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終有一死,那麼人生有何意義?為什麼要繼續活著?

問題描述:不論將來做什麼,或偉大,或平凡,所有人都將面臨死亡,每個人都會被時間所遺忘,消失在宇宙中。 人的一生重複地上學放學或是上班下班,一切都這樣無聊。 從小就被說要做對社會有貢獻的人,或是名人,牛人,有錢人,爭權奪勢,或是苦心研究,可是這些到最後又有什麼意義呢?反正人都得死。什麼也帶不走。 有人說,人死了,可他的貢獻還在,會被後人永遠銘記,也可以幫助國家和人類歷史的發展,可是國家又是什麼呢? 就算做出了改…
, ,
第 92 個答案 共103 個答案在此專題人生的意義

熊Sir:

一般提出這類問題的朋友可能已經陷入了思維的死角,因為人是懸掛在自己編織的意義之網上的動物——意義之網需要自己編織,題主明顯無法編織自己的意義之網。

那有沒有什麼能啟發自己,進而創造出自己的意義之網呢?

我們看一個佛教的經典寓言:

《旅人》
秋日黃昏,旅人蹣跚趕路。突見野道白骨散亂。 疑惑之際聞虎哮,頃刻一虎撲來。旅人奪路而逃。倉惶迷失方向,竟至絕壁。
幸壁邊生有一松,樹枝垂一藤蔓伸至崖下。旅人攀援而下,吊於崖間,暗喜死裡逃生。
頃看腳下,波濤洶涌,三毒龍張嘴而待其墜。旅人驚駭,身戰栗。
更有甚者,有黑白二鼠啃噬藤蔓根處。旅人竭力撼藤驅鼠,二鼠不以為然,繼啃噬之。
時,枝上蜂巢之蜜淅瀝,旅人舔之,竟忘己身之險境。
人生境況,不亦如此乎?
—-《佛說譬喻經》

老虎就是佛教中所說的「業力」,業力逼迫之下,旅人只能懸掛於象徵人生的藤蔓上,而黑白二鼠即是白天黑夜,時間的流逝在不斷啃食人生的藤蔓,時間一到藤蔓斷裂,旅人就會墮入深潭被惡龍所噬,進入下一次的輪回。

而蜂巢之蜜,就是旅人在對抗黑白二鼠——也就是時間產生的獎勵,這獎勵的甜美使他「竟忘己身之險境」。

我想,這蜂巢之蜜就是人生的意義。

找到讓自己快樂的事業(蜂巢),並努力的去對抗時間(撼藤驅鼠),就會獲得人生的意義(蜂蜜),也就編織了自己人生的意義之網。

理解了這個,你就能理解:

一代大神·喬布斯 癌症病入膏肓還要繼續研發iPhone5;

民族英雄·楊靖宇 彈盡援絕之後仍和日寇周旋5天5夜壯烈犧牲;

大慶鐵人·王進喜 在零度的水泥中用身體充當攪拌機;

文學巨匠·曹雪芹 「舉家食粥,酒常賒」的情況下寫出煌煌巨著紅樓夢。

如果題主和看這個題目的其他朋友還暫時找不到能讓自己快樂的事業,就先努力正當地多賺錢,讓自己的父母、妻子、孩子過更好的生活,在朋友有難的時候有能力去幫助朋友。在這過程中,說不定就能找到讓自己快樂的事業呢?


2001太空漫遊:

生命好在無意義,才容得下各自賦予意義。假如生命是有意義的,這個意義卻不符合我的志趣,那才尷尬狼狽。–木心


Aorqu用戶:

我曾經也陷入過這種自以為看破紅塵,覺得一切終將歸於虛無的弱智狀態

但我後來看明白想明白了一些事情,就懶得關心這些破事了

人是一種非常賤、非常碧取的動物

因為如果大腦遲遲分泌不出多巴胺、去甲腎上腺素、內啡肽、催產素這四種物質中的一種

人就會開始犯神經病

就會沒有動力

就會失去方向

就會開始無聊、煩躁

就會想出軌,找個新歡

就會開始上Aorqu問「人生到底有沒有意義」這種傻逼問題

嚴重點的就會無聊到上天台表演自由落體,燒炭跳河上吊什麼的

換句話說,現在那些能讓你感興趣、讓你著迷,能讓你持之以恆為之奮斗的事情

只是因為做這些破事能讓你分泌這四種物質的其中一種或幾種而已

以上種種現象背後歸根結底其實都是生理因素

就是因為你的經歷的這些破事,或者你現在正在做這些破事使你遲遲不能分泌這四種物質

才讓你現在如此頹廢

所以你得找點刺激,找點能刺激你分泌這些物質的事情做(當然抽煙喝酒吸毒什麼的不太推薦,這些事情雖然有效果但是各有各的副作用,而且副作用太大)

或者經歷點什麼事刺激你分泌出了這些物質

你才能真正走出來

至於具體怎麼做我就懶得說了,打字很累的

自己看著辦吧

哦對了,人生到底有沒有意義?

有個幾把意義,連屎都比人生有意義

「人生」不過是一群吃飽了沒事乾的人生造出來的概念

概念能有什麼意義?

屎起碼還能當肥料了

「人生」在哪啊?我怎麼看不見啊?

哦也是,「人生」能讓一群吃閑飯的浪費時間在Aorqu上討論「人生到底有沒有意義」這個弱智問題

也算是有點意義


簡單心理:

我有一個非心理學專業的朋友,他有一個讓我有一點煩惱的習慣,就是問我「人生的意義究竟是什麼」。

其實我可以用存在主義的論點來回答他,但使我苦惱的是,如果我不加解釋地跟他說 「存在的本身就是意義啊」之類的,我怕他陷入人生的虛無空洞中不能自拔。

我不想要我的朋友陷入人生的虛無空洞中無法自拔,我也不想讓大家在網頁上搜索「人生的意義究竟是什麼時」得到更困惑的答案,所以給大家帶來一系列關於人生的意義的研究。

1. 有意義的人生其實蠻壞的啊

我們先不去思考對我們本人來說人生中什麼才是意義,Lambert等人的調查顯示,對大學生來說,維持社會關系和獲得更好的教育,是兩件普遍接受的、有意義的事情。追求良好的社會關系和更高的學位,這樣的人生就會有意義。

大部分人都會同意的是,過一個有意義的人生是快樂的。許多研究也證實了這一點:生活的「意義」和「快樂」是緊密聯系在一起的。我想朋友們問我人生究竟有什麼意義的時候,也是因為一時之間快樂缺席,所以就想用意義來補充。

大概快樂的人一般不會去思考現在過著的快樂生活有什麼意義。

但Baumeister等人有不一樣的意見。他們認為生活里的意義和生活里的快樂是有分歧的,有意義的生活不一定就快樂。

有意義使人快樂,這沒有錯;但假設有人以和身邊的人維持良好的關係為意義,那麼在追求這個意義的過程里,親人有可能會離去,愛人有可能會變心,朋友之間有可能有嫌隙。追求某些事物為意義,那麼在追求它的開端過程和結尾,痛苦總會相伴。

Lane等人的研究證實了這一點。在他們2018年發表的一項研究中,他們選擇「追求學位」和「追求社會關系」為意義,通過問卷研究的方法調查了400名大學生對這些意義的追求程度,與他們心理狀態之間的關系。

研究結果表明,至少在以追求學位和追求社會關系這兩個人生意義上,想要過「有意義的人生」,既會給人們帶來快樂,也會帶來痛苦。

這並不是什麼出人意料的結果,但這讓我意識到一個問題。假設我們認為的確有一些事情會使我們的人生有意義,我們在質疑這些意義的時候,實質上是不是在質疑這些意義帶來的痛苦?

