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有哪些細思恐極的事?

問題描述:人類有哪些細思恐極的事?
, ,
花生湯圓里的傣傣:


坐在G856上還沒平靜下來寫下這個答案的時候,我還在一遍遍確認我是不是再一次坐錯了車,還是會後怕,雖然不是什麼會造成不可挽回損失的錯誤,但是經歷一次真的就夠了。

從24h前講起吧,一下午都在忙院學生會的迎新晚會,化妝,統籌安排,圓滿結束後的慶功宴,回到寢室時門禁已經落鎖。

軟磨硬泡宿管大媽,進屋坐到書桌前,想起來衣服沒洗,論文的前言和總結沒有搞定,明天要交的作業還差兩道題,哦對了還有,明早我要坐9:22的火車回西安。

忙完所有的事情,收拾好行李,我看了看錶,嗯凌晨3:20,印象中訂好了鬧鍾,上床睡覺。

睜眼,發現已經早上7點半了,恍惚了一下意識到時間緊張,洗漱完抓著背包沖出寢室。發現武漢又下雨了,這意味著我又要經歷交通上極大的不便。不出所料,我用了將近半個小時才打到車。。。
在這里真的要感謝一下司機師傅,一路上都在為我想辦法,好在8:54到了武漢站,鬆了一口氣。

坐在B2檢票口前,我以為一切不順都已經結束了,可我不知道,故事才剛剛埋好伏筆。

9:07我看到G856開始檢票,感覺時間充足,悠哉悠哉地吃完了還剩一半的早飯,9:12我過了檢票的閘機,並且聽到檢票員在說9點22的高856不需要排隊,所以即便沒有檢票下站台的人流,我也毫不猶豫的走下了站台,並且再次確認我在熒幕上看到出現了車次G856這樣的字眼,因為堅信自己沒有走錯,我在站台上黑色玻璃的倒影里略略看了旁邊停靠的列車的終到站,嗯沒錯,西安北。

可是為什麼我是6車,但是推薦的檢票口B2走下站台右手邊第一節車廂是1車呢?
算了,辣雞車票亂寫檢票口,不過現在走到6車也來得及。
可是為什麼還有10分鐘才開車站台上就沒有人了?
可能因為我檢票有點晚吧。
可是為什麼列車長催我上車了呢?明明還有時間啊。
算了,先上車的確保險。
可是為什麼我的座位上有人了呢?
——您好,您是不是坐錯了位置?
——哦,你想坐這里那你坐吧,反正這車人很少。
——好的好的謝謝您,麻煩問一下這是G856吧?
——是的是的。
可是為什麼心裡總有一種隱隱約約的不安感,咦,怎麼9:17就要關閉車門了?
不對!拿著票沖到列車員面前
——這是高856吧(即便此時還是在期待自己的懷疑不是真的)
——這是高586,去北京西的啊?

五雷轟頂,沖到座位上拿起行李想要下車,
但是只能眼睜睜看著車門緩緩關閉,看著武漢站消失在視野里。

找到列車長,確認了兩趟車共停的站點和時間,然後所幸提前17min在信陽東站同台換乘,等車的時候強迫症般的一遍遍確認車次時間始發終到站。

平靜下來,我才開始回憶從昨天到現在發生的所有事情,覺得細思極恐,不僅是因為凡事因果相關,更是意識到我們在認定一件事情必然會發生的時候,總是會選擇性忽略掉一切值得懷疑的細節,即便周遭的環境里與此有關的元素在一遍遍提醒我們,我們也會在腦海里將它們修正過濾,直到最後,我們成功說服了自己。

其實這件事中,我有無數次的機會彌補我的失誤,無論是早起一點,時間更充裕,還是在我走進檢票口的剎那我沒有那麼堅信自己不會走錯,以至於將586錯讀為856,或是我意識到我看到的是玻璃倒影里反著讀起來沒有閱讀方向問題的北京西(因為像西安北)。深諳列車走向的我,即便不知道西安北是經停還是終到,都不會錯上一路北上的列車。再或者,我可以重視那些對時間,對車廂,甚至是對乘客很少的懷疑。但最後我還是上錯了列車,還是沒有在第一次懷疑的時候就證實它並不是空穴來風。

