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終有一死,那麼人生有何意義?為什麼要繼續活著?

問題描述:不論將來做什麼,或偉大,或平凡,所有人都將面臨死亡,每個人都會被時間所遺忘,消失在宇宙中。 人的一生重複地上學放學或是上班下班,一切都這樣無聊。 從小就被說要做對社會有貢獻的人,或是名人,牛人,有錢人,爭權奪勢,或是苦心研究,可是這些到最後又有什麼意義呢?反正人都得死。什麼也帶不走。 有人說,人死了,可他的貢獻還在,會被後人永遠銘記,也可以幫助國家和人類歷史的發展,可是國家又是什麼呢? 就算做出了改…
, ,
侯侯侃:

人生的意義這回子事就像外賣app的評價功能一樣一樣的ԅ(¯﹃¯ԅ)

你得付過款才有資格評論,系統也鼓勵你,畢竟你的評論會有利於別的食客做選擇。但是你自己個兒下一頓在點餐的時候可千萬要記得啊,你訂外賣可不是為了在系統里加那兩行字兩行代碼啊,是為了填肚子的啊。那種為了評論外賣活著的人,他們可是一種特殊職業——哲學家啊! 搞搞清楚嘍哇

正經點就是,宇宙是無所謂意義的,生命為了生存才創造了意義,但是並不是生命活著的為了意義 您千萬別把它看的那麼重。


朱明:

並不是消失了就是沒意義。否則你剛消化的午餐何辜。

所謂意義,個人覺得,跟物理課上說的運動一樣,都是相對的。

當你把時間放的足夠長,恐龍都沒意義。

當你把時間放的足夠短,拉屎時候咬你屁股的蚊子都有意義。

所以,人活幾十年,不長不短的,你心懷宇宙放眼蒼穹來看,的確沒啥意義,多一個少一個差別不大。

但是對爹媽子女愛人來說,還真不能就這么沒了。當然,對自己來說,喜怒哀樂酸甜苦辣,這些經歷都是意義。

真覺得沒意義的燒炭去了,捨不得燒炭的,就還有惦記著的東西。(個人對自盡沒有什麼傾向性看法,也是選擇之一吧)

那麼,所謂意義,就是你惦記著的和惦記著你的。只有和你密切相關的,才談得上意義。

照顧好爹媽妻兒,享受人間煙火,歷練風霜雨露。

爹媽看到我欣慰,兒子看到我開心,老婆看到我幸福。

玩我想玩的,干我想乾的,罵我想罵的。

我來,我去,我靠,我先掛了。

這就是意義。


Carrie:

生而為人,已然是很大的福祉。
要有光亮,要努力留下生命的印記。

(一)對於生命的印記,《天道》有一番闡述,芮小丹因公殉職後,以上帝視角旁觀了自己的葬禮,旁白里,她說,都說人來世上這一遭,是赤條條來去無牽掛,可是我卻覺得我如此富有,因為我帶走了親人、愛人、摯友、同事們無窮無盡的愛。

人生百態,我看過《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用生命書寫的「生而為人,對不起」,心生悲憫;

也看過復旦教授於娟在罹患癌症之際,寫下的那本《此生未完成》,心有欽佩……

曾經一個年長的朋友對我說,他所理解的人生意義,就是當他生命行將終結的時候,可以心無掛礙地對身邊的人說,我度過了幸福的一生。

人生酸甜苦辣咸,要百般滋味坦然嘗遍,如此才算不枉此生。

(二)對於人生的光亮,在我看來,追尋人生意義這個命題,中國傳統的「仰足以事父母,俯足以蓄妻子」,可以作為人生意義的根本底色,在此之上,西方的使命論則更讓我心有共鳴一些,生而為人,每個人的使命(光亮)各有不同。

之前在Aorqu看到過一段話,有的姑娘想要被人捧到手心,有的姑娘想要人懂,有的姑娘已經超出了性格的刻板印象,她們更在意的,是自己生而為人的價值。

每個人的天分埋藏於自己的熱愛的領域,那是自己最有可能閃光去給他人帶來光和熱的部分。

願你我此生,有愛,有光亮。


Aorqu用戶:
我比較懷疑的是,這一千多個答案里,有多少人是真正考慮過這個問題,為這個問題而糾結過的,雖然火影是個爛尾的漫畫,但火影提出的一個問題我很喜歡,人與人到底能不能互相理解?

能么?不能。

所以很多人心裡想,活著不就是為了好好享受生活,為了享受美食,為了父母,為了愛情么,這問題是有多幼稚的人才想的出來。

實際上呢,這是無數哲學家想搞清楚的問題,到現在也沒有一個答案,認為已經掌握了真理的人歇歇吧,不是你已經想明白了,而是你繞過了這個問題,不去鑽牛角尖罷了。

我不知道自己從什麼時候開始為這個問題糾結的,印象最深的是有一年暑假,躺在自己家的瓜棚里,每夜都睡不著,就因為這些問題,我活著的意義是什麼?人類存在的意義是什麼?我們對於這顆星球意味著什麼?我死了之後,還會不會存在對於這個世界的感知?這個感覺很奇妙,讓我十分迷戀思考這個問題時候的眩暈感,因為我現在是能真實的感受到這個世界的,那麼我死後,我還能不能像現在這樣去思考問題,我的意識會變成什麼樣。

一個人的時候,我特別喜歡去想這些,但始終得不到答案,因為沒有人能給我答案啊,我把自己的疑惑告訴身邊的人,他們要麼用看傻逼的眼光看我,要麼告訴我,你想這些沒用的幹嘛,我知道沒用啊,可我就是忍不住要想怎麼辦,很多時候因為這個問題會感覺到深深的孤獨。