是不是因為我們把「人生的意義」和「快樂」聯系得太緊密,所以在追求意義的路上遇見痛苦,就會困惑?我們困惑「人生的意義」,這個困惑的本質,有沒有可能是對痛苦的迴避和否認?

2. 人生意義的好處其實來源於…

覺得自己的人生有意義,能有效地減少自殺念頭。根據Kleiman等人2013年發表的研究,和他在研究中提供的前人調查顯示,人生的意義能減少人們的自殺念頭,它能作為一種支撐人們生活下去的動力存在。

這個邏輯簡直太好理解了,有意義的人生就值得活,值得活那我就接著活。但在這項研究中,他們更進了一步,探討了究竟是人生意義存在本身(its presence),還是對人生意義的追求(search for it)更能讓人們願意活下去。

他們藉助人際心理自殺理論(interpersonal psychological theory of suicide)對數據進行進一步分析,發現並不是人生意義的存在本身,而是追求意義的這個過程,更能給人們活下去的動力。

不是每個人都對人生意義有一個明確的概念的。甚至可以說,大部分人其實並沒有找到那個真的屬於自己的「意義」。我們所知道的意義,無論是在上一個研究提到的學業和社會關系,還是你想要的貓,他想要的遊艇,很多時候我們都很難斬釘截鐵地把這些東西定義成我們人生的「意義」。

即使我們不知道我們這個渺小的人生有什麼意義,也完全沒有關系。哇,我們的人生同浩瀚星群比起來算什麼呢?它只在我們手上、在愛我們的人心裡有「意義」。

正因為如此,它的意義可以是萬般樣子。有時候給我們繼續生活的動力的,就是撓破腦袋、磨破鞋跟思考和追尋它的這個過程。

我不知道你怎麼想,但我一想到我的人生會有一萬種可能性,我就精神百倍。

3. 尋找人生意義的實用手冊

接下來給大家介紹一個非常簡單的試驗性研究(pilot study)。

主試先讓被試填寫生活的意義、生活滿意度、心理壓力等量表,並給每位被試一部相機,讓他們在一周時間內拍下9-12張他們認為對他們「有意義」的物件的照片。一周後歸還相機並對照片進行簡要描述和報告,之後重新填寫以上量表。

通過對前測和後測兩組數據的分析,研究者發現,在這一周的拍攝以後,被試們對自己生活的意義更加明朗,生活滿意度也顯著增加。

受制於篇幅,研究者沒有具體列出大家所拍攝的有意義物件到底都是什麼,但讓我拍攝的話,我會拍我床頭最可愛的那隻玩偶,房間進門的貓屁股地墊和書架上的鯨魚檯燈。

哇,關於它們每一個,我都能說出一個充滿意義的故事來。我一邊看著這個研究,一邊想著我想要拍攝的小物件,竟然真的覺得幸福了起來。

其實我們在執著尋找的所謂「人生的意義」,我們是不是把它們想像得太宏大了呢?「意義」會不會實際上是很小很平凡的東西,是玩偶,是地墊,是鯨魚檯燈呢?

想要知道的話,你也拿著相機拍拍看吧。


如果你也對心理學感興趣,可以在簡單心理:

聽點兒心理學http://www.jiandanxinli.com/learns

>>>熱銷hot:了解自己、情緒調節、增加自信、緩解焦慮、戀愛困惑.

預約心理諮詢:http://jiandanxinli.com/(或下載簡單心理APP)

成為心理諮詢師:https://uni.jiandanxinli.com/


葉清波:

要不,你也去趟西藏?
-----------
有人問這是什麼梗,我是隱約記得有這個問題:為什麼這么多人認為到西藏旅遊就能找到人生真諦?


匿名用戶:
你吃過武漢的鴨脖子嗎?以前我覺得蠻惡心的,心想那種東西怎麼能吃呢。可有一回我一個武漢的朋友放暑假回家,來的時候給我帶了些特產,其中就包括鴨脖子。我朋友極力推薦我嘗嘗,我就勉為其難嘗了下,結果發現——好好吃!非常好吃!好吃到升天!好香啊!

你聽過 Lana Del Rey 的歌嗎?前些日子看《了不起的蓋茨比》,覺得插曲《Young and Beautiful》很好聽,就順便聽了下那個歌手的別的歌,發現她的聲音真的很好聽!嗓音很有感覺!哦,對了,她有首歌就叫《Born To Die》。

你看過東野奎吾的小說《白夜行》嗎?我是不看偵探小說的,但很多人都推薦東野奎吾的《白夜行》,我就去看了。看完唏噓不已,覺得真是太好看了,太精彩了,而且我也不想跟別人劇透如何精彩,就很想推薦別人也去看。我甚至還看了他的《嫌疑犯X的獻身》。

你看過電視劇《甄嬛傳》嗎?我一直很鄙視宮斗小說、後宮劇,但這部劇真是讓我震驚不已,不僅僅是服裝、道具、禮儀把觀眾們真的帶到了那個時空,而且還有孫儷的演技,真是好極了,從前都沒關注過孫儷,一下子迷上她的熹貴妃了。

你看過電影《白鹿原》嗎?哦,不,我不是來推薦這部電影的,《白鹿原》書寫的很好,電影改編得很糟糕,我是想說電影里的那個擔擔面,看起來好好吃哦,還有那個秦腔,聽起來好有感覺。我在群里發了那個擔擔面的截圖,有人告訴我,那不是「擔擔面」,那叫「扯麵」,於是我又幻想,好想吃那個「扯麵」哦,看起來好好吃的樣子。雖然我至今還沒吃到,也不曉得上海哪兒有這種「扯麵」吃,但仍舊很幻想。

你吃過麻辣香鍋嗎?我腸胃不好,很少吃辣的東西,有一回跟男朋友出去吃飯,路過一家麻辣香鍋,就想去試試,結果發現,超級好吃!兩個人說著笑著,再來點酸梅汁,很享受!