環環相扣,就好像給自己布下的陷阱,不斷的自我安慰,到發現時可能早已萬劫不復,我忽然明白許多生活中不幸的事情可能都是因為我們抱有的一絲絲僥幸和對周遭環境的忽視,又或者說,我們擅長欺騙自己。

還是希望以後每一段旅途都順利吧,
希望我也會在該懷疑自己的時候不要那麼自以為是。

那我們西安見吧❤。

信陽東換乘留念嘻嘻嘻


程善敬:

大腦沒有一個統一的「指揮官」,但整個大腦卻有條不紊地工作。

切斷胼胝體(即左右半腦的最主要連接組織),人不會覺得有什麼異樣。
ps.這也可以為上一條結論提供支持,人的左右腦不是被一個控制器管理的。

人所有神經的連接方式可能比宇宙的粒子數量加起來都多。

基因能進行自我修復


柳生山竹:

人類從事的一切生產活動本質上是為了繁衍,也就是說從一個男人的角度來講,你努力學習考大學拚命工作拍老闆馬屁和女孩談戀愛吃綠色有機食品是為了「侍奉」自己的丁丁。

至於搞低碳經濟節能減排耗費大量人力物力研究新能源技術等等是全球組織的一場「保護下一代丁丁讓後代有丁丁」大革命。

我瞪著我的右手,狠狠地說:你以後溫柔點!


無聊肥貓:

前幾天看了一部日本電影,叫《鐮倉物語》。

裡面有一個情節是男主到黃泉世界去救女主,死神和男主的父親都說了一件事,就是黃泉世界的樣子因人而異,每個人看到的都是不一樣的。

看到這個的時候,我回想起在這個問題下看到過的關於顏色混亂的回答,就是說一個人看到的顏色跟別人看到的顏色不一樣,看到的綠色是別人告訴他的紅色,看到的紅色是別人告訴他的綠色。

那會不會有人看到的除了顏色不同之外,連形狀都跟其他人看到的不同呢?

比如抽象派畫家畫出來的作品,會不會就是他眼裡看到的樣子呢?如下圖:

會不會畫家看到的人和別人看到的不一樣,在他眼裡人就是這樣歪七扭八的呢?


李朱古力:

人有眼睛,所以看到了光。人有耳朵,所以聽到了聲音。人有觸覺,所以人們說世上有固態液態的物質…

所以是不是說,如果人類再多出一種感官X,世界上便又多出一種前所未有的事物Y。

換句話說,這宇宙其實光怪陸離,我們身處其中的空間,其實復雜到超乎我們的想像,只因沒有對應的感官,我們才渾然不覺?

或許我們身邊就有外星人,而不以固態液態存在,所以我們才看不見摸不著?


無意修仙:

你永遠不知道是霍金自己說的話是他自己的思想,還是機器的想法

緬懷霍金


匿名用戶:

嗯~挺長的這篇~

涉及隱私,匿名了。

背景交代下:十幾線小縣城,一家四口,兩男兩女,父母,弟弟,我。新房裝修租住在別人家。

大學沒多久,家裡多了很多女性用品,最多的是絲襪。起初媽媽打電話問是不是我買的,塞在她衣櫥?可我之前沒有穿絲襪的習慣。

當時和媽媽只是覺得奇怪,也並未多想,也沒告訴爸爸和弟弟,漸漸就不了了之了。

後來放寒假回家,過年打掃房間,媽媽發現了幾個未拆封的快遞包裹,上面的收件人是藍藍的天白白的雲,收件人電話是我,地址是我家。(但我根本沒有買過,我根據店鋪名搜了店家,是家情趣店。翻了評論也沒看到相同名字的買家。)

拆開包裹裡面全是絲襪以及情趣內衣,就是水手服之類的制服裝。確認不是我和爸爸的之後,大家一致懷疑是弟弟。

畢竟是年輕人,對異裝癖有過聽聞。和父母溝通後,他們都很著急弟弟的情況,爸爸甚至氣到直接將東西摔在弟弟面前,質問是不是他的。弟弟也沒反應出驚訝或者羞恥之類的表情,就淡淡的說不是。