我問過我爸媽,人活著為了什麼,我爸說,人活著為了吃飯,我說那吃飯不就是為了活著么,然後他笑著摸摸我的頭說,就是這樣,因為我們活著。

再稍微長大一些,我上了大學,我繼續思考這個問題,雖然沒有答案,但覺得人活著就應該追求自己的理想,人只活一世,不轟轟烈烈對不起自己,憑著這個信念,我改寫了自己的人生軌跡,逃出了農村。

工作之後,我依然追尋理想,可是被產業黑幕臉抽的腫腫的,於是只能收斂鋒芒,努力提升自己,將初心隱藏起來,等自己強大了再拿出來繼續追尋。

後來我結婚了,等我再去思考這個問題的時候,我已經沒辦法靜下心來純粹的思考了,因為我想掙更多的錢,讓老婆毫不猶豫的買買買,永遠不會因為錢的問題而發愁。

按常理說,我現在應該找到了答案,我活著就是為了家人為了活的更好,但實際上呢,我知道這不是答案,這不是我想要的,我想搞清楚的,是這其中的意義,而不是我個人活著的責任與期望。

我現在還是不知道答案,但已經不再為這些糾結了,我只是想,等我快死的時候還有已經死了的時候,或許就能解決自己的疑惑了,非要給一個答案,我覺得,人活著就是為了一直堅持到死的時候,再來回答這個問題。

一個沒有走到生命盡頭的人,是沒有辦法去概括自己的人生的,一個還沒有死去的人,也是沒有辦法知道死了之後會怎麼樣的。


Aorqu用戶:
人生就是一個不斷失去的過程。父母會離開我們,愛人會離開我們,子女也會離開我們,朋友也會離開我們,到最後,我們自己也會離開這個世界。誠如《金剛經》所雲:「如夢幻泡影,如電亦如露」,亦如《般若心經》所雲:「多時照見,五蘊皆空」。人生是「無常的、艱難的、痛苦的」,油然而生的其實是更宏大的格局觀和無時不刻的慈悲心。所以才會有斷舍離,才能有戒定慧,才逐漸平和不著急,淡定不憂慮,深沉不敏感。知道人生就是一場因緣際會的誤會,我們才會能放下心來,享受歷程中的每一刻,心中不妄動,一塵不染如皓月。人生的意義究竟是什麼?管他呢!不該去追尋或者試圖證明存在的意義,我們存在的本身就是最大的意義。如同流螢的螢、如同星空的星,如同草長鶯飛的草,如同宇宙微塵的塵埃,四時消長,繁衍與消亡,無意義本身就是人生所有的意義!

文/《財富自由,其實很簡單》/by病毒營銷陳軒

點擊下方鏈接→進入【病毒營銷陳軒私密分享】

https://wx.zsxq.com/mweb/views/joingroup/join_group.html?group_id=225142114141&secret=h5i2xw9f96qv21thgofmwsfexw3po1e6&user_id=15281284852522&utm_source=wechat_session&utm_medium=social&utm_oi=28661474394112


Aorqu用戶:
Aorqu上有個人 程浩 大家都知道,從小都生病為什麼要堅持?
因為想活著, 我有比較強的自閉症,從小覺得這個世界就很灰暗,很想自殺換一種新的生活。然後呢 我初三那一年,在死亡線上掙扎了一回,住了一年醫院。後來我知道為什麼活著,為自己活著。因為你還有很多事情沒有做,首先一個人活著就是有社會責任的,至少對於你的親人。你是父母的主心骨。那年我大伯沒有了,怕我阿公阿么知道,繞著村子埋得,回到阿公家。我阿么站在門口往外面望,很多時候不是痛苦,是內心的絕望讓一個人崩潰。我記得我出事以後,後來聊天,我媽說我要沒有了,她就不活了。
其次你要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你說你來這個世界上總得有點什麼,有個娃,有個家庭,來實現實現自己的人生理想。我爸媽就很希望我能上個大學,小時候就一直讓我好好念書,我一直念得不咋地。過了那個事情以後,他們只希望我能活著,別的能不能掙錢,以後能不能上學都在說。
所幸現在的我恢復的還不錯,念了高中,上了個三本。
我一直在內心裡問人為什麼要活著?都要死還活著幹麼?
我高三快聯考的時候撐不住去問了我們老師,她說考上大學你就明白了。
上大學我也沒咋明白,現在我也不敢說我知道為啥活著,但是我知道我要活著,還要好好活著。高中三年做了三年志願者,去隴南,玉樹的。我們那時候去災區拍照,把拍回來的圖片做成書簽,和我一大幫同學,朋友在廣場上賣,賣回來的錢買東西送過去。其實每次也就是五六千,七八千,杯水車薪的但是是我們能力範圍裡面做的事情。
大二下半學期開始在外面奔波,我大學在綿陽,要去成都工作。每天晚上兩點從綿陽到成都,在成都拍完以後做六點的火車回去。那時候還沒網上購票,沒有手機購票。好多時候誤了火車就買晚上十一二點的那趟,回去晚上兩點多,一個人走在學校的路上,那種悲涼的感覺。一直持續到我大四吧,實習了才到成都租房子。要上課,要做後期,還要宿舍活動,陪女朋友,每天都忙的那個。然後很多說我變了,變得現實怎樣,變得矯情。現在他們出去工作了,開始體會我當時的感覺。
無論你是誰都會經歷一樣的生活,然後慢慢懂得生活。我一直不想做那個優秀的人,我只想一步一步做我能力範圍之內的事情,我不想讓人失望。很多時候你自己明白,過程比結果重要,但是你要做到結果同樣OK。每個人都有很多問題,沒有人可以真的理解你或者考慮你的不便。
活著活著就明白了,親人,朋友,陌生人給你的力量,只要打不敗你,都能讓你堅強。


desire caution:

謝朋友邀請。從一個人出生開始,其實他已經開始為自己設置了某些需求,也就是想要實現的最終使命。比如看似不懂事的嬰兒,在感覺疼痛時,仍然想要擺脫疼痛,也就是哪怕是嬰兒也想要平靜,想要快樂和滿足,想要自由的不再被任何痛苦所打擾啊。然而,人是否可以做到這點呢?很多人一看到這里,就會說,人怎麼可能做到這點?及時行樂罷了,痛苦早晚還是要來的。而他們為了及時行樂,去學習,去取得好成績,找到所謂的好工作或有自己的事業,然後,希望掙很多錢,希望有很多權力,並希望通過這些來獲得更多的快樂,也就是達到及時行樂,然而,這些快樂早晚會消逝,而此時這些人會感到空虛,因而想要更多這樣的快樂,無休無止,直到死亡。又或者這些快樂消逝是因為各種他們不想要的痛苦襲來,於是他們不得不想各種辦法去擺脫它們,而此時之前享受各種快樂貌似從未經歷過一樣,頂多是回憶一下往日美好做一下慰藉。面對著種種無奈,種種心不甘情不願,他們卻一遍遍對自己說:人生不就這樣嗎?只能如此啊。

然而人生真的只能如此嗎?還是他們被自己各種先入為主所欺騙,才會認為人生真的只能如此而已? 另有一些人不會被這些各種先入為主困住,而是去觀察一切和思考一切,去審視這些自己從所謂長輩或朋友接收到的各種理論真的靠的住嗎?真的是直指人生和世界的本來面目嗎? 他們或許也曾經想要通過各種外在方式去獲得快樂,去擺脫痛苦,然而,他們會發現這些說到底就是靠不住啊,無論是家庭美滿,無論是權力,無論是金錢,無論是姿色。種種這些誰能保證一直都在呢?既然這些早晚都靠不住,難道還要把這些作為抵抗痛苦和獲得快樂的唯一方法嗎?這不是太蠢了?於是,他們另闢蹊徑,有沒有不通過任何外在方式直接獲得快樂和打破痛苦的方法呢?於是,他們開始直面痛苦,去審視思考痛苦到底意味著什麼,審視和思考後,他們發現,原來痛苦是內心對在經歷的事情的排斥啊,也就是如果內心半點不排斥所經歷的事情,所經歷的事情本身就不會算痛苦了啊。然後,他們繼續審視和思考這些內心排斥的產生,是不是有某種共性呢?然後他們發現,原來所有的內心排斥是所以會出現,是因為我們感到所經歷的事情對自己產生了威脅,也就是我們因為自保才會去排斥的啊。比如說嬰兒他覺得痛苦是因為他感覺到身體受到了威脅,所以內心產生了排斥。而嬰兒哪怕此時沒有所謂的各種身份,地位或其他的什麼看重的東西,他都會這樣去保護自己的身體不受外界的威脅。也就是哪怕我們回歸成了所謂的嬰兒狀態,我們依然會痛苦,而不是打破了所有內心的排斥啊。那是不是說,我們真的只能絕望了呢?

也就是無論如何,我們都不能打破所有的內心排斥,而讓經歷的一切對我們都不再是痛苦呢?是否需要絕望,這些人進一步的開始分析,嬰兒為什麼要內心排斥呢?稍微有點文化或知識的人會說:這不明擺著嗎?如果他連這些痛苦都不排斥,不就意味著他的身體會被任意傷害額而沒明顯反應嗎?而這樣,他不就很快就死了嗎?於是,觀察和分析到這里,我們就不得不面對另一個問題,那就是死亡到底意味著什麼? 被某種先入為主世界觀左右的人,會在此刻,立即說,死亡意味著自己消失了啊,意味著,自己感覺不到任何東西了啊!如果真是這樣,那麼一勞永逸的擺脫痛苦似乎只有死亡一條路了,而這條路顯然是消極的,因為大部分人並不願沒經歷就死去,包括嬰兒的這種自保機制,也是等於在說嬰兒想要活下去,換句話,連嬰兒都不想死的啊。然而,死亡真的意味著自我消失,感知消失嗎?

只要我們繼續認真觀察和思考就發現,死亡並不是感知的終結,死亡只是人再次習慣性進行某種體驗(因為習慣而不自覺的去感知到某種世界)的中轉站,或人自由選擇或不選擇來生要去感知怎樣的世界的中轉站。而為什麼死亡只是中轉站,而不是感知的終結呢?

因為任何具體的時空,都必然是感知者感知的內容。所謂沒有感知的具體世界,只是感知者的邏輯矛盾的思想假設而已。因為沒有感知者,那麼世界就只是抽象物而已。

不然,你倒是說說,那個時候的世界的樣子是以誰的感知內容來描述呢?是以人類的,是以蛇的,是以馬的?是以蝴蝶的?鳥的?還是以某個外星人的?要知道不同的生命感知到的世界可是不同的哦。不同的生命的時空感也是不同的哦。你覺得烏龜是會覺得自己活得年紀很長嗎?還是細菌會覺得自己活得很短?那都是把人的壽命作為參照物的,沒有參照物,何來長短?所以,不同的生命視角,時空感會一樣嗎?具體的時間長短,具體的世界樣子,都是在具體形式的感知系統下才能成立,不然根本就不成立,剩下的只有一個抽象體而已,也就是一個具體了,其他的才能具體,不然都只是抽象的存在罷了。