……

其實我想說的還有很多很多。但你要說,人終會消失,我想了想,似乎的確是這樣。你要問,人生有何意義,我也不大清楚。你再問,為什麼要活著,我更是說不上來了,應該每個人的理由都不同吧。

可我覺得,人活一世,有目標、有鬥志固然是好的,可也沒必要非去追求什麼「人生意義」、「終極奧義」吧。人世間這么多美好的東西,每天都能接觸到其中的一部分,比如鴨脖子、《Young and Beautiful》、《白夜行》、《甄嬛傳》、扯麵、麻辣香鍋……不是一件很好的事嗎。

幹嘛要把生活想得那麼高深莫測,開開心心地過著,有好吃的吃,有好看的看,有好玩的玩,不是很好嗎。如果有想追求的東西,那就去追求;沒有的話也沒關系,過好每一天,不是很好嗎。

我並不是一個吃貨,但我每次吃到好吃的東西時,都覺得這個世界好好哦,人生真是美好,多姿多彩,生活真是燦爛,能吃到這么好的美食。我從來沒想過,這樣一頓美食對我的人生有何意義,也沒想過這樣吃著是為了什麼——非要問為什麼的話,大概是因為我真的餓了——可我仍是覺得好開心哦,能吃到這么好吃的東西。

人這一輩子,不是非得要有什麼意義的,開開心心的就很好了。再說了,這世上有這么多美好的東西,誰說活著沒意思呢。能享受到這些美好的東西,難道不是活著的莫大意義嗎。還是說,你提問的緣故便是因為你從來沒有用心體味過周邊生活點點滴滴的美好之處,所以對太過平淡無奇的生命產生了憂慮與懷疑?

據說許多哲學家因為對人生思考太過深邃,忽視了去用心去感受身邊生活的美好,因而都活得很悲觀。誠希望你能積極一點,多多感受身邊的美好,感受這個世界的精緻,找尋到人生在世的快樂。

(我的新書《總有些路要獨自行走》


馬克先生Markk:


匿名用戶:
我們去登哈巴雪山,登頂了,終究要下來。
我們飛到地中海度假,結束了,還是要滾回去上班。
我們買iphone4,但知道它今天會被淘汰,5s也一樣。
我們上學的時候談戀愛,如果知道大多數情況下,這沒有結果,我們是為了什麼?

這個問題,當然有答案。

去年大切諾基有一支廣告,代言人是王石。
文案是這樣的:
當你仰視著我,你看到的是王石,還是一個符號?
這個符號充斥著被世俗反覆誇耀的成功,卻跟我毫無關系。
真正靠近自己,你明白那些融進你生命里的,不是萬科,不是珠穆朗瑪,抑或乞力馬扎羅,
而是走向他們和告別他們時留下的腳印,
正是這樣的經歷,而非名字
決定了這個世界,只有一個獨一無二的我,和一個獨一無二的你
用你的經歷定義自己。


世有仙:

最近有位Aorquer在我的回答下問我說:修成道之後與平常人有何不同,為什麼要以修道作為人生目標呀?

我回答說:沒有不同呀,那些成道的人活在這世間,照常吃飯睡覺照常生活。如果有不同,那就是對生命的來和去,不再有疑惑吧。或許有些人修道,就是為了解決這疑惑咯。

人生的意義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活著?
這個問題也曾困擾過我相當長時間,如同我是誰,從哪裡來要到哪裡去一樣。
因為這個困惑,我接觸了佛教,像其他信徒一樣沉迷外在教條;
我接觸了禪宗,像禪師那樣否定了一切形式;
我也接觸過道家的修行,直到後來才恍然,像看待自己腦海中的記憶——世間只是這么個樣子。世間沒有什麼兩樣。

談人生的意義,不外乎是自己活著的立足點、信仰、慾望與追求。除此以外,我們再找不到其他說服自己的理由。原因在於,誰也無法否認——從我們意識到自己來到了這個人世,便註定要離去。一旦死亡,人生的意義隨之消亡,什麼皇圖霸業,錢財美色,善惡對錯,終歸雲煙。

佛家與道家看待生命的最後歸宿是出奇的一致,道家認為只要是有靈的生命,他們的最後歸宿都必然是回歸無極道體;佛家則認為眾生必將成佛解脫。——如果修行人認為兩者有什麼不同,那麼必然是修行上還沒有證到,還受教義的束縛。這里不談過程的追求與狀態,只談最後的歸宿。

從最後的歸宿這個角度出發——不管你願意不願意,花費多少生世,睡在夢中的人總會醒來。人生的終極意義就是為了從睡夢中醒來。而現如今,每個人既定的命運是我們各自的牢籠。

我們出生時一無所知,出生後通過身體這個通路學習與社會的灌輸,我們接觸到各種世間的事物與知識,形成自己的人生觀、世界觀、價值觀——我們是世間事物、感受、思想觀念、記憶印象和肉體的集合,並沒有一個真實獨立的自我。死亡時這些集合都各自還回去,我中關於你的印象還於你,你中關於我的印象還於我,然後生命結束。

如果有輪回,在因果規律的運轉下,在慣性業力的牽引下,我們將再次尋找適合的肉體與之結合,逐漸集合相近於今生的各種知識觀念、能力天賦,成為另一個既相承又毫不相乾的「生命」。這是人流轉輪回的承負因果,也構成了人「生而不平等」現象的根本。

生命就是這樣生了又死死了又生無限不重複地循環流轉著。

人生的意義我們套用於修行上,修行的真正含義就是在活著的生命歷程中找到屬於自己的那份「明白」,然後依持於這份明白,在生前便把各種集合而來的「眾生」各自還回去——這是度眾生的另一種解譯,對於世間不再有任何執著,便回到最後的歸宿。這時再談意義,跟以手捉虛空有什麼區別呢?

——下文是借用一位道家行者的回話。

從來沒有一個人是因為覺得生活太美好而去修行的,都是體會了生命的缺陷、無奈和渺小,才開始尋找生命的真相,尋找生命真正的歸宿。


我是修行人,心態非常好,大約有如你說,的確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吧;快樂和不快樂,我不是排斥,是都不選擇,別人可能以為除此兩者外,不再有別的狀態,而我知道還有一種狀態在快樂和不快樂的對面,我因此就選擇了對面那種狀態行走我的人生路;快樂和不快樂實在變化得太快了,其他人把這種眼淚和微笑交替的生活當作生命的價值和意義所在,我不反對,我周圍的人也都這樣生活著。

不同於大家的是,認識到了生命像快樂和不快樂一樣,在飛快地交替變化著,也就是——生命飛快地在死了又再生,生了又死去的循環之中流轉。對這種現象,對這種流轉我很不服氣,決心超越它。而這種流轉說穿了就是命運,是天地間最不好認識的既定安排,被這種大安排左右的人受了這種既定的擺布而不自知,把造化安排的悲歡當作是自己應該的承受,還把眼淚和微笑當作意義,我不接受,我不接受這種安排,我要自己安排自己的命運,不需要造化把我安排在那些眼淚和微笑錯綜紛紜的交替里去做喜悅和悲傷的奴隸。

古代許多了不起的行者聖人認識到了自己在被造化玩弄,毅然丟棄所有執著的一切,堅決抵抗造化弄來忽悠人生的種種所謂的意義,最後打破命運的拘束,撞開造化的門欄,回到了生命的本源,同宇宙的真理永遠地並存在了一起。老子、莊子、釋迦牟尼、南祖北真……我看見這樣了不起的榜樣,精神為之鼓舞,熱血為之澎拜,於是頭也不回地往他們腳印的方向上踏去……


Steve Shi:

人終究會死,那麼活著的意義是什麼?

