查,眾所周知,因為忙,骨科的病歷以回憶錄為主,住院期間每天的日常病歷都是大段大段的空白,至於怎麼白,後來比較流行的「烏青體」詩差可比擬——天上的白雲真白啊/真的,很白很白/非常白/非常非常十分白/特別白特白/極其白/賊白/簡直白死了/啊——你們感受一下…

到了晚上,吃飽喝足之後,我和上級開始胡吹亂侃,當時正好是2010年世界盃,我和他也越來越熟。到了大概是九點多開始下起小雨,上級開始嚴肅起來,說要去查一遍房。補充一下,樓上是脊柱外科,我們這層是創傷骨科,兩層樓的夜班是一個人值。他邊查房邊傳授我一點人生的經驗:下雨天車禍會多起來,尤其是這個點。再晚一些大概到十二點或者一點的時候男人們喝完酒基本上喝醉的或者打架的也要過來了。如果到三四點基層縣區里有些如果是急診的病人該送也送過來了blabla。現在先把病房裡現有的病人穩住。

當時的我既興奮又忐忑,感覺外面黑夜中似乎有一隻野獸伺機而動。而我~~~~的老師則是鮮衣怒馬的騎士,在沉默的等待決戰的到來。我則是旁邊一旁牽馬墜蹬的士兵。

然而一切安寧,一直到晚上十一點都沒有什麼事情發生。洗漱,睡覺。大概睡了沒多久,突然電話響起,下面醫院果然送病人上來了,是一個中年工人,在山裡幹活的時候被滾下來的石頭砸斷了腿。我現在想不起他斷得是哪條腿,只記得是開放性粉碎性脛腓骨骨折,骨頭露在潮濕的空氣中,旁邊是小的骨頭渣子,雖然已經初步包紮固定,但是一層層的綳帶被浸透。我立刻開術前檢查,準備術前各種同意書等,上級開始聯系手術室準備緊急手術,同時打電話給備班叫來一起幹活。

沒想到我的第一次手術經歷就是夜間急診大手術。朋友們都知道,基本上每間手術室的更衣室基本上都跟迷宮似的,所以我急急忙忙更好衣之後居然迷路了…後來當我終於滿頭大汗繞出來的時候,手術都準備開始了…

具體手術過程說實話記不太清了,因為那是第一台自己參與上台的手術,基本上就是拉鉤,拉鉤,一直拉鉤,哦有的時候還幫忙抬一下大腿…中間還有鑽頭的轟鳴。很長時間以後我聽到別人把骨科醫生調侃為木匠的時候直接笑噴過,太形象了…

對了,印象最深刻的還有一件事,就是我在哪兒吭哧吭哧幹了一個多小時之後,看到麻醉醫生居然拿了張毯子進來,躺在地上看小說…當時我唯一的想法就是:哪裡可以報名當麻醉師么,好羨慕…

一直幹了幾個鍾頭,大概到凌晨三點半才結束下台,我渾身沒力氣,胳膊上的肌肉一直突突地跳個不停,回到值班室剛躺下沒多久,進來幾個夜宵攤吃完喝醉打架進來要求清創縫合的。我當時真想說:

「大哥,你們真能喝,都超出平均時間了…」

哼,我就是不說手術最後我主動要求縫一針結果老師實在看不下去然後「委婉」的跟我說同學你下次吧,老!師! 都 !快 !TMD !累! 死 !了 !!!


也白頭:

更準確地說,人生中第一次進手術室當助手的體驗——光一雙手,我刷了三次。。。
第一遍,刷完手,我不經意地甩了下,於是被護士呵斥了頓:去,重新洗!
第二遍,鋪單時,手不小心碰到了病人的手,於是又被護士呵斥了頓:去!重新洗!
第三遍,我終於刷好了,穿手術衣時,護士說:你看看你這衣服都沒抖開!!!然後,帶手套時,那個護士盯著我,然後又說:哎呦我去,你看看帶個手套把你累的!帶成啥了!
所以,整台手術,我都在緩沖這個護士帶給我的無限壓力。。。太心累了。。。以至於我作為一個未來的醫生,現在特么地怕護士。。。。
不過,我理解她。就醬紫感受!


Aorqu用戶一次一次掰扯
第一次,三歲多,在幼稚園 淘呀,在教室里跑圈圈~~結果~~腳打結摔倒旁邊的小椅子上了。
果不其然的,嗑了,還是上嘴唇,就外邊的皮連著了,按後來醫生的話「你這差點就成兔子嘴了」那血刷刷的流呀。

當時就把幼稚園 老師姐姐(當時都那麼叫)嚇呆了有木有(貌似當時她剛工作吧,才19,擱現在妥妥算個小孩)還好院長神奇的出現了(恩,現在她家在我家樓下的樓下)果斷拖到俺爹單位的衛生所(其實幼稚園 也是俺爹單位下屬的)
然後那醫生就那針縫了3針吧,據說太小,而且為了不影響智商沒打麻藥。。那可是嘴唇