家人也就不太敢確定是不是他的東西,而且弟弟也沒有淘寶賬號,銀行卡之類的東西。

之後家裡也沒出現過什麼奇怪東西。

直到一天,因為手機問題,我拿弟弟的手機撥打電話(學校禁止帶手機)。發現上面有簡訊快遞簽收,收貨地址是弟弟的學校。

告訴媽媽後,我們懷疑他這些東西通過同學購買,因為在家裡被發現了,就寄往學校。媽媽說他有個同學就覺得怪怪的,可能兩個人一起學壞了。

但等他回來,找借口看書包,並未找到什麼包裹。也懷疑是簡訊今天到,不知道快遞到了。便等第二天,結果連續幾天都沒有找到所謂的包裹。

後來事情又過了好幾個月,在大學突然接到媽媽的電話,說在弟弟的衣櫥里找到女人的高跟鞋和短裙,不敢告訴爸爸,怕他發大火~就覺得事情似乎嚴重多了。

立馬打電話給弟弟,問他最近家裡有沒有發現奇怪的東西?他回答沒有。我又說可媽媽在家找到高跟鞋之類的東西。想聽聽弟弟的語氣,結果他直接說不知道。

和弟弟溝通不了後,便建議媽媽帶弟弟去看心理醫生。

但一直沒找到合適的理由讓弟弟去,怕強行拉去,後果更嚴重。媽媽便開始送弟弟上下學。直到搬新家後。

家裡就再也發現什麼怪東西了。媽媽開始懷疑是租住的人家不幹凈,慶幸搬家了。

距這件事已經五六年了,大家都有些淡忘了。

直到前幾天,幫媽媽註冊支付寶,發現媽媽竟然不是新用戶,餘額里還有錢,用戶名是藍藍的天白白的雲~

註:媽媽是網路白痴,和我共用一個淘寶賬號,網購都通過我。支付寶也是最近她去買東西,店員和她說用支付寶掃紅包才回來讓我給她註冊。媽媽的手機號也用了十幾年了。

所以這件事,一直百思不得其解。


Orei:

用你的左手抓住你的右手,然後感受一下。

你抓住的是你的手嗎?

你抓住的是手嗎?

你抓住的,到底是什麼?


一葦渡江:

我們對整個宇宙的認識總是基於我們是人這一現實,也就是說我們的認識總是逃脫不出我們人類的桎梏。或許對於更為高等的文明,他們認識的宇宙是完全不同的;或許我們真的就是某些「造物主」(也可能是外星人)的試驗品,此時他們正在看著我們。。。


Aorqu用戶:

你永遠都無法知道你看到的顏色是否與別人看到的一樣。比如對於你眼中的紅色這種顏色,在別人眼中所看到的完全有可能是你眼中的綠色,而你無法(不太難地)證明或者證偽這一點。這時你會發現一個非常神奇而又隱秘的事實,無論你看到的與別人看到的顏色是否一致,都絲毫不會改變大家認為同一種顏色/東西是紅色這個事實。從某種意義上講這是一種非常完美的契約,深具啟發意義。

======

更新(2016.10.10):今天碰巧看到一個完全描述了我想說的事情的視訊,其中提到了我所說的這種自己的特有感受有個專門的單詞來表示:「qualia」,這個視訊比我講得更容易讓人理解,鏈接如下:

Is Your Red The Same as My Red?:https://www.youtube.com/watch?v=evQsOFQju08


胖大星:

我來講一個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

上國中二年級那一年,那時候我還比較瘦 身高180 體重120左右,就有一點低血糖。假期在家從床上起身快了,經常會兩眼發黑,要蹲在地上緩一下才好。

以上為背景………………………………………………………

國慶節前的那個周末,(這個時間點我印象很深…因為那次國慶我買了DNF男法的國慶套…捂臉)我一個玩的比較好的朋友在外地上學回來,然後我又叫上了兩個平時關系好的同學一起吃飯,那個時候我還沒有手機…就先去網咖打遊戲上qq找,聯系他們的時候已經比較晚了,大概11點半左右,最後等到人的時候就已經接近一點了。然後我們在去一個自助烤肉的時候,路上後過來的兩個同學中的一個就和我鬧,我當時沒有防備,他一拳打在了我的dan上…