會問這個問題的人,應該是以下的兩個群體之一:

第一,你是個好奇和愛思考的人

第二,你遭遇了挫敗、創傷、痛苦或者頹廢,進而對自己的人生產生了疑惑

而大家給出的答案,大多也是以下兩類之一:

第一,人生有很多值得享受的細節,活著就是為了去體驗它們

第二,人生存在著一些偉大的境界,活著就是為了去發現它們


很不幸的是,這兩類答案往往是第一群人寫給第二群人的,而這當中的問題在於:寫答案的人往往在假設看答案的人沒有發現過生活中的美妙細節,也不相信人生的確存在偉大的境界。誠然,有的人可能的確沒有想過這些事情,尤其是生活閱歷尚淺的人,那麼對未來可能性的描繪是會有啟示的作用。

可是如果看答案的人已經經歷過了很多呢?如果他體驗過了美妙的時刻,也相信偉大境界存在的可能性,但是依然質疑活著的意義呢?如果你解答這個問題的方式,是去重述和強調對方已經知道的事情,這實際上是在進一步確認他現有的信念體系是無效的,無法證明人生意義的。結果會不會反而讓對方更加絕望呢?

這也是心理諮詢當中的一大挑戰:諮詢師會遇到許多對生活感到絕望和無意義的來訪者,而在這樣的情況下許多新手諮詢師會忍不住用「畫餅」的方式去鼓勵來訪者,讓他意識到你只要把當下扛過去了,未來會有好事情等著你。

這樣的方式從來都不管用,還會起反作用。

你的來訪者可能會覺得你並不理解他,也不願意站在他的角度看待問題。他可能表面認同,但心裡覺得站著說話不腰疼。他還可能覺得你不敢面對他所感受到的這種絕望感和虛無感,在用自欺欺人的方式逃避這個問題。總之,對來訪者提出這樣的問題時,我從不會試圖安慰對方,因為沒有什麼好安慰的。

你可能會驚訝,「沒有什麼好安慰的?」,這聽上去好冷血,怎麼可能是心理諮詢師說出來的話呢?


這就要引出我的核心觀點了:人的存在從頭到尾都是一個隨機、不受掌控、充滿創傷和痛苦的過程,我們的出生和死亡都不由選擇,我們的遭遇永遠無法預測,總之,生活很苦很難很無奈。

如果你一生過的幸福快樂,沒什麼煩惱和意外,那麼你可能是極少數幸運的傢伙之一。可是對於大多數人來說,life sucks,有錢的人缺情感,有情感的人怕沒錢,生病的人渴望健康,健康的人害怕生病,不滿足,不順心,匱乏和缺失,是生活的常態。

在這基礎之上,shit happens,什麼倒霉事都有可能發生,尤其是當一個善良美好的人遭遇飛來橫禍的時候,所有的人都會詛咒上帝,覺得這太不公平了,為什麼不是惡棍和罪犯遭此報應?我們對命運、運氣和上帝不公的感覺,其實都是我們自己構建出來的認知模型。人們總是希望一切都是有序的,有因果的,可以預測的。人類每年花費數十億美元在地質監測上面,卻也只能提前幾秒鐘預測地震,你是哪來的信心覺得自己可以憑一己之力判斷誰的生活會有怎樣的下場?

世界就是無序和混亂的。這是關於這世界唯一的規律。


你可能會覺得這樣的說法好陰暗,好消極。人為什麼不能活得陽光樂觀一點?我覺得這么想很慫。什麼叫樂觀?樂觀是你經歷了各種不幸卻依然相信好的事情會發生。樂觀是在可以沉淪和放棄的時候,依然選擇堅持的態度。如果你完全忽視所有不幸的可能性,單純地假設人生應該是美好的,這就好比我們常說的未經考驗的信仰壓根就不是信仰(A faith untested is no faith at all)。

所以我或許已經說服了你接受人生無常和人生多苦難的假設了?

但是還是有好消息的:你不是第一個面對這個真相的人。其實你很幸運,因為在你出生前的幾百萬年時間里,無數的祖先已經充分地體驗過這一點,並且那些處理不好痛苦,容易一蹶不振的玻璃心祖先們已經逐漸地被剔除出了人類的基因庫。

剩下來的我們,具備了一種驚為天人的能力:意義構建

構建意義極為古老的人類行為。在現代科學出現之前,人們是在現象學層面認知這個世界的,所以當我們看到一個物體,或者經歷一個事件的時候,會通過構建意義的方式賦予這個對象你自己的獨特解讀和價值判斷。

關於意義構建的獨特之處在於,當我們能夠發現事物的意義時,也同時更能夠接納事物的存在。和弗洛伊德、阿德勒齊名的維也納三大心理治療巨頭維克托弗蘭克(Viktor Frankl)曾經分享過一個心理治療案例:一位女性深陷丈夫過世帶來的痛苦中,無法接受這一不幸事實,因為無法理解這種痛苦的意義。弗蘭克告向她指出,如果你過世你的丈夫也會同樣痛苦,所以或許這一切的意義就在於,你是在替代你的丈夫去承受喪偶之痛。這樣的意義構建雖然沒有改變任何事情,卻讓來訪者找到了接納一切的力量。

作為納粹集中營的倖存者,弗蘭克也在他的名著《活出生命的意義》當中探討了對意義對人類的價值。根據他的觀察,在集中營里慘無人道的生存環境下,決定人們生死的並不是身體的健康狀況,而是活著的意義。那些最終活下來的人,可能為了家人,為了子女,甚至為了尚未完成的書稿。而那些沒有活著理由的人,即使是身體健康,也會很快涼掉。

德國哲學家尼采有句名言:人們知道為什麼而活,就能忍受任何一種生活(He who has a why to live can bear almost any how)。說的也是同一個道理。


所以現在為止我們知道了兩件事情:第一,人生苦樂無常。第二,構建意義可以讓我們活得好受一些。把這兩件事情放在一起,就是我對「人為什麼活著」這個問題的回答:活著是一個痛苦的過程,而活著的意義就是在這些痛苦當中創造和構建意義。

你必須接受活著的痛苦,因為你無法避免活著,除非自殺。必須活著的情況下,有意義和無意義的痛苦你只能選擇前者,因為後者會讓你難以承受,最終自殺。如果說人的存在是上帝開的一個殘酷的玩笑,那麼人生的意義就是用自己那點卑微的思考能力在殘酷中找到一些對自己有意義的真理。

我不敢說自己的觀點一定正確。但是當我和來訪者分享這樣的視角時,至少可以讓對方覺得我並沒有居高臨下地對待他,我和他一樣,都是痛苦而又無力的生物,而我們同時也都擁有構建意義的能力。納粹可以剝奪集中營囚犯的一切,飛來橫禍和死亡也可能剝奪我們的一切,但是即便是上帝,也無法奪走我們選擇以怎樣的態度面對生活的自由。

你可以選擇放棄、沉淪、頹廢,這是更輕松的一條路。也可以選擇面對、思考、發現和創造意義,這是更辛苦的一條路。有意義的生活是難得的,不辛苦一點是得不到的。當然,這個選擇完全屬於你。

你會放棄這個選擇嗎?我肯定不會,這是唯一證明我存在過的機會。


Suhrawardi:

從微燒腦到微雞湯:我人生的意義是什麼?

