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一生到底該追求什麼?

問題描述:本人三十了,上班也有8年了最近感覺到生活工作永遠沒有止境,一直在不停的循環當中,總是再追求總是再攀比,已經忘了怎麼樣體會生活,感覺人好空虛無助,求高人解答。還有我是不是得了抑鬱症了?
, ,
第 34 個答案 共103 個答案在此專題人生的意義

莎鷗:

我小時也常想這個問題,讀書為了什麼,活著為了什麼。
後來想這並沒有答案。人生的意義都是人強加的,追究下去都是虛無。但會這么問人生的意義,說明當下不幸福,因為不幸福,所以希望尋求更遠大的意義,來填補內心的不幸福感。

當我們問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們要想的不是究竟人生的意義是什麼,而是怎麼過好眼前的這一天,讓自己幸福。如果堅持這么做,人生的意義就不再是問題了。


夜空:

一個事情對我們的意義,可能就在於我們對它的重視和堅持。
柏拉圖和巴菲特的追求是等同的。
心機婊也許活得比假清高更認真。
精神追求和物質追求,我們沒有權利判定誰高尚誰庸俗。
世界上本來就沒有什麼好事壞事,都是我們用自己的價值觀人為定義出來的。
薩特說他人就是地獄,的確,生活中有太多事情因為周圍人的存在,變得復雜荒誕。
其實很簡單,只要你覺得一個東西重要,它就重要。
只要用心,不管是幹什麼都值得尊敬。可以對他的追求不感興趣,但是誰也不能輕視他的執著。
一個人20年30年堅持一個事物,沒有出類拔萃,沒有一分錢盈利,甚至可能繞了彎路原地踏步……我們可以說他是失敗者,但誰也無法否定他的存在感。
在這個過程中,他能體會到從別的地方無法體會不到的人間百態,酸甜苦辣,自我升華。
還是薩特的名言,人生來無意義。
但失敗和堅持讓人的存在變得有意義。
這聽起來像是廢話,但我足足想了十幾年才明白。
明白這些之後,倍感暢快,悵怳頓散。


古美萌:

26歲,你看著身邊的人都結了婚
婚禮的份子錢逐年遞增
春節回家,父母從帶你串親戚
變成了帶你去見相親對象
見了十幾個姑娘
你每次都覺得和那個她比
差了一點
28歲那年,你遇到了一個和你遭遇差不多的姑娘
你們有一搭沒一搭的聊著
她說:你還不錯
你喝了一口可樂說:你也是
你還不確定喜不喜歡她
雙方家長就已經擺好了訂婚宴
結婚的前一周,你和朋友出去喝酒
你說,不想結婚
朋友說,你啊,就是想太多。誰不是這么過來的?
分割線
29歲,你們終於結了婚
婚禮辦的不大不小,朋友來的不多不少
攢了幾年想要去實現理想的錢
搭在了這一場百人的私人廟會上
婚禮進行到中間
司儀帶著標準的商業化微笑
對著台下的親朋喊道
要不要讓他們親一個!
台下那些人跟著一起起鬨
不知道為什麼
你簡簡單單的親了一口
倆人恢復到了一開始的站位
你小聲說了一句:我愛你
那個昨天還看不慣你倒騰模型的新娘
愣了一下說:我也愛你
你不確定她是不是對你說的
就像你不確定是不是對她說的一樣
婚禮結束後,並沒有你想像的浪漫
你聽著外屋的新娘一筆一筆的算著份子錢
想著不過才兩年,怎麼就變成這樣了
想著想著,洞房夜就睡著了
分割線
30歲,她懷孕了
辭掉了工作,在家養胎
你在公司逐漸有了點地位
手裡管著十來個人
獨立負責一個項目
結婚前陪嫁的那輛20萬左右的車
也變成了你一個人的獨享
但你依然不敢放鬆
每次加班
電話那頭都是抱怨與委屈
但你不能爭辯什麼
誰讓她懷了你的孩子
在這一刻
不論是她的父母還是你的父母
都無條件的站在這一邊
31歲,孩子落地了
前前後後連孕檢帶住院費花了10萬塊錢
不過無所謂
你看著你的孩子,怎麼看怎麼喜歡
高興的彷彿這是你的新生
32歲,這是人生最不願意重複的一年
平均睡眠3小時
孩子每一個小時都要鬧騰一次
第二天拖著睡不醒的眼睛去上班
老闆說你上班不幹活
回家媳婦說你不幹活
你想了半天不明白,那誰幹活呢?
那輛開了3年的車
成為了你真正的家
你不在抱怨路上擁堵的交通
你甚至開始希望
再多堵一會
回到家,你關了發動機
在車上點了一根煙
這是你每天最幸福的十分鐘
車前是功名利祿,車尾是柴米油鹽
分割線
35歲 你因為身體越來越差
加班越來越少
晉升的速度也越來越緩慢
那天下班,媳婦告訴你
孩子要上幼稚園 了
雙語的一個月3000
你皺了皺眉頭,那邊就已經不耐煩了
「四單元的老王家孩子,一個月6000」
「你已經這樣了,你想讓孩子也輸?」
你沒說話,回屋給媳婦轉了6000塊錢
這筆錢,你原本打算給自己過個生日,買個新電腦
分割線
38歲,孩子上了一年級
老師說一年級最關鍵,打好基礎很重要
你笑著說,是是是,老師您多照顧
新生接待的老師看著你不明事理的臉
給你指了一條明路
「課外輔導班,一個月2200」
40歲的時候,孩子上了三年級
老師說,三年級,最關鍵,承上啟下很重要
你笑著說:是是是,正打算再報個補習班
分割線
44歲,孩子上了國中
有一天回到家,她對你說
爸爸,我想學鋼琴
你沒什麼猶豫的
你以為這些年,你已經習慣了
但那句「爸爸現在買不起」你始終說不出口
好在孩子比較懂事
她說:爸爸沒事,要不我先學陶笛也可以
你看著這么懂事的孩子,卻開心不起來
分割線
46歲,孩子上了一個不好不差的高中
有一天你在開會,接到了老師的電話
電話里說你的孩子在學校打架了
叫你去一趟
你唯唯諾諾的
和那個比你還小5歲的領導請了個假
到學校又被老師訓了一通
無非台詞就是那一句
你們做家長的就知道工作,能不能陪陪孩子
你看著這個老師,有點可笑
好像當時說:
家長在外辛苦點
多賺點錢讓孩子多補補課的和他不是一個人
分割線
50歲,孩子上了大學
很爭氣,是一個一本
他學的專業你有點看不懂
你只知道工作不一定好找
而且學費還死貴
你和他深夜想聊聊
準備了半斤白酒,一碟花生米
你說著那些曾經你最討厭的話
還是要為以後工作著想
挑個熱門的專業
活著比熱愛重要
你們從交流變成了爭吵
你發現,你老了
老到可能都打不過這個18歲的孩子
你說不過他,只能說一句:我是你爸爸!
孩子看著你,知道再怎麼爭辯都沒用
這場確立你最後威嚴的酒局不歡而散
你聽的不真切
在孩子回自己屋的路上好像叨叨了一句
「我不想活的像你一樣」
怎麼就哭了呢?50歲的人了
一定是酒太辣了,對不對
一定是酒太辣了
分割線
55歲,孩子工作了,似乎有一點理解你了
但你卻反了過來,你說不要妥協
56歲,孩子也結婚了
你問他喜歡那個姑娘么
他愣了愣說:喜歡吧
60歲,辛苦了一輩子,想出去走走
身邊的那個人過了30年
你依舊分不清到底喜不喜歡
你們開始規劃旅遊路線
這么多年了
你們還是存在分歧,還是在爭吵
某個瞬間,你覺得
這樣可能也挺好
一切都準備好了
兒子說:爸媽,我工作太忙了
可以幫我照顧一下孩子么
你們退了機票,又回到了30年前
分割線
70歲,孩子的孩子也長大了,不用天天操心了
你下定決心說:一定要去玩一趟
可是手邊的拐杖
只能支持你走到樓下的花園
75歲,你在醫院的病床上
身邊聚滿了人,你迷迷糊糊的看見醫生搖了搖頭
周圍那些人神情肅穆
你明白了,你要死掉了
你沒有感到一絲害怕
你突然問自己,我到底是什麼時候死掉的呢?
你想起來30歲的那場婚禮
原來,那時候,你就死掉了吧
分割線
依照慣例
死前的3秒,你的大腦要走馬燈
倒敘你這75個年頭的一生
畫面一張一張的過
1秒
2秒
兩秒過去了
你面無表情的看著這兩秒內的回憶
第3秒
突然你笑了
原來已經回到了15歲的那一年
分割線
你看見一個男孩
他叼著一袋牛奶,背著書包
從另一個女孩家的陽台下跑過
那個男孩朝窗戶里看了看
那是15歲的你暗戀的那個女孩子
你想不起來她長什麼樣子了
最後一秒你努力的回憶著
然後終於笑了出來
3秒過去了
身邊的人突然間開始嚎啕大哭
你可能聽不清了
你最後聽到的嘈雜的聲音
是一群十五六的少年 起著哄說的
答應他
答應他
答應他