當時是真的酸爽,因為有女生在,我就裝作沒事的樣子繼續走想要挺過去。

下面就到了重點

因為是中午,陽光很足,我的視線開始模糊,眼前的東西全變成了光,耳朵開始嗡嗡響,越來越響,響的頻率越來越快,到了一種極限後,一切都消失了。在我的記憶里,我失去意識一段時間,然後就有一點像做夢但是更像重新親身體驗一次,我從小到大的各種片段開始重現,有印象深刻的,有我已經淡忘的。時間軸一直向前,到了我最近的記憶,就開始加速。到了後來,和用手劃手機照片一樣,我從經歷者變成了旁觀者,最後彷彿有隻手抓住我胸口把我上半身從躺著的狀態提了起來,這時候我回到了現實里:坐在路邊,剛才發生了什麼我全忘了,我朋友圍著我一直喊我名字,我衣服上還有血,因為還有旁觀的人,我就先跑回了家。給爸媽打電話,去醫院檢查,下巴右側封了四五針,兩顆牙各掉了半塊。之前的記憶慢慢恢復了,給我的感覺和電影里那種昏迷狀態超級像!據我同學的描述,當時我走著走著,直接倒了下去,下巴著地連帶著磕掉了兩塊牙,並且那兩周嘴都張不開。

這次之後,我就覺得人體和電腦有很多共通點,而我的那次昏迷就相當於過於疼痛大腦重新開機。

也許,最後的死亡就是一個簡單的關機罷了。


重樓樓:

所有人都會死,大家都在假裝不死。


鹿萌萌:

錯誤記憶

支持錯誤記憶的證據來自於多項試驗,在其中一項最著名是實驗中,Loftus,Coan和Pickrell(1996)曾經說服了許多個體,讓他們相信自己在5歲時有過一段走失的經歷,實際上這段經歷並不是真的。一些對他人的信任感比較高的個體被招募到實驗中接受「植入的」記憶。在一個個案中,一個14歲的男孩,由他的哥哥告知他曾經在5歲那年在附近的一個超市走失過,後來被一個老人所救,最終回到了他和他媽媽身邊。在接受這個暗示後幾天,那個男孩便報告說他回憶起了這件事,甚至能感覺到他當時走失時的驚恐,隨著時間的推移,那個男孩能夠回憶起更多有關這件事的細節,遠遠超出了實驗中的描述,包括對那個老人的描述。隨後,當他被告知這件事並未發生過時,他非常驚訝,並且繼續描述這一事件,就好像真的發生過一樣。
——摘自變態心理學第二版王建平 張寧 王玉龍編著 138頁

我們有多少記憶是「被植入」的呢……


黎千羽:

虛假的記憶。

我自負記憶力不錯,書看過一遍能記很久,童年的很多事的細節都記得清清楚楚,因此老是被家長們充當查找陳年舊事的筆記本。
但是就在剛剛,媽媽給我發來一張小時候的照片。
我還沒看清楚這張照片的時候,我很自然地記起當時我和家裡人去海邊玩,遇到了一隻非常漂亮的蘇格蘭牧羊犬,主人在一邊給它梳毛,我上去和它玩了一小會,拍了一張照片留作紀念。
但是照片里完全不是這回事。
就是這張。
看到了嗎。
照片里的狗根本不是蘇格蘭牧羊犬!
快十年了,我都記得它是!
記憶里的那張臉如此清晰,卻不是真的。

不過這還不是最匪夷所思的事情。

十歲的我會記錯狗的品種,五歲的我會記錯什麼呢。
我的記憶里平白無故多出來一個人!