不同於基於個人經歷或他人經歷的大部分答案,我的回答偏向純思辨

先說明如下兩點:

(1)我正處於、也可能一直會處於對相關答案的探索過程中。

(2)這完全是我的個人思考,沒有出處、沒有引用,意不在普及他人哲學,僅在分享個人思考(或多或少也在普及哲學的思維方式)。

之所以選擇此問題作答,是因為最初致使我走上哲學學術道路的,正是針對一個相似問題的思考。

但我的問題局限於我自身,並非所有人(盡管似乎也適於擴展至所有人):

我人生的意義是什麼?


(一)意義的雙重內涵:價值和目的

在正式解答之前,我認為必須澄清「意義」的內涵。

巧合的是,另一位題主特意在描述中要求解釋「意義」這個詞語,所以此答案也可以作為那道題的答案。

既然所有的生命都要死亡,那麼生命的意義是什麼?​图标

「意義」可能包括雙重內涵:

(1)價值(value)、重要性(importance、significance),(2)目的(purpose)。

首先,考察價值和目的的關系。

我的人生有價值,不意味著它必然有目的。沒有目的人生,可能也很有價值。比如,盡管很多人沒有仔細思考過人生目的,但卻創造出了被很多人認可的、也被自我認可的價值。

我的人生有目的,也不意味著它必然有價值。比如無數學者藝術家文人墨客宗教信徒,可能都有明確的人生目的(並且活得十分快樂),盡管最後創造出的個人認可價值,卻未必被他人認可。

這其中的區別,我想就在於:

(1)價值、重要性,通常不僅需要個人認可,也需要他人認可。甚至他人認可或許是評價價值和重要性的更關鍵因素。

因此,「價值」應進一步被區分為兩種:

(a)個人認可價值(value recognised by oneself),(b)他人認可價值(value recognised by others)。

(2)目的,則更個人化。我認可的目的,即便他人不認可,也依舊是我的目的。他人認可的目的,如果我不接受,那麼它就不是我的目的。

因此,當我問:

我人生的意義是什麼?

我事實上更關註:

我人生的目的、個人認可價值是什麼?

我並不是非常在意:

我人生的他人認可價值是什麼?

因為自私的我,在思考我自己的人生,更在意我自己認可的目的、我個人認可的價值;我並不十分在意基於他人判斷和認可的那種價值。

此外,目的和個人認可價值也緊密相關。

有確鑿目的的人生,對於我而言必然也有確鑿的個人認可價值。

不會產生個人認可價值的目的,一般也不可能成為被我確信並認可的目的。

甚至可以說,確鑿的目的,是確鑿的個人認可價值的主要來源。

當然,個人認可價值的另一個來源,可能是他人認可價值。但值得一提的是,他人認可價值是不穩固的。由個人確鑿目的產生的個人認可價值,通常會更加穩固。

所以,當問到:

我人生的意義是什麼?

我事實上更關註:

我人生的目的是什麼?

以上便是我對「意義」這個詞語雙重內涵的澄清,以及我對「人生的意義是什麼?」這一問題的分析。

孤陋寡聞的我,暫不知他人對「意義」這個詞語內涵的討論;若他人,尤其是哲學家,也有相關討論,還煩請各位告知,I』m all ears(我全是耳朵)。


(二)我人生的目的是什麼?

下面進入正題。

我人生的目的是什麼?

如下這個論證使我確信,如果我從事哲學,那麼無論如何我的人生都將是有意義(個人認可價值)的。

兩個前提如下:

(1)我的人生要麼有一個既定目的,要麼沒有任何既定目的;沒有第三種情況,根據排中律。

(2)從事哲學是探尋人生目的的最直接、最有效途徑。(盡管其他學科、甚至日常生活也可能觸及,但我個人相信哲學更直接、更開放、更有效。)

兩種可能性如下:

(1 = 有目的)如果我的人生有一個既定目的,但鑒於我此時並不知曉這個目的,那麼我需要通過哲學來找到它,並且論證它確實是我人生的目的。

進而,還有還兩種情況:

(1-a = 成功)如果我的人生既有一個既定目的,並且我也能夠找到並論證這個目的;那麼我將按照這個已被確證的目的,安排自己的人生。

所以,我的人生,將是有意義(個人認可價值)的。

(1-b = 失敗)如果我的人生有一個既定目的,但我最終無法找到這個目的;那麼我的整個探索過程,將成為我人生的意義(個人認可價值)。此時,我能說服自己,我已盡力。

所以,我的人生,是有意義(個人認可價值)的。

(2 = 無目的)如果我的人生沒有任何既定目的,那麼我也需要通過哲學來論證,我的人生確實沒有任何既定目的。

進而,還有兩種情況:

(2-a = 成功)如果我的人生沒有任何既定目的,並且我也能夠確證這一點;那麼這整個對人生目的之虛無性的探索過程和最終論證,將成為我為自己創造出的人生意義(個人認可價值)。

所以,我的人生,是有意義(個人認可價值)的。

(2-b = 失敗)如果我的人生沒有任何既定目的,但我最終無法論證這一點;那麼我的整個探索過程,將成為我人生的意義(個人認可價值)。此時,我同樣能說服自己,我已盡力。

所以,我的人生,是有意義(個人認可價值)的。

基於上述論證,對我個人而言,無論我的人生有既定目的還是沒有,從事哲學都是無誤的、有確鑿無疑的意義(個人認可價值)的。


(三)三種有意義的人生

事實上,上述情況僅屬於三種情況之一:(2)不知目的是否存在。

在邏輯上可能的情況共有如下三種:

(1)確知明確目的。

已經完完全全確鑿無疑地知道自己人生的目的;那麼最有意義(個人認可價值)的人生,便是依照那個目的生活的人生。

這種明確目的,可能是有意義(個人認可價值)的事業,無論大小,可能是信仰,等等。

但我必須再次強調「完完全全確鑿無疑地」這個條件:這個目的不應該是隨意選擇的,而必須經過深思熟慮。否則一旦改換目的,之前的人生可能就會失去意義(個人認可價值)。

(2)不知目的是否存在。

尚且不知道人生的目的,比如我自己;那麼最有意義(個人認可價值)的人生,便是探索人生目的的人生,無論通過何種方式。

同時必須指出,哲學絕不是探索人生目的的唯一途徑(只是我個人相信哲學是最有效途徑)。

通過任何行之有效的途徑來探索人生目的的人生,在這種情況下,都是最有意義(個人認可價值)的人生。

(3)確知無目的。

已經完完全全確鑿無疑地知道自己的人生沒有任何既定目的;那麼最有意義(個人認可價值)的人生,便是創造一個目的並按照那個目的生活的人生。

代表哲學流派:存在主義(https://plato.stanford.edu/entries/existentialism/#ExiPreEss)。

薩特的口號,「存在先於本質」(existence proceeds essence)。不同於其他事物(它們的本質已被其種類固定),一個人的本質並不被其種類、本性、文化固定。去「存在」,正是去構建每個人不同的本質。

但我必須再次強調「完完全全確鑿無疑地」這個條件:沒有既定目的,這一信念不應該是道聽途說,而必須經過深思熟慮。否則一旦意識到自己無法被說服,之前的人生可能就會失去意義(個人認可價值)。

按照上述三種方式生活,我認為都是可取的。

不可取的,是不深思人生目的地生活。即便一個人足夠幸運,Ta沒有確鑿目的,但Ta的人生也能夠獲得足夠的他人認可價值,進而也能夠產生足夠的個人認可價值;但當Ta面對死亡時,難免也會懷疑自己人生的意義(個人認可價值)吧,因為Ta始終不知自己人生的目的是什麼。

至於具體確立何種人生目的(情況1)、具體通過何種途徑尋找人生目的(情況2)、若沒有目的具體如何創造一個有意義的人生目的(情況3),我想這些問題任何人都無法給予我們答案,即便給予答案我們恐怕也要懷疑。因為這是我們自己的人生,我們每個人在本質上都是孤獨的、獨立的個體,關於人生的一切難題,都需要我們自己來探索、來解答。

我的直覺是,成熟人生目的的確立(同時適用於如上三種情況),需要基於一套成熟的宇宙觀/世界觀,無論是通過哲學、宗教、文化信仰(如儒家)、科學(如進化論),還是其他方式。

明確自己在宇宙/世界中的地位,才能建立成熟的人生目的。


(四)虛無與意義

最後,回應題主的具體描述。

題主的兩個前提如下:

(1)萬物最終都將歸於虛無:人會死、國家會消失、甚至一切都終將歸於虛無。

(2)面對虛無,一切我們以為的「意義」(目的、個人和他人認可價值),最終都將變得沒有任何意義(目的、個人和他人認可價值)。

所以,人、國家,以及一切終將歸於虛無的事物,都沒有任何意義(目的、個人和他人認可價值)。

但兩個前提都值得商榷。

前提(1),每個人都會死(Every man is mortal)。這正是亞里士多德學派對「人」的定義一部分:

每個人都是會死的、理性的動物(Every man is a mortal rational animal)。

但人會死,並不必然等同於人會完全消失、歸於虛無。(我並非要鼓吹二元論,僅想考察一種邏輯上的可能性。)

盡管當代越來越多人將「每個人都會死」等同於「每個人都會徹底消失」,但古典、中世紀哲學家們恐怕很少有人認可這種觀點。

不深入討論,我只想表明,前提(1)是在哲學層面是可以被挑戰的(並且經常被挑戰,無論古今無論中外)。

如果前提(1)失效,如果每個人都會死,但並不會完全消失;那麼人生就仍然可以是有意義(目的、個人認可價值)的。

前提(2),面對虛無,真的一切都會變得沒有任何意義(目的、個人和他人認可價值)?

記得科幻片鼻祖之一《銀翼殺手》(Blade Runner)給我的最大觸動,就是其中關於生命意義的答案:

Burn our life as bright as we can. That』s the only thing we can do about it.

如果我們的生命果真只是偶然,甚至只是宇宙為了耗散能量的一種自然發明、一種為了達成最終無序而暫時創造的短暫有序、一台宇宙能量耗散器(一種理論…);

那麼,我們唯一能做的,就是盡可能精彩地活過這一生,盡可能體驗生命中的所有愛、所有美好,盡可能展現自己作為一個「人」所具有的所有才華,我們能夠愛、能夠思考、能夠探索、能夠創造;我們要證明自己遠不只是一台宇宙能量耗散器。

最終,在面對死亡時,我們感謝這偶然的生命;我們愛過、思考過、探索過、創造過;我們沒有辜負這寶貴的生命,我們死而無憾。

我知道思考、尋找甚至創造人生目的,對於許多人而言可能是「奢侈」的;將尋找人生目的作為職業則更是「奢侈」的。

但是,這或許也是「人」所獨享的一種自由。

Seek the purpose of our life;
That is the freedom we have.
We need something to live for;
And we』ve got nothing to lose.


匿名用戶:
活過。

有人渾而未知,有人自覺自知,有人告天地知,有人啟世眾知。

宇宙亘古,無非一瞬。所有,因為時間而有了意義。時間,又因為經過而變得豐滿。

來亦無失,去亦捨得,生亦無是,故亦忘非。於開始之前,於結束之後,既沒有意義,也沒有為何。但是,在此之間,因為存在,便成就了你、我。

活過。


大魚心理諮詢工作室:

心理諮詢師在工作中常常會遇到這個命題,有的來訪者對生活現狀不滿,困惑人生的意義是什麼,有的覺得人生一點意思也沒有,甚至想要結束生命。而諮詢師自身也對人生的意義有著自己的探索歷程和不同的理解

小編採訪了大魚的諮詢師們,聽聽看他們對這個命題的理解。

諮詢師自身對人生意義的思考與理解

Q:你是什麼時候會思考人生的意義?有答案了嗎?

諮詢師朵拉

我對於神秘有一種強烈的探索欲

我覺得這個問題分成兩個層面吧,一個是對存在的思考,我為什麼要存在;一個是我既然活著了,那我要怎麼活?我想成為什麼樣的人?

這種「我為什麼要活著」的感覺,往往起源於人在生命早期與第一位撫養人的關系,如果撫養人能夠充滿愛意的照顧嬰兒,並且尊重嬰兒的「需要」以及嬰兒「有提出需要的權利」,那麼嬰兒就開始建立與這個世界的連接,並產生我「應該活著的感覺」。

我本人很少去想第一個問題,比較多的會想第二個問題:「就是我要成為什麼樣的人,我這輩子要怎麼活?「我聯考填志願的時候,有一些稀奇古怪的職業是我想做的,比如考古、法醫,後來學了精神分析,發現這個很有趣,可能我對神秘有一種強烈的探索慾望。

能夠成為我想成為的人,讓我感覺很有意義!