An曉凡:

對我來說,即使生活拮據,但去見識更廣闊的天地是我活下去的動力


王啟超:

事jin業qian和愛mei情nv


月光:

火車進站。我見到機車時,心裡對未來又覺得沒有信心了。我鼓足全身勇氣擁抱茉莉。我很傷心,這一次真的很傷心,為我傷心,為她傷心,為大家傷心,為全人類傷心。也許這正是我們一生所尋找的東西,唯一追求的東西,即在死之前以最大的痛苦找到自己的真諦。

——摘抄 第十九章 《茫茫黑夜漫遊》


Hung Unq-:

大概我追求的 只是讓身邊的人更幸福吧 當我的生活越來越好 我的爸爸媽媽會不用再操心 他們會覺得我長大了 然後他們也可以休息去玩去感受生活了 我的哥哥我的老婆看上了什麼 不用再去看這款東西下面的價格了 不用為了錢能解決的事而操勞傷頭腦了 我的下一代也能夠有很好的生活 反正我們可以什麼都不愁了 然後我們可以去任何想去的地方旅遊認識這個世界的另一面了 說來說去好像有錢就可以了 有人可能覺得太物質化 唯物主義了 其實這個世界 看夠了玩夠了的人才可以靜下心來做自己所謂的修行 不然 一直在一個地方進行所謂的清心寡慾其實也是一種安慰自己的說話 世界那麼大 不看一看 都不知道世界有多美 一輩子 游世界 覓幸福 團和睦 足夠了


可清心也可清心:

『君以此始,必以此終』今日讀歐陽公《新五代史》伶官傳感觸頗深。
庄宗好伶人,最後死於伶人之手;庄宗好樂,最終隨著一堆樂器焚為灰燼。豈不哀哉!豈不戒哉!

又想起太史公在伯夷列傳中所言『貪夫徇財,烈士徇名,誇者死權,眾庶馮生。』
竟與此觀點完全一致。

《易經》言『方以類聚,物以群分,吉凶生矣。』意思在你最一開始,你的性格,你的追求早就已經決定了你人生的軌跡,你的吉凶生死。

「君以此始,必以此終」生死問題自古以來就是人們所思考的最關鍵問題。經常問問自己,你想以一種什麼樣的姿態從這個世界謝幕,是家財萬貫以遺子孫?是權利至尊光宗耀祖?還是平平淡淡得過且過?

所以「人的一生到底該追求什麼?」這問題問的其實根本不合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追求,別人的永遠只是別人的。

我的少年時代意氣風發,自謂頗有才情,於是提筆寫下了「才思不絕莫斷筆,今生揮毫為紅嬌。」如今恰逢而立,早已多年不提筆寫詩,回頭看自己的青澀稚嫩,雖然毫無章法,竟不免也喟然感嘆年輕真好。

如今面對這個問題,也許從某日合捲髮出「古人讀《漢書》讀到羊角掛書、讀書佐酒,誠不欺我!」這樣的感嘆時,有些事便不得不承認了。


Aorqu用戶:
「生命如此短暫,我們沒有時間爭吵、道歉、傷心。我們只有時間去愛。」–馬克吐溫
我們窮極一生都在追尋的東西,也許都曾緊握在手中。這個問題我第一時間想到的是下面這個演講,貼出來吧,有興趣的看看。
演講視訊:【TED】幸福是什麼?
演講全文:生命進程中,是什麼讓我們保持健康和幸福?如果你現在開始著手規劃未來最好的人生,你會把時間和精力花在哪裡?回答有很多種,我們已經被無以計數的有關生活中最重要事物的圖景轟炸了。媒體上充斥著那些富有、高聲望、建立起自己事業帝國的成功人士故事。並且我們對這些故事堅信不疑。

有個最新的調查,詢問1980-2000年生的年輕人,他們最重要的人生目標有哪些。超過80%的人說,他們主要的生活目標是要變富有。這群年輕人中,還有50%說他們另一個主要生活目標是成名。

我們總是被告誡要投入工作,努力奮斗,完成更多。我們似乎覺得要生活得更好,這些就是我們需要追求的。可事實真是這樣嗎?這些真的是在人類生命歷程中幫助他們保持幸福感的東西嗎?