而我剛才說了,所謂的時空環境本身是無法讓自身特定具體化的,所以,具體化的時空環境和具體化的感知系統總是聯系在一起,如果其中一個完全消失了,那麼剩下的就只能是個什麼都無法具體描述的抽象物,也就再也無法再次具體化了,這也就意味著,所謂的時空環境根本無法獨立產生任何感知系統。因為一個抽象物怎麼產生具體化的東西?所以時空的特定具體化,永遠和感知系統的特定具體化一起出現,而不是先有一個具體時空,再有所謂的具體感知系統,這是根本不成立的事情。而感知系統既然一直不會消失,那麼感知又怎麼可能會消失。而且,感知本身就已經很抽象了,一個抽象物怎麼談出現或消失,能出現或消失的不都是具體的東西嗎?因此,感知系統只是把感知給具體化了,而不是產生了感知。而剛才說了,感知系統不會一直消失,所以感知的具體化,也就總會以各種方式持續下去。而這個方式簡單說是分為兩個模式:輪回模式和解脫模式。

輪回模式就是習慣性思維導致的習慣性行為,也就是因為思維模式一直在這個習慣中出不去,所以行為也就呈現一種習慣模式,難以出去,而是在不斷重複,這就是輪回。這個習慣性思維是什麼呢,那就是總是站在自己使用的那個身體的角度去看問題,為它的延續而服務(比如說嬰兒時期就開始這樣做了,這個所謂的思維模式已經成了生命內心深處的思維沖動,或說條件反射),而不是回到真正不變的感知角度,也就是那個不變的自己的角度去看待一切。也因為這種執意要延續身體的思維方式,把很多不利於該目標實現的境遇看成是痛苦,於是因為這種延續,只能在苦樂中各種反覆。而當人的思維模式回到這個真正不變的感知角度去看待一切時,那麼輪回就不再出現了,也就是人將發現前所未有的自由和快樂。

看到這里,你可能會說,既然已經說了是生命內心深處一種思維沖動模式,真的能克服嗎?這里就需要我們去自身體會感覺下一切現象的不穩定性,和神經波動與這些感知現象的內在波動聯系了,也就是說,如果我們認知到的一切,說到底是在需要神經波動來處理反饋,而神經波動顯然是一縷縷的,而不是一個沒有任何間隙的所謂直線,那麼只要我們能捕捉到神經波動的間隙,那麼就可以不再被神經波動被迫影響,而這樣也就有機會打破這種思維沖動模式了。具體方法可以是:

請去細細體會你認知到的各種事物的變化,和你的感覺器官,和此時的思維波動(或說神經波動)直接的內部聯系。比如在你看到這堆文字時,是否去體會過這堆文字其實在隨著你的視神經的波動,在微妙的各種變化呢?這種波動,也是思維波動,是深層次的,如果能將這種微妙變化體會的越來越清楚,那麼就會越來越能接近那個每一縷神經波動的間隙,也就可以從間隙里窺見到那個神經波動未產生時當下本身。而要做到這點需要講自己的注意力足夠集中,也就是不受那些淺層思維的影響,讓淺層思維暫時平息到一定程度才可以做到,這就是所謂的入定。而體會這種變化,就是修習觀照。這里說的只是視覺,還有其他四種感覺,都是屬於同樣的,氣味的微妙變化,觸感的微妙變化,味道的微妙變化,聲音的微妙變化,細細的集中注意力體會,就會明白所謂認知到那個事物,畢竟那個事物的呈現都是和你的各種神經波動相連的,所以當然從來都不穩定,只是自己沒有去細細體會,誤以為那是穩定不變的。而說到這些事物,如果體會的對象是所謂的身體和樣貌呢?比如,通過觸感體會身體的各種觸感,包括皮膚的各種變化,包括內臟器官的各種變化,體會的更細,甚至可以體會到血液的流動,呼吸的變化,比如怎樣從身外進入的身體內,又是在怎樣在身體中遊走,出了體外的。再比如,他人的樣貌,猶如這堆文字那樣是怎樣在微妙變化的,體會的越來越清楚,自己和他人就會越來越有波動感,變的像像素那樣,不是一個整體而是分散各種變化的資訊,就會越來越明白什麼叫如夢如幻,如露如電。這也就是看山不是山,因為眼前的山已經是分散波動著的一堆資訊,自然不再是自己沒有注意前的所謂一座整體的山。也就是紅塵的確可以看「破」,而且這里的看就是看這種感覺,而不是什麼形容某種思想境界而已。而此時此刻,你還會覺得自己的身體是需要保護的嗎?畢竟這個身體無時無刻都在這樣隨著一縷縷思維波動而變化啊,是離散的,需要保護什麼呢?你就會發現一切不過是感知到的各種資訊,並沒有任何堅定的實體在那。唯一堅定的恰恰是感知本身。於是,你就打破了任何內心排斥,這些本身都是可行的。就看你願不願意做了。如果對它為什麼可行或感知為什麼永恆,還有什麼困惑,歡迎留言。

一個人只有做到了這一步,才是真正的生而無憾,因為這是他嬰兒時期就想要做到的,也就是內心深處從來都想要做到的:擺脫一切痛苦,獲得永恆的平和與快樂。既然已經無憾,自然就已經完成了使命。到那時,他便可以自由的做或不做任何事情了。而此時,他往往沒有任何主動尋死的理由而會願意分享這個方法和理論給自己身邊的人,並因此而更積極和善的與周圍人相處,從而讓自己有機會能和更多人分享。


黑森林慕斯:

生命本身就是存在。
生命的每一個要素都是為了延續維持存在。
甚至連自然衰老死亡也是生命群體適應環境維持自身存在的一種方式。

吃是為了攝取能量,美食也是根據人內在的營養需要而定義出來的;
小孩的嬉戲的天性也關聯著原始野性的捕獵與逃亡;
打鬥是為了奪取資源,政治的最高表現—戰爭與娛樂到死的綜藝節目一樣源自於競爭的本能;
求偶是為了延續DNA,最美好的愛情也根源自最原始的繁殖慾望;
你能鑒賞包含繁複或簡單藝術品的眼睛,無非是億萬年年無數代無數次採摘植物、選擇獵物或逃避天敵中被自然選擇的結果;
甚至連同性戀,也與兩性繁殖中出現了異常生理現象有關。
不單是積極的活動,哪怕消極的:
比如自殘、憤怒、痛苦、絕望、殺戮、恐懼,所有這一切都源自於基因里自我與群體的選擇與淘汰。
無論是本能還是後天、自然性或者社會性、群體行為還是個體活動,包括地球上人類在內一切生命,一切的行為都能追溯到生存。

最美好的事看到生存的延續;
最恐怖的是看著生存的毀滅。
一個人更順利的存在是一生的追求;
無論多麼偉大、多麼崇高,哪怕傳誦千年的偉績,也不過是為了一群人的生存。

還記得羚羊飛渡嗎?
母親跳起來,成為小羚羊在空中的踏板跳到對岸,而自己跌入深淵。
當年讀這一段的時候曾不禁感悟到生命的偉大,而現在想想:
根本沒有對岸!!
沒有對岸!!
一代一代,把前人當跳板,被後人當跳板,給自己一個對岸的幻想,最終跳向無盡的深淵!!

留下DNA然後歸於塵土,你我的生命存在與頑石上的青苔本質上沒有一點區別!!

當然,對於生命的意義:
有人粉身碎骨只為清白

有人寧願餓死也不食周粟
有人被燒死也要推翻地心說

有人跟你說如果不自由吾寧死
有人告訴你要為共產主義奮斗終身
還有人願以今世的苦難換取來世的幸福
當然更多的人會認為活在當下就好,
家庭、朋友、事業、愛情,管他什麼終極意義,照顧好身邊的人一輩子就值了。
甚至還有人會鼓動你:
今朝有酒今朝醉!活得瀟瀟灑灑!!

但當生命的本質是註定毀滅的存在,那人類生命的存以及其所建立與依靠的一切物質、精神的文明又有什麼意義呢?

要想透這個問題,必須引入 熵 這個概念。
熵代表整個系統無序的程度,從有序到無序是一個熵不斷增加的不可逆的過程。
地球的所有生命的誕生與演化,都是億萬年偶然間的有序狀態疊加的結果,這個過程中地球接受太陽有序的能量而向宇宙排出熵。地球的有序程度慢慢提高,而人類文明則是這種有序的最高形式。
所以,努力、好、希望、奮斗等等這些人類一代代繼承延續下來的思維模式,其實是生命維持自身有序存在的行動方向。

比如說:
絕望與希望,前者所帶來沖動、迷茫而引發的無序的可能性遠遠大於後者,因此在總所周知的思維模式里後者才是被普遍接納的。
但在現實里,往往建立起希望困難,而使一個人失望乃至絕望卻相對簡單很多。從善如登,從惡如崩,就是因為從有序到無序是不可逆的宇宙趨勢,而從無序到有序則是要耗費能量的過程。
人類社會之所以還能看到無數無序的存在,比如:浪費、慵懶、墮落、毒品等等,其實是因為整個文明的有序給了人類可以放肆釋放無序的空間。
而越是在極端的環境下,比如戰爭、飢荒,對與無序的容忍度就越低。所以當你覺得努力沒意義的時候,其實是因為有整個社會的努力在支撐以容忍你釋放的無序。

最後總結下:

生命其實是自然的有序到最終無序的存在過程。人則是以主觀能動性盡可能增加有序、延緩無序的高級生命。而人類社會則是由有序的能量構建起來的維持種群更好更長久存在的體系。
因此,生命並沒有什麼終極意義,只是存在而已。人類現有的物質文明也容許在生物意義上的你如同青苔一樣從有序到無序,而對於社會角度上的你只能以以增加社會整體的有序度為條件,來維持自己的存在。

維持有序才能存在,這就是人為什麼要好好活著的意義。
人的意義是好好活出來的,想通之後,對星爺的那句俗濫的話也就有了更深的理解。


命中註定:

人生下來,然後活著。

這就是人生的意義所在。

對大部分人來說,正確的定位好自己的人生目標,然後朝著這個目標奮斗,有的人成功了,也有的人失敗,這就是他們各自不同的人生。

可不管成功還是失敗,最後的結果也都是難逃一死。

那麼這種人生到底有沒有意義?

這個問題根本就沒有答案。

作為一個人來說,生來就已經被賦予作為人的意義。

如果你的思想已經脫離了人的概念,那麼你自然會認為這一切都沒有任何意義。

科學家也已經解密了人體DNA的奧妙,DNA中的某一段數據是控制人體細胞分裂次數的。
當分裂字數到達之後,人就死亡了。

那麼這一數據又是由誰來設定的呢?

自然是造物主了。

如果人類能徹底掌握這段基因密碼,或許人類就能得以永生。

聖經里也說,人類原本生活在伊甸園,沒有生老病死,後來因為偷吃禁果,受到了上帝的懲罰,這才變成現在的人類。

那麼這個記載真的只是神話傳說嗎?

後來證明,聖經上所述的很多故事,其實都是曾經真實發生過的事。

那麼這個傳說有可能是真的嗎?

如果人類得以永生後又是否會覺得人生更加有意義呢?