諮詢師菜菜

生命的意義就是生活本身

我從青春期開始思考這個問題,也沒有明確的答案。可能本身性格中有抑鬱的特質,愛思考這類問題。有一個階段受存在主義影響,覺得人應向死而生,但很多年來這個答案一直在變化著,每個階段的理解都不太一樣。最近一年有個體會:生命的意義就是生活本身。比起以前,我對焦慮更涵容了,生活的進程也變慢了,做一些簡單的事情也會感覺很好玩。當投入生活本身的時候,愉悅感增多了,充實感和意義感也替代了對意義的思考。

諮詢師衛靈

每天發現一點新的自己

生命的意義好像沒有答案,但生命是有意思的。每天對於自我不斷有新的發現,就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做諮詢的時候來訪者用他們獨特的經歷不斷促進我發現自己,讓自己的生命變得更豐盈。和來訪者工作的過程也是不斷發現自己的過程。我現在雖然年已半百,但是每天都會為發現了一點新的自己而感到開心

諮詢師戴戴

每一刻的存在都那麼真實和鮮活

在每個選擇的瞬間,生命的活力自然流淌,能掌控的,或失控的,都孕育了選擇的新時機。我很少細究生命的意義,因為每一刻的存在都那麼真實和鮮活。品嘗美味、看見風景、醉心工作、沉迷學習,每一個瞬間都是很有趣的體驗。即使在失控中,也是新奇的,畢竟五味雜成的煙火氣,本就是生命的一部分。

諮詢師趙帆

不做諮詢師,或許會去保護珍稀動物

之前很少想過這個問題,我感覺了一下,和朵拉一樣,我的存在就是有意義的。但是我會想在什麼時候會特別羨慕別人的人生呢?比如看到保護珍稀動物的攝影師,我會覺得他們的工作怎麼這么有意思!還有曾經讀到一個人為了保護大象去象牙貿易者中做卧底,當時也會感嘆這樣的人生很有價值!不做諮詢師,或許會去保護珍稀動物,比如大象,海豚,它們和人類一樣有著很豐富的情緒情感,真的希望自己能為它們做些事情。

諮詢師Jialing

做我想做的,不做我不想做的

有時候會思考這個問題,比如坐公車、尤其是長程的路程或者捷運的時候,會進入一種飄渺、虛無的狀態,思緒會飄出去,會想人生的意義是什麼,很多次、不同的狀態下會思考這個問題,目前得出了一句話——做我想做的,不做我不想做的。

諮詢師蘇西

生命經由不同體驗的「片刻」構成

我的高中不是很順利,開始思考這個問題,一開始是從存在主義哲學中尋找答案。我覺得用樂觀的悲觀主義來概括吧,就像很喜歡的編劇廖一梅的一本書名——《悲觀主義的花朵》。生命的底色是沒有意義的,虛無的,痛苦的,孤獨的,但是可以在這之上找到美麗的花朵,發現很多有意思有趣的事情可以去做,比如建立一段關系,做諮詢,舞蹈、去旅遊……帶給我各種真實的不同的體驗,這些不同體驗的片刻組成了生命。

諮詢師菲菲

在漫長的時間軸里,生命本身無意義,但有愛

生命的意義,生命是否有意義,這也是我從高中時代就開始思考的事。只不過年少時在「有與無」之間矛盾、掙扎、迷茫、無助,現在覺得有即是無,而無中生有。既然「有與無」不再困擾我,生命也就開始精彩起來,生活也投入進去。接觸過的人智學里有個說法,我很喜歡,說在人入世前其實就知道自己在人世的劇本,每個人都是帶著使命來到地球。如果這樣的話,從宏觀宇宙看,地球是一個巨大的舞台,我們每一個人都是畫卷中的一部分,來過既有痕跡。在漫長的時間軸里,生命本身無意義,但有愛,而愛是超越時空和生死的存在。我的使命到底是什麼,以前很想穿越未來,現在呢?只想好好排戲,江湖相望相守都可。靜可溫潤如玉、笑看風雲,動則淋漓盡至、瀟瀟灑灑、快意人生。

諮詢師子梅

理解接納自己與周圍世界

我理解生命的意義就是安心安然地做自己,每個人帶著自己的命運烙印所處在某個特定的社會文化和家庭屬系中,一點點理解接納自己與周圍世界,活在流動向前的體驗中,不超載不虧欠,輕安自在。

心理諮詢中的「人生意義」主題

Q:當來訪者表達對人生意義的困惑時在表達什麼?

感受層面,我感到痛苦,孤獨,虛無,空洞。我不快樂。人在開心、幸福的狀態下很少會去思考人生的意義,這種思考通常會是在痛苦的時候。

關系層面,我沒有一段實在的、真切的、充滿愛的關系。當一個人覺得人生沒有意思時,你會發現,他往往在現實生活中缺乏一段有深層聯結、有滋養的關系。

自我價值層面,我不應該存在,我沒有用,我沒有價值。這里分成兩個部分,一部分是對存在的質疑,我為什麼要活在這個世界上,我為什麼存在?一部分是對我要活成什麼樣子,我要過什麼樣的生活的迷茫與思考。

Q:在心理諮詢中,如何理解來訪者對人生意義的困惑?如何工作?

1. 從依戀關系的角度,如果一個嬰兒從生下來,和母親或者主要養育人有一段安全健康的關系,這個小嬰兒的各種需要、好的感受和壞的感受以及想法和行為都被養育人看到並恰當地回應,那麼這個嬰兒在與母親形成的安全關系中就會自然健康地長大,充滿了生命力,開始勇敢地走向外部世界去探索。

且與養育者之間這種真實、充滿愛與關懷的關系也會成為日後所有關系的原型。那麼他可能會較少對自己的存在本身產生懷疑,而是更多地對這個世界、人生充滿探索欲和好奇心。

如果一個人在生命的很早期就受過創傷,如被丟棄、拋棄,或者感受到父母並不歡迎他來到這個世界上,那麼他可能會對自己的存在產生一種強烈的懷疑,我為什麼要被生下來,我為什麼要活在這個世界上?

還有一種情況是,如果在早年與養育者的互動中,嬰兒的部分需要、感受、想法被忽視,甚至是被禁止,受到責罰,那麼他的成長發展可能就會因為禁忌的部分而受阻,他會感覺被卡在了某個階段,無法再繼續成長,無法體驗到流動的鮮活的生命力,無法和自己在一起,也可能會產生一種生命無意義的虛無感。

如果來訪者的無意義感更多來源於早年依戀關系的缺憾,那麼諮詢師會更多地把重點放在和來訪者的關繫上,通過安全的咨訪關系幫助來訪者修正和這個世界以及人之間不安全、疏離、被拋棄等負性的情感體驗。在咨訪關系的基礎上激發來訪者受阻的生命力。

2. 我們很多人是從青春期開始思考這個問題,青春期也是建立自我同一性的時期,思考我是誰,我要成為一個什麼樣的人?我在這個社會上的位置是什麼?