去百度找了半天,沒發現有相似的圖。
那是個中東面孔的男人,皮膚微黑,中年人身材,沒有鬍子,穿白色短袖襯衣,也有穿黃色條紋襯衣。
他很喜歡小孩子。
早晨我睡不著的時候從睡覺的房間跑出去就看到他在客廳里里看電視。他總會把節目調到卡通頻道然後陪我看貓抓老鼠。
我們去買菜,給我帶回來好多棒棒冰。那個時候我還不知道棒棒冰怎麼吃。紅茶味道的棒棒冰。
我們打架,他跑到家裡人那裡去告狀。
你看,他並不是和我一個人有互動,哪裡都能去,總該是存在的吧。

但他不是。

幾年後,我再向媽媽提起來這個人,所有人都說這個人從來沒有存在過,家裡從來都沒有外國客人。他們甚至變得很生氣,認為我在故意撒謊博取關注。

這件事有兩個可能。
第一,我瘋了。
第二,我有陰陽眼。
算了我還是瘋了比較好。

科學的解釋是這個。
虛假記憶(pseudo memory)是大腦記憶的資訊之間自動的組合導致不真實的回憶。每個人的大腦都可能產生虛假的記憶,或將事物的真實情況扭曲。人們會對自己的記憶堅信不疑,甚至會對大腦編造的謊言信以為真。這並非一種發病過程。所有人都會產生虛假記憶」,特別是關於童年時期親身經歷的場景的記憶。
虛假記憶最早被注意是由於發現犯罪現場的目擊證人的證詞並不一定可靠,雖然證人自己確實認為他當時看到的情況就是這樣,但常常會因為情景資訊的混淆,而導致對罪犯的錯誤指認或情景的錯誤描述。例如,證人並沒有看清罪犯的長相,但在回憶時會把以前看到過的並不熟悉的人臉指認為罪犯;證人對犯罪現場的細節根本沒有看清,但在回憶時會根據自己的經驗填充,而且確認是當時看到的情景。

根據自己的經驗填補記憶。
我的大腦為了讓我擁有一個有人陪伴童年也是費勁了力氣呀。
可這還是我的童年嗎?


林正白:

時間其實是靜止的。

即使愛因斯坦在一個世紀前就告訴你:「時間只是一種幻覺。」但是大部分人還是不相信。這日子是一天天流逝的,你跟我說時間不存在?

但是近十幾年的電影不斷在顛覆你的想像,告訴你時間是非線性的。

前目的地里的男主從未來回來,泡了自己艹了自己生下了自己,還在一次任務執行中延誤過去的自己,使其面部受傷整容——為了未來的自己不被過去的自己認出來。整部電影就是在闡述一個觀點——所謂現實,是由過去的你,現在的你,未來的你共同決定的。時間不是一條直線,而是存在循環往複的。

《降臨》里的女主預見了未來,並通過在未來獲得的資訊拯救了現實中的地球,使時間這條線能夠進行下去。時間的運行是像火車一樣,隨時會有分岔路口,能在分岔路口往前走也能往回拐。

今天,量子引力告訴我們,空間是不存在的,存在的只是引力場,空間的不存在也意味著時間是靜止的。 赫爾曼·閔可夫斯基層提出過,現實是在一個四維的非歐幾里德數學空間一直靜靜地存在著,因果關系就是坐標點之間的幾何關系。

如果說時間是靜止的,那麼這就意味著——你的人生是早就被決定好的。

但是這個答案並不是消極的,相反,它是告訴你,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時區,有人二十歲成功,而他五十歲就死了。有人五十歲才成功,但他活到了一百歲。JK在被拒12次後依舊出版了哈利波特。林肯失敗了50次最終依然成為美國最偉大的總統之一。

我也經常被困難打倒過,聯考發揮失常,女票意外退學,我也出過車禍,我甚至想過輕生。但是如果你能站在整個生命的高度上去看——這只是上天對你的歷練,因為你在何時會走上巔峰已經被安排好,所以不要急,對自己要有自信。就算全世界說你錯了,我也願意給你閉上眼睛蒙住耳朵的信任。

關注公眾號:林慕文 用最前沿的知識刷新你的世界觀,感受科學帶來的浪漫。


蝶羽生風Zephyr:

我們至今仍未知道如何正確的使用大腦。


蘇五:

……………………補充不靠譜分割線…………………

後來看到小可愛們的評論就補充幾件我突然想起來的事。

A

鬼壓床這個事。

初高中課間睡覺的時候,每次快上課了,真的能特別明顯的感覺到我人意識是清醒的,然後整個人一點點都動不了,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哇那種感覺真的是太可怕了。

彷彿身體不是自己的了,感覺好像自己的靈魂和身體脫節!