從命理學的角度看,人的命運法則是獨特的,不同於其他的事物或者動物。

人道法則有時候甚至會強烈干預人的運勢,使之保持在一個範圍。

這也是為什麼通過八字能預測人命運的原因。

如果就真的任其自然發展,那麼命運就有無限可能。

那麼這個法則又是誰設定的?

自然還是造物主,是聖經里的上帝,是中國所說的老天,天道。

如果你已經超出了人的範疇,那麼人的生活意義對你就沒有什麼吸引力了,剩下的就只能是追尋天道了。


Cuunis:

身邊時常會有朋友說「生而為人,我很抱歉。」 可能是遇到挫折困難,偶爾也思考得令人陷深。

曾經看了《活著》,疑惑這個問題挺久。

最近倒是解開了愁緒。

前幾天我看了部台劇《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腳本里有個故事「媽媽的遙控器」,感觸挺深,故事的男主角小偉是名國三學生,因為成績不佳及想和朋友玩耍,其母親氣憤之下找到了可以控制自己孩子的方法–可以操控孩子時間的遙控器。自此,小偉的人生由其母親操控,如果犯錯,小偉時間就會倒退,往複數次直到母親滿意為止,包括成為人們心中的成功人士。

身為父母,當然希望孩子過得開心,但想法上有個致命的bug,他們並沒有把孩子當成是人,而是當成通往成功的工具、手段。

令我難受的是,一旦做錯事,小偉時間就會被倒退。全篇故事一直在告訴我:做錯事就會讓自己的人生都變得糟糕。可是,犯錯不是人生常態么?人不就是連滾帶爬、踩遍坑坑窪窪走過來的么?一步登天的方法就算是天才也需要天時地利。

生而為人的確是被迫的,把生為人的這個資格當成是自己最大的不幸也行,

在這短暫的一生內,你所遇到的不幸都是在為有幸的到來在做鋪墊。

———————————————————

(不小心按了發布沒法撤回,待編輯(ΘへΘ)。)


劉靜好:

悲觀的人天天想死的事,樂觀的人天天想活的事。生死之間的過程,有人樂活,有人逼仄,真不一樣。境由心生。想死的人,心境自然漆黑一片。想活的人,自然心境陽光燦爛。


謝嘉皓:

先援引史鐵生的一段話:

凡說生命是沒有意義的人,都要準備好一份回答:你是怎麼弄清楚生命是沒有意義的?你是對照了怎麼一個意義樣本,而後確定生命是沒有它的?或者,你乾脆告訴我們,在那樣本中,意義是被怎樣描述的?

 這確實是老生常談了。難道有誰能把製作好的意義,夾在出生證里一併送給你?出生一事,原就是向出生者要求意義的,要你去尋找或者建立意義,就好比一份預支了稿酬的出版契約,期限是一輩子。當然,你不是債權人你是負債者,是生命向你討要意義,輪不上你來抱怨誰。到期還不上賬,你可以找些別的理由,就是不能以「生命根本就是沒有意義的」來搪塞。否則,迷茫、鬱悶、荒誕一齊找上門來,弄不好是要——像糜菲斯特對待浮士德那樣——拿你的靈魂做抵押的。

其實,「意義」這個概念,只存在於我們的意識里。它是我們思考的產物,我們把它創造出來,又用它來度量世界。因此——雖然有些拗口——脫離人的思想與價值觀來談「意義」是毫無意義的。但實際上我們卻常常用造物主的眼光來看待我們生命的意義與價值,把我們創造出來的這個觀念強加於宇宙。

我們是不是太主觀了呢?因為它們可能並不需要我們規定的這種意義。也許宇宙間從無到有,從有到無,從出生到毀滅,過程就是一切。宇宙不需要留下些什麼,在它之上,也沒有一個與人類一般多愁善感的意識存在會介懷於它消失之後的空無一物。而人類活在其中,也是一樣。需要我們作出交待的只有現在,只有過程本身。介懷於「意義」有時反而沒有意義。探討宇宙的意義,絕望於它消失之後的空寂,也許不過是我們用自己的思維給自己的製造的痛苦而已。

不妨讓我們的視線回到凡間,用人類的價值觀來看待人生的意義。若是如此,人的社會意義就成為無法繞過的話題。你要知道,你不但是宇宙中的一個生命,而且還是家庭中的一員,群體里的一員,民族裡的一員。你有著許多身份,有親情,友情,愛情牽絆著你,有許多責任等待你去履行。而這些,都是這個「你」——帶著這些身份的你——的意義。你要知道,你活著這件事本身,對某些人來說已經是有了意義。

還有,你作為一個人,你擁有那麼多觸摸這個世界的感官,它們給你帶來的不也是意義的一部分嗎?藍天白雲,水聲風聲,珍饈美食,你體會到的一切都可以組成你生命的意義。

幸好,這契約還附帶了一條保證:意義,一經你尋找它,它就已經有了。

世界永遠是那個等待探索的世界,而生命是每個人的入場券。你活著,意義就存在。因為你想要的意義,就是你在世界裡找到的一切,而活著,是你唯一能夠更多地接觸這個世界的方法。


匿名用戶:
這種題給我這種半夜失眠的人來答真是再合適不過了。剛好認真想過這個問題,所以相信我的答不會讓看的人失望。
我們製造了一個機器人,給它設定的程序是掃地。那麼,掃地就是它存在的意義。如果給他設定程序是洗碗,那麼洗碗就是它存在的意義。所以人類有存在意義的前提是,人類也是以某種目的被創造出來的。
但是,是誰創造了我們呢?如果你相信神創,那麼出門左拐,那兒有倆捏泥人的,一個叫女媧,一個叫上帝,他們會告訴你你存在的意義。如果你是唯物主義,那麼你就要相信宇宙是無序的,隨機的。人類的產生是偶然的。那麼說明我們並非像我們製造的機器人那樣帶著目的來到的這個世界,所以也不存在天生自帶的明確的意義。
那怎麼辦呢,人活著沒意義怎麼活呀。所以我們要自己創造意義。
這是一場考試,但考卷是空白的。答題人是我們自己,出題人也是我們自己,最終評分的還是我們自己。
人生有何意義,為什麼要活著?
人活著就是為了創造意義。


大象:


貝塔:

這位題主,如果告訴你,從古至今無數人都試圖解答過你的問題,但是至今為止誰也沒給出標准答案,這樣的話你心情會不會好一點?