人一生中所做的選擇以及這些選擇怎樣影響他們,我們幾乎無從得知。我們對於人生絕大多數的理解,是從他人的回憶中獲得的。我們知道,人是不可能有完整清楚的記憶的。我們生命中大部分發生過的事情我們都遺忘了。有時我們記憶形成過程簡直充滿創造性。馬克·吐溫曾經說過類似的話。他說道,「我人生中一些最悲慘的事情根本就沒發生過。」研究顯示,隨著年齡的增長,我們實際上以一種更積極的方式在保存我們的記憶。我想起一張廣告上說的:「任何時候開始擁有幸福的童年,都不算晚。」

但要是我們能夠觀察整個人生呢?要是我們能從人們青少年時期一直追蹤到老年,去觀察到底什麼才是真正能夠幫助人們保持幸福、健康的東西呢?我們已經做到了。

哈佛成人發展研究可能是目前有關成年人生活研究中歷時最長的。75年間,我們追蹤了724位男性。年復一年,我們詢問他們的工作、家庭生活、他們的健康狀況,當然我們在詢問過程中並不知道他們的人生將會怎樣。這樣的研究極為稀少。幾乎所有類似的研究都在10年內流產了,原因可能是失訪率太高,或者沒有足夠的經費支撐,或者研究者興趣點轉移或去世以後沒有其他人接手。

但是多虧了運氣以及幾代研究者的堅持,這項研究成活下來了。在最早的724名男性中,大約有60位還在世,並繼續參與這項研究,他們絕大多數都已經超過90歲了。現在我們正開始研究他們總數超過2000個的孩子們。而我是這項研究的第四任領導者。

從1938年起,我們追蹤了2組男性。第一組在加入研究時還是哈佛大學大二的學生。他們屬於Tom Brokaw所說的「最偉大的一代」。他們都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完成大學學業。之後絕大多數人為戰爭工作。另外一組我們追蹤的群體是波士頓最貧窮區域的男孩。正是因為他們來自於20世紀30年代波士頓麻煩最多、最底層的家庭,才被選入我們的研究。多數人都住在出租屋裡,許多甚至沒有熱的或冷的自來水。當他們入選研究之後,所有的青少年都接受面談和醫學檢查。

我們去他們家裡對他們的父母進行訪談。後來這群青少年長大成人,進入社會各行各業。有的成了工廠工人,成了律師、泥瓦匠、醫生,有一位成為美國總統。有的成了酒精依賴者,一些患上精神分裂症。有的從社會底層一路爬升到上流社會。而一些人卻沿著相反的方向走過這段人生旅程。

這項研究的發起者無論如何也不可能想到,75年之後我能夠站在這里,告訴你們這項研究仍然在繼續。每兩年,我們充滿耐心和辛勤的研究人員打電話給我們的研究對象,詢問是否能夠再寄給他們一套有關他們生活的問卷。波士頓城郊的許多研究對象問我們:「你們怎麼總是不斷地想要研究我?我的生活沒什麼意思啊。」而哈佛的畢業生從沒問過這個問題。

為了得到他們人生最清晰的畫卷,我們不僅僅只是寄給他們問卷。我們在他們的客廳里對他們進行訪談。我們從他們的醫生那裡獲取醫療記錄。我們獲取他們的血樣,掃描他們的大腦。我們和他們的孩子們交談。我們用攝像機記錄他們和自己的妻子談論最隱秘的擔憂。大概十年前,我們終於詢問他們的妻子們,是否願意作為研究對象加入我們的研究。很多女士都說:「你知道,是時候了。」

那麼我們學到了什麼?我們從這些人生活中提取出來的長篇累牘的資訊到底教會我們什麼?其實,完全無關財富、名聲或者拚命工作。我們從這項長達75年的研究中得到的最清晰的資訊是:良好的關系讓我們更快樂,更健康。就這樣!