B

記得有一次中午睡一覺,睡眠質量比較好。然後下午起來看到黃昏我以為都睡了一個晚上是白天了,我問媽媽怎麼不叫我,她說你是不睡傻了才五點。飯才剛做上。

C

還有就是前段時間我感冒了,晚上就想早點睡,然後我明顯的記得是晚上九點,我放下手機去睡了。那時候舍友還在床上趴在小桌子上學習。

不知道多久,我突然被舍友上廁所的聲音吵醒來,不知道是因為潛意識作祟還是怎麼,我那時候以為都早上了,可我一看時間只有二十分鐘。

對,你沒看錯,只有二十分鐘。可我感覺像是過去了一個晚上。

還有一件事

D

還有就是以前上高中本來是住校的,有一周我特別想回家,就回家睡了。

那天晚上我真的覺得我剛閉眼不到五分鐘,我在醒來……就已經早上六點了。

哇!那種感覺可痛苦了,我消失的時間去哪裡了????我還沒有睡夠!陪我的時間(傷心難受痛苦不開心 )

…………………我再來小聲逼逼一會…………………

所以說有時候人的潛意識我真的覺得特別可怕,那時候看過的書里我清楚的記得外國有群人做什麼實驗。

就是把實驗者眼睛蒙住,然後告訴他先讓他把手放進熱水,然後再把手放進涼水。

然後實際情況是先讓實驗者把手放涼水再放熱水,可實驗者並沒有發現什麼不妥,所以說潛意識是不是真的特別重要!

有一次我還給我舍友說,你說我如果心中沒有恐懼並且潛意識告訴自己,我從這跳下去一定不會死,我是不是就不會死?

當時十二樓。

我舍友笑著說,你試試。不過我也不敢試,萬一我真的嗝屁了呢對吧。

E

我記得有好幾次我洗手的時候,好像是冬天還是什麼時候我記不清楚了。

把手放熱水裡,我會莫名其妙覺得這熱水特別涼。

或者是有時候把手放涼水裡就突然覺得這水特別燙!

我一直覺得我有病!我也一直想不通為什麼???

圖片選自微博

————————正文正經分割線—————————

講幾個親身經歷吧。

就是前幾天有一次被鬧鍾吵醒,我先讓舍友先去洗漱然後我想我在躺一會。大概五分鐘左右吧,她把我叫起來然後我洗漱化妝出門,每一步都很清楚,然後我剛出門就聽見舍友再叫我,我一回頭夢醒了,我還在床上,舍友在叫我起床。

我坐起來悵然若失,感覺好煩我就又起來了一遍,然後這次洗漱化妝就覺得特別累,這次舍友還燒了水,燒好她準備叫我灌水,她叫了我兩遍,我就又醒來了。

醒來以後我就懵住了,我現在到底是醒著還是在夢里,舍友問我怎麼了,我說我醒了?她還說你是不睡傻了,起來洗漱,一會遲到了。

圖片選自微博

前段時間就是因為感情的事整個人特別頹廢,然後有一天晚上做夢夢見我嫁給他了,在他家。他家裡人對我不是特別好,我在夢里就特別難受,然後我是第三視角看的這個夢。最奇怪的地方來了,夢里的我好像是給我說的你千萬不要嫁給他。然後我就醒來。

我醒來以後特別難受,彷彿她經歷的那些也是我親身經歷過,那種大夢三生的感覺讓我一下就想開了。

會不會某個平行空間的我看到我現在太悲傷頹靡,然後不想我在這樣就轉門通過夢這種介質來告訴我以後如果我選擇了他我以後的生活。

會不會現實就是其實我們是可以預見未來的,只不過是通過一瞬間或者潛意識或者夢境,而我們意識清醒後這種記憶並不會持續太久,我們也就拋之腦後。再等到未來這件事發生或者我們來到了某一個場景就覺得似曾相識,其實是我們曾經就見過,只不過是我們沒記住而已。