如果說有一個學科可以相對比較權威的解釋這個問題,我們會想到哲學。作為一個有同樣困惑的人,我曾經翻過一堆哲學入門書試圖尋找答案,卻經常被各種看上去很難懂的名詞嚇倒,直到後來我在書店遇到一本看名字就心情大好的書:《每當我找到生命的意義,它就又變了》……這本書基本已經把我的疑惑和解答都寫在標題里了,它的內容編排以語錄摘抄為主,記錄各個時代不同哲學家圍繞人生意義這一究極問題的「金句」回答及其釋義,基本上,他們是這么回答的:

哲學家A:人生的意義是享樂。住最大的house,泡最美的妞,什麼最重要,體驗!你總可以找到比現在更high一點的生活。

哲學家B:開什麼玩笑!慾望是一切的痛苦之源。別跟我提物質,俗!精神的快樂才是真正的快樂,還有你走遠點別擋著我曬太陽……

哲學家C:我既不同意A也不同意B,快樂當然是值得追求的但是也不能過度追求,慾望要適度抑制但是也不能過度抑制……

D:人這一輩子就是為下輩子做準備的,我們要好好積人品,這樣開二周目的時候才可以選easy模式。

E:人的一切都是註定的,你之所以為你是因為God(上帝、神、自然力量)在冥冥之中已經寫好了故事,但是你並不知道劇本也無法預測,照著演就行,所以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F:實名反對E,人之所以為人就是因為我們有主觀能動性,我們是自己的主人,你想幹嘛幹嘛,這還不夠爽嗎?

G:所以人活著就是要仔細規劃、兢兢業業,盡自己的力量過上能力範圍內最好的生活~

H:但是說到底不管怎麼拼,人生最終的結局都一樣,說到底還是一個苦字,努力平和心態,才能看淡一切……

I:唉,想來想去,其實人生只是一片虛無……

J:唉,想來想去,其實人生只是一片荒誕……

……

這些論斷,是不是都似曾相識?我們每個人在一生的不同階段可能會隨機或循環著出現如上的不同想法,而人類社會作為整體在某個的特定的時間也會把其中幾種作為主導思想。

我覺得,自己這一輩子,如果看不到這個世界發生什麼巨大變革(科技爆炸、大規模戰爭、發現外星人),那基本這個問題不會再有什麼特別新的解釋,但是也不會有定論。

要麼說我們喜歡聽故事呢?一個完整的故事包括背景、動機、過程和結果,它是一個閉環,故事結束,意義就浮現出來,供我們評價和唏噓一番。相比之下,我們自己的人生,把它作為一個整體來看,是顯得多麼的發散、無序、普通和沒有意義啊。

但是,為什麼說看了這本書以後會讓我心情大好呢?因為了解到人類共同的「無知」而讓我自己變得心安理得多了,這就引出另一個問題:

了不了解自己人生的意義,和過的幸不幸福,是兩回事。

阿蘭·德波頓在《身份的焦慮》中提出了一個觀點:18、19世紀政治和消費生產的巨大進步盡管極大程度上改善了人類的物質生活,但同時也為人類心理造成了難言苦痛。為什麼呢?原因是,在這之前,從社會階層角度而言,處於低等階級的人幾乎不會因為出身而痛苦,因為在這之前的各種文明裡,人類基本沒有把平等作為普世價值觀。直到現代社會之前,人所處什麼等級一直被認為是上帝或先天的選擇,平民、貴族或者牧師的階層高低分明,但也被公認為是相互依存。作為農民、車夫、僕人和工匠的人們並不富裕,卻不會因為自己的出身而感到缺少尊嚴,宗教的傳播更讓人從精神層面上接受物質缺乏的現實。進入現代社會之後,隨著技術與生活水準的飛速提升,普通人所能達到的生活標准相比前人們顯著提升,可焦慮也在不斷加強:人們開始更加倡導個人努力在獲得財富和社會地位中的重要性,倡導平等和人改造自然的力量,地位平凡不再被認為是被合理分配的結果,而開始變成了無能的象徵。

話說回來,古往今來的廣大的普通人們,有多少會因為不知道自己的人生意義而焦慮呢?去年馬東和許知遠有一場著名的辯論,馬東說,歷史的每個階段可能只有5%的人有願望積累知識,了解過去,那剩下95%的人就是在生活。媒介的發展使得普通人也有了接觸新鮮概念和表達自我的機會,也更容易使一些人的迷茫變成一群人的集體迷茫。哲學的話語權在歷史上多半是由所謂「上層階級」的人們所掌控,許多哲學家藉助哲學的表達,或用以探索自然的邊界,或用以實現自己的政治主張,要將哲學作成一門嚴謹的學問,前提是要有豐富的學識積累和強大的邏輯思維,而你我在此時所談論的「人生的意義」,究竟是出於同樣對於這一領域的熱愛,還是其實只因為此刻在現實世界中有不如意的地方呢?