對於關系,我們學到了三條。第一條是,社會連結真的對我們有益,而孤獨卻有害。事實證明,和家庭、朋友和周圍人群連結更緊密的人更幸福。他們身體更健康,他們也比連結不甚緊密的人活得更長。而孤單的體驗是有害的。和不孤獨的人相比,那些比自己所希望的樣子更孤單的人覺得自己更不幸福,他們到中年時健康狀況退化地更快,他們的大腦功能衰退更早,而且他們的壽命更短。令人遺憾的是,任何一個時刻,每5個美國人中就有不只1個說自己孤獨。我們知道,在人群中你也可能感到孤獨,在婚姻中你也可能感到孤獨。

所以我們學到的第二條資訊是,起決定作用的不是你擁有的朋友的數量,不是你是否在一段穩定的親密關系中,而是你的親密關系的質量。事實證明,處於沖突之中真的對我們的健康有害。舉個例子,充滿沖突而沒有感情的婚姻,對我們的健康非常不利,甚至有可能比離婚還糟。而生活在良好、溫暖的關系中是有保護作用的。當我們追蹤我們的研究對象到他們的80歲之後,我們希望回顧他們的中年生活,來看看我們是否能在那時預測誰會享有幸福健康的晚年,誰不會。

當我們把所有有關他們50歲的資訊都整合起來之後,發現能夠預測他們晚年生活的不是他們的中年膽固醇水準,而是他們對所在親密關系的滿意程度。50歲時對自己的親密關系最滿意的人,80歲時最健康。而良好、親密的關系似乎能緩沖我們在衰老過程中遇到的坎坷。我們生活的最幸福的伴侶,無論男女,在他們80歲之後都說,當他們感到更多軀體疼痛時,他們的心情依然快樂。而那些處於不幸關系中的人,當他們感受到更多軀體疼痛時,這些疼痛被增加的情感痛苦給放大了。

第三條我們學到的關於關系對我們健康的影響是,良好的關系不僅只是保護我們的身體,也能保護我們的大腦。研究表明,在80歲之後依然處在對另一個人安全依戀關系中是有保護性的。在關系中真的感到自己能在需要時可以依賴另一個人的人們,他們的保持清晰記憶力的時間更長。而感到自己在關系中真的無法依賴另一個人的人群,他們將更早出現記憶力衰退。

而那些良好的關系,並不一定要一直保持平順。一些 80-89 歲老年夫婦,他們可能一天到晚都在吵架。但只要他們感到自己真的能在困難時刻依賴另一個人時,他們根本就不會記得那些爭吵了。所以我們學到的是,良好、親密的關系有利於我們的健康和完好狀態。這是老智慧,是祖母和牧師的忠告。

為什麼明白這個道理這么難?就拿巨大的財富來說,我們知道,一旦我們的基本物質需求被滿足了,財富就幫不上什麼忙了。如果你從每年掙75,000美元提高到7500萬美元,我們知道你的健康和快樂基本不會發生變化。而至於聲望,媒體不斷地入侵和缺乏隱私使得多數名人顯著地不健康。這顯然不會讓人更快樂。

至於拚命工作,有一條真理說,沒有人在臨死前覺得自己要是花更多時間在辦公室就好了。為什麼這些這么難理解,這么容易就被忽視了?是啊,我們是人啊。我們真正喜歡的是快速解決方案,一種我們能得到的,又能讓我們生活得好並且一直保持下去的東西。關系錯綜復雜,照顧家人和朋友是繁重的工作,一點也不性感也不光芒萬丈。而這也是終生的,絕無盡頭。

在我們的75年研究中擁有最幸福退休生活的人是那些主動尋找玩伴來替代工作夥伴的人。正如調查中的年輕人一樣,我們的研究對象中很多人在一開始還是青年的時候,真的相信聲望、財富以及高成就是他們想要生活得更好就必須追求的。但隨著時間的流逝,在這75年間,我們的研究顯示:發展得最好的人是那些把精力投入關系,尤其是家人、朋友和周圍人群的人。

那麼你們呢?假如你們今年25,或者你們40,或者你們60歲。投入關系對你們來說是什麼樣的?可能性可能是無限的。也許是簡單到拿和熒幕打交道的時間來和人打交道,或者通過一起做點什麼新鮮事,比如散步或者約會,或者聯系那個多年來不曾說過話的人,來點亮一段死氣沉沉的關系。因為對一個總把小憋扭放心裡的人,這些看上去很平常的家庭敵對事件是會造成嚴重後果的。

我想用馬克吐溫的另一條名言來結束。一百多年前,當他回顧自己的一生時,他寫下了,「生命如此短暫,我們沒有時間爭吵、道歉、傷心。我們只有時間去愛。」所以說,好的生活是建立在好的關繫上的。而這種理念是值得傳播的。謝謝大家!