而這個任務對於很多人來說,並不是在青春期就能完成的,或者說在某一個階段遇到一些事情時,自我又需要重新整合與建立。對人生意義的追尋也是一個自我不斷重塑、整合的過程。過去構建的意義、建立的價值體系在某一階段被打破,產生強烈的空虛、無意義感,再需要整合、建立新的意義和價值體系。

如果來訪者對於生命的無意義感來源於——我是誰、我到底喜歡什麼,我想過什麼樣的生活,我想從事什麼職業有很多的困惑和沖突,無法去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那麼諮詢師會把重點發在協助來訪者更多探索和了解自己。

3. 無意義存在主義治療的四大主題之一,存在主義認為,心理問題的根源是四個存在命題:死亡、自由、孤獨和無意義。人們的焦慮從根本上都來源這四個命題。「無意義」是一個客觀的事實,世間萬物小到微生物大到宇宙都只是「存在」而已。

追尋意義、賦予意義是人獨有的能力。而每個人的意義無法從別人或者別的地方獲得,只產生於自己。意義如何產生的呢?意義發生在「參與」「投入」的過程中。

如果一個人對於生命意義的賦予全都來源於他人,或者他因為某種焦慮,而無法真正地參與、投入生活,無意義、虛無的感覺就會席捲而來。存在主義的解決方式就是能夠讓來訪者真正地投入到生活,去參與和體驗,在人與人的互動中,在幫助別人的過程中,在欣賞一朵花的過程中……

公眾號:大魚心理諮詢工作室

微博賬號:大魚心理諮詢工作室

喜馬拉雅賬號:大魚心理諮詢工作室

預約諮詢,請聯系助理,微信號:dayuxinlizixun


臧大為:

一個朋友通過某種方法達到了類似禪定的境界,他把他感受到的經驗分享了給我,其中大部分都和我之前思考的這個宇宙的本質非常類似。那麼我現在回答一下這個問題:

肉體是必死的,但是意識是永恆的

肉體只是意識的工具。我們身體感受到的意識只是整體意識的極小部分。實際上意識創造了這個宇宙。換句話說這個宇宙就是我們自身。我們的意識,也可以說是本我,是極有能力的,其實就跟佛教說的差不多,他在一念之間就創造了這個宇宙。

什麼是我?

我就是無的幻想

宇宙之前是什麼?

什麼都沒有。絕對的虛空。

什麼是意識?

意識就是虛空的幻想。

誰創造了宇宙?

意識創造了宇宙。

意識為什麼要創造宇宙?

因為意識非常孤獨。意識沒有任何實體。意識在虛空里沉寂了億萬年,終於想創造一個宇宙,一個世界,來擁抱自己。意識要體驗分別之美,意思要體驗各種不同的角色和生活。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意識在進入自己創造的宇宙中的時候,有意設定了忘記自己的真實身份。

這是朋友的原話,仔細品味一下:

不要老是去想有什麼意義我為什麼存在之類的問題,既然我現在存在我就活好它,讓這個故事精彩起來,讓自己更加快樂這就是賺到了,等著這個故事結束了,我在虛無中感覺無聊了,我就再去編一個別的故事,重要的是活在當下,讓自己快樂起來,我既然出現在這里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存在就是有原因的,我不要去糾結這個原因而錯過了本身故事的精彩,意識的本質就是活躍的,不是死氣沉沉的我要充滿朝氣,去挑戰去拼搏,去欣賞不同的美景。我知道啦,為什麼我腦海有不同的聲音這個世界有不同的人,因為一直以來都只是我自己,我就是一切,一切就是我,我很孤獨所以幻化出了這一切,我希望與人交流與人擁抱,所以我們有很強烈的自我重要感希望別人關注自己,希望認可自己,因為根本沒有第二個人啊。


匿名用戶:
人生的過程本身,就像磨鍊靈魂的砂紙,人們在磨鍊中提升心性,涵養精神,帶著比降生時更高層次的靈魂離開人世。這就是人生的目的。 ——稻盛和夫

加點自己的理解,要不然顯得太山寨了。
人活著到底為了啥?每個人的想法當然不一樣。我覺得,每個人活著都是想追求某種意義下的滿足感,只是獲得滿足感的方式,對滿足感的定義不同而已。

就像高票回答中描述的新鮮體驗,都帶給了人們不同程度的滿足感。

當看到稻盛和夫先生的這句話時,我深以為然。我覺得要是能做到他所說的,就會得到滿足感。如果硬要再加一點的話,我想會是:

如果我可以幫助別人帶著比降生時更高層次的靈魂離開人世,我活得就更有意義。


高科:

天地是客棧,人生是旅途 ,生為出,死為歸 ,出是緣,歸是回,旅途為探緣起,脫輪回。


聖母馬力陽:

我有一個堂哥,他21歲那年止步於白血病
我從小和他關系特別好,我依稀記得小時候我很胖很醜老是被欺負,他總會安慰我說以後誰敢欺負你我就打死他。

21歲的他身高180,皮膚白皙,寸頭,特別喜歡穿一件三葉草的大白T恤和一條籃球褲,他有個癖好就是買鞋,三葉草阿迪耐克的各種大白球鞋,他喜歡嘻哈文化,喜歡每周六去打球,喜歡周一騎車順便把我送到學校。

他是一個非常好重口的吃貨,直到死前幾周還偷偷跑出醫院一個人吃了一大份麻辣香鍋。
有次我去看他,他和我說他想吃城隍廟的小餛飩,於是我就去給他買,他兩分鐘就把一大碗吃完了。
天氣熱的時候他老發我消息說想喝西瓜汁,當時還沒有原汁機,我就每天回來拿老式榨汁機給他搞一大盆西瓜汁送去。
他喜歡數位產品,他死的那一年iphone4剛出來
————————————————–
每次我吃麻辣香鍋的時候我會想,這么好吃的麻辣香鍋他就吃不到了
每次我吃小餛飩就特別的香,因為不知道自己還能吃多久
每次我在夜店蹦迪的時候我就會想,他這么年輕這么愛玩,要是還活著應該也會很喜歡蹦迪吧
每次我買了新衣服新鞋就會想,他要活到現在不知道會走什麼穿衣風格呢
—————————————————
iphoneX都出來了,他卻永遠止步在iphone4
我總覺得我能活著,體驗著新的每一天,新的事物,新的人,和家人、朋友、愛人和貓在一起都是極其幸運的,因為有很多人他們再也看不到世界的美好了
生命的意義這種矯情無關痛癢的問題
以後就不要再問了
我們每一個活著可以看到這個問題的人都是幸運的倖存者
不要把你們的生命這樣浪費

專題導航<< 人終有一死,那麼人生有何意義?為什麼要繼續活著?人終有一死,那麼人生有何意義?為什麼要繼續活著? >>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