反正我是後者。心情不好的時候,我經常喜歡用「思考人生」來掩飾大腦的一片空白,而生活如意的時候,「活在當下」就成了我隨拿隨用的哲學指南。

如果題主認為,我們作為普通人,也一定要具備對這個問題嚴肅看待的基本態度,那我是這么想的:

傳統上哲學沒有定論的問題,有一些可能要等待緩慢發展的現代科學來解答。

題主提到,人活著為國家做了貢獻,可是國家也不是永續長存的,再想遠點,地球也不是長存的……所以人活著這件事情顯得更虛無了。題主說的沒錯,但萬一這是個科學問題而非哲學問題呢?

我們知道,早在古希臘時代,哲學家們就開始嘗試探索世界的真相,並實際上承擔了一部分我們所謂現代科學的啟蒙:西元前四百多年德謨克利特提出原子論,為原子科學的發展奠定了基石,現在我們接受起來毫無困難,但對我們自然崇拜的祖先們來說無異於刷新三觀;從那之後,哲學和科學的道路分分合合,以至於羅素有句話說:「那些已經有絕對答案的問題,都已經被歸在科學里了,而那些迄今還沒有得到明確解答的問題,被剩下來以後組成了一種殘留品,其名就是哲學」。

西方社會花了一千多年時間從全民信宗教到終於接受還有另一種用科學來解釋世界的思維方式,可是它的路途同樣任重道遠。以我有限的科學素養和貧瘠的想像力,如果從科學角度想要繼續深挖人類(乃至地球)的意義,我們需不需要知道地球和生命的確切起源?需不需要知道萬事萬物可被挖掘的最小動因?需不需要探索地球之外的文明?反正這些問題目前都還沒解決,可能是因為技術和手段,也可能是需要科學理念再來幾次重大的飛躍,人類在地球飛船上孤獨的存在著,希望藉助少數探索者的科研發現揭開一些關於永恆的秘密,而可能大部分人在這個過程中就作為飛船燃料般存在著——聽上去挺慘,慘到這個問題離我距離太遙遠顧不上悲痛,而我自己雖然不能對全人類有什麼大貢獻,但是依然卻因為自己身上流著全人類所共有的好奇心、求知慾、充滿情感和渴望的血液,為我以人的形態生活在這宇宙里而感到幸運不已。

這個回答也許並不能解決題主的問題,但是卻能夠比較好地讓我自己釋懷,為過去那個同樣困擾於人生意義的自己做一個暫時的小結。我對待這個問題的態度非常實用——有困惑的時候翻書找答案,覺得想得七七八八了就扔下書投入到轟轟烈烈的生產建設活動中去,如此反覆多次,搞不好有一天可能不藉助於書本就能給出自己確鑿的答案:「嗯……我的人生意義差不多就是50%存在主義+20%實用主義+10%享樂主義+10%悲觀主義+10%虛無主義?」

哈哈哈,唉,冷靜一下,雖然我如螞蟻般渺小,但是我有忙碌的schedule呀,有飯吃、有活干、有人愛,努力想辦法過得開心一點,至於懂不懂意義,等開心了再來想想這個問題(如果還記得的話);那也許就會有新的答案了。

以上。


Wayne:


圖片來自網路。


心王登基:

請想一想,你為什麼不立刻現在去死?你給我去死!!!如果你不願意,就想一想為什麼,活著的意義就在裡面了。。。


CSR:

首先附一篇我覺得不錯的回答

人生的意義是什麼,活著的意義是什麼?​图标

其實答案所揭露的本質,也是我的看法和很多人一直找不到意義的原因就是:人生在本質上沒有什麼意義。

在此,我不對人生在本質上沒有意義這個命題做出具體論證(通過前面的鏈接,一定程度上可以論證),但如果你堅持認為人生是有本質意義的,或認為自己已經找到其本質意義,那麼你大可繼續這樣想,這毫無壞處,希望你能在這個想法中幸福地度過你的一生。

其實從這個宇宙,這個世界本身來說,你根本無法找出它的意義,或者說根本沒有。如果你認為你找出了一些意義,我認為,這不過是你在無意義的基礎上定義出的意義,實質依然沒有意義。

但其實,沒有意義,並不意味著就要去結束生命。難道自殺就有意義了嗎?或者說死亡就有意義了嗎?

這個結論並不一定是消極的,此刻的我也只是在這寫這個問題的回答,並沒有選擇自殺。

既然做什麼事都一樣,對這個世界的本質都是毫無意義的,從精神層面上,我們應該是更加自由的!我們應該放手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也不必拘泥於過去發生的事情。我們依然可以盡自己最大的努力讓我們的生活變得更好,甚至讓世界更美好,依然可以繼續去探索這個世界,探索那些未知的秘密。

這里還要支持一下”安樂死”,我們應該支持那些經受或面對太多的困難與痛苦,經過認真思考後想要自殺的人,這是每個人的權利,只要控製得當,不被一些不懷好意的人利用。

最後附一段來自上面鏈接的引文

沒有意義會讓你變空虛了嗎?

不,一旦接受了這個設定,你就從意義中解放了出來。沒有了意義的束縛,你應該更自由,因為你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不是意義讓你做的事情,你可以真正掌控自己的生活,讓它按照你設想的方式發展。

所以不是先找到意義然後再活著,而是先努力生活,然後你自然會給自己賦予一個自己滿意的意義。

認真賺錢,認真去愛,認真體驗生命的美好,認真學習,認真見識新世界。你想讓你的人生在哪方面拓展就在哪方面加油。

這就是熱愛生活。

然後你就會明白為什麼活著。

這就是真正完全擺脫這種問題的困擾的方法,那就是積極,樂觀,陽光地去擁抱生活


鄧子就鄧子:

為了更好的浪費人生,所以把時間放在追求夢想上,加油。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