徐傲東:

追求一個問題:我到底該追求什麼


盧溪:

功利主義大師邊沁認為: 人生不過是快樂和痛苦的計算。

人活著的目的只有一個,最大限度地追求快樂和最大可能地減少痛苦。


張立:

是體驗。
感謝抑鬱症。

這個答案,是我抑鬱症痊癒一年後給出的答案。在闡述理由之前,我想介紹一下我自己,因為我的回答一定帶有自己主觀偏見,如果你知道了我的經歷,那麼我的主觀偏見對你的影響會小一些。

我18歲之前接受著最傳統的教育,生活中百分之八十時間為聯考服務,以考上好大學為最終目標,事實上,我也做到了。
然而,大學選擇了廣播電視專業的我,由於專業性質,幾乎比同齡人更早的接觸了社會的各個角落。在抑鬱症之前,我幾乎除了吃飯睡覺,就是在跑採訪,拍片子,寫稿子。
從農民工到藝術家,從墓地門衛到大學校長,從同性戀到文革老人,我第一次認識我視野的世界。
這個過程沒有讓我更清楚認識這個世界,而是把我原來的世界徹底推翻。
最終我發現,我無法認識這個世界,我也發現我無法認識我自己。我不知道我是誰?我要追求什麼?
同學不理解我,父母也不理解我,他們覺得,你沒事不要想那麼多,沒什麼用還把自己折騰死。
一個最常見,拿來說服我的理論就是,把眼前的事做好就可以了。

但是,我很清楚,他們中大部分都只是在迴避,但是他們最終還是要面對門衛的經典哲學三問。

我是誰?我從哪裡來?我到哪裡去?

題主問的就是最後一個,我要到哪裡去,我要追求什麼?

我在抑鬱症期間也是在努力回答這個問題,我要去哪,以及我是誰?

我最終的答案是,體驗。體驗這世間的一切,體驗繪畫,體驗攝影,體驗爬山,體驗各種不同的工作,體驗做課題,體驗開店,體驗戀愛,體驗我自己。

體驗不同的人生。
這一刻,我才真正明白這句話背後的真意。

我也知道我要到哪裡去。也許我終有一天會離開這個世界,那麼我要做的是把我對這個世界的思考與觀察,可以是一本著作,可以是一副畫,可以是一家公司,可以是一家傳承小店留在此處,他們是證明我曾來過這個世界的痕跡。

題主,這個問題誰也幫不了了你,你一旦開始思考,就很難停止,你可以假裝把自己忙起來躲開回答,但是只要自己沉靜下來,你還是要面對,但是你也一定會有自己的答案。


JKnotJoking:

希望 有人願意去讀一本書《the man’s searching for meanining》。作者是一位 奧斯維辛集中營的倖存者。但是不同於他人的是他是一名新 心理學流派的創始人。經過那段慘絕人寰的經歷,他探索出了人類活著的意義。簡言之 就是去尋找每個人獨特的責任 不論是對家人,上帝,自己。可以通過三個方式尋找人生的意義。過300贊 我就告訴大家這秘密


二的嗯次方:

你想擁有什麼,就去追求什麼。

問題是:能否想明白,你,究竟,想擁有什麼?


Jw呀:

慢慢碌碌折折騰騰這一年就快結束了,人總是喜歡在這種人為賦予意義的時間點進行某項總結。
這一年,畢業了,戀愛了,失戀了,決定了明年有一個新的工作環境了。

我也總在想,我那麼折騰自己,讓自己的時間那麼緊密,到底是在追求些什麼?

我想我還是騙不過我內心的小男孩,我這一生還是在追逐玫瑰花般的浪漫情懷。我希望可以給心愛的人隨口就讀了一首恰到好處的情詩,所以我要去看詩集、練發音。我希望可以進裝修和食材一樣考究的餐廳,所以我要好好工作。我希望我的名字能夠被印成鉛字出現在各種地方,所以我開始寫稿。

我所說的浪漫情懷不是在男女關系中製造驚喜的鋪張浪費,而是始終要有一顆追求浪漫的心。
接下來要去startup,因為我覺得這也是一件很浪漫的事情,追逐星辰大海,或許遭遇狂波巨浪,始終保持初心。


阿思:

和自己喜歡的一切待在一起


讓我安靜地聽會雨:


「人類永遠不可能扼住命運的咽喉,人類的價值在於:我們明知命運不可抗拒,死亡必定是最後的勝利者,卻仍能在有限的時間里專心致志地創造美麗的生活。」——劉慈欣
其實許多人都有類似題主的疑問。看了前面幾位Aorquer的答案,我認為我們應該換一個更為宏觀的角度去思考這個哲學命題,而不應局限於我們現在的生活。因為哲學所解釋的這個世界限制在一定的技術範圍內。在科學上的種種未知在一定程度上也造成了我們對人生與世界的疑惑。
首先,這個世界是可知的,但是我們永遠都只能知道部分真相——自然不可能向我們展示它的全貌,永遠不可能。這是由我們觀察的角度所決定的:假使我們要窮盡原子的奧秘,那麼就必須從各個角度比如宏觀至微觀、一維至多維以及其他任何環境下對其進行觀察和解釋。但要收集所有相關資料顯然是不可能的,而這些都是解釋其存在意義的基礎啊!沒有這些證據,其存在的目的我們永遠都無法闡釋。況且即便收集到全部資料我們也難以從所有角度出發去共同思考以得出那唯一的結論。這是人腦的智力所不及的,當然如果只想弄清楚其對於人類會有什麼意義的話,那這個問題就比較簡單。可是要解釋任何物質存在的意義,也只能去問上帝了。所以盲目地追問人生的意義是不可能得到真正的答案,即便你相信某種說法是完美的回答,可站在後人的角度來看卻不一定是。

————————華麗麗的分割線————————
————————————————————————

「無物為真,誅行皆可。」——老子
下面我想談的就是,人這一生應該追求什麼:
從國小開始度過短暫的歡樂童年,就開始升學、考試。大學一畢業就要找工作,然後結婚生子。時間就是白駒過隙,有孩子後人生更如一輛無法回頭的火車,為孩子操勞一生直到晚年。而到了暮年又得回憶這一生,大部分人其實就是平淡的生活上面再泛著些點點幸福和激情的漣漪,連仰望星空的機會都少的可憐。

(以上圖片均來自於我高中的天文社)
當然因為生存的本能而不停奔走是絕大部分生物的宿命,跑不掉的。令我們感到慶幸的是:相比那些磚磚瓦瓦,我們至少有了一次感知這個世界的智慧,而且因為我們有智慧我們可以去創造更為舒適、美好的生活。這本身就是一種幸運,我們應當珍惜。所以在此我建議題主培養一種興趣愛好,最好是具有藝術性的,不要多——一種即可。當你感到人生沒有目標是,坐下來雕刻你心中的藝術品,因為我們生下來就是為了活著感受這個世界的美。雖然為了活著我們付出了極為沉重的代價,甚至都忘了去欣賞在這個世界上所真實存在的美好。
現在就需要我們重拾那顆沉醉於藝術與美的心,去感悟人生,追求心中的目標。


抱著小丸子逛街:

我從小生活在農村,家鄉是一處有山有水的地方,用山清水秀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所以,我對農村也特別的感情,我喜歡那裡的人,那裡的物,那裡的一切!
所以,我也從小就有一個願望,要在老家建一棟屬於自己的別墅,按照自己的想法,來建設!我喜歡養魚,別墅里一定要有一個魚塘;我喜歡花草,因此,那裡也必須有一個小花園;我喜歡游泳,因此一個游泳池也是必不可少;我喜歡唱歌,因此別墅里要騰出一間房來唱K;我喜歡看書,因此有一個書房也是必要的;我喜歡天文,所以一定要為自己買一台高端點的天文望遠鏡;我喜歡種地,因此一定要有一塊屬於自己的土地,種點糧食,種點蔬菜!家裡的花園要有各種果樹,要有幾架葡萄…無論年齡如何增長,我的這個夢想也從未消失過,反而變的越來越強烈,越來越豐富!所以我現在努力著,奮鬥著,只希望在五十歲左右的時候能完成自己的夢想!這就是我的追求!