圖片選自微博

高中的時候有一次吧,晚上做夢我夢見我在游泳,然後突然有一群人就沖過來拿槍要殺我,我害怕就潛水了。(自己本身不會游泳)

然後我有個人就跳下來一直壓著我不讓我出水面,那種窒息的感覺我現在都忘不了,我感覺我馬上就要死了,那種感覺特別可怕,你親生經歷了死亡的感覺,就在我馬上就要覺得窒息死亡的時候,我就突然自己醒來了。我一醒來就大口大口的呼吸空氣。

我才發現我是用被子捂住了口鼻,所以以後大家覺千萬不要蒙在被子里。

醒來以後就特別後怕,如果當時我沒有突然醒來,我會不會成為第一個在睡夢中自己把自己憋死的人?

圖片選自微博

小時候我曾經連著三年,就是每年的夏天,具體哪一天我記不得了。

就是每年夏天都會做的一個夢,夢見天上有九個太陽,我太熱了,躲在一個樓陽台的下面,就是大概空間有個一米乘兩米的空間,只要我在這里就故意順暢,只要頭一出去這片區域就熱的感覺要被曬干。

現在再沒有做過這種夢,不過一直不知道為什麼。

圖片選自微博

———————————分割線————————————

總結一下

好幾次都因為一個夢突然第二天就對一個親近或者疏遠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感覺就是夢里的經歷就像親身經歷,彷彿夢里這個人背叛了我,我得那種難受和憤怒在醒來以後還是會延續到這個人身上。

那時候看了黑客帝國,一直對這個世界有陰影,一直覺得所有的人都是被控制的,這個時間所謂的舉頭三尺有神明就是因為有一群控製法度的人在觀察這個世界,一旦你的行為讓他們覺得不合適,他們就會拔出鏈接你身體的線,然後你就掉線了,也就是莫名其妙的飛來橫禍死了。

俗稱報應。

你從來都納悶為什麼你默唱歌就從不跑調,自己出聲就跑調,這個存在你體內的第三個聲音到底是誰的?是大腦的還是自己的?是自己的為什麼它會在腦子里說話,是大腦的為什麼你們對不了話?

夢境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存在?

是預示著什麼的警告還是對自己想像力的總結?

死亡到底是一種新的開始還是意味著消失?

誰也不知道死了以後什麼樣,死了以後有沒有靈魂,會不會投胎,有沒有天堂地獄,還是像別人說的死了以後就是高緯度空間給你的刑法結束你就可以回到你所在的高緯度空間。

人類的想像力探索力,存在本就是細思極恐。

圖片選自微博

反正我就覺得人的夢啊,潛意識啊什麼的就是特別可怕。

用的好就是虛驚一場,用不好就是盜夢空間。


薛垂陽:

小時候喝的飲料瓶上都有代言人,可代言人的手裡也拿著這瓶飲料,而且她手裡拿的飲料上也是她自己,那究竟她是怎麼拿著自己拍過的包裝去拍包裝的?


lianxiketou:

emm前幾天突然覺得 人的身體被設定成一定需要睡眠的這個機制很可怕:

明明一天只有24小時我卻有8小時會原因不明的不得不失去意識,直到現在也沒有定論為什麼一定要保證睡眠。甚至大家都會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事情——五彩斑斕的人生就是應該被一段段沒有知覺的記憶空白截斷的呀。

一個胡思亂想:

其實你睡著的時候就會死掉。

那麼醒來的是另一個人,他被灌輸了你之前的記憶,以為自己是你,繼續著你的生活,作為一個相同的社會人沒有任何改變。


睡眠確實有很多學說提出了它的作用和部分機制啦,恢復疲勞,保存能量什麼的,沒有否認這個,我的點是這段彷彿理所應當的長時間的意識空白帶來的恐懼感。一個腦洞而已 沒有get的朋友也歡迎隨意討論 隨機回復

發表迴響