Aorqu用戶:
講一個我腦袋縫針的經歷吧。
08年的夏天,當時我的工作不用坐班,有一天上午我正在家玩wow呢,不自覺的伸腿踢了一下電門開關還是網線介面來著(具體忘了,這不是重點),然後電腦就斷電or斷網了(記不得了),然後我就彎腰蹲下去弄插頭。
那種木屑合成的電腦桌大家都見過用過吧?就是鍵盤放在一個帶滑軌的平板上,下面還有個抽屜那種。
蹲下弄線路,肯定會抻動其他的線路跟著一起動,結果當天被我抻動的是鍵盤線!鍵盤線從剛說的那個平板繞過抽屜一直連接到機箱上,我蹲下把機箱挪出來的同時,鍵盤線也較著勁!造成的現象就是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鍵盤托和抽屜都拉了出來!
當我弄好機箱之後,想從蹲著的狀態站起來的時候,腦袋就磕在抽屜滑軌的金屬條上了!!
疼痛的第一反應是用手去捂痛處,捂了一會揉了幾下發現手上有血,而且血順著臉流了下來,當時我就慌了!
至於當時有多慌,我發現流血後的第一反應不是止血,而是跑去洗手間,把臉上手上的血洗了個乾淨,然後用涼水沖腦袋,把腦袋上頭發里的血都沖了乾淨之後,換好衣服自己走著去醫院。。。醫院離家大概一公里出頭的樣子。
走到醫院大夫檢查了一下傷口,問了問我是不是跟人打架被打的(估計是必要流程),然後就開始準備給我縫針了。
先是打了三針麻藥,挺疼的。
麻藥瞬間生效,大夫拿著魚鉤形狀,半寸長短並且帶有針眼的弧形針給我縫合傷口。
下面就是重點了!!!
當時我看不見具體情況,憑感覺應該是兩根針兩股線,每縫合一個針眼後,為了讓傷口更加閉合,大夫會拽著針線向相反的方向用力拽!就跟系鞋帶的差不多!
頭頂的皮膚和面部的皮膚是一個整體,你們懂的,頭頂的皮膚被揪著往上提,我的嘴角不由自主的跟著往上翹!說白了就跟提著我的臉皮讓我笑的那種感覺一樣!
然後我就笑出聲了。。。
大夫說:縫針時哏兒哏兒樂的我還是頭一次見過。


kzhw偉哥:

人生第一次手術是縫合手術
人生第二次手術也是縫合手術
第一次是兩歲從床上滾下去把腦袋磕了
但那時候沒啥印象了就說第二次吧

小時候智商比較捉雞
(我特么嚴重懷疑兩歲時把腦袋磕傻了)
而且我是一個高玩
徒手摸白灰這事我幼稚園 時就干過
這都不算啥了
於是我嘗試了新的玩法

那是二年級的時候
事發前幾天
父母上班,我被託付給阿公照顧
阿公不管我,我就自己出去玩
誒!這磚頭不錯!
我特么SB似的撿起磚頭就往天上扔
(我特么嚴重懷疑兩歲時把腦袋磕傻了)
然後立馬蹲下雙手抱頭
沒錯,磚頭沒砸腳沒砸後背,正好砸頭上!
但是沒啥事,就起了一包!
過了幾天
同樣的環境同樣的狀況
同樣的力度同樣的姿勢
同樣砸了頭,不過這次見紅了……
我淡定地去水池邊上洗去血液
把來洗衣服的一女的嚇一跳

手術什麼體驗?
往我眼睛上蒙一層布
突然腦袋一陣劇痛
然後就沒感覺了
(我特么嚴重懷疑兩歲時把腦袋磕傻了)


Aorqu用戶:
氣胸,結果出來一小時之後就動了手術。
其實是一個特別小的手術,小到在病房裡完成的。
在胸口開了一個口子,插了根管子排氣。

第一回動手術,緊張啊!
打完麻藥之後,拿指甲戳我,沒感覺啊,然後就開始了,
能感覺到刀子剪子鉗子什麼的在我胸口作業。
但是,不疼。
但是,我也在叫。
哈哈哈真是現眼。

我能感覺到血突突得往外流,我的胸口都是熱熱的。但是我看不見,因為他把哪個藍色的消毒布(我不知道學名叫什麼,就是放賤字刀子的那塊布,擋住了我的眼睛。

最好玩的是捅管子的時候,他要我吸氣,然後我就聽噗嗤一聲。
在呼吸的時候,就有一種裸奔的痛快感了。哈哈哈哈。

總而言之四個字,

任人宰割


匿名用戶:
第一次上台的時候,還是實習生,只是助手四,看看之類的。那時還因為要在病房幫另外一個病人換葯而遲了一點。
那是一檯子宮肌瘤,開腹子宮全切術,保留宮頸。當時,我趕過去的時候,已經很遲了。消毒,穿好手術衣上台的時候,已經直接看到子宮了,就是前面那些分離已經完成了。我看到了即將離開身體的子宮的時候,心裡面竟然是感動。我也不懂自己為啥會這樣,反正到現在想起來也是很深刻的印象。
到了下一台手術,我從接病人開始就在手術室,看著病人睜眼還說緊張,麻醉師說幾句話就。。。插管,麻醉一氣喝成。我看著病人被脫掉衣服,軟癱在手術台上,插著管,那時候我覺得人被推進手術室那一刻就不能想作是人了。蓋上手術布,進行手術,我就一直坐在她會陰前面,用止血鉗頂起子宮,讓在台上用腹腔鏡的老師看得清楚位置。手術進行了4個小時,我就舉了四4個小時。我看了4個小時的會陰和子宮腹腔鏡全切的過程。
往後的手術有骨科的,有脊柱的等等,並沒有在婦科這兩台那麼深的印象。上手術的時候,我絕對不會告訴自己他是個人,我只會告訴自己我要做什麼,我要協助主刀把鋼板拆掉,我要協助總住院把骨折復位固定。如果我認為他是個人的時候,我就不能下手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