譚逸歌:

重複的工作、無止盡的攀比、非本心的追求構建了這個時代大多數人的空虛世界。人生意義雖然散落在瑣碎的日常與忙碌中,但更閃耀在敢於逐夢、叩問心靈、探尋價值的路途上。

『一』
重複的工作→機械化的程式。
就像一個被編碼的程序,我們的工作越來越不需要太多自己的思考,也不用顧忌個人的真實感受,只要每天早上扭上發條,讓自己在分工細致高效運轉的社會機器中走動就行了,每個人都像一顆螺絲釘,被諸如薪資、車房、家庭的鉚釘固定,想去遠方、想做嘗試,卻難以邁出雙腳。然而人的天性是喜歡變化和刺激的,溫水般的生活磨滅鬥志,湮沒創想,讓人沉浸在柴米油鹽中漸漸變得渾噩度日,失去體會生活的能力和往前行進的方向。

不妨在日復一日的循環和穩定中追求一點突破和變化,說不定在嘗試更多事物後打開了你的新世界,找到了你的本心,當你重回屬於你的航道,工作的激情和挑戰會賦予你無限的樂趣。

『二』
無止盡的攀比→目標物化的空虛與內心的疲憊。
很多時候,人們會不自覺的跟同事、跟同學比「橫向比」,聽說小強的鈴木換高爾夫了?大全家的兩房換四房了?阿美又跟她老公去爪哇小度假了?然而我們很少會跟自己比進行時間上的「縱向比」,跟去年相比,我是不是現在跑個10km也不算個事了,跟以前許久沒聯絡的朋友現在也能偶爾小聚下喝杯小酒了,老早說要看的那幾本書這回終於有空看了……生活難道不是自己的事嗎?是啊,生活終究是自己的,幸福這雙鞋子,合適與否,只有自己才清楚,別人的再好,也不用艷羨,甚至搶過來或者拼了命去買,買回來才發現根本不合腳——因為那不是我想要的。

不妨弄清楚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麼,想要過一份什麼樣的生活,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這幾個問題想明白,會少去很多無謂的攀比和痛苦,讓內心堅定強大,不被外界的虛妄和斑斕花了眼擾了心,不是我要的,不爭不搶不攀比,生活自然從容淡定,虛空和無措也會被平靜和充實替代。

『三』
非本心的追求→無意義和低成就感。
如果你從事的工作、讀的專業並不是自己真正熱愛的,就無法讓你內心涌動一種真實的難以言表的激情——並非短時間的沖動,而是持續的的動力,但大多數人從事的工作可能是因為錢多、地位好、有前景,並非本心的追求,短期來看,這些滿足與刺激會讓人暫時自我感覺良好,但時間久了,內心真正地需求會愈發凸顯,隨著事業的逐步上升與生活歷練的沉澱,你會越來越感到時光易逝,越來越愛找尋人生的意義,然而生活的意義就在於我們的不斷探尋和自我賦予中。而當你每天都在循環的社會機器中勞作,甚至都沒有停下腳步思考的時間?你會認識到生命的意義嗎?

不妨停下腳步,好好拷問自己,究竟現在的追求是否出自本心,如果是純粹來自外界的期待或為了滿足自己的虛榮心,那這份工作肯定不能給你帶來太多成就感和價值感,拿馬斯洛最經典的需求層次分析框架,當每個人滿足了生存、安全、愛與歸屬、自尊的四個需求外,都會追求自我實現的終極需求,而這或許就是你現在需要的,工作實在佔據我們生活中太大部分了,所以你完全可以嘗試找到自己喜歡的方向,或者融合自己的追求在現有工作中,抑或在工作外通過副業形式彌補,策略上的辦法很多,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和可以妥協的條件綜合考慮。

這個金字塔中psychological needs的相較基礎的三個部分:安全感、愛與歸屬和自尊的需要也十分重要,很多人其實內心並沒有太多安全感,在歸屬感方面也比較脆弱,沒有溫暖的家庭和可靠的朋友圈以供自己傾訴、療傷和慰藉,工作待遇雖然尚可但並不被領導和同事認可尊重,這都是十分尋常的事情,如果有這些問題,題主可以做一些相應調整。

對人生追求的困惑與迷惘可不僅僅限於30歲,很多人過了知天命之年,也同樣不知生命的意義。所以,遠沒有抑鬱症這么嚴重,但或許的確該好好問一問自己,理一理頭緒,我的人生之路,真的是在駛向意義的彼岸嗎?

對生命意義的不懈追尋,本就是人之為人的痛苦與幸福所在。
當你追求的就是你人生的全部意義,你的內心就會寧靜而飽滿,溫柔而有力。

專題導航<< 人的一生到底該追求什麼?人的一生到底該追求什麼?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